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章

上一章:第150章 下一章:第152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李谈看着朱邪狸一时之间无语凝噎, 他原本不过就是想耍个酷, 万万没想到朱邪狸居然反应这么快。

不,不对, 这不是反应快不快的问题, 这是居然敢过来接他的问题啊。

虽然是很感动没错,但……从那么高的城墙掉下来,他还过来接,这一不小心就是两条人命, 这傻猫!

朱邪狸抱着李谈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刚刚他真是下意识的反应,完全没有想过接不住怎么办, 两个人都出事怎么办, 还有接住之后该怎么善后。

按照道理来说敌军首领从上面掉下来, 他应该开怀大笑才对,结果却冲出来把人给救了下来。

这尼玛是要暴露的节奏啊!

李谈自然也想到了这一点,他直接拽着朱邪狸的领子说道:“跟我走!”

朱邪狸的身份太容易暴露, 无论什么借口都没办法解释他的动机。

反正安禄山那边已经被他祸害的差不多了,在李谈看来打下洛阳也是迟早的事情, 也就用不着朱邪狸冒着危险去继续当卧底。

朱邪狸却有些不甘心, 他还没搞死安禄山呢, 当年他爹被冤枉多少也有安禄山的手笔, 他总要手刃仇人才痛快。

他低声说道:“别担心,我有办法。”

李谈有些着急:“别冒险!我保证能活捉安禄山,到时候让你亲自来杀好不好?”

朱邪狸刚想说什么, 就听到被吊在城墙上的安庆恩大声喊道:“朔方王,快把孤还回去,孤……孤一定向阿爹为你美言几句,届时……届时我让阿爹封你为亲王!”

朱邪狸听了之后眼睛一亮,对啊,怎么把这个废物给忘了?

他对着李谈眨了一下右眼,然后抽出匕首抵在他的喉间说道:“将晋王殿下放了!”

袁哲瞬间喊道:“莫要伤我大王,我们交换!”

田神功在一旁也很焦急,同时心里有些纳闷,怎么总觉得这事儿怪怪的?

与此同时阿史那承庆也有些着急,直接策马过来发现朱邪狸和李谈的姿势依旧一言难尽,如果忽略那个匕首的话,两个人就仿佛在亲密相拥。

而且如果他没看错的话,刚刚李谈的胳膊好像的确环住了朱邪狸的脖子。

不过现在也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他低声说道:“殿下三思,李谈此人狡猾无比,是我大燕的心腹大患,若是如此容易便将他放回去,无异于纵虎归山啊。”

李谈嗤笑一声,一脸轻蔑地看着阿史那承庆,阿史那承庆咬牙切齿的看着他。

朱邪狸见他面色不善便问道:“不然呢?难道要放着晋王殿下不管吗?”

阿史那承庆没有说话,他此时更恨李谈,恨他为什么没直接将安庆恩杀了。

这样如今他就不用这样被动。

今天就算将安庆恩救回去,功劳也是朱邪狸的,是朱邪狸冒着生命危险挟持了李谈。

而他……安庆恩是在他的手上被人神不知鬼不觉劫走的,安禄山若是知道必然不会放过他。

不管怎么样他都是要被罚,若是能将李谈杀死或者活捉,必然能够将功折罪。

不过这一切的前提是安庆恩不能活着。

反正安庆恩不过是个废物,死了他正好可以选择更有能力的皇子继承大统。

朱邪狸看着阿史那承庆的目光渐渐变得疯狂,不由得一夹马腹说道:“阿史那将军,莫要忘了圣人对你的知遇之恩。”

阿史那承庆直接问道:“你真觉得晋王殿下合适?”

朱邪狸心中有些无奈,同时也纳闷,这个安庆恩到底干了什么让阿史那承庆恨不得他去死啊?

