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上一章:第131章 下一章:第133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州府众人都知道朱邪狸时不时就过来找李谈, 但是出现在众人面前这还是第一次,众人都有些奇怪。

等李谈说出朱邪狸的计划之后, 一时之间众人面面相觑, 心中都不太同意这个计划。

倒不是这个计划本身不好,而是他们担心让朱邪狸来执行的话, 万一到时候朱邪狸真的劫掠一把怎么办?

不得不说, 吐蕃和突厥的蠢蠢欲动, 契丹和奚部的揭竿而起, 都让大唐军民对外族有些不信任, 再加上安禄山反叛。

哥舒翰战败之后手下大将倒戈, 这些都成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草。

哪怕朱邪狸是盟友, 他们也会本能的保持怀疑。

只是这话又不能说出来, 李白轻咳两声说道:“如今素麻城正在建设之中,朱邪……可汗就算是做个样子也要真的带人奔袭,恐怕会耽误就素麻城的进度啊。”

朱邪狸眼睛扫了一圈,心里就很清楚这些人到底在担心什么,便说道:“我自然是不会带自己人去, 到时候还要让阿恬帮我选出一些人来, 让我带着走一圈就是。”

不带自己人啊?

众人精神一振,纷纷开始思考这件事情的可行性。

最后得出的结论就是真的可行。

总比李谈打上门要好的多, 而且也能起到威慑作用。

至于选人的事情就更容易了, 凉州本来地理位置就比较复杂,这里各民族跟汉民通婚的比比皆是,想要选出几个长相近突厥的一点也不困难。

李谈看众人同意, 干脆就将事情交给了他们,让他们先去选人。

而他自己则拉着朱邪狸回到后面说道:“虽然说那几个刺史未必知道你,但说不定就有人能够认出你来,你不担心?”

朱邪狸笑了笑:“担心什么?难道我还能躲一辈子吗?”

李谈估摸着朱邪狸可能有什么计划,不过也没多问,这大概就涉及到了沙陀族的内政,便转移话题说道:“贵妃在这里,有点想令堂了,看令堂什么时候有空过来一趟吧。”

李谈原本想说不如让朱邪狸他娘就在凉州呆着,凉州的新州府再怎么没人气也比现在的素麻城好。

不过,这句话说出来就感觉仿佛是将人家母亲扣下来当人质一样,不好不好。

结果他还没说,朱邪狸就主动说道:“正好,快要夏天了,阿娘在那边也不舒服,就让她留在凉州消暑吧。”

李谈顿了顿,看了朱邪狸一眼,想了想还是说道:“这样会不会让你的族人误会?”

朱邪狸却一脸理所当然地说道:“这有什么好误会的?他们也该懂点事了。”

朱邪狸不可能一直当沙陀族的可汗,他总有退位或者死亡的一天,他不能因为自己而让沙陀族觉得凉州对他们好是应该的,那样就是自取灭亡。

他们若是养成这样的习惯,他和李谈还在的时候什么都好说,等他们两个不在了,那就是自取灭亡啊。

就算朱邪狸对自己再怎么有信心,他也不敢说有生之年能够让国土面积,综合实力都超过大唐。

李谈没有再继续纠缠这个话题,反而问道:“你要多少人?”

朱邪狸说道:“两千人吧,不需要太多,只要能震慑住对方就可以。”

如果不是怕人数太少会起不到相应的作用,朱邪狸都不想要这么多人。

不过哪怕安禄山的大军说出去就能震慑众人,但也不好带很少的人,要不然怎么能体现出李谈千里救急?

李谈冷笑说道:“千里救急个屁,我就等着他们给我发求救信了,不写你就真的攻城好了!”

