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

上一章:第149章 下一章:第151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所有人都没想到李谈会转头去打尹子奇, 就连尹子奇都没想到。

一时之间安庆恩暴跳如雷, 而阿史那承庆则对李谈更加忌惮。

原本他也没怎么把李谈放在眼里, 尤其是之前跟田神功和袁哲交手之后。

虽然田神功如今已经重建了信心,袁哲也可圈可点, 但是在阿史那承庆眼里, 想要打败这两个人也不过是需要花一些时间而已。

唯一让他羡慕的大概就是大唐朝廷居然有钱给骑兵都配备上好的轻甲。

但装备好并不代表厉害, 起码无论从士兵的灵活度还是反应来看比起大燕的骑兵都要差上不少。

大燕的骑兵那是自小长在马背上的,不是这些汉人训练几天就能训练出来的。

阿史那承庆本来还想跟安庆恩打包票,一定能在十天之内打到缑氏县,活捉李谈,结果没想到李谈压根就没再缑氏县了!

还好他没有夸下海口, 同时也有些怀疑李谈这么做的目的,这样除了让他招惹上尹子奇以外,也没有别的好处了啊。

如果到时候尹子奇也掉过头来打他, 唐军虽然说不上腹背受敌也差不多。

是什么给了他底气让他无惧大燕两路大军?

阿史那承庆越想越是有问题, 刚想派斥候继续去查探消息, 结果就看到安庆恩身边的小宦官过来说道:“阿史那将军, 殿下请你过去。”

阿史那承庆心中有些烦躁, 他是真的懒得应付这个小屁孩了。

一想到之前他支持安禄山立安庆恩为太子, 他就恨不得穿越回去捂住自己的嘴巴。

如果不是他一直坚定支持, 也不至于沦落到给一个黄毛小儿当副将的地步。

至于他为什么之前会支持安庆恩, 其实他哪里是支持安庆恩,他支持的是安禄山啊。

当时反对安禄山的人基本上都被收拾的差不多,就连安守忠跟崔乾佑这样的老将都没能逃离。

阿史那承庆这种在大燕都不怎么排的上名的将领, 自然不敢跟安禄山硬抗。

既然要低头,那么为了自己的前途着想,那自然是旗帜鲜明的支持了。

结果好了,就这么把自己给坑了。

现在阿史那承庆倒也明白为什么安守忠崔乾佑等人会极力反对安庆恩做太子了——比起安庆宗和安庆绪,他真是差太多了。

也或许是自小受宠的原因,这孩子没什么本事儿偏偏想着要做点惊天动地的大事情出来。

这次出征就是他自己请求的,而安禄山大概是因为真的眼瞎了,居然同意他出来。

同意就算了,还将权利放手给他。

但凡安庆恩只是出来镀个金,不乱发号施令,阿史那承庆都不会这么烦。

然而烦归烦,他还是要陪着笑脸去见安庆恩,毕竟反对派都已经被清理的差不多了,安庆恩当太子几乎也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阿史那承庆到了中帐的时候,正好听到安庆恩在里面一边砸东西一边恨恨喊道:“竖子竟敢看轻于我!”

阿史那承庆脚步一顿,心里叹了口气,将表情调整了一下就进去了。

安庆恩听到脚步声抬头看到他,便咬牙切齿说道:“阿史那将军,你之前说李谈必定会枕戈待旦,如今呢?”

阿史那承庆心说我那是唬你的,如果换成我听说主将是你,怕也要松口气。

不过他嘴上却说道:“殿下莫要生气,李谈这是在避战啊,他在怕你,而他现在打下的地方之前尹子奇将军也不在,他不过就是钻了个空子而已,说不定接下来他就要跑回长安了!”

安庆恩愣了一下,抬头看着阿史那承庆狐疑问道:“他怕了?要跑?”

阿史那承庆点头说道:“没错,我大燕太子亲征,他焉能不怕,别忘了他父祖都是什么模样?不也被圣人吓得抱头鼠窜,匆忙入蜀?”

