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上一章:第153章 下一章:第155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安禄山目眦欲裂问道:“什么?”

他大踏步走下去, 抓起传令兵的影子, 脸上的表情十分的阴森可怖:“你说什么?”

传令兵被吓的两股战战, 已经说不出话来。

此时周围的大臣们也都反应过来,他们心里也都有些埋怨安禄山,当初他们都不太信任朱邪狸,结果安禄山一意孤行, 他们争取了半天也只是让安禄山将朱邪狸扔到了后方去跟契丹和奚部死磕。

当然更多的是这些人不想让朱邪狸过来抢功。

之前李谈还没有出手的时候,他们跟大唐打只要出手就是军功。

毕竟那个时候大唐已经被打的没有了心气, 能够组织起抵抗的人并不是很多, 大部分地区都是一盘散沙, 那时候只要能捞到一个差事那就是军功,自己人都分不过来, 哪里还肯分给别人。

结果没想到朱邪狸是真的有本事, 而李谈也是真的有本事, 他们这些人功劳容易到手的时候抢的比谁都快,现在发现对面是个难啃的硬骨头,就都开始退缩了。

而不会退缩的那些都已经被安禄山杀了, 所以安禄山只能将朱邪狸调回来。

这一次反对的声音小了许多, 然而谁都没想到这位一直被他们打压的没有任何背景, 只靠自己拼搏努力混上了王位的少年, 居然还特么是个卧底啊!

整个大燕朝廷上下大概都是一副日了狗的心情,然而此时他们已经没有功夫去报复朱邪狸。

安禄山此时已经因为愤怒而失去理智直接喊道:“来人!通缉朱邪狸!死活不论!”

丞相顿时拉着他说道:“圣人,圣人……君子报仇三年不晚,如今洛阳是守不住了, 还是先迁都吧。”

安禄山目光一凛说道:“走?不!不过两个黄口小儿,他们也值得我避战?谁都不许走!”

大臣们一听这怎么行?你不走就不走了,如果愿意殉城的话,将来在史书上还给你记一笔,但你不让大家走这就不太好了。

不过大家还是先看向丞相,丞相继续苦口婆心说道:“圣人,如今不仅仅是他们两个的问题北城门已破,洛阳的百姓也有许多跑出来帮着他们,如今天时地利人和都不在我们这边,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圣人……走吧!”

安禄山一挥手还想说什么,丞相已经失去了耐心,直接对着侍卫说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搀扶圣人离开?”

侍卫们互相看了看,觉得再不走大概真的要死在这里,是以真的上来用出吃奶的力气抬起了安禄山,然后慌忙逃跑。

而此时朱邪狸也正带着人骑着黄龙飞速往洛阳皇宫跑。

他知道到了这种时候,就算安禄山不跑,其他人也会劝说他跑的。

当初李隆基是真的一开始就想自己跑吗?

没有,他说御驾亲征的时候是真心的,但是架不住还有个杨国忠在旁边煽风点火。

李隆基信任杨国忠所以他跑了,安禄山对丞相也很信任,但还没到那个程度。

不过这些人可比当初的杨国忠还要厉害,他们要是合起伙来,就算安禄山也未必完全控制得住,毕竟如今的安禄山已经不是当初那个骁勇善战的将领了。

朱邪狸为了防止安禄山逃跑,直接将手下的兵分散开来,让他们去堵堵人,反正就算安禄山真的跑了,也跑不出洛阳城!

朱邪狸到了洛阳皇宫的时候,发现整个皇宫已经开始燃起熊熊大火——大燕丞相知道洛阳皇宫的天堂明堂对于大唐来说多么重要,所以他想给李谈出个难题——你是先救皇宫还是先抓人?

这一把火他们不过是想要阻拦一下李谈而已。

朱邪狸停在城门口,身旁的副将问道:“殿下,救火吗?”

朱邪狸抬头看了看,而后冷冷说道:“救不了了,走,去找人!”

