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上一章:第147章 下一章:第149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李谈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转头看向身旁的李归仁。

李归仁此时腿都要软了, 生怕李谈一个不高兴就直接来句:把他拖出去活剐了。

他连忙说道:“殿下,安贼自食恶果, 如今已是无人可用了!”

李谈挑眉:“哦?”

李归仁心中焦急,不得不绞尽脑汁说道:“朱邪狸虽然有天分,但终究年幼, 经验不足,若安贼手上还有可用之才,定然不会让他来攻打长安。”

李谈心里翻了个白眼:屁!真打起来他要是不开外挂十个他都打不过朱邪狸!

吐槽完之后他说道:“或许在安禄山眼中我也是年幼经验不足呢。”

李归仁赔笑道:“怎么会, 殿下北征突厥, 西征吐蕃, 功绩岂是那落魄贼子能比的?”

李谈把玩着手里的匕首说道:“那安守忠和崔乾佑呢?你之前不是说安禄山定会派他们来吗?”

李归仁哪儿知道啊, 他要是能摸透安禄山的想法, 他就不至于落到这个地步了。

不过看着李谈手里的匕首,他就算不知道也要给出一个答案, 要不然这匕首说不定下一秒就要出现在他身上了。

李归仁说道:“或许安守忠和崔乾佑也同我一样被朱邪狸谗言所害。”

李谈手一顿:“你觉得可能吗?”

李归仁认真点头说道:“朱邪狸此子最善揣摩……人心, 安贼如今对他信任非常,他能取代安守忠或者崔乾佑,说明这两个人要么已经被关押,要么就是安禄山现在只是处在不相信他们的阶段。”

李谈心说如果朱邪狸连这两个人都给搞进去了, 那可真是牛批了。

如果是真的, 这样算下来的话安禄山手中能用的大概也就剩下一个尹子奇了。

李谈赶走李归仁,李归仁走出书房之后长出一口气,擦了擦头上的汗,觉得大唐朝廷比大燕朝廷难混多了。

安禄山再怎么脾气不好, 也是有迹可循的,只要能够找准他的脉,想要混个名堂出来还是可以的。

当然要忽略中途冒出来的朱邪狸才行,这位才是真的厉害,在他们还揣摩圣意的时候,朱邪狸已经可以影响圣意了。

而大唐朝廷……李归仁不知道李隆基如何,太子如何,反正这位宁王是真的不好骗。

或者说,最好老实一点别想着骗他,否则肯定会下场凄惨。

之前李归仁带着两千人那么痛快的投降并不是因为他真的无路可走,而是知道了安禄山派来捉拿他的那队人马直接被团灭,而对方几乎没有伤亡。

或者说以少打多,对方没有任何死亡,这本身也是一件恐怖的事情。

李归仁匆忙出逃,带的物资完全比不上后面那一队,连那一队都被灭了,他还挣扎个什么劲儿。

现在他需要做的就是争取李谈的信任,同时证明自己的能力。

出卖情报这种事情是不能长久的,想要保住自己,保住自己的军队,就必须让李谈认识到他的价值,而李归仁的价值在战场。

李归仁开始思索要怎么才能说服李谈让他去跟朱邪狸对阵。

是的,他想要跟朱邪狸一决高低,这是在听到消息的时候他的第一想法。

当时听到这个消息李归仁第一反应是错愕,第二反应就是兴奋。

如果安禄山派安守忠或者崔乾佑过来,甚至是尹子奇,他都不敢说有百分百把握能赢。

但是朱邪狸……这不就是给他送上门的军功吗?

朱邪狸虽然在对契丹和奚部的战争中从无败绩,不过在李归仁眼中那是因为契丹跟奚部本身就没有什么名将。

所以如果让他去打朱邪狸的话,必然是有百分百把握的。

剩下的问题就是怎么让李谈相信他是真心投靠,放他出去打仗?

