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上一章:第127章 下一章:第129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李谈这么说也是有道理的,远安公主这一看就是在暗中收买人心, 等到时机成熟, 她自认为能掌握黑水靺鞨的时候, 就是黑水都督去死的时候。

李谈一点也不怀疑远安公主的能力,这位可是真·公主啊, 体内留着李家的血液。

李家的公主大部分天生就带着刚毅, 而这种刚毅也让她们有些不安分。

在长安时候,这种不安分对于朝廷来说是一种不可控的变量, 然而到了边塞, 这种不安分就是她们赖以活命的本领。

远安公主一看就知道李谈明白了她的谋划,此时她也不再隐瞒,直接一昂头说道:“这样总好过等死, 自古以来和亲公主又有几个好下场?静乐和宜芳殷鉴不远, 难道我要学他们吗?”

李谈笑着摇了摇头:“我没说你错, 只是觉得你这样太简单粗暴了一些, 若是能够仔细谋划, 你就不用在这样匆匆逃离了。”

远安公主低声说道:“我也知道该忍一忍, 可是再拖下去他就要出兵了!我不仅杀了他, 还趁机杀了他手下几员大将, 如今黑水靺鞨内部估计已经乱成了一团,应该是没有机会再来找大唐的麻烦了。”

毕竟黑水都督死的突然, 并没有指定继承人,但凡有资格有野心的都要争一争,黑水靺鞨可不就是乱成一套了吗?

李谈忍不住感慨说道:“幸好黑水都督没个儿子什么的。”

远安公主低声说道:“有的。”

李谈愣了一下, 继而转头看向她。

远安公主十分平静说道:“我给他生了个儿子。”

李谈:……

他无奈说道:“孩子呢?你怎么没一起带过来?赶紧让人把他带来。”

这孩子刚多大啊,远安公主满打满算嫁过去也不到两年,这孩子可能还不到一周岁,结果就跟着亲娘一口气狂奔这么远的路程,这孩子但凡弱一弱只怕都要撑不下去。

李谈想到这里便有些着急说道:“等他过来我给他看看,路上或许因为环境看不出什么,一旦安稳下来很容易出问题。”

远安公主本来已经做好了李谈不接受这个孩子的准备,她原本还想说这孩子以后会是个筹码。

将来就是天然的黑水靺鞨的统治者,而且因为长在大唐,只要教导好,就绝对不会其反心。

当初在要过来投奔李谈的时候,远安公主就已经想好了各种说辞。

虽然这个儿子是跟黑水都督生的,但她还是十分宝贝这个儿子的,更何况她对黑水都督也未必是一点感情都没有。

坦白讲黑水都督的确对她很好,但凡黑水都督是长安中的贵族小郎君,远安公主对这个婚姻都能十分满意。

然而在大是大非面前,远安公主总是有自己的立场的。

当初她自己是想过要嫁黑水都督的,反正总要嫁人,她又跟黑水都督有过那么一段,嫁就嫁吧。

更何况谁说出降塞外就没有未来了呢?

黑水靺鞨人数算上多,远安公主对于掌控这一个部落还是有把握的,更何况在下嫁之前她就找了人也找了书来学习。

只不过这一切都要建立在大唐安稳的情况下,只可惜时不我与,远安公主也只能将情情爱爱放在一边,她总要为自己,为自己的儿子打算。

结果她没想到,李谈并没有嫌弃她儿子的生父,首先关心的就是她儿子会不会生病。

远安公主鼻子一酸,远离父母亲人,疲于奔命又得不到善意对待。

这一切都让她在短时间内快速成长起来,然而她终究是个比李谈还要小一岁的小娘子,怎么可能不可求温暖?

