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上一章:第145章 下一章:第147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李谈直接将袁哲叫过来让他带队先去接应田神功, 而他则要带着尖刀去偷袭李归仁。

是的, 尖刀, 这是他给自己的嫡系部队起的名字, 听上去特别俗,但又特别的贴合实际。

因为尖刀就真的像一把尖刀一样, 只要到了在战场上就能撕开地方的阵型,直·插对方最薄弱的地方。

袁哲听到李谈这么说简直要吓死了, 连忙说道:“大王, 就算要去偷袭李归仁, 也要和大部队一起走啊,毕竟李归仁如今……”

李谈直接说道:“李归仁现在已经绕开了吉余城,正往旁边的城池赶去, 如今蒲州城就这么点兵力, 想来他是不想硬碰硬有太多消耗。”

袁哲听到这个消息第一反应也是震惊,他甚至没有怀疑李谈是怎么得知这个消息的。

不过,虽然他没问, 然而李谈还是在思考借口, 准备以防万一。

哎, 就是这点不好, 若不是担心被怀疑,他肯定不会派什么斥候,直接就让执夷上了。

毕竟斥候可能有伤亡,然而执夷是不会出问题的。

可他也没办法解释人在车中坐就能得到消息这回事。

也正是因为不想过多解释,所以李谈打算尽快带着尖刀走。

他的尖刀是不一样的, 这个队伍的服从性是所有队伍里最高的那个。

所以尖刀里面没有人会怀疑他的消息来源,或者说那些人压根就不会去想李谈是怎么得到消息的,他们只知道李谈让他们做什么,他们就做什么。

反正李归仁正在奔袭,就算要打吉余城应该也是佯攻,或者是交给手下去指挥。

而他那边除了他自己李谈也没听说还有多么厉害的人,袁哲应该能搞的定,或者说他这次带来的兵从根本上就比对面强,装备也比对面要好。

只要袁哲不会跟田神功一样踏入陷阱,那么就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袁哲看着李谈一身亲王常服骑马飞奔消失在夜色中,觉得十分无力,心想如果是京兆尹或者大理寺卿在就好了。

他们一定能够劝得住大王,最少也能知道大王到底哪里来的消息,消息准不准确啊。

袁哲倒不是怀疑李谈,他是担心,在出征之前,纪合跟邹世两个人都再三叮嘱他一定要照顾好宁王殿下,毕竟他身负许多人的希望,不能轻易倒下。

可他身上背负的压力也太大,所以他们都希望袁哲能够分担一部分。

袁哲当时也想好了,能不让李谈上战场就不让他上。

哪怕李谈手上有各种神秘的巫术,但也有弊端,人一多起来他也照顾不了几个,还是他自己的安危比较重要一些。

结果……他的雄心壮志还没有实施,李谈就带人夜袭去了。

袁哲叹了口气,继续带队前进,他想了想刚刚李谈带过去的人数,觉得只要李归仁不是带个几万人,他家大王应该不会有什么事。

这样想着,袁哲却还是加快了行军速度,一口气赶到了吉余城,而这个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晚上了。

虽然天已经黑透,但是吉余城依旧灯火通明,或者说是吉余城的西城门灯火通明——田神功率领麾下将领正在等待李谈的到来。

然而李谈的仪仗到了,人……却没来。

袁哲看到田神功脸色苍白的模样忍不住说道:“你身上还有伤,更深露重,怎么能站在外面呢?”

他现在也有些后悔,本来是觉得马上就要到吉余城了,所以也就没有派人来通知田神功夜袭的事情。

早知道田神功哪怕顶着重伤都要出来迎接,他应该早告诉他的。

田神功原本期盼的神情慢慢变的无比失落,他低声问道:“大王……是不是不愿意见我?”

袁哲一边把他拽上马车一边说道:“胡扯什么呢?在你心里大王就是那么小心眼的人吗?”

