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上一章:第128章 下一章:第130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李谈原本打了胜仗就是十分欢喜的, 再听说他心心念念的王维来了,自然更加欢喜。

结果一见面先是被王维狼狈的外表惊了一下, 继而又被对方难得的失态给惊到了。

再加上他原本就喝了点酒, 一时之间居然有点脑子没转过来,愣在了当场。

而王维这一哭,他身后那些看上去也很惨的书生自然也跟着哭了起来, 一时之间原本充满欢声笑语的王府都渐渐熄了声音。

也亏了李谈之前下狠手整治了凉州, 这才没有引得别人过来探头探脑, 也幸好门房激灵看到这些人虽然形容狼狈但气质高华, 没将人堵在外面,而是带到了门房,这才没有传太远。

跟着李谈出来接人的王紞看到哥哥这个样子, 顿时大惊,跑过去扶住王维问道:“阿兄,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贺知章低声对李谈说道:“大王, 回神!”

李谈这才回过神来说道:“莫要站在这里了, 先进来吧。”

王维此时也回过神来,有些羞赧说道:“是我失态了。”

他熄了声音, 身后的书生也都熄了声音。

实际上这些人只不过是因为一路风霜, 好不容易到了目的地, 乍然见到李谈他们,就再也忍不住心中激动的情绪罢了。

李谈转头对清空说道:“去烧些热水,找些衣服来给他们换洗一下。”

顿了顿他又说道:“再弄些点心让他们垫垫肚子。”

也幸好王府正在开宴,吃的自然是管够, 清空心下也有些惊慌,听了李谈的吩咐这才找到了主心骨一般,连忙点头,转身去准备不提。

李谈对王维说道:“无论发生何事,都已经是既定事实,诸位也莫要着急,先吃些东西梳洗一番,好好休息一下,我们再来说话。”

王维本来心中悲痛郁结,此时见李谈神智清明,安排妥当,心下不由熨帖,心想倒还有个容身之地。

继而他又有些难过,他是有容身之地,可长安的百姓又当如何呢?

李谈将他们赶去洗漱,又让其他人赶紧醒醒酒——本来都很开心,再加上明天是休沐日,喝的都不少,此时一个个的都有些反应迟钝。

好在贺知章年纪大了,没喝酒显得清醒一些。

李谈也跟着去洗漱一番,换了一身衣服回到大堂的时候,酒食都已经撤的差不多了。

众人此时脸上也没有了刚刚的狂喜,都面色凝重的坐在那里,很想知道王维嘴里的长安完了,书院完了又是什么意思。

只有李谈心里明白:这一天终究是到来了。

然而书院……让他有些放心不下。

之前他根本不担心书院,安禄山不是草野莽夫,这么多年熏陶下来,知道读书人的重要性。

所以就算安禄山占领了长安,也不会动书院和书院学子的。

当然这些学子若是奋力反抗,可能也会有危险,但书院绝对是没有危险的。

可如今王维说书院完了,又是什么意思?

所有人都在等着王维他们整理完毕,虽然之前李谈让他们先休息,有什么事情以后再说,但是估计这些人是没有休息的心思的。

所以大家都在等,好在王维等人也没让他们等太久,洗漱之后垫了些许糕点就匆匆过来。

在见到李谈的时候,王维的情绪已经平复许多。

李谈连忙让人给他看座,还是按照转运使的品级,正好坐在李白对面。

王维环视一周,发现他们原本以为过来凉州吃苦的众人一个个看起来都过的很滋润,反而是他们这些长安人士如今狼狈出逃,不由得悲从中来,哽咽说道:“殿下,圣人……圣人他抛弃了我们啊。”

李谈和缓语气说道:“到底发生何事你慢慢说来。”

贺知章看了他一眼,觉得李谈如今的做派有些奇怪。

如果放到以往,他此时肯定是要急着询问的,然而如今却很淡定,仿佛……早就知道了什么一般。

就在他想这些的时候,王维深吸口气说道:“前些时日潼关失守,长安一片兵荒马乱,上朝之人竟不及一半,圣人震怒,便下旨要御驾亲征,只是……圣人年事已高,当时所有人都劝阻他,更有人提议将殿下调回长安,拱卫京畿。”

李谈皱眉:“可我没有收到诏令。”

王维说道:“因为当时有人反对,说殿下年轻,连哥舒翰都不是安禄山的对手,您更未必是。”

李谈无语:“我不是,难道他们还有更好的办法?”