他分析了一下觉得如今宁王手下能用得上的将领并不多,能排的上号的一个是袁哲一个是田神功,了不起再算上一个陈冲。

田神功如今算是半废状态,那一身伤不养一两个月是养不回来的,这个人基本不足为虑。

剩下需要担心的就是袁哲和陈冲,然而李归仁觉得,如果刨除李谈信任问题的话,单论能力,他绝对要比这两个人强许多。

所以问题就又回来了,怎么才能让李谈相信他?

李归仁思来想去觉得,最好的方法就是李谈输给朱邪狸一次,在没有退路的情况下,李归仁站出来他才有可能同意。

那么另外一个问题又来了,朱邪狸和李谈……到底谁更厉害一些?

从名声上来讲,肯定是李谈更厉害,可是朱邪狸能够深受安禄山信任肯定也不是善茬。

李归仁很纠结的思考这个问题。

他没想到的是李谈是不会给他立功的机会的,如果真的放任他去打仗,那就是因为李谈能确信李归仁必输无疑。

不过此时李谈根本没有心思去想那些,他现在正看着之前朱邪狸给他写的信皱眉。

当时他生气朱邪狸写的太少,对于等我这两个字并没放心上。

他还以为朱邪狸是在安抚他,毕竟除了这两个字也没有别的话了。

然而没想到朱邪狸居然还是个行动派啊,这就过来了?

可是朱邪狸到底是要做什么呢?难道还真要跟他兵戎相见?

李谈心里有些没底,通过李归仁的叙述,他知道这次攻打长安肯定是朱邪狸主动要求的,或者说是他动用了手段才成了主将。

那么现在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等,等朱邪狸快到的时候,通过他的动向来判断他到底想要做什么,然后再配合。

不过……朱邪狸居然混到了大燕郡王的位置啊。

朔方王,虽然封地不大,但意义不同。

安禄山这个大燕国建国时间太短,真正封王的只有他的几个儿子,而外姓王还一个都没有。

所有的朝代刚开始的时候都一样,外姓王都是以军功封王,就算是搞后勤的也是对战争有贡献才可能封王。

如今据李谈所知,大燕似乎只有朱邪狸这么一个外姓王,什么阿史那崒干,什么崔乾佑,什么安守忠尹子奇,这些在安禄山谋反事业中出了大力气的人连个爵位都没有,更不要说封王了。

李谈简直怀疑朱邪狸是不是咬牙认贼作父才换来这么一个王位?

当然他也不过是想想,因为朱邪狸没有这样做的理由。

之前没有封王的时候他都把阿史那崒干给搞下去了,直接让史思明史朝义都不存在能够篡位的条件。

这样的情况下他能不能封王有什么用呢?

李谈摸着下巴思索半天,转头看向执夷。

正在啃苹果的执夷忽然觉得背后一凉,它悄咪咪地转头偷瞄了一眼李谈,在发现李谈正在看它的时候,心里的不安更加浓厚了一些。

李谈趴在书案上看着执夷说道:“执夷啊,苹果好不好吃?”

执夷伸出舌头舔了舔嘴,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别的不说,李谈给它准备的苹果的确都很好吃啊。

李谈听后笑了笑说道:“想不想多吃一点?”

执夷听到这里忽然就叹了口气说道:“你想让我干什么就直接说吧,别用苹果来勾·引我啊。”

李谈顿时大笑,笑完才说道:“你去找朱邪狸啊,看看他到底要做什么,我都不知道他想做什么怎么配合他?”

执夷认认真真啃完怀里的苹果之后,这才叹了口气说道:“我今天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就知道又要跑腿了,你有什么话要跟他说吗?”

李谈说道:“我想见他。”

执夷问道:“就这个?”

李谈点了点头:“对啊,就这个。”

执夷无奈:“你们两个现在是惜字如金啊。”

