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

上一章:第171章 下一章:第173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朱邪狸觉得,自己还是低估了李谈对于建城的热情, 这货居然能晚上不睡觉点着油灯也要画规划图!

朱邪狸拉着他去睡觉, 听到最多的一句就是:“马上就好了。”

然而这一句话他连说了四句,每一句间隔半个时辰, 最后朱邪狸终于忍无可忍, 直接扛起人就走,走的时候还吩咐清空:“把图都收起来, 别弄乱弄丢了。”

清空目瞪口呆地目送朱邪狸扛着李谈出去, 最后只好一边收拾规划图一边感慨这么多年来, 也只有沙陀王这么做不会被他们大王暴打了。

换一个人,怕是要当场暴毙。

李谈一开始也有些懵逼,不过很快这个姿势搞得他大脑充血, 忍不住锤了一下朱邪狸的后背:“做什么?!”

朱邪狸不为所动,李谈那点力气在他而言不太够看, 就这么在周围人满脸的震惊之中将李谈带回了营帐往床上一放, 顺便压制住还想翻身起来的李谈说道:“睡觉,这都什么时候了!”

李谈被他严肃的表情吓了一跳, 忍不住扭头看了看刻漏,顿时吓了一跳:“都子时了?”

朱邪狸这才松开他, 板着脸说道:“你也知道!”

李谈坐起来伸手抱住他蹭了蹭说道:“好啦, 我这不是没注意吗, 而且有你在呢,总会提醒我的。”

朱邪狸有些无奈,他算是发现了, 只要李谈服软撒娇,他基本上就处于没有任何办法的状态,只好柔声说道:“赶快洗漱睡觉了。”

李谈笑嘻嘻亲了他一口,这才乖乖睡觉。

等到第二天他醒来的时候,难得没有看到朱邪狸坐在他旁边看书。

清空一边伺候他穿衣服一边说道:“刚刚一早突厥派来了使者,城主正在招待使者。”

李谈挑眉,这个使者居然来的这么快也是出乎他的意料,他以为对面肯定要扯皮几天的。

如果没有扯皮的话,那就只有两个可能,第一对方答应了他们的所有条件,第二他们一个条件都不准备答应,所以想要采取强硬措施。

他想到这里问道:“印星接待使者多久了?”

清空帮他把腰间的一大串配饰都给装上之后,认真想了想说道:“大概有半个时辰了。”

哦,半个时辰,这个使者还没有被朱邪狸扫地出门,或者推出去砍了,那看来答应的希望就很大了。

李谈整理好的衣服,慢条斯理的吃了东西,这才到了中帐。

此时朱邪狸已经面色冷淡地跟使者对话半天了,使者显得有些痛苦,他知道这里做主的可能是朱邪狸,但是他想要见李谈,确定他家可汗的病能不能治,结果李谈半天也不出现,他都怀疑李谈是不是不在这里了。

在看到李谈的一刹那,使者就差表现的欣喜若狂,直接站起来行礼说道:“宁王殿下。”

李谈走到朱邪狸身边坐下问道:“如何?”

朱邪狸转头看着他说:“他们说只要你能救好颉跌伊施可汗,所有的条件都可以答应。”

这个条件在李谈看来倒也不算苛刻,毕竟他们提出来的条件有的地方更加过分,昨天他在听说高力士狮子大张口要了许多金银牛马甚至还要了奴隶之后,就觉得自己之前提出来的那些条件实在是太善良了。

突厥没有直接翻脸,看起来颉跌伊施可汗的病,或者说是毒的确不太乐观。

他点头问道:“这个倒是没有问题,只不过我要定金,并且签订文书并发誓。”

使者对这个倒是有心理准备,点头说道:“都可以。”

李谈盯着他说道:“你确定?我要求你们用你们本族最毒的誓言也没有问题?”

使者坦然说道:“没问题!”

