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上一章:第126章 下一章:第128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之前虽然他在做着所有的准备, 为的就是有朝一日若是长安陷落,他会有能力接收大批难民。

然而现在凉州刚刚尘埃落定, 甚至他都没有将所有官位都填满,长安就要陷落了?

朱邪狸眼见李谈听到消息之后就有些失神,不由得双手扶住他的肩膀轻声说道:“阿恬,阿恬!回神!”

李谈回过神来, 抬眼看向他, 朱邪狸一看到他那一脸茫然无辜,就不由得心里一软说道:“只是潼关失守……长安,长安未必有事情!”

李谈深吸口气摇头苦笑道:“你何必哄我?潼关是长安最后的防线,一旦潼关失守,安禄山必定会乘胜追击,长安……危矣。”

朱邪狸沉默了一下,他当然也知道这个, 甚至比李谈知道的更加清楚, 因为在听到潼关失守的刹那,他甚至能够想到很多种进攻长安的方法。

而无论是哪一种,都不是长安那些绣花枕头一样的兵马能够抵挡得了的, 更甚至他都怀疑那些士兵有没有勇气去抵挡安禄山的军队。

毕竟安禄山如今气势正盛, 而唐廷这边怕是……

李谈将手中的折子一扔说道:“清空,去把陈冲叫来。”

清空愣了一下还没说话,朱邪狸就先问道:“你要做什么?”

李谈昂头说道:“进京,勤王!”

朱邪狸立刻说道:“不行,现在还不知道长安什么情况, 你贸然带兵回去,怕是有嘴都说不清,忘了之前御史都是怎么参你的了么?”

李谈急道:“可是等长安有了消息,怕就晚了!”

朱邪狸说道:“你听我说,现在你手上最多可以动的就是一千多人,剩下的部分都不能动,若是调了兵,突厥和吐蕃趁机偷袭,到时候依旧是你的责任,而若是你只带一千人过去……那也只是去加菜的,并不能起到决定作用,哪怕你身负绝技也是一样。”

李谈沉默,他知道朱邪狸说的没错,就算他能保证这一千人不死,但是在真正人数多的战场上,他最多也就是去偷袭一下。

正面对敌的话,人家觉得打不死你,那就派人将你围在一个固定的位置,你想走也走不了,而他们照样能派兵绕过去攻打他们的既定目标。

李谈闭嘴没有说话,他知道朱邪狸说的是对的,但是在感情上他不太能接受。

他原本以为自己是个看客,然而真到事情发生的时候,他才知道他对长安还是有感情的。

对那片地方有感情,对那里的人有感情。

朱邪狸见李谈不吭声就知道他心里还是不服气,便看了一眼清空,清空说道:“大王,现在已经宵禁,以往无论发生多大的事情您都没有破坏过宵禁,如今大晚上的忽然调兵,只怕会让百姓心中不安。”

长安还只是有危险并不是陷落,所以最好不要让百姓知道。

朱邪狸趁机说道:“就是你消息灵通所以知道了,但还是应该再等等,若是圣人真有调你回去拱卫皇城的意思,现在圣旨也应该快到了,不如等圣旨下来,你再行动,到时候无论发生什么事,都有回圜的余地。”

李谈这才回过神来,想起来不能大半夜就行动,现在凉州肯定是被吐蕃和突厥紧紧盯着,一旦他有什么异动,对方就算猜不到是潼关失守,只怕也能猜到肯定是大唐出了事情。

到时候若是这两边一起来攻,那大唐就真的是内忧外患。

李谈只好让步说道:“等明天吧。”

然而这一晚是注定过不好的,李谈原本还想跟朱邪狸卿卿我我,这一下子两个人谁都没有了心情。

李谈调整了一下情绪对朱邪狸说道:“朝廷那个样子,我早就知道可能会出现这种事情,然而怎么都没想到来的这么快,我原本以为至少能够支撑到素麻城建好,如今……只怕你们要艰难了。”

