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上一章:第125章 下一章:第127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李谈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 莫名就想到了到一直都没有消息的朱邪狸。

虽然并不能证明暗巫教被血洗是朱邪狸所为, 但肯定也不是朝廷干的啊,毕竟朝廷是要走正规流程的。

李谈得到这个消息之后,赶忙给朱邪狸又写了封信, 让信鸽送回去,只不过也不知道是不是信鸽短时间内跑了太远,在看到李谈拿着信又过来的时候, 它居然转头用屁股对着李谈。

李谈顿时哭笑不得,一旁的执夷幸灾乐祸说道:“黑心老板压榨劳工, 劳工要罢工啦。”

李谈转头就拽着它,把信往它身上一绑说道:“那你去送信吧,顺便找找朱邪狸在哪里,我知道能找得到他。”

执夷:?????

李谈看着执夷震惊的样子, 淡定说道:“你长大了,也该有点用了。”

执夷说道:“黄世仁啊你。”

李谈笑了笑:“呦, 可以啊,还知道黄世仁, 赶紧的,快去找朱邪狸!”

此时那只信鸽也转过身来, 歪着脑袋满脸无辜得看着它。

搞得执夷简直怀疑它时候不是跟李谈串通好的来整他。

李谈顺便还拿出了一只苹果说道:“拿走路上吃。”

好吧,好歹还有干粮, 执夷知道李谈是想要快点弄清楚暗巫教的事情到底跟朱邪狸有没有关系,执夷跟他打了个就走了。

执夷刚走,那边公孙垂过来说道:“大王, 都已经查清楚了,昨晚那些人的确聚在一起意图不轨。”

李谈冷笑一声:“一群蠢货。”

这时候陈冲也过来问道:“大王,我这里也已经准备好,要动手吗?”

李谈想了想说道:“不急,让我先见见那个印子哲。”

印子哲在接见到王府来使的时候,整个人是十分激动的,他知道自己的投名状应该是起了作用。

不过激动之下他还是问道:“不知,海大成有没有荣幸求见殿下?”

李谈派来的人是清空的徒弟,也是一个小宦官名为栾发,栾发天生一对眯眯眼,平时不板着脸的时候看上去就像是在笑。。

此时他听了印子哲的话,更是笑的眼睛都看不见,点头说道:“自然是可以的。还请两位明日早点过去。”

印子哲连忙恭恭敬敬送走了栾发,当然他也机灵,给栾发了不少谢礼。

栾发自然是荷包满满地回去复命了。

印子哲深吸口气转头就让人将他最好的衣服准备出来,还有各种配饰,同时让人去通知海大成。

结果他没想到海大成居然亲自跑了过来,并且问道:“真的?宁王殿下真的要见我们?”

印子哲鄙视地看了他一眼说道:“看你这点出息,每逢大事有静气,这点都做不到以后你还想不想出头了?”

海大成也不介意他的鄙视,美滋滋说道:“我阿爹说的对,跟着你肯定有好事情。”

印子哲:……

这货大概没救了,不过海大成他们家对他的确有恩,当初他老爹去世的时候,虽然他是被老爷子选来继承的,但老爷子其他儿子肯定是不会甘心的。

当初印子哲也的确过的艰难,如果不是海大成他爹帮忙,只怕也没有现在,也正是因为这一点,不管海大成能不能扶得上墙,他都愿意帮一把。

更何况海大成其实挺听话的,没有野心也有没有野心的好处。

也正是因为印子哲跟海家之间的往事,让李谈愿意见一见印子哲。

无论如何,知恩图报的人品德更值得信赖一些。

印子哲跟海大成两个人第二天早早就起来了,他们两个上门的时候,宵禁几乎刚结束,而门房也刚刚起来。

在央求门房通报的时候,印子哲已经做好了会被甩脸色的准备,他连用来买通门房的钱都准备好了。

结果没想到门房虽然看上去有些没睡醒的样子,却十分客气说道:“昨日上面就吩咐下来了,不过还要请两位小郎君进来稍待,我去通报一声。”