他都这么痛快了,李谈也必须痛快啊,于是商议好三天之内送来一半定金,李谈就去给颉跌伊施可汗治病。

正好现在颉跌伊施可汗已经在路上,大概也需要三天的时间,他们还能先准备签个文书。

让使者下去休息之后,李谈感慨说道:“看来吐蕃要把突厥逼疯了啊。”

朱邪狸说道:“单单一个吐蕃未必能行,但他们和乌苏米施可汗合起来那就说不好了,你让他们发毒誓,这是担心他们毁约?”

李谈点点头,发毒誓这种听上去十分儿戏的事情在这种正经严肃的场合出现看上去十分不合时宜。

然而如果是跟中原势力打交道的话,一份文书李谈就能够放心,就算对方翻脸,也会绞尽脑汁找到一个借口来翻脸,不可能直接毁约。

但是突厥就不一样了,礼义廉耻什么的……这帮人不懂,或者说就算懂也未必想要按照这种规矩去做。

可他们有自己的信仰,而且非常虔诚。

信仰这种东西没办法解释,如果是李谈的话,如果对方跟他做个约定,只要发毒誓就行,他肯定很开心,毕竟毒誓对他没有啥约束力,可对突厥就有很大的约束力,他们是真的担心自己的神会惩罚自己!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毕竟这次他们提出的条件实在是自己都觉得过分,然而突厥都答应了。

朱邪狸也是少数民族,也有自己的信仰,只不过沙陀族内附大唐了很长时间,受到大唐文化熏陶,他的思想潜移默化之中更加符合中原人的思想。

对于李谈的做法能理解,对于突厥也能理解,但是让他来的话……大概他跟李谈也是一个看法。

“三天之后我跟你一起去。”朱邪狸开口说道。

李谈摇头:“不行,你要留在这里,你放心,我去的话肯定能保证自己不受伤害,而我能保护自己,你在外对他们形成威慑,他们肯定不敢轻举妄动,如果我们两个都去,一旦对面放出消息说我们两个都被扣押,你说其他人到底该怎么办?救还是不救?谁能做主?”

朱邪狸本来想说朱邪闻铃可以,虽然朱邪闻铃是个女孩子,但是在沙陀族也不讲究太多,他甚至还想到时候分一座城池给妹妹,所以在某种程度上,朱邪闻铃比公孙垂还能拿主意。

不过朱邪闻铃可不知道李谈的种种奇特之处,朱邪狸也没有跟她多说过,所以如果出事,她肯定会第一时间选择出兵救援,更何况她的哥哥也被扣在了那里。

朱邪狸知道李谈说的是最好的方案,但他还是有些担心,李谈趁着其他人不注意亲了他一口说道:“别担心,执夷会跟我过去,如果真的有什么需要你做的,我会让执夷来找你,反正别人也看不到它。”

朱邪狸只好握住他的手说道:“一定要小心,哪怕这一片地盘不要了,我也不想你出事。”

李谈笑了笑说道:“放心吧。”

朱邪狸转头就让人去跟使者签订了文书,并且弑血发誓,在一系列流程都走完之后,第二天突厥那边就开始往这边送牛马和金银珠宝。

使者解释说道:“奴隶还在路上,请两位再宽限几日。”

李谈没说话,这种将人当成牲口一样送来送去,他还是不太习惯。

朱邪狸一看就知道他肯定是心软了,便说道:“无妨,我自然是相信贵方诚意的。”

等使者走之后,他转头对着李谈说道:“大将军要奴隶可能是为了给你建城用的,毕竟这是苦役,你也不好直接征发,而素麻城那边都是外人也没办法征发,有了这一批奴隶,就好很多。”

李谈无奈说道:“我当然知道大将军是好意,只不过……以前我从来都不信命,现在看来,大概真的是从出生开始就已经定好了命数了,这些奴隶就算再怎么挣扎,也挣扎不出自己的命运圈。”

朱邪狸慢条斯理说道:“可是我觉得的确不该信命,因为他们的命运已经被改变了。”

李谈转头看向他:“嗯?”

