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

上一章:第152章 下一章:第154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所有人都慌了一下, 安禄山的贴身近侍李猪儿更是喊道:“什么人?来人啊, 有刺客!”

安禄山大概是眼睛不好用, 所以耳朵变的灵敏了一些, 也或许是因为他对这个声音印象深刻, 所以在李猪儿大呼小叫的时候, 他依旧好很冷静地问道:“李谈?”

李谈轻笑一声:“居然还能认出我来啊,真是让人感动,只不过……好歹也算是故人见面,你这如临大敌的样子可真是让人寒心啊。”

在李谈说到一半的时候, 安禄山就抬头往上看,果不其然看到了负手站在房梁上的李谈。

虽然大殿之中灯火通明,但因为安禄山视力受损的原因,他只看到一个模糊的轮廓, 而此时那个轮廓不知道为何异常高大。

就在安禄山抬头的时候, 外面的侍卫已经全部都冲了进来,结果这些侍卫都是按着刀枪的,没有一个拿着弓箭, 所以看着站在房梁上的李谈一时之间居然还有点束手无策——毕竟天堂的每一层的房顶都很高,不是他们那些□□能够碰得到的。

侍卫们一时之间有些不知所措, 只能先将安禄山围起来, 然后等待下一步的命令。

安禄山眯着眼睛说道:“你居然敢来?”

李谈笑了笑说道:“龙潭虎穴我都去过, 这里有何不敢来?”

安禄山一挥手让侍卫们散开,然后坐回他的御座问道:“你来为何?”

李谈说道:“你不是想要问怎么才肯将安庆恩换回来吗?我就是来给你答案的啊。”

安禄山一脸冷漠说道:“哦,那你把他杀了吧。”

李谈听后也不觉得奇怪, 安禄山宠爱幼子那是在不触及底线的情况下,当威胁到他的生命的时候,他肯定会毫不犹豫就放弃安庆恩。

安禄山仰头看了半天觉得有些累了,便说道:“你站着不累?”

累啊,怎么不累,但是自己选择的装X方式,累死也要撑下去啊!

所以李谈嘴角带笑说道:“还行,上面挺宽敞的,哎,我说你没上来过吧?”

众人:……

这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吗?就安禄山那个身材,早多少年就变成桶状了,他现在连走路走多了都吃力,还上房?

所有人都以为安禄山会暴怒,结果没想到安禄山依旧很冷静,转头对人说道:“吩咐膳房准备点酒菜,我要招待故人。”

李猪儿愣了一下,在安禄山面色不虞地看过来的时候,连忙答道:“是。”

李谈听了之后笑道:“这才像样嘛。”

然后他居然就这么跳了下去,并且落地极稳毫发无伤!

安禄山面皮略微抖动了一下,此时他吩咐下去的酒菜也都被陆续端上来,他便让人将李谈的食案特地设在他对面。

但是因为皇宫特殊地形的缘故,安禄山的位置是比李谈高的,所以这就造成了一种安禄山是君,李谈是臣的效果。

安禄山冷笑说道:“宁王殿下,请。”

李谈看了看食案说道:“要不……我还是回房顶吃吧,我觉得那里挺好的。”

安禄山:……

李谈见他表情不虞,微微一笑十分潇洒的就坐下了,在地形上做文章是最下等的手段,反正他在气势上是不可能输给安禄山的。

而安禄山也的确很感慨,在他印象之中,李谈还是当初那个看上去有些文弱的孩子,没想到几年过去,他已经有了跟自己平起平坐的资格。

跟在李谈身边的人或许察觉不出他的变化,但安禄山却看得出,李谈变的很多。

首先是早年身上一直都带着一些的优柔寡断之感已经几乎消失不见,那双眼睛虽然依旧温润,却多了杀伐之气。

而且他比起之前似乎更加自信从容了一些,哪怕身陷敌营也没有任何拘谨。

当然想想李谈是自己主动过来的,如果没有万全把握,他肯定不会冒这个险,这样他的从容也就有了解释。

安禄山用他那双已经不怎么好用的眼睛在打量李谈,想要分析一下现在的李谈到底是什么情况。

而李谈却恍若不知,抬起筷子尝了两口菜之后又放下,然后一脸嫌弃地说道:“你这儿的厨子不行啊,烹饪手法也太粗糙了。”

