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

上一章:第151章 下一章:第153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李谈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沉默了一阵, 清空闭上嘴站在一边大气都不敢出。

在他看来一朝天子一朝臣,之前李隆基在位的时候给李谈的优待太多,对他也太纵容, 如今新皇登基还肯不肯给李谈这个优待就说不好了。

按照以前的惯例, 新皇登基肯定是要打压一下兄弟们。

一个是怕这些兄弟不老实谋个反什么的, 第二就是从这些兄弟手中夺来一些资源给自己儿子。

要知道大唐就这么大,其中大臣们的利益要保证,所以皇室的资源其实是在一定限度之内波动的。

刚开国的时候还好, 分封不算难, 但经历个两三代下来, 皇室这个队伍越来越庞大,皇帝要保证自己和儿子们的利益就必须“削藩”。

而李谈之前不仅封户是所有兄弟中最多的,还经常收到李隆基和杨贵妃的赏赐, 这两个人给的零花比他的俸禄还要多。

当然自从战乱以来这个收入几乎就没有了,但清空还是觉得李谈大概是不高兴的。

毕竟这么半天了他一个字都没说啊。

实际上李谈并没有不高兴, 他只是有些感慨,李隆基给李亨留下的心理阴影可太深了,居然直到现在他才发现自己的父亲已经老迈, 对朝堂的控制力大不如前。

当然也或许是李亨到最近才将大臣拉到他这边,这才有了李隆基的退位。

感慨完之后他就开始思考, 这一次他能从李亨那里讨点什么。

虽然说现在大唐算得上是四分五裂, 可新皇登基面子还是要的,大赦天下不能少,至少这个过场必须走。

而大赦天下的意义就很耐人寻味了, 李谈干过的事情不能上报的太多,凉州的新州府,朱邪狸的素麻城。

不过新州府之前已经从李隆基那边过了明路,基本上没什么问题,只有素麻城,他也想过个明路。

虽然他认为素麻城是朱邪狸的,但到底是在大唐的土地上,等安史之乱结束之后,朝廷腾出手来说不定就要搞一搞素麻城。

毕竟素麻城的位置太好,没有水源的问题也都解决了,这样一个通往中西方的咽喉要道,肯定要掌握在朝廷手中才行。

所以李谈打算将那里拿到自己手中,当然他不会告诉李亨那里有一座城池的,他只会跟他多要一点封地,如果能将真个凉州换成他的封地就好了。

只不过那样的话他的封号是不是要变成凉王了啊,这……可不太好。

在沉默的过程中,他脑子里思索的就是这件事情,至于清空担心的,他才不担心呢。

新皇登基为了显示自己的仁慈总是要找一个听话的兄弟来彰显大度,简而言之就是树立一个标杆,告诉其他兄弟只要你们老实,就能拿到更多的钱财权势。

而且这也是为了青史留名好听一些,李亨的兄弟们都不太省心,尤其是现在还有一个李璘在谋反,在这种情况下,李谈是最好树立标杆的最好人选。

他名义上是李亨的弟弟,实际上却是李亨的儿子,别管身份怎么变,在李亨那里,跟李谈做了十几年的父子也是真的。

所以只要李谈不过分,他才不会跟李谈过不去。

李谈想明白这一点,着手就开始写贺表,也亏了他本人文化水平还行,至少写个文辞华丽的贺表还是能做到的,这要是换成其他人,在没有长史的帮助下怕是要抓瞎。

李谈将贺表发出去之后,没有选择立刻动身,而是等了两天。

他在等李亨下一步的举动,在如今这种战乱的情况下,作为圣人的李亨如果还在蜀中继续避难的话,只怕天下人都会失望。

毕竟之前大家对李隆基已经很失望了,所以不自觉的就会将所有的希望寄托在太子身上。

而李亨一直以来给人的形象都很单薄,他没有什么太出色的地方,但相应的大家也没有发现他有什么极大的缺陷。

更何况对于皇帝这个职位而言,他还很年轻,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也正是雄心壮志的时候,跟李隆基的暮气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李谈等他主要是想看李亨会不会来长安,如果来长安的话,他就会多写一份奏折,将自己的计划告诉李亨,然后等李亨到了长安,甚至不用到长安,只要下一道圣旨让他去夺回洛阳,他再动身。

