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上一章:第122章 下一章:第124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李谈很好奇这人带走他的尸体是想要做什么, 也就没有着急复活,而是跟着那个人一路到了城中一处民房之内。

李谈在进去之前扫了一眼周围的环境, 顿时十分无语。

也不知道这些人怎么都这么不讲究,大隐隐于市,你完全可以找个好点的地方躲藏起来嘛, 这一个个的都往贫民窟钻是什么意思?

这么大的城池装不下你们了是吗?

李谈跟着那人进去之后发现破旧的屋子里面家徒四壁,出了一个残缺的橱柜什么都没有。

橱柜上面也只有一只残缺的瓷碗。

李谈十分奇怪,这屋子里什么没有, 连床都没有这人是怎么在这屋子里生存的?

当然他现在更担心的是这个人不会直接把他扔在脏兮兮的地上吧?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 那他就要立刻诈尸,跳起来就是灵蛊百足蟾啸一条龙服务,顺便还要招条蛇。

就在李谈跃跃欲试准备点复活的时候, 忽然看到那个人伸手小心翼翼的将那个瓷碗转了一圈, 而后他就眼睁睁的看着那看上去随时会散架的柜子缓缓移开, 露出隐藏在下面通向地下的楼梯。

李谈:哦豁,居然还暗藏乾坤?

到了这个时候,李谈再傻也能察觉出不对来,这些刺客的身份比他想象的似乎还要神秘。

那人进去之后, 那个柜子又自动合上,整个地道顿时变得一片漆黑, 李谈顿时十分担心这黑不溜秋的情况, 万一他没跟上怎么办?

不过似乎也没什么好担心的,反正他的复活按钮在这里,只要点下去他就能回到自己的身体里。

就在这时候一点些微的火光亮起, 却是那个刺客点燃了一支火折子。

李谈跟着那个刺客一直往下走,心中还是挺佩服他的,火折子那点光亮跟没有也差不多,顶多就是告诉别人这里有个人,这刺客居然还能就这么走下去。

这是夜能视物?属猫的?

而且漆黑的地道之中只有他一个人的沉重的脚步声,听上去还挺瘆人的。

只不过他大概没有想到,其实现在这个情况,最瘆人的应该是他。

那条楼梯并不长,过了没一会,李谈就隐隐看到了前面有些微的光亮。

刺客大概也没发现了光亮,继而脚步变快。

那一抹光亮越来越明显,最后李谈看到那抹光亮是一盏油灯,而那盏油灯居然是装在一扇门上的。

刺客伸手握住那盏油灯往外一拉,那扇门变缓缓打开。

还没等门完全打开,里面就传出了一个听上去无比苍老的声音:“阿虎,得手了吗?”

刺客低声说道:“是的,师父。”

被称为师父的老人显得有些激动:“尸体也带来了?”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还伴随着呜呜的声音和金属碰撞的声音。

刺客阿虎说道:“是的,师父。”

老人连忙说道:“快进来,把他带进来!”

直到这个时候,门才完全被打开,李谈跟着阿虎走进去之后,顿时虎躯一震……不对,是两震。

距离他们最近的是一位看上去很……很时尚的老人,或者说是老神经病。

是的,时尚,那一身破布条做成的衣服,手里还拿着一个弯弯曲曲的木杖,木杖的顶端镶嵌着……一块乌漆嘛黑的石头?

反正李谈是看不出那个东西是什么质地。

当然最主要的是老神经病身上的那些破布条居然还都是红色的。

而第二个让他惊讶的就是被铁链拴在墙上的那个人。

那还是一个熟人——安历凡。

虽然安历凡现在的模样看上去十分狼狈,并且披头散发,然而李谈就是认出了他。

此时的安历凡仿佛是受了伤的野兽一样,眼中充满了绝望和悲哀。

他似乎想要挣脱铁链的束缚,只可惜,他除了将铁链出了十分响亮的声音之外,再没有任何用处。

就在李谈观察的时候,阿虎已经将他的身体放在了摆放在房间正中的那个桌子上。

被子被打开之后,露出了他宛若生前一般,毫无变化的容颜。

呸!老子本来就没死!

李谈还是第一次在旁观者的角度观察自己,感觉……好像也没什么个感觉,就是在思考等等复活的时候,他胸口那道刀伤会不会很痛啊?

他没有忙着复活,而是想要等一等看这两个人到底想做什么。

此时安历凡似乎已经彻底绝望,不再挣扎,他看着李谈的尸体双目充血,里面的恨意看的李谈都觉得心惊。

就这么一晃神,等他再去观察那对奇怪的师徒之后,就看到阿虎捧出了一个巨大的……蒸笼?

