第177章

上一章:第176章 下一章:第178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李谈不再跟朱邪狸纠结礼物的问题, 因为朱邪狸在知道他过年不在凉州的时候,心心念念的都是跟着他一起回大唐。

李谈不得不费尽心思安抚这只炸毛的大猫,这是沙陀建国之后第一次过年啊,国王跟着王夫跑路了可还行?

朱邪狸有些哀怨地说道:“可是以后每年你都不能在这边过年了啊。”

李隆基是在新年前半个月去世的,李亨是在新年之后不久,李谈总要去祭奠的。

李谈说道:“以后我每年都提前过去,等给祭完阿爹就回来, 至于李亨……他的周年意思意思就得了,难道还想我没年都去祭他?美得他, 当初给他商议庙号谥号的时候,我没说话已经仁至义尽了。”

当初如果李谈强硬反对, 李亨的庙号是肃宗,谥号是文明武德大圣大宣孝皇帝,说实话李谈当时是不满的,只不过看在李俶和两位宰相面子上忍了下来。

毕竟李亨做的那些荒唐事已经记载在了史书中,如果他坚持的话,李俶作为他儿子脸上也不太光彩。

还有两位宰相,韦见素和陈希烈, 李谈对他们的印象不错, 李亨做出那些事情, 宰相没有劝住也算是失责, 李谈也不想这两位临老还被记上这么一笔。

当然也不乏他想要卖人情给李俶他们的想法,现在该是他去收利息的时候了。

时间踏入十月份,眼看天寒地冻已经不适合建城了, 原本李谈还计划年底如果赶不完工,那就等明年开春继续,这两座城池都要建的细致一些,哪怕时间长也不能赶。

结果大概是放良这件事情对奴隶们刺激十分大,愣是赶在九月底就完工了!

在完工那天,李谈打算去学宫转一圈,去验收一下,看还有没有什么地方不适合。

而这座城池因为要荒废一个冬天,毕竟里面的绿化之类的需要明年春天才能做,所以这个冬天的保养也要好好做。

结果没想到朱邪狸也要跟着去,不仅仅是他,贺知章要去,静忠王要去,他们两个又各自带着自己手下的一部分官员申请公费旅游。

李谈满头黑线:“现在那边只有一个雏形,什么都没有,你们去看什么啊?等明年都弄好了再去吧。”

贺知章双手揣起来说道:“我是不行啦,一年比一年懒得动,不趁着现在有力气,将来或许就没有力气过去看了啊。”

李谈立刻瞪眼:“贺老胡说什么呢?学宫那里给你留着一栋房子呢,只要你愿意,回头去学宫养老都行。”

贺知章听后就满意的笑了,公孙垂忍不住凑过来问道:“大王,我们呢?我们呢?”

李谈一把推开他的大头:“你?一边凉快去,贺老好歹当过书院的山长,你对书院有啥贡献?”

公孙垂愤愤不平说道:“当初明珠书院建立的时候,还是我盯着工程的呢。”

李谈点点头:“嗯,那照你这么说,整个朝廷的人都对学宫有功,都应该有房子,你当那是什么地方?度假胜地?”

公孙垂顿时闭嘴,转头看着孟知涯,孟知涯抬头望天。

连他都没能在学宫捞到一栋房子,别人就更不要说了。

不过,李谈这么么严格,反而让这些人十分好奇,不知道学宫到底成了什么模样。

李谈一看他又不想拒绝朱邪狸,干脆就把人都带上了。

不过这次要轻车从简,否则就他跟朱邪狸的仪仗就要准备许久,等到了学宫说不定都是半个月之后了。

饶是这样,李谈跟朱邪狸两个人的马车也是豪华的要命。

他抱着手炉舒服的窝在朱邪狸的怀里问道:“怎么突然想起过去看看了?”

朱邪狸回答:“是孟知涯,说学宫的建设特别有特色,还有一些有着西方风格,我还没往西边走过,也不知道他们那边的风格是什么样的,所以就想去看看。”

李谈心里默默给孟知涯记了一笔,这个大嘴巴,怎么这么憋不住话!