李猪儿听后身体抖了抖,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安禄山,生怕安禄山来一句:砍了。

毕竟现在但凡安禄山有哪里不满意,那都是灭顶之灾。

如果他不满意的程度轻,那或许就是被揍一顿的事情。

而相应的如果这事儿让他十分生气那后果就很可怕了。

如今李谈公开说厨子不行,不管他是真的这么认为还是故意,都相当于打了安禄山的脸,安禄山愤怒也很正常。

不过,今晚的安禄山却十分反常,他听后似乎一点也不生气,只是说道:“自然是比不上长安的,不过无妨,很快我就可以去亲自品尝了。”

李猪儿听后又看了看李谈,结果发现这位居然开始饮酒。

他越看越是不太明白,安禄山虽然说是要宴请故人,但是之前进来护驾的侍卫根本没有出去,现在直接将安禄山和李谈两个人团团围住,那架势似乎就在等安禄山一声令下,他们手中的刀剑就会冲着李谈招呼过去。

就在这种情况下,这位宁王殿下居然还能一脸轻松的吃菜喝酒,这人……吃熊心豹子胆长大的吗?

安禄山说完这句话之后没有得到任何回应,便又说了一句:“怎么?宁王殿下可是害怕了?”

李谈依旧是含笑看着他,那笑容满含深意,却让人看不明白。

就在安禄山想要追问的时候,忽然听到殿外有传令兵喊道:“报,启禀圣人,唐军……唐军来了,正在攻打西城门!”

李谈放下手中的酒杯,加深了脸上的微笑:“你能不能吃到长安御厨做的菜我不知道,但我已经吃到你的厨子做的菜了。”

安禄山听后微微一愣,继而面色铁青地看着他说道:“你以为你能打下洛阳?”

李谈放下酒杯说道:“不试试怎么知道呢?好了,我就是过来看看你,看你过的不太好就放心了。”

安禄山嗤笑一声:“我身为大燕皇帝,总比你过得好。”

“但你快病死了啊。”李谈一脸认真地看着他:“钱是买不来青春和健康的。”

安禄山听后那双眼睛都快喷火了,李谈略有些遗憾,难得想要灌一次鸡汤,看来对方似乎并不太感兴趣。

他忽然起身,旁边那些侍卫顿时拔出了腰间的佩刀,做出了战斗准备姿势,就等着安禄山一声令下,他们就会将李谈抓起来,抓不到就会直接处死。

然而李谈仿佛无视他们一样,转身往门外走,在走到拦路的侍卫面前的时候,看着那个紧张的手都在抖,恨不得快要握不住手中的刀的小侍卫,笑了笑说道:“还是别难为他们了吧?给你当侍卫也怪不容易的。”

安禄山面色阴沉,但还是挥手让侍卫让开。

所有人心里都十分奇怪,这是多么好的机会啊,能够直接将宁王留在这里。

谁都知道现在大唐对安禄山最有威胁力的就是宁王,怎么放了他不就是纵虎归山?

如果今天角色对调,肯定会有很多人劝说李谈。

只是到了安禄山这里,众人虽然都很奇怪,却没人敢有任何疑问。

敢质问安禄山的如今不是在牢里就是已经在牢里去世,那还都是曾经立下过汗马功劳的功臣呢。

他们这些啥都没有的,老老实实听命就得了。

就这样一群人就这么目送李谈负手慢腾腾的走出去,一直走近夜幕,然后众人只觉得眼睛一花就再也找不到他的踪影。

所有人都骇然的互相对视,一个两个都怀疑李谈到底是不是人。

好歹这里也是皇宫,不是一般人想进来就能进来的,他这来无影去无踪的本事……怎么看怎么不像凡人啊。

安禄山沉声说道:“都看够了吗?”