印子哲连忙说道:“这是应当的,劳烦阁下。”

门房摆摆手说道:“这是应当的,外面冷,俩为小郎君赶紧进来避避风,我先去通报了。”

印子哲跟海大成进去之后,门房转身便往府内走。

等他走远了,海大成才偷偷说道:“这王府的门房比尹家的还客气哩。”

印子哲轻声说道:“由此可见宁王府风气为何,宁王能够如此收束下人,可见人品贵重,自然不是那尹昉能比的。”

原本印子哲对于投奔宁王这件事情心里是没底的,然而他也没有其他选择,不想跟着尹昉一起沉船的话,那就只能投奔宁王。

至于当个中立在旁边看戏,那可真是想都不要想,现在中立了,恐怕以后就再也没有选择的机会了。

更何况这两位过招,那可真是神仙打架小鬼遭殃,想当中立的到时候恐怕都是炮灰。

门房前去禀报的时候,李谈刚迷迷糊糊地醒过来,看了一眼天色发现时间还早,正准备睡个回笼觉的时候,听到清空跟人轻声说道:“大王还没起身,让他们先等等。”

李谈一听就知道肯定是有人来了,不由得开口问道:“谁来了?”

清空立刻过来说道:“回大王,是印子哲和海大成来了。”

李谈半眯着眼睛无奈说道:“他们还挺积极。”

清空听他说话还带着点鼻音,就知道李谈应该还没睡醒,便轻声说道:“天色还早,大王再休息一会吧。”

李谈此时已经慢慢醒过神来,就算继续睡也可能睡不着,便起身说道:“不必了,让人进来伺候吧,顺便去问问他们两个有没有用早膳,没用的话就一起用了吧。”

印子哲和海大成自然是没吃的,一大早晨光顾着收拾自己了,然后一想到等等要去见宁王就紧张的不行,哪里有心情吃早饭?

印子哲和海大成自然是不敢跟李谈一起用餐的,只不过最后还是被带过去战战兢兢坐在李谈对面捧着碗干喝粥,都不敢伸筷子。

李谈自然是没什么心理负担的,无论是谁经常跟皇帝贵妃一起用餐,也能变得无比淡定。

不过他看印子哲和海大成吃的实在受罪,也就没有拖,随便吃了点之后,便让人撤了桌子说道:“你们不要紧张,我就是想要见见凉州的少年英才是什么样的。”

印子哲连忙谦虚说道:“我们哪里算的上什么少年英才,也不过是凉州如今人才凋零,这才让我们出了头,如今殿下来了,才是凉州的少年英才出头的时候。”

他一边说着一边分神照看着海大成,在说完了之后发现还低着头,仿佛在数碗里的米粒一样,忍不住轻轻踢了他一脚。

海大成被吓了一跳,反射性地抬眼看了一眼印子哲,半天才吭哧了一句:“十三郎说得对。”

印子哲真是恨不得打爆他的猪头!

好在李谈也不介意,印子哲这话虽然说是恭维,但一定程度上也是事实。

倒也不是他多么知人善任,主要是他来了之后,凉州的各种待遇就会提升为上州待遇。

别的不说,科举取士的数量会增加,举荐的数量也会增加。

以往凉州那些学问不错,但又没那么厉害的学子,算是迎来了春天。

李谈笑了笑说道:“客套话就不说了,两位说说你们对尹家的看法吧。”

虽然他说的是两位,但目光却是看向印子哲的。

印子哲也知道他的小伙伴大概是派不上用场,只好说道:“我对尹家了解不是特别多,只知道尹家根深叶茂,而且据说不仅与吐蕃和突厥都有往来,甚至连契丹和奚部乃至黑水靺鞨都有往来。”

李谈有些惊讶:“他们这业务范围挺广啊。”

印子哲眼中带着些许茫然,他当然是他听不懂业务范围什么意思。

李谈没解释,他自然也不敢问,只以为是长安的什么新流行语,默默记下来,准备回头找人去问问。

李谈继续问道:“他们与这么多外族都有往来,只是做生意?”

