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

上一章:第158章 下一章:第160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李谈总觉得自打穿越过来自己就多了一个预言功能——还是好的不灵坏的灵那种。

在李亨让杨玉环带发修行的那一刻起, 他就觉得事情好像往不怎么可控的方向发展去了。

难不成太真这个道号天生就是属于杨玉环的吗?就算她努力避开了跟寿王的婚姻,结果却还被李亨给搞到了道观。

其实再次见到杨玉环的时候,他也觉得十分惊艳。

原本的杨玉环因为多年的养尊处优身上有一种大气婉约之美,而在凉州呆了一段时间之后,也不知道是不是被朱邪狸的母亲影响的。

杨玉环身上多了一种英姿飒爽的感觉, 人还是那个人,但是看上去比以前的存在感更强了。

要知道杨玉环本身的美貌就足以成为所有人的焦点, 如今更是一出场就将所有人的目光吸引到她的身上, 美的夺魂摄魄。

杨玉环出家这件事情, 别人的解读是李亨对杨家人的报复。

毕竟在李林甫死亡之后,新上位的杨国忠对李亨也是不假辞色, 虽然没有到想要废太子的地步, 但也关系也不是很好。

虽然在这个过程之中, 杨玉环对太子一直都很不错, 而且经常劝说杨国忠。

但她姓杨啊,杨国忠的一身荣耀都是由她而来。

所以很多人觉得李亨大概是认为杨玉环是罪魁祸首, 所以迁怒于她。

这个逻辑听上去没有任何问题,然而这之中大概只有李谈察觉到了不对。

因为历史上也有个人是这么干的, 那就是李隆基。

不过当初李隆基是直接让儿子的王妃出家,这个举动十分的莫名其妙,后来李隆基多次驾临杨玉环出家的道观, 大家这就明白了他的打算。

而李亨现在看上去似乎是有动机的,所以大家居然没有往那方面想!

其实李亨这一道旨意从头到尾都没有跟任何人商量过,是以没有三省的盖章, 实际上真要较真的话是不能生效的。

不过大臣们虽然心里都憋着一股劲儿想要争夺一席之地,但并不代表他们会管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儿,严格来讲他们跟这个叫皇帝的家事。

而皇帝的家事就要看大臣们想不想管,不想管那么这个旨意就不会有人反对。

现在杨玉环的事件就是这么一个情况。

李谈想了很久,他担心自己想得太多,准备去找杨玉环问一问。

杨玉环到了长安之后,并没有直接住进兴庆宫,而是住进了李谈的王府。

杨玉环让李谈给李隆基带的话是一路风尘仆仆,昔日颜色已经减至三分,待她缓一缓再去见三郎。

其实杨玉环的状态十分好,好到了李谈觉得她或许在凉州比在长安开心的多。

李谈到了杨玉环居住的院落的时候,发现杨玉环正在指使侍女们收拾东西。

李谈连忙拦住她说道:“阿娘这是做什么?”

杨玉环说道:“过两日我就要搬至道观了,总要先收拾一下,看什么能带,什么不能带。”

李谈看着杨玉环,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杨玉环看上去还挺高兴的。

可在李谈看来陪李隆基坐牢,跟去道观坐牢也没什么区别啊。

想到这里他便说道:“你先别急,我进宫去见见圣人,反正是为阿爹祈福,哪里的道观不行?我在王府给阿娘修一座道观就是。”

这样杨玉环是不是真的出家祈福,谁也不知道,除了不能大摇大摆的出门逛街意外,杨玉环总是会过的比较快活一些。

杨玉环拉住他说道:“李亨不会同意的。”

李谈挑了挑眉,看来杨玉环对李亨也没什么好印象,连圣人都不叫了。

杨玉环拉着他坐下来之后说道:“我知道李亨在想什么,他就是想找个地方金屋藏娇而已,他啊……跟他父亲其实没什么两样。”

杨玉环说到这里,看着李谈笑道:“你倒是不像李家人,痴情的不像话,我以为你跟朱邪狸早晚都要分开,现在看来……”

李谈心说我还真不是李家人,不过这不是重点,他低声问道:“你知道还同意?李亨现在不会跟我翻脸的,如果我强硬一些他不会不同意。”

杨玉环沉默半晌问道:“你早晚是要去凉州的。”

李谈愣了一下,继而听到她继续说道:“你能护我一时还能护我一世不成?”

