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上一章:第159章 下一章:第161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李谈听到他这个问题的时候忍不住神经紧绷,他实在是跟不上李亨的脑回路。

或者说一般人都跟不上李亨的脑回路, 完全搞不懂他是怎么想的。

虽然心里的警戒线提高, 但李谈表面上还是轻描淡写地说道:“知道啊, 收复洛阳的时候还跟他打了个照面, 他还帮我们开了洛阳城门呢。”

李亨点头说道:“我也听说了这件事情, 后来呢?后来他去哪里了?”

李谈说道:“后来?后来安禄山跑了, 他就去追杀安禄山了, 当时洛阳太乱,我想了想就留下来没有继续出兵。”

当然原因就是怕李亨抽风,结果没想到李亨还是抽了风。

李亨有些遗憾地说道:“哎呀,你怎么没有趁机留下他呢?”

李谈问道:“留他作甚?”

李亨说道:“招安他啊!”

李谈:……

他深吸一口气,在心里念了三遍:他是皇帝, 杀他要命。

然后认真看着李亨说道:“当初安禄山也是起了招安他的念头, 然后他就去了,后来他做了什么你还记得吗?”

李亨犹豫了一下才说道:“当初那件事情……朝廷也是被蒙蔽了, 他……”

“人家管你蒙蔽不蒙蔽呢?他侥幸活命下来之后,直接带着族人不知道猫到了什么地方休养生息, 后来甚至还差点打了原州,你真当他不记恨啊?”

李谈简直要被李亨气笑了, 以前李亨不这样啊,怎么当皇帝还能让人智商下降吗?

李亨眉头皱了起来:“那……安禄山如今已死, 他会不会对大唐……”

“不会。”李谈果断说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他现在是一族之长,不会让自己被仇恨蒙蔽双眼的, 甚至……如果他觉得跟大唐合作对他们发展比较有利的话,将仇恨暂时放下也不是不可能,但是招安就别想了。”

就算朱邪狸能忍,李谈也不能忍。

当初人家全家给你们卖命,结果你们一个个的都不相信,现在还想让人家对你忠心耿耿?当你有主角光环呢?

哦,朱邪狸倒是真的有主角光环。

李谈说的不客气,他本来以为李亨会不高兴,结果没想到李亨居然一副松了口气的样子,开口说道:“那就好。”

李谈:????

他有些不放心:“圣人怎么忽然问起了朱邪狸?他最近又有什么动静吗?”

朱邪狸回去之后肯定是要蛰伏一阵子的,要消化他从安禄山那里带来的战利品。

就算他带回去的那些将士真的对他死心塌地,但到底不是一个民族,总要有磨合的时间的。

所以他肯定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动作,那么到底是什么让李亨忽然盯上了朱邪狸呢?

李亨没有回答李谈的问题,反而感慨道:“朱邪狸是个能人啊。”

李谈更加警惕,依旧淡淡说道:“他要是没点本事,早就死在当初那场阴谋里了,怎么可能还有今天?不过,安禄山死了之后我也派人找过他,结果就是他和他的部下直接不知所踪,不知道圣人又是从哪里得到了他的行踪?”

李亨笑了笑说道:“不是我们找到的他,而是他主动找我们进行交易。”

李谈顿时瞪大眼睛:“交易?交易什么?”

李亨说道:“还能是什么呢?不过是一些生活用品,只是没想到,他居然在那么一片荒漠之中找到了一个绿洲,还建起了一座非常坚固的城池,如果不是这次他主动打开城门邀请商队过去行商,只怕谁也找不到那座城池的位置。”

李谈一听就知道这是朱邪狸主动出现的。

可是之前他跟朱邪狸商量过,觉得现在还不是素麻城现世的好时机,反正有凉州私下给他们送东西,素麻城应该不至于缺乏生活物资。

如今凉州的归属问题还有点麻烦,但只要李亨一天不派新的刺史过去,凉州就一天还在李谈手上——哪怕他不相信别人,也是相信公孙垂的。

是什么让朱邪狸这么迫不及待的让素麻城出现在大家的眼中?