朱邪狸微微一笑,他也知道李谈是在说气话,兰州刺史不可惜,但那些士兵李谈肯定是心疼的。

李谈看了看天色说道:“时间还早,走走走,我带你去逛逛。”

朱邪狸自然也是想要逛逛的,素麻城跟新州府都是一起新建的,虽然素麻城的进度到底是比不上凉州,但他还是想要对比一下。

当然素麻城还是更接近沙陀族自己的习惯建立的。

然而当李谈带着他骑马逛新城,从下午一直逛到天黑都只逛了三分之一之后,朱邪狸都忍不住感慨:“盛世气象。”

此前在朱邪狸的印象之中,最大的城池应该就是长安城了。

还记得他第一次见到长安城时,整个人都震撼的说不出话来。

而如今他看到了比长安城还要大上许多的城池。

只是大却是这座城池最不显眼的特点,马蹄敲在青石板路上发出清脆的响声,路两旁的灯发出朦胧的光芒。

朱邪狸抬头看了看路灯,发现灯罩是一只石雕狸猫抱着一个透明球,做出玩耍的姿态。

这是整个城池的主路之一,原本宽敞的街道以及两边的建筑都显得特别的整洁严肃,可偏偏配上这个路灯之后,就显得这座城池都跟着活泼起来。

朱邪狸看向李谈,眼带笑意说道:“你这么喜欢狸猫啊。”

李谈一本正经说道:“当然了,谁让我家养着一个呢,能不喜欢吗?”

朱邪狸猝不及防被调戏了一把,他扭头四下看了看,发现大概快要宵禁的缘故,街上也没什么行人,便策马凑到李谈身边,伸手捏住李谈的下巴凑过去亲了一口。

李谈被他吓得心跳都要停止,那边朱邪狸都坐直了身体他都还没回过神来。

朱邪狸看着他圆溜溜的眼睛带着些许的惊魂未定,便握住他的手说道:“别怕。”

李谈这才回过神来没好气说道:“你是要疯吗?这样很危险!”

李谈自己的骑术也就是个半吊子水平,要论多么精通是没有的,所以这样危险的动作他敬谢不敏。

至于朱邪狸骑术好这件事情——没听说过被淹死的都是会游泳的吗?

朱邪狸转移话题问道:“这些灯都是用电的?之前不是说不太好弄?”

李谈说起这个就挺感慨的:“我之前回长安的时候,带了些人回来,都是擅长格物的,在我离开那段日子,他们对电池和电灯都进行了改良,这次就顺便带了回来。”

不改良也不行啊,毕竟当初李隆基非要在琼楼玉宇上用电灯,还要用彩色的电灯,每天的维护和修理费钱不说,还让人很头痛。

会修的人不多,他们这些人如果每天都要去修灯,那还能干什么?还研究什么学问?

被逼无奈之下,他们只能先不停的改良电灯。

到了如今,电灯的稳定性好了很多,电池的体积也小了许多——当然也只是相对而已,路灯的灯柱之所以很粗就是因为有一半都是电池,而这些电池基本上五日就需要一换。

当然这些路灯除了庆典和一些特殊情况基本上都不会开放,毕竟晚上都宵禁了也没人在路上走,开路灯有什么用呢?

而这些路灯李谈是预备着有朝一日这座城池能变成一座不夜城,那时候这些灯就能派上用场了。

不过今天李谈也特地吩咐了一下,将通往王府的一条路上的路灯都开了。

就为了能够让朱邪狸看看这个美景。

朱邪狸也也的确是被这景色所迷惑,他转头对着李谈说道:“若是有朝一日,素麻城也能有如此规模,我便也心满意足了。”

虽然素麻城的扩大必然会威胁到别的城池,但是朱邪狸从来没有对李谈隐瞒过自己的野心。

李谈含笑看着他说道:“会的,回头让孟知涯去你那里给你的城墙加点机关,素麻城有了自保之力,也就是该向世人昭告的时候。”

朱邪狸点了点头,他忽然开口说道:“其实这次我也有自己的目的,以后素麻城可能少不了南征北战,太久不带兵的话,对我没好处,我需要战争来让自己忘不了那种感觉。”

李谈倒是比较理解,笑着说道:“原来你也怕忘啊。”

两个人说说笑笑就回到了王府,他们两个回去的时候,就看到王府灯火通明,更让人意外的是大家居然基本上都在。

所谓基本都在就是除了贺知章和王维。

贺知章现在是不太想管这些,一心将书院办起来,而王维的身份比较尴尬,虽然说是转运使,可现在他也派不上用场。

李谈进去之后就问道:“你们这么晚了不回去休息,都聚在这里做什么?”

