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

上一章:第136章 下一章:第138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李谈挑了挑眉:“你想说什么就直接说吧。”

原州刺史叹了口气说道:“朝廷下令征兵, 但总要有军饷, 而且有好多户人家都只有那么一个顶梁柱,为了让老百姓活下去只能先从军饷之中扣出来给一点救济金,可是如今这个情况……军饷也是不多的,还要州府自己掏才行, 这两年天时不好, 收成也不好, 府库也……只能强征, 我真是担心这样下去老百姓也受不了啊。”

李谈沉默, 这个时候他也说不出自己有钱的话来了。

他现在养的兵不是很多, 然而饶是这样每天的消耗也极其惊人。

而如今朝廷征兵需要的就更多, 毕竟哥舒翰输的那一仗就死了多少人。

也不知道如今哥舒曜怎么样了……

原州刺史发现宁王居然走神了, 不由得张了张嘴, 想了想又不敢多说什么, 他有些不安地动了动,对于这个小舅子,他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意思。

原州刺史体型颇大, 看他这一动坐着的椅子就发出了些许声响。

李谈回过神来才说道:“我知道了, 离你远道而来也是辛苦就先回去休息吧。”

原州刺史瞠目:就……就这样了?

他小舅子呢?到底还放不放啊?

然而李谈却仿佛没有看到他充满疑问的目光一样,原州刺史不敢逼问,只能灰溜溜的走了。

他走了之后,李谈转头跟清空说道:“去,让康司马问问华兴,或者跟着华兴的人, 州府给的那些救济金都去哪儿了。”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朱邪狸正好过来,听后便问道:“怎么了?华兴还敢贪污救济金?”

李谈说道:“我怀疑是这样。”

清空原本还在纳闷李谈为什么忽然这么问,等到朱邪狸解释之后,他才恍然大悟,立刻转头去让人查问。

结果这一查问还真问出了点东西——根据跟着华兴的人讲,华兴的确是想要贪掉这点救济金,刚开始的时候他只强征青壮入伍,但并没有给人家救济金,很快就有人不满,居然还有村子直接反了。

反了的人理由也很充足,反正他们村子里的青壮若是被征走了到了农忙时节,庄稼没人种也没就收不上什么东西,他们这些老弱妇孺也只能等着饿死,反了也是死,反了可能会死也可能会成功,二选一的事情,为什么反?

后来还是原州刺史紧急向当地折冲府求救,这才将这股“反贼”给剿灭了。

华兴惹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也不敢再这么强硬,可他还想贪污这些救济金,怎么办呢?

他就将主意打到了那些略卖人手上,虽然从略卖人手上买人也要花钱,但是能花很少的钱弄到很多的人,到时候他一样能落下很多救济金。

至于有没有那么多人……如今这个乱世,从范阳洛阳等地往这边跑的人不计其数,也有许多家破人亡只剩下自己的,可不就被略卖人给掳走了。

当然这样的人大多都是些半大孩子,不太符合朝廷想要青壮的要求,然而华兴不管这些,在他看来,孩子也有孩子的好处。

他们吃的少啊,而且也能上阵杀敌,怎么用不是用呢?

李谈看着口供越看越气,直接将口供往桌上一扔说道:“斩!”

康司马也很生气,如果不是李谈派出去的人查到了蛛丝马迹,他的儿子只怕过不了多久就是战场上的一个炮灰!

于是他答应的也特别痛快:“是!”

李谈补充道:“那个略卖人团伙,也斩!”

康司马更痛快:“是!”

这次没有人对李谈说华兴是原州刺史的小舅子,杀了他会有麻烦,大家都被气的不行,世界上怎么有这么丧心病狂的人呢?