商队什么的是没有办法建了,现在局势紧张成这个样子,吐蕃和突厥早晚会知道这件事情,到时候肯定会盯上凉州,这时候再搞什么商队,反而会将素麻城提前暴露出来。

朱邪狸安慰他说道:“你放心我们那边现在什么都不缺,当初在山里比这个条件还艰苦,不也过来了吗?吐蕃那边你也不要太担心,我会想办法看住他们的。”

李谈听了却有些紧张:“你不要大动,上次吐蕃在你手上吃了亏,没有报复回来估计是因为找不到你们的行踪,若是你主动出击,说不定就会被他们发现,不用担心我这里,非城那边孟知涯设置了很多机关,一时半会也不会被攻破,而且他们一连三个大将被抓,此时士气低迷,不会选在这个时候出兵的。”

当然他们两个都知道,李谈说的这个前提是大唐还有余力能够对付吐蕃,一旦长安丢了那……

他点头表示明白李谈的意思,也不会冲动,但实际上却还是谋算着必须去把吐蕃给按下去。

暴露素麻城也没什么关系,素麻城迟早都要显露人前的,难不成他们还能隐居一辈子吗?

只不过当初朱邪狸想的是若有机会,最好给他十年时间。

十年生聚,十年教训。

那个时候沙陀族的人数应该也能增长许多,无论面对谁都有底气了,然而时间不等人,他倒并不是因为李谈不能再帮他而调整计划。

而是他想帮李谈,安禄山他不能出手,但至少帮李谈牢牢看住吐蕃,如果有机会突厥也看一看。

不过这些就不用跟李谈说了,现在他操心的事情太多。

明明连十七岁的生日都没过,别的贵族小郎君还在风流潇洒的阶段,李谈却过早的开始操心天下大事,别人会觉得他天生英才,而朱邪狸却只觉得心疼。

只是再心疼第二天早上他也要离开,哪怕州府的人都清楚是怎么回事,但大白天的万一有其他人看到他也是桩麻烦事。

今天早上难得的是李谈目送朱邪狸离开,毕竟昨天一晚上他几乎都没睡,就算睡了也会因为梦到长安陷落,百姓落难而惊醒。

朱邪狸走之前特地嘱咐他说道:“无论如何你都要自己保重身体,若是你先垮了,又如何能够勤王?”

李谈勉强笑了笑说道:“知道,不过是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罢了,等我与贺老他们商量出一个章程,也就好了。”

朱邪狸放心也不放心的走了,走的比每次都依依不舍。

也正因为这次的事件,让他再次有了一个新的目标——必须得到唐廷的认可。

这种认可不是内附那种,而是沙陀族作为一个独立的部族,甚至是独立的国家。

这样他才能与李谈光明正大的往来。

李谈不知道朱邪狸的心思,也没空去思索这些,等朱邪狸走了之后,他就立刻让人将公孙垂他们都喊过来。

犹豫了一下,他还是没有让人通知贺知章,毕竟贺知章年纪大了,亲族大部分都在那边,这次也只带过来两个孙子照顾起居。

贺知章虽然经过他的治疗,身体还不错,但是身体的衰老是不可逆转的,万一他心情一激动就……

李谈不想冒这个风险就没有第一时间派人通知贺知章。

结果没想到贺知章居然还是第一时间过来的,并且是跟杜甫和李白一起过来的。

他们到的时候甚至连公孙垂都还没到。

贺知章过来就问道:“大王,发生何事如此紧急?”

李谈有些惊讶:“您怎么也过来了?”

