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上一章:第134章 下一章:第136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王简满脸的志得意满, 想象着李谈看到他大惊失色的表情, 就不由得想要开怀大笑。

实际上他也笑出了声。

然而他笑着笑着就慢慢没了声音,因为对面的那位传说中极其不好惹的宁王殿下,进城时候是什么表情了, 看到他的时候还是什么表情。

更过分的是对方居然还掏出了一把琴!

王简收敛了脸上的笑容, 表情变得阴沉开口说道:“宁王殿下,我为刀俎, 你为鱼肉, 难道你就不想说些什么吗?”

李谈在看到那个血人的时候就看出来那是郭纯了。

当然这只是他的猜测, 毕竟兰州他也不认识别的什么人,想要给他下马威的话,只有跟他有所接触的郭纯是最好用的。

于是李谈掏出了狸琴给郭纯续了一口奶,想要完全医治就要等他收拾完王简再说。

不过给郭纯上了持续之后他就有点后悔, 毕竟不能立刻治好他, 让他继续喘气只能饱受折磨, 还不如直接让他断气呢。

反正就算断气了李谈也能救回来。

李谈反省了一下,他原本以为自己挺平静的,现在看来, 在看到疑似郭纯的那个血人的时候, 他还是心绪波动了一下。

他平复了一下心情, 慢条斯理的收起了狸琴, 然后又拿出一把虫笛说道:“你知道吗?”

对面的王简挑了挑眉,然后就听到李谈继续说了句:“一般反派都死于话多。”

王简面色一沉,他也不想跟李谈继续废话, 毕竟示威也示威完了,秀优越感也秀完了,不赶紧把人抓起来他心里也不踏实。

结果就在他举起手打算下令让手下的亲兵去抓人的时候,就看到李谈将虫笛放在嘴边轻轻一吹,他只听到一声悦耳的笛音,然后……然后就动不了了?

王简被定在那里心中大骇,完全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情况,满脑子都是:这是妖术!宁王是个妖孽!

一旁的朱邪狸一直在等李谈下令,结果没想到李谈一声不吭就直接动了手。

在看到李谈吹响虫笛的时候,朱邪狸也就没有了任何顾忌,灵巧的避过因为自家老板遭到暗算而冲过来的士兵们到了被定在那里的王简面前。

王简身边的亲卫在看到朱邪狸过来的时候,瞬间明白了他的目的,在看到王简一动不动,眼神充满恐惧之后,一咬牙直接将他抬起来打算避开朱邪狸。

然而王简多年养尊处优,他的体重也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这边两个亲卫刚刚费劲巴力把他抬起来,那边朱邪狸虽然人还没有完全靠近,但是长刀已经递了过来。

漆黑的长刀横扫而过,正在抬着王简的两名亲卫只觉得兜头一抔热血,洒了他们满头满脸。

等到再看清楚的时候,发现王简的头颅已经被对方用长刀挑起,那张肥胖的脸定格在了恐惧之上。

朱邪狸挑起王简的人头大喝一声:“逆贼王简已死,尔等不要负隅顽抗!”

他说完还看了一眼李谈,结果发现李谈正捏着虫笛一脸不爽的瞪着他。

朱邪狸手一抖,差点将长刀上的人头抖下去,心里则十分纳闷——他怎么又不开心了?

李谈当然不开心,毒经这个心法攻击力并不是很强,或者说爆发力不是很强,它需要一点一点给对方上持续掉血技能,等持续都上齐了,再开一波爆发或许还能打一下。

结果他这边还在上着持续呢,那边朱邪狸已经把王简给杀了!

这特么就是来抢人头的啊!

好气哦,但还是要保持镇静。

等尘埃落定再收拾这只猫!

李谈收起虫笛让自己人将郭纯先……先搬到一边,然后让人继续围剿余孽。

接下来应该是去找被王简关起来的还幸存的官员们,只不过……他对兰州城比较陌生,还真不知道地牢在哪里。

难不成要他现场救治郭纯?