难道是因为他迟迟不归?

李谈一边思索还要一边分神应付李亨。

他发现李亨所有的问题都是围绕着朱邪狸来的,那架势非常有深入了解朱邪狸的意思。

如果不是知道李亨是个直男,他都怀疑李亨是不是对朱邪狸有什么想法了。

到最后,李谈终于忍不住开口说道:“圣人,您现在问我这些,其实我并不能回答。”

李亨挑眉:“当年你不是与他过从甚密?”

过从甚密?这个词用的可真是……

李谈看了他一眼说道:“您也说了是当年,后来他遭逢大变,谁也不知道他如今是什么样子,反正上次在洛阳匆匆见了一面,他跟以前相差太多,如果不是那张脸,只怕我都要认不出他了。”

李亨听后点了点头说道:“这倒是,不过有个初步了解也是好的。”

李谈越发纳闷:“您为什么要问这些?”

李亨没有直接回答,甚至没有看李谈,只是说道:“他那座城严格来说是在大唐境内的,只不过如今我们的情况你也知道,不适合出兵去打他,反正那里也不过是戈壁,我便想将那里给他算了,以后他就是我们的邻居,自然要了解清楚才行。”

李谈:我信你才有鬼!

然而李亨已经给了他答案,就算他再怎么怀疑也不能继续问下去了,是以他直接转移话题说道:“这倒也是,不过我这次进宫其实还有别的事情。”

李亨这次倒是聪明了,直接看了李谈一眼问道:“是说太真妃的事情?”

李谈一看就知道他有些不耐烦,便佯装无奈说道:“我也不想啊,但是丞相他们一大帮人直接跑到了我府上,我不来一趟,只怕下次他们就要在半路堵我了。”

李亨之前也知道丞相们跑到李谈那里的事情,他当时还在猜测,到底是什么事值得这些热跑这么一趟。

难道他们是向李谈去投诚的?

只不过这个想法当时就被李亨否了,京兆尹跟大理寺卿两个人他不敢说,但是两位丞相和礼部尚书肯定是没有问题的,当初也是这些人的帮忙和默认,才能让李隆基退位。

否则真当李亨跑过去跟李隆基说:爹您年纪大了,不如让我来吧。然后李隆基就退位了?

可以说李亨的上位是因为大家终于忍不了李隆基,所以将李亨拱了上去。

现在李亨终于明白了这些大臣跑去找李谈到底是为了什么。

李亨皱着眉,颇有些不甘心的样子。

李谈也不多说只是说道:“行啦,多余的我也不说了,圣人总比我明白,您都考虑过了,那必然是有解决办法的,我过来只是想要让他们别来跟我说这件事情。”

李亨却问道:“你真的不想管?”

李谈想了想,认真说道:“这事儿吧,要看,虽然我跟她没有血缘关系,但到底叫她一声阿娘,她对我也不错,所以如果你对她不好的话,我就肯定要管的,如今她没有不高兴,那我就不插手你们的事情了,这个对我而言……太复杂了,我可不行,有那个时间还不如去炼丹。”

李亨听后不由得失笑:“你这是又开始炼丹了?”

李谈叹了口气说道:“没办法啊,这么多年下来,别说我认识的将军们,就是我自己,也不是没受过伤,您也上过战场,而且……不是我说,现在这个天下不好收拾,我看圣人的头上白发都多了许多,要保重呀。”

李亨这才想起来,李谈的丹药……那是能救命的。

他当机立断说道:“你王府的丹药够用吗?丹房地方大不大?需不需要人帮忙?”

李谈失笑:“我的圣人哎,我的王府快比东宫都要大了,再大一点怕是转头就要有御史弹劾我,劝谏你了,还是算了吧。”

李亨挑眉:“你又不是没被弹劾过,什么时候怕御史了?”

