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

上一章:第148章 下一章:第150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当然永王李璘谋反并不是重点, 重点在于李隆基让李谈带兵去征讨李璘。

李谈:……

这不是有病吗?他现在已经打算去收复洛阳了啊。

说实话如果不是李璘跳出来谋反,他都快忘了有这么个人了。

在诸位皇子之中, 李璘算的上是被优待的那个,因为他从一开始就被派去镇守江南四道。

如今大半个中原都陷于烽火的情况下,江南说得上是桃源之地了,毕竟无论从哪方面来讲,江南道都没有怎么受到影响。

而此时的江南还算不上是鱼米之乡,所以安禄山重点都放在河南跟长安, 江南被放到了最后。

结果在所有人都忽略江南的情况下, 李璘就这么谋反了。

他不知道李璘是不是跟历史上一样,因为坐拥四道而膨胀。

当然真的要比较的话, 如今只能留在李隆基身边毫无建树的太子李亨, 跟李璘相比的确是弱势的。

可是历史上李璘反的时候,大唐正处在最艰难的时期,安禄山也已经夺取了长安,朝廷对各地的掌控力已经衰弱许多。

但现在不是,或许朝廷的掌控力不行,但李谈可是坐镇长安呢啊。

如果他不着急收复洛阳的话,转头去打李璘, 十个李璘也不够他打的!

毕竟李璘只是坐镇, 而身上并没有节度使的官职, 也就是说他调兵的话其实是违法的。

可李谈不想放弃朱邪狸给他争取来的大好时机,他只好写了一封奏疏发往蜀中,同时开始思索有谁还能去镇压一下李璘。

袁哲和田神功两个人听到这个消息也很生气, 早不反晚不反现在反,这是不是跟他们过不去啊?

收复洛阳啊,多么大的功绩,那是能够青史留名的!

青史留名这四个字,除了李谈因为一直觉得这个世界是虚拟的而不在意之外,任何一个人大概都无法抵抗。

李谈在写完给李隆基的奏疏之后,转头就给李俶去了一封信。

李隆基的旨意下达了,他应该做的就是立刻执行,但他现在打算先去洛阳,这就是另外一种形式上的抗旨,所以他必须做两手准备——先派人带一部分兵马去江南。

不管怎么说先看看那边的情况,如今全国各地通信不便,万一这其中有误会呢?

李谈倒不是多么相信李璘,他只是不希望李璘在这个时候给他找事儿干。

奏疏发出去之后,李隆基那边的反应还不知道,但李俶倒是反应很快,直接写信给李谈说道:“如今阿公无人可用,派你过去也是对你的信任,但洛阳更加重要一些,不若就让三郎去吧。”

李谈看到信的时候愣了一下,三郎?建宁王?

如果李俶不提他,李谈都快把他给忘了。

不过当初李俶跑回长安,将马嵬驿交给建宁王一个人,这么长时间了马嵬驿那边没有传来任何不好的消息,足以说明建宁王将马嵬驿掌控在了手中。

只不过如果让建宁王去了,马嵬驿怎么办?

