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

上一章:第146章 下一章:第148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李谈转头对清空说道:“让大家保持防御。”

李归仁的投降来的太过突然, 李谈很怀疑这也是对方的计策之一。

毕竟通过田神功的遭遇来看, 李归仁这个人吧……有的时候还是挺不要脸的。

当然用比较文明的词语大概就是这个人阴险狡诈。

李谈一边让人摆好防御阵势,一边让人喊了一句:“缴械不杀。”

既然是投降,那就把武器扔了嘛。

然后李归仁就真的把武器扔了。

李谈:……

这就很奇怪了, 除非李归仁打算弄几个人体炸·弹, 否则无论他有任何的阴谋诡计, 都不可能先将自己的武器给扔了。

李归仁被五花大绑推到了李谈面前,他老老实实说道:“殿下,我投降。”

李谈垂眸看着他,那一瞬间他很想杀了李归仁,因为就是这个人, 在晋州屠城,到现在也不知道晋州还剩下多少人。

至于李归仁为什么会突然投降,这个不重要, 或者说总有别人还可以回答这个问题。

他眼中涌动的杀机让李归仁察觉,李归仁立刻说道:“殿下且容我说几句!待我说完,殿下要杀要剐,归仁绝无二话!”

李谈握着腰间装饰用的短刀, 忍下了亲自动手砍了他的冲动, 勉强平心静气说道:“你说。”

虽然他自认为很平静, 但短短两个字透出来的杀机让身边的人都有些胆寒。

李归仁头上也开始冒冷汗, 他忍不住咽了口口水,说了句能救自己命的话:“我没屠城。”

李谈听后脸上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哦?”

李归仁也不知道为什么,在面对一个比自己小那么多的少年的时候, 居然会觉得恐惧。

比面对安禄山还要恐惧。

求生的本能让他迅速说道:“是的,真的,之前散播出来的屠城消息都是假的,为的是震慑,不信……不信您可以去查证一番。”

李谈点点头:“好,我就暂且饶你一命,若是你敢欺瞒于我,我手下可是有人最擅长剐刑,六百刀之内说不让你死就绝不会让你死。”

李归仁身体抖如筛糠,他的直觉果然是对的,这位可比安禄山还要狠啊。

虽然在大唐朝廷而言,安禄山不是什么好人,但在对待自己人方面,安禄山算不上暴戾。

至于剐刑什么的,就没在大燕朝廷上出现过!

