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

上一章:第138章 下一章:第140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当然大理寺卿也不是一个人来的, 他身后跟着京兆尹等一干官员。

这些人脸上都带着轻松的笑容, 在见到李谈回头之后,一同行礼说道:“下官拜见宁王殿下。”

李谈看着这些人略有些哭笑不得,都什么时候了他们居然还有心思开玩笑。

不过在这种时候能够看到熟悉的面孔,多少让他的心中熨帖。

“都别站在门口了, 进来吧。”

李谈对着众人招了招手, 这些人倒也不见外, 直接跟着就进了王府。

王府中一如李谈当初离开的模样, 李谈一路走来心中也不知道是什么感想, 不过现在什么感想都得先放在一边。

他将众人请到了小花厅, 落座之后问道:“你们没走?”

京兆尹纪合说道:“百姓还在, 我等怎能离开?”

李谈:……

这话说得, 皇帝都走了, 有什么不能离开的呢?

不过当着李谈的面纪合都说的这么直白, 可以看得出在这些留下的官员心中,李隆基的声望大概已经降到底了。

无论李隆基前半晌都么精明强干,造就了多么让人振奋的盛世, 可这盛世也被他自己一手所毁, 他更是丢下了这一堆烂摊子自己跑了。

这些都足以抹杀他之前的功绩,比较起来,弃城而逃似乎更加让人不齿。

李谈没有说话,只是问道:“如今还有谁留下来了?”

“工部尚书、太史令……”

纪合念叨了一堆人名,李谈听着发现留下来的基本上都是“冷衙门”。

在国家职能而言,这些部门都有存在的必要, 然而对比起其他部门就又显得没那么重要,这些部门的官员也比较边缘。

然而在国难之前,那些官员都被带走或者自己跟了上去,只剩下了这些官员。

当然这也可能跟李林甫和杨国忠首先下手的都是要害部门,上位之后先将这些地方塞上自己人有关系。

他们两个的人品摆在那里,欣赏的人也都……

而他们看不上还不好处理的人就都扔到这些部门了。

导致如今李谈回到长安,发现留下的人里最有分量的大概就是大理寺卿和京兆尹。

李谈叹了口气问道:“如今长安如何?”

众人都沉默下来,还是京兆尹纪合开口说道:“世风日下。”

李谈听后就觉得这四个字精辟急了,他问道:“管不了?”

大理寺卿公道地说了句:“是没有人手。”

他们是留下来了,但是他们不能强迫别人也留下来啊,他们也不能保证手下的人都人品高洁,实际上趋利避害才是人的本性。

李谈点头说道:“我会调人,你们缺什么人手都给我报上来吧。”

说到这里他也有些无奈,他原本以为回到长安之后,他首先要发愁的是怎么面对安禄山的大军。

结果实际上却是要发愁怎么先让长安的内部情况安稳下来。

最主要的是他觉得长安乱成这样,肯定会有四面八方的混子进来,如果只是带路党那还好说,真要是出几个高级细作……这仗还怎么打?

李谈这边说的笃定,大理寺卿等人却不太敢信。

多新鲜呐,只听说过从长安往外跑的,啥时候听说过这时候来长安的?

更何况去凉州的人,本来就是从长安逃过去的,再让他们回来?不太可能吧。

李谈看着众人不太相信的表情,微微一笑说道:“诸位不必担心,我不会强迫他人,当初许多人离开长安都是逼不得已,总会有人愿意回来的。哦,在那些人回来之前,我的兵先借你们用用,别的不说,先将秩序整顿一下,无论如何长安都是京城,轮不到那些牛鬼蛇神作乱!”