朱邪狸回答完之后又问道:“你把学宫的房子管的这么严,是有什么特殊之处吗?”

李谈点头说道:“没错,只有对各地学院或者学宫有特殊贡献的人才能在那里有一栋房子,哦,以一己之力推动科技发展的也在那里有房子,并且房子是不能继承的,也就是说这个人去世的话,房子还会收归学宫所有。”

朱邪狸有些不解:“为什么?”

李谈说道:“因为地盘小啊,你现在去可能觉得学宫大,而且学生也填不满整座学宫,但问题是将来呢?如果这次能够按下突厥和吐蕃,那么在未来可能十几二十年之内都没有大动干戈的必要,哦,阿拔斯王朝除外,不过在没有必胜把握的时候,我想你也不会主动出兵,而阿拔斯王朝依赖的猛火油没用了,他们可能也不会选择进攻我们。”

朱邪狸点头:“没错,如果可以,我倒是不着急跟他们打起来,沙陀最近这些年一直在打打杀杀,是时候需要休养生息了。”

李谈说道:“时间不用多,十年生聚,沙陀就不是现在这个模样了,若是二十年,三十年,或者近百年都没有大的兵事的话,不限制生育,那么人口的数量会高到一个程度,倒时候想要来学宫求学的学生都未必放得下,还给他们盖房子?”

朱邪狸失笑:“你想的倒是够远的,如果不够的话,到时候扩建就是了。”

李谈点头:“当初孟知涯设计的时候我就已经留出扩建的余地,只不过吧,学宫毕竟是学宫,不是让他们去里面休假的,所以除了有大贡献的人,普通人不可能住进去,而那些人肯定是醉心于研究,给他们一些方便是正常的,还有一些隐形的优势,他们的孩子,不管是在那里出生,还是后来搬过去的,因为学宫的特殊地位,他们直接赢在了起跑线上,若是让他们继承房子的话,他们的子子孙孙都会霸占学宫的资源,对于平民子弟并不公平。”

朱邪狸说道:“所以哪怕是这些人的子弟,想要进入学宫也必须考试?”

李谈坦白说道:“没有人能例外,不过实话实说,现在刚开始,我说什么规矩都没有人会反驳,但是等时间长了,各方利益混杂,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延续下去,我希望学宫是一个特殊的存在,只不过那终究太过理想化,只能尽自己所能了。”

朱邪狸松了口气,他原本也想劝李谈别想太美好,他倒不是觉得李谈天真,而是担心万一将来事情没有按照他想的那样发展,他会不会受不了?

如今见李谈头脑依旧清醒,他也就放下心来。

一行人一连走了三天,这才风尘仆仆到了学宫。

刚下马车,贺知章只是对着城墙和城门就忍不住诗兴大发,偏偏李白和杜甫他们还跟着应和。

李谈这个说不上文盲,但是在诗词方面比文盲也好不了多少的人,只能站在一边听。

学宫的城墙其实很朴素,白砖黑瓦,看上去就很小清新。

等进了城门之后,中间是一条十分宽阔的马路,如果按后世的车道来计算的话,这条马路几乎有十二条车道宽。

城中这样宽阔的马路一共有两条,连通四道城门,而在这四条路的最中间,也是城池的最中间,则是象征着人类进步阶梯的通天塔。

学宫在这个时代是一座非常巨大的城市,至少有两个长安大小,然而就是这样,几乎是一进城门,众人就看到了远处的通天塔。

因为距离太远,只能依稀看到塔身,而往上看去,一部分塔身和塔顶则淹没在缥缈的白云之中时隐时现,通天塔最顶端仿若空中楼阁一般。

一座通天塔就已经让众人震撼,公孙垂忍不住仰头说道:“这么高?”

