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

上一章:第133章 下一章:第135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招安?

李谈冷笑, 安禄山这是已经把自己当成天下之主了吗?

别说他看不上, 朱邪狸也不可能会答应。

朱邪狸有本事自立谁要去投靠个反贼啊。

就在李谈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 朱邪狸忽然开口说道:“也不是不能答应。”

李谈:?????

朱邪狸见李谈面色不善, 凑过去小声说道:“我去探探他的底。”

李谈瞬间就明白了朱邪狸的意思, 就是想要去当个间谍呗。

然而李谈还是不同意:“不必,就算要派人去探底,又哪里用得着你?”

朱邪狸却说道:“你随便派一个人过去, 安禄山未必会重用。”

李谈皱了皱眉,朱邪狸说的倒是没错,他随便派个人过去, 能不能接触到安禄山都两说。

而朱邪狸这个是安禄山亲自写贴招安,想必安禄山也很看重他。

李谈想到这里便说道:“安禄山看重的也不完全是你这个人,应该还有你的部族成分在内。”

朱邪狸点头:“这是肯定的, 不过倒也无所谓,既然是他主动, 我就能跟他谈条件。”

朱邪狸在看到这份招安贴的时候, 第一反应就是素麻城大概又有人能出钱了。

李谈抬头看着朱邪狸问道:“我就不说危险性了,你的名声呢?不要了吗?”

朱邪狸愣了一下,斟酌说道:“这个吧……你看从以前到现在, 我们突厥这边呢好多人都是打得过就反,打不过就投降对吧?所以这种事情对我们而言, 也没什么。”

李谈瞬间就懂了他的意思,也就是说名声这种东西汉人在乎,他们突厥人是不在乎的。

就算朱邪狸读过很多大儒书籍, 对于汉学也算是比较精通,但他本质上还是一个突厥人。

连这个理由都没办法劝说,李谈也只能说道:“你既然都考虑清楚了,那么问题就在于,你到底要怎么做?这一不小心就是九死一生啊。”

安禄山现在可能招安朱邪狸是真心的,但是若他发现朱邪狸有异心,到时候想要杀他的心肯定也是真的。

而且李谈如果真的投靠安禄山,到时候安禄山让他带兵来打大唐,他能拒绝吗?

朱邪狸在大唐境内搞风搞雨,只要他不伤害到大唐的百姓,李谈乐于帮助他,然而如果两个人之间添了人命的仇,哪怕那些百姓那些士兵李谈一个也不认识,但……他恐怕也没有办法说服自己,再毫无芥蒂的跟朱邪狸在一起。

李谈脸上眼中的担忧朱邪狸看的清清楚楚,他伸手将人圈紧怀里,亲了亲他的额头说道:“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不过我没打算马上同意。”

李谈有些意外:“哦?”

朱邪狸说道:“再等一等,等你将回长安的路全部打通,到时候我再同意他的要求,并且承诺我能牵制住你,当然他要付出一点代价才行。”

李谈:……

他斟酌说道:“我现在……刚搞定一个兰州,哦,还不敢说完全搞定,剩下的原州和宁州还没有头绪。”

朱邪狸轻笑说道:“不如故技重施?”

李谈不置可否:“先看情况吧。”

他打算先看看兰州刺史是怎么回事,虽然他觉得这几位刺史脑子有问题,但是能够在这个混乱的朝廷之中当上刺史的人,会不会做人不好说,会做官是一定的。

而且这三个人头脑可能十分灵活,当然如果迂腐一点也未必会拒绝李谈的借道。

李谈让朱邪狸带着人在旁边保持联络,而他则带领大军继续向兰州行进。

为了不给兰州百姓带来压力,李谈选择将军队驻扎在城外。

只不过他刚安营,还没带人进兰州城,兰州刺史就派了使臣前来。

哦,使臣并不是单独来的,还带来了八名美人。

八名美人每个虽然不说长得倾国倾城,但也都如花似玉,并且浑身上下珠光宝气。

李谈毕竟是见惯了好东西的,估摸了一下这几位美人头上插的身上带的,可能够一个普通村子好几年的吃穿用度了。

使臣见到李谈十分谄媚说道:“殿下出征从无败绩,果然举世无双。”

李谈看了他一眼,继而对着那几位美人扬了扬下巴嗤笑道:“行了,这些客套话就不用说了,说说你们在这是要做什么吧。行军在外给我送女人?你们是不知道军纪怎么写的吗?”