说完这句话朱邪狸心里也觉得很可惜,天堂明堂真的是很恢弘的建筑,然而它们全部都是木质结构,一旦起火基本上就是付之一炬的节奏,想要救火需要非常大的人力物力。

可现在洛阳根本不存在这样的条件,就算李谈过来也不可能救得了火。

朱邪狸一口气将所有城门都跑了一个遍,顺便还将这几个城门打了下来。

倒也不是他多么厉害,而是这几个城门已经得到了圣人出逃的消息,就如同当年李隆基逃跑的消息被散开的情景一样,这些人也没有了抵抗的心气。

毕竟逃跑的不仅仅是安禄山一个,整个朝廷都跑了,而在这个过程中,之后皇帝的亲军跟着一起跑了,他们这些人不过就是留下来阻拦唐军的炮灰。

有的人对大燕的忠诚让他甘愿当个炮灰,所以依旧再坚持。

可更多的人是失望和绝望,能够被调来守卫洛阳,他们曾经也都是大燕朝堂上的佼佼者,如今却只能当个炮灰。

这个时候李谈在派人喊缴械不杀,那些本来就没有了抵抗之心的人一想,反正也是输,死于沙场对于将士来说或许是最好的归宿,但能活着谁想死呢?

所以有人直接就投降了,其中有很多是官职不算低的将领,他们想的很明白,投降之后想要得到大唐重用是不太可能的,最好的结局就是被放出去做个普通百姓。

不过如果能这样他们也很满意,毕竟征战多年,他们也是真的累了。

李谈并没有第一时间入城,他担心跟朱邪狸走散,所以就在原地等着他,结果等了半天也没等到对方,不由得心中疑惑。

就在他思索要不要派人进城去找一找的时候,巴坤过来说道:“大王,我家大……城主去追安禄山了。”

李谈一听瞬间就明白了,他也知道朱邪狸对于手刃安禄山的执着,便问道:“他还说什么了吗?”

巴坤说道:“他说不要救火。”

李谈愣了一下,他刚刚也得知了洛阳皇宫被烧的消息,那一瞬间他脑子里的第一个想法也的确是救火,毕竟他还没有真正见过天堂和明堂,若是被一把火烧了那多可惜?

然而朱邪狸告诉他不要救火。

在最初的错愕之后,李谈也明白了朱邪狸的意思,现在救火除了搭上人命之外,并没有任何作用。

李谈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对巴坤温言说道:“先去休息一下吧,等结束了你再去找印星。”

巴坤也没反对,毕竟现在兵荒马乱的,他就算想要去找朱邪狸也找不到。

虽然安禄山跑了,大燕的重臣也都跑了,整个洛阳没有了指挥的人,然而这一场仗依旧到了天蒙蒙亮的时候才彻底平息。

投降的被看管起来了,没投降的要么被俘虏要么殉城。

陈冲过来报告的时候说道:“大王,可以进城了。”

李谈坐在那里没动,只是问道:“城中百姓可有伤亡?”

陈冲顿了顿说道:“有,有一些百姓自发反抗,被反贼杀害了。”

李谈在听到那个有字的时候,就皱起了眉头,然后就听到自发反抗这四个字,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最后只好说道:“先……记录下来吧。”

在得知所有城内所有的叛军都清理的差不多之后,李谈就直接骑着照夜白龙进城了。

李谈进城的时候许多百姓夹道欢呼,他看着那一张张激动的脸,他觉得自己也应该激动一下。

毕竟当初从凉州出来的时候,李谈当时的底线就是守住长安,再进一步就是收复洛阳。

现在真的收复洛阳了,他觉得自己也的确是完成了一个心愿,整个人都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但……却没那么激动。