安庆恩想想也是这个道理,不由得收敛怒气,矜持说道:“我……孤如今还不是太子,将军言过其实了。”

阿史那承庆心里擦了把汗说道:“殿下若是不能为太子,又有何人有这资格?只不过是如今诸事纷扰,圣人无暇他顾,等时间差不多,圣人必定会将殿下立为太子的。”

安庆恩想了想说道:“我知道阿爹现在没有立我是因为朝中还有不少大臣反对,那些逆臣着实可恶,待孤当上太子,一定要他们好看!”

阿史那承庆没有说话,反正他刚刚也不过就是想要灭火而已,毕竟安庆恩没什么本事,但因为有爹娘宠着这脾气着实不小,听说在宫中也经常因为一时心气不顺就杖毙宦官。

不过很快他就后悔刚刚为什么没说话,因为安庆恩紧接着就来了一句:“正巧,阿史那将军赶快出兵,活捉李谈,而后我们去将长安拿下,到时候看那些人还有什么理由反对我当太子!”

阿史那承庆:??????

别的不说,他现在是真的想敲开安庆恩的脑袋,看看里面装的是不是奶酪。

他刚刚说李谈避战明显就是胡扯啊,如果李谈真的避战也不应该去招惹尹子奇啊。

李谈既然这么打了,就一定有他的道理,然而阿史那承庆还没摸透对方的用意,所以想要稳住安庆恩,等他想明白之后再制定战略计划。

结果安庆恩不仅信了,居然还膨胀了起来。

长安那是好打的吗?李谈会放着你去打长安?到现在他们连李谈到底想要做什么都没搞懂呢好吧。

阿史那承庆的笑容变得有些苦涩,他开口说道:“长安肯定是要打的,只是长安象征意义不同,只怕到时候圣人要御驾亲征,不过殿下先将蒲州拿下,扫平去长安的路,届时也是大功一件啊。”

安庆恩一听不能打长安略有些失望,却还是听了阿史那承庆的话,点点头说道:“那将军快出兵吧。”

阿史那承庆只好答应下来,从中帐出来的时候,他叹了口气,觉得唯一需要庆幸的大概就是安庆恩胆子小,不敢看战场上血肉横飞的场面,所以并没有提出要亲自上战场,真是不幸中的万幸。

他回到自己的营帐之后立刻派人去查了李谈接下来的动向,想要从中分析一下这位到底想做什么。

当然跟袁哲和田神功的交锋还是要继续的,他要是敢就这样按兵不动,恐怕要一天三顿的被安庆恩催。

不过他也没打算太卖力气,主要是搞不清楚李谈的动向,他担心这是对方设下的陷阱,就如同李归仁之前一样。

阿史那承庆没有放开手脚全力打,这让袁哲和田神功没有什么压力。

不过对方打不过来,他们也打不过去,阿史那承庆在防守方面做的是真的不错。

想来若不是他多少有两把刷子,大概安禄山也不敢放心大胆的让他来帮安庆恩。

袁哲和田神功简直是绞尽脑汁想要突破他的防御,只可惜不太容易,因为阿史那承庆做的防御线就是骑兵。

阿史那承庆大概就是那种将进攻就是最好的防守做到极致的人。

他们这边僵持,那边李谈看着基本上没有多少消耗的粮仓,露出了老父亲一般的笑容。

他转头对身边的清空说道:“这下倒是不用担心军粮不够了。”

清空有些担心说道:“大王,我们这样跑出来真的不会出事情吗?”

李谈笑道:“能出什么事儿?这两天袁哲和田神功又没有求援,一看就知道他们两个对付阿史那承庆还是可以的,最不济也能守住缑氏县。”

同时也试探出阿史那承庆大概也就这个水平了,李谈想了想觉得自己大概比他强一点。

当然他也不是为了试探阿史那承庆才跑出来,他纯粹是因为某天询问后勤人员的时候,发现军粮要不够了!