使臣立刻说道:“这几个不过是使君送来伺候殿下起居之人,不算违纪。”

李谈问道:“王刺史怎么说?”

兰州刺史姓王,不过跟那两个王家都没什么关系,说实话,李谈倒是希望跟王家有关系,这样他就能让王维直接出面,总比这样大动干戈要好很多。

使臣恭维了李谈一番之后,就表达了兰州刺史的意思。

李谈耐心听完之后,他才明白兰州刺史为什么送来这些美人。

这些美人来这里的目的不是为了□□,而是为了贿赂,她们身上穿戴价值连城,而且后面还有行李,这些行李能够被使臣特地挑出来说一句,想来也是含有重金。

而兰州刺史的意思非常清楚了:感谢殿下来帮忙,现在敌人打跑了,您从哪儿来就回哪儿去吧,我也不让您白帮忙,这些美人,这些财宝都是您的了,足以抵消这次的军费还有剩,您还是请回吧。

李谈听后半晌没说话,使臣站在下面,虽然脸上在笑,然而清空观察的比较细致,他看出那人的腿在抖。

清空略有些鄙夷,他们家大王最是和气,又不会吃人,怕成这个样子也敢来。

然而李谈沉默的时间越长,使臣就越是担心,他甚至怀疑宁王会不会一怒之下直接斩了他。

毕竟宁王跟兰州刺史之间不适用不斩来使这一条,宁王作为亲王杀个来传话的人也没什么大不了,更何况……现在朝廷都不知道在哪儿呢,整个西北这一片,基本上就是宁王说了算了啊。

使臣越想越是后悔,他应该劝说使君不要跟宁王叫板来着,你看看宁王才来多久啊,安禄山的军队被他打退了,吐蕃军队也消失不见,据说主将又被俘虏,这等凶人怎么能轻易得罪?

就在使臣脑子里飞快的转着各种念头,快要把自己吓尿的时候,李谈忽然开口说道:“我也的确出来很久,该回去看看了。”

他说完这句话眼睛在那几名美人的身上转了一圈,然后笑的十分暧昧说道:“王刺史的美意我就收下了。”

清空有些愕然地看着李谈,没想到他居然真的同意了,然而……他看了一眼那几名美人,如果说李谈被这些美人迷惑,他是不信的。

毕竟这几位再好看也比不上朱邪狸……咳咳,虽然拿朱邪狸跟小娘子比不太合适,但有的时候美丽是不分男女的,反正让清空自己来选的话,也是觉得朱邪狸更加好看一点。

如果说李谈不想守着一个,凉州好看的胆大的小娘子也很多,他家大王上街都会收获许多香囊手帕,也没见他家大王动心。

这次又是怎么了?

就在清空纳闷的时候,兰州使臣着实松了口气,肯接受就好,肯接受就好,同时他在心里也给李谈加了一条备注——喜美色,喜钱财。

不过备注之后,他又觉得这两条基本上就是废话,时下谁不喜欢美人和金银财宝呢?

李谈让人将使臣客客气气的请了出去,顺便又让人将这些美人带下去,摸着下巴说道:“没让朱邪狸回去可真是太正确了。”

清空纠结地看着李谈,他不知道该不该提醒一下自己大王,朱邪城主大概不喜欢您身边多了这许多美人啊。

哪怕李谈看上去一点享用这些美人的意思都没有。

然而李谈却一无所觉,毕竟在他心里他手下这些美人和财宝都是权宜之计。

结果当天晚上,朱邪狸过来的时候,清空一看他的表情就自动给李谈去了一个同情的目光,然后干脆利落的退下了——多年的经验告诉他,在这种时候最好不要留在里面,让这两个人自己解决比较好。