李谈到底也让她对亲人生出一点期待来。

远安公主亲自去将儿子抱了过来,李谈探头一看,发现小孩子黑瘦黑瘦的,一看就是最近过的不太好,睡得倒是安稳。

然而这么小的小孩子,这么折腾都没醒,本身就有问题。

李谈伸手轻轻摸了摸他的额头,感受着比成人略高一点的温度,想了想转头对清空说道:“先去找个儿科圣手来。”

李谈也不懂这些,又不敢贸然说什么,只好等郎中过来诊断一下之后,在看是不是要出手。

远安公主抱着儿子心中有些忐忑,她也在知道这么小的孩子跟着长途跋涉肯定会有影响,但她别无选择。

清空很快找来了郎中,郎中一听是宁王请心中就忍不住嘀咕,没听说宁王有子啊。

郎中为小孩子一诊治,立刻就开始摇头,远安公主一看他这个样子,顿时眼泪就落了下来。

她转头看着李谈哀哀说道:“三十一叔,救救大郎吧。”

李谈抬手说道:“莫慌。”

看来还是要他出手,这个孩子不能有事。

郎中犹豫说道:“殿下,老朽无能,怕是……”

李谈让他过来也不过是让远安公主知道一下如今这孩子的情况,他倒不是非要远安公主的感激,然而有总比没有好,这样他再安置远安公主的时候,也会比较容易一些。

李谈让清空给她们母子先安排房间,然后将孩子带到了偏厅,自然是不许任何人跟过来的。

李谈救人一向是先来个一指回鸾,将对方身上的沉珂全部去除,然后再来两个持续加血技能,如果再严重一点,那就再读个宫加血,基本上也就差不多了。

这次医治远安郡主的孩子依旧如此,他一个一指回鸾下去那个孩子就醒了,结果他没注意,两个持续上去之后过去观察的时候,发现那个孩子不仅精神肉眼可见的变好,甚至连皮肤都白了几个度!

李谈:治过头了啊!

而且持续加血技能还在那个孩子的身上,这个是消除不掉的,李谈已经能够预见等这两个技能结束之后,这孩子会变成什么样了。

李谈无奈只好装成一副平常样子,转头就将远安公主喊进来。

那个孩子的状态变化是十分明显的,可以说到了这个时候,这孩子才有了一点皇室子弟的白胖模样。

远安公主看到他的时候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若非知道李谈没有这个机会,她都要怀疑她三十一叔是不是给她换了个儿子了!

只不过在看到孩子脸上依稀有着靺鞨族人的特征的时候,她才确定这是她的孩子,没调包。

远安公主十分惊喜地看着李谈,李谈淡定点头说道:“这孩子身体孱弱,治标不治本的话也活不了多久,既然救了就索性救到底,但你还是要小心照看才行。”

远安公主抱着孩子盈盈下拜:“多谢三十一叔救命之恩。”

李谈摆手说道:“是我们对不住你,让你受了如此多的苦楚,既然你认这个孩子,我自然要救他,不必谢我,反而我要谢你,若非你当机立断,现在大唐怕是要腹背受敌。”

黑水靺鞨并不仅仅是黑水一部,它是由九个部落组成,是股不小的势力,如果黑水靺鞨真的跟契丹和奚部联合起来,李谈都不太敢想将来会怎么样。

远安公主的眼泪又流了下来,她也说不上自己心里什么滋味,酸涩又有些感动,似乎撑了这么久就是在等这么一句话。

李谈说道:“好啦,如今你安全了,先好好休息两天吧,你的人你去下令,让他们先跟着陈冲去营地暂时安顿下来好不好?等你缓过来了我们再商议。”

远安公主立刻点头说道:“但凭三十一叔吩咐,我带来的人随三十一叔处置。”

远安公主虽然有些舍不得手里的兵权,然而这点兵权也算不上什么,若是能当个投名状,暂且寻求李谈庇护,那也是好的。

李谈立刻说道:“你的人就是你的人,日后情势谁也说不准,你还是留点人在身边傍身吧。”

远安公主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想了半天也没想出别的能给李谈的东西,便说道:“大郎还没有名字,三十一叔就帮他取个名字吧。”

李谈:我觉得你在难为我胖虎!

