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上一章:第129章 下一章:第131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贺知章醒来之后,整个人死气沉沉的躺在床上。

所有人得了消息又过来看他, 但无论谁说话, 贺知章都是一句:“我知道, 让我静静。”

贺知章什么都明白, 但他就是过不去心里这个坎儿。

李谈走过来轻声说道:“贺老,现在不是伤心的时候,咱们还有重要的事情做。”

贺知章看向他,那双原本明亮的眼睛已经带上了些浑浊。

李谈心中一酸说道:“咱们得把书抄了, 不令其因此一劫而失传啊,还有逃出来的那些学子, 也要安置, 我最多也就是在金钱上照顾一二,其他地方恐有照顾不周。”

贺知章听到失传两个字, 被触动了心弦,开口问道:“还能留下多少本?”

李谈听到他声音沙哑,更是难过,握着他的手说道:“都在的, 都在的……其实我一直没有跟您说实话,放到书阁里的古籍都是仿本, 当初我原本只是想将那里作为一处藏书之所,是以想要将古籍放到那里的, 结果没想到建起了书院,我小人之心,担心会有损毁, 便弄了仿本。”

贺知章听后先是有些惊讶,继而眼皮一垂说道:“可是如今长安也去不得啦。”

他到没有斥责李谈心胸狭隘,那么珍贵的古籍,想必李谈收集也不太容易,若是他一点都不担心,贺知章反而会奇怪。

能够弄仿本过去供学子,已经是他度量大了。

李谈装出一副尴尬模样说道:“那个……没在长安,当初我来的时候带了来,只不过现在也不在王府。”

贺知章便问道:“不在王府?那在何处?”

李谈小声说道:“在朱邪狸那里,当初我初到凉州,诸事不顺,生怕这些古籍在我手上出问题,便将它们托付给了朱邪狸。”

“朱邪狸?”贺知章这才想起来之前他改变主意决定跟着过来,就是因为李谈在朱邪狸身上破格太多,此时便问道:“他打算如何归顺?”

李谈尴尬说道:“归顺大概是……不太可能了,他心中有仇。”

贺知章摇头:“不是这个道理。”

李谈无奈说道:“可终究是大唐有负他啊。”

贺知章说道:“自从沙陀一族归顺,朝廷一直待其不薄,此次也不是朝廷对他动手,而是突厥和吐蕃从中作梗,他若能分清仇人是谁,自然不会恨朝廷。”

李谈说道:“他的确没有恨朝廷。”

贺知章问道:“既然如此,那为何不带他回来?而是让他自行建城?你……你这是要让他自立为王吗?”

李谈问道:“带他回来然后呢?他的仇谁给他报?朝廷会为了他一个人去与吐蕃、突厥开战吗?”

贺知章愣了一下,沉默半晌才说道:“若真如此,他想要自行报仇,那也不该在大唐境内划地为王。”

李谈坦然说道:“我允了的。”

贺知章吹胡子瞪眼:“你真以为凉州是你的了?”

李谈说道:“以前说不好,现在么……大概一段时间内可能真的就归我管,不过我会给正在逃跑的朝廷去信的。”

李谈说到逃跑两个字的时候,脸上的笑容十分嘲讽。

贺知章一想到这件事情,对朝廷也有些不满,忠臣也不是愚忠,有朝廷这么做的吗?

想要迁都就迁都,毕竟安禄山大军压境,应该没人会反对。

结果前脚圣人下诏书说要亲征,后脚居然偷偷离开了长安,这是正人君子该做的事情吗?

最主要的是圣人还不是将所有的重臣都带走了,而是就带了那么几个!

还都是只会进献谗言的小人!

这样的朝廷如何不让人失望?就算是贺知章此时也没有了为朝廷说话的心思。

他调整了一下语言问道:“若有一天沙陀族真的壮大,反攻大唐呢?”

李谈说道:“除非那时候我死了,否则不可能出现这样的事情,朱邪狸打不过我!”