李谈一昂头说道:“为什么不行?大不了我到时候带你一起走,有什么怕的?”

杨玉环忽然叹气说道:“当初我也想过,如果有一天有个人能带我走,带我脱离这个牢笼就好了,我可以跟着他浪迹天涯,荆钗布衣也无所谓,只可惜……我一直没有等到,只是没想到,到了这个时候,居然是你跟我说这句话。”

李谈忽然就想到,如果不是他的话朱邪狸或许真的会带杨玉环走。

只不过他不会委屈杨玉环,他会将这个天下打下来,让杨玉环坐上皇后之位。

可李谈也不后悔,刨除情爱,他也不能眼睁睁看着这个天下战火不休。

这个安史之乱在他的控制之下,波及的地方已经不算很广,但还是给百姓造成了很大的伤害。

如果按照原来的剧情走的话,在安禄山跟大唐争夺中原之后,朱邪狸会继续跟安禄山争夺。

那是长达十几年的斗争,看书的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会被男女主的爱情所吸引。

而百姓连背景板路人甲都不是的存在,没有人会去思考。

可是这是一个这真实的世界,李谈终究是不忍心。

当然现在听到杨玉环这样感慨,他还是有些心软,轻声说道:“你总能遇到真心喜欢的人的。”

杨玉环摇了摇头:“我已经过了做梦的年纪了,其实我是故意的。”

李谈愣了一下,有些不解的看着他。

杨玉环微微一笑:“我对李亨其实是了解的,他喜欢什么样的女子我都知道。”

李谈这才明白她那句故意的是什么意思,不由得目瞪口呆地看着她。

杨玉环看了一下皇宫的方向说道:“我跟三郎当年是有感情的,只可惜那条白绫让我再也不能对他付出真心,跳出来看看,他对我其实也就那样,就如同养着一个喜欢的宠物一样,既然如此,陪他坐牢我自然是不愿意的,更何况……你需要一个帮手,李亨身边又多了一个张良娣,我不知道这位如何,但当年那位可不是省油的灯,你的处境本来就很危险,太子跟你又亲近,自然也危险……”

她没说完,李谈就明白了她的意思,立刻说道:“这件事情我们能解决,不需要你去牺牲。”

杨玉环轻笑一声:“傻孩子,这不是什么牺牲不牺牲,而是共赢,我得到我想要的,同时你们也得到你们想要的,如果可以……甚至能够让三郎晚年过得舒适一些,无论如何……他总是对我还不错的。”

李谈叹息了一声说道:“当初你直接入宫都未曾坐上皇后之位,这次恐怕就更……”

杨玉环说道:“那就是个名分,只要能有真正的权利,这并不重要。”

李谈思索了半天都不知道该怎么劝说杨玉环,因为杨玉环说得很有道理,最主要的是她有自己的目的。

她想要的,李谈给不了,除非他当皇帝,让杨玉环当皇太后。

然而这几基本上是不可能发生的。

当皇帝有什么好的?现在他不结婚别人或许只是问两句,但并不会多说什么,若是他当上皇帝,立刻就要有人往宫里送美人了。

没看李亨登基之后该干的事儿都没干,后宫却先扩充了起来吗?

最后他只好无奈说道:“那就暂时……先这样吧,你若受了委屈,我就带你走。”

杨玉环听出了李谈的潜台词,忽然问道:“当初你帮朱邪狸那么多,是不是已经想到了今天?”