这样李亨的功绩上哪怕没有收复两京,也有一个收复洛阳,不会那么难看。

只不过他等了两天之后,蜀中的确传来了消息,只不过这个消息并不是李谈乐于见到的。

李亨的确没在蜀中继续躲避,他也的确带兵出来了,然而他带兵去的地方让李谈万万想不到——他居然要去江南。

这目标就是奔着永王李璘去的。

李谈听到之后简直不知道该怎么评价。

他知道以前永王李璘就是单纯的谋反,虽然谁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谋反。

而自从李亨登基以来,李璘话锋一转,就开始抨击李亨篡位,囚禁老父,然后打出来的旗号就是要将替太上皇教训这个不孝子,并且将太上皇救出来。

在面对这样的谣言的时候,李亨自然是生气的,不管李璘说的是不是真的,给谁都要生气。

可问题是哪件事情更重要你心里没数吗?永王李璘手上撑死有两万人,而李谈已经让建宁王去了,并且给了他手谕,让沿途在折冲府协助建宁王消灭反贼。

李谈的手谕在权威方面自然是比不上圣旨的,然而他这段日子以来已经有了极高的威望,所以愿意响应的人也不在少数。

更何况江南那边也不都是乱臣贼子,许多读书人都在各方奔走想要集结人马对抗反贼。

在这种情况下,根本用不着李亨御驾亲征。

或者说李璘不值得李亨御驾亲征,这不符合常理,而打破常理一定是有原因的,那么最大的原因可能就是李璘说的都是真的。

圣人这真的是被逼退位,当然这件事情说起来是不应该,但是考虑到现在大唐的情况,大家又觉得李隆基的确不适合再继续当皇帝了。

大家对这件事情的容忍度还好,但如果李亨真的囚禁了李隆基,那大家就不能容忍了。

这是不孝啊,皇帝作为天下人的表率,一言一行都应以孝为先,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情呢?

在听说李亨去江南的时候,李谈就知道不孝这顶帽子他是摘不下来了。

李谈气得不行,真是万万没想到有一天李亨也会变成猪队友。

而此时恰巧李俶的信过来,李谈原本还以为是长安除了什么事情,结果等拆开之后才知道李俶根本就是写信过来吐槽的。

吐槽的自然就是李亨,这种话他对别人没法说,甚至对妻子都没法说,思来想去也就只有一个李谈还能说一说了。

他还表示早就知道李隆基要退位,所以当时他就写信给李亨,让李亨登基之后来长安,重新办一次登基大典。

毕竟作为大唐的皇帝,京城并未落入敌手,却要在蜀中登基,这算得上是耻辱了。

李俶原本以为李亨会同意,所以已经开始着手准备登基大典,为了这个他都开始省吃俭用。

结果万万没想到李亨压根就没打算回来!