但凡安庆恩差不多一点,阿史那承庆也不可能产生这种大逆不道的想法,没事儿闲的谁想杀皇子啊。

别说朱邪狸,就连李谈都有些震惊。

他轻笑道:“没想到阿史那将军如此胆大包天,倒也是个义士。”

义士两个字从他嘴里说出来就显得特别的嘲讽,阿史那承庆简直分分钟想要捅死他。

只不过他想动手的时候才发现朱邪狸此时已经远离了他,并且满眼警惕,似乎防止他伤害李谈。

阿史那承庆的眼睛在李谈和朱邪狸之间来回晃,忽然一脸玩味笑道:“早就听闻朔方王与李谈是至交好友,今日一见果然不假,朔方王如此防备与我,怕是对李谈旧情未了吧。”

李谈:……

虽然阿史那承庆说的没什么问题,但是这个用词似乎有些不对吧?

要不是他的语气和表情都没有其他含义,李谈都要怀疑他是不是看破了自己跟朱邪狸的关系!

朱邪狸倒是稳得很,只是淡淡说道:“此人是唯一能换回晋王殿下的人,若他死了,唐军发起疯来,只怕你我也挡不住,你真以为唐军所有战争都是这位宁王殿下指挥的吗?”

阿史那承庆没说话,这些日子他也发现李谈手下的那些将领也都不是吃素的。

他之前因为田神功在李归仁手上败的惨,便有些看轻他,等交手之后才知道,能被宁王看中并提拔的人还真有两把刷子。

若不是因为李谈在他小心谨慎许多,说不定还有在交锋中吃点亏。

阿史那承庆有些不甘心,他还是想要杀了李谈。

他当然知道李谈若是死了安庆恩也活不下来,可他就是要让安庆恩死啊。

此时他居然还有些遗憾,遗憾刚刚救宁王的怎么不是他呢?

然而他忽略了一个问题,如果真的是他的话,恐怕在冲过来的一瞬间,就被李谈搞死了。

毕竟李谈在跳下来的时候,背上背着狸琴,手上也拿着虫笛。

虽然他人在半空,但用技能又不收自身动作影响,只要他的面向对,并且保证敌人在技能范围之内就行。

李谈紧紧握着虫笛,特别有冲动直接搞死阿史那承庆,这样安禄山手下能用的大将就又少了一个。

可惜他不能破坏朱邪狸的计划,否则此时此刻阿史那承庆早就是个死人了。

阿史那承庆并不知道自己在鬼门关走了一趟,他还在心心念念的想杀了李谈。

只不过无论他怎么看都发现找不到任何机会,朱邪狸将李谈紧紧护在怀里,他根本没有任何机会下手。

阿史那承庆心中纳闷,总觉得朱邪狸这不像是挟持,倒像是保护。

可……不应该啊,他刚刚那句话不过是开个玩笑而已。

在大燕君臣的心中,大燕任何人都可能归降大唐,只有朱邪狸不可能。

毕竟他身上还背着血海深仇呢!

就在阿史那承庆纳闷朱邪狸的动作的时候,忽然看到他一夹马腹居然往前走去。

阿史那承庆一愣,抬头才看到是袁哲和田神功两个人带着五花大绑的安庆恩走了出来。

袁哲和田神功虽然装作紧紧盯着朱邪狸的匕首很紧张的样子,不过他们两个毕竟没到戏剧学院进修过,那种紧张看起来流于表面。

因为他们的眼神之中并没有多少紧张的意思,也好在如今在现场的除了自己人就是朱邪狸和阿史那承庆。

朱邪狸肯定是不会拆穿他们的,阿史那承庆……阿史那承庆盯着李谈的目光仿佛是饿极了的狼在盯着一块肉。

朱邪狸一边要防备着阿史那承庆下黑手,一边还要装模作样的演戏,心里别提多累了。

他直接抱着李谈从马上下来,期间更要注意手中的匕首别划伤李谈。

李谈估摸着,如果不是在场有这么多人,朱邪狸怕是要收拾他。

朱邪狸挟持着李谈说道:“将晋王殿下松绑吧,我们一起交换。“

袁哲和田神功看着李谈,虽然李谈被挟持,但他不发话,他们两个也不敢直接就把人放了。

在李谈点头之后,他们就将安庆恩松绑,然后说道:“朔方王可要说话算话。”

朱邪狸对着安庆恩说道:“过来吧。”