就在李谈思考的时候,那边纪合的信也来了,直接告诉李谈:不用担心,他们会派人去。

李谈当时就觉得不太靠谱,纪合他们手上的人都是文官啊,就算这些人读过兵书,让他们打仗恐怕也不是很合适。

只是纪合一向老成持重,他既然觉得可以,那么李谈就决定赌一把。

于是他写了一封手谕给长安发过去,让他们选人去马嵬驿接替建宁王。

至于给建宁王的任命,李谈就直接写了一封信。

毕竟这个级别的调动实际上应该朝廷下旨,不是他们能够随意做决定的。

可现在等朝廷下旨的话,什么都耽误了,李谈就准备来一次先斩后奏。

等他将事情都安排好之后,李隆基的旨意也回来了,让李谈愕然的是李隆基居然让他放弃收复洛阳,将这点件事情交给郭子仪等大将去,他去围剿李璘。

李谈接到旨意之后就翻了个白眼,郭子仪那些大将如今在哪儿呢?都在范阳那边跟安禄山的人死磕呢啊。

倒不是这些大将不行,而是朝廷不行。

如今这些大将所有的军需都是靠自己募集的,朝廷没有提供任何支援,或者说就算提供了也送不到他们手上。

毕竟之前交通要道基本上都被安禄山把持,就算李谈来了也只是守住了蒲州,没有将要道全部打开。

在这种情况下,李隆基居然能说出收复洛阳这件事情交给郭子仪,这不是逗呢吗?