对此李谈冷笑一声:“乱世之中,礼乐崩坏,这些人平时人模狗样,是因为被规则束缚,如今那些规则已经被打破,他们自觉挣脱了牢笼,自然什么都敢做。”

朱邪狸伸手按住他的肩膀说道:“莫要被这些小人气到,还有许多百姓等着你去主持公道呢。”

李谈叹了口气:“我又能管多少呢。”

在他叹气的时候,原州刺史知道了自家小舅子被斩了的情况,顿时跳起来就来李谈质问:“殿下为何如此匆忙?华兴就算真的犯罪也要议一议,大不了我们花钱赎罪便是。”

是的,作为刺史的姻亲,华兴是有资格花钱赎罪的,这也是原州刺史刚刚放心大胆走的理由。

结果他刚走没多久,转头就听到有人说法场要行刑。

当时他心里就有了不太好的预感,等他迅速跑到法场之后,发现被行刑的人果然是华兴。

他想让刀下留人,然而康司马比较厉害,他直接将华兴的罪行公布出来。

在王简当家,兰州动乱的这段日子里,家里丢了孩子的不仅仅是康司马家。

康司马运气比较好,召回了自己的孩子,然而总有一些人运气没有那么好,到现在孩子还杳无音信,更有甚者是直接找到了孩子的尸骨。

虽然华兴不是拐卖人口的那个,但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放到这里也是通用的。

若是没有华兴这种人买,那些略卖人又卖给谁去?

而且华兴最过分的是他买了人就是为了让人去送死啊!

在行刑官说出对华兴等人施行斩立决的判决的时候,所有围观百姓都轰然叫好。

只有被押上刑场的华兴在听了之后瞬间惨嚎:“姐夫,姐夫,姐夫救我!”

他原本以为自己姐夫来了一定能够将自己救出去,就跟上次一样最后也就是个无罪释放,他回头再去找别的办法弄钱,结果没想到这一次自己居然要被斩首!

他不知道原州刺史是不是在下面看,但此时他已经六神无主,下意识的反应就是喊原州刺史救他。

围观群众对着他各种丢东西谩骂,原州刺史看到之后转头就走,准备去求李谈放人。

只是行刑官实在是太多迅速,他还没走多远,就听到一阵惨叫,不过很快那惨叫就戛然而止——惨叫声是华兴看到行刑官拿了刀过来时候发出的叫声,砍头自然是一刀下去人头落地,哪里还有他惨叫的份儿?

原州刺史见到妻弟的人头滚落下来,鲜血撒了一地,当场就一阵眩晕。

等他回过神来之后,满心就是想要报仇,之前对李谈的畏惧似乎也被这种仇恨冲淡。

当然也只是冲淡而已,当他见到李谈的时候,还是下意识的放软了语气,并且没有直接拔刀来个鱼死网破。

李谈抬头看着他说道:“朝廷从以前到现在对于略卖人的处罚都十分严格,我判的不对吗?”

原州刺史双目瞪圆:“华兴不是略卖人!”

李谈干脆说道:“可是他比略卖人更加可恶!”

原州刺史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说道:“殿下口口声声按照律法来判,按照律法,华兴能用铜赎罪!”

李谈问道:“他有什么资格?我看了一下他的履历,发现他不过是个白身,身上连个功名都没有,他的父亲也没有功名,曾祖倒是有,只不过……这也不可能让他有赎罪的资格。”

原州刺史昂头说道:“我是刺史,他为我姻亲,自然有资格!”

李谈冷静说道:“哦,那你现在不是了。”

原州刺史愣了一下,继而跟见了鬼一样地喊道:“你欺人太甚!我乃朝廷任命,你有何资格剥夺我刺史之职?”

李谈再一次请出圣旨说道:“巧了,朝廷刚刚给了我在这边独断专行之权,你说我有没有资格?”

原州刺史顿时双目含泪喊道:“苍天无眼啊!奸臣当道啊!为何要如此对待我等忠肝义胆之士?”

李谈冷笑着说道:“你错了,苍天还是有眼的。来人,将他押下去!”

原州刺史,哦,前原州刺史听后不由得问道:“你要作甚?就算我被免官,我身上也有功名,你不能……”

“闭嘴吧!”李谈烦的不行:“华兴能够做出这种事情,难道你会是清清白白的吗?你当我傻?”