可想而知李俶对他的父亲也是十分失望的,之前已经让人开始做的登基大典的方案也暂停了,他觉得李亨这辈子大概都用不上这个了。

如果他能尽快来长安,虽然有个时间差的,但是新皇登基的消息还没有广告天下,所以还能打个时间差。

可他要御驾亲征,那就代表着是要昭告天下了。

李谈看着李俶信里那一堆堆的感叹词,估摸着如果他会用标点符号的话,可能信纸上就会变成一堆堆的感叹号了。

李谈原本也有点糟心,但看到李俶更糟心,他居然心情好了一点。

毕竟无论李亨干啥他都不用帮忙收拾烂摊子,但李俶是躲不开的。

看完信之后他就将信给烧掉了,毕竟看这样子李亨大概指望不上了,那么李俶就不能再有任何黑点。

虽然这件事情比较难,但目前来看李俶可比李亨靠谱多了。

李谈等了两天等来失望之后,就直接带着人偷偷往洛阳行进。

为了不让安禄山提前发觉,他甚至是将大军兵分三路,这样每一路都不到一万人,看上去就没那么显眼了。

李谈走的时候没有告诉朱邪狸,只不过朱邪狸派出去的斥候在发觉缑氏县那边的垃圾之类的变少了,他就知道李谈应该是偷偷走了。

同时他心里也松了口气,知道从明天开始就要进入演戏环节——跟袁哲和田神功两个人谈判,看怎么将安庆恩救出来。

而与此同时,在安庆恩第二次被抓之后,朱邪狸就将自己的奏疏送到了安禄山面前。

安禄山此时视力虽然已经有些退化,但到底还能看看奏折,只不过普通奏折他并不会亲自看。

而朱邪狸送来的加急他却提出了要看的意思,结果等他看完之后,愤怒到极点,身上各种并发症出来,差点驾鹤西去。

只不过他还是强撑着调了兵,然后给朱邪狸下旨让他将阿史那承庆抓起来送到洛阳问罪。

朱邪狸接到旨意之后直接打了阿史那承庆一个措手不及,阿史那承庆被绑起来的时候还在叫嚣着:“朱邪狸你终于是忍不住要谋反了吗?还是跟李谈打算来个里应外合?”

自从那天之后,阿史那承庆就越想越不对,当时朱邪狸和李谈之间的气氛实在是太微妙了。

阿史那承庆怎么都猜不到朱邪狸跟李谈的关系,但他的直觉告诉他这两个人应该并不像是外界所说那样反目成仇。

最多最多也就是朱邪狸见到李谈会心情复杂一点,恨是谈不上的,虽然他表现的很像是要恨李谈的样子。

所以他一直担心会不会某天朱邪狸发现自己恨不起来就叛变了?

阿史那承庆一直想要找机会跟安禄山报告一声,但最近以来安禄山的身体越来越不好,随之而来的就是脾气也越来越大,如果他没有一个确切证据,只是凭借自己的猜测就怀疑一个为大燕立下过汗马功劳的人。

安禄山只怕不会放过他。

当然这也是因为安禄山对朱邪狸太过信任,如果换成别的人,阿史那承庆可能就直接告状了。

就算没有确切证据,只要让引起安禄山的怀疑就可以,但到了朱邪狸这里就不行了。

阿史那承庆并不知道安禄山为什么会这么相信朱邪狸。

他只知道虽然现在他有了证据,但因为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所以要怎么跟安禄山说这件事情还是个问题。

然而面对他的质问,朱邪狸只是冷冷扯了扯嘴角说道:“你这些话可以对着圣人去说,哦,对了,是圣人亲自下旨让我捉拿你并且将你押送回洛阳的。”

阿史那承庆本来还在想着怎么反抗一下,听到他这句话整个人都傻了,压根不明白安禄山为什么要捉拿他?

不过他也不笨,直接想到了最大的可能性,他咬牙说道:“你跟圣人说了什么?奸臣!”

朱邪狸说道:“还需要我说什么吗?我只要将事情陈述一遍就行了,晋王殿下在你手上被人劫走了两次,你觉得你还能对圣人有所交代吗?”

阿史那承庆听了之后愣了一下,他想要狡辩说道:“可……可前两天你也在这里!”

朱邪狸冷哼一声说道:“我在这里又如何?当初是谁对我百般怀疑,不让我插手殿下的一切安防,所有的事情都是你安排的,你现在想要追究我的责任吗?”

在那一瞬间,阿史那承庆发现自己没有任何可以反驳的地方。

当时就是因为朱邪狸跟李谈之间的气氛太奇怪,所以他防备着朱邪狸,没让朱邪狸插手。

不过现在回想起来,当时面对他的防备朱邪狸似乎表现的十分无所谓,他不让朱邪狸碰,朱邪狸就真的没碰,从头到尾都没有插手,甚至连问都没问过。

阿史那承庆想到这里忽然抬头说道:“是你!你是故意的!你一定是你将安防告诉了李谈,所以殿下才会被神不知鬼不觉的带走!”