朱邪狸揽着他的腰说道:“你这么心地善良,等到城池建好,肯定会恢复他们良人的身份,让他们跟普通百姓一样,最差也是跟卖身为奴的那些待遇相仿,这些奴隶会被送过来,就证明原本在突厥他们的地位都很低下,现在到了你手里,可不是生活反而好了。”

李谈想了想好像也是这个道理,奴隶制他早晚都要废除的,哪怕是卖身为奴那些对于奴隶的规定也要改变一下,至少主人家无故打死奴隶也是要犯法的,而且不能对奴隶动用私刑。

现在的朝廷对于世家或者豪门大族掌控力低,就是因为这些人手上有着自己的一套法律可以执行。

如今李谈接手了凉州,最妙的是凉州的豪强都被他打击没了,正是重新制定律法的时候。

这么看来,新建其实比重建容易多了,这要是在大唐,他肯定要经过重重险阻才能达到自己的目标。

或者就算经历了重重险阻,也达不到这个目标,因为动了太多人的利益。

李谈掰着手指头算了算,未来等着自己的事情还真的很多,便开始期盼颉跌伊施可汗能够快点到这边,他那货治完赶紧回去一边重新制定律法,一边建城。

对他而言这并不算难,反正建城还有孟知涯呢。

三天之后,李谈要求的条件之中一半都已经到了他们手中,剩下的一半就是奴隶和土地,毕竟现在突厥人还在边境,不可能马上就将这一片土地全部给他们。

颉跌伊施可汗到了之后,立刻派人来请李谈过去。

李谈带上执夷,整个仪仗的护卫人员都换成了尖刀成员,而第一批接受军训的尖刀成员可以说是现在沙陀军容最好的一个小队。

是以当李谈的仪仗出现在突厥人面前的时候,所有前来迎接的突厥将领都表情凝重。

军人能够从军容之中看出许多东西,虽然他们不知道李谈是怎么将士兵训练成这个样子,但能够做到这样整齐划一,沙陀军队的战斗力就需要重新评估。

其实李谈要的就是这样的威慑力,沙陀太小,很容易被人轻视,与其在打一仗之后才让这些人明白沙陀不好惹,还不如从一开始就给他们留下这样一个印象。

毕竟打仗要死人啊,能让对方因为忌惮而不敢轻易动兵才是最好的办法。

李谈身着一身玄色红色相见的礼服,这是到了沙陀之后,朱邪狸亲自给他设计的衣服,从样式到配饰都不输大唐亲王服饰,在这之中还融入了一些少数民族风格,再加上是专门为李谈设计,所以十分契合他的气质,看上去十分的贵气并且……不好惹。

李谈行走之间环佩作响,搞的无论是给他引路的突厥使者,还是跟在他身边监视也好,寒暄也好的突厥贵族,都有些不自在。

大概是气场压制太厉害,李谈摆出一副高冷表情,这些人愣是没怎么敢跟他说话。

直到见到颉跌伊施可汗。

不得不说,作为突厥可汗,颉跌伊施可汗的确不是其他突厥人能比的,至少他身上眼中有一种常人所没有的霸气。

只不过可能是因为收体内毒药影响,他看上去颧骨凹陷,嘴唇发黑,只衬得一双眼睛黑亮。

颉跌伊施可汗见到李谈之后下意识的有点惊讶,无他,太过年轻。

虽然他手上有过李谈的各种资料,但结合一下他过往的经历,总会下意识的认为这是一个上了年纪,老谋深算的同时还带着一些书生意气的人。

不过如今看到他这般年轻,就觉得他以往做的那些比较激进的事情,倒也有了解释。

颉跌伊施可汗靠坐在汗座之上,吃力的抬起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他身边的可墩便开口说道:“殿下请坐。”

李谈微微颔首说道:“多谢大汗。”

颉跌伊施可汗轻咳两声之后才虚弱说道:“不知殿下医治可有什么要求?”

李谈点头说道:“有,房间内不能留人。”

“什么?你想做什么?”