就在李谈发愁的时候,忽然听见一阵锣鼓响声,然后一扭头发现许多老百姓拿着家里的扫把犁耙之类的东西就冲出来了。

一边冲一边还喊着:“狗贼王简死了!狗贼王简死了!”

这些老百姓一边喊一边冲着王简手下的那些亲卫就冲过去了,连李谈带来的兵都被挤到了一旁。

李谈目瞪口呆地看着比自己的兵还凶猛的老百姓,心里只有一个想法:王简到底都做了什么?

这特么是引众怒了啊!

一旁的田神功大概也没见过这样的场景,凑到李谈身边问道:“大王,我们现在……”

李谈轻咳一声说道:“找个人带路,先将郭纯安顿下来,然后去天牢将兰州的官员全部放出来,顺便……维持一下秩序吧。”

现在他要做的不是围剿余孽了,而是小心不能将这些余孽全部打死,要不然还怎么问话?

而且也要留个证据,证明他来兰州将兰州刺史干掉是事出有因,虽然朝廷现在大概管不到,但是等朝廷管到的时候……有个词叫算总账不是。

田神功得了指令立刻就去安排人带路,这个工作倒是不难。

毕竟想要当带路党的百姓可是多得很。

到了刺史府的时候,还是遭遇了一波抵抗——王简将自己的刺史府居然给弄的跟铁通似的,大门一关,墙上都是弓箭手,远远的都没有人敢靠近。

田神功站在下面喊道:“逆贼王简已经伏诛,你们还不快放下兵器,立刻投降!”

弓箭手们不为所动,就在李谈奇怪的时候,从门内传来一个声音说道:“王简?他算得了什么东西?不过是我主的一条狗,你们不要以为杀了一个王简就一劳永逸,兰州我主势在必得!”

田神功冷笑道:“你们都已经被包围了居然还敢大言不惭。”

“包围?看到这些射雕手了吗?”里面那个声音显得十分自信:“你们敢过来吗?我已经传信我主,过不多时便会有大军到来,我倒要看看从无败绩的宁王殿下这次又能如何?”

射雕手?田神功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李谈,如果是射雕手的话,他们可能还真不太能靠近。

如果是普通弓箭手,有李谈在他们根本不担心,但是谁也不知道李谈那个巫术能不能抵挡得住射雕手啊。

毕竟十个弓箭手都未必抵得上一个射雕手的威力。

朱邪狸见众人都有些发愁,便低声问道:“我去会会他们?”

李谈嗤笑一声:“他们算什么东西,值得你冒险?”

里面那人听到后便说道:“哦?那我就在里面恭候殿下大驾了!”

田神功对着后面做了个手势,立刻上来几个亲卫,他们都是李谈贴身的亲卫,再忠心不过,所以哪怕李谈让他们去送死,他们都不会有二话。

反正他们知道,就算自己死了,大王也会善待他们的家人。

结果李谈摆摆手说道:“不用不用,你们准备好,人过来了就直接抓,能抓活得就抓活得,不能就打死了事!”

李谈虽然也眼馋射雕手,但这些人能不能为他所用谁也不知道,所以能抓活得,那就试试,但是如果威胁到自己人的生命那还是打死吧。

就在众人纳闷的时候,李谈掏出了虫笛,一声悠扬的笛音之后,众人惊骇的发现李谈身边出现了一只巨大的蜘蛛。

李谈指挥着蜘蛛往前走——不走不行,他们为了不被射雕手打中,站的十分远,蜘蛛的技能距离不够。

蜘蛛走到攻击范围内之后,众人就看到蜘蛛身子微微动了动,然后也不见它做什么,离他最近的那个射雕手忽然就从墙上掉了下来,而后仿佛被一只看不见的手抓住一样,直接抓到了蜘蛛面前。

那个射雕手猝不及防掉下来,被抓到蜘蛛面前之后,李谈直接一套控制打了上去,然后控制蜘蛛回来,再拉,直接就将还不能动的射雕手拉到了他们的阵营之中。

田神功一脸懵逼地指挥着人将那个射雕手捆了起来。

说实话,那个射雕手大概比他还懵逼。

李谈看着射雕手被五花大绑绝对不可能挣脱开之后,就笑着说道:“干得好!”