田神功没有说话,依旧是垂头丧气的样子。

袁哲想要像以往一样拍拍他的肩,但是想到他身上有伤,就没下去手,只是说道:“行了,别这幅样子,怎么?输不起?”

如果是以往田神功肯定会反驳,然而现在的他似乎真的没有了那股气势,他苦笑一声说道:“是啊,输不起,那么多人命呢。”

田神功是自责的,自从醒来之后,他不止一次回想为什么没有再小心一些呢?明明有那么多破绽的,为什么就没有再多查证一下呢?更或者……为什么他没有死,没有给弟兄们陪葬呢?

这样他就能到地下,对那些人说对不起了。

如果说是正面对战输了,田神功虽然会遗憾,但不会这么愧疚,因为那样的话他尽力了。

可如今……他输得憋屈,那些因此而死的战士们更是死的冤枉啊。

袁哲看他这个样子心里也不好受,然而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总不能说输就输了下次赢回来就好了。

他知道田神功在意的不是输,而是那些战士的性命。

不会安慰那就不安慰,所以他干脆低声说道:“大王带着尖刀去袭杀李归仁了。”

“什么?”田神功的注意力果然被转移,他顿时激动起来,张嘴还想说什么,结果就是一口血喷了出来。

袁哲被他吓了一跳,连忙说道:“别别别,你别急,是李归仁带着人绕过了吉余城要袭杀别的城池,大王得到了消息就带人去了。”

“什么?”田神功顿时大惊:“李归仁绕过了吉余城?可是……我……我这里并没有得到消息。”

说完之后,他愣愣看着袁哲半晌,忽然更加低落的低下了头——原来他连这点小事情都做不好吗?

若是大王没有得到消息的话,那……别的城池是不是……

田神功想到这里整个人都变得茫然起来,一旁的袁哲察觉到他的变化,顿时有些不知所措。

他原本想要告诉田神功李谈没有跟过来的真正原因,但是为什么田神功看上去更加垂头丧气了啊!

袁哲伸手轻轻搭在他的肩膀上,又不知道该怎么说,生怕自己越说越错。

田神功察觉到他关切的目光,抬起头勉强笑了笑说道:“走吧,已经设下接风宴了,虽然大王没来,但还是要让兄弟们吃饱喝足的。”

袁哲用力点了点头,不过说是接风宴,但实际上让袁哲看来基本上就是个篝火晚会,还是自己烤肉吃的那种。

不过越是这样才能越是掩盖大战前的那种紧张氛围。

袁哲坐在田神功身边笑着说道:“行啊你,不过,这酒你不能碰,只能看着我们喝。”

田神功一脸的忧心忡忡,听后勉强笑了一下,袁哲看到他这个样子便问道:“你这是担心大王吗?你这都多余知道吗?大王是什么人,而且他还带着尖刀,我才说不定现在他们都开始打扫战场,收捡战利品了,哎,你说……大王能杀掉李归仁吗?”

田神功愣了一下,有些犹豫说道:“这……李归仁也是当世名将……这……”

袁哲摸着下巴说道:“当世名将也没听说他会巫术啊。”

田神功听后忽然就有了信心:对啊,他们家大王还会巫术呢!

而被他们说会巫术的李谈此时正拎着执夷后脖颈,小声说道:“我刚刚信誓旦旦跟大家说李归仁肯定在这个方向,为什么现在还没见到?这跟你之前说的不一样啊。”

执夷身体悬在半空,四只爪子乱蹬一气说道:“你当李归仁是死的不会跑吗?他也是在移动的啊。”

李谈为了不让身边的人听到,继续压低声音说道:“那你就不能定位准一点吗?”

执夷气极:“你当我卫星定位系统啊?”

李谈理所当然说道:“你可不就是系统吗?”

执夷:它居然无言以对。

就在李谈想要让它继续提供准一点的情报的时候,就听到斥候回来说道:“殿下,找到了反贼的踪迹。”

李谈精神一振问道:“确切吗?会不会是对方故布疑阵?”