李白表情难得有些阴沉,开口说道:“大王,安禄山称帝了。”

李谈微微一愣,继而一脸平静说道:“这是早晚的事情,大家心里不都清楚吗?至于让你们这么晚还不去睡?”

原本所有人听到这个消息都很生气,一个反贼,居然还敢称帝,简直视天下人于无物。

然而现在看到李谈这么平静,他们也不自觉的就平静了下来。

甚至也有些奇怪,是啊,安禄山虽然一开始打着清君侧的旗号,但他的目的不是挺清楚的吗??

众人面面相觑,最后还是杜甫无奈说道:“怎么什么事情到了大王嘴里,就那么不重要了呢?”

李谈笑着说道:“那大概是因为早有预感吧,更何况,他现在称帝也有好处,让天下人都看看他的嘴脸,免得到时候真的有不明真相群众觉得他是为朝廷着想,逼着圣人清君侧。”

众人顿时无比严肃,李白甚至点了点头说道:“这倒也是,他称帝倒也算是间接救了大王一命啊。”

他说到这里居然还忍不住笑了。

李谈愣了一下,继而才反应过来,对哦,这一次安禄山要清的那个人变成了他……

他只能无奈地摊摊手,对着众人说道:“行啦,年纪都不小了,早点睡去吧。”

公孙垂忽然说道:“走了走了,再不走怕是要耽误大王的夜生活了。”

李谈:????

这货居然还敢调侃他了,胆子不小啊。

陈冲临走之前说道:“大王,朱邪世子,人都选好了,何时出发就看两位的意思了。”

陈冲说完就有些尴尬,他称呼朱邪狸为世子习惯了,一时没改过来。

好在朱邪狸也不在乎,直接说道:“越早越好,若是明日就能走那就更好了。”

陈冲立刻说道:“我这就派人吩咐下去,明日一早就出发!”

这样的话,李谈跟朱邪狸相处的时间又剩下不多,他们就更不能打扰了啊。

众人都带着心照不宣的笑容走了,留下李谈有些无奈地看着朱邪狸。

今天两个人之间的氛围不错,他本来也有心办了朱邪狸的,结果没想到陈冲这么能干,直接就将人都找好了,而朱邪狸更是要明天就走。

这样的话李谈还怎么忍心欺负朱邪狸?

两个人看来又要盖被聊天了。

而朱邪狸则也有些遗憾,虽然李谈明天可以休息,不用担心他的身体,但朱邪狸自己知道自己,憋了这么久,一旦释放肯定收不住手,若是纵·欲·过·度,明天还怎么骑马?

两个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略过了这个话题。

虽然说最安全的其实是分房睡,但两个人难得一起过夜,自然是舍不得的。

于是,别人情侣谈情说爱花前月下,李谈跟朱邪狸两个人躺在床上望着房顶将天下大势分析了一个遍。

最后朱邪狸说道:“若我是你,可能就先守着凉州,将凉州打造的犹如铁桶一般,然后再说拯救天下的话。”

李谈叹了口气:“我怎么会不知道应该先稳住凉州?之前我也这么想的,但是后来王转运使带来了书院的噩耗,我当时就觉得……我的学生遭遇这种事情让我难以忍受,但我还有反击的能力,老百姓可怎么办?他们除了逆来顺受还能怎么办?越想越是不忍心,干脆就提前搬家,然后准备去营救长安。”

虽然李谈之前说的是救长安,但谁都知道,一旦长安救下来之后,等待他的就是持续不断的战争。

救了长安要不要救洛阳?要不要救太原?要不要救范阳?