李白在一旁说道:“昨日我们一起聚众宴饮,天色太晚贺老和子美就留在了我那。”

李谈:……

他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好说道:“贺老年纪大了,就不要喝太多酒了啊

要保重身体啊。”

贺知章问道:“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再隐瞒是不可能的,李谈只好叹口气说道:“是有事情要说,不过再等等吧,等公孙垂他们过来一起说。”

贺知章越发觉得是大事,毕竟以往李谈说事情除非碰上,否则很少将大家都喊到一起来。

公孙垂来的不慢,不过他一来就看到贺知章等人都到了,便只好团团行礼说道:“是我来的慢了,诸位海涵。”

李谈说道:“也不算太慢,还有人没来,先坐吧。”

他说完这句话众人都有些纳闷,州府如今最中枢的官员都在这里了——贺知章虽然不是官员,但是谁都知道他在李谈心里的地位。

怎么还要等人?

不过在座都是人精,他们只是纳闷了一瞬,很快就想起来还差谁了——陈冲!

贺知章更加有些坐不住,很想问问李谈是不是想要兴兵事。

否则不至于把陈冲也喊过来,行政方面的事情,跟陈冲又有什么关系呢?

不过他还是决定耐心等一等,反正都等了好一会了,又哪里在乎这一时半刻?

因为李谈的护卫军大部分都驻扎在城外,昨日正好赶上陈冲出城巡视,是以来的更慢一些。

陈冲到了之后,发现王府正厅已经济济一堂,不由得心里一沉。

等陈冲行礼坐下来之后,李谈才开口说道:“昨天晚上接到急报,潼关……失守。”

“什么?”

在场所有人都发出了同样的惊呼。

他们这些人也算是经历过风风雨雨,轻易不会失态,然而如今所有人脸上都带着骇然的表情。

贺知章到底是经历的多了些,没有如李谈想的那般听了这个消息就身体不适,而是问道:“这个消息可准确?哥舒翰不是守在那里吗?为何会失守?”

李谈摇了摇头:“具体情况还不知,但我猜测可能朝中有小人作祟。”

历史上就是因为杨国忠鼓动李隆基让哥舒翰出征,从而导致哥舒翰被逼无奈以攻代守,结果因为时机不恰当,是以丢了潼关。

只希望这一次不是杨国忠,如果是杨国忠的话,李谈就要“大义灭亲”了。

贺知章听后没有说什么,刚刚他询问也不过就是听到不想听到的消息的时候下意识的反应。

潼关的重要性大家都十分清楚,如今失守,大家第一个反应就是长安危矣。

一时之间大厅安静下来,经过了一夜调整的李谈,如今反而是在场中人最冷静的一个。

剩下的就是李白和杜甫,这两个人家都不在长安,剩下的则都十分担心。

李谈给了他们一段时间消化之后,便伸手叩了叩案几说道:“今日将诸位召集而来,主要就是讨论是否要进京勤王。”

他话音刚落就听到贺知章开口说道:“不可!”

李谈有些意外,他以为这些人里最迫切的那个应该是贺知章。

毕竟他的子孙可是大部分都在长安的。

贺知章说完之后便长出口气说道:“长安如今情势未明,更何况也有良将驻守,又何须大王进京勤王?更何况如今没有旨意下来,大王带兵归京,只怕要被误会。”

李谈听后微微沉默,连贺知章都这么想,可见所有人都是不信任李隆基的。

但凡李隆基值得信任,大家都不会担心勤王之后反而会被污蔑成反贼。

李谈还是皇子呢,他们都这么担心,可见朝廷也在失去威望。

想到这里他还是说道:“虽然话是这么说,我们还是要先准备起来,陈统领,开始进入战时准备,公孙垂清点粮草,若有战事优先供应大军。”

陈冲和公孙垂起身应是。

不过虽然大家都没有反对,但他们想的跟朱邪狸也差不多,李谈手上一共就这么点兵,要么守边疆,要么去勤王。

而一旦勤王,能不能打赢安禄山大家不知道,但突厥和吐蕃是不会放弃这次机会的。

只要朝廷还没昏头,就不会这样乱命。

李谈吩咐完之后,犹豫了一下才说道:“顺便传书田神功和段秀实,让他们严加防范,我估摸着突厥和吐蕃可能比某些地方官员知道的还要早。”