斥候十分肯定说道:“查探过了,没有问题。”

李谈一抖缰绳说道:“追上!”

他并没有太多怀疑,毕竟李归仁行动这么隐秘,应该不会想到李谈能够知道他们的行军路线,不会有太多防备。

他一边追一边问道:“估算出对方有多少人了吗?”

其实他是知道有多少人的,毕竟有执夷这个外挂在,然而他却不能表现的太全知全能,毕竟凭空知道李归仁的行动就已经很奇怪了。

说不定到时候他还要说李归仁那里有他安插的奸细才能糊弄过去。

前方的斥候开口说道:“大概有五千人左右,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好像分成了两队,现在猜测后面那队可能是辎重队。”

“嗯?五千?”李谈愣了一下,转头看了看蹲在他肩膀怂成一团的执夷,满眼质疑。

毕竟执夷后来跟他说大概有两千人。

这个人数的队伍其实对于偷袭来讲已经十分庞大,不过想到李归仁是去攻城,这个人数倒也合理,毕竟只要他路上不被发现就行。

那么现在……多出来的那三千人是从哪儿来的?

他没有怀疑斥候,毕竟如果斥候判断有两千多或者三千左右人也正常,毕竟大半夜的通过这些痕迹辨认人数并不容易。

可是一下子差这么多人,斥候应该没错。

但是执夷也没错,那么就一定有一队是有问题的。

李谈想了想让阵型从冲锋变成了半防御模式,然后继续往前走。

他带出来的人也不算多,就一千多人。

他原本想着对方有两千人的话,虽然他们人数少一些,但是这个人数是他能照顾的极限,或者说这个人数他能保证没有太大的伤亡。

完全没有伤亡大概不可能,毕竟真的冲到一起,李谈的那双眼睛又不是摄像头不可能全面看过来,更多时候还要靠执夷给他指方向救人。

但他现在有攻击能力了,完全能够一个人挑一群人,所以打李归仁是没问题。

可是对方有五千人的话,李谈就要考虑一下了,毕竟这个人数差距有点大啊。

当然退是不可能退的,都追出来了,出发之前还信誓旦旦要活捉李归仁,现在听说对方人数多就转头跑,他不要面子的吗?

就在他思考怎么对付那两队人马的时候,执夷在他耳边小声说道:“确定了,的确有两队人,不过这两队人马距离有点远,也不是很远吧,不过这个阵型……很奇怪啊。”

李谈心念一动问道:“确定第二队人马是安禄山的人吗,会不会是其他义士知道了他的行踪在追杀他?”

执夷说道:“别想,肯定是安禄山的人。”

李谈有些遗憾,这要是自己人就好了。

不过他还是很疑惑:“为什么要分开啊?真的是辎重队伍?不过如果是辎重队伍那就更不应该分开了,万一被偷袭了怎么办?”

最主要的是他是去攻城的啊,只要攻打下来,要什么没有?根本不需要带辎重队,就像李谈连粮道都没有准备一样。

执夷小声说道:“可能前面是精锐负责攻城,这些就是普通士兵,负责开城门或者断后什么的。”

李谈点点头,现在也只有这么一个可能性了。

不过,既然两队是分开的,彼此之间还有一定的距离,李谈就很放心了,他完全可以先偷袭后面的队伍啊。

前面的就算想要回援也没那么快,如果能在这个过程中直接吃掉后面那个队伍,那基本上就是没有压力了。

李谈忽然低声问道:“后面那个队伍多少人?”

执夷说道:“三千人。”

李谈算了一下,就算一千,一千对三千,不太好打,但是能打,最主要的是他们是偷袭,对方完全不知道他们会杀出来,在措手不及的情况下他们的优势更大一些。

想到这里李谈压低身体说道:“提速!”

