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

上一章:第143章 下一章:第145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一旁的田神功小声说道:“大王……现在……如何是好?”

李谈转头问道:“知道李归仁手下多少兵马吗?”

俟斤回道:“据说有十五万之众, 但……这其中应该是有水分的。”

李谈叩了叩书案说道:“那至少也有十万人, 我们如今招兵买马,也不过五万之众。”

俟斤跟田神功都没敢开口, 他们谁都不敢说能以少胜多。

历史上能够以少胜多的战役一共有几次?

也正因为稀少才能成就经典,如果随随便便就能成的话,又怎么会让人惊叹?

李谈倒是没有什么太紧张的心情, 他想了想说道:“看看李归仁的本事吧,哦, 对了, 去通知纪合跟邹世, 开启战备措施。田神功,你守景风门,袁哲守延禧门。”

这俩城门都在东方,而李归仁大军过来肯定是自东面而来。所以那里是重中之重,当然别的地方也需要守城门。

李谈看着刚拿到的进修班考试合格的名单, 叹了口气说道:“正好用上了,希望他们不会让我失望。”

田神功和袁哲立刻一起说道:“还请大王放心!”

李谈说道:“实践出真知, 回头说不定还真要让他们当一回先锋。”

田神功和袁哲对视一眼, 决定回去一定要好好教育那些人, 这次是危机, 但也是机遇。

纪合跟邹世两人接到消息的时候情绪也很稳定, 他们早就知道肯定会有这一天,而最让他们放心的是李谈并没有打算主动出击。

如果只是守城的话,长安城城墙高大想要攻打绝非易事, 守城并不算难。

至于李隆基当初为什么跑,大概是一方面被安禄山的来势汹汹给吓到,另一方面则是被唐军的孱弱给吓到。

在他印象之中应该百战百胜的唐军却接二连三的战败,还都是大败,一败就死上十几万人的那种。

这其中固然有将领指挥失误的原因,可这样的话就更让他害怕了。

军队人数不够还能招兵,可将领不是随便能招来的,如果没有一个能征善战的将领,就算唐军人数再多也未必是安禄山的对手。

当然还有一点可能就是如今大唐异族将领多,而安禄山的叛变已经让李隆基不再相信这些人。

然而无论什么原因,这一次李隆基决定入蜀无疑对他的声望又是一种打击。

长安如今还算安稳,哪怕李谈做得很好,但在许多人眼中他毕竟年纪还小,所有人对他都抱有怀疑。

如果李隆基肯回来的话,才是给大家吃上了一颗定心丸,然而他却选择了入蜀,连马嵬驿都不呆了,一时之间整个长安城又陷入了一种人心惶惶地状态。

所有人都觉得这应该是圣人对长安并不抱希望。

李谈也有些无奈,他没办法一个一个去解释告诉他们圣人入蜀是因为尹子奇从河南取道,毕竟就算跟百姓们说,他们也未必知道河南在什么方位。

而现在唯一能做的大概就是用一次胜利来奠定百姓的信心。

纪合一开始特别担心李谈会动用俟斤去抓那些随便讨论的人,为此他都加了人手不停的巡查,若是看到有人信口开河就想办法去阻止。

结果等了两天之后,发现李谈似乎不知道这件事情一样,舆情部也一直没动,这让纪合颇有些意外。

他疑惑了也就直接去问了李谈,李谈彼时正在看行军图,听了纪合的话之后笑了笑说道:“俟斤在盯着呢,正常讨论无所谓,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嘛,若有别有用心之人传播恐慌言论,俟斤才会动。”

纪合这才放心,他想了想问道:“殿下,是否……将太子请回来?”