等他站在被烧毁的皇宫前的时候,他就知道为什么自己不激动了。

大火烧了一夜,别的地方都有人救火,只有天堂和明堂,火势太大,根本没办法救,一直到了后来烧的差不多火势慢慢减小到了大家觉得不危险的地步,这才将它们扑灭。

然而这个时候天堂和明天已经没剩下什么了。

看到被烧的只剩下框架的天堂和明堂,李谈就想起的当初的琅嬛书院。

过去这么久了,一想起书院他虽然不至于还有锥心之痛的感觉,却也高兴不起来。

不过打了胜仗,还是收复了洛阳,李谈就算装也要装出开心的样子,要不然下面人看了只怕也要跟着忐忑。

他转头看着陈冲说道:“皇宫先不要管了,反正一时半会也没人会住进去。”

陈冲听后立刻说道:“大王,您的府邸还没收拾好。”

李谈在洛阳自然是有府邸的,不过他从来没有过来住过而已。

安禄山占领洛阳之后,那座府邸自然也就归了安禄山,也不知道他把那里赐给了谁。

就在李谈想要询问的时候,一旁的巴坤说道:“大王可以直接过去居住,之前安贼将您的王府赐给了城主。”

李谈听后不由得挑了挑眉:“居然这么巧?”

巴坤笑了笑说道:“也算不上巧,毕竟伪燕到现在也没有几位王,除了安禄山的儿子,就是城主了。”

李谈自然也是知道这个情况的,他也有些奇怪:“那么多有功于他的人他居然都没有封赏,反而给朱邪狸封了王,也是……”

巴坤犹豫了一下才小声说道:“之前听闻是安禄山有意收城主当义子。”

李谈了然,如果是皇帝的义子还有大功的话,封郡王也不是什么出格的事情。

至少这件事情李隆基就做了。

李谈转道去了王府,进去之后发现这间王府居然被朱邪狸大改过,改成了跟凉州那座王府差不多的样子。

不过还是比那座王府看上去更加奢华一些,然后就是还有一些朱邪狸自己喜欢的东西也加了进去。

李谈乍一进来感觉仿佛回到了凉州,不过等他再转一转之后,就觉得这个地方就好像是他跟朱邪狸一起住了很久的样子。

处处有他的痕迹,也处处都有朱邪狸的痕迹。

如果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家的话,可能就是这个样子了。

李谈一时之间有些恍惚,不过留给他一个人感慨的时间并不多,洛阳刚刚打下来有无数的事情等着他去解决。

他稍微休息了一下之后,就开始梳理整个洛阳城,争取让洛阳城早一点回归正轨。

然而等他在书房坐下来之后,他才发现想要让洛阳回归正轨,短时间内恐怕达不到——因为如今的洛阳比他刚接手时候的长安还要糟糕许多。

当时长安方面至少还有纪合、邹世等人撑着,然而现在的洛阳……一个能用的人都没有!

安禄山当初占领洛阳的时候,凡是不合作的都杀了,剩下的都是合作的,现在那些人基本上都跟着安禄山跑了。

哦,一些官职比较低的没有资格跟着安禄山跑,他们倒是留了下来,然而就算他们能干活,李谈也不敢用他们!

没办法他只好写了一封信给长安送过去,让他们赶紧派些人过来。

只是信送出去之后,他依旧有些担心,洛阳可不比之前那些小城,这里到底还是有象征意义的。

在安禄山手里的时候,这里就是大燕的京城,而回到大唐它也是陪都,所以在官员方面肯定不能全派新手,不全派新手的话长安的人又有些不够用。

一时之间李谈觉得自己头都要大了,他想了想,顺便还给蜀中发了一份捷报。

当然他也并不是真的要跟那些人分享喜悦,他只是想要告诉李亨:洛阳都打下来了,长安安稳的很,你还不回来吗?

如果李亨这都不会来,那李谈也是服气了,他大概会选择让李亨先派些人过来,否则他一个人怎么可能支撑这么久?

两份捷报发出去之后,李谈将洛阳的事情简单的处理了一下,尽量让这个城市以最低的限度去运转,百姓生活所需都按照原来的运作,反正就算要收拾清理也要等人来了之后才行。

将这些事情处理完之后,李谈一抬头才发现天都快黑了。

不过这不是重点,他的重点在于:朱邪狸这是去哪儿了?怎么还没回来?

