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

上一章:第162章 下一章:第164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李谈在听到前面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朱邪狸得知李亨居然觊觎他妹妹的时候直接爆炸了。

中间部分的话……他想了想, 打下凉州这个词大概不太准确, 他觉得应该是朱邪狸跟贺知章达成了战略合作协议。

毕竟虽然现在凉州是公孙垂处理事情, 但这种大事他不可能跃过贺知章。

至于贺知章作为一个忠臣为什么这么做,大概是被李亨禽·兽不如的行为给气炸了吧。

只不过在听到最后一句的时候,李谈满脸的问号。

真是亏了朱邪狸能找到这么一个理由,这特么都是什么年代了,居然还搞质子这一套?

李亨说完这句话之后一直在观察李谈的表情, 想要分析一下李谈到底是怎么想的。

然而从头到尾李谈都十分平静,连眉毛都没动一根,听完之后这只是问了一句:“就这样?”

李亨顿时怒道:“你还想怎样?”

李谈说道:“不是我想怎样, 而是朱邪狸作为战胜一方, 不可能就这么点要求,公主归还是应有之义,质子……现在虽然搞不清楚他在想什么,但他肯定还有其他要求的。”

李亨十分狐疑地看着他,很想问问李谈是不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虽然所有人都说自从当年那件事情之后,李谈跟朱邪狸就再也没见过面。

但是李亨每次想到素麻城跟凉州离得那么近, 就觉得李谈不可能不知道这些事情。

然而他没有证据,如今李谈也是一副公事公办的口气, 弄的李亨一时之间居然忘了该说什么。

丞相陈希烈漠然看了李亨一眼,转头看向李谈说道:“殿下,朱邪狸的确提了别的要求,比如要求在鄯州设立互市, 要求两国协商最惠关税。”

李谈听到这里:“嗯?两国?”

一旁的韦见素说道:“如今他已经是沙陀国的国王了。”

李谈:……

感觉朱邪狸还是比较谦虚的,毕竟没有直接称帝。

只不过之前李谈还思考要不要让沙陀成为附属国,现在朱邪狸看来要掀桌不干,直接想要跟大唐平起平坐啊。

说实话,如果往前推个五六年,他敢这么做,李谈恐怕还要嘲笑他一下。

然而如今……大唐纵然国土面积比沙陀大许多,然而内忧外患也更加严重一些。

李谈问道:“为何突然开始议和?没有派兵靖边吗?”

李亨直接用力拍了一下案几说道:“自然是调兵了,只是那群乱臣贼子,居然拒不听令!”

李谈愣了一下转头看向陈希烈,陈希烈叹了口气说道:“如今朝廷对各地节度使的节制有些弱,而且沙陀犯边之后,范阳那边也跃跃欲试想要趁火打劫,大部分兵马还是要放到那边的。”

因为无人可用,所以李亨不得不同意跟朱邪狸议和。

李谈看了他一眼说道:“各地节度使不是在京?”

韦见素闷闷说道:“之前朱邪狸犯边的消息传来,这些节度使就纷纷离开了长安。”

“什么?”李谈简直是不可置信地看着李亨。

他原本以为李亨会借着过年这个机会,直接将这些节度使留下来,然后迅速将那些重要位置换上自己人。

结果李亨居然把他们全放走了?

合着到最后他最积极的就是对付李谈和郭子仪依旧他们俩的部下?

怎么?逮着老实人使劲欺负是不是?

李谈简直快要气炸了。

说实话,如果李亨对所有人都一视同仁,不管是谁都直接解除兵权,他还敬李亨是条汉子,结果没想到他也不过是欺软怕硬。

李谈跟郭子仪两个人没有反心,所以是他最先下手的对象,至于其他人……也不知道他是怎么考虑的,反正就这么放走了。

陈希烈轻咳一声说道:“这个且先放一边,如今最重要的是沙陀那边的要求我们要不要答应,答应几个?”