是的,李谈从一开始就没想过放过原州刺史,要说华兴做这些事情原州刺史一概不知清清白白,打死李谈也不信啊。

他本来就想让人将原州刺史带过来看住,没想到他居然自投罗网。

原州刺史倒也冷静:“现在你没有证据。”

李谈十分无赖:“冲撞亲王,诽谤亲王,关你两天!”

原州刺史顿时瞠目,没想到李谈居然会来这一招。

李谈也是无奈,如果先找罪证的话,那就要将原州刺史放了,这不就是放虎归山吗?

更何况原州刺史也不是傻的,华兴被杀,他肯定要担心一下自己,回去说不定就要销毁罪证,或者串联他人将所有的罪孽都掩埋起来。

当然也有可能他想不到这一点,不过李谈不想冒这个险,干脆就把他给扣住,等都查清楚了再说。

为此李谈准备直接去原州走一趟,毕竟无论派谁去似乎都不太放心。

正巧这个时候,颜真卿终于是赶到了。

李谈在见到颜真卿的时候,不由得大吃一惊:“清臣怎的如此狼狈?”

颜真卿如今看上去实在是有点凄惨,脸上都有络腮胡了!

颜真卿喘了口气说道:“在接到大王的信之后,我就立刻收拾行装赶来了,希望没有耽误大王要事。”

李谈算了算,他给颜真卿去信,信使要在路上走个五六天,然后他再赶过来,一共才用了八天。

这样算来,颜真卿比信使跑的还快啊,这是用命在赶路啊!

原本想要给颜真卿接风洗尘的李谈赶忙将这些没用的仪式扔到了一边,让人将颜真卿带入州府说道:“你赶紧先去休息一下,这边没那么急,你这么拼命做什么?”

颜真卿本来就是绷着一口气赶过来的,如今终于到了,整个人都要虚脱,强撑着跟李谈说完那句话之后,人就几乎陷入了昏迷。

李谈原本还想颜真卿到了他就可以离开兰州去原州,然而如今看颜真卿这个样子,只怕最近几天是派不上用场的。

原州刺史只能被多扣两天了。

他有点担心,再多两天他就不好找借口了啊。

好在颜真卿这个人是真的敬业,或者说他心里有股气在撑着他。

在到兰州的第二天他就强撑着起来,开始跟在李谈身后办理各种事情。

两天之后,他彻底缓过来,基本上事物也都上手了——颜真卿毕竟是做过地方官员的,在某些细务上比李谈做的还要周到一些。

李谈出来就是刺史,后来又有公孙垂等人帮忙,他一般只不过是决定个大方向,那些零碎的事物都交给手下去做了。

这次公孙垂等人没有跟过来,李谈整个人都要被这些公务给逼疯了。

等颜真卿全部接手之后,李谈着实松了口气说道:“你在这里我就放心了,现在我要去原州一趟,那边的情况不太好。”

颜真卿过来之后已经听闻了原州刺史和他的小舅子做的好事,倒是没有为原州刺史说话,只是忧心忡忡说道:“若是再有一个王简该如何是好?”

李谈冷笑:“当初王简坐拥地利之便还被我打成狗了,现在原州刺史已经被我抓起来,又怕什么?”

颜真卿提醒道:“也不能小看折冲府啊。”

李谈想想倒是这个道理,不过他也并不担心,现在朝廷都开始在原州等地征兵了,那么这些地方的折冲府兵力肯定不会太充足,应该早就被调走一批。

而折冲府兵力不多,李谈就不用害怕,他手上只要有一千人,对方不是多到数十万那种,都不可能赢得了他。

李谈带着人逃命似的离开了兰州,朱邪狸看到他上车之后就一副松了口气的表情不由得笑道:“至于么?”