他说完就放下手中的匕首,另一只手推了李谈一下,将李谈推了过去,而安庆恩此时压根没用袁哲和田神功推,自己就连滚带爬的跑了过来。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一支羽箭从远处飞射而来。

而那一刻李谈跟安庆恩距离极近,一时之间居然分辨不出那支羽箭的目标是谁。

当然这是阿史那承庆故意的,反正这两个人无论谁死对他都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就算不小心射中了安庆恩,他也可以将锅甩给朱邪狸,在那一瞬间他就想好了各种借口。

如果是射中李谈那自然是更好不过。

不过安庆恩此时的动作倒是救了他一命,因为他被吊在城墙上,到现在腿都是软的,所以虽然很想快点回到己方阵营,但说他连滚带爬真不是夸张,那是真实形容。

所以羽箭的目标就只能是李谈,而此时的李谈似乎毫无所觉,依旧往袁哲和田神功那边走,根本没有任何躲避的动作。

随着羽箭越来越近,阿史那承庆的心情变得兴奋又紧张,他几乎已经看到了李谈死在他的箭下的场景。

不仅如此,他甚至想到了之后自己会得到的封赏。

能杀死李谈这个功劳可不小,说不定能够封王,亲王不敢想,但选一个比朔方更好的封地应该是可以的吧?

近了,近了……羽箭已经进入了李谈身周一尺以内的范围。

如今这个范围李谈就算想要躲开也躲不开了。

阿史那承庆看着袁哲和田神功惊骇大喊的样子,不由得开怀大笑。

然而他刚笑两声,笑声就戛然而止。

因为他看到必定能够射中李谈的那支羽箭到了李谈身边的时候,仿佛被什么阻挡了一下,直接摔落下去。

阿史那承庆一时之间颇有些接受不了,大喊道:“妖人,这一定是妖术!”

李谈嗤笑一声看着他,然后站在田神功和袁哲前面,拿起了手中的虫笛召唤出蜘蛛,对着安庆恩用了技能。

跑到一半的安庆恩脚上瞬间被一股蛛丝缠住,而后整个人直接扑在地上,接着就被一股极大的力道往后拉扯。

那一瞬间朱邪狸颇有些无奈,虽然他知道李谈抓到安庆恩那基本上就是立于不败之地,但问题是在这么多人面前,要是真让李谈把安庆恩从他面前抓走,他还要不要面子的?

可是李谈的手段层出不穷,如果真的作为敌人的话,朱邪狸都不知道该怎么对付他。

不过不知道归不知道,人还是要抢回来的,唯一的办法大概就是逼退李谈了。

朱邪狸一边窜过去抽出刀将安庆恩腿上的蛛丝斩断,一边从背上抽出弓箭一箭过去,逼得李谈不得不拿起狸琴给自己套了个盾。

李谈挑眉看了一眼朱邪狸,确切说是看了看他手中的刀和弓,那意思很明显:小样,用我送你的刀和弓对付我,能耐了啊。

朱邪狸心中哭笑不得,只能先将安庆恩扶起来扔到马上,然后上马往回跑一气呵成。

至于那边失魂落魄的阿史那承庆,他才不管,死在那边才好。

不过在回去的时候,朱邪狸一直在放着李谈连他一起给扯过去。

只是一直到他安全回去,李谈都没有再动过手。

那一瞬间朱邪狸就知道李谈这是又帮了他一把——连续两次救了安庆恩的性命,能不能得到奖赏说不好,但安禄山肯定会更加信任他一些。

一时之间朱邪狸也有些哭笑不得,他没想到李谈居然会用这种方法帮他。

看来回头还真要找个时间跟李谈沟通一下,看看两个人怎么里应外合搞垮伪燕。

朱邪狸带着安庆恩回去之后,大燕士兵瞬间欢呼。

而李谈也笑了笑,转身说道:“走吧,回去。”

朱邪狸到了偃师县之后,与李谈的第一次交锋就以这种诡异的方式结束了。

无论是己方还是敌方的士兵,回去之后越想越是不对,尤其是唐军,因为当时朱邪狸是面对他们的,所以他们回想起来发现,在李谈掉下来的一瞬间,朱邪狸脸上的表情那是真的焦急啊!