毕竟当初他们没有想来打洛阳,就算要打也是将晋州都拿下之后,稳住后方才会向洛阳禁军。

结果现在提前了,那么问题来了:在原本李谈的设想之中是想要倚靠晋州的粮仓支撑一段时间大军的消耗,然后等后方稳定就开始由长安等地向这边运粮。

而在此之前长安方向的运送辎重的路他都没有派人守,所以现在跑到缑氏县了,他才发现没有了晋州粮仓,现在的军粮不够他打到洛阳的啊。

阿史那承庆再怎么比不上别的将领,手上也是有两把刷子的。

若是他察觉到李谈手上缺粮,那他也不用做什么,只要耗就能将李谈耗退兵。

所以李谈跑过来打劫尹子奇手上的粮仓也是逼不得已,打下来这个粮仓,最多也就是面临尹子奇和阿史那承庆的双重打击。

要是没有这个粮仓他们怕是要打道回府才行。

不过如今看来,他这突如其来的举动似乎让所有人都不明白,反而起到了保护缑氏县的作用。

而尹子奇似乎也开始收拢士卒呈现防守之势,现在的问题大概就是无论是他们两个谁,都担心李谈会带兵突袭他们。

李谈在看到自己一个人牵制住了安禄山现在手下唯二还能扛起大梁的将领之后,忍不住笑道:“效果不错啊,这样下去我都有点舍不得走了。”

毕竟只要他不懂,对面两个就得绞尽脑汁去猜他到底要做什么,这种感觉还是不错的。

不过这终究不是长久之计,不用时间长,不出半个月,李谈如果一动不动的话,他们就应该看出来李谈只不过是在使诈了。

到时候这两个人一起动的话,就算是李谈也不得不掂量一下能不能扛得住。

就在李谈思考接下来要怎么做的时候,清空收到了袁哲和田神功写来的信,匆匆看了一眼之后俯身说道:“大王,袁将军和田将军都在问您何时回去。”

李谈十分自然的说道:“不回去。”

清空先是点了点头,等反应过来之后不由得十分愕然地看着他问道:“不……不回去?大王不打洛阳了吗?”

李谈轻笑:“洛阳又不是只有偃师县才能过去,更何况我现在回去,这粮仓肯定就要被尹子奇夺走了,我无论留谁在这里,都不是尹子奇的对手。”

之前这里的人就没在尹子奇手上守住粮仓,如果没有利害的指挥,这里依旧守不住。

清空似懂非懂问道:“大王是想要绕路?绕过阿史那承庆?”

清空压根就没有提安庆恩,他觉得安庆恩那种人的名字跟他家大王放到一起都是对李谈的侮辱,对面勉强能与李谈一敌的大概也就是阿史那承庆了。

李谈想了想说道:“想要完全绕过他也不太可能,不过,如果阿史那承庆一直毫无寸进的话,安禄山说不定就要将尹子奇给调过来了,永王李璘谋反,安禄山得到这个消息完全可以拉拢李璘,那样的话江南这边就不用太着急。”

清空听他这样说忽然有了不太好的预感:“那大王的意思是……”

“我们去偷袭尹子奇!”

清空:……

说好的不用管他呢?怎么说着说着就开始要偷袭尹子奇了?

李谈越想越觉得这是个好方法,他也不需要将尹子奇完全打败,只要偷袭尹子奇几次,让尹子奇不敢轻举妄动,他就可以悄悄回去偷袭阿史那承庆了。

他一向是个行动派,这么想了自然也就这么做。

转头就让清空下令去让大家集合,当然这一次他还要留下一些人看守粮仓。

而这次出来他除了带着尖刀也带了一部分普通士兵,现在正好将这些普通士兵放在这里看守粮仓,他带着尖刀继续突袭。

此时尹子奇在察觉到李谈打下粮仓之后并没有继续向前推进,他也开始怀疑李谈的目的或许并不是双线开战,可能他从一开始就是想要粮仓而已。

至于夺取粮仓跟缺少军粮,他一时之间倒也没有联系起来。

毕竟谁能想到出来打仗不安排后勤运送的,也就李谈敢这么干。

反正粮仓所在自古以来都是必争之地,尹子奇倒也没多奇怪。

他分析完毕之后,确定李谈不可能双线作战也没有那个能力,当即就吩咐下去说道:“让大家准备一下,两日之后我们将粮仓夺回来。”