李谈一脸苦逼说道:“我之前也知道治理一地不容易,然而怎么也没想到这些细务居然这么烦人。”

朱邪狸笑了笑没说什么,他跟李谈不一样,作为如今沙陀族的族的族长,大方向他能把握,这些细务处理也是他在做。

毕竟他手下可没有公孙垂那样的人来帮忙。

是以朱邪狸曾经还是挺羡慕李谈的,至少他是真的省心。

当然也只是羡慕而已,毕竟作为一个有野心振兴部族的人,朱邪狸对于任何磨练都是欢迎的。

而如今他跟在李谈身边,一方面是担心李谈树敌太多,会有危险。

第二就是想要多见识一下,人多了那就什么样的人都有,朱邪狸觉得自己以前经得见得还是少了一些,所以他现在就是要给自己积累一下经验。

李谈其实也在一个积累经验的过程,他是真没想到,就这么两个州居然就能出这么多事儿。

他到原州的时候,比较低调,马车看上去就是普通富户,身上穿的也是跟普通百姓差不多。

朱邪狸原本并不赞同,李谈却说道:“我就是要打他们一个猝不及防。”

如果高调入城的话,他过来,原州刺史却没回来,这明显有问题啊,如果州府的司马和长史都是兰州刺史的人,那么只要他们反应过来,就必然会想办法将之前做过的所有非法的事情掩埋。

朱邪狸听他说得有理,便也没有再劝。

他原本以为李谈说要打个措手不及,就是第二天直接去州府亮明身份,直接接管原州。

结果没想到李谈居然开始……逛街?

他甚至没有住进驿馆,而是找了人租借了一栋小院子住了进去,装出是外地来原州经商的商户。

朱邪狸皱眉问道:“你这是做什么?”

李谈还有更多的事情要做,在这里租个房子……这是打算长住?

跟着李谈的清空也被他这一系列行为给弄的摸不到头脑,但是他原本以为是自己比较笨,所以无法理解大王的做法,在看到朱邪狸也不明白之后,就踏实了下来。

李谈却说道:“放心,我有分寸,就是想要看看如今的原州是什么样子。”

朱邪狸似乎有些明白他的意思:“你是想看看原州刺史为官如何?原州被他治理的如何?”

李谈打了个响指说道:“没错。”

原州刺史作为一个刺史,有点违法犯罪的事情简直是太正常了。

就问天下间有几个官员能够做到完全遵纪守法?

真能做到这一点的都流芳百世了,然而中华上下五千年,有这样名声的官员有几个?

实际上大家心里都清楚,那些违法乱纪的事情,基本上就是大家默认,只要你不过分,那就无所谓。

甚至连朝廷上的御史都不会追究,别看这些御史盯着皇室盯的那么起劲,那是因为皇室地位毕竟特殊,而且很多时候也的确有些皇族会出格。

李谈在来的路上已经想过了,原州刺史治理原州的好坏将决定他的罪名是大是小。

如果百姓在他的治下安居乐业,冲着这一点李谈也不会对他太过苛刻。

至于两个人已经结了仇,李谈一点都不怕,如今他的地位可不是随便一个刺史就能动摇的。

更何况他是可以放过原州刺史,但并不代表他会将对方的黑历史也给消灭啊,正相反,他还会掌握对方的罪证,一旦对方做的事情出了格,那就等着新账旧账一起算吧。

李谈在这里居住两天,将身上的衣服都换成了符合原州风格的服饰,等他走在街上看着跟原州人没什么两样之后,他就上街了。

然而这一次逛街是真的让他大开眼界。

想要了解一个地方第一个去的地方就是当地最繁华的地方。

李谈去了之后,站在街口就十分无语——原州最繁华的地方是一条街,这一条街都包括什么呢,赌坊,妓·院,浴堂,以及各种风月场所。

要知道原州的地理位置距离长安已经很近了,但凡跟长安有点贸易往来,都不至于依靠着这些东西撑起当地经济。

李谈甚至都不用进去看就知道里面是什么情况。

他转头开始在原州城逛起来,他原本以为想要逛完整个城池,至少要花三四天的时间。

实际上一天半,他就将整个原州城都逛了一遍。

最让他印象深刻的是除了北面一小部分的富人区之外,整个原州城大部分地方都是贫民区。

是的,贫民区,还不是平民区。

那些地方就好像凉州最穷的地方一样,然而就算是当初的凉州也没有沦落到,多半个州府都是这种情况。

李谈简直快要被气死:“每年州府的税收一半上交朝廷,一半留给自己建设,原州刺史这都做了什么?”