在场的突厥人立刻满脸警惕。

李谈看都没看他们一眼,只是看着颉跌伊施可汗,颉跌伊施可汗点点头说道:“可以。”

他旁边的可墩十分担心:“大汗……”

颉跌伊施可汗摆摆手说道:“不用担心,现在是在突厥。”

在自己家的地盘上都怕什么,虽然这里按照约定已经是沙陀的地盘,但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李谈只带了一千多人就来了,而他们这里至少有六万兵马,若是他真的对自己不利,那他也别想走出这里。

颉跌伊施可汗倒也多少有些疑人不用,用人不疑的风范,直接左右摒退,然后看着李谈说道:“现在殿下可以开始了吧?”

李谈直接掏出狸琴问道:“大汗中毒多久?”

颉跌伊施可汗说道:“十七天。”

李谈点点头:“看来大汗身边也有杏林高手。”

颉跌伊施可汗嘿了一声说道:“可也无法解毒。”

李谈坦白说道:“我也无法为大汗解毒。”

颉跌伊施可汗表情顿时阴沉下来:“宁王殿下最好先仔细查验再说。”

李谈说道:“中原医术讲究望闻问切,望闻问,我都做了,切做不做已经无所谓,若是大汗在刚中毒之时,我还有把握,但现在……毒入骨髓,总是华佗在世怕也难以施为。”

颉跌伊施可汗似乎并不着急,当然也可能是因为体内的毒折磨的他没有了发脾气的力气,他只是垂下眼皮慢慢说道:“殿下应当明白,我们答应那些条件,想要听的可不是这么一个结果。我们能给,也能收,区区一个沙陀……还不足以能挡住突厥的铁骑。”

李谈拨弄了两下琴说道:“我还没说完,大汗急什么?虽然无法完全驱除毒素,但我却能让大汗与常人无异,只不过需要过一段时间就为大汗医治一次。”

颉跌伊施可汗猛地坐起来说道:“贪得无厌不是什么好品质。”

说完这句话之后,他忽然愣了一下,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握了一下拳头之后,有些震惊地看着李谈。

李谈含笑问道:“大汗感觉到了?我医治的方式与普通郎中自是不同,只不过因为太过奇特,所以不喜欢被别人知道,能知道的只有我的患者。”

颉跌伊施可汗此时倒也真信了他有几分本事,一扫刚刚的阴沉,笑着说道:“如此怕是要请殿下去突厥定居才行啊。”

李谈又拨弄了两下琴弦,摇头说道:“那可不行,我适应不了突厥的气候,还是算了。”

颉跌伊施可汗感觉到力量逐渐充盈身体,那种从虚弱到健壮的感觉简直让他想要放声大笑。

李谈看着颉跌伊施可汗的脸色重新变得红润,便停下了手。

而此时颉跌伊施可汗已经站了起来,并且在地上走了两圈。

他转头看向李谈,那个目光仿佛发现了稀世珍宝。

他开口说道:“殿下与我回黑沙城吧,荣华富贵,地位权势,宝马美人你想要的我都可以给你,沙陀王又哪里比得上我?”

李谈淡定说道:“你不如他好看。”

颉跌伊施可汗:……

他忍不住摸了摸脸,在突厥他也算得上是美男子,只不过汉人跟突厥人的审美显然不太一样。

更何况论长相他也的确是不如朱邪狸。

颉跌伊施可汗觉得这个理由没有办法反驳,便说道:“你想要美人,尽可随便挑,沙陀王再好看,又与你无关。”

李谈心说怎么没关系了,昨天晚上我们还在一张床上睡觉呢,嗯,纯睡觉。

他收起狸琴拿出虫笛说道:“大汗不必浪费口舌了,我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去突厥的,当然为了避免可汗觉得我是在威胁你,我这里有一瓶丹药,你每过半年便吃一颗,这瓶丹药至少能保你二十年内健康。”

然后二十年之后等没有药了就直接暴毙,当然这句话李谈是不会告诉他的。

颉跌伊施可汗接过药瓶之后说道:“若是我非要带殿下走呢?”

他刚刚认真思考了一下,觉得李谈似乎也不是那种宁折不弯的性子,真要那样,在到了沙陀做质子之后估计就抑郁而亡了,怎么还能活得这么滋润?