那样就算李谈逃出去,也总有地方去,而如今的沙陀族……已经渐渐恢复了生机。

虽然彻底壮大还需要时间,但朱邪狸从安禄山手上带走的士兵很好的解决了青壮不够的问题。

李谈听后微微一愣,继而摇了摇头说道:“没有,我当时对朱邪狸多少有一些愧疚,虽然这件事情不是我做的,但……我是大唐的亲王,与大唐本身就是荣辱与共的。”

杨玉环点点头,而后说道:“行了,别想那些有的没的,我尽量让李亨改变主意放你回凉州,只不过……兵权恐怕有点难,这个东西他未必肯放。”

李谈冷笑道:“他就没掌握过,谈何放不放?”

除了李谈手上的节度使之位让他多少收回了一点兵权,现在其他地方的兵权不还在别人手上吗?

哦,对,还有江南四道,可问题是这才多少?

剩下的那些人不是好说话的李谈,也不是听了属下谗言就一时冲动的李璘,他们会小心的跟李亨周旋。

反正是不可能将兵权交给李亨的。

杨玉环没有接话,这种事情她自然是不如李谈了解的多。

是以她转移话题说道:“对了,我出家之后,虽然是带发修行,但那些珠宝首饰还是不能带的了,你看着或赏人或处理了吧。”

李谈摇头:“不了,我帮你留着,将来你总会有机会重新插戴的。”

杨玉环一昂头说道:“什么意思?将来你还要让我戴这些过时的首饰?”

李谈:……

他还真没注意这一点,在配饰什么的上面他从来没有关心过,反正清空总能打点好,他穿的衣服带的首饰从来没有出过任何问题。

结果就忘了还有流行这码事儿了。

他哭笑不得地说道:“那也留着,等你能戴了,我找匠人将那些融了重新打。”

杨玉环问道:“金银饰品可以,翡翠宝石你要怎么融?”

李谈:……

真亏了他不喜欢女人啊,女人怎么这么麻烦?

杨玉环将自己的东西都安排好之后,就将李谈轰了出去。

李谈站在她的院落门口忽然叹了口气,转头就将清空找来说道:“去找裁缝和匠人过来,给阿娘定制打造道袍和金冠。”