王维愤愤不平:“他们不过就是怕您立功掌更多兵权而已!”

现在他们已经没办法遏制李谈了,如果再让李谈坐大,日后谁能限制李谈?

李谈倒是很平静问道:“后来呢?”

王维继续说道:“后来圣人便让人推荐能征善战之人,然而如今长安又哪里还有……当时朝廷是做出了积极防御的架势的,可谁都没想到,圣人早就将禁军仪仗迁走,同一天傍晚龙武大将军陈玄礼整备六军,随着安禄山大军逼近,乙未日黎明,圣人便携贵妃、皇子、皇孙、公主、妃子、杨国忠、韦见素、魏方进、陈玄礼和近侍从延秋门出逃!”

众人听到这里都十分震惊,面面相觑发现心里有千言万语,却说不出口。

因为他们已经不知道该如何评价这件事情,心里翻来覆去也只有一句话:圣人怎能如此?

李谈垂眸说道:“阿爹……阿爹这是抛弃了他的子民啊。”

所以他也会被子民所抛弃,当然后面这句话他没说出来。

他一开口所有人都看向他,结果发现李谈的表情十分冷漠,眼神也是冰冷的,大家从来没有见过他这个样子,一时之间颇有些不知如何应对的意思。

王紞拭泪问道:“大郎不是早就出发,为何如今才到?难道安禄山已经不仅仅占领了长安?”

王维木然摇了摇头:“我在半路听闻圣人仓皇出逃,放心不下便想转回长安看看,不成想……不成想……”

他说到这里便已是泣不成声,李谈手一紧,身体微微前倾问道:“发生何事?”

王维哽咽说道:“半路之上遇到刚刚那些学子,我见他们身有血迹狼狈不堪,便询问,那些学子便说自从圣人出逃之后,长安贵人大多也离开了长安,其中有些人路过书院的时候,居然扬言书院至珍至贵,不能留给安贼!说完便派家奴进去将珍宝搜刮一空,而后将书院焚之一炬!学子们奋力抵抗,却惨遭杀害,我过去之时,书院已是一片焦土,伏尸遍地啊!”

王维说到后来便嚎啕大哭,李谈听后也是满目通红,他猛地站起来,刚想问到底是谁干的,结果就听到咕咚一声,回头一看发现贺知章居然一头从椅子上栽了下来。

李谈顾不得自己生气伤心,连忙过去将他搀扶起来,其他人嘴里喊着:“郎中呢?快请郎中过来!”

李谈也顾不得维持他亲王的仪态喊了句:“请什么郎中,把我的琴拿来!”

一通混乱之后,贺知章被挪到了屋子里,虽然李谈说不要郎中,但已经有人手脚快将郎中拽了过来。

郎中进来之后一头汗的切了个脉,这才松了口气说道:“是怒急攻心,没有大碍。”

李谈心说才不是简单的怒急攻心呢,这里面只怕还有悲怒交加。

书院虽然是李谈建起来的,但是投注最多心血的绝对是贺知章,自从李谈将他请来之后,他就一头扎根在书院,林林总总都是他一点一点着手弄起来的。

甚至在书院学子不多的时候,贺知章还能一一叫得上那些学子的名字。

若论对书院的感情,贺知章当为第一,李谈都没办法跟他比。

在得知贺知章没什么大事之后,李谈还是给他用了一个一指回鸾,但没有用别的技能,他想让贺知章多休息一下,缓一缓。

经过贺知章这件事情,李谈的心也没有刚刚那般愤怒,而是将所有情绪收敛起来,起身说道:“好了,让贺老休息吧,我们出去说事。”

众人转回大厅,王维十分惭愧说道:“是我不够持重。”

不应该说的这么直接的。

李谈摆手说道:“遭逢如此大事,摩诘又在路上饱受磋磨,情绪激动是正常的。”

众人见他如今冷静下来,心中更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谁都知道,宁王殿下真的发火了,那事情就不大,最多当场报仇,不会株连太广。

可若是他冷静下来,将这恨记在心里,那就等着瞧吧。

果不其然听到李谈问道:“可知是何人所为?”