那老神经病慢悠悠走到安历凡面前说道:“你的师父已经死了,就算是神巫也挡不住锋锐的匕首,你若肯拜我为师,我便分你一份神血如何?”

李谈听到最后不由得皱眉:不会是他想的那样吧?

安历凡的嘴被堵着,只能用眼神传达自己的愤怒和不屈。

那老神经病摇了摇头说道:“执迷不悟,太过倔强并不是什么好事。”

说完他就转身走了,不再搭理安历凡。

李谈飘在一边撇了撇嘴,觉得这老神经病真是一点诚意都没有。

你想说服人家好歹也给人家说话的机会嘛,连个机会都不给,能把人拉拢到身边才怪!

老神经病走回去的时候,阿虎问道:“师父,蒸笼不够大,要不要分一分?”

老神经病有些犹豫:“分开会浪费神血,也罢,尽量少分一些吧。”

艹!

李谈现在确定这个老神经病真的是要吃了他。

这是把他当成唐僧了吗?

他立刻手脚麻利的点下了复活按钮,再不复活怕是要被分尸顺便被蒸了。

分尸蒸熟之后能不能复活他不知道,但是就算能复活……也不是完整的了啊!

点下复活的一瞬间,李谈只觉得眼前一黑,继而……先感受到了伤口的疼痛。

真的是痛爆了!

李谈睁开双眼,正好看到阿虎拿着砍刀走了过来。

那一瞬间他跟阿虎的目光对上,两个人默默对视了几息,阿虎似乎被吓呆了,拿着刀怔怔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而已经坐回椅子里的老神经病却没发现,还在催促阿虎:“你还愣着做什么?手脚麻利一些!”

他这句话说完,阿虎手中的刀就掉了下来。

老神经病顿时骂道:“这点小事都做不好,你是废物吗?!”

阿虎结结巴巴说道:“师……师父……活……活……活了……”

老神经病疑惑:“什么?”

还没等阿虎再回答什么,李谈就慢吞吞地坐起来说道:“没什么,就是我没死而已。”

正在喝茶的老神经病也僵在了那里,仿佛被点穴了一般。

李谈对着他冷笑了一声说道:“怎么样?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老神经病手中的茶杯摔落在地,不过很快他就反应过来,瞪着眼睛说道:“阿虎,杀了他!杀了他!”

阿虎此时已经有些六神无主:“他刚刚真的死了的,我确认了的!”

李谈忍着痛掏出虫笛,一人上一个灵蛊,而后拍了一个百足,满意的看到他们被定在那里,并且两个人的脸上都呈现出绿色,那是中毒的标志。

没的说,蟾啸也拍上一个,还有蛇影,反正毒经的技能大部分都是持续掉血技能,估计一时半会他们也死不了吧。

顺便他还召唤出了灵蛇,不过没有放蛇咬他们,只是让蛇在旁边对着他们虎视眈眈。

做完这一切之后,他也没急着问什么,而是缓缓走到安历凡面前,观察了一下之后,一个蝎心打在了铁链之上。

一个蝎心解决一条铁链,他一连用了四个,安历凡就被放了出来。

安历凡手脚恢复自由之后,直接就给李谈跪了。

李谈有气无力说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大礼参拜。”

安历凡……安历凡当然不是故意跪的,他只是被锁久了,腿软而已。

他将自己嘴里塞着的布条取出来说道:“师尊,你没事?”

李谈指了指自己的胸口说道:“我这像是没事的样子吗?”

安历凡勉强站起来说道:“那……那该如何是好?”

李谈摆摆手:“你看好他们,我找人来。”

就在安历凡纳闷的时候,就看到忽然凭空出现了一个少年。

少年出现之后首先是递给了李谈一张琴。

李谈接过狸琴疯狂给自己治疗加血,一套持续加血技能上了,顺便给了自己一个一指回鸾之后,他这才松了口气。

李谈开口说道:“唐堂,把这两个人带回去。”

来的那个少年正是唐堂,安历凡总觉得自己好像得到了某个答案,但是又不太确定。

唐堂看着李谈胸口上大片的血迹,面色一变说道:“你……你这伤怎么样?”