众人连忙跪地,胆颤心惊的等着安禄山的命令,已经有好多人做好了被罚的准备,甚至还有人思考今晚会不会也死两个。

虽然是安禄山自己将人放走的,但他不高兴了罚人需要理由吗?

这里面侍卫们还好一点,那些宦官则更是害怕的发抖。

安禄山就算发怒也是要顾及影响的,侍卫和朝臣没有充足的理由不能轻易罚,但是宦官就不一样了,宦官被打死是没有人会替他们说话的。

不过安禄山这一次倒是没发怒,只是说道:“来几个人,把御座下面的东西给我拖出去!”

李猪儿愣了一下,他之前没发现御座下面有东西啊。

这么想着,他连忙趴下看了一下御座下面,然后在御座的阴影之下,他依稀看到了一个身形巨大,有着好几条腿的生物趴在御座之下。

李猪儿当时就吓了一跳,再定睛一看,发现居然是一只巨大的蝎子。

他连忙站起来往御座后面看了一眼,发现蝎尾的毒针正好对着安禄山的脖子。

直到这个时候李猪儿才知道为什么安禄山从头到尾都没有伤害李谈的意思,甚至还放他走。

根本原因就是他的性命捏在李谈手里啊!

李猪儿立刻小声说道:“来几个人,轻一点别发出太大的声响,绕过去拽着它的尾巴把它拖出来!”

侍卫和宦官都过去了几个,然而在看到那在的烛火之下反射着乌亮光芒的蝎尾之后,一个一个都有些怯步——谁都怕死啊,这么大的蝎子,这要是被蛰一下只怕是没救了。

安禄山沉声说道:“还需要我说第二遍吗?”

众人抖了抖,抓蝎子不一定死,但不抓一定会死。

虽然两边都有危险,但得罪安禄山很可能就不是自己死,而是死全家的问题了。

所以侍卫头子立刻下了命令,让几个官职最低的过去将蝎子拖出来。

这些人虽然不想,但也不敢抗命,便只好小心翼翼的过去,准备好之后同一时间握住蝎子的尾巴把它拖了出来。

让众人放心的是那蝎子似乎因为主人的离去而变的痴痴傻傻的,被拖出来的过程中什么事情都没发生,没有挥舞尾巴蜇人,也没有转身咬他们一口。

只不过饶是这样大家也不敢放手,生怕一放手这蝎尾就不定招呼到谁身上了。

与此同时他们还用两柄□□交叉压在蝎子身上,防止蝎子乱动。

安禄山在感觉到背后的威胁解除之后,立刻站了起来。

不知是不是因为坐的时间太长,他站起来的时候还晃悠了一下。

李猪儿立刻上前扶住安禄山,结果安禄山站稳之后就一把推开了李猪儿,冷冷看着他说了句:“没用的东西!”

李猪儿抖了抖,只好跪在地上再也不敢上前,心中却是恨极。

安禄山低头看了一眼那只被拽出来的蝎子,咬牙切齿的刚想说将它碾碎,结果这蝎子就如同李谈一样,忽然就凭空消失了。

所有人再次被吓了一跳,尤其是原本那几个抓蝎子的人更是一脸梦幻地看了看自己的手。

今晚的事情实在是太邪门,所有人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安禄山心中也对李谈更加忌惮了一些,同时他也有些纳闷。

刚刚李谈是占着优势的,他想要杀自己随时都可以动手,甚至在走的时候都可以下令,为什么却放过了他?

最主要的是李谈从头到尾似乎都没有说什么,也没说来的目的。

那么他到底是做什么来的?

还能是做什么呢?大概就是李谈又想皮一下吧。

李谈此时已经不敢走大路,只能小心翼翼在房顶前进——因为被袭击,已经陷入沉睡的洛阳瞬间被惊醒,就算没有安禄山下令,士兵也都在被调往北城门。

士兵出动的声音惊扰到了百姓,许多百姓不敢出门,都悄悄从门缝中偷看。

李谈在路过某户门前的时候甚至还听到里面有孩子问道:“阿爹,发生什么事了?”

