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上一章:第130章 下一章:第132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三十一郎, 阿娘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嘤嘤嘤嘤……”

李谈抱着冲过来的杨贵妃被她嘤的脑袋都大了, 半天才找回自己的思路问道:“阿娘怎么来了?阿爹呢?”

杨贵妃哭着也没耽误她说, 并且口齿十分清晰:“出城之后我就与你阿爹分散了,无奈之下就只好带人来找你了。”

李谈:我信你才有鬼!

别说她跟李隆基一定是会被保护的最好的那一拨, 就算真的分散了,是找李隆基容易啊,还是千里迢迢跑凉州容易?

李谈咽下了想要揭穿的话,说道:“好了,现在已经安全了, 您先去梳洗休息一番,有什么话等安顿下来之后再说好不好?”

当然好, 杨贵妃最怕的就是李谈不接收她, 如果那样的话, 她就白白跑了做这么多里了。

她擦了擦眼泪, 柔柔弱弱说道:“我带来的人也安顿一下,哦, 有十几个是罪人就随你处置吧。”

李谈愣了一下:“罪人?什么罪人?”

千里迢迢带着罪人过来,这条路还不是很好走,这得是多大仇啊?

“嗯,我在来的路上正巧碰到了一些不孝子弟, 看到他们拿着的东西有些眼熟,责问一番之后便听闻这些小畜生,居然……居然……烧了书院!三十一郎, 我对不住你啊,嘤嘤嘤……”

李谈听后收回刚刚的想法,这个仇……真的很大。

不过……只有十几个人?

杨贵妃仔细观察着他的脸色,发现李谈的表情一瞬间就变得十分冷硬,就明白他肯定是知道这个消息了。

她一边抹眼泪一边说道:“他们手下的那些畜生我已经就地处死了,就剩下他们这些主谋,带回来给你,随便你处置,三十一郎……你说句话呀……嘤嘤嘤……”

李谈揉了揉太阳穴,他虽然恨极那些人,恨不得将他们千刀万剐,但此时还是要安抚一下杨贵妃的。

毕竟杨贵妃能将他们带过来,还没让他们翻盘逃脱,这真的是很不容易。

李谈温声说道:“好了,此事我已知悉,阿娘先去休息吧。来人,带娘子去梳洗休息。”

清空连忙上前说道:“娘子请随我来。”

杨贵妃带着侍女一步三回头的走了,她一走,李谈的脸色就阴沉下来,开口说道:“来人,把外面那群丧心病狂的凶手给我抓起来!”

侍卫立刻领命而去。

李谈站在原地想了想,还是准备去见见杨贵妃。

他们两个需要单独谈一谈,他想知道杨贵妃到底是怎么想的。

虽然心中纳闷,但李谈还是准备等一等。

至少等杨贵妃梳洗用饭,最好再小睡一觉之后再说。

趁着这个机会,他先问了信使:“怎的就你一个人回来了?他们呢?”

因为要给三州送信,李谈又着急出兵,就干脆派了三个信使过去,这样比较节省时间一点。

信使战战兢兢说道:“另外两位还在想办法游说三州刺史。”

李谈愣了一下:“游说?”

信使也抹了抹眼泪说道:“我等有负殿下所托,他们……他们不肯借道。”

李谈觉得自己应该生气,然而也不知道是不是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他现在居然平静的很,只是问道:“为何不肯借道?”

信使说道:“他们说没有圣旨,您调兵是违反律法的……”

李谈短促的冷笑了一声,摆手说道:“行了,我知道了,这事不怪你们,你想办法传信给另外两人,让他们回来吧,无论他们怎么游说,这三个人恐怕都不会同意的。”

信使愣了一下,本来想要说努力一下也未必不可行,毕竟现在情况危急,三州刺史可能还没得到消息。

不过他看了一眼李谈的表情就聪明的行礼退下了。

在他退下之后,李谈还吩咐王紞准备点东西赏赐这次的信使。

信使走了之后,李谈才让人将公孙垂喊过来,结果没想到公孙垂过来了,其他人也都过来了。

李谈看着一群人满脸的八卦无奈说道:“行了,正好省的我派人一趟趟跑腿了,你们有什么问题先问,问完我们说正事。”

大家都有些尴尬地笑了笑,难道不应该是先说正事再八卦吗?