李谈怒道:“都没有人能靖边,那还不是人家说什么是什么吗?若是不同意朱邪狸继续提兵南下,怕是能直接威胁到长安啊!”

李亨听到威胁长安这四个字,连忙说道:“没错,他的要求,只要不过分,就同意了吧,如今还是平叛最重要一些。”

韦见素有些忍不住问道:“圣人,那凉州不要了?”

李亨迅速说道:“凉州……也并没有多么最重要,以往也是每年都需要赈济,给他就给他吧。”

没有多么重要……听听这是人说的话吗?

虽然这个结果李谈还是比较乐于见到的,毕竟落到朱邪狸手里总比不知道什么时候李亨就派过去随便一个人当刺史的好。

可问题是那里并不是不重要啊,在远航技术出现之前,那里是通往西方的唯一咽喉要道!

不过可能现在的李亨压根就没有想过跟其他国家交流的问题,现在他能让大唐安稳下来都是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

对于李亨的说法,李谈是冷笑了一声,转头看向门外。

其他人则是面面相觑,实际上大家其实都知道,凉州归朱邪狸基本上已经是大家默认的了,他们现在想要商议的是最敏感的一个问题。

只不过李亨却不肯开口,只是看着下面人,等着别人发话。

陈希烈也不知道自己是倒了几百辈子的霉给这位圣人当丞相。

大家都不说话,就只能是他开口了,无奈之下他只好说道:“那……质子的问题……又该如何是好?”

李亨一眼又一眼地看着李谈嘴上装模作样说道:“是啊,不知宁王有什么想法?”

李谈转头跟看神经病一样看着他,简直是服了。

如果不是李谈知道朱邪狸这是用最不容易节外生枝的办法把他带回去的话,换一个场景,他怕是能气炸。

在这种时候,李亨居然还敢问他是什么想法。

李谈冷冷看着他,手一抖,一根虫笛就从袖子里溜了出来。

如今李谈进宫是不能带任何利器的,只不过虫笛这种似乎并不在李亨防备的范围之内。

他伸手轻轻抚摸着虫笛说道:“我?我自然是听圣人的,圣人要我如何做,就直接下旨吧。”

李亨在看到他把玩虫笛的时候还有些纳闷,好在到底还有人知道这根虫笛的作用。

李辅国就是其中之一,他看到虫笛之后脸色一变,弯腰在李亨耳边说了几句话,李亨顿时面色一变。

他有些忌惮地看着李谈,却不肯开口说不会将李谈交出去。

如果说李谈很痛快的同意了,他可能还会犹豫一下,不知道是天生还是过往经历使然,他总是比别人更加多疑。

是以如今李谈看上去似乎不太开心,甚至有威胁之意,他反而想要直接说答应朱邪狸的要求。

当然最主要的是看到这根虫笛,他就想起来李谈如今的影响力太大,继续让他在长安呆下去说不定什么时候他不想忍了就来个弑君。

无论李谈表现的多么淡薄多么忠心,李亨对他总是有天然的防备,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陈希烈等人闭嘴不言,陈希烈刚刚主动提起这个话题就觉得已经将宁王得罪死了,再说下去万一宁王当场动手,吃亏的可是他。

李亨环视一周,发现所有的大臣都低着头不肯说话也不肯跟他对视,不由得恨恨想到:早晚把你们这些不听话的都换掉!

然而现在发狠也没什么用,这个问题还是要他开口的。

是以最后李亨还是说道:“朱邪狸最先提出来的要求就是这个,想来是怕我们出尔反尔,既然如此,就委屈宁王走一趟吧,不过你放心,待得范阳平定,我必派人将你接回来。”

李谈手一顿,他就知道自己表现的越是不情愿,李亨就越是想要把他送走。

然而朝堂之上却立刻有人惊呼道:“圣人万万不可,宁王殿下立下汗马功劳,怎可如此对待有功之臣?”

