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章

上一章:第172章 下一章:第174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李谈回到凉州之后首先来找他的就是孟知涯。

他看到孟知涯一脸呆滞双眼无神的样子, 顿时吓了一跳:“你怎么这样了?不就是几张图纸?不至于吧?”

当初孟知涯设计琼楼玉宇的时候都没这么沧桑, 这才几天啊?

孟知涯哽咽说道:“大王啊, 管管贺老吧。毗鹈城一个高塔就让我改了十七次图纸。”

十七次……李谈同情地看着他,终于知道了孟知涯为什么变成这样, 这特么是遇到了最折腾的甲方啊。

偏偏这个甲方现在放到哪儿都是国宝——都快活成祥瑞了!

孟知涯一脸期盼地看着李谈, 然而事实就是李谈也……劝不动啊。

最后他只好问道:“贺老为什么非要让你改图纸?”

孟知涯坐下来抹了把脸说道:“贺老说一定要建造结实一点, 所以很多地方他觉得有隐患,但是不知道怎么解决, 就交给我了,可是木质结构就这样啊,哪怕加上砖石也……不可能真的保存万世之久。”

李谈听后就明白了贺知章这是被书院接二连三出事情给吓到了, 于是便说道:“这个你别慌, 我去跟贺老谈谈,图纸给我。”

李谈说着抬脚就走,顺便跟公孙垂说了一声:“事情你看着办吧,我的意思你懂。”

公孙垂……公孙垂原本以为一把手回来了,他终于可以放松一些, 休息是不要想的, 但能放松一下,早点下班也是好的呀。

现在他看向孟知涯的眼神都带着杀气。

孟知涯一抬头就看到公孙垂那张俊脸板着, 不由得干笑两声,贴着墙就要溜。

“回来!”公孙垂说道。

孟知涯立刻回头说道:“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公孙兄,放我一马呀!”

公孙垂无奈说道:“我要计算需要消耗多少砖石土木, 你过来跟我一起!”

孟知涯顿时精神抖擞,现在只要别让他画图纸,那真是干什么都行。

不过等他靠近公孙垂之后,公孙垂就一脸嫌弃的挥了挥手说道:“去去去,先去把自己捯饬干净,否则别进政事堂。”

孟知涯听后答应一声转身就溜,剩下公孙垂一个人叹气。

而李谈此时正前往贺府,贺知章今日不当值,真正好有时间跟孟知涯磨,刚刚孟知涯也是找了个沐浴换衣的接口溜去搬救兵,否则……他现在还要被扣在这里什么都做不了。

李谈进了贺府之后就被贺大郎一路迎进了贺知章的院落。

如今的贺知章除了偶尔去政事堂坐坐,其他时候都留在家里养花养鸟养鱼,家里的事情全都交给了儿子,生活十分惬意,状态自然也不错。

李谈看他面色红润便笑道:“贺老身体还是那么康健。”

贺知章喝了一口茶问道:“大王怎么过来了?”

李谈坐下来之后刚想说话就闻到了一股酒味,他忍不住将茶壶拿过来闻了闻,这才发现这壶里装的根本不是茶而是酒。

他无语的放下酒壶,眼神带着谴责地看着贺知章。

贺知章心虚的哈哈两声说道:“小酌怡情,小酌怡情。”

李谈无奈:“少喝点啊,这东西喝多了对身体不好。”

贺知章自然是连连答应,不过,李谈估摸着他也没怎么放在心上。

倒不是贺知章仗着李谈能救他就无所顾忌,而是这位如今十分豁达,觉得自从多年之前被李谈救回来之后,就是捡回了一条命,如今都是偷来的时间。

更何况他都这个年纪了,就算立时死去也不算可惜。

李谈也不想一直纠结这件事情,说了几句之后就说道:“刚刚我看了孟知涯的图纸,他说贺老对毗鹈城的规划还有些不满意?”

贺知章一听就知道是孟知涯去告状了,顿时傲娇:“他还去找你了?我提出来的难道都不是问题吗?他不想着解决去找你做什么?”