朱邪狸心说真没想到大燕朝廷上下真正能够看到本质的居然是这么一个货。

阿史那承庆的智商是真的不高,但也可能就是因为这样,所以他的直觉很准确。

估计一般人都想不到朱邪狸跟李谈会有勾结,但他就一口咬定这两个人关系不一般。

很可惜,就算阿史那承庆这么说了,也未必有人信。

朱邪狸十分有恃无恐:“这句话你到朝上去说,你看有谁会信你?就怕你倒打一耙,从头到尾我连问都没问过,军中所有的兄弟都可以为我作证,现在你跟我说是我透露出去的消息?你觉得会有人信吗?”

阿史那承庆听后也陷入了迷茫,的确,从头到尾朱邪狸一直都特别守规矩,就在分给他们的营地那边呆着,甚至连安庆恩在这边的王府都没去过。

朱邪狸压根不可能知道他给安庆恩布置的安防是什么样子的。

那么……晋王到底怎么被带走的?

阿史那承庆整个人都陷入了迷茫,但他心里还是认定朱邪狸肯定跟李谈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朱邪狸知道他为什么会迷茫,心说:你可真是太天真了,阿恬想要潜入把人带走,哪里需要安防?

就李谈的本事,就算你布置的再怎么完美,他也能神不知鬼不觉的进去。

除非直接用人将王府围起来,可就算是这样,说不定李谈还能从天上过去,根本无解。

朱邪狸让人将阿史那承庆押回洛阳,没有了阿史那承庆,剩下的军中将领他可以好好收拾一下了。

阿史那承庆的死忠自然是一起抓起来,只不过不用押回洛阳,而是直接先看管起来,具体等阿史那承庆的罪名下来再说。

然后他迅速将其他岗位都换上了自己人,同时心里还有点感谢李谈,要不是李谈将战时扫盲那套教给他,他现在还未必能这样迅速的提拔人。

因为阿史那承庆被抓,但具体罪名还没下来,所以朱邪狸十分光明正大的拖了两天没有出兵,只是不停的派人过去跟袁哲和田神功交涉,看他们怎么样才肯将安庆恩放了。

一旦军中有不同的声音,尤其是安庆恩的部下发出质疑,朱邪狸就说道:“如今我们太过被动,若是晋王没有在他们手上,我定会出兵,袁哲和田神功可不是我的对手,只是如今……不过这也是个好消息,他们没有在第一时间害了殿下性命,这就代表他们有所图谋,就看他们的要求是什么了。”

朱邪狸在做解释的时候总是会有意无意的将阿史那承庆带上,话里话外表达遗憾,觉得他如果能够布置的再完美一些就好了。

一来二去,军中就出了不同的声音,安庆恩的人甚至开始怀疑阿史那承庆是不是敌方派来的卧底。

否则怎么就那么容易被人将晋王劫走?要说世上真的有在层层安防之下不惊动任何人,将一个大活人劫走的人,他们是不信的。

所以肯定是阿史那承庆有问题!

一开始这样的声音还很少,毕竟阿史那承庆也是从一开始就跟着安禄山的,而且他是突厥人,怎么可能投靠大唐?

不过朱邪狸之前扫盲就开始给大家科普突厥的历史,大家发现突厥从祖上到现在一直都是墙头草作风——中原衰弱,他们就开始烧杀掳掠甚至还想要入侵中原,但若是中原王朝强盛,他们就会怂的一批,直接俯首称臣。