李谈顺着声音看了过去,发现是一个他并不认识的人。

在他开口之后,其他人也议论纷纷,不过声音都比较统一,那就是觉得李亨如此对待功臣有些过分。

那是功臣啊,就算是皇族,也不能说送出去做质子就送出去啊。

李亨被他们说的心烦,一拍御案说道:“沙陀王提出的这个要求,若是不答应谁知道他会做什么?你们都反对,那便说说若是他翻脸,又当如何?”

一直比较背景板的韦见素忽然开口说道:“既然是要质子,那皇子不是更合适吗?”

他这句话一出口全场寂静,李亨也是猝不及防,有些震惊地看着他:“左相?”

韦见素说道:“宁王于我大唐必不可少,之前平叛虽然胜多败少,但那是因为沙陀王在帮忙,如今沙陀王反咬一口,建宁王和李光弼能不能支撑住也不好说,若是他们支撑不住,还是需要宁王出马的。”

李亨听后脸色一沉,他忍住了才没有反驳韦见素。

虽然韦见素说的都是实情,然而除非走投无路,李亨是绝对不可能再让李谈掌兵的。

毕竟他们两个几乎可以算的上是反目成仇,如果让李谈掌兵,到时候岂不是又一个安禄山?

韦见素见李亨没有说话,慢悠悠地又说了一句:“质子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沙陀王要大唐一个态度而已,所以不如让赵王去吧。”

李谈听后不由得佩服地看了一眼韦见素。

人才啊,轻轻巧巧就把李系给推进了火坑。

李亨听后第一反应就是:“不行!”

陈希烈却说道:“左相所言甚是,还请圣人三思啊。”

他一发声,朝堂上其他大臣也跟着纷纷赞同。

李亨一时之间坐在皇位上只觉得手脚冰冷,他从来没想过深受他信任的这些重臣居然会如此逼迫他,还要送他的儿子去送死!

李亨看着平静的站在那里的李谈,很想知道李谈到底用了什么方法将这些人蛊惑住了?

想到这里他忽然想起来之前李谈说过他自己是神巫,没错,一定是他用了巫术!

李亨忍住了没有说出这件事情,然而他也不可能同意韦见素的意见,于是他的反应就是甩袖走人。

圣人都走了,这似乎也议论不下去了。

大臣们看上去都有些意犹未尽。

在临走的时候,李谈着实受到了大家的关怀——所有人都过来安慰他,并且保证一定会尽力争取,不让圣人出昏招。

李谈心中着实有些哭笑不得,只好一一谢过他们。

其实若不是利用李亨现在的心态,他肯定会大义凛然一把,直接答应下来。

当然如果不是李亨对他诸多怀疑,这件事情都不用商讨可能就被否定了。

李谈回到了王府之后,转头对着执夷说道:“我写封信你去给朱邪狸送过去。”

他要骂人了,怎么连个招呼都不打呢?好歹跟他通个气啊,现在做事情全凭默契这谁受得了啊。

执夷显然也知道了朝堂上的风波,便问道:“李亨同意了?”

李谈说道:“他想同意,然而其他大臣不肯同意。”

李谈心里也有些纳闷,那些大臣都是李亨登基之后选出来的,一个一个应该都是忠于他的。

怎么这一次大家都这么统一战线的反对他?

别说李谈很重要这种鬼话了,毕竟就算李谈去当了质子,朝中还有一个在养老的郭子仪,而且还有其他被李亨换下来的将领。

就在李谈疑惑的时候,宫里忽然来了一位女官,李谈认得她,她就是杨玉环出家之后李亨派到她身边伺候的女官。

女官对李谈还算客气,轻声说道:“宁王殿下,娘子有请。”

李谈估摸着杨玉环找他可能就是为了质子事件,至于会不会是李亨设下的陷阱……李谈觉得,李亨就算再脑抽应该也不会这么干的。

在皇宫设伏诛杀功臣这话事情,那可真的是要遗臭万年的。

李谈干脆的跟着进了宫,让他没想到的是杨玉环如今住的居然还是蓬莱殿。

下面的人对她的称呼还是娘子,仿佛她还是那位高高在上的杨贵妃。

只可惜,那个十分宠爱她的人已经不在了。

杨玉环见到李谈之后,便拉着他的手说道:“我苦命的儿,眼看就能安稳过日子了,怎么又出这种事情了呢?朱邪狸好歹与你相交一场,怎么……怎么做得出这话事情。”