李谈看着李归仁吓成狗的样子十分满意,剐刑这种东西实际上他也就用过那么一次而已。

当时他是真的恨极了,别说他,就连贺知章等人都没有拦着,就知道他们心里有多恨。

所以不到那个程度他不可能动用剐刑,就算他想下面人也会为了他的名声,为了他不移心性而拼死拦着他。

这也是很有趣的地方,李谈自己对自己的名声都不是很在意,反而是下面的人替他想的十分周全,生怕天下人对他有什么误会。

李谈没有在这里审问李归仁,毕竟山林之中并不方便。

齐平城那里他也没有去通知,只是派人去看了看,在听说那里的百姓虽然有些紧张,但依旧生活平静之后,就不打算将这件事情通知当地官员了。

齐平城太小,当地的父母官也很平庸,这种事情告诉他们只会让他们担惊受怕,就当成什么都没发生好了。

李谈就这样带着两千多人的俘虏上路了。

骑在马上的时候,无论他表现出来的多么镇定,心里也觉得十分诡异——他手下的兵一千多人,俘虏两千人。

总觉得好像哪里不太对的样子,这个人数对方如果想要反抗,就算是李谈也要费一些力气的。

然而这些士兵都乖的有点过分,让他们跟着就跟着,让扔武器就扔武器,让他们干啥就干啥。

其中李归仁尤其听话,搞得李谈总觉得有点……

“憋屈。”清空说出了李谈的想法。

是的,憋屈,也幸好之前杀了李归仁三千人,否则估计会更憋屈。

不过,既然李归仁一开始就打算投降,为什么还要留下三千人阻拦他们?而这三千人从头到尾都没有透露出要投降的意思。

这件事情真的是从头到尾都透露着诡异。

李谈忍住了直接将李归仁拽过来问清楚的冲动,准备先回城再说。

毕竟现在他人少,回到城里,李归仁就插翅难飞,到时候无论他有什么阴谋诡计也都不怕了。

李谈先派人去吉余城报了个信。

此时田神功跟袁哲都一夜未睡,他们都很担心李谈。

不管李谈有多厉害,在这种不知道消息的状态下,他一走就是一夜一天,给谁都要担心一下。

更何况之前还送来了一些伤兵,虽然那些伤兵都是轻伤,但他们不知道李谈没有出手,只是觉得有大王在尖刀居然还有人受伤。

恐怕是一场鏖战啊。

是以他们完全不敢睡,生怕李谈的求援信送到的时候,他们会来不及反应。

袁哲看着田神功脸色灰败地模样劝道:“我在这里等大王的消息就好了,你先去休息一下,否则大王回来看到你这个样子也要不开心的。”

田神功摇了摇头,他战败已经是犯了大错,大王没有派人将他捉拿回长安已经足够宽容,他怎么能自己休息而不去迎接大王呢?

袁哲无奈的叹了口气,觉得这些一早就跟着李谈的人个顶个的都是倔驴。

不过他想了想自己好像也是这样,如果将他放到田神功这个境地,估计也会这么做。

他想到这里就让郎中过来给田神功切脉,看看他是真的撑得住还是在硬挺。

当然郎中的说法肯定是让田神功先去休息的,只不过就算不休息一时半会也死不掉就是了。

袁哲一听就放下心来也不再劝田神功,甚至觉得田神功以这幅虚弱的模样出现在李谈面前,到时候无论李谈多生气,看到他这个样子说不定也要心疼。

这也算是苦肉计的一种吧,虽然对自家大王用不太好,但先保住兄弟的小命重要啊。

袁哲甚至开始思考要不要做点手脚,让田神功看起来更惨一点,比如说吐个血什么的。

田神功不知道袁哲已经开始想那么远,如果他知道的话恐怕真的要气的吐血。

他如今这样自虐说到底不过是心有愧疚,可是这份愧疚却没办法去弥补,那些死去的士兵已经活不回来了。

就在两个人心思南辕北辙的时候,李谈的消息送来了。

袁哲跟田神功两个人看完之后都有些木然。

袁哲转头看着田神功说道:“田子,你掐我一下,让我知道我不是在做梦。”

田神功迷茫的伸手掐了他一下,袁哲瞬间嗷了一声说道:“这么用力,我跟你没仇吧?”

田神功此时也回过神来,连忙说道:“对不住对不住,刚刚没留神。”

实际上因为刚刚太过用力,田神功牵动了身上的伤口,此时真正疼的龇牙咧嘴,不用袁哲他都能知道自己现在是醒着的。

因为只是报个消息,详细情况并没有说明,所以袁哲跟田神功坐在那里面面相觑,都在思考一个问题:大王到底是怎么做到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活捉李归仁的?

说实话他们对李谈能不能赢心里都觉得是五五分,而且就算赢可能也要一段时间,毕竟李归仁那么老奸巨猾。

可是这才过了多久?按照传信兵的说法,实际上也就用了一夜,其中还有一小半的时间是在追击对方,而且还是先消灭了对方三千多人。

所以实际上用的时间更短而已,所以……怎么做到的?

这么容易的话,之前那些兵是怎么受伤的?