李谈顺口回答道:“唐军打过来了。”

他这句话声音不小,不仅周围在屋子里偷偷往外看的百姓们听到了,就连路上正在行军的士兵也听到了。

只不过等他们循着声音去找人的时候却没有发现任何人的身影。

李谈原本就是顺口一答,结果没想到普通百姓家都陆陆续续亮起了灯,就算不敢出门也彼此在院子里喊话。

都在讨论是不是唐军来收复洛阳了。

李谈听到他们说收复两个字,心里就有数了——安禄山霸占洛阳这么多年,依旧不得民心。

或者说这里的人还在等大唐打回来。

这些百姓没有站在安禄山那边的话,李谈压力也小了不少。

虽然这些人并不是士兵,但也是一股不可小觑的力量,如果到时候洛阳举城抵抗,那么就算是李谈也没有办法在占领洛阳的同时还不伤害百姓。

现在这样正好。

李谈放心了,所以他准备趁乱出城。

而这个时候他感受到因为距离太远蝎子直接消失了,不由得略有些感慨:安禄山的手下可真够怂的。

虽然那只蝎子比较大,但居然一直到那只蝎子因为李谈跟它距离相隔太远而消失都没动手,也是神奇。

李谈一路风驰电掣的从城墙的角落里一路上去,然后趁着城墙上正乱的时候出了城。

出城之后他站在很远的地方看了一眼战场,然后就断定,今晚大概打不下北门。

打不下就打不下,他心里也不着急,转头就回到了营地。

他回去的时候,陈冲正皱着眉头听各种战报,正如李谈判断的一样,今天这城门攻不进去。

陈冲在看到李谈的时候不由得喜上眉梢:“大王回来了,大王,如今该怎么做?”

李谈身上带着夜晚的寒气,暖和了一会之后才说道:“差不多就鸣金收兵,不要将人命浪费在这里,只要能给对方造成威胁就行了。”

陈冲听后愣了一下,有些意外:“可若是这样,恐怕入冬之前就打不下洛阳了。”

李谈却笑道:“放心,能打下来。”

陈冲不知道他哪里来的信心,但是鉴于李谈从来不会说空话,他说的一般都能应验,便也按照他说的下令。

下令停止进攻之后,陈冲没忍住自己的好奇心问道:“大王刚刚去哪里了?”

李谈轻描淡写说道:“去见了见安禄山。”

陈冲:???????

他震惊地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半晌之后他才挤出一句:“见……见到了吗?”

李谈点头:“见到了啊,要不然我不是白去了?”

陈冲……陈冲觉得自己有点乱,需要捋一捋。

所以就是李谈一时兴起跑到了洛阳皇宫,见到了安禄山,然后还全身而退?

他到底是怎么进的洛阳城啊?

不对不对,陈冲觉得自己的重点可能有点错误,进洛阳城已经不是最值得惊讶的地方,更让人惊讶的是他怎么进的皇宫?

不对还是不对,陈冲摇了摇头觉得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就是李谈到底是怎么做到在见到安禄山之后才能全身而退的?

他满肚子的疑问,最后却只问了一句:“大王去见安禄山作甚?”

问完他反应过来又补充一句:“属下只是好奇。”

万一李谈有什么机密要事,不能告诉他,他这样问出来就太没眼色了。

不过李谈听到他的问题,没有第一时间回答反而问道:“你知道安庆恩是怎么被抓回来的吗?”