京兆尹纪合略有些担心:“如此倒是能解决困境,但只怕百姓会对殿下有微词。”

李谈嗤笑一声:“若是怕这些就什么都不能做了,纪翁身为京兆尹,刚正不阿,不也有人骂吗?没有人能让所有人都满意,更何况现在已经有人传我是暴君,无所谓啦。”

纪合等人互相对视一眼,也就没有再劝,既然李谈心里清楚可能会有的后果,那他们自然也不会阻拦。

更何况他们早就想要整顿长安的治安,如今的长安简直是让他们痛心。

李谈跟这几个人又商量了一下,实际上不考虑全国的政务问题,只是考虑长安一个城市的话,想要整顿倒也不难,只有一个京兆尹就够,更不要提还有许多官员都留下来了。

在安排的差不多之后,大理寺卿等人见李谈脸上显出疲态,便识趣的立刻告辞。

他们走了之后,李谈在王府转了一圈,结果发现清空脸上的表情十分不好看。

李谈不由得有些意外:“你这是怎么了?”

清空鼓了鼓两颊说道:“这群背主的东西,居然跑了!”

是的,李谈的王府也有人跑了,不过李谈当初就知道长安可能要遭,所以走的时候自己喜欢的或者比较珍贵的东西都带走了,是以这些人就算跑了也没带走多少东西。

而且他们也算是有良心的,至少没有破坏王府,好歹让李谈回来有个完整的王府居住,而不用换地方。

比较起来他对面的府邸可就惨了,那里原本是李隆基赐给安禄山的府邸,后来安禄山反叛,这府邸里上上下下的人基本上都被清洗了一遍,不用说肯定是都死了,府邸自然也封存了起来。

后来李隆基跑了,能跑的富户也都跑了,许多没办法跑的平民百姓在恐慌之中自然将仇恨转移到了安禄山身上,于是这个府邸就遭了秧,直接被砸的面目全非。

李谈在进王府之前看了一眼,心中还是有些感慨的。

所以此时听说有人跑了,他倒也宽容,直接说道:“行了,不要纠结这些,重新招人吧。”

清空听了之后愣了一下:“大王不是要从凉州调人吗?”

清空想的很简单,既然要有人从凉州过来了,那就顺便带些下人过来,省的用的不顺手。

李谈摇头说道:“招人吧,凉州的还是留在凉州,不过要把好关,唔,你可以去纪合那里查一查,我觉得他那里应该有档案。”

清空听了走之后虽然不太明白李谈的意思,但还是遵照他的吩咐去执行。

其实李谈的意思也不是特别复杂,就是想要给一些老实人提供一份能够糊口的工作而已。

一个王府需要的人并不少,至少能够解决几百户的生计问题。

虽然这个数字听上去不少,但放在长安这座城市面前实在是杯水车薪。

想要恢复长安的稳定,就必须让老百姓能活下去,随着大批官员富户离开,长安的经济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李谈现在也不期望它能变得和以前一样繁华,只要能维持原州如今的样子也就可以了。

放低了条件之后,其实事情也不算难办。

想必老百姓也不喜欢过颠沛流离或者吃了上顿没下顿的生活,不过,那些投机倒把浑水摸鱼的人肯定是更喜欢现在的情况。

准备明天将整个长安的情况梳理一遍之后,李谈终于是感到了疲惫。

动脑子这种事情,真的很容易消耗精神,他打仗都没觉得这么累过。

然而躺在床上之后,他还是睡不着,脑子里不可抑制的想念朱邪狸。

这种整个人都非常疲倦却偏偏睡不着的感觉实在不太好,尤其是当他身边还有一只睡成猪的小熊猫。

李谈看着执夷睡得香甜,忍了半天还是没忍住,把它抱过来开始撸尾巴。

俗话说撸猫能减压,他的猫跑去玩无间道了,就只能用执夷凑活一下了。

执夷原本睡得好好的,结果硬生生被李谈撸醒,整只熊都有点不好,它迷迷蒙蒙地看着李谈半晌,才愤怒的叫了两声。

李谈听后顿时笑了:“怎么物种还变了?变成猫了?”

可不是嘛,刚刚执夷都被气出了猫叫。

执夷用小爪子推了推他说道:“你不睡觉抽什么风啊?”