李谈正在插标的手一顿,抬头看着纪合说道:“太子跟着圣人正在入蜀的路上。”

纪合见李谈面无表情,就知道他心里不高兴了,不得不说,比起一些老狐狸,李谈的心情有的时候其实还是很好琢磨的。

他叹了口气说道:“圣人想来是不会回来的,太子回来是最好的选择。”

李谈想了想说道:“我给太子写封信吧,说实话,我觉得让广平王来长安都比让太子来长安容易一些。”

李亨这个人,作为一个太子其实有太多的不合格,他最大的特点就是不到万不得已是担不起事的。

而如今还没到被逼到墙角的地步,历史上马嵬驿政变的发生都说是李亨的手笔,然而从李谈这个角度看的话,说是李俶的手笔都比说是李亨的可信。

历史上马嵬驿政变之后,李亨北上灵武也是因为跟李隆基起了分歧,他不逼李隆基退位,那就只能等着自己被废。

那时逼死杨贵妃的人都担心李隆基会秋后算账,站在了他这边,所以他才有勇气逼李隆基退位。

如今马嵬驿政变并没有逼死杨贵妃,而杨国忠等人的死对于李隆基而言其实比较可有可无。

更何况从某些蛛丝马迹看来,李隆基对于当时六军已经群情激奋的事情多少有些了解,杨国忠那些人就是他抛出去平息众怒的祭品。

从被动到主动,朝廷中的人精明白李隆基不会追究他们的责任,他们自然也不会这么早就投到李亨阵营。

李亨没有自己的势力,他还是要依附于李隆基。

现在让他离开李隆基回到长安基本上就是一场豪赌,李谈并不看好他有这种魄力。

倒是李俶,在这种时候敢主动留下来,无论从哪方面将都比李亨要强上百倍。

纪合听了李谈的话立刻说道:“广平王可不能轻动,哎,安禄山同时派出两路大军,想必就是不想让长安与马嵬驿联合,也不知广平王能不能守住马嵬驿。”

李谈微笑说道:“不用担心,他可以的。”

纪合有些疑惑地看了李谈一眼,虽然李俶在朝中声望不低,但若论起经验来,他比李谈差得远,毕竟李谈好歹也跟突厥和吐蕃干过仗。

没有任何经验的李俶……李谈怎么就这么放心?

实际上李谈放心的是有建宁王在那里,这位才是真的有大将之才,李谈自认为能打赢都是开挂,而建宁王全凭自己本事。

他希望如今的建宁王也能像历史中那样厉害,若是能跟游戏里的人设相仿就更好了,李谈压根就不用再去担心马嵬驿那边的情况,甚至他只要守好长安就行。

李谈一直知道执夷并不希望他在安史之乱的舞台上有太多的表演,李谈一开始也是这么想,至于来守长安,更多也是咽不下这口气和见不得那座熟悉的城市燃起战火。

只是除了长安之外,李谈并不打算去收复失地,毕竟原本收复两京算得上是李亨的功绩,也正因为有在这份功绩,他那个皇位做的也还算安稳。

可就算这样也没逃脱掉被造反,然后走上跟李隆基一样的路子——逃出京城。

造成这样的结果一方面是他本人能力的缺失,另一方面就是大唐对藩镇的无力控制。

身上有着功绩的李亨都无力控制,若是再没了这份功绩,只怕他的皇位都坐不稳!

如今收复长安这个功绩大概是没有了,李谈至少要给他留一个洛阳啊。

是以这次李谈守城不出,主要就是不想太主动,反正纪合等人也不希望他主动出击,那就顺水推舟吧。

然而他想的很好,可是李归仁似乎并不愿意配合他。

就在他指着舆图跟将领们开会商议怎么更好的守备长安的时候,斥候营的人跑的气喘吁吁过来跪地禀报道:“禀殿下,李归仁如今已经到了晋州。”

李谈手一顿,心中有了不太好的预感,果然听下去发现晋州刺史因为手上没有兵权,而晋州的折冲都尉一早就带着人跑掉了,晋州刺史无力抵抗,直接带着一家老小在家里自缢而亡,堂上留下了鲜血淋漓的四个大字;勿伤吾民。

李谈听到这里的时候,眉头一皱说道:“等等,这不对吧,晋州折冲府之前不是已经开始积极应战了吗?”