有多大能力就做多大的事情,一旦李谈真的救下了长安,到时候就会有许多人将期盼放在他的身上。

李谈不会觉得有压力,只是有些舍不得——一旦他开始南征北战,那么到时候他跟朱邪狸就更加聚少离多。

李谈想到这里便说道:“过几日我便将商队建立起来,到时候我会选信任的人来当商队统领,我不在的时候你有什么需求都跟他说,我会尽量让他满足你的要求。”

朱邪狸握住他的手说道:“你不要想这么多,你需要烦的事情已经够多,就不要再担心这些了。”

李谈笑了笑:“那可不行,素麻城也算是我出过一份力的,怎么能不管?”

朱邪狸难得有些沉默,他很想帮李谈,但又不想接受大唐授予的官职。

所以在李谈彻底出征之前,他必须想个办法解决这件事情。

只不过这个时候,他还没打算将这件事情说出来。

李谈这一天天劳心劳力,此时说着说着就睡着了。

朱邪狸伸手把他拽到怀里,亲了亲他的额头,叹了口气,忽然很想念当初在长安的时光。

那个时候他一直觉得生活很平淡,只是跟如今对比起来,他倒是宁愿一直这么平淡下去。

第二天朱邪狸出征之前,李谈直接将安历凡喊过来说道:“你跟着印星一起去。”

朱邪狸瞬间就明白了他的意思,笑着说道:“有大巫在,可信度就更高了一些。”

是的,李谈让安历凡跟着过去主要就是因为安禄山并没有昭告天下,说大巫安历凡已经失踪。

而当初安历凡跟在安禄山身边很久,进京述职的刺史基本上都见过他。

是以见到安历凡,估计他们就会更相信这是安禄山的军队。

朱邪狸穿上自己的甲胄,看着穿着制式战甲的唐军,不由得点了点头。

别的不说,李谈手下这些人整军的本事还是不错的。

至于穿着唐军制服会不会被认出来,实话说,安禄山的军队本身也是有穿着这样衣服的唐军。

毕竟他起家完全依靠着朝廷的攻击,最开始的武器和甲胄都是朝廷发下去的制式服装,一直到现在他称帝都没有完全换过来——重新打造甲胄和兵器那可是一大笔钱。

安禄山跟李谈不一样,他缺钱,十分缺钱,所以哪怕他现在已经成了大燕皇帝,士兵们穿着的还是大唐的甲胄。

朱邪狸环视一周之后,忽然拿出一枚银色面具带在了脸上,遮住了上半张脸,只剩下形状优美的红唇和下颚露在外面。

李谈微微一愣,顿时笑道:“可是效仿兰陵王?唔,兰陵王我没见过,想来是比不上印星的美貌的。”

朱邪狸:……

大军要开拔了,你在这里调戏领军的将领合适吗?

这要是让别人听了怕是要骂你昏君,还要觉得安禄山清君侧可做的再正确不过了!

朱邪狸跟李谈点点头告别之后,转头就带着两千人走了。

李谈就站在那里看着他,哪怕别人劝他回去他都没动,一直到朱邪狸的背影消失在地平线的另外一端 ,他才长出了口气,转头说道:“走吧,回去了。”

朱邪狸走了,而想要结果估计还要一段时间。

在这段时间之内,李谈除了厉兵秣马之外,剩下的就是天天往书院跑。

现在他特别庆幸,当初为了区分明珠书苑和琅嬛书院,他特意将明珠书院打造的更加有西域风情一些,从门口见到内部的教学楼,都与长安不同。

如今正好省的贺知章睹物思情。

李谈跑到贺知章的办公室,贺知章微微笑着说道:“山长难得来一次,可是要巡查一番?”

