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

上一章:第141章 下一章:第143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李谈听后微微一愣,他刚刚也想过要不要让这些先生来书院教书。

现在的情况就是国子学的先生没事儿干, 生计成问题, 而书院那边又缺先生,两边结合一下那岂不是皆大欢喜?

然而邱博士是国子监跟书院合并……这个提议他却不能赞同。

他直接说道:“合并不行, 不过国子监的在诸位可以暂时来书院。”

邱博士奇怪问道:“这有什么不同?”

李谈跟王祭酒对视一眼,看到王祭酒脸上的苦笑, 忍不住笑着说道:“当然是不同的, 国子监是朝廷部门,怎么能跟私人书院合并呢?”

邱博士很快也反应了过来,略有些不好意思说道:“是我莽撞。”

李谈不再提这个只是说道:“还请祭酒回去之后询问一下国子监的博士助教们, 看有多少人愿意来书院教书。”

李谈原本想说的是让王祭酒直接去统计国子监有多少博士助教的,不过他很快就想到并不是所有人都愿意来书院教书的。

在国子监教书清高有地位,而李谈的书院自然是比不上国子监的, 难免会有些比较迂腐的人不愿意过来。

王祭酒听后长出了口气, 不管怎么说那些如今生活比较困难的博士助教们好歹有了一个出路。

只不过王祭酒自己就比较尴尬了,他属于管理人才, 论教书是比不上那些博士的, 自然也没办法舔着脸非要去占个位置。

幸好他还有些家底,再加上如今长安的粮价被李谈给平了下来,总还能支撑下去的。

就在他这么想着的时候, 忽然听到李谈开口说道:“如今我还需要一个人来帮忙管理书院, 不知王祭酒可有闲暇?”

王祭酒略微一愣,抬头看向李谈,发现他正含笑看着自己, 顿时有些激动,但还是矜持说道:“书院乃是殿下心血……”

李谈接口说道:“正因为如此才需要有经验之人来帮忙管理,之前琅嬛书院是贺老在管,只不过如今他如今年事已高,在凉州养老,我也不敢让他来回奔波,而王祭酒管理国子监多年再合适不过,我只恐微末之位配不上祭酒清流。”

王祭酒立刻说道:“教书育人无论在何时何地都是大事,如何算得上微末,殿下能看得上老朽,是老朽的荣幸。”

王祭酒没想到李谈会用他,此时显得十分兴奋。

李谈微微一笑,刚想说什么,邱博士忽然插言说道:“那国子监的学子呢?”

李谈愣了一下,想了想说道:“若是他们愿意,也可以去书院继续求学……唔,正巧书院开设了低年级,他们的水平完全可以胜任,若是愿意的话也可以去教书,这样一边求学一边教书也算是减轻他们的负担。”

邱博士听后不由得身体微微前倾,双眼发亮问道:“当真?”

王祭酒拍了拍邱博士的肩膀说道:“你莫要如此,殿下收学生都有要求,找助教自然也是有要求的。”

邱博士听后一脸纠结:“可……都是好孩子啊。”

李谈问道:“现在有多少学子留了下来?”

王祭酒知道的比较清楚,直接说道:“八十余人。”

李谈听后立刻问道:“有能结业的吗?”

王祭酒微微一愣:“殿下的意思是?”

李谈拍了拍案几说道:“我怎么忘了国子监呢?如今长安城中诸多职位空缺,若是有无心求学之学子,可以出来选官,不过我要提前说好,这些官位都是临时的,等到朝廷回归,恐怕还要重新选拔。”

不过这些人都是熟手,只要不是特别差劲或者卷入党争,应该大部分都会留下。

唯一需要担心的就是这些人可能会烙上宁王的印记,是以李谈也没有说太死,万一到时候有人看他不顺眼吧,所以连这些人也都给赶走了呢?