他知道安禄山的军队一定会取道晋州,可是长安跟晋州之间还隔着一个蒲州,李谈就算想要救晋州都不可能,尤其是如今尹子奇在河南。

他怕自己前脚带兵离开长安,后脚尹子奇转头就来打长安。

而且晋州也算得上民风彪悍,那边的军队将领其实都还可以,之前安禄山几次攻打晋州都没有成功。

最近一次都进入晋州境内了,结果安庆宗和安庆绪两兄弟手足相残,硬生生让大军停下了脚步。

是以,李谈对晋州也算是放心,可是之前都挺过来了,现在他听到了什么?

折冲都尉带人跑了?

斥候低头没有说话,谁都不知道为什么折冲都尉忽然带人跑了,反正现在李归仁入晋州如入无人之境。

李谈刚想问如今晋州如何,那边就收到了蒲州刺史发来的求救信。

蒲州刺史发求救信李谈觉得还算正常,可当他看到信的内容的时候,他就决定改变一下策略。

在蒲州刺史通篇的废话之中,李谈只看到了最核心的信息:李归仁在坚壁清野。

李谈将这份求救信一扔,冷笑两声说道:“这些……反贼,果然都是畜生。”

他原本想说这些异族人都是畜生的,然而想起了朱邪狸,于是只好中途改了一改,不过朱邪狸如今也算是反贼的一员,到底是没有绕过去。

李谈盛怒之下自然也不会再想那么多。

换个身份,如果李谈是安禄山手下一员将领的话,面对晋州刺史如此行为,他必然会深受感动,哪怕因为彼此之间立场不同而不能放过对方,但他或许就真的挺他一言,不会对百姓怎么样。

更何况自古以来,中原内乱的时候,很少会大量屠杀平民,真正会这么做的都是异族入侵。

他们天生畏惧汉人的人数,又担心无法统治汉人,自然只能用杀来稳固政权。

然而最讽刺的是李归仁还是汉人。

田神功和袁哲知道这件事情之后就在等着李谈爆发,然而他除了摆出一副冷漠含怒的脸,再没有别的表示,只是沉默半晌之后说道:“去将京兆尹和大理寺卿请来。”

清空领命而去,一旁的田神功跟袁哲对视一眼,直觉之前做好的防守方案估计是要被推翻了。

最近这段日子,除了跟上朝一样每五日一次小会,十日一次大会,平时李谈已经很少将纪合跟邹世同时喊到王府。

他们两个在王府门前碰头的时候,发现对方脸上的表情都很凝重——一定是出事了,这是他们两个共同的想法。

等他们到了正堂之后,李谈也没废话,直接将蒲州刺史的求救信递给了他们。

纪合跟邹世两个人凑到一起看完之后,他们两个人的关注点跟李谈一样在李归仁坚壁清野的野兽行为上。

邹世难得破口大骂,而纪合这样的人都被气得满脸通红。

比起他们两个,李谈从开始到现在的表现都显得十分冷静,他伸手敲了敲胡床的扶手说道:“之前我以为晋州怎么也能抵挡住,到时候他们或许会选择转道河南,所以并没有想主动出击。”

在李谈来长安之前,河南早就大范围沦陷,毕竟安禄山出兵之后首要目标就是洛阳。

所以李谈可以守着长安等李归仁过来,然而真的是计划没有变化快。

纪合跟邹世对视一眼,邹世抬头问道:“殿下可要出兵?”

李谈指了指那封信说道:“都这样了,谁能坐得住?”