他想了想直接打开了系统,查看了一下刚刚挂掉的黑水靺鞨首领屋作个的下一任首领,然后便说道:“就叫……五郎子吧。”

五郎子,远安公主念了一下,这个是音译,在黑水靺鞨的语言里面寓意也不错,远安公主欣然接纳。

李谈默默关掉系统,赶忙让人将远安公主母子带下去休息。

等她们走了之后,贺知章便问道:“大王,公主……如何安排?”

李谈在原地转了两圈说道:“不能让她们留在凉州,凉州人多眼杂,若是被有心人利用,我真是担心……”

李谈不担心黑水靺鞨那边来犯,但是他担心朝廷那边在知道远安公主做的事情之后,会为了息事宁人而将远安公主交出去。

若是以往他不会这么觉得,然而如今……他感觉朝廷那边大概已经被安禄山打出心理阴影了吧。

贺知章皱眉:“那要安排到什么地方?”

李谈摸了摸下巴说道:“孟知涯不是之前还说新州府那边缺人吗?这不正好来了人?让他们去建设新州府!”

贺知章一愣:“这……可行?”

李谈坦然说道:“有什么不可行的?我就算有钱也不白养闲人啊,我觉得远安可怜,但她又不需要我的可怜,不如给她的人找点事情做,这样她反而会心安。”

如果真就这么养着,远安公主自己估计也会不接受。

贺知章也没有再多说,这件事情有点复杂,说是政治事件吧,也的确是,但同时也算得上是皇室的家庭事件,只要影响不大,贺知章就不会说什么。

远安公主留下来之后可能是心神放松,当即就病了两天。

不过她病的也算是凑巧,因为黑水靺鞨居然真的一路追杀到了凉州。

李谈在听到斥候来报的时候,怒极反笑:“从东北到西北,中间隔着这么远,黑水靺鞨居然能够直接杀到这里来,那些节度使都是干什么吃的?他们这才是要养兵自重吧?”

这些人是疯了吗?这样居然都视而不见?

他觉得历史上说经过安史之乱是大唐一个转折点,然而就如今李倓看到的而言,他觉得藩镇已经开始渐渐脱离掌控了。

贺知章连忙说道:“制怒,制怒!”

随着呆在这的时间越来越长,贺知章对于李谈之前做的事情就越是知道的清楚,十分庆幸自己跟了过来,否则等李谈越长越大,他胆子岂不也是越来越大?

李谈这次是真的制不了怒了,他转头对着贺知章说道:“您看看他们办的这是人事儿吗?”

贺知章一噎,还真觉得不太好回答,只好将这件事情放开说道:“现在最主要的不是那些节度使了,而是黑水靺鞨的人怎么算?”

李谈冷笑:“还能在怎么算?来了就别想走了呗。”

贺知章当然知道对方来势汹汹,他们不可能一味缩在城内,然而问题就在于李谈现在怎么调兵?

听了贺知章的问题之后,李谈问道:“对方来了多少人?”

正巧他问这句话的时候,斥候带来了更加准确一点的消息,这次来犯之敌也不是很多,看起来大约有五千余人的样子。

李谈对于黑水靺鞨不是特别了解,想了想还是对清空说道:“你去将公主请来。”然后他又对王紞说道:“长史去将公孙长史和太白先生请来吧,嗯,陈统领也让他来。”

好么,又是齐聚一堂。

远安公主听说李谈要见她,原本以为是要决定她的去留,心下虽然紧张,却也有一份笃定在——她这是信任李谈的人品。

结果没想到就这么一路被带到了正厅,她进去的时候,州府的其他官员都已经到了。

远安公主见到这个阵势不由得心下忐忑,她固然不以为自己地位卑贱,但是也不值得整个州府都来讨论她的去留问题吧?

李谈看到她十分和气:“四娘来了?坐。”

远安公主定了定神,只不过当她看到李谈给她安排的座位居然仅在贺知章之下的时候,就不由得有些局促说道:“我……我如何当得这个位置?”