李谈没有说死,但对于很多学子来说也的确是个好消息。

如今这个世道眼下能活到天下太平就不错了,还想什么长远发展,至少这种不是普通百姓能考虑的。

王祭酒很开心地说道:“会有人愿意去的。”

邱博士也跟着眉头舒展,李谈的安排已经很不错了,他也庆幸是李谈回到了长安,换一个人来哪怕是太子也未必能有这样妥善的安排。

王祭酒和邱博士立刻跟李谈告辞,准备回去统计一下。

等他们走之后,李谈不由得感慨了一下,这许多事情都是阴差阳错。

原本他并没有打算建书院的,结果将错就错还解决了不少人的就业问题。

反正他手里有李隆基留下的那么多钱财,直接白给这些人吧,担心福利太好容易养成人的惰性。

现在正好,他提供岗位提供工资,这些人就准备凭自己的努力活下去吧。

不过这件事情还是要跟纪合以及邹世说一声,毕竟那些学子将来也是在他们两个手下干活,尤其是纪合,到时候直接让他选人好了,想必他选出来的人不会太差劲。

纪合跟邹世得到消息之后,都松了口气,其实他们早就动过国子监那些学子的主意。

然而他们没有能力保证这些学子的生活,若不是之前李谈用自己的钱撑起了整个长安的消耗,只怕他们自己活着都困难。

如今看李谈安排的十分有条理,他们心中也觉得松快不少。

而李谈也终于在知道了在读书人里口碑好是个什么体验——别的不说,整个长安城似乎都沉静了下来。

之前的长安也并不喧闹,然而大军日渐逼近却还是让大家都人心惶惶,反应到日常就是人们来去匆匆,都不敢在外多呆,显得整个长安城都浮躁不少。

而这两天显然所有人都舒展很多,也有人敢逛街了,虽然还没有恢复当年的景象,但也与凉州没什么区别了。

李谈一开始还不知道为何会有这种变化,后来跑到街上去微服私访听到大家嘴里讨论的时候,偶尔会听到他们说自己的消息是从国子监的学子那里听说的,他就明白了许多。

最让他意外的大概就是长安的百姓认为宁王既然还有心思建书院,那必然是因为事态并不是太紧急,或者说他胸有成竹,毕竟若是真的紧急,征兵还来不及,哪里有心思去建书院嘛。

而且宁王不仅没有征兵,还精简了一下军队,将家中只有独子或者父子俱在军中的那些全部放回家让他们种田。

至于这部分兵力空缺,李谈准备用那些游侠儿来代替。

对此纪合并不是特别同意,他说道:“殿下,那些游侠儿江湖习性严重,毫无规矩,只怕并不善用。”

李谈摸了摸下巴说道:“没关系,试试吧。”

大兔朝的军训方式大概是可以拿出来了,在入伍之前让他们签订文书,李谈甚至连文书的条款都想好了,受不了就滚蛋,但是要保密,如果说出去就等着被抓起来吧。

反正这年头也不怎么讲究人权,李谈完全可以将条款定的霸道一些。

毕竟这个时候也没有人会跟他计较这个,就连老实人纪合都觉得这些人该管管了。

而游侠儿知道他们要被征召入伍之后,一个个都表示的非常不屑,嘴里说着:“我们受不了那个管。”

他们闹腾的欢,李谈也不管,爱来来不来就算了,他顺便又从兰州那边掉了一点兵过来。

原本那些游侠儿还觉得现在李谈缺人,尤其是缺士兵,他们也不是不想为国家出一份力,只不过他们自由惯了,哪里能忍受被人管?

他们自认为有恃无恐,甚至还想跟李谈讲讲条件比如说那些士兵的待遇他们也要有,军饷什么的也不能少,毕竟他们也是为国出力,总不能自己出钱吧?