田神功只觉得一阵眩晕,根本想不明白也不打算想明白了,反正大王没事就好了。

他坚持站起来说道:“走,我们去迎接大王凯旋。”

袁哲拉住他说道:“你要是不想走到半路就被抬回来就听我的,大王回来之前你就躺在马车里,等大王快到的时候你再出来就行了。”

田神功还要挣扎,袁哲严肃说道:“大王凯旋是好事儿,你别回头见到大王就晕,给大王泼冷水,更甚至若是被百姓看到了,还会有损大王威名。”

袁哲知道跟田神功说什么你身体如今坚持不住都没用,唯一能够压住他的大概也只有大王了。

果然田神功听到袁哲这么说就安静了下来,仔细想想也是,大王打了胜仗,活捉了对方的将领,还是李归仁这种级别的,心里肯定正高兴。

结果最高兴的时候他跑到大王面前没说两句,晕了,这不是给大王找不痛快吗?

袁哲见他听劝也松了口气,连忙出去开始准备迎接事宜。

这是李谈吩咐下来的,虽然对于这次的胜利他总觉得有些奇怪,但胜仗就是胜仗,现在唐军方面也急需这一场胜仗来鼓舞士气。

否则大军出城迎接这种事情他才不会做。

这是演戏给士兵,给百姓看的,告诉他们,宁王来了,依旧战无不胜。

李谈在半路的时候又换回了他的亲王常服,原本那身劲装在山林里行军的时候划破了好几道,看上去有点狼狈了。

而这身衣服一直是清空小心翼翼保管,此时看上去依旧平整干净,从李谈的状态就能看出来这场仗很轻松。

不仅仅是他,就连那些士兵在听说百姓可能会出城劳军的时候,也将身上的玄甲整理了一番。

就这样,当李谈带着他的尖刀和俘虏出现在大家视线内的时候,所有人都觉得有些震撼。

那种震撼来自于对李谈的敬畏,因为之前一场败仗,李归仁在这些人心中已经成了恶魔一样的存在。

又恨又怕,又觉得打不过那种。

然而宁王殿下看上去仿佛就是带着人往郊外溜达了一圈,就这么轻轻松松把人给抓了。

好像敌人不是反贼那边的当世名将,而是一个不起眼的小贼一样。

李谈表现的也很轻描淡写,在看到田神功的时候,他甚至还温言说道:“你身上还有伤呢,怎么出来了,快回去。”

田神功激动的热泪盈眶,此时连话都说不出来,原本他自己都察觉不到的心理阴影在看到李归仁被绑的严严实实的时候就烟消云散了。

李谈没有下马,而是在将士崇拜,百姓崇敬的目光之中进了城。

入城之后,他直接去了城中富户的家中。

这地方的县衙太过破败,城中富户早就带着家人离开,是以县令在听闻李谈要亲自来的时候就下令将这处园子打开供李谈落脚。

李谈当然也不会假惺惺的推辞,这么紧张的时候,如果休息不好对状态的影响也很大,反正大不了回头赔那富户一些钱就是。

一天一夜没睡,李谈倒还撑得住,只是袁哲和田神功看上去有点撑不住了。

尤其是田神功,李谈看着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骂吧,看他这么惨了,有点舍不得。

不骂吧,一想到那么多将士的性命都……不给个说法好像也说不过去。

他想了想便说道:“如今正是人才紧缺之时,你之过错自有人记录在案,如今便先降职留用,允你将功折罪,若没有立下相应的功劳,我还是会将你交给大理寺去判,懂了吗?”

田神功感激地眼眶通红,他本来以为自己肯定要被押解进京,没想到李谈居然没有责备他,还让他将功折罪。

李谈叹了口气说道:“行了,别太激动,影响伤势恢复,先回去吧。袁哲你让人去查一下晋州的情况,我是说去看看百姓的情况,军情就不用了。”

袁哲虽然心中疑惑,但还是按照命令行事。

李谈将事情都吩咐下去之后,尤其叮嘱一定要看好李归仁,然后才准备去休息一下。

他倒是想要直接审问李归仁,然而抵不住已经太过疲惫,本来之前从长安出发就一直在赶路,中途扎营也尽量缩短时间,后来又连夜追击李归仁。

之前一直在外面,精神紧绷还不明显,如今回到自己的地盘,再加上最大的威胁李归仁已经被抓起来,他反而不急了,还是小命重要。

李谈匆匆吃了点东西就去休息,这一觉就睡到了晚上。

他再睁眼的时候,看着烛火满室一时之间居然有种不知今夕何夕的错觉。

好在清空把他从这种虚幻的感觉中拽了出来,躬身问道:“大王可要洗漱?”