李谈说道:“你乃是朝廷亲封公主,如何坐不得?”

若非贺知章年事已高,就算是李隆基见了他都要礼遇,李谈恐怕要把远安公主的位置排在他之前了。

远安公主更加不安,但还是强撑着坐了下来。

州府的所有人除了贺知章,都在暗中分析远安公主。

他们对远安公主的所作所为并没有什么厌恶,更甚至如李白这样嫉恶如仇的人还要在心中赞一句:真乃奇女子。

只不过谁都看得出来,远安公主带来的人,李谈恐怕是要用一用的,这样的话,远安公主作为领头人,态度和素质就十分重要了。

如今众人见她虽然眼中带有茫然,但十分能够沉住气,静静坐在那里也不开口询问,便给她打了一个高分。

毕竟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小娘子,他们对于远安公主要求也不是很高。

李谈说道:“人都到齐了,那就开始吧,好叫四娘知道,黑水靺鞨已经快要打到凉州了。”

远安公主一惊,忍不住失声道:“什么?”

在震惊过后,远安公主直接站起来对着李谈盈盈下拜说道:“此祸乃是我惹出来的,但凭三十一叔处置,四娘绝无二话!只求三十一叔保五郎子一命,给他一口饭吃,四娘感激不尽。”

如果之前众人只是觉得她还行,如今就不得不对这位公主刮目相看了。

在这种情况下还能保持理智,将自己的诉求说的明白,也没有一味强求李谈保她,脑子是够清醒的。

而且对于远安公主为儿子求一条活路,又让她显得没有那么心冷。

当然或许也可以说她早就想到了这样的应对,不过……如果远安公主不是有预见之能的话,现在的反应应该就是她最真实的反应了。

李谈起身将她扶起来说道:“你在说什么胡话?他们都打上门了,难道我们还要忍着吗?更何况是他们有不臣之心在前,你又哪里做错了?”

远安公主心下稍安,低头说道:“终究是我太过冲动。”

李谈说道:“就算我处在你那个位置也未必能够做的更好。”

一旁的贺知章看了他一眼,心下却觉得李谈太过自谦,如果李谈处在远安公主的位置的话,恐怕不仅不会让黑水都督屋作个得逞,顺便还能将黑水靺鞨的权利紧紧握在自己手里。

如果李谈知道他们想什么,恐怕还会吃惊于他们对自己的信任。

远安公主既然得了李谈的承诺,也就不再惶恐。

没有担忧之情之后,她的脑子就开始转动了——三十一皇叔特地将她喊过来肯定是要有目的的。

于是她便说道:“三十一叔对四娘的维护之情,四娘铭感五内,不知有何可为三十一叔分忧解难?”

李谈直接说道:“也不瞒你,我对黑水靺鞨了解并不很多,刚刚斥候来报说此次来犯之兵大约五千之众,便想问你,这五千人都是何部落?战力如何?”

众人原本就疑惑为什么李谈会将远安公主找来,他们原本以为李谈真的要将远安公主交出去。

结果没想到他是找远安公主来咨询的?

一时之间大家都觉得他这事儿办的有些不靠谱,远安公主一介女流,又如何知道这些?

远安公主偏偏还就真的知道!

她听了李谈的话,定了定神之后说道:“黑水靺鞨虽然统称黑水靺鞨,但黑水都督下辖八个部落,其中黑水部落最大,也是他出身的部落,大约两万余人,其中青壮士兵大约六千左右,如果这次来的人少的话,那可能就只有黑水部落,其他部落并没有参与。”

李谈听后有些意外:“哦?你为何如此笃定?”