袁哲和田神功是多少知道些内情的,甚至连李谈跟朱邪狸的关系都知道一些。

当然他们知道的肯定没有杜甫李白他们详细。

不过等李谈回去之后,袁哲憋了半天还是没忍住问道:“大王,您是在为朔方王铺路吗?”

李谈转头看着他问道:“怎么这么说?”

袁哲无奈说道:“您今天……像是在给他送功劳一样。”

还能是怎么呢?李谈今天的举动实在是太反常了啊,平时在与敌方作战的时候,李谈都是各种小心谨慎,就算冲上去也是保证己方在大优势的情况下往前冲。

今天他不仅冲了,还直接用从城墙上跳下去的方法冲,这么反常,谁都看出来不对了啊。

当然普通士兵甚至是不了解李谈的基层将领都只以为是李谈脚滑,根本没想那么多,同时也有些遗憾,好不容易大王才将安庆恩抓回来的,就这么又还回去了。

而李谈在听了袁哲的话之后一时之间居然不知道说什么好。

难道要他说,他今天纯属看到朱邪狸就脑抽吗?

所以李谈只是说道:“你们心里清楚就行了,这件事情不要对外说,军中说不定就有大燕的细作,若是传出去,印星就危险了。”

袁哲和田神功得到了确切回答,同时眼前一亮说道:“大王,接下来我们要怎么做?”

既然对面是自己人,那他们可做的文章就多了啊,同时两个人对于拿下洛阳自然是更加有信心了。

李谈摸着下巴说道:“这个我要想想,我也没想到安禄山会把印星突然调回来,行了,担惊受怕半天了,都去休息吧。”

袁哲和田神功原本还不觉得什么,此时听李谈这么一说,忽然就察觉出了疲惫不由得说道:“如此,末将告辞。”

李谈对着他们摆了摆手,等他们走了之后,这才捏了把汗对身旁的执夷说道:“吓死了,差点翻车。”

执夷对着他翻了个白眼:“那就作吧。”

李谈叹了口气:“哎,印星来了,事情不好办了啊。”

执夷前爪往前一推,后爪往后一伸,整个身体都紧紧贴在书案上,小脑袋一耸一耸说道:“他来了才是好事呢。”

“嗯?”李谈一边撸熊猫一边意外说道:“怎么说?”

执夷被他捏的有点爽,含含糊糊说道:“不然呢?李归仁肯定是被他弄死了,否则他也不可能这么痛快就过来,我们在蒲州甚至是晋州可没有更多的防护措施,也没有更多的将领,如果他不过来就必然要接着往下打,怎么着,你还想让他打到长安吗?”

就现在晋州蒲州那些将领,都是一些基层军官,这些人捆一块也打不过一个朱邪狸啊。

李谈听后不由得失笑:“倒也是这个道理,不过……李归仁既然已死。为什么那边连个消息都没传过来,难不成有人故意隐瞒消息?”

就站在他思索是不是有人故意隐瞒消息,想要达成某种目的的时候,清空匆匆跑来说道:“大王,前两日的消息。”

李谈愣了一下,这才想起来前两天他出去浪了,消息自然是送不到他那里,只能等他回来再看。

李谈打开消息之后发现上面写着的就是李归仁的死讯,同时还有李归仁的军队全军覆没的消息。

神奇的是李归仁和他的军队全军覆没了,但晋州却全部拿了下来。

而且李归仁死的第三天,朱邪狸就被调离了那里。

不得不说,朱邪狸是真的将安禄山的心思摸透了,这分寸把握的极好,早两天,他若是弄死了李归仁不继续往下打,谁都会发现有问题。

晚两天的话,又要放李归仁一命。

李谈将消息放下之后让清空先去准备热水,他打算沐浴休息。

清空不疑有他,直接领命而去,而李谈则坐在那里低头思索了半晌才抬头说道:“看来今晚我要过去一趟。”

执夷原本已经半眯着眼睛快要睡着了,听到这句话不由得瞪大眼睛看着他:“你不是吧?朱邪狸好不容易找了个借口把你放回来,你居然还要自投罗网?”