李谈点点头,起身活动了一下肩颈,等洗漱完毕之后彻底振奋精神便问道:“现在什么时候了?”

清空说道:“申时了。”

“这个时候了啊。”李谈想了想说道:“别惊动别人了,我去书房看会书,等等就回来休息。”

现在再让他睡肯定是睡不着的,只能消耗一下精神。

原本他还想着如果不是特别晚的话就提审一下李归仁,不过现在……他当然是不在乎李归仁睡没睡够的,但是他心疼自己的手下,大家都跟着他奔波了一天了,没跟着他的也在吉余城担惊受怕,还是让大家好好休息吧。

只不过让他没想到的是袁哲居然很快就得到了消息,过来等候差遣。

李谈将他喊进来看了两眼发现精神头还不错便问道:“休息好了?”

袁哲用力点头,他虽然熬夜了,但其实并没怎么耗神,所以补了一会觉就起来等着李谈吩咐了。

李谈问道:“神功怎么样了?”

袁哲说道:“身上的伤有点反复,不过性命无虞,就是多受点罪。”

李谈点点头,没有说去帮田神功医治这种话。

倒也不是他狠心,而是他去治了,可能田神功心里的坎就真的过不来了,这次受伤就当成他的一部分惩罚,他心里大概也会好过一些。

李谈开口说道:“京观堆起来了吗?”

袁哲点头说道:“堆起来了,两座。”

李谈说道:“好,去准备一下,明日一早我要祭奠众将士。”

袁哲应了一声刚想走,李谈又说道:“顺便把李归仁给我带上来,我有话问他。”

反正晚上也是睡不着,不如折腾一下李归仁。

袁哲过不一会就回来说道:“大王,刚刚把李归仁喊醒去收拾一下了。”

要不是怕李归仁一身脏臭恶心到他们大王,才没有人管李归仁是不是干净。

李谈听后有些诧异:“喊醒?他还睡得着?”

袁哲冷哼一声:“吃得香睡得香呢。”

李谈:……

这心理素质,真够可以的啊。

他想了想又问道:“派去的人有消息了吗?”

袁哲一拍脑袋说道:“瞧我这记性,已经来消息了,说是李归仁之前并且有屠城,当然还是杀了一些反抗的百姓的。”

李谈听后长舒口气,虽然还是想杀李归仁,但是没那么迫切了。

甚至他开始思考要不要榨干李归仁的价值之后,再搞死他?

作为安禄山麾下大将,他肯定知道很多东西吧?

唯一需要防备的就是他会不会是安禄山安插过来的细作?

不过,用这种方式安插……不是安禄山疯了就是李归仁疯了。

李谈想不明白,干脆也不去想,等李归仁到了之后,他刚想开口,就看到李归仁直接扑在地上一把鼻涕一把泪说道:“殿下,下官,末将,不,小人真的没有残杀百姓啊。”

李谈:……

这么夸张的吗?

他嘴角抽了抽问道:“说说吧,怎么回事,你为什么投降?想好了再回答,要是那个答案让我不开心……后果你知道的。”

李归仁身体颤抖,哆哆嗦嗦说道:“我……我实在是走投无路了啊,殿下,圣人……不,安贼,安贼他要杀我啊,我不想坐以待毙,我为他征战四方,却落得如此下场,他不仁也就别怪我不义了。”

李谈听得一阵茫然,直接问道:“安禄山要杀你?等等,之前在你们后面有一队人马,大约三千有余,那不是你的人?”

李归仁连忙说道:“那就是安禄山派来追杀我的人,我……我也是被逼无奈,才直接往那边跑的,幸亏遇到殿下,多谢殿下救命之恩!”