门里那人安静了好一会才说道:“哼,雕虫小技,等等先杀了那只蜘蛛!”

朱邪狸有些担心地看着李谈,结果就看到李谈面无表情地将蜘蛛又派了过去。

射雕手们之前就已经将手中的重箭瞄准了那只蜘蛛,等蜘蛛跑过去之后,射雕手整齐划一的松开手中的弓弦。

李谈面无表情的看着蜘蛛被射死之后化为虚无,摸了摸下巴说道:“伤害也不是很高嘛。”

于是他又招出了一只蜘蛛,这一次蜘蛛往那边跑的时候,他就将手中的武器换成了狸琴,直接给蜘蛛套上了一个盾,然后给上几个持续就开启了围观状态。

射雕手们对蜘蛛的攻击十分密集,然而他们也只能眼睁睁看着同伴被拽下去——那蜘蛛忽然就打不死了啊!

这是什么邪术?

当墙上的射雕手掉下来三分之一的时候,里面那人终于气急败坏地说道:“都下来!”

李谈有些可惜的咂咂嘴:“怎么不多坚持一会呢。”

多坚持一会他就能抓更多了啊,不知道吐蕃赞普舍不舍得用钱来赎这些射雕手?

李谈越想越有可能,便说道:“等等尽量抓活的,这都是钱啊。”

众人一时之间乜有跟上他的思路,全都满脸问号。

朱邪狸大概比较习惯了他跳跃式的思维,轻咳一声问道:“现在怎么做?”

可以预见的是对方将射雕手撤了下去肯定不会不用,很可能此时就埋伏在门后面,只要他们打开门,迎接他们的必然就是一波箭雨。

李谈没说话,直接找出了灵蛇,俗称搅基蛇,然后……指挥着蛇去拆门。

嗯,他将所有的奇穴都换成了加蛇攻击的,别的不好说,拆门那叫一个溜。

众人就看到那两条蛇纠缠着蛇行过去,冲着大门一顿啃,它们啃的地方也很刁钻,居然是啃的门轴。

没一会那两扇看上去十分坚固的大门发出不堪重负的声音,直接倒了下来,拍起了一阵尘土。

在大门倒下的一瞬间,里面一波箭雨密密麻麻的覆盖了门口十尺范围内所有的地方。

李谈这次没有给蛇加血,反正死了还能再招,他就不浪费那个力气了,来回来去换武器也很麻烦的好嘛。

等这一波箭雨过去之后,众人才看清楚里面的样子——在刺史府前面的空地上,射雕手排成两排,而他们前面居然还有拿着大盾的士兵顶在前面。

不得不说,在己方远程火力不太好的情况下,这样的阵容真的无解。

李谈故技重施直接召唤出了蜘蛛,然后……他这次不拉弓箭手了,直接将对方顶在前面的重兵拉了过来,顺便还缴获了盾牌。

第一个盾兵被拉过来的时候,李谈敲了敲那个盾牌问道:“这个怎么样?”

他对武器装备十分不敏感,或者说压根就不知道现在什么样的才是最好的。

朱邪狸明显懂得比较多,表情比较严肃说道:“大唐怕是没有这么好的盾牌。”

不是大唐没有这个技术,而是承平日久,再加上从上到下都比较**,导致大唐在兵器方面的研究进度并不怎么样。

反而是吐蕃连年征战,再加上文成公主带去的先进技术,这些年来可以说是发展迅速。

李谈听后啧了一下,没再说什么,心里则开始思考,不要钱了,要盾牌吧,就怕吐蕃赞普舍不得。

他一边想着一边说道:“你们都别急啊,这个方法慢了点,但是稳妥嘛。反正我们时间还早,慢慢来。”

他这边悠闲,对面却快要疯了。

原本对面那人无论怎么想都觉得胜券在握,怎么好端端的就沦落到这个地步了呢?

他这边的盾兵都快被拽完了啊!