李谈却说道:“那时候年少气盛不懂事,只觉得那些没事儿挑我毛病的都是坏人,后来我收复洛阳的时候,有许多御史宁可殉城都没有向安禄山投降,有好几位御史甚至全家都……当时我就想啊,这些年大家都不容易,以后我就老实一点呗,守规矩其实也不是那么难。”

李亨听后温和地看着他说道:“你真的是长大了。”

李谈笑了笑:“这不是被逼得么,好啦,时间不早了,等等该宵禁了,当初虽然我不守规矩,但基本上没有犯过宵禁,现在自然也不行,我这就告退啦,圣人也保重龙体,早些休息吧,哦,对了,回去之后我就闭门谢客,告诉大家我要开始闭关炼丹了,省的他们又去找我。”

李亨抬手敲了敲他的脑门说道:“就你狡猾。”

李谈说道:“没办法,没办法,那几位加起来都几百岁了,还一个个都贼能劝人,我都要被他们带跑了。”

李亨说道:“这个问题你不用担心,我会解决的。”

李谈心里翻了个白眼,我信你才有鬼。

从宫里出来之后,李谈原本脸上那略带俏皮的笑容瞬间消失无踪,他想了想决定还是去道观看看杨玉环。

李谈到了道观之后,发现道观外面特别热闹,居然还有说书的,他忍不住有些茫然,站在那里听了半天,也没有听明白这说的到底是什么故事。

或者说,这里说的那个故事不是目前大唐流行的任何一个故事。

那似乎是在说一位将军打跑外敌,收复失土的故事,哦,那位将军好像还是个皇室。

李谈满脸纳闷,为了不惊动那些人,他转头从偏门进了道观。

杨玉环见到李谈之后略有些惊讶:“你怎么现在过来了?”

这眼看再过一个多时辰就宵禁了啊。

李谈说道:“刚从宫里出来,就想来看看阿娘。”

不得不说,杨玉环大概智商比李亨要高上一点,或者说在这方面她比李亨反应要快一些。

杨玉环问道:“是不是有人去找过你了?”

李谈干脆地点了点头:“是啊,阵容超级豪华,两位丞相一位礼部尚书外加京兆尹和大理寺卿,他们上门的时候我都怀疑圣人要对我下手了。”

杨玉环听后笑得花枝乱颤说道:“放心吧,有我在他不会动你的。”

李谈问道:“李亨有没有为难过你?”

杨玉环轻笑一声:“他?他又能如何为难我呢?放心吧,对付他,我比你强多了。”

李谈歪头想了想,觉得李亨在杨玉环那里大概就是一个爱而不得的男人,杨玉环对付男人的确是有一套。

至于为啥说爱而不得,李谈经过多方打探已经知道,李亨每次来道观都呆的时间最多也就一刻钟。

如果这么短的时间他都能做点啥的话,那……李谈也挺佩服他的。

这也是李谈不担心杨玉环的原因,她都这么吊着李亨了,结果李亨还是不想放手。

大概越是得不到的就越想要吧,原本只不过是喜欢那个皮囊,渐渐的可能就会变成执念。

所以杨玉环说她比李谈会对付李亨,这个问题……还真是不好说。

李谈见杨玉环心中有数,便开口问道:“你这道观挺热闹的,外面那是什么?怎么还有说书的了?”

杨玉环说道:“怎么?你还真让我在这里念经啊?这一天天的无聊,可不就是要找点事情打发时间吗,看戏是不行了,那就找说书人来说书吧,刚刚你听了吗?这话本子怎么样?”

李谈说道:“我就听了一小段,还行吧。”

杨玉环十分得意地说道:“我写的。”

李谈有些惊讶:“你还有这本事呢?”

杨玉环叹了口气:“我倒是想要摆弄摆弄琵琶,可是传出去怕也不太好听,那就换个爱好好了,干脆就开始写本子,还挺有意思的。”

李谈问道:“那你写的都是什么?”