李谈说朱邪狸打不过他,贺知章第一反应就是不信。

比起李谈,朱邪狸十来岁起就跟着他父亲南征北战,之前打吐蕃的时候,在阿布思反水之前,朱邪狸也是立了不少军功的。

在行军布阵方面,十个李谈估计都不是朱邪狸的对手。

然而贺知章刚想反驳的时候,忽然就想起之前李谈简单粗暴的打仗方式,他认真想了想发现如果按照李谈这么打的话,估计天下间还真没几个人是他的对手。

唯一遗憾的就是李谈能够照顾到的人太少,所以他还不能称霸天下。

贺知章叹了口气,他现在跟李谈说再多也没用了,人家城池都快建完了,难道他们还要去拆了吗?

那才是生死大仇啊,贺知章又平复下来说道:“如今凉州既稳,那就将那些古籍都接回来吧,我亲自去。”

李谈听后脸都要绿了,连忙说道:“素麻城在荒无人烟的戈壁之上,过去的路途十分艰难,我可不放心你拖着病体去,贺老放心,我一定将那些古籍完完整整的带回来。”

贺知章想了想自己的身体也的确不适合长途跋涉,尤其是他到这里本来就有点水土不服。

他只好放弃自己亲自去的想法,握着李谈的手说道:“一定要尽快啊。”

李谈连忙点头:“贺老放心,我已经派人出发了!”

李谈说完心中有点纳闷,刚刚贺知章看上去对在这些古籍不是那么在乎的样子啊。

毕竟书院被毁真正让贺知章伤心的其实是那些死于非命的学子,而如今李谈说古籍还在,他就更加伤心——古籍还能找回来,可是这些人却永远都回不来了啊。

可怎么这么会贺知章的注意力就转移到了古籍上?

虽然贺知章看起来精神了一些,让人颇为欣慰。

他其实没有猜到贺知章的想法,通过李谈的描述他就知道素麻城如今草创,想要维持下去就必须依靠李谈依靠凉州。

贺知章就想让那边发展的慢一些,李谈手上的书籍五花八门什么都有,可以说只要有了那些书脊,哪怕真的带着人到了一片荒地上,只要有水有地,就能发展起来!

虽然那些书在朱邪狸手上已经很久,不过贺知章想朱邪狸每天要忙着建城,忙着处理族内事物,无论是抄写还是看估计都不会有太快的进展。

赶紧拿回来,这样素麻城越是需要凉州,朱邪狸就越是不敢翻脸,至少能够保边境几十年无虞!

李谈见贺知章的精神有些好转,便说道:“还有一件事情需要与贺老商议,明珠书院也快要启用了,届时凉州录取学子,我的标准可能会下降一些。”

贺知章听后愣了一下:“明珠书院?”

李谈笑了笑:“对啊,我要把凉州打造成西北的明珠,所以就叫明珠书院了。”

其实还应该继承琅嬛书院的名字,但是李谈担心贺知章听到这个名字就触景生情,这不是给他找不痛快吗?

贺知章有些感慨,过几年可能就彻底没有人记得琅嬛书院,也没有人记得那些惨死的学子了。

李谈一看他的表情,便揣测出他在想些什么,便说道:“贺老放心,这个仇我一定会报。”

这一次贺知章也不劝他了,以德报怨,何以报德?

李谈跟贺知章讨论了一下明珠书院的问题,见他精神不太好,便及时告辞出来,转头就派人催杜甫他们:你们快点,贺老那边我糊弄过去了!