李谈摆摆手说道:“没事了,刚刚就治好了,唔,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唐堂似乎明白他的意思,开口说道:“天快亮了,城门应该快要开了。”

李谈点头说道:“那好,你先回去喊人,等城门开了就进城将这两个人带走,顺便告诉他们,不要惊动本地官员。”

唐堂有些不放心说道:“我走了这两个贼人……”

李谈说道:“放心,他们不敢放肆,否则就等着被抛尸荒野吧。”

此时老神经病已经支撑不住身体,整个人趴伏在了旁边的案几智商,阿虎比他好一些,但是也委顿在地。

唐堂仔细看了一眼他们的状态,想了想居然拿出了两套镣铐,直接将两个人铐上之后才说道:“那我先去找人了。”

李谈点点头,转头看着安历凡说道:“唐堂脚程快,我们就在这里等等吧。”

安历凡恭恭敬敬点了点头,他原本以为自己已经足够了解李谈,然而现在他发现,李谈身上还有许多他根本就不知道的秘密。

唐堂走了之后,李谈转头看着他问道:“你怎么沦落到这个地步了?你得罪安禄山了?”

安历凡低声说道:“我之前跟着安禄山到了范阳,当时安禄山就要起兵造反,我担心生灵涂炭,一直在劝他不能这样做,然而他并没有听我的,只是不再理会我而已,他起兵之后第一场仗其实就输了,当时跟着他的那些异族对他都产生了不信任,他为了给那些人一个交代,就说是我被唐廷收买,用巫术导致他们输了这场仗,然后把我关了起来。”

李谈有些诧异:“那些人就这么信了?”

安历凡苦笑道:“原本应该是不信的,然而问题就在于,我被关起来之后,他们就赢了。”

李谈:……

他十分同情地看着安历凡,这可真是……老天都跟他作对啊。

安历凡叹了口气说道:“这场仗赢了之后,那些人为了弥补之前因为怀疑而产生的裂痕,就一致说是因为我用巫术迷惑了他们,所以要处死我,还是安庆宗将我放了出来。”

李谈有些狐疑:“安禄山之前对你颇为信任,为什么忽然就变了态度?”

只是劝说他不要起兵造反而已,而且他觉得以安历凡的本事肯定不会说的太简单粗暴。

怎么这一次安禄山就忍不了了?

安历凡叹了口气说道:“因为他总觉得是因为我当初说不宜回归范阳,所以导致他延误时机,险些死在长安。”

好吧,李谈觉得这个可能性还是挺高的。

“后来呢?”李谈问道:“你以前也流浪过,怎么就混的这么惨?”

安历凡面色变得凝重说道:“我被放走之后就想要去寻找师尊,到了长安才知道师尊已经去了凉州,我就想要转道凉州,只是也不知道哪里露出了马脚,被人发现是安禄山身边的巫,我只能出逃,后来在半路上遇到此人,一开始我以为他与我一样是无家可归的巫,接触下来这对师徒也的确太惨,我就动了带他们一起去凉州的心思,谁知道……他们居然如此狼子野心!”

实际上安历凡想要带人过去也不过是希望能够增加一下自己的作用而已,毕竟以前他最大的作用就是探听安禄山的消息。

如今他没办法再得到安禄山的消息,怕李谈不再收留他,便想另辟蹊径。

李谈看着他问道:“你同他们说起我了?”

安历凡惭愧说道:“是我识人不清,没想到他们居然包藏祸心。”

李谈觉得他似乎明白了那些刺杀是怎么回事了,只不过这对师徒只有两个人,那么之前那些来刺杀的人又是怎么回事?

安历凡在听了李谈的疑问之后便说道:“我也是后来才知道,他们并不是单独的两个人,而是一个名为暗巫教的教派中人,似乎是暗巫教盯上了您。”

李谈听后微微一愣:“暗巫教?这又是什么教派?”

大唐这片广袤的土地之上各种教派也太多了吧?

安历凡还没回答,那个老神经病便开口说道:“你……你最好现在就放了我们,否则,教主不会放过你的!”

李谈挑眉说道:“我不知道你派人暗杀我是不是受了你那个什么教主的指使,我只想知道,你今天的这一番行为,你们教主知道吗?”

老神经病顿时闭口不言。

就在李谈冷笑的时候,忽然听到门外有人朗声说道:“此二人乃是鄙教叛徒,殿下可随意处置,惊扰之处还望殿下海涵。”

热门小说大唐总校长[穿书],本站提供大唐总校长[穿书]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大唐总校长[穿书]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122章 下一章:第124章
热门: 天道图书馆 残次品 有凤来仪 人皇纪 是神 我在异界是个神 默读 无敌剑域 太古神王 师尊今天也在艰难求生[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