李谈那边军粮不够多,尹子奇这边也不富裕啊,他原本也是靠着这个粮仓才能在撑得住在河南这样大规模的用兵。

是以尹子奇在判断出李谈不会双线作战之后,就准备先转头将粮仓抢回来。

结果他这边命令刚下去,当天夜里他正睡得熟的时候,忽然听到外面有人高喊:“袭营,袭营!”

尹子奇听后起身直接往脸上泼了两捧凉水,顿时一个激灵清醒过来,披上衣服的同时,副将也闯进来说道:“将军,将军,袭营!”

尹子奇满脸煞气问道:“何人如此大胆?”

副将一脸恐惧说道:“是唐军!是宁王!”

尹子奇听后也大吃一惊,直接冲出营帐,果然看到远处敌军所在两杆大旗飘在半空,其中一杆绣着唐字,另外一杆则是宁。

尹子奇:……

他是第一次看到有人袭营还袭的这么清新脱俗的,居然还带上了军旗,你怎么不站在我们门口大喊一声袭营,然后再冲进来呢?

然而他现在也没工夫管李谈到底是怎么想的,他需要立刻组织抵抗。

毕竟李谈挑的这个时间实在是有点太刁钻,所有人都在熟睡,并且是没有任何心理负担的熟睡,这时候估计还有好多人没反应过来呢。

尹子奇也有后悔,之前在附近基本上没有人能是他的对手,所以他也就放松,压根就没有收束部下。

毕竟最近打仗辛苦,他不好放任部下喝酒庆祝放松,就只能让大家好好睡个觉,结果就睡出了事情。

尹子奇让副将先去将人都组织起来,副将一边领命一边骂李谈选的时间简直是有病。

然而李谈也很冤枉,他也不想这个时间过来的,主要是他不敢离开缑氏县太久,至少不能让阿史那承庆在他干掉尹子奇之前知道他跑到这边来的消息。

所以一路上李谈直接将睡眠压缩在最短,然后为了不被人发现,基本上都是夜行军,到了白天就在中午最热的时候找个地方休息一下,然后晚上继续行军。

等他们到了尹子奇这边的时候,可不就是晚上睡得最熟的时候嘛。

李谈让人把旗打出来也不过就是心理安慰而已——他怕回头人家说其他来都是只擅长突袭。

虽然打仗虚虚实实,但经常靠突袭赢多少有点不好听。

不过此时此刻李谈还真顾不上好不好听,他需要在尹子奇反应过来之前能把对方打多惨就打多惨。

毕竟……他就带了两千人,而对方……两万人……

十倍的差距就算是李谈也觉得刺激的小心肝扑通扑通跳。

为了不被包围,李谈干脆火力全开,这次也不召唤蜘蛛了,直接召唤灵蛇,能咬死一个是一个。

他手上拿着虫笛的时候也比拿着琴的时候要多。

治疗是不会可能治疗了,最多也就是给大家上上梅花盾,等梅花盾破了之后再集体刷一个,至于治疗……等打完或者跑了再说吧。

李谈远远就看到了尹子奇的中帐所在,毕竟整片营地就那里最突出,必定是尹子奇所住的地方。

他直接招呼了一声,然后百足蟾啸开路,享受了一把一个百足打一群的快感。

而蟾啸他也点了立即伤害的,这两个技能下去基本上就能起清场效果——清李谈身前那一片。

虽然很爽,但是因为暴露在敌人面前,所以他身边的士兵总想把他保护起来,他还要每次都努力窜到前面去用个技能。

他不得不感慨,进攻是最好的防守果然没错,他之前充当纯治疗的时候,只能站在最后,一个是防止被敌军干扰,第二就是站在后面才能更好的照顾全局。

现在他冲在最前,反而不担心会有人能伤害他了——那些想要冲过来的敌军还没到能够攻击他的范围内,就直接被李谈放倒了。

许多士兵看到之后都害怕的不敢上前,他们从来没见过这么诡异的场景。

对方只不过是吹了吹手中那个造型奇怪的笛子,他们的兄弟就成片成片的倒下,仿佛那笛音都有杀伤力一样。

可听到笛音的并不是一个两个,只有靠近的才会倒下,他们这些人反而没事,这让许多人都摸不到头脑。