他原本以为朱邪狸在开了北城门之后就冲出去要找安禄山报仇,以他的速度肯定能够追上安禄山。

只不过如今看来……似乎不是这个样子?安禄山这么能跑的吗?

想到这里他回想了一下安禄山的体型,觉得自己肯定是累傻了,朱邪狸怎么可能追不上安禄山?

就在李谈思索要不要等朱邪狸回来一起用膳的时候,朱邪狸真的就回来了。

只不过李谈发现他脸上的表情十分冷硬,看上去很不高兴的样子。

当然这个表情在看到李谈的那一刹那柔和了不少,看上去跟平常没什么区别。

可这才是最大的问题,朱邪狸如果杀了安禄山也算是给父亲族人报了仇,他应该是开心的,不提庆祝至少也要先去给母亲族人写封信,告诉他们这个喜讯。

如今这个样子……看上去真的不对劲啊。

李谈忍不住问道:“你不开心?怎么了?”

朱邪狸也没隐瞒,咬牙切齿说道:“安禄山跑了!”

李谈愕然:“跑了?怎么可能?你当时不是将剩下三个城门都封锁了?”

朱邪狸把巴坤派回来就是告诉李谈这件事情的,目的就是让李谈不用着急往这三个地方派人。

毕竟他的人跟唐军都不熟悉,有些甚至之前还是敌人,这黑灯瞎火的打个照面万一误以为是敌军打起来怎么办?

就算不会打死人,有什么损伤也是麻烦事情。

李谈听懂了朱邪狸的意思就真的没往这几个城门派人,一直到现在。

朱邪狸坐下来说道:“应该是皇宫之中有什么密道,否则不可能人影都没看到。”

朱邪狸跟李谈想的差不多,安禄山那个身材实在是太明显了,就算他换装想要装成其他人估计也做不到,毕竟普通人里能养出他这个体型的实在是太少。

而朱邪狸之前就吩咐了,看到这种体型特殊的,尤其是十分肥胖的,靠近城门就要好好检查,普通百姓就恐吓一下赶回去。

结果没想到居然还真的让安禄山跑了。

朱邪狸想了半天,都觉得他在四个城门的防守上面已经做到了几乎没有漏洞,就算有漏洞也不是逃跑的伪燕君臣能够利用的。

然而这些人就仿佛是人间蒸发一样,这样一想肯定是在什么地方有密道能够直接通向城外。

不过对此,李谈还是比较茫然的,他对洛阳是真的一点都不了解。

他想了想说道:“如今宫中的大火已经扑灭了,之前我没着急让人去收拾,因为觉得短时间之内没有人需要住进去,现在看来……我还是让人进去清理一下顺便找一找能够逃跑的密道吧,他们逃跑的匆忙,不可能将密道还能掩盖的毫无破绽。”

朱邪狸摇了摇头说道:“那又如何?人已经跑了。”

李谈见到他难得垂头丧气的样子,不由得握住他的手说道:“不用担心,他如今最多也就是从洛阳跑到范阳,在洛阳他能跑,等我们打到范阳,看他还怎么跑?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不必非要急于一时。”

朱邪狸当然知道这个道理,但是距离手刃仇人只差一步,结果就这一步之差,他没有追上安禄山,就放过了那人。

李谈一边安慰朱邪狸一边让人摆膳,忙了一天一夜,或者说为了收复洛阳,大家忙的不只是一天一夜,如今总算是告一段落,别的不说先喂饱肚子,然后好好休息一下再说。

朱邪狸吃饭之前情绪依旧不怎么高昂,不过吃过饭之后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血糖回升,他看起来像是缓过来一些。

就在李谈放心的时候,忽然听到朱邪狸说道:“我带兵去追安禄山,不能把他就这么放走。”

李谈:……

他无奈说道:“你先留下休息一段时间再说啊,安禄山跑不掉的,就算能跑还能去哪里呢?他跟契丹和奚部交恶,能回的也就是范阳,再然后就是一个渤海国。”