李谈哭笑不得,老小孩老小孩,人老了之后总是会变的不太讲理,就算贺知章这样的大儒大诗人似乎也不例外。

当然他就是不讲理也有不讲理的理由。

李谈只好说道:“贺老,您提出来的那些的确是很大的问题,然而这个问题在现在是没有办法解决的,只能寄希望于技术发展,等以后有了更好的材料就能解决了。”

贺知章忽然狐疑地看着李谈:“更好的材料?还有什么更好的材料?你是不是知道有能够解决这些问题的材料?”

李谈:……

他认真想了一下都没觉得自己有哪里说漏了嘴,怎么贺知章这么敏锐呢?

他只好说道:“这只是我的一部分设想,但是能不能实现还是需要大家一起努力的,现在是实现不了的,更何况所有的东西都是在进步的,我们现在无法想象到的东西,说不定将来就会出现,先秦之时大概就没人能够想到能有楼盖百米高。”

他这个解释勉强说得通,贺知章点点头问道:“真的没办法解决?”

李谈认真说道:“只能尽量避免,至于起火救火的问题,那就必须依靠严格的管理,不许任何人带明火进入,门口设置更加严格的搜查。”

贺知章皱眉说道:“这样……学子未必会接受。”

李谈淡定表示:“什么规矩都是只要一开始定下,实施起来就比较容易,若是一开始定制的比较宽松,日后想要收紧才会引起反弹,科举的时候搜身为什么没人抗议?”

贺知章失笑:“那怎么能一样?都是为了做官去的,为了更好的未来,所以大家能忍,而且不作弊的自然不希望别人作弊影响公平。”

李谈认真说道:“一样的,那座书塔以后会放上全人类的智慧结晶,那里将是全世界学子所向往的地方,想要学习更高深的知识,接触更加全面的书籍,就只有进那里才行,而且我们也不是没有道理,都是为了书塔好才规定的嘛。”

贺知章听后不由得悠然神往:“全世界学子所向往的地方……嘿,你这么一说,没有看到那一天之前,我还真舍不得死。”

李谈顿时说道:“我还要让您老去管理书塔呢,只有您镇着那些人才不敢乱来。”

图书管理员,这个职位还真不是一般人能胜任的。

贺知章被李谈哄得高高兴兴,终于不再吹毛求疵的要求改图纸,最后勉强说道:“行吧,这样也算差不多了,让孟小子继续往下画吧,这座城,大概什么时候能够建好?”

李谈犹豫了一下说道:“我也说不好,因为不知道突厥那些奴隶干活怎么样,您也知道我对奴隶的管束一向比较宽松,不如突厥他们凶,所以这些奴隶会不会偷懒就不知道了,不过最迟不会超过明年夏天吧。”

贺知章也想了想,觉得满打满算不到一年的时间,建两座城池,便说道:“你不要估计我这个老头子,不要赶工,一定要弄好才行啊。”

他觉得李谈大概是担心他看不到新的毗鹈城,看不到书塔所以才着急。

毕竟他这个年纪了,哪怕身体健康,但一觉睡去也大有人在,那都算是寿终正寝。

李谈听后点头说道:“放心吧,我计划是那些奴隶做一些粗活累活,然后到时候征发徭役,就让凉州的百姓做点轻省活计,时间应该来得及的。”

贺知章点点头,李谈看他没有别的要求便起身说道:“贺老没有其他事情,我就先回去了,公孙垂那里堆着一堆文书在等着我批奏。”

贺知章自然不会拦着他,目送李谈离去之后,他想到刚刚李谈说的话,忍不住笑了笑,有生之年能够看到一座专门研究学问的城池诞生,他也算是没白活这一世。

这样想着他又拿起了酒杯,开心的时候就喝杯酒庆祝一下,这已经算得上是他的习惯了。

只不过今天他拿着酒杯凑到了嘴边,却又有些犹豫,半晌之后,这才放下酒杯,叹了口气说道:“真得戒酒喽。”

之前他觉得余生不过如此,活的时间够长了,所以不在意生死。

如今他忽然又有些不舍得死,想要看看那个李谈描绘中的盛世,对于李谈的劝诫倒也真的听了进去。

李谈不知道自己真的劝动了贺知章,回去的时候就看到公孙垂跟孟知涯两个人相对皱眉,都在写写画画。

在看到李谈回来之后,贺知章将笔一扔,窜到李谈面前问道:“怎么样怎么样?”