远安公主脸上的笑容带了点讽刺说道:“现在那些部落争着当部落首领还来不及呢,刚开始在东北的时候,他们的确联合追杀过我,只不过等到我越跑越远,人数就越来越少,如今也只有黑水部落失去了首领,同时也失去了竞争首领的资格,自然也就剩下了继续为屋作个报仇这一条路。”

远安公主说到这里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更甚者,他们若是谁能拿到我的项上人头,抢走我的儿子,说不定还能成为下一任黑水部落的首领。”

李谈环视一周发现大家脸上的表情都略带惊讶,不用仔细想都知道他们正在惊讶个什么劲儿。

他心说:你们也太瞧不起我李家的公主了,从开国到现在,大唐的公主什么时候是吃素的?

诚然公主里面也有像静乐公主和宜芳公主那样无力反抗,只能任由丈夫处死的。

但是严格说起来,这两位只是李隆基的外孙女而已,根本算不上公主。

他将这个想法抛到一边,嗤笑一声:“那么多人都奈何不了你,黑水靺鞨也不过如此,看来也没什么好担心的。”

他也不是看不起远安公主,只不过远安公主手下才多少人?一个黑水靺鞨好歹都有数十万人了吧?居然这样都让远安公主跑了出来,还能跑到他这里来求救。

说那些人是废物都是抬举他们!

只不过他不知道的是,远安公主这件事做的看上去似乎是十分冲动,实际上在做之前她也想好了自己可能面临的处境。

所以她最直接将逃跑路线都规划好了!

远安公主自嫁过去,虽然人清高冷漠了一点,但却极其安静,也不作夭也不活跃。

那些人都只当她因为静乐公主和宜芳公主的前车之鉴而小心谨慎。

是以都有意无意的忽略了她,就连自认对她十分喜欢的屋作个,都没认真了解过远安公主。

或许屋作个当初只是看中了远安公主的身份和样貌,但凡他真的跟公主更情投意合一点,远安公主都要犹豫一下。

可惜,他这个样子,远安公主自然也就心冷了,生了儿子之后更是一颗心都放在了儿子身上。

所以这件看似鲁莽的事情,其实远安公主也不是没有谋划的,结果那些人因为轻视她,结果没想到这位公主这么能逃,居然一路都没有抓到她!

也正是因为这样,李谈才说他们也就那样了。

因为人家是女子就轻视,你怎么不看看这个女子出身为何呢?

远安公主没有就这个问题多说,只是说道:“如果是黑水部的话,其实力还是挺强的。”

不强也不足以镇压其他七部当那个领头的啊。

李谈一挥手说道:“再强又能如何?来了就别打算回去了,陈冲,点兵。”

陈冲兴奋的领命而去,这次贺知章也不劝李谈制怒冷静了,只是问道:“大王要亲自出征吗?”

李谈冷笑着说道:“这是自然,不给他们点颜色看看,他们就真以为大唐动不了他们了!”

贺知章忧心忡忡说道:“可……大王的安危……”

李谈想了想说道:“可惜贺老年事已高,否则我就要让您看看我是怎么打仗的了。”

安危?别说他的安危不用担心,就连他身边的人安危都不用担心!

贺知章硬挺着说道:“我年纪虽然不小,身体却还硬朗,还是跟大王走一遭吧。”

贺知章之前也听说过李谈打仗的神奇之处,只不过他总觉得是这些人夸大了李谈的能力。

这话事情他见的多了,真以为历史上写的那些英明神武的将领都很强大?

不过是成王败寇,自然会被美化。

李谈想了想觉得也不会耽误太久,便也同意了。

他转头对着远安公主问道:“我手上的人不多,你手下的人能用吗?”

远安公主慨然说道:“三十一叔尽管取用,他们别的本事没有,力气还是有一把子的。”

热门小说大唐总校长[穿书],本站提供大唐总校长[穿书]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大唐总校长[穿书]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127章 下一章:第129章
热门: 绝品神医 大唐总校长[穿书] 再敢躲一下试试? 神纹道 我夺舍了魔皇 龙符 战神年代 豪门老攻总在我醋我自己[穿书] 永恒圣帝 未来机器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