他提速了,尖刀也跟着提速,这就是尖刀的好处,永远不会有人问大王为什么这么做,这么做有危险,他们会一直跟着李谈,无论是上刀山还是下火海。

不过对方的速度也挺快的,李谈在马背上颠簸的怀疑自己是不是掉了血,需不需要在进入战场之前给自己套上个持续的时候。

斥候终于带来了最新的消息:“殿下,对方的队伍与我们的距离已经缩小到了十里。”

李谈听后顿时说道:“从现在开始不要发出任何声响,不要交谈,最好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当然他这句命令大概也没什么用,毕竟从脱离大队到现在,除了他跟斥候的对话,其他时候除了马蹄声再没有其他的声音。

尖刀这些战士在战时那基本上是能不说话就不说话的。

叮嘱完之后,小队再次提升速度,虽然马蹄声很响,但这是没办法的事情,李谈甚至在跟执夷讨价还价看系统有没有这东西。

执夷小声说道:“如果我没有跟总部断开联系的话,大概是有的,但是现在吧……”

好吧,李谈懂了,不过虽然有点遗憾,但他也不后悔。

毕竟如果执夷没有跟总部断开联系,那就代表着他没有来长安,依旧在凉州呆着。

如果在凉州的话,他要那些能够掩盖声音的高科技有什么用呢?跟吐蕃跟突厥打吗?或许需要吧,但并没有什么意义。

现在李谈只希望前面的敌军最好因为己方人多,行军的声音能够盖过他们的马蹄声。

然而他的希望注定落空了,因为他忽略了一件事情——尖刀是他倾注心血培养起来的,他不缺钱,所以尖刀用的都是最好的,也能做到每个人都配备一匹马。

但并不是所有的军队都如此,至少这次他带来的军队,真正有马的骑兵,除了尖刀这一队伍之外,只剩下两千人。

而李谈这次带的却是有好几万人。

这是一个什么比例?

他还算有钱都这样,安禄山……虽然有钱但也做不到所有人都有马。

所以前面那一队敌军,只有一部分有马,而剩下的人都是徒步。

在队伍最后的人应该是听不到前面的马蹄声的,然而现在……他听到了。

本来已经奔跑一夜的身体非常疲惫,在听到马蹄声的一瞬间,他第一反应就是:将军怎么带人折回来了?

然而很快他就清醒过来,忽然大声喊道:“我们身后有马蹄声!”

不仅仅是他,他身边也有许多人都听到了马蹄声。

消息迅速传到前面,而领着他们的将领第一时间下令收缩阵型,摆出防御姿势。

等李谈带人赶到的时候,接着火把看到对方的阵型一时之间十分遗憾:“被发现了啊,不过他们不是骑兵,所以……给我冲!”

步兵对上骑兵,别说什么优势不优势了,能活下来基本上就是命大。

这里面有许多人并不是被敌人砍死,而是被马蹄踩死的。

尖刀真的不负它的名声,一瞬间就直刺敌方阵营,将敌人的阵型直接从中间撕开搅乱。

而此时地方将领也忍不住骂了一句娘:他哪里想得到居然会有这样一队骑兵啊。

骂完娘之后他就开口说道:“小心,他们是突厥人!”

骑兵等于突厥人基本上已经深入人心了,除了游牧民族,再没有哪个民族能有组织起这样的骑兵队伍。

而如今大部分游牧民族基本上都被安禄山收拢,然而突厥人家自成一国,都没同意跟安禄山合作。

他们想要等,等安禄山跟大唐朝廷打的两败俱伤之后,再出手坐收鱼翁之力。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反贼将领第一反应就是突厥人终于出手了。

不过很快他就反应过来:突厥距离蒲州可不近啊,不可能这么悄无声息的进来吧?否则朝廷那边怎么可能没得到消息?