朱邪狸却说道:“范阳是他的发迹之地,那里的人是真的把他当圣人,也把自己当大燕子民,根本不认大唐,一旦他回到范阳那就是纵虎归山,就算能够拦住他不让他对洛阳和长安有威胁,但想要除掉他怕也不是容易的事情。”

李谈知道他说的对,但还是说道:“这近一年来,你恐怕都没有睡过一个踏实觉,那些事情你不要想太多,总能解决的,留在这里好好休息一下吧。”

朱邪狸转头看着他忽然说道:“我不打算留在大唐。”

李谈愣了一下,这才明白他的意思大概就是不想在朝廷任职了,就算朝廷虚封的那些也不要。

他早就知道朱邪狸会这么选,便说道:“我知道,所以这次都没把你的功劳写上去,哎,要是写上去的话,王位不好说,起码爵位是跑不了的。”

朱邪狸笑道:“安禄山还已经封了我为朔方王呢。”

李谈一听也笑了,便问道:“那你的意思是……”

朱邪狸用力握了握他的手说道:“既然不用给我算军功,那我也最好不要留在这里,若是被有心人看到,只怕又是麻烦。”

李谈听后哼了一声,扬起下巴说道:“现在洛阳城的确还有点乱,但还算在我的掌控之下,我倒要看看谁活的不耐烦了,敢乱传话。”

朱邪狸看到他这傲娇的小模样心里喜欢的紧,忍不住凑过去亲了一口说道:“我当然知道阿恬的厉害,但我还是不想给你添麻烦,我去追安禄山,杀了他之后我就回素麻城,在那里等你。”

李谈听后挑眉:“你回素麻城?我这可一时半会都抽不出身来,而且太……圣人如果真的带着朝廷回到长安,短时间内我也未必能够回到凉州。”

朱邪狸低头亲了亲他的手背说道:“我可以等你,多久我都等,反正你早晚都要回去的。”

李谈听后有些无奈的笑了,他知道朱邪狸的意思,现在他的锋芒太盛,功劳太大,到时候恐怕要避一避风头,所以回凉州是最好的办法,留在长安说不定还会碍别人的眼。

更何况,朱邪狸在那里啊,李谈可不是拼了命都要回去。

他叹了口气说道:“还以为洛阳打下来之后咱们两个都可以歇一歇,不用分开了呢。”

朱邪狸也有些舍不得他,但是比起短暂的相聚,他更担心会给李谈带来麻烦。

毕竟他是真的当过伪燕的朔方王,若是到时候有人倒打一耙说李谈跟伪燕重臣勾结可怎么办?

不过他这个担心并没有跟李谈说,他不想让李谈脑子里都是这些烦心的事情,需要他烦的已经够多的了,如果连自己人都不能信任,那这个世界对他的恶意也太大。

当然李谈也未必不知道这件事情,或许也只是没说出口而已。

李谈最终还是没有留下朱邪狸,只能在夜幕之中目送他远去。

朱邪狸走了之后,李谈更是提不起力气,每天都眼巴巴等着朝廷的回信,他想知道李亨到底回不回来!

不过在朝廷的回信过来之前,长安先派了人过来。

李谈在看到是李白带队的时候,整个人都惊了一下:“太白先生怎么来了?”

李白说道:“舒活舒活筋骨。”

李谈:……

李白看着洛阳留下的战争的痕迹,脸上的遗憾还是很明显的,这么大的战事他没能参与的确是一种遗憾。

李谈无奈笑了笑说道:“您带来了多少人?”

李白打趣道:“这么急?”

李谈二话不说拉着他就到了自己的书房,指着书房上那一堆文书问道:“这边的都是军中事务,这边的才是洛阳大大小小的事情,你说我能不急吗?”

热门小说大唐总校长[穿书],本站提供大唐总校长[穿书]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大唐总校长[穿书]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153章 下一章:第155章
热门: 儒雅随和的我不是魔头 ABO虚假婚姻关系 神武战王 绝世武魂 一念永恒 五行天 绝世丹神 诸天神帝 是神 纨绔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