原州的人口算不上少,至少在李谈看来是不少的,而且每年的税收应该也不算低——原州是中等州府啊。

李谈简直怀疑原州这个中等,是不是大部分税收都是风月场所缴纳的。

朱邪狸也跟着看了一遍,觉得大开眼界的同时也点评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华兴那个人为了中饱私囊,什么丧心病狂的事情都能做出来,他敢这么做必然是原州刺史以身作则,想来那些税收……”

李谈冷静下来说道:“行了,我知道了,看来我到州府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查账!”

他倒要看看原州刺史贪渎了多少钱!

李谈回去之后换了一身亲王服饰,马车什么的都换了,身上的表记也都带上。

摇身一变从一个普通富贵小郎君就变成了富贵逼人的亲王。

当他的仪仗座驾开到州府的时候,原州司马和原州长史这才得了消息,急匆匆赶来。

他们两个看着李谈心中颇有些忐忑,不知道这位大神大驾光临是为了什么。

李谈带着人大踏步进了刺史府之后,一坐下就说道:“我接到状纸,有人状告原州刺史贪渎,是以过来查证一下,还请两位配合。”

原州司马和原州长史微微一愣,互相对视一眼,原州司马小心翼翼说道:“不知,殿下有何吩咐?”

李谈微笑看向他们:“你们什么都不用做,找人将账本和卷宗都交割给我带来的人就行了。”

原州司马目光微微一闪,转头看向原州长史。

原州长史微微颔首,才出来说道:“殿下吩咐,我等自然照办,我这就让人过来交割。”

李谈转头对清空说道:“找两个人跟着长史一起去,难道还要长史亲自搬卷宗吗?”

原州长史脚步一顿,躬身说道:“启禀殿下,这些也不是我在看管,有专人管理。”

李谈点头:“恩,你说是谁,我让人将他喊来。”

原州长史见李谈没有放他们走的意思,便只好内心焦急的将人名报了上来,同时开始思考等等怎么暗示对方将那些不能见光的账本给烧了。

不过能在一州混到看管账本这么重要的位置的人,也都不是笨人。

都不能原州长史示意,他就知道怎么做,那人在见了李谈之后,甚至还给原州司马和原州长史去了一个安心的眼神。

李谈坐在上面看着他们在下面眉来眼去,冷笑着说道:“你们跟着他去,都看好了,谁烧账本我烧谁全家,如果账本有任何缺漏,少一页就剁一个指头,想要动手脚就先想想自己身上的零件够不够吧,不够就用家人来抵。”

原州司马和原州长史骇然地看着李谈,完全没有想到对方居然会这么简单粗暴。

而事实证明,越是这样简单粗暴的威胁就越是有用。

李谈也不想跟这些人兜圈子,朱邪狸提醒的对,他要做的事情太多,没工夫在这边磨。

反正就算他再怎么温和,这些人也不会觉得他是好人,那他就当一次暴君又如何?

账本被安全送到,所有的卷宗也被送了过来,李谈直接让人通宵达旦的查证。

热门小说大唐总校长[穿书],本站提供大唐总校长[穿书]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大唐总校长[穿书]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136章 下一章:第138章
热门: 星风 大奉打更人 苍穹榜:圣灵纪2 斗罗大陆2绝世唐门 我夺舍了魔皇 苍穹榜:圣灵纪1 至尊修罗(修罗神祖) [快穿]天生男神 天地至圣 神武战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