等到这个王朝再次衰弱的时候,就直接反。

这样的事情屡见不鲜,那么阿史那承庆的行为也十分容易理解了——最近大燕的势力一落千丈。

一部分是因为虽然大唐朝廷不够强势,但汉人却十分团结,有一些人直接抛开朝廷自己组织了义军。

这样的人不少,这些人给大燕带来了不少阻挠。

如果不是这些人,也不至于让大燕到现在还没有完全拿下范阳,甚至在其他地方也连连受挫。

第二就是宁王李谈的突然崛起,比起那些义军,宁王给大燕造成的威胁更加大一些。

从一开始宁王想要平乱的目的就很明显,虽然他还没打到洛阳,但如果大燕再没有人能挡住他,那就是早晚的事情啊。

在这种情况下,阿史那承庆觉得大燕没有前途,暗中投靠李谈,用晋王的性命来换自己的荣华富贵还真是太有可能了。

而以上这些流言从头到尾都没有朱邪狸的推动,朱邪狸原本就是想让大家知道是因为阿史那承庆的疏忽,所以晋王才被抓走。

为的就是将自己从这件事情中拔除,结果没想到大家的脑洞居然这么大,直接脑补了阿史那承庆跟李谈有来往。

甚至有些人还真的猜到了某些真相,只不过他们猜错了人而已。

真正跟李谈有联系的是他们现在还无比信任的朔方王,而不是阿史那承庆。

李谈在行军的路上得知这条消息的时候,整个人都笑得不行。

果然天下人都是一样的,开脑洞的时候不管是文盲还是文豪,都能让人震惊。

不过这些锅都给阿史那承庆也挺好的,李谈甚至开始思考要不要配合一下。

结果他这边还在思考,那边袁哲和田神功已经狡猾的开始搞了。

他们两个做的事情也很简单,只是在看李谈写来的书信知道阿史那承庆被抓之后,他们就要求大燕必须保证阿史那承庆安然无恙,否则他们就杀了晋王。

是的,他们只是要求让阿史那承庆保住性命。

不过他们这样一说李谈就知道,阿史那承庆是必死无疑了。

而他们这个要求一提出来,之前那些脑补了各种版本的士兵都惊了——阿史那承庆被抓是十分秘密的事情,为什么连对面都知道了?

他们再一次确定阿史那承庆是真的跟对面有关联,甚至连他的部下都有。

虽然朱邪狸控制了一部分,但一些基层军官他没动。

因为不好动,他去哪儿找那么多人填这么多坑啊,干什么都要一点点来不是吗?

只是没想到因为这些人的脑补,都开始自动自发的孤立那些之前跟阿史那承庆走的比较近的军官,就差直接说人家是细作叛徒了。

这些人也冤啊,有的人当场就跟阿史那承庆划清界限,有一些比较耿直的则坚信阿史那承庆不会这么做。

而无论这些人怎么做,日子都有点不好过,最后还是朱邪狸亲自出来强压,让大家不要散布谣言,不要因为这件事情让大燕军队内部出现裂痕。

他一边安抚士兵们一边紧急写了一封奏疏将最近的事情报告给安禄山,让安禄山下旨,毕竟事关晋王,他奏疏里句句都是不敢自己做主。

这封奏疏发出去之后,朱邪狸算了一下时间,觉得在李谈偷袭之前,他应该不用跟袁哲和田神功两个人正面打起来。

反正是能拖就拖,也亏了李谈在临走之前将安庆恩劫走,否则他想要拖只怕也要绞尽脑汁。

想到这里,李谈不由得想到了袁哲跟田神功的反应,开始思考要不要跟这两个人沟通一下。

他原本还以为这俩人的能力一般,只不过是因为跟着李谈时间长,再加上矬子里拔将军,也就只能是他们了。

现在看起来经过李谈熏陶的人,别的不说,这应变的能力还是很强的,可以说十分狡猾。

不过怎么联系也是个问题,若是一不小心被人发现阴沟翻船,那事情就真的麻烦了。

热门小说大唐总校长[穿书],本站提供大唐总校长[穿书]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大唐总校长[穿书]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151章 下一章:第153章
热门: 绝品强少 择天记 神澜奇域无双珠 人道至尊 演戏靠仙气,修仙看人气 星风 明朝败家子 战神年代 暗黑系暧婚 逆天邪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