众人点头,这个的确需要小心。

一旁的李白见气氛凝重,便说道:“大家也无需太过担忧,毕竟邸报还没来,等邸报来了再讨论也不晚。”

李谈环视一周,发现众人除了最开始的震惊,现在竟然都平静了下来。

就在他纳闷的时候,杜甫开口说道:“毕竟是长安。”

李谈见所有人都点头,就知道这些人居然是因为长安是京畿重地而抱有希望。

他忍住了才没有说等过两天皇帝会带人出逃,将长安抛弃。

贺知章等人李谈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纷纷劝他不要过度忧思。

在他们看来,李谈不过是因为年轻,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所以一时之间难以接受。

众人虽然也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但他们毕竟经验丰富,尤其是李白出生在边陲,对于战争并不陌生。

李谈听他们分析长安如何稳固,听着听着就有些忍不住还是说道:“诸位……诸位还是小心一些,家中有子侄并且没有任官职的,还是写信让他们离开长安吧,若是不知去哪里就来凉州,别的我不敢说,凉州还是稳固的!”

凉州别的地方或许不那么出彩,但新的州府城墙宽度高度都不是这里能比的。

当初李谈就是为了抵御安禄山而建,虽然历史上安禄山并没有打到凉州,但谁知道他这次会不会抽风呢?小心一些总是没错。

只可惜新州府还没以后完全建好,安禄山就来势汹汹。

李谈想了想说道:“孟知涯呢?你们谁看到孟知涯了?”

公孙垂轻咳一声说道:“他之前说大王准了他的假期,所以他出去游历了,过年也没有回来,不知道去了哪里。”

公孙垂一边说一边有些同情孟知涯,虽然被看重是好事,但是工作强度这么高也不是谁都受得了的。

如今李谈问起他,想必这次的假期又泡汤了。

李谈听后才想起来他的确是给孟知涯放了假,便问道:“你们也联系不上他?我只是想要问他一些事情而已。”

公孙垂摇了摇头,孟知涯大概是不想被打扰,所以联系方式一概没有留下。

李谈心说,既然他没有留联系方式,那就别怪我提前把他召回来了。

李谈想到这里,刚想说散会,然后找个地方将孟知涯招请过来,结果清空匆匆而来说道:“大王,邸报!”

李谈愣了一下,没想到这次的邸报来的这么快,不过一接过来,他就知道这肯定是提前发来的。

他打开邸报之后匆匆看了两眼,这才叹了口气,将邸报交给清空,清空拿过来就开始念。

邸报上写了为何潼关会失守,就如同历史上一样,哥舒翰被逼出征,结果就遭遇了崔乾佑的埋伏。

二十万大军,只剩下了八千人。

李谈在听到这里的时候,就忍不住以手支额,遮挡住了脸上的表情。

真是二十万啊,不是二十人,就这么被坑杀了。

哥舒翰甚至也被火拔归仁绑走投降了安禄山。

众人听到这里的时候也是情绪激动,一时之间仇恨都集中在杨国忠身上。

然而李谈却知道,杨国忠只不过是摸到了李隆基的脉络。

自从安禄山之后,李隆基对异族将领都是且用且防。

哥舒翰固守潼关不出,而且数次诏令他都没有听,他又不是李谈,李隆基自然会怀疑他。

杨国忠能够被李隆基重用,脑回路大概也是差不多的,于是顺势说哥舒翰养兵自重也没什么压力。

可是郭子仪等人都为哥舒翰解释过,可李隆基宁可相信杨国忠都不信他们,潼关怎么守得住?