当然为了显得逼真一些,李谈还真的派出了一队人马去素麻城,当然这是给朱邪狸通个气,顺便给他送去一些东西的。

以往李谈都亲自过去一趟,现在乱成在这样,他也实在是走不开。

贺知章在躺了两天之后,就稍微缓过来了一点,然后揪着李谈给学子们立了一个衣冠冢,靠着记忆将学子们的名字录了下来,可总有那么几个不太明显的,独来独往的大家不那么记得。

贺知章看着对不上人数的名字,难过地说道:“当初我应该更关心他们一些才是。”

李谈没有说话,能劝的都劝了,再说也不过就是罗圈话来回轱辘,那些道理贺知章都明白的很,是以他也不过是感慨一番而已。

果不其然,等立了衣冠冢之后,贺知章仿佛放下一个担子,注意力就转移到了硕果仅存的这些学子身上,亲自将他们领回家照顾。

李谈想想贺知章的家人都在长安,现在身边就两个孙子,多几个学生分散一下注意力也是好的。

而且他还有自己要忙的事情。

他将公孙垂拽过来说道:“写几封信给沿途州府,我要借道。”

公孙垂愣了一下:“大王要做什么?”

李谈冷冷说道:“该有人去教教安禄山做人了。”

公孙垂:……

你说这句话你自己信吗?

好吧,你肯定是信的,那问题是别人信吗?

公孙垂知道系统的约束,私下看看见周围没人,便低声说道:“大王,慎重啊。”

李谈摆手:“我考虑过了,之前我也以为我躲到了凉州就能无视这一切的发生,现在才发现,不行啊。”

他的亲朋好友……虽然亲朋不一定是真的,但感情是真的,交好的人也都是真的。

他带过来了一批,但更多的还留在长安啊,尤其是宫里的伶人,虽然这些人地位卑微,但当年李谈也曾与他们就音乐的问题相谈甚欢。

还有长安那些百姓,难道真的要看他们流离失所吗?

公孙垂劝了两句,见李谈立场坚定,便不再劝,直接说道:“那……大王要向哪几个州府借路呢?”

李谈想了想说道:“兰州、原州和宁州吧,这条路最短。”

虽然并不一定最好走,但这已经是李谈选出来的最近的路线了。

公孙垂应了一声,便准备去写文书,李谈在他走之前叮嘱了一句:“若是可以,顺便让当地州府致信当地折冲府,与我一同救长安于水火。”

李谈记得安史之乱的时候,虽然朝廷孱弱,但很多地方组织起了自己的义军,也曾取得过辉煌的战果。

如今李谈也打算这么做,反正去朝廷的信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到达。

毕竟朝廷现在是移动模式。

公孙垂走了之后,执夷蔫头耷脑的坐在那里说道:“你这样,我真的救不了你。”

李谈问道:“难不成历史上就没有义军了吗?”

执夷说道:“义军有,但并不应该是你领导的,也不该让安禄山无法占据长安。”

李谈轻描淡写说道:“哦,那就让历史书改一改吧。”

执夷急道:“那样很多事情就都乱了啊。”

李谈问道:“这不是一本书吗?”

执夷愣了一下,这才说道:“你怎么知道这本书就不是某个世界真实发生过的历史呢?”

原来是平行世界?

李谈接受地倒快,他十分洒脱说道:“无所谓,系统就算是要处罚我也要确定我做的事情影响到了以后才会动手吧?”

执夷点点头。

李谈仰头看了看头顶的承尘,半晌才说道:“那也好,至少那个时候应该已经尘埃落定了,至于我……也没什么不甘心的。”

他来到这边的几年比之前人生二十多年加起来都要来的光辉灿烂,而且还有了心爱的人。

唯一让他心里难受的大概就是他走了,朱邪狸可能会难过。

不过朱邪狸有他自己的担子,他应该不会因为李谈的离开而颓唐,只要扛过这一波,以后说不定朱邪狸就能娶妻生子,不必这么辛苦了呢。

李谈这样想着也就没什么想不开的,他自觉对不起朱邪狸,然而又无法做到冷漠旁观。

幸好他跟朱邪狸什么都没发生过,这样将来应该就没那么多遗憾了。

李谈仰着头发呆,执夷在一旁委委屈屈,为什么它的宿主就没有一个能够平安活着回去的啊?

这是它身上有什么诅咒吗?