这一次邹世和纪合没有再劝李谈,只是一同说道:“还请殿下莫要以身犯险。”

如今长安还没有乱,还有一定的秩序就是因为李谈还在这里,他的作用对于如今的长安来说哪怕算不上定海神针也差不了多少。

如果李谈出征了,若是赢了还好说,若是败……长安怕是又要经历一次逃跑浪潮,而再来一次,长安想要恢复生机,怕是没那么容易了。

李谈沉默了半晌说道:“田神功先带三万人马打头阵,我随后就来。”

纪合在听到前面半句的时候刚刚放心,结果发现自己的心放的实在是太早了,他忍不住拱手说道:“殿下……”

李谈抬手:“我去写信,请太子回来。”

纪合微微一愣,他略有些犹豫:“太子……”

他对太子肯不肯回来也有些没有把握。

李谈说道:“你们放心,就算太子不回来,我也会让广平王过来。”

虽然李俶如今在地位上不如李谈,但他还有一个隐藏身份——太子长子。

若是不出意外,他就是将来的太子,他回来纵然比不上太子亲自回来,倒也有些作用。

纪合跟邹世对视一眼,比起让广平王带兵去收复失土而言,李谈还真是一个无比靠谱的选择。

可是……大唐那么多将领,结果因为反贼被分割的七零八落,彼此各自为政,根本无法通信,若是能够听从朝廷统一调度,又哪里会有这么多麻烦事情?

纪合叹了口气,身形佝偻了一瞬,复又挺直,现在还不到他丧气的时候,若是李谈真的要出征,他就必须做好后勤工作。

邹世也决定加强一下长安的治安管理,至少别给李谈拖后腿。

李谈通知他们之后,转头就去给李亨写信,结果他这封信还没写完,那边李隆基的信送了过来。

李谈还以为是李隆基得知李归仁攻打长安,有所指示,结果打开信一看,李隆基就写了几句话,从头到尾都没提李归仁目标长安,尹子奇目标马嵬驿的事情。

他只是告诉李谈,多少日之后会驻扎在蓉城,让李谈在朝廷安顿下来之后将杨贵妃送过去。

李谈看完信当时就摔了一只笔洗,站在一旁的清空顿时噤若寒蝉——他从来没有见过李谈如此盛怒地模样,以前李谈就算再生气,也只不过就是咬牙切齿的想办法怎么收拾惹他生气的人。

而如今……清空琢磨着,这大概是李谈没办法对李隆基下手的缘故。

的确,李谈是真的被气到了,也是真的拿李隆基没办法。

他真的是没想到李隆基都到了这种时候居然心里还只想着享乐。

当然也可以说他对杨贵妃情深义重,然而若是真的情深义重,在明知道路上有危险的情况下,也只会让李谈保护好杨贵妃,怎么可能让杨贵妃冒着危险入蜀?

李谈在书房内绕了两圈,觉得这件事情是真的不用替李隆基隐瞒,反正他的声望已经到了低谷,再下降一点也没什么问题。

于是他故意怒气冲冲地离开王府,亲自跑到军营去让要袁哲派些人去接杨贵妃,将杨贵妃护送到蓉城。

因为没想过保密,所以全程他几乎算得上是大庭广众下进行——军营的帐篷,隔音效果也就那样,虽然中帐有人巡逻,不会让别人靠近,但巡逻的士兵也是很好的传播途径啊。

李谈没下令保密,袁哲也公开选人,几乎是不到半天的时间,整座军营都知道了圣人再次出逃,却无心御敌,只想享乐。

而李谈则顺便给杨贵妃写了封信,李隆基让他派人接杨贵妃,他就派人去,但杨贵妃愿不愿意来那就是另外一件事情了。

这事儿他让杨贵妃自己看着办,愿意去就去,不愿意就留在凉州。

至于李隆基会不会怪罪……李谈心里已经开始渐渐无视李隆基的命令了。

不仅如此,他回去之后就将之前写了一半的信给撕了,转头给李亨写了一封信,信中隐晦地让他来长安,并且还写了一句话:大明宫蒙尘久矣。

如果不是因为李亨如今跟在李隆基身边,他恐怕会写的更直白一些:亲,回来登基啊。

不过没关系,他给李俶写的信就算得上是半明示了——李隆基如今就是拖后腿的存在,他的命令别人无法忽视,可是不忽视又是乱命,顺便还让李俶散播一下李隆基要带美人入蜀的消息。