李谈一看她这个做派就知道必然是隔墙有耳,只好说道:“人总是会变的,如今朱邪狸是沙坨国王,再也不是当初的永寿郡王世子了。”

杨玉环装模作样的擦擦眼角,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说道:“听说这个要求若是我们不同意,他就要继续攻打鄯州?”

李谈沉默了一下说道:“他会不会攻打鄯州我不知道,但是圣人显然是不想让二郎去的,当然就算圣人同意,朱邪狸不同意也是没用。”

杨玉环十分不舍的摸着他的脸,半晌才咬牙说道:“若实在不行……三十一郎……就……去了吧。”

李谈微微瞪大眼睛,似乎有些不可置信,不过他还没说话,杨玉环就哭道:“大唐不能再生战乱了啊。”

李谈也跟着眼眶微红:“我……我岂能不知?只是……我担心阿娘啊,若我走了,阿娘怎么办?”

杨玉环抽噎说道:“圣人……圣人会照顾我的,三十一郎,这是大义啊……”

李谈还是说道:“我放心不下阿娘。”

他这句话说完,杨贵妃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后面忽然走出一人说道:“我自会照顾好贵妃,三十一郎不必担心。”

李谈略有些吃惊:“圣人?”

李亨大概也觉得偷听墙角这件事情有违身份,轻咳了一声说道:“你放心,贵妃我会照顾好,你的朋友我也会照顾好的。”

李谈沉默半晌才叹气说道:“回去我便上道奏疏。”

李亨这才放心,脸上带着笑容说道:“也好,你且多陪陪娘子。”

李亨说完就走了,他走了之后,杨贵妃一边拭泪一边说道:“你们都退下吧,我与三十一郎说说话。”

宦官宫女全都退下之后,杨贵妃和李谈收起脸上的表情,两个人脸上冷冰冰的样子居然还有那么一丝相似。

李谈问道:“他封你为贵妃?”

杨贵妃掩口笑道:“这还是托你的福,否则这个贵妃怕也难。”

李谈嗤笑一声,然后问道:“你真的要留在这里?”

杨贵妃说道:“也没什么不好,更何况你是以质子身份过去,难不成还能带着我?”

李谈只好说道:“那你自己保重。”

杨贵妃笑了笑:“放心,这宫里啊,我比你熟。”

她顿了顿问道:“朱邪狸……你自己小心,一定要遏制他的野心,否则将来……难做的就是你。”

李谈听后倒是不生气,只是笑了笑说道:“我心里有数。”

杨贵妃想了想似乎也没什么好提醒的了,便说道:“以后……自己多保重吧。”

她很清楚,李谈这一走,再回来的可能性很低,而他们两个几乎不可能再见面。

一时之间杨贵妃也十分感慨,他们两个从一开始的相识并不算很愉快,中间磕磕绊绊到最后居然还有了点相依为命的意思。

不过李谈是有他自己的舞台的,杨贵妃也有自己的目的,他们两个一路同行,怕也只能到此为止了。

李谈应了一声,略一思索才说道:“书院就交给你了。”

杨贵妃一惊:“我哪里会管这个?”