过了一会,李谈一转头看着执夷泪洒书案,忍不住笑着弹了弹它的脑门说道:“行了行了,我想得很清楚,你也不要伤心。”

执夷抹了抹眼泪,看了看他,仔细想了想之后问道:“你怕不怕以后系统没那么好用?”

李谈有些疑惑地看着他:“没那么好用是指……?”

执夷说道:“可能有些疑问没有办法解答,只能你自己去找答案,或者如果什么地方除了差错,也没有办法及时调整,只能你自己去应对。”

李谈若有所思地看着它问道:“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执夷说道:“不联网的系统不是完整的系统,你要是能接受,我就断网!”

李谈被吓了一跳:“断网?你会有什么影响吗?”

执夷耳朵一垂说道:“大概……回去会扣我两年的工资……吧。”

想到这里,执夷就嘤嘤嘤地哭了起来,两年的工资啊,它怎么这么命苦?

李谈哭笑不得地把它抱过来说道:“没事儿,我养你。”

执夷立刻不嘤了,抬头泪眼汪汪地看着他,哽咽说道:“你说的,可别说话不算数。”

李谈便问道:“我什么时候说话不算数了?”

执夷把眼泪一擦,又问道:“我要是断了网,就算你完成了任务,也不能回去了,可能就要老死在这边了,等你死了之后,才会被引渡到我们那里,然后……可能还会有惩罚。”

李谈挑眉:“这里挺好的,谁愿意去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至于之后的惩罚,我觉得我能长命百岁。”

再一次感谢相知心法,现在他总算是知道这个心法的好处了。

不,不仅仅是长命百岁,或者他想要长生不死都没问题。

执夷见他一点都不反对之后,就用小爪子在空中摆弄了两下,然后十分畅快地说道:“好了!奶奶的,早就想断网了!我那个上司天天念叨天天念叨,也不知道大家都是系统,怎么就他话那么多!”

李谈仍不住笑出了声,他真是没想到连系统都有职场困惑。

执夷转头看着他认真说道:“行了,这下子你真的要一辈子在这边了。”

李谈袖子一挽,那还等什么啊,走你!

只不过,所有的雄心壮志在看到贺知章的那一刹那都被他藏了起来。

他暂时不会跟贺知章说自己要出征的事情,毕竟贺知章才缓过来,李谈不想让他担心。

更何况那些信送到各个州府手上要一段时间,等回信还要一段时间,而这段时间他的重点就在于新州府的建设。

远安公主说走就走,带着儿子带着自己的人马就去了新州府那边。

李谈终究有些放心不下她,时不时写封信过去,顺便嘱托孟知涯照顾好远安公主。

孟知涯看着手中的信,再看看拎着马鞭十分恣意的远安公主,真不知道是谁照顾谁。

如此过了半个月,孟知涯就来信告诉他:可以准备搬迁了。

此时正好是春暖花开的时候,这一年西北的春天来的稍微晚一些,然而气候不冷不热的时候也正适合搬迁。

李谈对于他们的速度还是有些惊讶的,先是写信询问,继而收到回信孟知涯表示之前新州府已经建的差不多,剩下的是民房的建设,现在其实有些地方也还在收尾阶段。

而且他特意空出来了一个地方,这个地方不用建设,那就省力许多。

李谈有些疑惑,为什么要空出来?

孟知涯表示:留给贫民的。

李谈还要写信问,一旁看了信的贺知章却说道:“孟郎君想的周到。”

李谈干脆放下笔向他讨教:“贫民难道就不住房子了吗?”

贺知章说道:“那要看什么样的贫民,能住上房子的已经是不错的了,多得是露天席地而睡。”

李谈愣了一下,想到哪怕是后世都有流浪汉睡在天桥下面什么的,在这个时代大概也不算什么奇怪的事情。

至于什么新州府不能出现贫民这种想法,他是没有的。

一个城市有光鲜亮丽的一面,就必然有藏污纳垢的一面,有很多脏活累活,必须让这些人干。

而如果连个藏身之地都没有,又怎么让人干活呢?