王维没有说话而是指了身后一位半张脸都被裹在纱布里的书生说道:“袁久你来说。”

这位袁久往地上一跪,也不哭也不喊冤,只是木木说道:“是杨家子弟,他们扬言书院之内珍宝皆属宁王殿下所有,他们自当帮殿下保管。”

李谈听后双手握拳,恨恨说道:“杨氏一族,我不曾对不起他们半分,他们却如此……如此……他们该死!”

众人听后都十分愤恨,然而在这份愤恨之后还有一丝丝轻松。

在座之人没有待见杨家的,以前圣人疼宠杨贵妃,大家虽然不满,但是没有因为宠爱影响朝政,大家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毕竟比起李林甫这个宗室,杨家这“外戚”倒也还能接受。

结果没想到等杨国忠上位之后,作风比李林甫有过之而无不及!

也幸好贵妃深明大义,经常听说她劝阻杨国忠,然而杨国忠能哄得圣人开心,也不太把堂妹的话放在心上——好不容易得了权柄,谁还会再放手呢?

之前大家对李谈都很看好,然而唯一忧虑的就是他有杨家这个外家,总不能让他不管吧?

如今可好,杨家自己帮他们做了切断。

公孙垂心中疑惑便问了出来:“杨家不应该都跟着圣人一同出逃了吗?”

袁久伏地说道:“我等也不知是为何。”

李谈冷冷说道:“还能是为何呢?怕是早就心有成算,将几个得力子弟留下来带着人将书院大门诈开,将东西带走再与杨国忠汇合,又有何难呢?都说安禄山大军逼近,可不也没到呢吗?终归是有操作空间的。”

众人沉默,谁也没想到居然会出这样的事情。

李谈抿了抿嘴说道:“好了,此事先放一放,诸位暂且住下,好好调养身体为要。”

贺知章是因为情绪激动倒下了,而李谈看着王维他们竟有些心灰意冷的意思,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等王维等人下去休息之后,李谈对王紞说道:“你去陪陪令兄吧,哎……”

王紞抹了抹眼泪应了一声就去了。

人走了之后,大厅之上一时之间十分沉默,众人相互看看,都想说点什么,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好。

实在是事情都到了一起,让人脑子都不清楚了。

李谈仿佛忘了大家还在一样,枯坐发呆半晌,才短促地笑了一声说道:“当初我为了书院安危,让孟知涯给书院设计了许多机关,总想着就算有万一,书院也能闭门自保,谁能想到……动手的居然是自己人呢?当初我就不该为了引人注目放进如此多的珍宝进去!”

如果是安禄山的人,就算是放火也不一定能烧得了书院,可是书院的门被诈开了,那还能挡住什么呢?

李谈现在是后悔的,他只想到了安禄山,却没想到会有人如此贪心,逃跑还要带上这些珍宝。

众人互相对视一眼,李白作为王傅哑声说道:“大王不必自责,就算没有那些珍宝,或许也会有人趁机借口不能将书院留给安禄山而烧毁。”

书院不仅仅是书院,那里有众多藏书,可以说是天下之最。

谁都知道一个国家要发展,没有这些是不行的,安禄山得了书院势必如虎添翼。

李谈摇头说道:“你们也不必安慰我,如果没有那些珍宝,杨家是不会冒这个险的。”

他们能如此理直气壮,不就仗着李谈是杨贵妃的“儿子”吗?