尤其是武器什么的,听说宁王军队的武器都是一等一的好,他们之前看到过宁王亲卫的武器,若是都跟那个一样,他们也是需要的。

以上这些消息都是俟斤告诉李谈的,虽然之前那一波舆论事件已经平息,有诸多学子为李谈背书,李谈现在的名声好的不行,就算有一些不太好的流言也都被掐灭在了摇篮里,根本流传不起来。

然而俟斤一点也不敢放松,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操作的,手下的人居然混进了那些游侠儿之中,还混的挺好,其中领头的那个项阔还跟那人称兄道弟,这些主意大部分都是他的。

李谈听后倒是没生气,反正自从安禄山反了以后,他就见过了太多的极品,项阔这种也就是漫天要价坐地还钱,也没什么好气的。

他倒是有些意外,这个项阔脑子还挺灵活。

俟斤说道:“项阔好像是读了些书,脑子就比普通游侠儿灵活一些。”

李谈本来想问既然读了书怎么还跑去当游侠儿了,不过他想到了李白,李白的文化水平够高吧,不也混社会来着吗?

是以他只是问道:“这个项阔有没有别的背景?”

俟斤表情略有些微妙说道:“特殊的背景倒是没有查到,他自称是楚霸王项羽第三十五世孙。”

李谈满脸问号:“啥玩意?”

俟斤笑着说道:“这个……应该不是真的,我查了一下,他家三代往上就找不出祖宗名讳了。”

李谈:……

先给自己找一个牛批的祖宗这个操作可太眼熟了,没看李家原本是北周贵族,到了隋朝更上一层楼,等自己建国的时候还自称老子后代呢,只是没想到一个小小的项阔居然还有这种心思。

“此人志气不小啊。”李谈点评了之后便说道:“盯着点他,若是发现他跟安贼有牵扯,格杀勿论。”

俟斤面色一肃行礼说道:“遵大王令!”

李谈点点头,他倒是没把项阔放在心上,这只是个小人物而已,他多问两句都是因为忌惮安禄山,怕他是安禄山安插在长安的眼线。

至于这些游侠儿的要求,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吧。

而正在等消息的项阔倒是发觉了不对,他这两天看起来威风的很,当然这威风也是因为他脑子灵活,知道给大家要好处,大家自然也就愿意跟着他。

这之中或许还有一些人想要好处但又不敢说,见项阔愿意出头,那就跟着摇旗呐喊。

他们分析来分析去,都觉得宁王这两天肯定要给答复的,就算不是宁王亲自给答复,至少京兆尹应该会派人来跟他们交涉。

怎么毫无动静呢?

就在项阔纳闷的时候,忽然发现许多百姓都往西城门跑,不由得纳闷,拽住一个人问道:“你们这都要去做什么?”

那人惊诧:“你不知道?宁王殿下的亲兵来啦!”

项阔一愣:“亲兵?殿下的亲兵不就在长安吗?”

那人说道:“不是,是他在凉州的亲兵,为了抵御安禄山,他将凉州的一部分兵马给掉了过来,嘿,看来这次长安是真的稳了。”

项阔听后顿时一惊:“什么?宁王殿下从凉州调人了?这怎么行?”

那人听后顿时斜眼看他:“你什么意思?怎么不行了?”

项阔这才回过神来赔笑说道:“我的意思是说长安也不是没有人,哪里值得千里迢迢从凉州调人呢。”

那人摆摆手说道:“长安原本的军队都被……圣人带走了,剩下的都是一些散兵游勇一般的游侠儿,论战斗力哪里比得上正规军队?不跟你说了,我先走了!”

项阔没来得及拦住他,看着那人远去的背影,他的脸色十分难看——他现在总算是知道为什么上面一点反应都没有了,正规军来了人家哪里还看得上他们?

想必当初他提出的那些条件也只不过是让那位殿下把他当个猴儿看。

项阔越想越是不平,他就不信凉州那边的军队能比他们这些身手高超的武林高手强!