除非郭子仪长翅膀飞过来,不,不仅他长翅膀,他的手下也要都跟着长翅膀才行。

李谈将旨意往旁边一扔,根本不打算按照李隆基说的做,反正他已经派建宁王去了,只要建宁王不输给李璘,就算他自己没去也无所谓。

反正他将李隆基交给他的事情做好了,那就不要管他是用什么方法做的了嘛。

至于这算不算阳奉阴违……李谈觉得他还能跟朝廷通气已经很给面子了。

要是他再有野心一点,说不定就要着手计划谋反篡位了,毕竟他现在有兵有声望,只要操作得当,这个皇位简直是唾手可得。

只可惜,当皇帝太累,最主要的是真的有皇位要继承,所以他必须生个儿子出来。

而他跟朱邪狸都没有这个功能,系统大概也不提供这种功能,所以就只能便宜李亨。

想到便宜李亨,李谈纠结了一下,还是决定给李亨写了封信,再给他最后一次机会——收复洛阳的机会。

到时候只要李亨过来,也不用他做什么,只要他出现在军中,那么以后他登基之后这就是他的功绩。

这也是看在李亨对他一直不错的份儿上,哪怕他觉得李亨这个太子当的不怎么合格,他还是决定给对方一个机会。

如果李亨这个机会都不要的话,李谈就真的不管他了。

因为这件事情比较急,李谈直接命人八百里加急送过去的。

同时还让执夷跟着过去看李亨的反应,如果李亨同意了,他就等,如果李亨不同意,那么他就直接带兵走人。

由此同时他还给长安也写了封信,说了一下自己的打算。

主要也是让他们知道李亨的反应,然后让他们对这个太子心里有数,最主要的是李俶,李亨已经被李隆基给教废了,李俶可不能再废了。

为了让李亨没有后顾之忧,李谈虽然没有透露朱邪狸是卧底,但还是告诉李亨他有很大把握能够打下洛阳。

结果等来的却是李亨的责备——李亨压根就不相信他能收复洛阳。

在信里李亨让他不要好高骛远,先去将李璘捉拿归案比什么都要紧。

当然这些内容都是执夷复述的,执夷回来的时候,那封信还在路上呢。

既然李亨依旧选择了不信,李谈也不打算再说服他,直接写封信去了长安之后,就让袁哲和田神功准备了一番,带兵出发。

此前李谈说要收复洛阳,袁哲和田神功都特别开心,尤其是田神功。

他觉得这次就算是爬他都要跟过去,这么大的功劳足以让他将功抵过。

他倒不是怕责罚和以后不能升官,主要是收复洛阳只不过是阶段性的胜利,整个河北还在安禄山手上,而那里安禄山根基更加坚实也更不好打。

田神功想要继续带兵,那就不能因为这一次败绩而沉沦。

结果李璘这时候谋反了,他们就只能等,一直等到田神功伤好的七七八八,李谈这才让他们准备动身。

而李谈带人前往洛阳的时候,李归仁那边也算进行的顺利,他当初攻下晋州并不是特别容易,如今帮李谈夺回晋州却十分迅速,一天之内能够连下三城。

李谈当初也没想到他居然能这么迅速,都没来得及提前任命好那些城池的官员,而这些城池原本的官员……都死在了李归仁手上。

李谈无奈只好写信给李俶,将这件事情交给李俶。

等写完他不由得感慨,打仗不容易,后勤调度也不容易啊。

不过李俶这么长时间也算是锻炼出来了,这些事情都做的有条不紊。

李谈跟长安保持着密切的联系,知道那些城池都有相应的官员过去之后,这才放心。

唯一让他没想到的是那些官员基本上都是书院出去的。

李谈知道的时候刚打下一座城池,在去洛阳的路上也并不容易,安禄山不是打下了洛阳就什么都不管了,如今整个河南几乎都在他手里,李谈想要打洛阳首先要做的就是先将这些城池打下来。

所以他也需要从长安派过来的官员。

李谈看着被派来的年轻的官员们一时之间略有些担心,但还是好好招待了他们一番,然后就让他们各就各位。

同时还给长安写了封信,问他们怎么就将书院的学子给派出来了?

这些人有好多都是新入学的,按照李谈当初的估算,就是学问最好的那批至少也要一年到两年的时间才能毕业。

现在就把他们放出来,这有点揠苗助长了吧?

然而李俶的回信让他没了脾气,派这些人来的原因可太简单了——缺人。

如今他们手上的人才基本上都是长安周边的,全国各地就算再有其他人才也没用啊,他们甚至都无法到长安来。

而李谈之前建起书院之后,因为财力雄厚,所以对于学问优秀的学子来说,上学不仅不花钱还能赚一点钱,于是大部分人都来了。

还有一部分是属于并不是真的想读书,而是自认为学问不错,或者是有治民之才,但苦于没有办法让自己入得李谈法眼就想走个曲线救国,跑来书院上学。

毕竟在书院里只要真的有本事就会被重视。

在这种情况下,长安周边的优秀人才基本上都进了书院,所以要授官的话自然是要找书院的学子,外面的人更不行啊。

李谈看了之后也有些无奈,不过既然纪合都把这些人放出来了,那就证明这些人是通过他的考验的,至少不会拖后腿。

将打下来的城池交给这些人之后,李谈开始准备继续往下打。

不过他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接下来的仗可能并没有那么容易了。

毕竟安禄山估计是没想到李谈会放着长安不守去打洛阳,一开始猝不及防被他拿下两座城池是正常的。

不过到了现在就算安禄山反应再怎么迟钝估计也该采取应对措施了。

按照朱邪狸所说,崔乾佑安守忠已经被搞死了,李归仁……算他投降了吧,那么接下来也就只有一个尹子奇。

对于尹子奇,李谈还是很慎重的,河南这边也不是没有义军。

之前也正是因为这些义军,所以安禄山虽然拿下了洛阳,但并没有拿下河南全境。

后来还是想要追杀李隆基,这才派出尹子奇攻打河南各个城池。

而河南的那些义军之前能够抵抗那么久,也是有两把刷子的,可尹子奇带兵扫荡河南之后,那些义军直接被打散,能够形成有力抵抗的几乎没有几个。

李谈一边研究尹子奇的作战方式和习惯,一边看洛阳的布防图。

现在安禄山如果把尹子奇调过来的话只有两个选择,第一个就是让尹子奇来防守接下来李谈前往洛阳路上的几座城池,第二就是让尹子奇直接守洛阳。

其实如果让李谈选的话,他更希望跟尹子奇在别的城池一决高低,因为洛阳真的不太好打。

毕竟是东都,当初在建城的时候各方面仅次于长安,如果再配上一个十分有经验的大将,就算是李谈想要拿下洛阳估计也没那么容易。

所以他现在需要做两手准备。

就在李谈研究这两张图的时候,清空急匆匆跑进来说道:“大王,建宁王求见。”

李谈听后一愣问道:“谁?”