李谈心说等见面了就不是惜字如金了啊。

执夷翻窗走了,李谈看着窗外发呆。

说实话,如果换个人来,比如说李归仁说的那些什么安守忠崔乾佑之类的,李谈此时此刻应该已经开始制定策略了。

可是换了朱邪狸,他居然不知道该怎么搞。

真的要打的话,他跟朱邪狸之间就真的有裂隙了啊。

无论有什么计策,真打起来都不可能没有伤亡,到时候朱邪狸手上就真的有大唐子民的血,而至少在那一刻他们两个是实实在在的敌人。

李谈纠结的不行,然后晚上做了一晚上的梦,梦到他跟朱邪狸真的兵戎相见,然后他一刀砍在了朱邪狸身上,接着就被吓醒了。

他醒来之后坐在床上只觉得心跳快的仿佛要从胸腔跳出来。

等彻底清醒之后才安慰自己:没关系,他从来不用刀,那个梦肯定是反的。

然后就开始盼着执夷的踪影,无论如何执夷总能带回一些消息来,比如说朱邪狸的打算之类的。

不过他一直等到天黑都没有等来执夷的身影,一时之间不由得十分焦急。

为了不让手下看出来他现在的焦急程度,李谈直接把自己关在书房里对着书案发呆。

本来他是想要写一封奏疏送去蜀中,然后再写信给李俶问问长安的情况的,结果现在写两句话思路就会跑偏,等写完之后无论是奏疏还是信都写的一团乱。

他索性将毛笔扔到一边开始发呆。

就在他发呆的时候,忽然听到窗子有些微响声,不由得眼睛一亮,知道这大概是执夷回来了。

他连忙跑到一边打开窗子一边说道:“你怎么去了这么久?现在才……”

说到一半,他就消音了,因为他看到窗外沐浴在月光之下的不是毛茸茸的执夷,而是那张日思夜想的脸。

在最初的错愕之后,李谈瞬间眼睛一亮,也不管两个人中间还隔着一道窗,直接伸手揽住朱邪狸的脖子,紧紧抱住他说道:“印星,我好想你。”

朱邪狸回抱住他侧头亲了亲他的脸颊,一脸满足说道:“我也想你。”

就在李谈想要继续说什么的时候,忽然听到执夷的声音:“你们两个够了啊,要抱进去再抱啊,先把我放出来!”

李谈愣了一下,感觉到胸腹之间被踹了两脚,这才松开手,然后就看到执夷的头从朱邪狸的衣服里探出来,一身呆毛凌乱地看着他:“你们两个是要压死我吗?”

李谈一边把他揪出来一边让开窗子让朱邪狸进来,同时说道:“谁让你躲那里的,你是没有腿吗?还要印星带着你?”

执夷恨恨的用尾巴抽了他手腕一下,然后就跑去找它魂牵梦萦的苹果去了。

而李谈跟朱邪狸自然而然的又抱在了一起,躺在了软塌上。

李谈笑得眉眼弯弯,刚刚那些烦恼在看到朱邪狸的一瞬间仿佛都不翼而飞,他低声问道:“怎么没说一声就过来了?你的人距离这里很近了吗?”

朱邪狸没有回答,直接亲了下去,等他再放开的时候,李谈已经气喘吁吁,忘记了自己刚刚的问题。

而朱邪狸却一脸满足地抱着李谈,一边亲吻他的额头一边说道:“没有,还没到晋州,不过我脱离了大部队让下面人给我打掩护,先行一步。”

李谈略有些情动,觉得两个人难得见一面,结果一见面就说公事似乎不太好,但横亘在他们两个人之间的问题也的确很大。

最主要的是朱邪狸能够留在这里的时间并不多,若是让别人看到反贼派来的大将从宁王的房间走出去……怕是要出事情。

李谈勉强将心思拉回来问道:“你有什么打算?”

“明天你就让李归仁带兵去收复晋州,我尽量拖一拖行军时间,能不影响蒲州就不影响蒲州了,对了,让他带他自己的人马。”

李谈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你想对李归仁下手?”

朱邪狸应了一声说道:“嗯,我没想到他会投降,这样的话你想对他下手还要顾及他人言论,不如我来替你解决他。”

李谈这才明白朱邪狸为什么会跑到这里来,或许就是来为他解决问题的。

或者说朱邪狸每次出现都是来帮他解决问题的。

他想了想说道:“那杀了李归仁之后呢?”

朱邪狸说道:“之后?之后我就要回去勤王了啊。”

李谈微微一愣:“勤王?”

朱邪狸笑着说道:“让李归仁去守晋州,你去打洛阳。”

李谈震惊:“打洛阳?现在?”