李谈将图纸丢给他说道:“就按照这个建吧,对了,有些地方稍微改改……”

本来听到前半句孟知涯已经快要开心的跳起来,结果忽然又听到了后半句,顿时脸色一垮:“什么?改哪里啊。”

李谈笑道:“不难,这几处,留出一些存放灭火设施的地方,这么高的书塔,总不能真的让人拎着水跑上去吧,到时候估计也烧的差不多了,就算有电梯……算了,那不叫电梯,自动梯,自动梯的承重能力有限,还是小心一点吧。”

孟知涯看了之后一拍脑袋说道:“我之前其实已经设计出来了,结果贺老逼着我改啊改,结果就……改忘了。”

李谈白了他一眼没说话,一旁的公孙垂这才问道:“大王,还有三个月快要过年了,今年还去长安吗?”

李谈听后捻了捻手指说道:“不回去了,之前才回去过,回去太频繁在只怕那边又要嘀咕什么了,送点东西过去吧。”

李谈说到这里忽然想起来,今年他除了需要给李俶准备新年礼物,别的就不用准备什么了啊,哦,还有一些宗室长辈,那就意思意思得了。

这么算起来可以节省很大一笔开支,至于给属下的赏赐什么的,反正每年他也没少过这些人。

要知道在长安跟高官侯爵走礼需要的钱财,两年下来都够再办一个琅嬛书院的了。

公孙垂本来听到李谈说不回长安,还以为他会不高兴,毕竟长安算是他的家,有家不能回无论给谁都不会太好过,尤其是新年这种团圆的日子。

结果还没等他想好怎么安慰李谈,就看到李谈眉开眼笑地走了,留下他一脸懵逼地站在那里,满心疑惑:不回长安就这么高兴?

李谈回去之后一边批文书一边思考今年新年要怎么过。

自从凉州划给沙陀之后,凉州百姓看上去似乎一如往昔,但还是有些人心浮动,毕竟一边是大唐一边是沙陀,给谁都希望自己的国家更强大一些。

这也就是后来李谈又回来接手凉州才让许多百姓放下心来。

这样今年这个新年就必须比往年更加盛大,或者……按照长安的规模来?

李谈计算了一下,凉州府比长安小上一点,不过这个几乎感觉不出来,当初是为了怕建太大,回头比京城还大的话自己又要被参,现在看来这个大小倒也合适,如果再大一点,只怕就要显得空旷了。

如果是比照长安来的话,那现在就要开始准备了,钱财倒是不用着急,突厥送来的钱朱邪狸一分没要全交给了他。

现在他啥都缺就是不缺钱!

唯一需要心疼一下的大概就是孟知涯和公孙垂了,这俩估计又要加班加点,这么想,州府也的确该多招点人了。

李谈批完文书之后直接开始写工作计划,想到哪里写哪里,反正后续有公孙垂他们帮忙整理。

这个时候不得不感慨,疑心病重还不想当昏君的皇帝那绝对是累死自己的节奏,他这才多大的地盘啊,就这么多破事儿。

等将工作都排到明年年底的时候,李谈终于是放下了笔,开始思考一个问题——今年过年他是不是不能跟朱邪狸一起过了啊。

朱邪狸的母亲和妹妹都在素麻城,族人也在素麻城。

而凉州这边他也走不开,一瞬间,李谈就就觉得人生真是艰难,以往虽然他跟朱邪狸两地分居的时候多,但好歹过年啊,七夕啊之类的还能聚在一起。

如今更不自由了啊!