他这句话说完,大家又沉默下来,倒是公孙垂开口说道:“大王,经此一事,朝廷怕是失了天下民心,大王要早做打算啊!”

众人听了皆是一惊,知道公孙垂说得对,然而刚刚大家的心情大起大落,一时之间居然没有想到这一点。

也是公孙垂乃是在场收到冲击最小的人,他对长安和书院都没什么感情,甚至还能冷酷的想着长安的书院没了,凉州的书院可就不再是什么分院了,更好!

长安毕竟是京城,虽然日后如何不好说,但凉州才是李谈的地盘,他能说了算,书院这么重要的地方,还是放在自己地盘上安全一点。

李谈倒是没有太大的反应,只是看了他一眼点头说道:“我知道了,好了,时候不早,大家也都回去休息吧,长安……长安陷落就在眼前,眼看朝廷已经不管长安,我们前去收复失地他们也是管不到的。”

就算管得到,李谈也不想管了。

书院的书他不可惜,可那么多学子死于非命,他心疼的不行,这仇自然也大了。

杨家子弟此时他是抓不到的,而且想来到了马嵬驿……也就轮不到他报仇了,那就只好先收拾一下始作俑者安禄山。

到了这个时候,李谈看似冷静,实则最不冷静。

系统的叮嘱之类的他早就抛到脑后了,他就是要跟安禄山死磕。

什么?系统不允许?

有本事让他当即死了,他就不报这个仇了,否则谁都别想拦他!

李谈虽然让大家散了,但出了王府,李白等人就又聚在了一起。

大家面面相觑,李白直接说道:“大王看起来不大对。”

杜甫帮着说句:“这是大事,他反而没什么表示,就怕郁结于心啊。”

公孙垂笑道:“两位还不了解大王吗?他才没工夫伤春悲秋,恐怕他现在是心里憋着火,想要搞死那些人呢。”

李白说道:“然而如今这些人怕是一时半会难以找到,就算日后找到了又如何?他们终究是贵妃族人。”

杜甫也开口说道:“大王若是贵妃亲生倒也好说,如今……这个分寸可不好掌握。”

他难得说话这么直白,也是觉得李谈难做。

李白在一旁冷哼一声:“贵妃。”

就在他们说这些的时候,听到有脚步声,一转头就看到王紞红着眼睛走了过来。

众人一看到他就想起了王维,王维当初在京城也是个风雅美人,大家虽然不是很熟,脾性也不相和,彼此到相安无事,遇到了也能说笑两句。

如今王维遭逢此事,众人心中是极惋惜的。

李白问道:“王长史怎么过来了?不多陪陪令兄吗?”

王紞擦了擦眼睛说道:“大郎太累了,已经睡下,我自然是要来继续处理事务的。”

他是王府长史,如今李谈的王府基本上也就是州府,家政一体,王紞需要负责的事情也就变多。

杜甫见他心疼长兄,却还记得自己的责任,不由得安抚说道:“不妨事的,大王不会怪罪。”

王紞摇了摇头说道:“长途跋涉,不提我阿兄,那些学子们的情况也不算好,我得去请郎中给他们都看看。”

这些学子本来就是逃得一条命的,在出来的时候基本上人人身上带伤,后来又长途跋涉,纵然有王维散尽家财,可他带了大概有近百人,又哪里支撑得了这么多?

到最后甚至不得不遣散仆人,否则以王维家世,哪怕是逃命到凉州也不会这般狼狈。

众人心中佩服王维,杜甫更是说道:“这件事情交给我,我去找人。”

王紞点点头也没说什么客套话。

不过这种事情对于他们而言也不过是吩咐一句的事,他们更多的还是关注李谈。

李白最后说道:“新州府和书院建的如何了?之前就说书院已经建好,如今正好给大王和贺老都转移一下注意力吧。”