他之前的确有打洛阳的打算,只不过这要等到他确保长安没有任何威胁之后才会去。

而且攻打洛阳之前还要详细计划一番,毕竟安禄山南下中原第一个目标就是洛阳,洛阳在他手中经营已久,就算没有打造成铁桶,怕也不是那么容易拿下的。

如今朱邪狸却让他去打洛阳,这让他十分惊讶,毕竟时机可不算成熟。

朱邪狸说道:“不用担心,洛阳如今外强中干。”

李谈问道:“安守忠和崔乾佑真的被你搞死了?”

这是李谈想到的唯一的可能性,毕竟但凡洛阳有大将看守,朱邪狸应该都不会让他去冒险。

朱邪狸点头说道:“没错,如今洛阳并没有什么守将,或者说能比得过你的没有。”

李谈说道:“可还有个安禄山呢。”

朱邪狸嗤笑一声:“安禄山?他如今身体情况已经十分糟糕,双眼几乎不能视物,就算他再怎么厉害也像是去爪拔牙的老虎,不足为虑。”

李谈问道:“安禄山的身体已经差到这个样子了吗?”

朱邪狸点头:“若非如此,他也不可能疑神疑鬼,对所有人都心怀戒备。”

李谈十分好奇问道:“那你怎么让他相信你的?”

朱邪狸说道:“我并不需要让他相信我,只要让他怀疑那些人就可以了。”

李谈追问:“可这样更不容易吧?”

朱邪狸解释道:“也没那么难,首先你要能摸清楚安禄山想的什么,你要知道自打他从范阳起家,他手中的权利就并不稳,之前安庆宗在范阳已经经营一段日子,能拉拢到身边的都拉拢了,再加上安禄山是逃回范阳,无比狼狈,这让他原本手下那些人对他的敬畏降低了许多。”

李谈听到这里便说道:“所以其实就算安庆绪不杀安庆宗,他也不会放任安庆宗继续活下去的吧?”

朱邪狸却说道:“安庆绪也的确是没有杀安庆宗,他们两个是一母同胞,在有共同敌人的时候,就算想要争位也要看情况。”

李谈问道:“共同的敌人?”

朱邪狸点了点头:“安禄山对他们两个一直不怎么喜欢,他真正喜欢的是跟段氏所生的安庆恩,心里想的也是想要立安庆恩为太子。”

李谈问道:“那安庆宗到底是怎么死的?”

朱邪狸淡淡说道:“当然是安禄山动手,只不过他担心真的给安庆宗随便弄个罪名的话,会引起很多人的反弹,索性便搞了一出兄弟相残,正好将能威胁到安庆恩的安庆宗和安庆绪兄弟二人一网打尽。”

说到这里他笑了笑又说了句:“否则我也不可能这么容易就脱身。”

李谈瞬间明白,这就是朱邪狸摸到了安禄山的脉,之后就算他被抓起来,只要他跟安禄山说是因为安庆宗有反意就够了。

安禄山既然一直在怀疑自己的儿子,那就不会怀疑朱邪狸的话,那么朱邪狸的行为就不是挑拨兄弟,致使骨肉相残,而是对他忠心耿耿,不惜对皇子出手。

也正是因为这件事情垫底,所以朱邪狸被安禄山放出去打契丹和奚部,一方面是想要磨练朱邪狸,另外一方面也是不想让他被安庆宗和安庆绪的人报复。

从事后来看,可以赞叹一下朱邪狸对人心的把握,然而在当时朱邪狸也的确是冒着生命危险在做这件事情。

李谈心疼的亲了亲他之后又问道:“那崔乾佑和安守忠呢?他们两个之前是追随安庆宗和安庆绪的吗?你怎么对付他们的?会不会有什么后遗症?”