高耸入云这个词虽然由来已久,但在这个时代大多都是形容山峰的,人造的楼阁很少能有这个殊荣。

李谈在一旁解释道:“通天塔并不算是最高的,比不上天堂明堂,只不过是学宫所处的地势本来就高,所以距离……天也近,就形成了这个效果。”

李谈本来想说是距离大气层也近的,只不过想到大家可能并不知道大气层这个概念,最后还是咽了回去。

贺知章收回目光说道:“天堂明堂,骄奢淫逸之物,比不上通天塔万分之一。”

李谈得意地笑了笑说道:“我也这么觉得,要不是不适合建造太高,就算是抽打孟知涯我也要让他设计出比明堂天堂更高的建筑来。”

贺知章转头看向他:“为什么不适合?”

李谈解释说道:“这边地势高,越往上人喘息就会越困难,而且也容易生病,我们称这个为高原反应,如果太高的话,万一有学子体弱,怕是适应不了,而且升降梯在突破技术之前,也不太适合做那么高。”

贺知章点点头:“这个就够了,现在我们去哪儿?”

李谈笑了笑:“当然是去各个学院转一转了,走吧,孟知涯带路!”

孟知涯只好尽职尽责的当起了导游,在通天塔给过震撼之后,贺知章原本以为他们不会再看到比通天塔更宏伟更激动人心的东西。

然而他发现自己还是错了,每个学院都有每个学院的特色这一点让他像个孩子一样,出了一个学院就开始期待下一个学院的模样。

同时还有些遗憾,可惜现在只有砖木土木结构的地方建好了,一些装饰之类的都没有开始弄,这一等就要等到明年春暖花开。

这一逛就是一天,还是他们坐着马车的结果,按照李谈的说法,等学宫彻底启用之后,非大功勋者不得乘坐马车或者软轿。

李谈没有办法完全消灭特权,但却能自己规定,那些对人类科技发展产生巨大影响力的人物,给他们一些特权怎么了?

不过在这方面文学和艺术两座院校就明显有些吃亏,思想的解放的确重要,但是想要产生影响却不容易,这个是李谈也没有办法的事情。

在参观学宫的过程中,贺知章一直保持着亢奋的状态,搞的李谈十分担心,忍不住就给他上了两个持续,生怕这位老人家因为兴奋而出什么事情。

不过好在,贺知章的身体还行,没有出现让他担心的事情。

在逛到居民区的时候,这里给人的感觉就没有那么惊艳了,但也很让人惊讶,因为这些小院设计的全都是江南风格。

王维在这方面比较在行,一看到一座座小院设计的精巧漂亮,忍不住见猎心喜,还提出了许多自己的建议。

在功能设计方面,王维肯定是比不上孟知涯,然而在审美方面,大概八个孟知涯都比不上一个王维。

李谈让孟知涯将那些都记下来,回头加上。

最后一行人去了通天塔。

通天塔大概是最完整的建筑,因为不需要过多的装饰,只差每一层的彩绘就行,而书架也都一排一排的摆好。

在第一层看过之后,李谈直接带着他们上了塔顶。

站在塔顶之上,俯瞰整座学宫,看着学宫建筑在云雾中若隐若现,再加上远处一望无际的平原,的确能让人心胸开阔。

在回去的路上,贺知章问道:“大王可曾为学宫起名字?”

这么大气的学宫再用原来那个毗鹈城感觉有点不太合适。

李谈一听到起名就头痛,张嘴就说道:“未名学宫。”

嗯,抄未名湖的,正好学宫里也有一座湖,那里是作为全城供水的水源地,到时候也叫未名湖好了。

贺知章:……

能不能走点心啊?