嗯,在长安不能模糊杨贵妃的存在,毕竟李隆基往长安选美人送去在如今这个情况下逻辑不太通顺。

但是李俶那里散播李隆基在入蜀途中还不忘广选美人扩充后宫,这就没什么问题了。

这两封信写完之后,李谈也稍微冷静了下来,看着手里的两封信叹了口气。

如果不是到万不得已,他还真不想用这一招。

坦白讲李隆基对他还算不错的,虽然这之中夹杂着很多因素,但当初他完全可以随便选一个人做杨贵妃的儿子,不一定非要选他。

可以说他有今天的地位也都是李隆基一手抬起来的,可是现在……李隆基也是真的不适合再继续坐在皇帝的位置上了。

他也知道李隆基被退位之后,生活可能不会很好过,他之前对李亨并不算好,而李亨担惊受怕这么多年,如今父亲年老体衰,他会做出什么简直不用想都只知道,他跟安庆绪和史朝义唯一不同的大概就是没有亲自动手了。

所以在李隆基退位之后,等到天下大定,李谈还需要保李隆基一命。

然而这并不是容易,到时候他的身份有些尴尬,基本上就是能神隐就神隐的节奏。

他低头看着手里的两封信,犹豫半天还是决定发了出去。

反正只要保住李隆基的命就可以了,至于没有以前奢华的生活,那也就当他为天下间葬身战争之中的百姓赎罪吧。

这两封信发走之后,李谈立刻让田神功带人先去,顺便给蒲州刺史以及蒲州折冲府的折冲都尉带去他的手谕,让这两个人全力配合田神功。

李谈在将手谕递给田神功的时候说道:“蒲州刺史我并不担心,他现在只能依靠我们,或者说是相信我们,所以他并不会为难你,让我担心的是蒲州折冲都尉,这个人若是听话,那自然是万事大吉,若是不听,他的命就看情况吧,你知道该怎么做。”

田神功心中一凛,重重点头说道:“末将明白。”

李谈又叮嘱道:“能不杀人就不杀人,蒲州折冲都尉被调到那里已经十三年,在当地或许已经根深蒂固,在没有把握将折冲府的兵马全部控制住的时候,千万不要动他的性命。”

田神功听到李谈这句话的时候还有些为难,只不过在看到李谈脸上的冷漠神情的时候,他忽然就悟了——不让人死还听话的方式有太多,李谈这是默许他用别的手段的。

田神功用力点了点头说道:“末将命白。”

李谈虽然还有些担心,但这些将领总是要出去独当一面的,他不能一直护着他们。

他之所以这么叮嘱田神功也不过是因为田神功还太年轻,担心因为年龄问题不能服众,否则他也不用这么叮嘱。

田神功整军出征这件事情李谈并没有大肆宣扬,现在长安城内还流传着李隆基广选后宫的事情。

不得不说,有些留言真的是传着传着就变了味,到现在已经变成了李隆基入蜀是为了去蜀中选美人。

毕竟蜀中多美人也是公认的事实,只是这个流言听得李谈哭笑不得。

过来报告的俟斤问道:“殿下,还要继续放任吗?”

李谈犹豫了一下说道:“注意一点,将流言范围限定在圣人身上就可以,凡是往太子或者广平王身上扯的就都控制起来,不要让他们往太子和广平王身上泼脏水。”

俟斤表示明白了之后,李谈就放心的让他出去了,结果他刚出去转头又跑了回来。

李谈抬头看着他还没问,俟斤就说道:“广平王殿下发来的信。”

热门小说大唐总校长[穿书],本站提供大唐总校长[穿书]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大唐总校长[穿书]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143章 下一章:第145章
热门: 神御九天 [快穿]天生男神 超神机械师 天珠变 神墓 科技巫师 苍穹榜:圣灵纪4 大奉打更人 绝品强少 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