陈冲犹豫了一下才说道:“是大王把他抓回来的。”

他只知道李谈半夜出去了一趟,然后就把安庆恩带了回来,至于怎么带回来的谁都不知道。

也不是没人问过,只不过李谈一个字都没说。

他们倒是没怀疑是朱邪狸帮忙,毕竟之前朱邪狸没来的时候,李谈也把安庆恩给抓了回来。

李谈说道:“原本我也想挟持安禄山的。”

陈冲听后十分激动:“那……那怎么没……”

他说到一半大脑略微冷静下来,才说道:“不过,洛阳毕竟不是偃师县能比的,大王能顺利将安庆恩带出偃师县,不一定能顺利将安禄山也带出来。”

最有可能的是连皇宫都出不去,那时候只怕李谈自己要被抓了。

李谈听了以后摇头说道:“不是这个原因,如果我愿意,他们是抓不到我的,就如同我都见到安禄山了,安禄山肯定也下令抓我,但我还是安全出来了一样。”

陈冲已经有点听糊涂了:“那……为什么?”

李谈长叹一声,忧郁说道:“因为安禄山太胖了啊。”

陈冲:??????

李谈面对他满脸疑惑的样子还点点头说道:“我带不动他,没办法。”

毕竟李谈对安禄山的印象还停留在当初,所以按照当初那个情况,他是能带动安禄山的。

结果万万没想到几年不见,安禄山已经横向发展成那样了。

虽然之前李谈抓安庆恩的时候也是让蜘蛛驮着的,但他觉得就算是蜘蛛也扛不住如今的安禄山,最后也只能遗憾的算了。

不过他倒也没白去,因为他皇宫内部的布防摸了一遍,心里大概有了数,知道哪边更加薄弱一些。

虽然今天之后皇宫内部的防卫肯定是要更加严格一些,但真正的重点还是安禄山以及他的后宫和子女。

而薄弱的地方就代表着从一开始就不重视,所以就算严格重视程度也不行。

就在李谈回忆皇宫的布防准备画下来的时候,陈冲忽然又问道:“那大王为什么没杀了他?”

李谈手一顿说道:“我还需要他下一道命令。”

陈冲虽然心中疑惑,但还是没敢再问。

毕竟李谈已经回答了,而李谈不是他的老师,并没有义务解答他每一个疑问。

实际上如果他再问的话会知道李谈等的其实只是一纸调令——把朱邪狸调回来的命令。

这也是李谈让陈冲给洛阳造成压力,但不要太用力的原因。

自己士兵的性命他还是心疼的,能不用人命填,那自然要努力争取。

安禄山只要下令让把朱邪狸调回来,他们两个就能来一个里应外合。

如今大燕朝廷最信任朱邪狸的可能就是安禄山,如果安禄山死了,很可能有些人会直接收回朱邪狸的兵权,而不是让他回来勤王。

所以李谈思来想去还是留了安禄山一命,当然跑到他面前装完X就跑,也是挺刺激的。

李谈将皇宫布防图画下来之后,交给陈冲说道:“比较好冲击的地方我都标出来了。”

陈冲一脸佩服,一时之间压力居然还有点大。

他们这边连洛阳城门都没打开,他家大王居然已经将皇宫的布防都摸透了,身为属下,真是亚历山大啊。

李谈画完就回了自己的营帐踏踏实实睡了一觉。

如果他所料不错的话,洛阳打下来之后,他跟朱邪狸大概能够暂时接受聚少离多的状态。

至于为什么说是暂时,那自然是因为打范阳还需要朱邪狸帮忙,但只在反贼全部被扑灭之前,朱邪狸最好淡出所有人的视线。

反正他也不想再接受大唐的爵位,也不想再当大唐臣子,在一切尘埃落定之前先溜自然是最好的。

当然到时候李谈会再一次确认他的心意,毕竟如果可以他还是希望朱邪狸留下的。

李谈这一觉睡醒之后,就时不时跟着队伍去攻城。

这一次他没有主动去跑去当先锋,让陈冲松了口气。

热门小说大唐总校长[穿书],本站提供大唐总校长[穿书]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大唐总校长[穿书]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152章 下一章:第154章
热门: 师尊今天也在艰难求生[穿书] 雪中悍刀行 圣王 暗黑系暧婚 古董花瓶他成精啦![娱乐圈] 天师神书 星风 天才小毒妃 逆天邪神 ABO虚假婚姻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