李谈见到朱邪狸过来便笑着迎上去说道:“我还在想你什么时候会过来呢。”

朱邪狸表情有些微妙,看上去一片平淡,语气却不是那么回事:“看来我没有耽误大王寻欢作乐。”

李谈又不傻,一听他这个语气就知道肯定是吃醋了,不由得失笑说道:“你跟那些小娘子一般见识做什么?我收下她们也不过是为了麻痹兰州刺史,哦,她们带来了不少珠宝,这些东西我留着没用,回头你记得带走。”

朱邪狸被他搞得也是没脾气,走过来把人拽进怀里泄愤般的亲吻半晌才恨恨说道:“没心没肺!”

李谈双目水润,揽着他的脖子气息不稳,听后便软软说道:“这是我心怀坦荡啊,如果我真有别的想法,怎么可能让你知道?”

朱邪狸一听:“嗯?你还想把她们藏起来吗?”

李谈:?????

这是什么见鬼的理解能力?他是那个意思吗?

然而他并没有解释的机会,朱邪狸仿佛是故意曲解一般,直接把他推在床上,低声说道:“她们能给你这样的欢愉吗?”

李谈倒抽一口气……断断续续说道:“别……别……这是……这是军营!”

朱邪狸这是要疯吗?

好在朱邪狸还没不管不顾到那个地步,两个人虽然折腾了半宿,但却奇异的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唯一让李谈紧张地全身僵硬的时候,就是巡逻的卫兵在他账外的时候。

那时账内的电灯已经被朱邪狸给关了,外面却因为有火光而将那些巡逻士兵的影子映在大帐上。

那些人影在帐上移动的时候,给李谈一种那些人就在围观他们两个的错觉,整个人都紧张的绷直了身体。

偏偏朱邪狸还没有停歇,只是用嘴将他的喘息声堵了回去。

等到巡逻卫兵离开的时候,李谈正巧被刺激的仰起头,将纤细的脖子全部露出来。

朱邪狸一口咬上他的喉结,而后感觉李谈身体也跟着拱了起来,过了好一会,才放松下来。

放松下来的李谈只觉得身体累心更累。

刚刚他的心都快跳出胸腔了。

他不在乎曝光他跟朱邪狸的关系,但是在军营乱搞那就不好了。

也亏了朱邪狸有分寸,没有更进一步,否则……李谈大概会把他踢下床。

朱邪狸起身让清空送水进来将自己清洗了一遍,又帮李谈清洗了一遍。

在看到李谈困倦的眼睛都睁不开之后,便温声说道:“睡吧。”

李谈闭着眼睛缩在他怀里,入睡之前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这货绝对是故意的!明天早上一定要好好跟他算账!

第二天一早,李谈一睁眼就看到朱邪狸身着亵衣长发披散,就那么倚在床头,手里正拿着一本书在看。

清晨的阳光照进来一缕,将朱邪狸的侧脸镀上一层光芒,哪怕李谈自认为对朱邪狸的美貌已经有了抵抗力,在那一刻他还是怦然心动。

李谈仰头看着朱邪狸的侧颜,觉得自己大概要食言——昨天晚上发誓要跟朱邪狸算账,现在一点都不想了肿么办?

最主要的是朱邪狸这么好看,他也不吃亏啊。

大抵是李谈的目光太过直白热烈,认真看书的朱邪狸低头看了他一眼,在发现他醒了之后,便将手里的书放下含笑问道:“醒了?早上想吃什么?”

李谈伸手捞起一缕他的头发,一边把玩一边笑道:“想吃你。”

朱邪狸:……

一大早晨就调·戏他,是谁昨天晚上在他身下差点被欺负哭的?这是睡了一晚就恢复元气了?

然而到了白天,朱邪狸仿佛就变成了个正人君子一般,正色说道:“这里是军营。”

李谈听后忍不住白了朱邪狸一眼,起身拉住他的袖子往下一拽,正好露出他的肩膀,而后就直接一口咬上去。

朱邪狸:……

疼倒是不疼,李谈是不舍得下狠口的,可是这一大早晨……他正在血气方刚的年龄,虽然昨天晚上动了手,可又克制着自己没真正吃到嘴,现在又被刺激这么一下,简直是对他自控力的挑战!