李谈每次用完百足跟蟾啸都会趁机后退给自己补个盾,再给所有人刷上一个盾。

他估摸着这样下去,他们闯到中帐也用不了多久。

事实也是如此,虽然尹子奇反应很快,副将反应也不慢,李谈他们还在外围的时候这两个人已经将内部的士兵都喊起来摆出了防御阵型。

然而架不住李谈开了挂,原本布置好的防御阵型在看到李谈的一瞬间,就将所有的武器都对准了他们。

可惜还没等尹子奇和副将下令,李谈就带着人仿佛无视这些士兵一样直接冲了上来。

于是尹子奇就看到了他这一辈子见到的最为奇特的景象——他的士兵,在对方还没有接触到的时候,就开始成片成片的倒下。

没过一会,原本十分完美的防御阵型直接缺了个口,将所有人都放了进来。

尹子奇也算是见过大风大浪的,那一瞬间他忽然就想起之前听说过的传言——曾经安禄山身边有一位大巫,那位大巫曾经说过宁王是神巫,拥有无上神力。

当时所有人都不信,然而现在……尹子奇觉得有点信了。

然而就算对方真的是神巫,也不能就此放弃。

尹子奇回过神来之后咬牙开始调整阵型,他也看出来李谈带的人并不算多,既然防不住那就干脆把人放进来,然后将他们的后路堵上,直接来个瓮中捉鳖!

实际上尹子奇也有些担心,总觉得李谈不会这么轻易就被困住。

毕竟对方也算是久经沙场之人,大大小小也赢过那么多次了,不可能不知道这样贸然闯进来被人包了饺子是什么后果啊。

他真的不要命了?

就在尹子奇心中疑惑的时候,忽然看到李谈将手中的虫笛放了起来,然后不知道从哪儿拿出来了一个巨大的……竹筒?

他看着李谈将竹筒提起来对着他,然后在晃动的火光之下,他看到那个竹筒似乎是中空的。

也就在是在他发现的一瞬间,那个竹筒忽然吐出来一个圆圆的亮晶晶的东西。

“那是什么?”尹子奇下意识问了一句。

然而他旁边的副将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刚想仔细看,就发现那个东西十分迅速的飘了过来。

等靠近之后,副将才说道:“好像是水……球。”

副将说到一半的时候就看到那水球瞬间将尹子奇包裹起来,而尹子奇在里面目露惊恐,拳打脚踢的挣扎却无济于事。

副将怔忪半晌之后,才后退了好几步,刚想喊什么,结果一张嘴还没来得及出口,就也跟尹子奇一个待遇。

尹子奇和副将都被水球包裹起来之后,自动就被水球带离地面,漂浮在半空之中。

两个人在里面用力挣扎却无济于事。

一瞬间下面的士兵都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该怎么办。

还是尹子奇身边一直跟着的侍卫兵直接用手中的□□去戳水球,试图将他们的主将救出来。

其他士兵也下意识的有样学样,也开始努力拯救主将和副将。

因为这个突发情况,李谈他们的压力顿时减少许多,他淡定的将水长生·青金莲收起来,转头说道:“撤!”

热门小说大唐总校长[穿书],本站提供大唐总校长[穿书]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大唐总校长[穿书]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149章 下一章:第151章
热门: 一念永恒 疯狂升级系统 神纹道 武极天下 永恒圣帝 苍穹榜:圣灵纪4 断袖对象他又高又大 造化之门 白龙之凛冬领主 特别部门第一吉祥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