李归仁一边说着一边真的要哭了,他这都什么运气啊。

好不容易躲过了自己人的监视和唐军的斥候逃了出来,虽然当时身后有追兵,但是他有把握能甩脱那队追兵。

他当时并没有想过向大唐投降,他想的是去投靠突厥或者吐蕃。

毕竟他知道不少大燕的机密,想必能够卖个好价钱。

就算没机会投靠,那就找个深山老林先躲一躲,他有人有粮一时半会也饿不死,等回头观察一下情势看能不能渔翁得利。

结果没想到居然被李谈发现了!

到现在李归仁都在纳闷,不知道李谈到底是怎么发现他的。

唯一可以解释的就是李谈真的会巫术,一想到这里,李归仁就对李谈更加敬畏。

而李谈听了他的话之后颇有些哭笑不得,怪不得那些人被围剿到死都没有人去传信救援。

他们跟李归仁也是敌人,自然不可能去找李归仁救援了。

对于自己无意中救了李归仁一命李谈倒是心情平稳,反正无论李归仁跟那一波人马到底是不是敌对关系,在李谈看来都是敌人,都是要消灭的。

李谈问道:“安禄山为什么要杀你?”

李归仁咬牙切齿说道:“他昏聩无用,听信小人谗言,觉得我拥兵自重,想要卸了我的兵权。”

李归仁虽然是安禄山的手下,但他手下这些兵马其实都是他自己一手带出来养起来的。

他跟着安禄山是想要以小博大,而如今安禄山想要卸掉他的兵权,将他的兵打散收归朝廷,李归仁肯定是不能忍的。

他们这些人跟着安禄山谋反,本身心思就不正,自然也不会有什么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这种想法,所以他就跑了。

李谈跟听故事似的,见李归仁恨得牙痒痒,便问道:“哦?我听闻安禄山对你信重非常,是什么人能够动摇你的地位,还让安禄山相信?”

这个人若是针对安禄山麾下所有大将军就好了,只要他能发挥李林甫或者杨国忠十分之一的本事,就能从内部瓦解伪燕。

李归仁眼睛一转说道:“此人殿下是认识的,他与殿下有旧。”

李谈听后嗤笑一声:“安禄山的手下曾经都是大唐朝臣,我不认识的恐怕很少。”

李归仁连忙说道:“这个人不一样,这个人背叛过殿下啊。”

李谈忽然心里有种不太好的预感:“哦?是谁?”

“就是曾经的永寿郡王世子朱邪狸啊。”

李谈:……

一旁的袁哲震惊地瞪大双眼,忍不住转头看向李谈。

他们这些人是知道素麻城的,也知道朱邪狸的存在,可是……朱邪狸现在不应该在素麻城主持大局吗?怎么跑到了安禄山那里?

李谈按捺住心里的激动,佯装淡定说道:“哦,是他啊。”

李归仁用力点头说道:“殿下,此人心机深沉阴险狡诈,为人阴狠刻薄,对大唐心怀仇恨,必须除之啊。”

李谈没有回答他,只是问道:“朱邪狸之前被朝廷追捕,身无长物,是怎么得了安禄山重用的?”

朱邪狸自从去了安禄山那里对自己的近况很少提及,不对,是他们两个压根就没有什么书信往来。

到现在李谈都不知道朱邪狸在那边过的怎么样,是以之前执夷说朱邪狸混的比他好,他还不信来着。

如今看起来……好像是很不错啊。

李归仁开口说道:“殿下应该还记得此子当初曾率兵有意攻打原州,还是殿下亲自出马才将他吓退,那时安贼得知了他的下落,便要招安他。”

热门小说大唐总校长[穿书],本站提供大唐总校长[穿书]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大唐总校长[穿书]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146章 下一章:第148章
热门: 妖气横生 一念永恒 龙符 科技巫师 绝代神主 武炼巅峰 魔兽多塔之异世风云 魔天记 光之子 入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