李谈听到朱邪狸小小倒抽一口气,松开牙看着那个不深不浅的牙印,笑眯眯说道:“不用看都知道昨晚你肯定在我身上留了不少印子,嗯,暂且算扯平了吧。”

他一说这句话,朱邪狸正巧一垂眸透过他的衣领看到锁骨上留下的暧昧红痕。

一时之间颇有些咬牙切齿:“你是不是想昭告全军?”

李谈见他处在暴走边缘,赶忙起身让清空带人进来伺候梳洗。

朱邪狸只能无奈的用被子盖住自己,然后坐在床上平复自己的冲动。

等他们两个闹完之后,也到了李谈原定的离开的时间。

朱邪狸问道:“你怎么那么轻易就答应了兰州刺史?”

李谈忍不住白了他一眼:“这件事情应该昨天晚上就跟你说的,结果你……现在可好,又要拖一天。”

朱邪狸脸上一点惭愧的意思都没有,他跟李谈本来就聚少离多,如果不抓紧时间,哪里还有亲热的余地?

最过分的是到了现在他们两个都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能够彻底结合的机会。

朱邪狸真觉得自己是忍功非凡。

李谈也只是随口吐槽,是以朱邪狸不觉得羞愧,他也就不再说,只是说道:“我昨晚让人去审问了呼延烈,应该会得到一些口供。”

朱邪狸脑子转的快,立刻问道:“你怀疑兰州刺史跟呼延烈有什么关系?”

李谈说道:“只是怀疑,吐蕃来的太巧了。”

朱邪狸却问道:“可是如果他真的跟吐蕃有勾结,为何会向你求助?”

难道兰州刺史不知道李谈的辉煌战果吗?尤其是在面对吐蕃这方面,李谈可是从无败绩啊。

李谈摊手:“不知道,所以说是怀疑。”

就在他跟朱邪狸猜测的时候,田神功匆匆而来要见李谈。

李谈直接让人把他放了进来,而田神功在看到朱邪狸的时候,微微一愣,然后就当没看见一样拱手说道:“大王,审出来了。”

李谈问道:“什么情况?”

田神功将口供呈上来之后说道:“兰州刺史果然跟吐蕃有所勾结,确切的说是他已经投靠吐蕃,并且允诺献上兰州。”

朱邪狸看了一眼李谈,没想到他居然猜中了。

而李谈可能是因为早有怀疑,此时被证实之后,居然也没有发火只是问道:“献上兰州?他把兰州当成自己的了?胆子可真不小啊。”

朱邪狸趁机问道:“那他为何又要向阿恬求助?”

田神功回答:“据说是想要将大王诓骗过来,设局围剿。”

李谈听后低头看了一眼口供,呼延烈说的很详细,基本上就是兰州刺史也知道想要带着兰州投靠吐蕃不太容易。

兰州境内的百姓官员他都可以控制,唯一不能控制的就是李谈,李谈若是知道肯定不会放过他,偏偏凉州跟兰州还接壤,李谈若是得到消息只怕立刻就会打过来。

兰州刺史也是担心这一点,所以准备将李谈骗过来,然后跟呼延烈来个里应外合,将李谈抓住,到时候直接献给吐蕃赞普也好,还是拿来当人质,或者交给安禄山也好,总归是有用的。

正好他得到消息安禄山也派人过来,兰州刺史当机立断就写了一封求救信,他就不信李谈不过来!

然而他猜中了开头却没猜中结尾,他之前想要联络朱邪狸,结果没有找到朱邪狸的踪迹,就只能联络呼延烈,让他一定要趁机将李谈掳来,不能便宜安禄山的人。

结果没想到,呼延烈直接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头。

李谈看到他的打算之后就笑了笑,兰州刺史还真敢想啊,觉得联合吐蕃就能抓住他?