李谈抱着它小声说道:“睡不着啊,你说印星会不会有危险啊。”

执夷语重心长说道:“机遇总是伴随着风险的,朱邪狸心里很清楚,你就不要替他担心了好吗?”

李谈理直气壮说道:“他是我的人,我怎么能不担心?”

执夷听后忽然心头有了不太好的预感,果然就听到李谈说道:“要不然你替我去看看他吧。”

执夷瞬间炸毛:“你是不把小熊猫的当熊猫是不是?换成大熊猫你会这么压榨吗?”

李谈淡定说道:“你变成大熊猫也是这个待遇,毕竟是假的。”

执夷:……

心好累,它怎么就摊上这么一个宿主?

执夷趴在床上无精打采说道:“让我用四条腿跑那么远,而且现在还不确定他的位置,你这是虐待你知道吗?”

李谈撸着大尾巴的手一顿,震惊说道:“什么?你居然还要用四条腿跑过去?你身为系统的尊严呢?有沦落成你这样的系统吗?”

执夷愤怒的对着他喷了口气说道:“还不是因为你!我这边跟总部断网早晚会引起他们的警觉,说不定在这时候他们已经在搜寻我的存在了,我乱动用系统能力的话,万一到时候被定位到,无论是我还是你,都会很惨,知道吗?”

李谈顿时了然,平静问道:“那我动用能力的话,会被定位吗?”

他问完就觉得这大概是白问,毕竟就算会被定位他也不可能放弃,他现在的能力对于守卫长安来说实在是太有用了。

执夷张着小嘴打了个哈欠,甩了甩头,两只大耳朵跟着晃了晃,而后懒洋洋说道:“你没关系的,毕竟这个世界那么多人,总有一些有着特殊能力,你这点外挂在他们看来也就那样。但我不一样,我一旦动用就会产生数据流,算了,就算跟你说你大概也不明白。”

前面的话李谈还听的很认真,然而听到最后一句话,李谈不由得气结。

虽然他自认的确没有朱邪狸聪明,但就算称不上学神也算是学霸吧?怎么到了他这里就是听不明白了?

执夷体会了一把祸从口出的后果——被李谈卡着腋下来回晃了好多下,晃的整只熊猫都快傻了。

等执夷被放下的时候,它都快忘了自己要说什么了。

不过没关系,李谈还记得。

他有些纠结说道:“可是现在我们两个之间除了你没有更加适合的传讯人选了啊。”

无论换成谁,都有可能被安禄山的人发现。

一旦发现朱邪狸就会面临性命之虞,李谈宁可自己饱受相思之苦也不想朱邪狸有任何危险。

执夷看着李谈整个人都蔫巴巴的,最后只好叹了口气说道:“算了算了,老父亲不易当,你想说什么就告诉我,我替你传信好了。”

执夷之所以没有让李谈写信,主要也是担心朱邪狸会被发现,白纸黑字太容易出问题了。

李谈一开心抱着执夷亲了一口说道:“我就知道你可靠。”

执夷脸上一红,幸好毛厚挡住了,它哼哼唧唧表现的十分不情愿,然而还是尽职尽责的去当了个信使。

执夷走了之后,李谈的心就安稳下来,虽然依旧见不到朱邪狸,但是好歹两个人能够联络了。

为了早点跟朱邪狸团聚,也要努力先将长安守住,然后再看能不能更进一步啊。

想到这里李谈忽然十分有动力,第二天一早,他就坐着自己的马车在长安城逛了一圈。

此时宁王府招人的事情已经在长安传开,有人跃跃欲试自然就有人满脸不屑。

李谈路过一些如今算得上繁华的街道的时候,也是能够听到些许议论声的,有很多人说宁王只不过是装个样子而已,等安禄山来了就会跑了。

李谈听后也没有辩驳,只是扫了一眼,转头让田神功去想办法揪出这些人。

然后查查这些人到底是真的这么想,还是身份特殊才在这里妖言惑众。

在长安城逛了一圈之后,李谈刚回到王府,就收到了留京官员送来的大礼包——几十分需要批复的文书。

李谈看着那一堆文书整个人都是懵逼的,他抬头看看大理寺卿邹世再看看京兆尹纪合问道:“你们这是做什么?”