他一边想着一边也跑到了西城门,他到的时候正好领兵之将带着一队人马从西城门进来。

项阔停下脚步,那队士兵身着黑色铁胄,连脸都给遮上,迎面而来的就是一股带着血腥味的煞气。

一瞬间围观的百姓都安静下来,那一瞬间他们仿佛看到了这支军队身后的尸山血海。

这很奇怪,因为这队人马并不多,一共就三十多人的样子,可是那股气势却仿佛是百万大军。

项阔站在那里怔怔看着那队人马一路向宁王府而去。

等那对兵马彻底离开城门口百姓们的视线之后,百姓们这才松了口气。

数百人一同呼气的声音太过响亮,反倒是让大家都放松下来。

人们开始议论刚刚那支兵马的可怕,然而越是让他们感觉到可怕就越是让他们安心。

自己家的军队自然是越凶越好。

然而项阔心中却一沉,宁王的军队越是厉害,他们这些游侠儿就越是可有可无。

这不行,他必须想个办法,乱世出英雄,对于他们这种没什么本事只能混社会的人而言,越乱才越有机会出头。

原本他并不是长安人士,只是听说长安即将陷落才来,当时有许多人都赞他真猛士,然而他自己却知道他只是来找个机会的。

如今眼看机会没有了,若是让他再去前线也不太可能,首先他已经将长安的游侠儿收服的差不多,不过这些人虽然愿意跟着他混,却还没到死心塌地的地步。

第二就是他已经囊中羞涩,要不然他也不会那么胆大包天敢跟宁王要好处。

只不过如今看起来,这好处不太好要啊。

就在项阔发愁的时候,李谈却是十分惊喜。

这次带队来的是袁哲,而这么拉风的出场自然也是之前李谈吩咐的,之前长安百姓犹如惊弓之鸟,所有人都需要一颗定心丸。

李谈也没想到建个书院就让大家的心安了下来,不过也无所谓,书院只不过是让长安百姓知道他不会轻易离开,百姓们安心大概是有一种天塌下来还有上面的人顶着这种想法。

而强有力的军队才是让人安心的保障,此时此刻大概已经有百姓出城去军队驻地围观了,毕竟大军不可能真的进入长安。

虽然军营不可能真的让百姓靠近,但是看看那些连绵的营帐大概就能让他们安心。

不过让李谈惊喜的并不是百姓对于军队的喜爱,而是这次随军而来的是一个让他意想不到的人——李白。

李谈拉着他说道:“太白先生怎么想起回长安了?”

李白虽然经过长途跋涉,但精神看上去还好,此时更是笑着说道:“闲极无聊,凉州那里也无甚大事发生,便过来看看。”

李谈听后却松了口气:“现在啊,无事发生是我最喜欢听的四个字了。”

李白笑了笑说道:“娘子托我给你带了些东西,都在城外呢,等等你派人去接收一下。”

李谈失笑:“长安要什么没有,哪里用得着千里迢迢送东西过来?”

李白脸上的笑容显得有些高深莫测:“你看了就知道了。”

李谈一看就知道这之中肯定有什么隐情,便也没多说,让李白先安顿下来之后就直接派人去接收东西。

杨贵妃送来的东西并不多,大多都是一些凉州的土特产,然后还有一个箱子,据说里面是杨贵妃写给他的信。

李谈听了之后不由得满头黑线,一封信而已还至于用一个箱子来装吗?

等他拿到那个箱子的时候发现还有更加夸张的——箱子居然还用了连环锁给锁上,并且没有钥匙。

李谈抱着箱子脑壳都大了三圈,连环锁这东西要说复杂吧,明白了远离也并不是特别复杂,可问题就在于这东西麻烦啊!

不过让杨贵妃这么小心翼翼装起来的东西,李谈觉得应该不是简简单单一封信那么简单。

既然如此李谈也不好去找别人帮他开连环锁,只能自己一点一点的摸索,只是当他解到第三道的时候,第一道锁就又闭合了。

李谈捏着那个连环锁额角青筋直跳,在尝试了两次最多也就进行到第七道锁之后,他的耐心终于告罄,转头就抄起佩剑准备物理破坏一下。

只是当他的佩剑劈砍在那箱子上的时候,李谈只觉得手掌一阵发麻。

李谈:……

如果他没看错的话,刚刚……是不是还冒了火花?