李谈摆手说道:“巡查就算了,给我安排点课程吧。”

贺知章笑容凝固在脸上,说实话他并不是很希望李谈来当讲师。

虽然如今书院非常缺乏讲师,之前琅嬛书院的学子到了这边都成了先生。

当然他们的水平也足以当这边学子的先生了,然而贺知章还是不想劳动李谈。

毕竟本来边民就作风粗放,他十分担心李谈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再去教这些学生,回头学生们也被他教的上蹿下跳那可怎么办?

而且退一万步,就算学生不会被李谈所影响,但李谈跟这些孩子凑到一起会产生什么样的反应谁都说不好。

而李谈之所以要来当讲师,当然是有一个最简单的理由——师徒值要不够了。

之前为了体现出书院和新城池的不同,建设过程中用到的很多东西都是李谈直接从系统商城兑换的。

那些东西在如今的大唐根本找不到,别说找不到,就算有理论只是支撑想要研究也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行。

李谈等不及,干脆就换了出来。

而这个时代没有的东西想要兑换使用,所需要的师徒值几乎是天价。

哪怕现在李谈觉得自己轻易用不到师徒值,但身上没有和有不用是两种概念。

囤一些他就能安心一些。

不过李谈看贺知章的表情不太好,便连忙说道:“觉得我教文化课不合适的话,让我教导他们音乐也是可以的。”

“谁说你不合适了?谁敢说你不合适?”贺知章没好气地看着他,当初李谈连长安那些学子都能折服,到了这里大概唯一需要担心的就是他讲的太深奥,这边的孩子听不懂。

李谈嘿嘿笑了笑说道:“那就给我安排点课程嘛,回头我这一走,就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好歹让我为书院做点贡献。”

贺知章听他这么一说不由得心中一酸,有道是一将功成万骨枯。

李谈这一去着实生死难料,是,他是从来没有败过,但是他面对的同样是起兵之后再也没有败绩的安禄山。

而安禄山手握重兵在范阳呆了那么多年,经验丰富到连哥舒翰都不是他的对手,李谈能不能赢还真说不好。

若是李谈输了,运气好一点成了安禄山的俘虏,安禄山若是有所图谋的话,或许还会留他一命。

但若是李谈性子硬一点,直接在战死沙场,那么他这一次踏入书院,很可能就是他最后一次踏入书院了。

有那么一瞬间,哪怕是贺知章都有点想要劝说李谈不要去,留在凉州看好凉州就行。

贺知章已经见了太多的生离死别,他已经有点受不了这样的刺激。

然而他不能说出口,李谈有这个能力,他们就不能拖后腿。

贺知章只好低头掩盖住自己的表情,嘴里说道:“好吧好吧,好在课程还没有完全安排好,不过,你教也教不了多长时间,教导主要科目的话回头换老师也太麻烦,就教导一些不太重要的吧。”

李谈一口答应下来:“行。”

他不在乎科目重不重要,反正只要有师徒值拿就行了,而且他自认为开的课程都没有什么废物课程。

他甚至在书院打出了新时代的口号: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

对此贺知章等人都有些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弄出这么一个口号,毕竟这些东西基本上都包含在君子六艺之中了。

而李谈给出的说法就是:“君子六艺也有人不好好学,只认真研读科举需要的书籍,根本不管其他,这样读出来的只不过就是个书呆子而已,根本不是朝廷想要的士人,所以我才搞出了这样的口号给他们洗脑,就不信从小就接受这样的知识,将来还偏科!”

当然事实上人家真的偏科的话,李谈也……没什么办法。

宁王亲自去当讲师让许多人都十分意外,孩子考上书院的平民都十分开心,没想到孩子还能近距离接触到宁王。

热门小说大唐总校长[穿书],本站提供大唐总校长[穿书]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大唐总校长[穿书]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131章 下一章:第133章
热门: 逍遥小书生 武神风暴 权臣闲妻 绝世武神 斗罗大陆外传神界传说 长宁帝军 星风 逆天战神 相公是男装大佬 封神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