印子哲摇了摇头说道:“具体我也不太知道,只知道表面上他们做皮毛生意,具体有何往来就不知道了。”

李谈点点头,他原本只是随口一问,没想到居然还真的得到了之前都不知道的消息。

他又跟印子哲谈了谈,在发现印子哲的立场的确十分坚定之后,便说道:“回去好好读书,等过一阵子便要开考了。”

他没给印子哲承诺什么,但心里却已经想好了一定要给印子哲留个位置,当然具体什么位置就要看过两天抓捕尹家等家族的时候,他的表现如何。

印子哲也十分有默契的点了点头,他看了一眼海大成,觉得实在是没办法再对李谈开口。

李谈看着海大成笑了笑说道:“不必担心。”

再多却不肯说了,然而印子哲却放下心来,连忙告辞。

他跟海大成走了之后,王紞进来问道:“大王是想要提拔这两人?”

李谈点点头:“怎么?不合适?”

王紞摇摇头说道:“也不是不合适,只不过应该再多观察一下的,万一这俩人不可信怎么办?”

李谈叹了口气:“我当然知道需要找可靠的人,然而我到了凉州之后,先是抄了铁家,弄死了原来的长史,如今又要一连搞死好多人,凉州本地的家族可不仅仅只有这么点,到时候他们真的人心惶惶,不敢继续跟着我干了怎么办?”

王紞顿时明白了李谈的意思,这就是想要用印子哲和海大成做个榜样,告诉大家只要乖乖听话的,不仅不会丢命,还有机会更进一步。

李谈见他一脸恍然大悟便继续说道:“没有任何一个家族甘心一直不上不下,谁都想取尹家而代之,如今我给他们一个机会,就看他们敢不敢了。”

王紞这才表示明白了,李谈便又问道:“令兄可有消息?”

王紞说道:“大郎近日便会启程。”

李谈眉头舒展说道:“正好,等他来的时候,凉州应该已经给平稳下来,正是需要他来出谋划策的时候。”

王紞一脸呆滞:“大王,我阿兄过来是当转运使的。”

李谈摆摆手:“我当然知道他是转运使,可问题是……凉州有啥好转运的?”

王紞一时语塞,转运使一般负责的就是粮食的转运,而凉州唯一需要粮食转运的时候,大概就是朝廷往这边调赈济粮的时候。

直到这个时候,王紞才觉得他们大概是被李谈给忽悠了,好端端的来凉州当什么转运使啊。

李谈见王紞的眼神带着谴责,便说道:“你也别这么看我,我之所以坚持让王转运使过来主要是担心。”

王紞问道:“担心什么?”

李谈说道:“洛阳距离长安已经很近了,若是有个万一……”

王紞自然是不信:“圣人还在,哪里会有什么万一?”

此时杜甫在外面说道:“等这个万一真的出现了,那可就晚了,长安防备肯定会优先保护圣人娘子和太子,剩下的人……就只能靠自己了。”

王紞听杜甫也这么说,顿时有些慌张,立刻说道:“我再去写信催催大郎,让他快点走。”

杜甫连忙说道:“这只是我们的猜测啊,让他别乱说!”

王紞的声音远远传来:“知道!”

李谈沉默地看着杜甫,杜甫笑了笑说道:“大王,我配合的怎么样?”

李谈说道:“是挺好的,那么问题来了,王紞刚刚是来找我做什么的?”

杜甫这完全是用力过猛了啊。

杜甫也有些尴尬,李谈转移话题问道:“怎么了?”

杜甫这才正色说道:“大王封地去年的税收报上来了,是就地发卖折算成银钱还是让他们运送过来?”