不过,他们跟李谈也比较放得开,尤其是李白,他直接问道:“刚刚王府前面十分热闹,是何人驾临?”

李谈说道:“是娘子来了。”

娘子?

众人十分惊讶,能被李谈称呼为娘子的,也就只有杨贵妃一个了。

可是……她怎么来的?她来了圣人呢?

眼看着大家一脸的求知欲,李谈只好将事情叙述一遍说道:“不要问我他们怎么失散的,为什么要来找我,我也很想知道,不过娘子远道而来,我见她精神不好,便先让她去休息了,有什么事情等她养好精神再说。”

人都到这里了,总不能再送回去吧?

他都这么说了,大家只好也按捺下心中的疑惑,不过每个人都清楚,事情肯定不像是杨贵妃说的那么简单。

李谈见他们不问了,便又补充一句:“娘子过来顺便还将烧书院的贼人一同押解来了,我已经命人将他们压下去,该如何判,大家商量一下吧。”

说到火烧书院的贼人,众人的情绪都有些激动。

就连王维这样清逸风雅之人如今都恨得咬牙切齿:“这还有何可商议?恨不能将他们千刀万剐!”

李谈淡定说道:“巧了,我也是这么想的,就想问问,若是我判他们一个凌迟,你们不会觉得我过分吧?”

当然不会觉得过分。

看着群情激奋地样子,公孙垂这个依旧能够保持理智的人,挣扎着说了句:“可若是这么判……娘子那边……”

李谈摆手:“娘子既然将他们交给我,就是不把他们当杨家人了。”

李谈心里清楚,这其实就是杨贵妃交上来的投名状。

毕竟现在两个人的情势有些颠倒,李谈若是不想收留杨贵妃,或者有其他什么想法,杨贵妃是没有办法的。

她重生之后到底是做错了,导致如今还是要依靠别人才行。

唯一做的最正确的决定大概就是抛弃一切来找李谈。

众人听了李谈的话之后,对于那些人的下场不再多做讨论。

谁都知道就算是凌迟他们都不解心头之恨,然而他们不能沉浸在恨意中,尤其是不能让李谈沉浸在恨意之中。

毕竟他还年少。

八卦完之后,李谈表情严肃说道:“我找诸位前来主要是想要讨论一下,兰州、原州、宁州三州刺史拒绝借道。”

众人稍稍一愣,继而公孙垂脸色大变:“他们……他们这是要隔岸观火吗?”

原本杜甫等人还在思索这几州的刺史图什么,等公孙垂说出这句话来之后,这才恍然。

王维冷笑说道:“只怕是想要自立吧?”

李谈轻咳两声:“自立他们倒是未必敢,公孙说的可是一针见血,他们是打算隔岸观火,是打是降都要看情况。”

他说完忍不住看了王维一眼,心中有点发愁,觉得他是不是应该先让王维去书院教一段日子的书,平和一下心境再说?

同时他心里对那些人更恨一点,王维好好一个风雅君子被他们磋磨成了什么模样,这种心灵创伤最难弥补。

李白不知道李谈还有功夫关心王维的心里状况,此时他可以说是怒发冲冠,十分愤怒说道:“这些人深受皇恩,朝廷待他们不薄,居然如此狼心狗肺忘恩负义!”

一时之间大堂上都是讨伐那三州刺史的。

李谈忽然说道:“这也是朝廷失了民心啊。”

李白微微一愣,也沉默下来。

他们都是忠臣,但是让他们评价这次朝廷的所作所为,也必须说一句朝廷太让人失望。

杜甫试探问道:“那……大王打算如何做?”