他说的这个朝廷,是反贼安禄山建立的大燕朝廷。

就在他疑惑的时候,忽然听到一个年轻的不像话的声音带着笑意:“眼神不怎么好啊。”

将领听了之后反射性的抬头看过去,然后就看到一个一身大唐亲王常服的少年骑在马上,含笑看着他。

将领疑惑了一瞬,不过他很快就判断出来这位应该是对方的首领,立刻说道:“去杀他!”

擒贼先擒王这件事情所有人都知道。

然后这句话就成了将领在这个世界上说的最后一句话,他看到李谈的那个画面也成了他对这个世界最后的印象——因为在那句话说完之后,他就莫名其妙从马上摔了下来,然后被对方不知是谁的马蹄踩了个正着。

将领摔下马是在李谈掌控之中的,因为他召唤出了蜘蛛,直接将对方拉了下来。

当然当时李谈想的是用蜘蛛将他拉过来,然后捉活的,看能不能问出什么。

结果没想到没拉过来——中间的障碍物太多了,敌方的士兵己方的士兵都是障碍,结果就是人掉下了马,然后被踩死了。

李谈:……

这大概是安禄山那边死的最憋屈的将领了吧?

甚至李谈连他的名号都不知道。

唉,他连我是谁也不知道啊。李谈有些遗憾的想,这位大概要做个糊涂鬼了。

他遗憾,其他的战士更遗憾啊,杀死对方将领是大功,若是能割下对方的人头那就更是大功一件。

刚刚所有人都卯足劲冲过去想要拿下这份功勋,结果谁知道好好的对方就掉下马了呢。

现在将领虽然死了,但谁杀的……不知道。

而且就算知道了也没用,真算起来立功的应该是马啊。

少了这样一份大功,尖刀的战士们化悲愤为力量,砍的更加用力了。

李谈见对方还在抵抗,便说道:“喊两声,就说反贼将军已死,剩下人只要缴械投降,我留他们一命。”

其实这些人的命他一点也不想留下,毕竟这些人每个人的手上可能都有一条或者好几条大唐百姓的性命。

然而李谈没有忘记,李归仁的队伍分为两队,而李归仁明显没有在这个队伍之中。

他现在还要去追击李归仁的队伍,所以必须速战速决,还不能让这些人有机会通风报信。

只是让他意外的是哪怕他们已经知道了自己将领已死,也没有放弃抵抗去追随前面的队伍,而是继续徒劳无功的跟尖刀抗衡。

李谈看到之后不由得挑眉:“呦豁,硬气啊,既然不肯投降,那就……都死在这里吧!”

月光之下,李谈一脸冷漠的在那里看。

因为对方没有多少骑兵的缘故,尖刀没有几个人遇到真正的危险,当然也因为第一开始他们就将对方的阵营冲散了。

只不过这么多人就算一个个老老实实让他们砍头也需要一段时间,更别提他们还在反抗。

在这个过程中,清空在李谈身边低声说道:“大王,不太对,这个不像是辎重队伍啊,他们什么辎重都没带,干粮武器似乎都是自己带着的。”

李谈也有些奇怪,既然不是辎重队伍,没有被辎重车拖累速度,怎么还跟前面的部队分开了呢?

如果说想要两面夹击,所以分兵了倒也好说,可刚刚他才跟执夷确定过,这个队伍行进的路线就是李归仁带兵走过的路线。

难道李归仁早就猜到会有人截杀他,所以这一队人就是为了留下来堵截追兵的?

可是没有道理啊,反正如果是李谈是不会这么做的,他一开始就不会带这么多人来。

既然是偷袭,就要用最快的速度,在对方完全反应不过来的时候,直接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

这方面骑兵是当之无愧的王者,所以偷袭应该全部带骑兵,可是这……步兵多骑兵少啊。

热门小说大唐总校长[穿书],本站提供大唐总校长[穿书]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大唐总校长[穿书]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145章 下一章:第147章
热门: 神武战王 长宁帝军 妖弓 琴帝 我在异界是个神 长生界 国民男神他私联站哥 天珠变 六爻 斗破苍穹之大主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