纪合一脸严肃说道:“既然圣人将这一片地区都托付给殿下,那重要政务自然是需要殿下处理才行。”

李谈轻咳一声说道:“你们清楚,圣人授权给我的地方不包括长安。”

大理寺卿邹世干脆说道:“就算没有圣旨,殿下如今也是长安城中官职最高者……”

他还没说完李谈就说道:“别乱说啊,京兆尹比我的官位高!”

是的,京兆尹是十分重要的职位,比李谈这个刺史地位要高多了。

毕竟按照正常来说,李谈就是个下州刺史,凉州能有上州的待遇得益于他亲王的身份。

抛开这个不谈,下州刺史自然是比不上京兆尹的。

邹世卡了一下壳,而后从善如流说道:“殿下是如今长安爵位最高者。”

李谈无奈:“谁说爵位高就能处理事情了?不是,你们这到底几个意思啊?我没来之前你们不是处理的挺好的吗?”

打死李谈也不相信纪合邹世这几个人会是那种有机会就偷懒的人,所以现在这是什么情况?

邹世和纪合脸上难得有些尴尬,他们两个互相对视一眼,纪合这才开口说道:“在这之前效率也不是很高。”

李谈没有打断他也没有继续发问,只是静静听着他说话。

纪合清了清嗓子说道:“毕竟如今长安乱象丛生,对于某些事情,我们彼此之间的想法可能不太一样,解决起来就……”

李谈一听就明白了,简单来说这些人虽然对彼此都很尊重,但政治理念未必完全一样,更可怕的是京兆尹和大理寺卿……这两个人还真是不相上下,于是谁也不服谁,关于许多比较重要的事情的处理,反而会慢一些。

不重要的事情他们自己就做主了也不必拿出来讨论。

李谈听得哭笑不得,觉得他们这颇有多头政治的意思,只好无奈说道:“所以你们拿不定主意就让我来?”

邹世认真说道:“至少殿下有殿下的道理。”

如果李谈真的只是一个绣花枕头,邹世肯定不会让他拿主意的。

可问题就在于李谈在凉州搞风搞雨,他们多少也是知道,在李谈去之前,凉州贫穷落后,而李谈去之后,虽然短期内凉州也没看出变化多大,或者说是他们知道的不是很多,然而去了凉州的人没有一个喊着要回来的,这就够了。

更何况原州距离长安不算太远,之前李谈在原州大刀阔斧的一番改革,他们也都有所耳闻,都认定李谈是有经验也是靠得住的。

至少只是治理一地的话,是没问题的,只要不把长安当京城就行了。

事实上如今长安也就只有一个京城的名头而已。

李谈叹了口气,拽过一份文书就开始看。

这一看发现长安如今的事情还真的很多,像是什么商户的税收啊,宵禁的执行啊,还有许多闹事者的处理,乱七八糟的事情一堆。

李谈快刀斩乱麻,一边处理一边说道:“乱世用重典,两位还是仁慈了一些,以后但凡这种唯恐天下不乱的,情节轻的就关他们几天让他们好好清醒一下脑子,情节重的……斩立决!”

李谈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神表情都不自觉的带上了杀气,他好歹是在战场上历练过的,这一下说的让纪合跟邹世从心里就冒出了一股凉气。

纪合刚想劝,一旁的邹世拽了他一下,纪合看了他一眼闭上了嘴。

李谈没有管他们两个的小动作,见他们两个没有反对的意思,迅速的将文书批复完毕,顺便还做了一个平粮价的计划——没办法,青壮都被李隆基征走当兵了,直接导致粮食产量下降。

虽然说还有人能种地,但是在这个依靠劳动力的年代,劳动力的多少直接影响到了各种东西的产量。

随着肉眼可见的粮食产量会降低,现在已经有奸商开始涨价。

李谈在看到这份报告文书的时候,直接就被气笑了:“一斗米四百钱亏他们想得出来!”