这倒也不是为杨国忠洗白,在李谈看来,主要毛病还是出在李隆基身上。

李隆基这辈子就没带过兵,他杀人最多的时候就是跟太平公主合谋夺位,后来再诛杀太平公主的时候。

是以他对于战争的判断是有偏差的,却偏偏又不愿意相信领兵大将,那一瞬间就算是李谈也觉得,李隆基还是退位的好。

众人对李隆基不敢有什么怨言,那就只能是骂杨国忠了。

然而他们见李谈情绪不佳,也没有多骂——谁都知道李谈跟杨家之间关系比较复杂。

过了一会,李谈平复了心中的情绪之后,才坐直身体红着眼睛说道:“朝中百官……居然没有一人反对,就这么让哥舒将军被逼出战,我将他治好,不是为了让他去送死的!”

众人听后都沉默不语,一时之间所有人对朝廷都很失望,这种失望带来的结果就是他们如今想的不是勤王,而是怎么拯救百姓。

贺知章忽然说道:“长安如今危在旦夕,届时必然会有人出逃,若有人跑到凉州来,又当如何?”

李谈闭了闭眼说道:“这些人跑应该也是往南跑,长安不安全,凉州在他们看来恐怕也不安全,我还是那句话,诸位有子侄在长安的,先接过来吧,不要死磕,安禄山如今士气正盛,长安方面……会发生什么事情谁也说不好,就算有个万一,长安失陷了,只要人还活着,就还有能夺回来的一天。”

他说到这里,顿了顿干脆直接说道:“若是继续留在长安,等那一日……要么被安禄山诛杀,要么就是归顺安禄山,我想这两种可能性都不是大家乐于见到的。”

贺知章开口说道:“我立刻写信。”

李谈说道:“我这里有上好的骑手送信,最多不过一日一夜便能送到,希望诸位能在信里写明,金银细软能不带的就别带了,那些东西在某些时候就只能是拖累,凉州如今大有可为,只要过来就能立足。”

贺知章等人对李谈还是十分信任的,见他这么说了,就开始给京中写信。

他们依旧觉得长安不会丢,但是朝廷如今这个样子,还不如过来给宁王卖力,至少宁王待人以诚,也最讲究公平。

留在朝中,有杨国忠这等小人,谁知道会出什么事情?

一时之间好几人都在奋笔疾书,就连清空都在写信——他原本就是京兆人士,家里还是有些亲戚朋友的。

唯一看上去比较置身事外的,大概也就只有李白了,毕竟他的家小都带了过来,而家族其他人都不在长安。

众人刚将信写的差不多,清空就看到有小兵急匆匆的跑过来。

他连忙将信装好,然后出去跟那个小兵说了两句之后,脸上的表情就变了,回来对李谈说道:“大王,自北面有数千兵马快速向凉州奔驰而来。”

李谈皱眉:“确定是向凉州而来?”

清空看了一眼那个小兵,小兵紧张地点了点头。

李谈问道:“是哪位节度使的兵马?长安开始调兵了吗?”

清空说道:“不是唐军,看样子是异族兵马!”

李谈顿时一惊:“什么?难道安禄山打过来了?陈冲,点兵!”

贺知章一听,脸一黑,伸手握住李谈的手腕说道:“大王!冷静!”

李谈被他这一声给定在了那,过了一会才抹了一把脸说道:“是我失态了,着斥候再探再报!”

虽然这么说,但是大家的表情还是十分凝重。

异族这样行军,没有任何约束本身就是不对的,而且就算是长安调兵也不应该是冲着凉州而来。

可以这么说,除非长安来消息从凉州调兵,或者安禄山占据了大半壁中原,只剩下凉州没有拿下,才可能打过来,否则这一场战争其实并没有凉州什么事情。

贺知章等人真的就那么镇定吗?

不是的,他们只是不想影响李谈,如今关内叛军肆虐,边疆可不能再出问题了。

热门小说大唐总校长[穿书],本站提供大唐总校长[穿书]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大唐总校长[穿书]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126章 下一章:第128章
热门: 魔兽多塔之异世风云 断袖对象他又高又大 全职修神 狂武战帝 小阁老 战神无敌 英雄联盟之谁与争锋 今天毁灭地球了吗 沈浪徐芊芊 当“真”维斯遇到贾维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