李谈嘿了一声:“文臣……文臣啊……”

一旁的朱邪狸已经脸如锅底,李谈这是被自己人捅了第二刀,第一刀是杨家人捅的,第二刀是兰州刺史捅的。

然而这两刀也不知道哪一刀更加厉害一点,严格来说,杨家人的行为造成的后果更加严重一些,然而从立场来看的话,却不如兰州刺史。

兰州刺史这不仅仅是投敌,还要倒打一耙啊!

李谈一转头看到朱邪狸那张阎王脸便笑道:“看来还要麻烦你冒充一次了。”

朱邪狸忍住直接带人冲进兰州打死兰州刺史的冲动,忍气问道:“怎么说?”

李谈冷笑:“兰州刺史那个缩头乌龟,从昨天到现在城门都没敢开,得想办法把城门诈开。”

是的,兰州刺史大概是发现剧情没有按照自己设定的走,所以十分慌张,连城门都不敢开。

当然,如果想要打开城门,李谈有一万种方法,可问题是他不想引起整个兰州城的恐慌,所以就只好继续迂回,让朱邪狸带着人扮做吐蕃人的模样,前去寻找兰州刺史。

不过这一次就不能带太多人了,李谈越想越是不放心,便说道:“我跟你一起去。”

朱邪狸下意识说道:“那怎么能行?万一有危险呢?”

李谈说道:“那我更要去了,怎么能让你陷入危险之中?”

他要保护好朱邪狸啊,人家是为了他才去冒险的,怎么能不管不顾呢?

李谈说做就做,直接让人去找几身吐蕃士兵的衣服,他打算跟在朱邪狸身边当个小兵。

不得不说,朱邪狸这张带有异域风情的脸可真是太好用了,随便冒充外族,怎么都能解释。

恰巧朱邪狸还会吐蕃语,他稍微练习一下就能说出一口带着吐蕃语味的汉语,听上去十分喜感。

李谈一边让田神功带着大队人马往回走,一边跟着朱邪狸过去刺探敌情。

一开始无论是清空还是田神功都不同意他去冒险,田神功更是说到:“不若我去吧,兰州刺史也未必认得我。”

然而李谈十分坚持,他淡淡看了田神功一眼说道:“你们去叫甘冒大险,我去叫平安去平安回,就算兰州刺史人再多也未必能奈何得了我们,懂?”

如果像以前一样他只有一个心法的时候,李谈肯定不敢冒险,毕竟人多的话,他们几个人就算能够一直坚持,但出不来也没办法啊。

现在不一样了,来一个就毒死一个,来两个毒死一双。

当然如果可以的话,肯定是不动手的好,好歹都是大唐士兵呢。

李谈让田神功问出来兰州刺史跟吐蕃的联络方式和地点之后,就直接带着朱邪狸直奔那个地方。

那是城外唯一一座湖边的亭子,朱邪狸和李谈过去的时候,兰州刺史派来的人正东张西望。

李谈有些诧异:“我们还没联络他呢,怎么就派人来了?难不成有埋伏?”

朱邪狸摇摇头:“看情况再说吧。”

那是一个校尉打扮的人,朱邪狸过去之后,校尉充满疑惑地打量他半晌才问道:“你是谁?呼延将军呢?”

朱邪狸一边掏出令牌给他看一边开口说道:“我姓拓跋,呼延烈已经被宁王抓住,上面便派我来与刺史沟通,某想要询问刺史为何唐军的人数与你们说的不同?”

那个校尉看到朱邪狸手上的令牌之后笑了笑说道:“这个的确是在刺史的意料范围之外,不过……你们都该死!”

校尉说到一半就突然暴起,抽出腰间的刀直接砍向朱邪狸。

李谈在他身后原本怕被认出来而低着头,此时听到这个声音一抬头就看到一抹刀光,心中一紧,立刻拽着朱邪狸往后一退。

热门小说大唐总校长[穿书],本站提供大唐总校长[穿书]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大唐总校长[穿书]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133章 下一章:第135章
热门: 大奉打更人 九州斛珠夫人(斛珠夫人原著小说) 国民男神他私联站哥 神纹道 武炼巅峰 一念永恒 重生完美时代 星战士 斗破苍穹之大主宰 绝品神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