这已经不是普通的黑心肝了,这特么是要发国难财的节奏啊。

到了李谈这里就十分简单粗暴,他没想过要当皇帝,也就不在意那些见鬼的仁义道德的名声,所以他的解决方法十分简单粗暴——敢发国难财就通通抄家。

正好缺粮食平价卖给平民呢。

这样或许对那些奸商不太公平,然而他们做的不过分,李谈也不会这么过分,至少价格不高的,他就是象征性的罚一罚了事。

但敢直接将粮价涨到四百钱,这位肯定是想要趁机捞一笔,顺便将所有的粮价都抬上去的。

李谈怎么可能放过他?

纪合跟邹世听得也觉得特别过瘾,然而两个人也算是熟读律法,都觉得李谈做的有点过,不由得小声提醒:“殿下,这……是不是太重了?”

李谈说道:“我说了,乱世用重典,他们不违法,我的刀就落不到他们身上。”

邹世顿时闭嘴,纪合看了看他也跟着闭上了嘴。

两个人带着批复好的文书离开王府之后,纪合悄声问道:“你刚刚拦着我做什么?”

邹世低声说道:“你还没看出来吗?殿下这是要立威。”

纪合刚开始根本就没往这边想,此时听邹世这么一说,瞬间恍然。

简单来说就是他们觉得李谈过来了,就成为了长安最高的领导这是没问题的,毕竟无论从哪方面来讲李谈都有这个资格。

最主要的是李谈有兵,长安需要这些兵马的守护,如果有人死死抓着这点权力不放,到时候跟李谈起了冲突,这就是另外一种意义上的“将相不和”啊。

在安禄山大军压境的前提下,这种情况是真的能要命。

只不过他们这么想,可百姓或许就会奇怪,因为他们并不知道李谈都做过什么。

唯一让大家都知道的可能就是那座琅嬛书院,只不过书院虽然是他开的,但平时管理都是贺知章,所以长安百姓说起琅嬛书院,最先想到的大概就是贺知章。

在这种情况下,李谈想要收束权利就必须表现出相应的强硬态度,否则肯定会有人得寸进尺想要跟他叫板,那会麻烦很多。

而且李谈也需要通过这件事情来震慑宵小,让长安那些想要浑水摸鱼的家伙都掂量一下自己有几颗脑袋。

纪合最后感慨了一句:“有兵才是最重要的啊。”

别看当年朝堂上丞相们争权争的不亦乐乎,各种将领都成了他们手中的棋子,等到现在,手里有兵绝对比那些文官好混很多。

邹世也有些感慨。

然而他们两个的感慨其实都歪了。

李谈压根没想那么多,甚至在纪合跟邹世走了之后,他还在懵逼:好好的守卫长安,怎么变成了建设长安呢?

是的,刚刚他在发愁粮食产量的问题,就算现在的存粮还足够,但是打仗要粮草,老百姓要吃喝,粮食产量供应不上就会出大问题。

李谈永远忘不了在玩游戏的时候做到战乱·长安的任务的时候,有许多难民都记在吃观音土,结果却险些死去。

他不希望长安百姓沦落到那个地步,这样的话就必须提高粮食产量。

那么在人手不够的情况下,想要提高粮食产量就必须提高科技水平。

所以他还要开始发展科技?

一瞬间李谈觉得自己这个方向不太对,说好的拳打安禄山脚踢史思明呢?

怎么又变成了种田模式?

这不对,这不对。

李谈觉得自己需要捋顺一下思路。

热门小说大唐总校长[穿书],本站提供大唐总校长[穿书]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大唐总校长[穿书]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138章 下一章:第140章
热门: 绝世武神 神御九天 七界永恒 造化之门 修罗武神楚枫 一剑独尊 疯狂建村令 琉璃美人煞 苍穹榜:圣灵纪3 绝品神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