女冠所穿戴的那些东西李谈是知道的,他也曾经见到过,都灰扑扑的,再好的颜色也要减两分。

既然杨玉环有这个心,李谈拦不住那就只能尽全力帮忙了。

在不出格的基础上尽量将那些东西做的精美一些,让杨玉环穿上更好看一点就行了。

杨玉环对他这个安排倒是欣然接受,甚至还跟匠人裁缝讨论了半天要怎么弄。

最后的成果也不错,道袍是掐腰的,很能体现出杨玉环的身材。

杨玉环的身材其实并不算胖,或者应该说是丰腴。

最绝的是别人胖都是整体胖,但是杨玉环不是,她是该胖的地方胖,该瘦的地方瘦。

除了改了一下道袍款式之外,还有道袍上的刺绣也十分精美。

还有打造的那些金冠玉冠,每一顶都带着道教的特征,但是每一顶都精美绝伦。

杨玉环穿上这一身之后,整个人的气质变得十分复杂,她本人是美艳的,而这一身道家衣服却又做的仙气缥缈。

这两种矛盾并不冲突,在她身上很好的融合起来,看上去越发显得气质多变,又带了一丝神秘。

李谈不喜欢女人,但还是会欣赏的。

就冲着杨玉环这一身装扮,李谈就知道李亨肯定是逃不出杨玉环的手掌心的。

李亨给杨玉环选择的是皇家的一座道观,距离大明宫很近。

他倒也大方,直接将那座道观给了杨玉环。

李谈在听说道观一切都由杨玉环做主的时候,他觉得杨玉环该是开心的。

也的确如此,从小到大,杨玉环所在的地方从来就不存在让她当家做主。

小时候她哪怕算不上寄人篱下,也要考虑大伯一家,长大了入了宫就更是事事以李隆基为先,总要先考虑李隆基的喜怒才行。

如今虽然这座道观还是在李亨的监视之下的,但终于算是有了她自己的地盘了。

到此为止,杨玉环对未来的生活还是抱有一些期望的。

她去道观的时候都还是李谈亲自送了过去。

只是没想到,李亨居然早早到了那里,站在大殿之上等着。

李谈总觉得在他见到一身道袍,打扮的精致地杨玉环的时候,那双眼睛就冒出了贼光。

可能是碍于李谈在旁边,李亨终究是没有化身禽·兽,他装模作样的对杨贵妃说道:“阿爹身体抱恙,劳烦娘子为阿爹祈福了。”

李谈眉头跳了跳,他知道此时此刻他应该退出去。

然而也不知道为什么,自从这次李亨回长安之后,李谈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给他添堵。

李亨心里烦的不行,但还是只能先行回宫。

李谈看着他的背影皱眉说道:“你一个人留在这里,我不放心,给你留一些打手吧。”

杨玉环摆手说道:“行了,你手上才多少人,留着自己用吧,这个地方啊,你那个打手能拦得住的,他们不敢来,敢来的人,你那些打手也搞不定。”

李谈:……

这还真是,李亨敢来,然而李谈的人敢拦吗?

至于其他人,就算不怕李亨,也要怕一怕李谈的。

能够经过大乱留存下来的官员,已经没有蠢的了。

他们不会以为李谈现在天天安静呆在家里,他就真的什么都不行了。

如果真的把他惹毛了,再掀一次桌子,那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

所以想要打杨玉环的主意,除了要顶着李亨暴怒的风险,还要顶着李谈暴怒的风险。

当然现在在所有人眼里,只有李谈会暴怒,但就这一个,也足以震慑他们了。

李谈见杨玉环安顿下来之后,这才回到了王府。

说实话事情发展到如今,他都不知道接下来会是一个什么情况。

他是真的没想到在这种内外交困自己地位不稳的时候,李亨还有闲心觊觎庶母。

难不成他还想效仿唐高宗吗?

可是唐高宗是什么人?在李世民和武则天两个人的光环之下,他看上去似乎特别懦弱,特别没本事。

然而大唐在他手里的时候,版图是最大的。

这样一个人,真不是李亨能比的啊。

李谈满肚子的槽没办法都只能写信跟朱邪狸吐一吐,毕竟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他也不能到处大肆宣扬。

更何况就算他说了,也可能有人不信,大概只能等到李亨将杨玉环从道观之中接出来的那天,大家才会恍然大悟吧。

李谈刚给朱邪狸写完信发出去,转头就被李亨喊进了皇宫。

李谈本来还有些惊讶,难不成他跟朱邪狸来往的事情让李亨知道了?

不过就算知道了也没什么,在收复洛阳这件事情上朱邪狸是立下汗马功劳的,哪怕这些人不相信朱邪狸是去卧底的,那……浪子回头什么的总是没问题了吧?

结果李亨在看了他半天之后才憋出一句:“道观所处之地略为偏僻,三十一郎要小心奉养太真道长啊。”

李谈:……

大老远把他从宫外喊过来就是为了说这个?

或许是李谈愕然的目光太明显,李亨越发显得不自在,但他还是开口说道:“若有需求,可从我的内库走。”

李谈又愣了一下,这才明白,李亨的意思就是想要养着杨玉环,给她送吃的穿的,都要最好的。

但是他又不敢自己送,怕被朝臣发现异样,所以打算借着李谈的手送给杨玉环。

李谈原本也不打算亏待杨玉环,只不过……圣人,您是不是忘了您还是负债状态?

李亨被李谈怨念的目光盯得有些不自在,忍不住动了动愈渐肥胖的身体,尴尬问道:“三十一郎可是有异议?”