他倒是指挥着人后退,然而后退有什么用?他们后退人家就前进,始终跟他们保持着一定距离——在他们射雕手的射程范围之外。

而那个蜘蛛……那个蜘蛛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居然打不死,只能眼睁睁看着他拖人。

他倒也尝试过跟李谈抢人,毕竟蜘蛛需要拉两次才能将人拉到自己阵营之内。

于是他就让人在蜘蛛拉过去的时候将同伴救回来。

结果没想到过去的人还没轮到解救同伴,刚跑到那里就定住不动,然后就看着蜘蛛一个一个将人全部拉到了宁王的阵营那边。

一时之间吐蕃人都十分心塞,这可怎么搞?好像怎么都拿对方没办法啊。

李谈笑吟吟看着那人说道:“现在我给你一个投降的机会,你投降,我不仅不会杀你,反而会放你回去。”

那人一脸不肯相信:“你会这么好心?”

李谈把玩着手中的虫笛说道:“你不回去,谁帮我传话啊,当然,也只有你能回去,这些人……就都留下来吧。”

那人环视一周,发现射雕手们看着他的目光都不太友善,顿时疾言厉色说道:“你休想!不要费心力挑拨离间了,我是不会上当的。”

李谈嘿了一声:“挑拨离间?你也值得我挑拨离间?”

李谈一边说着一边指挥着蜘蛛继续拽人,等到盾兵都被拽走之后,那些射雕手也慌了,不约而同的往后退了好多步——对方这个能力,也实在是太诡异了啊。

那人忽然灵机一动说道:“走,进房子!”

在这个开阔的地面太利于蜘蛛的行动,可若是进了房子,只怕蜘蛛就不那么好拽了,尤其是他们只需要将窗子的窗纸捅破就可以了。

李谈看着射雕手们整齐划一训练有素的退进了各间房子之中,虽然分散但他们瞄准的地方还是中庭。

李谈不得不拍手说道:“聪明啊!就是晚了点。”

早这么干可能就不至于被他们抓来这么多人了啊。

那人听后恨得咬牙切齿,却不肯失了风度,只能冷笑说道:“宁王殿下手段神鬼莫测,只是不知如今还能如何?”

李谈心说我要是狠心一点,直接放把火,你们就等着全部变成烤猪吧,不,说是烤猪都侮辱猪了。

然而他还真不能放火,不是可惜刺史府,而是这段日子兰州天干物燥,一不小心可能就会烧到旁边的民房,若是控制不住火势,那整个城市可能就……

李谈可不能冒这个险。

如今这也的确是有点麻烦,毕竟他虽然能控制着蜘蛛进房子,但是一旦蜘蛛进去,他跟蜘蛛之间就有了阻挡,想要加血也不行,万一射雕手将蜘蛛拦在里面打死怎么办?

哪怕能够随时召唤,但这个牺牲没啥意义啊。

李谈摸了摸下巴,正在思考自己那些宝宝都有哪个能派上用场的时候,田神功忽然凑过来说道:“大王,让我们去吧!”

李谈微微惊讶地看着他:“这太危险了。”

田神功笑道:“打仗哪里有不危险的?总不能一直让您顶在前面啊,那要我们何用?”

李谈还想说什么,忽然感觉到朱邪狸拉了一下他的手,他便说道:“那好吧,你们上,我保护你们。”

他说完就将狸琴拿出来,给选出来的那几个士兵套上了盾和持续,同时担心说道:“你们一定要小心,逐个击破,别太分散。”

太分散跑进各个屋子,那他真是想加血都加不了了。

田神功应了一声,一马当先往前冲。

李谈一边给他们加加血上上盾一边轻声问朱邪狸:“怎么了?”

朱邪狸说道:“你得给他们机会。”

李谈有些不解地看着他:“什么?”