李谈说道:“我的意思就是……再派信使通知他们一声,如果他们还不同意的话,那我就要跟他们好好谈谈了。”

王维立刻问道:“怎么谈?”

李谈淡定说道:“当然是用兵跟他们谈了。”

这意思就是说如果三州刺史不同意的话,那就等着被李谈打上门。

杜甫立刻说道:“不妥。”说完这句他又连说两句:“不妥,不妥,朝廷如今已经……我们怎可还如此倒行逆施?”

李谈反问:“那就放着长安不管了吗?”

朝廷都跑了,肯定是不打算守长安了,就算以后夺回来,长安的百姓也是受过一轮磋磨了啊。

杜甫一时语塞,其他人也都不知道该怎么说。

李谈坦然说道:“我知道你们担心什么,但是现在不是邀名的时候,我宁可舍了这名声不要,也得将安禄山拒之于延禧门之外。”

众人见他目光坚定,对视一眼之后,瞬间达成了一个共识:让贺老去教育他!

这次的会议,虽然说是商议,实际上就是李谈通知大家——我要动手了,你们做好心理准备。

散会之后,众人出了王府不约而同的往左一拐,去了贺知章家。

而李谈则往书房走,开始思考要怎么才能不把三州的百姓吓到。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他如果打过去的话,赢是肯定赢的,那么到时候这三州的刺史要怎么处理?

他肯定不会让在这些人继续当刺史,可是他这里谁又适合当刺史呢?

到了这个时候,李谈忽然发现他身边这些人,没有几个有地方执政的经验啊。

这可就太让人头疼了,而且他这边本身人就少,再分出三个去当刺史……这不是开玩笑吗?

就在他觉得脑壳有点痛的时候,就看到王紞匆匆而来,对着李谈行礼说道:“大王,与娘子随行的人中还另有其人。”

“嗯?”李谈有些意外:“谁?”

“他自称姓颜,名真卿,字清臣。”

李谈差点原地跳起来。

卧槽卧槽,颜真卿!

王紞看着李谈瞬间变的十分激动的模样,不由得有些惊讶,这又是怎么了?

李谈按捺住兴奋:“他是一个人来的?”

王紞摇头:“他带着家人一起来的。”

“可安顿好了?”

王紞说道:“正要请示大王,将这一家人置于何处?”

如今他们在新城,房子肯定是有的是,问题就在于怎么安排。

像是州府的核心人物一般都是安排在未央坊,而如印子哲这种站在李谈这边的当地豪强则被分到了群贤坊,州府的普通官员则是分到了颁政坊。

剩下的诸如富人区平民区和贫民区之类的都分的很清楚。

杨贵妃带来的人肯定不能分到别的地方,但是是住在未央坊还是住在颁政坊就有说法了。

李谈果断说道:“给他们在未央坊收拾出一套院子来,唔,这段日子先将他们安排在王府吧。”

李谈一边说着一边庆幸当初建造王府的时候,没有死板的按照真正王府的简直来建。

否则的话想要安排这一家也不太好安排,毕竟正常王府只分前后。

颜真卿这拖家带口的过来,李谈将他们一家都安排在后院也不是事儿,而王府前院一般很少有住人的地方。

好在如今的宁王府是有的。

王紞心中诧异,没想到这个颜真卿居然也能在未央坊捞一套房子,开始回想这个人到底是谁。

不过在他离开之前,李谈忽然问道:“我记得你还有个兄长名叫王缙,不知如今身在何处?”

王紞说道:“二郎如今任太原少尹。”

李谈想了想,王缙日后还要协助李光弼,不由得十分遗憾,如果能将王缙也忽悠过来,他还发什么愁呢?

不过如今也很好了,他点头说道:“嗯,你先去安顿颜真卿一家,我也等他们休息好再见他们吧。”

反正他也不是皇帝,没有让人拖着疲惫的身躯还来朝见的理由,正巧他还需要跟杨贵妃通个气——到底是怎么带着这么多人过来的?