而且他现在才反应过来,刚刚这位宁王殿下说起沙陀王的相貌之时,语气听上去十分亲昵,他总觉得这两个人的关系似乎不太对。

种种迹象叠加起来,让颉跌伊施可汗觉得就算直接强制将这位带到黑沙城,等时间长了,说不定他也就认命了。

更何况颉跌伊施可汗也没有说谎,突厥论整体水平的确是不如大唐富庶,但比沙陀强许多,而且贵族生活也是奢靡的很,只要李谈到了黑沙城,他能给李谈最好的一切,时间长了,说不定他还会喜欢上那里的生活。

李谈不知道颉跌伊施可汗的想法,但对他的态度一点也不意外,毕竟到了颉跌伊施可汗这个年纪,还中过一次毒并且无法完全解毒,遇到一个能够让他保持健康体魄的郎中肯定是不愿意放手的。

是以李谈说道:“我说不去就是不去,大汗莫不以为真的能够强留我?”

他说完轻轻吹了一下虫笛,瞬间一只巨大的蜘蛛出现将颉跌伊施可汗吓了一跳。

颉跌伊施可汗有些警惕地看着那只蜘蛛,本来他以为只不过是李谈用什么手段做出来的幻象,结果就看到李谈伸手拍了拍蜘蛛的腿,只是听声音都能知道那覆盖在蜘蛛身体表面的甲壳有多么坚硬。

李谈拍完蜘蛛腿之后,蜘蛛直接吐出了一口丝直接将颉跌伊施可汗裹在了里面。

不过因为距离太近,而且李谈直接让它用的普攻,所以并没有把对方拉过来。

颉跌伊施可汗一瞬间汗毛直竖,然而他也算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很快就分析出李谈并没有要他性命的意思。

如果真的想要他的姓名,从一开始李谈或许就不会救他。

是以颉跌伊施可汗勉强冷静下来说道:“你要做什么?”

李谈还没说话,就从外面冲进来一堆人,包括可墩和刚刚那些大臣,顺便还带了一些侍卫,那些侍卫绕着李谈为了一圈,拔出刀抵在他面前。

李谈一个百足就拍了上去,一瞬间所有的侍卫都定在了那里。

他站起来负手而立环视四周说道:“知道上个拿刀对着我的人现在怎么样了吗?”

他本来也没有指望有人会回答他,结果没想到居然还真的有人结结巴巴问道:“怎……怎么样了?”

李谈诧异地看了一眼那人,万万没想到居然会有人这么配合,便说道:“坟头草已经十五尺高了。”

众人:……

所有人都惊恐地看着他,颉跌伊施可汗被捆成了个粽子还能保持冷静说道:“宁王殿下果然非同一般,是我小瞧了殿下,不过我的提议,殿下真的不再考虑一番?”

李谈摇了摇头说道:“你说的那些对我没有任何吸引力,我的情况你可能不太了解,总之你只要知道我不缺钱也不缺美人就行了。”

颉跌伊施可汗叹了口气说道:“如此,我愿与沙陀时代为好,还请殿下转告沙陀王。”

李谈笑道:“好,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我回去一定会告知我王。”

颉跌伊施可汗听着李谈的语气,觉得有些奇怪,这么一个能人怎么就臣服沙陀王了呢?

难道沙陀王真的是牺牲自己将这位留住的?

他想了一下朱邪狸那张脸,觉得有可能,但是再想了想朱邪狸干的事情……要说朱邪狸强迫李谈他还比较相信!

谁都没想过这俩是真心的,毕竟到了他们这个位置,真心才是真正的奢侈品。

李谈见结果不错,便转身往外走说道:“贵方的托付我已经达成,便也不多叨扰,告辞。”

热门小说大唐总校长[穿书],本站提供大唐总校长[穿书]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大唐总校长[穿书]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171章 下一章:第173章
热门: 神印王座 无尽神域 苍穹榜:圣灵纪4 天地至圣 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六爻 踏月问青山 诡秘之主 白龙之凛冬领主 最强狂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