不过他也懒得跟李谈争辩这些,反正未名学宫也挺好,勉强就解释为……没有任何名字适合这座学宫,毕竟这座学宫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李谈亲耳听到贺知章胡扯,心中不得不佩服,文化人就是文化人,什么都能扯出花来。

在逛完学宫之后,李谈就开始准备回大唐的事情了。

他需要将手上的事情都做的差不多,不过还好,如今沙陀的经济体系……基本没有,特别野蛮生长,所有的钱全靠素麻城的来往贸易。

当然这里没有包含凉州,相较而言凉州倒是中原的传统经济体系。

李谈估摸着想要改革也要等明年再说,今年还是先缓一缓比较好,更何况他跟朱邪狸也一直没有腾出手来。

朱邪狸对于李谈要离开那么久这件事情表现的十分不舍,一有时间就黏在李谈身边。

他表现的那么明显,毫不避讳,原本不知道的自然也就知道了,这要是换个人恐怕真的要变成满朝风雨,但是李谈……这可是把安禄山都打跑的狠人啊,不能因为人家看上去温文尔雅就不把人家当猛兽啊。

而且就李谈搞书院,搞完书院搞学宫,顺便还在这个过程之中弄出了对付猛火油的东西,这就让大家佩服的很。

谁也不会把他当成男宠一流。

更甚至像是静忠王这样的,还偷偷跟老婆八卦:“你说王上是不是牺牲了美色才将宁王殿下留下来的,他那么厉害,在大唐肯定会更受重用吧?”

远安公主听后颇为无语:“你这句话让王上听到了就等着被收拾吧,哦,我皇叔也会收拾你,信不信?”

静忠王原本听远安公主说朱邪狸要收拾他还不太在意,结果在听到李谈也要收拾他的时候,不由得脖子一缩,再不敢说什么。

就在朱邪狸分离情绪越来越严重,然而李谈该走还是要走。

走的那天,朱邪狸骑马护卫在他车架边上一路把他送到了鄯州边境。

到了边境的时候他还不想离开,李谈无奈说道:“你是想要开战吗?赶紧回去!”

朱邪狸眼巴巴看着他:“哦,那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李谈简直受不了他:“等过完先帝周年我立刻启程回来好不好?未名学宫还在,你担心个毛线啊?”

朱邪狸一想也是,未名学宫是李谈的心血所在,也是他给予厚望的地方,大唐不会给他提供这样一个地方。

稍微安心的朱邪狸,目送着李谈的仪仗一直到再也看不见,这才依依不舍的离开了。

李谈其实也有些舍不得,感觉踏入鄯州之后,整个气氛都不一样了。

可能是心理作用,反正他就觉得自己身上好像多了几道枷锁一样。

此时的长安也在为了迎接他做准备,李俶在听说李谈要回来的时候,一连好多天都显得很开心。

他几乎是按照李谈能拥有的最顶级的规格来接待他。

原本李谈这个级别出动不了宰相,但是宰相不反对,那么就没人能够说什么。

李谈到了城郊看到宰相率领众多官员迎接他,不由得吓了一跳:“两位怎么亲自来了?这天寒地冻的,快快快上车,别冻着了。”

原本陈希烈和韦见素都在想见到李谈应该说什么,别的不说,至少把李俶对他的优待要表达出来。

只是不知道宁王殿下变了多少?

结果这一见面,大家发现还是那个熟悉的人,还是那个熟悉的行事方式,而且如今的李谈身上比以前还多了一份挥洒自如的大气。

想来在沙陀过的也还算不错。

李俶见到李谈的时候也是这么想的,并且心里还有点酸,因为临近过年,他原本想要用长安的繁华打动李谈,利用他对家乡的思念之情让他留下来的。

只是如今看来……人家一点都不思念啊!

李谈跟李俶简单说了一下沙陀最近的变化,李俶听着听着就觉得羡慕。

别人听了或许觉得他有病,作为一个大国的皇帝,居然去羡慕一个小国,这不是吃饱了撑的吗?