李亨说这句话原本是想要警告李谈,无论有什么想法都压下去不能诉之于口,但是他的表情和动作硬生生的让这句应该算得上是威胁的话变成了询问。

李谈无语半晌才说道:“您是不打算还钱了吗?”

李亨:?????

眼看着李亨一脸茫然,李谈一昂头说道:“太子殿下没有把账簿给你吗?”

李亨这才想起来,他还欠着李谈不少钱。

当然严格说来并不是他欠的,而是朝廷欠的。

但是这个天下现在都是他的,可不也就算是他欠的了。

李亨本来想说户部那边已经在核算,你别着急,会给你的。

但是一见到李谈那张阎王脸,便无奈说道:“好好好,还你还你。”

李谈听后沉默了一下,知道李亨大概是真的继承了李隆基的所有财产,否则他欠的那些钱可不是这么么容易就能还清的。

李谈也不过就是转移一下话题,不想跟他讨论这么尴尬的事情。

这种替皇帝养情人的感觉太奇怪了,尤其是当那个情人身份复杂,跟他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的时候。

李谈要完了帐心情还不错,反正不管到不到手,至少李亨是答应要还了。

要是李亨还拖的话,他也不介意私下见一次就催一次。

看李亨还敢不敢召见他。

他现在是真的不想见到李亨,真怕什么时候忍不住跟李亨正面刚起来,是以他如今每次在单独去见李亨之前,都要先念一遍清心普善咒,让自己保持心态平和,不能冲动,朱邪狸还在素麻城等着他呢。

李谈是带着李亨的手谕出来的,那上面盖着皇帝的章,他只要用这个手谕去内库拿钱就行了。

李谈看着这道手谕,想了想便让清空去内库拿钱,然后他转头就去了东宫。

东宫之内,李俶正在累死累活的干活。

他爹虽然想亲政,但之前接触的政务还不如他多,尤其是长安这方面的,所以只能一点点交接,在李亨彻底将权利掌握在手中之前,李俶都要替他干活。

李谈在知道李俶做的事情之后,皱眉说道:“你小心点。”

李俶自然知道他提醒的是什么,他也知道自己如今的权利,或者说是在朝中的影响力已经威胁到了李亨。

现在李亨想要快速将朝政握在手中,并且李俶在长安的名声太好,所以他不会动手。

当然也可能李亨觉得儿子能干是好事儿,不过这个可能性……李谈总觉得太低。

李俶百忙之中抽出空来见他一面苦笑说道:“我也知道,但……总不能不管吧?”

李谈无奈,怎么不能不管呢?就算他不管长安一时半会也乱不了套。

只不过长安这个地方,李俶已经倾注了太多的心血,他大概是不愿意看到长安有一点不好的,所以放不下。

这种事情他也没法劝,只好将李亨的事情低声说了一遍,而后说道:“你自己小心些,圣人如今已经有了昏君的潜质了。”

李俶已经处在一种石化状态,他真的是没想到李亨居然打得这个主意。

李谈见他保持惊愕状态半天都没动静,忍不住挥了挥手说道:“哎哎?不至于吧?这就吓到了?”

李俶回过神来,苦笑着说道:“这……这也太……”

李谈说道:“反正你心里有谱就行,阿娘那边我能保证她不会拖你后腿,不仅不拖后腿还会帮你一把。但是……这世间总是不缺美人的,你小心行事吧。”

李俶面色严肃地点了点头,然后问道:“三十一郎最近在做什么?”

李谈笑着说道:“我?我在休息啊,我可比你要幸福多了,至少现在想干什么干什么。”

李俶认真观察他,发现他真的没有任何不满的意思,甚至还隐隐带着些许如释重负的感觉。

热门小说大唐总校长[穿书],本站提供大唐总校长[穿书]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大唐总校长[穿书]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158章 下一章:第160章
热门: 踏月问青山 琉璃美人煞 善良的死神 无尽神域 我抢了灭霸的无限手套 宠魅 斗破苍穹之大主宰 疯狂建村令 原始战记 逆天邪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