这年头的税收大部分时候是直接收取物品的,比如说粮食的税收就是收粮食,绢布就收布匹。

李谈的封地距离凉州有点远,按照以往的惯例其实应该在当地发卖了之后,将钱送到凉州来。

只不过李谈思索了一下,凉州现在是小部分地区不缺水,但大部分地区的水渠还没有修好,毕竟这个地方的冬天持续时间太长。

冷的天寒地冻的时候,怎么搞工程?

于是他说道:“布匹卖了,粮食运过来吧。”

杜甫原本也是这个意思,所以就过来问了一下李谈。

等他走了之后,陈冲又过来,李谈一看到他,还没等他说话就说道:“让人准备一下,两天后动手,对了,都查清楚了吧?确定人都在?”

陈冲说道:“末将正要说这个,并不是都在的,有几个因为实在时间太长,所以选择先回去了。”

李谈一听立刻问道:“确定不是他们提前知道了什么?”

陈冲点头说道:“确定,已经派人跟着了,行动举止没有任何异样。”

李谈听后这才放心说道:“这些先离开的就让人先将他们抓起来,记住,一个人都不许走漏,更不要出现有人来通风报信的事情。”

陈冲立刻说道:“我派人去,不过还需要大王的手谕。”

李谈立刻写了一份手谕给他。

等这一系列事情做完之后,李谈这才放松下来,两天之后凉州就要大定了,希望一切顺利吧。

两日之后,李谈坐在王府跟众人谈笑风生的时候,州府大半个城池都陷入了一片血色。

普通平民在看到重装士兵出动的时候就已经机灵的躲了起来。

反而是尹家这些大家族,得到消息比较晚,而他们得到消息之后也没觉得这些士兵是冲着自己来的,毕竟这段时日李谈虽然依旧没有搭理他们,但还是给自家子弟发了准考证。

这在他们看来就是宁王要跟他们和解的意思啊,在这种情况下,尹昉只觉得是李谈主动示弱,要退一步,怎么会想到李谈居然真的派人来抓他们。

等到士兵闯进府邸,将正在听歌看舞的他抓起来之后,他还在叫嚣:“你们好大的胆子,居然敢擅闯民宅!”

“反贼的家可算不上擅闯。”陈冲走过来冷笑了一声说道。

尹昉对他怒目而视问道:“你有何证据证明我是反贼?如此污蔑我,我便是上达天听也要求个清白!”

陈冲点头说道:“你果然跟长安中的某位贵族有所牵扯,不过,你大概不知道,就是圣人亲自判的。”

尹昉微微一愣,第一反应就是不相信,他怎么可能相信?

他做了什么会让圣人都注意到?

就在他想反驳的时候,陈冲一挥手说道:“你想说话有的是时间去牢里说,押下去!”

尹昉看着全家从上到下男女老幼都被抓了起来,甚至他的家奴要反抗也被就地处决,不由得心中一寒,只喊了一句:“冤枉!”

然后就被堵了嘴。

陈冲看着他目眦欲裂的模样冷冷说道:“大王可从来不会冤枉好人。”

同样的场景发生在凉州整个富人区,凉州府本来就不大,有头有脸的基本上都居住在这附近,而因为大唐有坊的建制,导致想要抓人可真是太容易了。

只要进来将坊门一关派人守好,基本上就只剩下瓮中捉鳖了。

等到陈冲抓完所有人带走的时候,整个富人区基本上只剩下了少少的几家,其中就有印家和海家。

印子哲跟海大成是属于心里清楚怎么回事的,陈冲抓人的时候他们没敢出去,等到外面嘈杂之声消失不见,他们才派人出去看了一眼。

哦,是印子哲派人去看了一眼,而海大成……这货直接溜去找了印子哲。

在见到印子哲的时候,海大成脸色惨白说道:“一个没留,他们这是犯了什么事儿啊?”