逝者已矣,来者可追,有点事情忙就不会一直想着之前了。

他们甚至连说辞都商量好,人总是要一点希望的。

这里面他们主要劝说的还不是李谈,李谈终究年轻,能缓过来的。

最主要的是贺知章,人越上了年纪越听不得这种事,贺知章近些年送走了许多老友,随着昔日相熟的人越来越少,他心里也是难过的。

如今又有听到这样的消息,若是一个转不过来,郁结于心,那才要命。

他们这样想,那边的李谈也是这样想,他定下了先收拾安禄山,再收拾杨家人的策略。

至于众人担心他不好对杨贵妃交代的问题,他倒是一点也没有心里负担,他跟杨贵妃说的直白一点那就是盟友。

如今盟友的家人拆他的台,那这个联盟也就可以瓦解了。

念头通达之后,李谈放下了所有的心里负担,转而开始担心贺知章。

他也是如同李白他们那样担心贺知章,同时他心里也很清楚,贺知章最不心疼的就是那些珍宝,他最心疼的是那些学子,其次则是书籍。

李谈已经想好了,那些普通书籍就算了,之前宣扬的古籍,嗯,他就跟贺知章说都是假的,他当初也担心古籍留在那里不好,就做了仿本放到那里。

只是这样一来,李谈还要去抄书!

当初他闲着没事儿都抄了多久,如今他每天要处理政务,留给他抄书的时间能有多久?

还有造假的时间,无论贺知章信不信,他都要拿出东西来让贺知章看啊!

好在当初他没将整栋书阁都弄成孤本古籍收藏地,要不然就是累死他,这个谎恐怕也圆不了了。

不过上一次他造假只能自己亲力亲为,了不起身边有个孟知涯。

如今他确实可以找人帮忙的。

于是刚刚将所有人遣散的他,又急忙将人喊了回来。

众人回转的时候,心里都咯噔一声,担心李谈一个激动要去千里追杀杨家人。

虽然这事儿听起来不靠谱,但这种事情还真有可能呀。

是以回到王府之后,连李白都十分警惕问道:“大王,又将我们招来是为了什么呢?”

李谈搓搓手说道:“我招诸位前来是有要事相商。”

然后就说了自己的想法,人是没办法了,人死不能复生,就只能从古籍上面安慰一下了。

众人听说他要造假都吃了一惊,李白问道:“可是那许多书籍都是孤本,连抄录本都不知身在何方,这要怎么弄?”

最主要是他们之中恐怕就连李谈对书籍目录都不是很清楚,这要怎么作假啊?

李谈直接说道:“当初弄到的古籍并不算多,都有哪些我都记得。”

杜甫追问了一句:“就算记得书目,可其中内容……”

李谈笃定说道:“我都记得!”

这次倒不是他夸大,哪怕没有抄录系统,他也真的记得。

毕竟每天都要与这些读书人相处,他们文化修养高,可能随口就是一段历史或者典故。

若是不明白怎么跟这些人聊天?就算他有系统等他搜索完人家都转移到另一个话题了,这天也是聊不下去的。

所以这些东西就必须变成自己的。

而有价值的古籍有许多基本上可以说算的必读书目,当初李谈为了背书基本上就是一边背一边怀疑人生——为什么他好不容易毕业了,还要背书啊?日子能不能不要这么难过?他为什么就不能当个纨绔子弟呢?

现在可真是感谢当初自己没当纨绔子弟,要不然……他就算说自己都记得,大家也不会相信啊。

哪怕现在所有人都给李谈贴上了一个学富五车的标签,李谈这么说也让大家瞠目结舌,简直不相信他居然都背了下来。

就连杜甫等人都不敢说自己背下了那么多书!

李谈见他们不信便说道:“这事儿你们不用操心,我必然不会在这件事情上扯谎,只是想问,我有一办法能将古籍做旧,只是需要人手,别人我信不过,若是消息传出去,我们这番筹谋就付诸东流了。”

热门小说大唐总校长[穿书],本站提供大唐总校长[穿书]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大唐总校长[穿书]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128章 下一章:第130章
热门: 人皇纪 纨绔世子妃 逆成长巨星 诛仙 魔天记 天下第一抚琴的人 元尊 宠魅 天地至圣 绝品神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