李谈不开心,一连几天都不是很开心,虽然表面上还是正常处理事务,并且跟大家该开玩笑开玩笑,该干嘛干嘛。

但大家跟着他这么久,怎么会发现不了他心情不好?

结果就是刚回去没多久的朱邪狸又跑了过来。

李谈原本正在看建城的进度,发现进度比他想的要更加快一些,掐指一算大概年底之前就能建好,如果往那边搬迁的话,也能搬进去一波,或许新城的新年也要筹备一下。

这样一想……唔,还是让朱邪狸去头秃吧,反正凉州这边土地已经很够他们生活了。

就在李谈思考着将事情甩给朱邪狸的时候,就听到推门声。

他一开始还有些奇怪,毕竟这年头已经很少有人会直接推门而入,结果他一抬头就看到了朱邪狸。

李谈的心情明显多云转晴,将手中的笔放下起身问道:“怎么突然过来了?都不问一声?”

朱邪狸说道:“反正最近没什么事情,就过来看看你。”

李谈信他才有鬼,不过他也没多说,反正朱邪狸肯定能自己协调好时间,王是自己悟出来的又不是教出来的。

更何况李谈自己都没做多好,也没资格去教朱邪狸。

他拉着朱邪狸坐下来说道:“那你来的正好,安盖城要建好了,你看看要不要在新年之前把人迁过去?”

朱邪狸有些意外:“这么快?”

李谈说道:“嗯,大体都建好了,不过大部分都是民居,王宫没有建好。”

朱邪狸说道:“那个不急,基本生活设施什么的都建好了就行,毕竟百姓过去生活不便,贵族过去生活也不会方便的。”

贵族的生活许多都是需要百姓来服务支持,所以哪怕不从这方面考虑,也要让百姓先生活的方便一点才行。

李谈指着城中的一些规划,朱邪狸算了算忽然问道:“这座城……比长安城还大?”

李谈点点头说道:“而且也留出来了日后扩充的地方,反正随着人口的增加说不定就能用上的。”

其实这座城池对于沙陀族来说已经大的有点过分了,毕竟沙陀族才多少人?

但无论是谁大概都很喜欢李谈给构筑出的对于将来的设想,别人或许不敢想象将来一座城市可能有近千万人,然而李谈经历过那样的时代,所以他觉得只要不常年战乱,不实行计划生育的话,那是早晚的事情。

朱邪狸拉着他的手说道:“我等等立刻传书,让他们赶快去统计一下谁愿意去新城。”

去新城当然是有各种优惠政策的,不过这个不用他发愁,当初李谈其中新州府的时候的条陈直接稍微更改一下就能用。

他将舆图放在一边,将李谈抱在怀里,姿态亲昵:“我听公孙垂说今年你不打算回长安?”

李谈应了一声说道:“刚回去的,回头回来的时候又要费尽口舌说服圣人,太难了,能不回去就不回去了。”

朱邪狸问道:“不想去看看娘子吗?”

李谈先是愣了一下,继而才明白在朱邪狸眼里大概杨贵妃跟他亲娘也没啥区别,毕竟他没有亲娘,后来杨贵妃又对他挺照顾的。

然而他跟杨贵妃之间的感情好像也不是单纯的母子之情,反正他没有把杨贵妃当成亲娘过,便说道:“阿娘如今出家,讲究四大皆空,之前我给她写信,她都表示俗家尘缘该断就要断,反正我让人给她送点东西就行了,就算去见了,她也未必见我。”

李谈一边说着一边十分感慨,当初杨贵妃出家的时候,谁都知道那只是走个过场,杨贵妃也没当回事,所以她依旧过着俗家日子。

如今她大概是真心要出家,毕竟李俶也没有逼着她为玄宗出家祈福,还愿意看在她是李谈的母亲份上奉养她。

结果是她自己要求出家,这一次她也是真的的沉下心来,不想再理会俗世种种。

别人会觉得如此美人就此青灯古佛十分可惜,但是李谈却觉得杨贵妃这才是真正的心灵得到了平静。

反正她如果觉得生活无聊了,还俗也是一样的,谁也不会拦着她。

李谈说的轻松简单,朱邪狸却心疼他远离家人,但除非李谈自己说要走,否则他也不会放人。

毕竟李谈在这里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自由的很,而长安对他而言其实就是一个大牢笼。