李谈说道:“不用你管,这个只是给你防身用,现在是当年的王祭酒在管,如今国子监形同虚设,圣人回京之后王祭酒就辞官不做了,现在专心管书院,我把它交给你主要是不想交给朝廷。”

当然确切说是不想交给李亨。

杨贵妃听后就知道了他的意思,便说道:“你放心。”

李谈想了想觉得杨贵妃到底是重活一世的人,似乎也不用他多叮嘱什么,最后他从商城买了一只信鸽给杨贵妃说道:“这鸽子与普通的不同,速度很快,若是有不能解决的事情就传书给我。”

他见能安排的都安排了之后,这才郑重拜别杨贵妃。

杨贵妃送他走的时候脸上是笑着的,然而当李谈快走出蓬莱殿的范围回头看的时候,正好看到杨贵妃脸上的两行清泪。

他叹了口气,头也不回的出了宫。

回到王府之后,他就让清空开始收拾东西,然后说道:“当初是阿爹让你来的,这些年也托赖你照顾,现在我要去凉州了,你是跟我一起走还是留下?若是要留下,我就给你弄个户籍,再留一些家产,你跟我这么久,我总不会让你过不下去的。”

清空笑着说道:“大王怎么突然说起了这个?自然是您去哪儿我去哪儿的,更何况凉州我又不是没去过。”

李谈摇摇头说道:“不是的,当初我敢带你们过去,是因为我知道早晚都会回来,只不过这一次……恐怕以后回长安的可能性太低了。”

清空一脸不在意地说道:“我一个人在哪里不行呢?更何况跟着大王,大王总不会亏待我,自己留下来谁知道会有什么事呢?”

李谈听后便笑道:“那好,那就跟我一起走,哦,府里的下人你去问一问,若是有人想要留下也是可以的,不强迫。”

清空点头:“好。”

李谈说完转头就去写奏疏了,如果李亨不是丧心病狂到极点的话,他这封奏疏有很大的可能性要归档,或者留存下去。

是以为了给李亨添堵,他这一封奏疏简直就是超水平发挥,对家人对长安的不舍啊,但为了国家又宁愿远离家乡啊,反正要多大义凛然有多大义凛然。

李谈这封奏疏递上去的时候,韦见素一见到他的奏疏就心中有数,赶忙将陈希烈喊过来。

两个人看这么一封奏疏看的泪眼汪汪,恨不得立刻将这封奏疏还给李谈,当做从来没见过。

只不过他们两个毕竟理智的时候多,感性的时候少,是以感动过之后,便将这封奏疏呈给了李亨。

而与他们不同的是,李亨见到这封奏疏的时候,简直要开心的笑出来。

亏了他还记得自己在孝期之内,板住了脸,然后装模作样的感慨两句,赞叹李谈的忠义,就直接准了。

这个消息出来的时候,李谈的东西也收拾的差不多。

原本他想着到时候跟大家去告个别,结果没想到重臣们仿佛约好了一样,都跑到他的王府来跟他到别。

除了纪合跟邹世,其他三品以下的官员几乎是连王府大门都踏不进来!

李谈看着众人无奈说道:“诸位都别哭丧一张脸了,凉州不是龙潭虎穴,我去也不会有危险的。”

如果不是顾忌着李隆基如今还停灵在兴庆宫尚未下葬,他此时怕是开心的要跳舞了,总算远离这个二货皇帝了,真是不容易。

陈希烈等人却当他是强颜欢笑,不由得眼眶微红说道:“是我等无能啊。”

李谈严肃说道:“诸位若是无能,天下就没有能臣了,大唐全赖诸位啊。”

韦见素说道:“殿下放心,我等一定会尽早将你接回来的。”

李谈心说可算了吧,有李亨这么一个拖后腿的,你们不被气死已经是心脏坚强了。

众人纷纷跟李谈保证,顺便还送了许多路上用的东西。

李谈原本自己的财物都已经转移到了凉州,此时这里剩的只是一小部分,结果这群人看到李谈收拾出来的东西之后,又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硬生生送了他两车吃的用的。

李谈也有些无奈,别人就算了,纪合跟邹世这两个就差两袖清风的人居然也跟着凑热闹。

热门小说大唐总校长[穿书],本站提供大唐总校长[穿书]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大唐总校长[穿书]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162章 下一章:第164章
热门: 永生 元尊 我一人分饰全部反派[穿书] 天地至圣 斗罗大陆II绝世唐门 不败战神 太古神王 逍遥小书生 宠魅 黑暗物质1:精灵守护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