朱邪狸摇了摇头说道:“这两个人是忠于安禄山的,不过他们并不是全无破绽,这两个人……你不知道,他们两个受到汉化影响极深,在安庆宗和安庆绪死后安禄山有意立太子的时候,他们两个觉得还是应该遵循汉人有嫡立嫡,无嫡立长的规矩。”

李谈问道:“哦?现在安禄山最大的儿子应该是……安庆和吧。”

朱邪狸点点头:“对,就算不是安庆和,安庆恩前面还有几个兄长,也就是说除非前面的兄长都死光了,才能轮得到他。”

李谈摇头:“不,安禄山还可以选择将段氏立为皇后,这样安庆恩就是嫡子,什么问题就都不存在了。”

朱邪狸说道:“对,安禄山的确有这个想法,只不过,以安守忠崔乾佑为首的将领们都不太同意立安庆恩。”

李谈有些奇怪:“为什么?”

朱邪狸说道:“因为安庆恩还太小了,安禄山如今的身体……所有人都觉得他坚持不了多久,到时候安庆恩年幼,恐怕无法掌握朝政。”

李谈十分感慨:“崔乾佑跟安守忠也是对安禄山忠心耿耿。”

朱邪狸笑道:“可惜不知道安禄山是不是脑子也生病,眼里只看得到他的爱妾和爱子,对于这些人的进言无动于衷,一心想要立段氏为皇后,结果在下诏书的前一天,段氏暴毙。”

李谈震惊:“是有人下手还是巧合?”

朱邪狸含笑看了他一眼,李谈瞬间明白:“你下的手?可是……”

朱邪狸到底是怎么做到连安禄山的后宫都能伸手的?

朱邪狸说道:“严格说来也不是,尹子奇有一个妹妹也是安禄山的妾室,我只是给他们提供了我沙陀一族特有的无色无味的毒药而已。”

李谈木了一下:“所以……尹子奇也被卷进去了?后来呢?”

“还有什么后来呢?安禄山震怒,第一个怀疑对象就是尹子奇的妹妹,所以如今尹子奇大概也跑到不知道什么地方躲起来了,至于安守忠和崔乾佑,本来是没他们两个的事情的,只不过我引导了一下,让安禄山怀疑这两个人不想安庆恩当太子是因为想要扶植一个傀儡,等他百年之后窃夺大燕基业。”

李谈听后满脸问号:“崔乾佑和安守忠支持的人都比安庆恩大吧?他怎么就相信了?安庆恩很优秀吗?”

朱邪狸一脸不屑:“跟安禄山一样痴肥,呆呆傻傻的,连普通人家的孩子怕都不如。”

李谈更是不解,朱邪狸解释道:“但是呢,架不住安禄山喜欢,在他眼里这个孩子跟他很像,所以也是天纵英姿,其他儿子都太过蠢笨不如他,自然就相信了这个说法。”

李谈:……

他算是明白李归仁所说只要摸清楚安禄山的脉,就能得他信任是怎么回事了。

不过朱邪狸也是厉害,简直是卧底的巅峰啊。

他十分佩服地看着朱邪狸说道:“所以你这是兵不血刃就搞死了安禄山手下三员大将啊,安禄山就没觉得担心吗?”

这些将领都死干净了,他还怎么逐鹿天下?

朱邪狸说道:“李……圣人入蜀,安禄山自觉天下在握,可能已经开始担心这些人功高震主,以后安庆恩不好驾驭吧。”

李谈挑眉:“这是把我无视了吗?”

朱邪狸笑着没说话,李谈倒也没觉得被看低或者生气,毕竟安禄山为大唐征战的时候,他……嗯,他还没穿过来,真正的建宁王也还不过是书都没读多少的小孩子。

安禄山有这个底气看轻他,只不过看轻的结果就是惨败而已。

李谈说道:“既然如此,明天我就让李归仁去收复晋州,然后我带兵去洛阳,你……你要小心。”

李归仁虽然这段日子表现的像个胆小如鼠的小人,但是能在安禄山那个朝廷里面混出来,这位手上肯定是有两把刷子的。

热门小说大唐总校长[穿书],本站提供大唐总校长[穿书]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大唐总校长[穿书]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147章 下一章:第149章
热门: 天地至圣 求魔苏铭 长生界 武极天下 琴帝 沈浪徐芊芊 我抢了灭霸的无限手套 默读 造化之门 再敢躲一下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