可是他就是羡慕啊,他这个皇帝时不时就会收到各方的掣肘,当初李谈走的时候就提醒他一定要将羁縻州的权利尽快收拢中央。

结果一年都快过去了,他到现在也没能全收拢回来。

李谈听着他的烦恼抱怨,忍不住安慰说道:“已经很好啦,不能再快,再快就要类似先帝,那些人经历过先帝时期,本来就敏感,你再激进一些,他们恐怕会担心你重复先帝所作所为,到时候恐怕又要反。”

李俶调整了一下心情说道:“瞧我,你难得回来一趟,我又说这些烦心的事让你担心。”

李谈微笑:“你做的很好啊,我一点也不担心,只要稳住别操之过急,会好的,都会好的。”

李俶忍不住问道:“沙陀那个官制……”

李谈果断说道:“大唐不行。”

李俶叹了口气,他也知道不行,这样做会动了太多人的利益,而且也会产生新的利益纠纷,只能一点点改。”

李谈说道:“沙陀大概能给你做个参考吧,目前看来运行良好,不过,还没几年,谁说的好呢?”

李俶应了一声说道:“你们有没有什么困难?”

李谈立刻说道:“还真有,我建了一座未名学宫,只不过沙陀人少,学问高深的人就更少,需要一些人支援一下,去我那里讲一段时间的课,等学宫各个方面走上正规之后,就把他们放回来。”

李俶犹豫了一下:“这个……我没办法保证,这些读书人不好强制。”

李谈摆手:“不用强制不用强制,我会自己去通知那些人,愿意来的就来,只要朝廷别反对就行,我就担心到时候有人说我是叛徒,那可就冤枉了。哦对了,学宫的话,是不拘国籍的,无论是什么地方的人,只要没有作奸犯科,并且能够通过学宫考试,那么就都可以来进修。”

李俶心中一动:“大郎他们也可以吗?”

李谈一惊:“大郎?未名学宫的规矩很严格的,生活相较而言也会显得比较清苦,他们受得了吗?”

李俶犹豫一番说道:“待他们再大一点吧,多学点学问总是没坏处的,而且出去走走能够增长见识,权当游学。”

李谈便说道:“反正我丑话说前面了,他们到了那里不守规矩我可是要收拾他们的。”

李俶失笑:“好!”

对于皇子要来什么的,李谈没有任何心理压力,反正他从辈分上就天然压制了。

在得了李俶的同意之后,李谈回去就开始准备招人,原本他还思索怎么将未名学宫的名声打出去。

结果让他没想到的是居然是他在长安的亲朋好友帮忙传播的。

他回到长安,自然是要住在自己的府邸的,这时候就有一批人登门拜访。

李谈在回来之前,让王维等人画了几幅画,有学宫的俯瞰图,还有通天塔什么的,都挂在了花厅之中。

来人看到这些陌生的景色自然是要询问一番,一来二去,所有人都知道,未名学宫是个比长安还要大的城池。

这个自然是有人信也有人不信,李谈也无所谓,反正不耽误他招人就行。

原本他的设想是招上十五个人左右就行,当然这是最低要求,上限自然是不限的。

在刚开始散出消息的时候,李谈一直担心没有人愿意去那么偏僻的地方。

既定印象这种事情很难改变,无论他说的再怎么天花乱坠,那地方以往就是一片草原也是不争的事实。

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第一天前来报名的就有上百人之多。

李谈在听到的时候简直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清空笑眯眯说道:“大王,这些人原本都是在各地受过您的恩惠的,如今也是想为大王出一份力,还有一些是出身琅嬛书院和明珠书院的,对大王也十分感激呢。”

李谈觉得自己好像低估了自己在大唐读书人中的影响力,当年种下的种子,终于是开出了绚烂的花。

不,不对,这还算不上花,只是长出了花骨朵而已。

不过,虽然人很多,但李谈并不打算将人都带过去,还是要经过考试的,这是去学宫当老师啊,各种待遇都很好,相应的也要有配得上这份待遇的本事。

热门小说大唐总校长[穿书],本站提供大唐总校长[穿书]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大唐总校长[穿书]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176章 下一章:第178章
热门: 夜天子 会穿越的流浪星球 我可以无限强化 人皇纪 未来机器城 诡秘之主 古董花瓶他成精啦![娱乐圈] 元尊 天地至圣 大唐总校长[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