他收起佩剑甩了甩手,然后仔细看了一下箱子的材质,不由得十分无奈:铁檀木,能跟钢铁比硬度的树木,这可真是太棒了。

暴力破坏不行,那就只能规规矩矩来解锁了。

李谈这时候才发现平时他最烦的就是批改文书,他总觉得他现在是没有皇帝的命还干着皇帝的事儿,结果现在想想……批文书真轻松,他还是比较喜欢批改文书。

李谈一边想着这些有的没的一边继续跟那枚连环锁较劲。

他刚开始以为这枚连环锁最多也就九道锁,然而等他解到第九道的时候发现后面应该还有不下于九道的锁,也就是说这一枚连环锁至少有十八道锁。

李谈捏着解到一半的锁一脸呆滞地坐在那里,他现在特别纠结,就担心已经解到这里了,再往后若是一个不小心,又解错了那可怎么办?

可是停在这里也不是办法,他只能一脸纠结的继续解。

等他解到第十三道锁的时候,忽然听到窗户响了一声,继而一个肉球连滚带爬的跑到他的书案上说道:“累死小爷了,小爷要吃苹果!”

李谈被它这一生吼给吓了一跳,手一抖,只听到咔哒一声,第一道锁……又锁上了。

“执夷!”李谈只觉得自己的肺都要被气炸了,将手里的连环锁一扔,转头提着执夷的后颈皮就拽过来一通揉。

正想邀功提条件的执夷被揉的一脸懵逼,整只熊猫都傻在那里,呆毛凌乱半天没说话。

等它终于反应过来之后,才嗷了一嗓子说道:“你做什么?!”

李谈没好气说道:“你之后一个月的冰镇苹果没有了!”

执夷顿时一脸不可置信:“你还是不是人?”

李谈说道:“你才真的不是人,我刚刚正在解连环锁,你这一嗓子我就前功尽弃了,还要从头开始!”

李谈说着心都在滴血,哪怕前面十几道锁他已经知道怎么解了,可这是个需要耐心的事情,他解这十几道锁就至少用了一炷香的时间,后面还有几道,还不能保证后面不犯错。

一想到这里,李谈整个人都是绝望的。

执夷一拍桌子:“不就是解个锁吗?你怎么这么笨?”

李谈冷笑着把它往连环锁面前一推说道:“来来来,你不笨你来。”

执夷愤愤说道:“你等着,我解开了每天要双份的苹果!大个的!”

李谈双手抱胸说道:“你要是能解开三份都给你!”

执夷一听十分有动力,扭动着身体就趴在连环锁面前看了一眼,又看了一眼,再看了一眼,然后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爪子,陷入了沉思。

李谈看它在那里一动不动,不由得挑眉:“怎么不动了?解锁啊,你不是挺成竹在胸的吗?”

执夷抬起爪子拍了拍那个连环锁恨恨说道:“我知道怎么解,但是这个不适合我!我来说你来解好了!”

李谈伸手捏了捏它肉乎乎的小爪子,唔,手感还不错,忍不住就又揉了揉。

执夷甩着尾巴抗议道:“干嘛啊干嘛啊,你这是非礼你知道吗?”

李谈捏够了之后才说道:“放心吧,反正你也嫁不出去,让我多捏捏也没关系的。”

执夷:?????

这人居然连系统的豆腐都吃,简直丧心病狂啊!

不过为了自己的苹果,执夷冷静地趴在那里说道:“别耽误时间,我来说你来解。”

李谈倒也听话,直接就贡献出自己的一双手,不带脑子,执夷怎么说他怎么解。

热门小说大唐总校长[穿书],本站提供大唐总校长[穿书]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大唐总校长[穿书]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141章 下一章:第143章
热门: 有凤来仪 粉妆夺谋 无敌从满级属性开始 白首妖师 许你万丈光芒好 我的马甲非人类 神武战王 无敌剑域 原始战记 天珠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