杨玉环对着他眨了眨眼说道:“你啊。”

李谈:“啊?”

杨玉环娇笑说道:“我之前想了许多故事,结果总觉得差点味道,还是有一天春桃说民间说书人经常会说一些你的故事,我就觉得吧,他们知道的肯定不如我多,那不如我来写了,别说还挺受欢迎的。”

李谈木着脸问道:“那……那位将军还有个蓝颜知己。”

杨玉环说道:“就是朱邪狸了呗。”

李谈:……

行叭,这位也是大胆,就差把主角跟那位蓝颜知己之间的感情捅破了。

不过就算没捅破,估计也差不多了。

杨玉环见李谈表情虽然有些无奈,但并没有出声反对便问道:“怎么?不担心我给你添麻烦吗?”

李谈无所谓说道:“只要你不写造反,那随便怎么搞,毕竟我是要闭关的人了。”

杨玉环听后脸色一沉:“闭关?李亨又做了什么?”

李谈说道:“他是没做什么,但我不想让丞相上门教育我了啊,圣人说他有办法,那我就姑且信一次,反正我的耐心有限度,如果他搞不定的话,就别怪我出手了。”

杨玉环听后这才脸色稍霁:“你放心,他没办法也必须有办法。”

李谈啧了一声说道:“有高宗的心却没有高宗的能力,也不知道这些年他在外面到底都经历了啥,怎么越活越回去了?”

杨玉环却说道:“不是越活越回去,而是一朝登临大宝,原形毕露而已。”

李谈听后笑了笑说道:“还真没准是这样,行了,快宵禁了,你这里没事儿我就走了。”

杨玉环一直将他送到了道观门口,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暮色之中,这才让人关了道观的门。

李谈回去之后还真的就开始闭关,当然他闭关不可能是真的炼丹,所以只能是搞搞发明一类的。

之前朱邪狸曾经跟他说过,素麻城那边的水系已经形成了,甚至还形成了环城河,而按照那个出水量看的话,或许等一两年之后还能多一座绿洲城市出来,所以他现在已经开始选择新的绿洲城市地址了。

李谈看到这个消息忽然就想到了各种水力设施,发电这种的……暂时不行,但是纺车之类的应该是没问题的。

大唐的丝织品一直都比较贵重,在西方那边十分受欢迎。

而价格昂贵的一大原因就是运输路途很长,如果朱邪狸那里能够大批量的纺织的话,那来钱应该更快。

反正朱邪狸已经开始准备通商,那么就干脆把架子理起来。

李谈趁着这个机会泡在书房查阅各种关于水车的种类还有使用方法。

然后发现其实古代人民的智慧还真的不能小看。

在这个过程中,他也写了封信给朱邪狸,询问他跟李亨是否有交流。

充当信使的自然是执夷,在抗争未果之后,执夷选择了沉默。

当然最主要的原因是每次它到朱邪狸那里,都会受到优待,苹果……敞开了吃,能吃多少吃多少。

除了苹果还有各种肉类什么的,总而言之在那边的生活比在这边还要好,所以执夷也不排斥过去送信,就当改善伙食了。

在李谈询问的书信过去之后,朱邪狸回信十分快。

李谈从执夷嘴里拿下书信,顺便抛给了它一个苹果说道:“别吃太多,等等还吃饭的。”

说完之后,他就觉得执夷如今越来越人性化,不对,应该是熊猫性化了。

一开始它就像是一个正常的系统,每天兢兢业业做着自己的工作,吃喝玩乐什么的都不太在意。

现在?