更何况若是城市繁华,必然会吸引很多人过来,哪怕是穷人也会希望来这座城市碰碰运气的。

李谈将这件事情放到一边,转头问贺知章:“学生的招收工作是不是可以开始了?”

贺知章看了一下李谈的新章程,只觉得这份章程比之前琅嬛书院的时候更加完备。

他便有些奇怪,李谈一直也没怎么关注过书院的管理,怎么会一下子大刀阔斧改了这么多?而且目前看来还没什么纰漏?

尤其是这个按照年龄和进度分班这种,贺知章觉得李谈在书院上是有野心的,这得多少人才能达到这个标准啊?

如果人数不够多,分来分去,每个班小猫两三只那又何必呢?

李谈见贺知章不说话便问道:“贺老?这里面有什么不对吗?”

贺知章便问道:“大王想要招收多少人呢?”

李谈犹豫了一下说道:“我想多招人,就怕他们不肯将孩子送来。”

他现在手下并不算特别缺人了,老师的话,之前从长安过来的那些学子完全能够胜任。

然后还有贺知章王维李白这些大神,坦白来讲,能让这些人来教导,那些孩子真是祖上积德了。

李谈自己都想跟着听课,当初他废了多大的力气,才将李白弄来当他的老师啊。

在李谈羡慕嫉妒恨的时候,贺知章却说道:“会有人的,这样,先照着两百人招吧。”

李谈有些吃惊,两百人?一开始琅嬛书院可都没有在这么多学生啊。

然而贺知章如此笃定,他也就放心大胆的让贺知章去搞了。

贺知章也有自己的一套章程,他见李谈已经分好了班,便想出了一个办法——考试,每个年级需要会多少东西李谈都已经定死了,教科书都编写好了,那么只要考试就行了,一年级的小孩子不需要考太过复杂,但还是要认识一些字的。

还有束脩问题,李谈定的不高,贺知章想了想就决定分个平民班和贵族班。

这是李谈没有想到的,然而贺知章改了,他也就没反对。

毕竟之前连国子学都是这样,天下人都习以为常,在这里应该也不会出问题。

真把贵族子弟和平民子弟放在一起,那才要出问题。

阶级平等什么的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而现在李谈需要将中原大地上的烽火给扑灭,没工夫理会这个。

反正他时间还长,总会有机会的。

李谈虽然让贺知章总览,但也不是甩手不管,贺知章毕竟年事已高,终归有些精神不济,是以考试的时候,李谈直接派人轮番考试,然后低年级的就交给那些学子去阅卷。

高年级的则是他、王维、李白、杜甫来阅卷,最后再让贺知章把关。

考试报名开始的时候,让李谈十分意外的是来报考的大族子弟居然不少!

是的,大族,这个地方没有什么世家,贵族就更别提了,但是有些家族也的确是根深叶茂,在本地颇有话语权。

就算李谈砍了好几家也一样,而且剩下的家族有的还开心能冒头了呢。

而这些家族有好多都把孩子松了来,其中印子哲和海大成直接将家族里大部分子侄都是送来考试,简直就是昭告全凉州,他们两个是李谈的铁杆拥趸。

李谈看着报名的人数惊讶的时候,贺知章便微微一笑说道:“这才是正常的,他们之前想要与你结交却走投无路,如今正好有这么一个机会,自然是要来表忠心的。”

是的,这些人把孩子送来可不是因为书院多么厉害,而是拿着孩子当投名状,表现自身立场来的。

热门小说大唐总校长[穿书],本站提供大唐总校长[穿书]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大唐总校长[穿书]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129章 下一章:第131章
热门: 破云 蓬莱间(蓬莱间原著小说) 原始战记 武神风暴 我可以无限强化 斗罗大陆II绝世唐门 人渣反派自救系统 逆天战神 天珠变 我在异界是个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