清空重复道:“建宁王。”

李谈一脸奇怪:“他?他不是去江南了吗?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清空哪儿知道啊,要不是因为建宁王跟他家大王是双生子,他都不会在这时候打扰李谈,肯定让他等着去了。

李谈也只是随口问一句,既然建宁王来了,他自然就要去见一见。

他放下手中的毛笔起身去了小花厅。

建宁王在见到他的时候起身行礼说道:“见过三十一皇叔。”

李谈:……

按照他们两个的真实身份而言,这个见礼还真是让人觉得尴尬。

更绝的是这位建宁王殿下一点都没觉得哪里不对,仿佛李谈天生就是三十一皇子一样。

他都不觉得尴尬,李谈更不能输了气场。

于是他轻轻颔首说道:“坐吧,你这是从马嵬驿来的?”

建宁王等李谈坐下了之后才坐下来,同时点点头应了一声算是回答了李谈的问题。

李谈见他沉默寡言也不在意,只是又问道:“你这匆忙绕路而来可是有不决之事?”

从马嵬驿去江南压根就不用路过河南,这位建宁王明显是绕路了,而他绕路的目的肯定是有什么事情来求李谈。

李谈思索着如果不是特别过分的话,能帮就帮,毕竟他若是能够早早将李璘那边搞定,还能将他调回来一起将叛军赶出河南。

建宁王开口问道:“敢问三十一皇叔,如今朝廷可是已经确定永王谋反?”

李谈听后失笑:“这是自然的,否则怎么会下这样的旨意?”

建宁王又问道:“朝廷的意思是活捉还是死活不论?”

李谈听后微微一愣,抬头看向他半晌才问道:“你的意思是……”

建宁王倒也坦荡,直接说道:“若是永王不拼死抵抗还好,若是他抵抗过激……想要活捉恐怕并不容易。”

李谈伸手扣了扣旁边的茶几,慢条斯理说道:“若真是如此,你大可以放手施为。”

建宁王听后微微一愣:“三十一皇叔的意思是说……”

李谈转头看着他说道:“不论死活,出了事情我担着。”

他刚刚就想明白了为什么建宁王会特地过来问他这个问题。

不管怎么说,永王都是他的叔叔,侄子杀叔叔可不怎么好听。

其实这件事情原本就应该是李谈去的,李谈将这件事情交给他,当时也没想太多。

不过是觉得正好有这么一个能征善战的自家人,再多也挤不出来了。

之前他没想这么多,现在才想到是自己疏忽了。

永王虽然从身份上来讲是他的哥哥,但他手里握着圣旨,这就从容很多,建宁王是不能跟他比的。

是以李谈才说若是朝廷怪罪他担责。

他这么说了建宁王也就信了,都没跟李谈要手谕之类的。

当然也是因为李谈一向说话算话,信誉良好,而且从来没有做出过让下面人顶缸的事情。

得了答案之后,建宁王起身就要告辞。

李谈哭笑不得地看着他说道:“这都什么时候了,留下来休息一晚再走吧,也不急于一时。”