结果他没想到杨贵妃这一睡就睡到了第二天日上三竿。

等李谈过去见她的时候,杨贵妃十分不见外地说道:“这一路上提心吊胆,生怕遇到反贼或是其他绿林贼人,都睡过一个安稳觉。”

李谈见杨贵妃这一装扮又是一个倾城美人,不由得笑道:“别的地方不敢说,凉州还是安全的。”

杨贵妃也含笑说道:“我来的时候一看这城门就知道凉州必定是安稳的。”

李谈直接问道:“我也不跟你兜圈子了,怎么自己跑来了?”

杨贵妃十分不客气说道:“不跑过来难道等着在马嵬驿被赐死吗?”

李谈犹豫了一下说道:“你如今与之前不一样了,大家都知道你是贤妃,未必会重蹈覆辙。”

杨贵妃摇头:“这是拿命赌,我赌不起,我好不好有什么用?我姓杨,阿钊也姓杨,阿钊因我而受到重用,这还不够吗?”

李谈便不再继续纠缠这个话题,反正都已经到这里了。

“你怎么跑出来的?”

杨贵妃说道:“路上走的慌忙,想要离开可是太容易了。”

李谈问道:“你当时没带人?”

杨贵妃摇头:“只带了阿莹一个侍女。”

李谈被吓了一跳:“你胆子也太大了,两个女子上路,如今还这么不太平……”

尤其是杨贵妃还有如此姿容,就算穿着普通也掩盖不住她的容貌气质,她身边的阿莹都比普通女子来的好看一些。

杨贵妃苦笑:“我怎么会不知道有危险?可总比丢了性命强。”

李谈摇了摇头,心说你这是运气好,否则……只怕到时候你会觉得生不如死。

不过既然杨贵妃都平安到达了,他也没有继续问,只是问道:“既然只有你和阿莹两人,那些嫌犯又如何肯跟你走的?”

杨贵妃坦然说道:“我骗他们的,我说要来寻你,若是将我护送过去,你必定会厚待他们。”

李谈一脸不可置信:“他们就真的信了?他们前脚才烧了我的书院!”

杨贵妃也十分愤怒:“这些人不配当杨家子弟,他们居然还真的觉得是那些学子想要霸占属于你的珍宝,他们是帮了你的忙,将珍宝抢夺了回来!”

李谈面无表情说道:“若是那些学子能活转回来,别说那些珍宝,就算让我舍弃全部身家我也在所不惜。”

杨贵妃抬手摸了摸他的头,心疼地说道:“阿娘知道,阿娘都知道,所以他们交给你随意处置,我绝不多言。”

李谈叹了口气说道:“所以他们就真的护送你过来了。”

杨贵妃颔首,说实话这些人脑子里想什么她也不是很懂,只不过,可能他们自己将那些钱财看的无比重要,所以就觉得别人也将钱财看的很重要吧。

李谈便又问道:“那颜真卿是怎么回事?”

杨贵妃说道:“我是在路上碰到他的,他原本在洛阳丁忧,待洛阳失陷,他不肯投降就带着全家出逃前往长安,结果没想到……”

李谈问道:“他没有要去寻朝廷吗?”

颜真卿这种忠臣,在当时那个情况下,应该不是留下来在长安抵御安禄山,就是追寻朝廷的脚步啊。

杨贵妃说道:“他当初的确是要去找朝廷的,不过我就跟他说如今的朝廷没有了心气,连长安都丢了,还怎么可能真的全力抵抗安禄山?还不如来寻你。”

李谈:……

“可是我的话……还不如去寻他的堂兄吧?”

杨贵妃有些茫然:“他的堂兄是谁?”