印子哲此时也有些惊魂未定,他知道宁王肯定是要对这些家族下手的,但是没想到居然下这么狠的手。

他这次没有斥责海大成没有出息,只是定了定神说道:“不要问,这不是我们能过问的,等案子审完,想必宁王一定会说明的。”

别的不说,李谈肯定是要给剩下的家族一个交代的,否则怕是大家都要被吓死了。

就在他说这句话的时候,下人过来通报又有人来求见印子哲。

印子哲一问发现正好是这个坊里剩下几个没有被抓的家族派来的,便说道:“告诉他们,多事之秋我就不见了,让他们最近小心一些,不过也不必太过担心,只要他们没有参与尹家的事情,就没事。”

实际上印子哲觉得照着州府这抓人的架势,但凡跟尹家有所牵扯的,恐怕都被抓了起来,所以剩下的那就是真的安全的。

不过这句话也不能说太满,万一尹家有人受不了严刑供出什么来怎么办?

想到这里,印子哲不由得觉得自己之前去投奔宁王真是做的最正确的一件事情。

陈冲将人都抓完,核实完名单确认无误之后,这才去跟李谈禀报了一声。

李谈听后点点头,说道:“总算是松了口气,既然抓起来了也别浪费先仔细问问,再看要不要处理他们吧。

陈冲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犹豫了一下问道:“大王,地牢有些不够了,这些人放在哪里?”

李谈愣了一下,没想到凉州府的地牢居然这么少。

不过他转念一想,觉得也可能是这次抓的人太多了,毕竟以往凉州这个地方可能并没有出过这么大的案子。

他直接说道:“刺史府如今空了出来,就先放到那里吧。”

刺史府其实也是有地牢的,只不过他觉得可能也不过,索性整个刺史府就先这么用着,反正以后他也不回去刺史府住,等再搬家的时候应该就是去新城了。

陈冲立刻领命,一旁的贺知章叹了口气说道:“希望以后凉州再不要有地牢都不够用的时候。”

李谈知道贺知章这是在委婉的劝慰自己,便笑道:“经过这一次,凉州从上到下应该都老实了,剩下的都是合作的,自然是不会再这样了。”

贺知章点头说道:“既然如此你也该安抚一下大家才是。”

李谈说道:“我是依法办事,他们如果真的受惊说明他们做了亏心事,没抓他们就不错了,还有什么好安抚的?”

贺知章失笑:“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

李谈笑了笑:“这个道理我当然是明白的,不过……我想比起我宴请他们安抚他们,还是州府的考试更加重要一些,恩,大不了放个新消息出去,考试考得好的,可以先授官,若是有继续参加科举的心思也可以去参加,到时候州府会再统一从这些有科举意向的人中再选拔,选出合适的人数进京赶考,所有费用州府出!”

贺知章一听就知道李谈又抓住了重点,比起尹家和其他家族被抓了这种事情,还是科举更加能够关系到家族子弟的未来。

更何况李谈十分奸诈,想要参加科举考试,就要参加这次的州府考试,否则州府选拔的时候你是不在选拔名单上的,就算想要自己进京赶考都不可能。

贺知章觉得这次考试大概是李谈想要摸一次底,对凉州的人才心里有个数。

而这样做以后凉州所有出去的读书人,都是从他手下走的,更有甚者还是他资助的,这些人天然就会是李谈的同盟。

当然也可能会有白眼狼,不过那种都是少数,李谈的身份在这里摆着,想过要当白眼狼也要掂量一下自己有没有那个本事。

贺知章想到这里便问道:“题目出好了吗?”

李谈笑嘻嘻说道:“这不是等您亲自出手呢吗?”

贺知章没好气的看了一眼说道:“这是为你选材为国选材,你怎么能什么都不管?”

热门小说大唐总校长[穿书],本站提供大唐总校长[穿书]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大唐总校长[穿书]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125章 下一章:第127章
热门: 修罗武神楚枫 太古神王 沉溺 演戏靠仙气,修仙看人气 苍穹榜:圣灵纪1 无敌剑域 史上第一祖师爷 逍遥小书生 绝世丹神 许你万丈光芒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