建宁王一转头发现天都快黑了,一时之间也不由得有些不好意思。

既然他都来了,李谈肯定是要留他用饭。

本来李谈还以为建宁王肯定会问些有关他来历的问题,虽然之前也解释过,但当时太过匆忙,而且自那之后他们两个就少有交集,也不知道建宁王心里会怎么想。

结果没想到的是这位还真沉得住气,从头到尾都没有问过一个字,只是在用兵方面时不时的请教一番。

然而在他面前李谈是在不敢说自己会用兵,遇到他也说不准的就只能开着外挂回答问题了。

这一问一答之间,李谈觉得在他认识的人之中,建宁王带兵的天分大概仅次于朱邪狸了。

建宁王本来也有试探的意思,从他还在东宫无法接触兵权的时候就经常听说宁王多么厉害,宁王打了多少胜仗,宁王打跑了吐蕃和突厥。

其实他心里是不服气的,虽然知道李谈并不是他的亲兄弟,但他们两个年龄是差不多的。

同龄人之间难免会对比,而如今李谈身上的光环更多,要说建宁王还多么不服气倒也没有,只不过是想要试探一下李谈到底有多厉害而已。

试探之后就是心服口服,而李谈也发现建宁王用兵不够狡猾。

是的,他打仗都是堂堂正正,虽然也经常有出其不意的打法,但总体来讲还是偏向光明正大跟你刚那种,跟他的脾气还真是像。

他这样刚正不阿,让李谈想起李亨身边多出来的那个张良娣。

不得不说,或许有些东西就是上天注定了的。

但李谈对他的印象的确还不错,是以第二天送他走的时候,李谈开口说道:“人生在世有的时候还是要知道变通的,忠言逆耳利于行谁都知道,但你劝谏的人能不能听进去就是另外一回事,懂得保全自己不是懦夫。”

建宁王听得满脸迷茫,一点也不明白李谈为什么跟他说这些。

李谈当然是没办法跟他解释的,要不然怎么说?你将来会因为张良娣吹枕边风而被你爹杀死?这就剧透了啊。

不说什么改变历史不改变历史的了,他怎么跟李谈解释他知道将来的事情?

没办法解释就只能搞得自己神神叨叨。

李谈见他不明白便说道:“你现在不用明白,将来你遇到某些事情需要劝谏某些人的时候,多想想我的话,然后再想想可能出现的后果就可以了。”

建宁王虽然还是不明白,但也知道李谈终归不会害他,便道谢走人。

李谈看着他带着亲卫远去的身影忽然感慨了一句:“南诏皇宫的坑爹BOSS去打仙侣花月的坑爹BOSS了啊,也不知道他们两个谁更坑爹一点。”

站在他身边的清空和两个亲卫听的满头问号,清空胆子大一点,开口问道:“大王在说什么?”

李谈摆手说道:“没什么。”

他刚刚也不过是想起当年被南诏皇宫的建宁王的镜子和龙支配的恐惧,以及被仙侣花月狗男女支配的恐惧,现在这俩打到一起了,不知道为啥他居然还有点小兴奋?

李谈偷偷笑了两声,结果又觉得有些寂寞,这个梗大概除了他没有人能够明白是什么意思。

不过很快他也没有心情去管那些了,袁哲跟田神功都发信回来,第三座城池也打了下来。

是的,李谈并没有亲自去攻打第三座城池,他需要用这次机会来练兵。

或者说是给袁哲和田神功练练手,尤其是田神功,之前那一场大败对他而言简直是毁天灭地的打击。

一直到现在田神功都显得有些畏畏缩缩,平时在商讨战术的时候,也不像以前一样积极发言。

甚至就算是李谈点名,他说话都有些期期艾艾。

李谈就觉得这样下去不行啊。

他暗示袁哲过去劝劝田神功,结果袁哲劝了之后他依旧那个样子,搞的李谈也有些发愁。

打败仗是哪个将领都可能发生的事情,只不过田神功从开始接触兵法就在跟着李谈。

一直以来都是顺风顺水,人生第一次败仗就败的这么惨好像是打击过头了一点。

李谈只好想办法给他树立一点信心,正好安禄山还没反应过来,或者说就算他反应过来了无论派谁过来都需要一段时间,就把袁哲跟田神功放了出去。

原本他想让田神功一个人带兵去的,不过想想自从出来之后,袁哲就没捞到多少单独带兵的机会,万一到时候也掉链子可怎么办?

于是干脆就让他俩搭伴去了,目前看来结果还算不错。

至少从袁哲那里的反馈来看,田神功看起来没有那么没信心了。

而第三座城池打下来之后,安禄山终于是坐不住开始调集大军准备守卫洛阳。

热门小说大唐总校长[穿书],本站提供大唐总校长[穿书]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大唐总校长[穿书]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148章 下一章:第150章
热门: 开挂闯异界 傲世九重天 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飞剑问道 白首妖师 白龙之凛冬领主 朱雀记 无尽神域 古董局中局 蛮荒风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