朱邪狸无奈说道:“这些士兵跟着你抛头颅洒热血为的是什么?一半是忠心,另外一半那就是为了升官发财,这些东西都是要他们用军功换取的,结果跟着你走了一趟,打了个胜仗可没几个人身上有军功,日后他们恐怕……”

朱邪狸没说完,但李谈也明白他的意思,长此以往,他手下的兵可能对于打仗这种事情就没什么期盼,或者说是没什么热情了。

李谈也有些头痛,一开始他是真的没想到这一点,结果就被朱邪狸教育了。

所谓的军功不是看你够不够勇敢,而是看实打实的人头,有人头就有军功。

现在……这些都是活捉的就不说了,都是李谈的,眼看着李谈再继续下去,这些人头就都归他,浪费不浪费啊?

毕竟就算李谈拿到了所有的人头,他也没办法再升官,最多朝廷给他一些封赏。

不过现在朝廷都跑路了,估计这个封赏也就没有了,那就……别浪费了嘛。

而田神功他现在在李谈手下干活,官已经升的差不多了,对于发财也一般般,他现在就是为了报知遇之恩。

所以他想要表现自己,士兵们想要军功,一拍即合,就将李谈给放在了后面。

李谈原本也只是想要减少伤亡,不过想一想,刚刚射雕手已经被他拽过来了三分之一,剩下的分散开来,威力已经大不如前,就算让士兵们冲上去危险也不会太大。

想到这里他也就放心大胆等着结果了。

结果就是田神功受了点伤,李谈手下的士兵重伤三个,轻伤十余个。

而对面刚刚一直在说话的那个人被活捉,射雕手死了五个,剩下的也被活捉。

李谈看着那五个死掉的射雕手心中十分可惜,这五个人那是简单的人吗?那是移动的钱啊!

除非吐蕃赞普大气到连这些射雕手都不在乎,可据他所知,这些射雕手可不好培养。

这一次派出来这么多,也看得出吐蕃对兰州势在必得。

不过想想也是,得到了兰州吐蕃基本上进军中原就没什么压力了。

李谈让人将射雕手的尸体处理掉,然后将那个人押了下去。

那人本来已经做好了誓死不言的准备,结果没想到李谈看都没看他一眼,转头就走了?

这什么意思?俘虏你们都不问了吗?

还真的就什么都没问,直接将他丢在了刺史府的地牢之中派了几个高壮的士兵看管,就没有人在理他了。

那人思前想后都想不出是为什么,一时之间不由得十分茫然。

还能是为什么呢?因为在李谈眼里救人比问他有用多了啊。

他刚刚就说到刺史府将郭纯安顿下来,他好医治,结果谁能想到刺史府还藏着这么一帮牛鬼蛇神。

现在终于搞定了那些人,他第一件事情就是为郭纯诊治。

当然也并不费事,只不过这一晚上,李谈也算是跟王简和吐蕃人斗智斗勇,此时再将郭纯治好,已经疲惫的不行了。

不过他也没有将郭纯完全医治好,而是将他身上的负面状态都消除之后,就给他上了几个持续加血的技能,让他先安安稳稳睡一觉。

李谈自己也需要安安稳稳睡一觉再说。

在他医治郭纯的时候,模范员工清空已经将他的卧室给收拾了出来。

等李谈出来之后就低声说道:“大王,这里略有些简陋,还请大王先凑活一宿。”

李谈摆摆手,这刺史府看上去规模都抵得上国公府邸了,就算简陋还能简陋到什么地步?

他一边往卧室走一边寻找朱邪狸的身影,结果找了半天都没看到对方,不由得心中奇怪,转头问清空:“印星呢?”

清空低声说道:“朱邪城主说之前那个吐蕃人曾经传信出去,他担心会有吐蕃军队来犯,就先去城外驻扎,先提前做好准备。”

李谈听后一拍脑袋:“我都差点把这事儿给忘了,算了,我也出城去看看吧。”

清空连忙拦住他说道:“朱邪城主说了,让大王好好休息一晚,剩下的事情交给他。”

热门小说大唐总校长[穿书],本站提供大唐总校长[穿书]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大唐总校长[穿书]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134章 下一章:第136章
热门: 小阁老 斗破苍穹前传之药老传奇 绝品神医 斗罗大陆(斗罗大陆原著小说) 今天毁灭地球了吗 全职修神 粉妆夺谋 入眠 古董花瓶他成精啦![娱乐圈] 踏月问青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