李谈白了他一眼说道:“你懂什么?以往都是印星来找我,如今他身在敌营,肯定不方便要处处小心谨慎,那自然就是我去找他。反正就算被发现了,这些人也你奈何不了我,最主要的是我跟他必须沟通好,难不成回头还真要打起来吗?”

执夷哼哼唧唧说道:“说的冠冕堂皇,其实根本就是你想要去见情郎而已。”

李谈顿了顿,面不改色说道:“瞎说什么大实话?”

是的,刚刚那些话是说给执夷听的,但同时也是说给他自己听的。

这些都是他找的借口,为的就是能够毫无负担的过去找朱邪狸。

至于根本目的当然是他想要跟朱邪狸见面啦,毕竟之前那一面在众目睽睽之下,他跟朱邪狸连暗中眉来眼去都不敢太过放肆,谁让旁边还有一个大灯泡阿史那承庆呢?

这人啊就是不见的时候,虽然很想,但还能克制住。

可一旦知道对方与自己近在咫尺,那么就势必克制不住自己的心。

李谈现在就是满脑子就一个念头:去见他。

还好他还没有看到朱邪狸就自动变成恋爱脑,至少还分析了一下安全情况。

可问题是有什么好分析的呢?只要他过去,朱邪狸就肯定要保他平安的。

于是李谈愉快的沐浴更衣吃了晚餐之后,等到深夜所有人都睡下,直接换了一身黑色劲装,带上他的武器就出发了。

而此时照夜白龙已经在城外等着他了。

只不过等李谈到了城外的时候,发现照夜白龙……是白色的啊,在拥有月亮的夜晚那简直是不能更显眼。

李谈衡量了一下之后,发现重新买一匹黑马有点不太现实,便咬牙买了一套几乎全包的黑色马具,直接将照夜白龙包起来,这样就看不到照夜白龙身上的颜色了。

李谈看着大变样的照夜白龙心中十分感慨,当年他心心念念就是想要白马,结果没想到有一天,白马也能成为拖后腿的存在啊。

他在这边感慨,照夜白龙还不高兴呢,在李谈面前打了个响鼻表达了自己的不满之后就老老实实等着李谈的指令。

李谈骑着它一路到了偃师县周围就将它留在了原地,而自己则小心的往偃师县内走去。

因为时间太晚,所以他只能趁着那些士兵不注意的时候翻城墙。

不过事实证明,朱邪狸可不是阿史那承庆能比得上的,自从他到了偃师县之后,别的不说这守备力量是成倍上升了。

李谈想要完全不惊动就翻墙入城几乎是不可能的,无奈之下,他只好动用了平时不太喜欢用的控制技能,让对方喊不出来,然后悄无声息的□□掉。

李谈干掉了两个守城士兵之后,这才顺利进入了偃师县。

他利用影子迅速在阴暗的地方行动,等到了偃师县的驻军之地之后,他摸索了一下才在南边的一座府邸里找到朱邪狸的身影。

此时朱邪狸正坐在书房内看着手中的书信,李谈没有惊动他,悄悄推开窗子,准备跳进去给他一个惊喜。

毕竟之前朱邪狸都是这么做的。

结果这货实在是太警觉,李谈自认为推窗的时候没有发出任何声响,可朱邪狸还是第一时间转头看向这边,同时一向不离身的刀也抽了出来。

李谈只好小声说道:“是我。”

朱邪狸愣了一下,连忙过去将他拽进来,然后探头看了看确定没有巡逻士兵发现李谈之后,这才将窗子关上,小声问道:“你怎么来了?”

热门小说大唐总校长[穿书],本站提供大唐总校长[穿书]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大唐总校长[穿书]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150章 下一章:第152章
热门: 绝世丹神 暗黑系暧婚 万族之劫 完美世界 夜天子 狂武战帝 乾坤剑神 别拿召唤当个性 斗破苍穹前传之药老传奇 冰火魔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