现在真的是什么好吃吃什么,李谈觉得要不是别的人和生灵看不到它,说不定它还要出去交个朋友什么的。

不过它越是这样过的放松,李谈越是放心。

反正都已经违规了,在违规的过程中还不能过的开心的话,那还违规干什么。

执夷应了一声,叼着苹果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吃了,大概又是找一个它认为风景优美的地方吧。

李谈拆开信照例先是看了一眼信的内容。

在看到信只有半页的时候,他心里就咯噔了一声。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朱邪狸有了一个跟后世X视新闻的一样的习惯,那就是写的字数越少,事情就越大。

具体就参考之前安禄山派他去打长安,就那次他就写了两个字:等我。

而如果没有重要事情的时候,朱邪狸在信里撒娇耍赖说情话那简直就是炉火纯青。

搞得李谈都怀疑他是不是偷偷去恋爱进修班学习了,否则别人说出来都是土味情话,怎么他就不是?

然而今天他估摸着大概是没有调戏他的情话了,毕竟朱邪狸那货真写情书的话能一写六七页!

今天只有半页……李谈做了一下心里准备之后才开始看这封信。

结果看到最后时候,他满脑子都是:李亨是不是有病?

那天李亨跟他谈论起朱邪狸的时候,其实只是将自己的打算说了一半。

他的确是想要将那一片地方直接给朱邪狸,但也不是没有要求的——他要求朱邪狸出兵帮他打阿史那朝义!

李谈放下信,脑子里过了无数骂人的话,到最后居然都不知道该怎么骂李亨。

历史上李亨的确是向回纥人求助过,并且条件放的非常宽,钱财都不要,只要人,更甚至只要青壮。

只不过当时的大唐几乎已经到了穷途末路的时候,李亨这个选择勉强算是个迫于无奈。

然而无论怎么说都无法掩盖他签订了一个“不平等条约”的事实。

也幸好回纥人还算讲究信誉,真的出兵了也真的打赢了,并且没有对大唐趁火打劫。

所以大唐还能勉强苟延残喘。

然而如今李亨的选择有很多啊,李谈让陈冲联系到了许多义军,那些义军的首领有许多都是以前大唐的臣子。

后来之所以成立义军主要是因为没有朝廷的诏令,而当时因为交通中断或者别的原因,他们压根就没办法跟朝廷联络,可情况又很危险,所以干脆就成立义军来守城。

等交通恢复之后,那些人大部分都很痛快的回归朝廷。

这些人都是中坚力量啊,如果觉得这些人还不太让人放心的话,郭子仪,李光弼这些总能让人放心了吧?

尤其是郭子仪,要知道从安禄山造反开始,郭子仪就一直在带兵啊。

手上有兵,粮食也不算太缺,能领兵的将领也不少,李亨居然跑去跟朱邪狸求助,这不是有病吗?

难不成李亨这是想要来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李谈越想越有可能,以朱邪狸如今的实力的话,打阿史那朝义是没问题的。

可是素麻城距离范阳太远了,他要打就必须长途行军。

就算他带着原本范阳的兵没有水土不服的问题,长时间行军等他们到那里也十分疲惫了。

更何况哪怕朱邪狸已经查过带去的士兵都没有什么亲人,自然也没有牵挂,但是当他们面对的是自己的同胞的时候,有几个人能够下得去手?

李谈越想越是有问题,然后迅速写了一封信,让他不要上李亨的当。

到了这个时候,朱邪狸要做的不是打仗,而是蛰伏,休养生息,将素麻城建城西域最大的中转之地。

然后再将素麻城一点点打造成商业之都。

当然这并不容易,只怕想要形成像样的规模,时间都要以十年为单位才行。

在这种情况下,朱邪狸何必躺着这趟浑水呢?

而且当出如果不是他开了城门,放进了李谈的人,只怕反贼那边败的还没这么快。

热门小说大唐总校长[穿书],本站提供大唐总校长[穿书]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大唐总校长[穿书]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159章 下一章:第161章
热门: 斗罗大陆外传神界传说 择天记 大奉打更人 重生之都市仙尊 师尊今天也在艰难求生[穿书] 万族之劫 暗黑系暧婚 白首妖师 极品上门女婿 踏月问青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