朱邪狸想了想问道:“新年那天设完宴,我们就去行宫过年吧,就我们两个。”

李谈听到就他们两个反射性的就觉得有些腰疼,真是不见朱邪狸的时候想他,见到了又担心自己英年早逝= =。

朱邪狸看着他一言难尽的表情不由得低声笑道:“我记得你新规定的新年假期是十五天,一直持续到十五,所以……在那之前我们可以一直在行宫。”

李谈……李谈觉得自己的腰更疼了。

现在他忽然有些后悔,为啥当初假期给了十五天呢?应该设七天才对啊。

都怪这个时代不需要那么紧张的工作节奏,他算了算别说放假十五天,就算放假三十天其实也没啥影响,但是刚放假回来基层那些官员肯定没心思工作,必须给他们足够的时间缓过来才行。

这才规定了十五天,然而现在他觉得自己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啊。

甚至他已经想到了之后许多新规定的假期,大概是放假几天他失踪几天。

李谈暗恨自己不争气,每次看到朱邪狸那张情动的脸就被迷得神魂颠倒。

朱邪狸见他不说话,看上去有些可怜巴巴的便低声说道:“放心,我不闹你,我还想长长久久呢。”

李谈听了之后哭笑不得,只是问道:“那你母亲呢?你不在能行吗?”

朱邪狸说了句:“她也是你娘。”

李谈无奈:“别岔开话题啊。”

朱邪狸笑道:“有小铃铛陪着呢,没事儿。”

李谈想了想说:“三十那天就算了,等初一吧,初一再去行宫,你不用担心我啊,我这儿这么多人呢,单身狗成堆,不会无聊的。”

朱邪狸还是有些舍不得大年三十放他一个人在这边。

他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道:“如果我把都城迁到安盖城,你会过来吗?”

李谈忽然发现他们一直以来都忽略了一个问题:两地分居影响到的不仅仅是他们两个的关系啊。

李谈这才说道:“这事儿不对,我们得先想一个章程,要不然凉州跟沙陀其他地方一直都是分割状态,这不是什么好事。”

朱邪狸愣了一下,这才说道:“没关系,凉州就是你的,更何况汉人与沙陀人的习俗本来就不同,强行融合在一起容易出问题。”

李谈摇头说道:“不是这个意思,我知道你怕我没有立身之地会尴尬,但除非你还抱着将凉州还给大唐的心,否则这样下去不行,而且就算还给大唐,如果不是现在就还,过个几十年,凉州已经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运作方式,回到大唐也不会习惯,到时候凉州就是一片孤岛。”

朱邪狸认真看着他问道:“那你的意思呢?”

李谈调整了一下姿势,直接将朱邪狸当人肉垫子,一边把玩他修长的手指一边说道:“当然是统一政策啦,不用担心,汉族的包容性其实很强,安禄山没反之前,或者说藩将没有壮大到威胁汉臣之前,他们对藩将也是一视同仁的。”

朱邪狸点点头,的确,在沙陀内附的时候就算因为之前的立场问题,大家对待他们的态度比较微妙,但时间长了也跟其他人一样,朱邪狸在长安的生活没有觉得自己跟其他贵族小郎君有什么区别。

他想了想说道:“一视同仁的话那各种律法都要随之更改,到时候……一点点来吧。”

热门小说大唐总校长[穿书],本站提供大唐总校长[穿书]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大唐总校长[穿书]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172章 下一章:第174章
热门: 白龙之凛冬领主 我可以无限强化 万古第一帝 择天记 炼神领域 七界永恒 龙符 我有无数物品栏 重生之都市仙尊 全职法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