“颜杲卿,曾经是安禄山的下属,安禄山反叛之后颜杲卿不肯同流合污,此时应该是在招揽义士共同抵抗安禄山。”

杨贵妃半懂不懂地说道:“这样啊,可是若是安禄山的下属,那距离这里也太远了,颜真卿如何能够过去?他没有路引啊。”

她说到这里,李谈才想起有哪里不太对——杨贵妃说逃就逃了,居然能够顺利到这里,那就说明她有路引。

也就是说其实她早就准备好了逃跑。

李谈没有继续追问,毕竟颜真卿都来了,而且他也想明白了为什么安禄山明明少了十来年的发展时间,居然还能势如破竹的冲过来,想必就是因为许多人没有形成有力的抵抗。

历史上安禄山起事的时候,有许多人都自发抵御安禄山,其中颜真卿和颜杲卿兄弟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而如今安禄山起事的时候,颜真卿还在丁忧,不仅是他的轨迹改变了,还有很多人的轨迹可能都改变了。

杨贵妃见李谈沉思,便问道:“你是想要救长安吗?”

李谈有些意外:“你怎么知道?”

杨贵妃淡淡笑道:“我还不知道你吗?对了,朱邪狸如今怎么样了?”

李谈也不怕杨贵妃泄露秘密,直接将朱邪狸最近的情况说了一遍。

杨贵妃并没有像其他人那样觉得李谈是胆大包天,她作为一个重生一遍的人,现在才明白,如果不胆子大一点是跳不出这个牢笼的。

她也没觉得李谈做得不对,毕竟万一大唐没有了他们母子的容身之地,好歹还有朱邪狸会收留他们。

当然这就要看李谈跟朱邪狸的感情如何了。

杨贵妃对于感情这种东西是不太相信的,所以她觉得最好的方法就是用利益,如今李谈做的就不错,素麻城必须依靠他们才行。

但她觉得以朱邪狸的本事,早晚有一天不需要依靠凉州,所以必须将彼此之间的联系砸的更加紧密一些。

杨贵妃自觉别的本事没有,但是这种事情还是能做的来的,更何况朱邪狸的母亲也在,她之前跟那位王妃的关系也不错,应当能说上话。

想到这里,杨贵妃便跟李谈说道:“什么时候让我跟沙陀可墩再见一面吧,许久不见,还要有点像她了。”

李谈愣了一下,点点头说道:“那回头我问问印星,对了,远安公主也在这里。”

杨贵妃有些意外:“她为什么会在这里?”

李谈解释了一下,杨贵妃听了之后,不由得一脸向往:“当初若我也能像她一般……”

李谈看了她一眼心说,如果是走正常剧情的话,你比她还……还怎么呢?

李谈也想不出形容词,远安公主所作所为都是基于为了大唐好的基础上,所以哪怕她做的过火一点,李谈也能理解。

然而在这本书原本的描写之中,杨贵妃完全是为了情情爱爱放弃了父母之邦,这一点他是绝对不赞同的。

哪怕现在朱邪狸要造反,跑来跟李谈说是为了他们能在一起,李谈也能立马跟他翻脸。

两个人能够在一起,必定因为三观一致,而如果在这方面有了分歧,那么三观也肯定有了分歧,勉强下去也不过是拖一段时间再分手罢了。

李谈问道:“当初决定离开长安的时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没劝一劝吗?没让阿爹将我调回去吗?”

杨贵妃回过神来没好气说道:“你以为我没说吗?怎么可能?我当时一再强调将你调回去一定能够抵御安禄山,可是圣人偏偏不信,哎,哥舒翰的惨败已经吓破他的胆子了,连我说就算不让你回去打仗,让你去护送也是好的,然而他等不及,怕你回去的时候安禄山已经打来了。”

李谈:……

他原本以为了李隆基没让他过去是因为怕突厥和吐蕃会趁机发难,事实证明想的多的是他。

他叹了口气说道:“若是我在长安,必定……算了,现在说这个也没用,长安还没陷落,我还有机会。”

杨贵妃沉默半晌才说道:“不要勉强,长安……哎,长安……”

热门小说大唐总校长[穿书],本站提供大唐总校长[穿书]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大唐总校长[穿书]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130章 下一章:第132章
热门: 科技巫师 善良的死神 天珠变 原始战记 不败战神 神澜奇域无双珠 长生界 乾坤剑神 我在异界是个神 纨绔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