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上一章:第121章 下一章:第123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李谈听后十分惊讶:“居然真的能抽第二个心法吗?”

执夷一脸鄙视:“你这个震惊的表情也太假了吧?”

李谈收起脸上的震惊冷笑道:“我不表示一下惊讶怎么能行?这都一年多快两年了才让我抽第二个心法, 我能不震惊吗?”

执夷难得有些心虚, 小声说道:“那不是……我看你平时用技能的时候也不多,抽那么多回头你还要给技能升级, 也太累了啊。”

李谈差点被它气笑:“你还很体贴了哦。”

执夷甩了甩尾巴说道:“你到底抽不抽啊?”

抽是肯定要抽的,怎么可能不抽?

不过在他打开抽取界面之后,就停了下来, 转头看向执夷问道:“等等,我再跟你确认一遍, 这一次是真的抽不到治疗心法了对不对?”

执夷点点头:“放心放心,不会再出治疗心法啦。”

李谈想了想又问道:“那……会出T心法吗?”

如果会出的话,李谈决定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 他是不会抽的, 毕竟万一抽到个什么明尊琉璃体啦、铁骨衣啦、铁牢律啦,这不是坑爹吗?

难不成到时候还要当个奶T吗?

执夷犹豫了一下, 想了想如果李谈再抽到一个T的心法,好像也是有点坑,便说道:“我做主把所有的T心法都去了,剩下的都是输出心法,你随便选吧。”

李谈这才放下了心,点击了抽选。

在看到那个签筒不停的摇晃的时候,李谈难得的有些坐立不安,他甚至开始思考如果抽到了他不怎么会用的蓬莱怎么办?

当初蓬莱出来的时候,李谈第一时间就进了竞技场去体验了一下,当然玩的是本职业, 然后……就被打的卸载了游戏。

打不过就加入这种不存在的不存在的,后来等蓬莱削弱的差不多快到下水道的时候,他才回的游戏,而那个时候新的职业又要出来了。

所以从头到尾他对蓬莱的技能都很陌生。

而在现实生活中,蓬莱技能好像也不太好熟悉啊,他必须找个没人的开阔地方才可以?

就在李谈思索的时候,签筒听了下来,一阵光芒闪过,确切的说是一阵紫光闪过,李谈的心……平静了下来。

紫色输出心法……李谈原本以为自己能够甩脱下水道心法,重新拥抱新生活。

结果万万没想到,他不仅在下水道,而且还被踹了一脚,落的更深了。

毒经这个心法,如果打副本的话其实倒也算是强势,然而如果说打架,竞技场最出名的大概就是三毒配置。

可问题是他上哪里去找另外两毒啊!

执夷看着李谈面无表情的模样,低声说道:“其实也挺好的,至少……凤凰蛊挺有用的不是?”

李谈了一下说道:“日后我想要干掉仇人先做的事情就是下蛊,你可真是怕别人不知道我是巫啊。”

原本只有安历凡一直坚持不懈坚定不移的认为他是巫,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被他救过的人觉得他是巫。

他甚至隐隐听说哥舒翰把他当成了神巫。

本来他就解释不清楚,现在……也不用解释了。

执夷心虚的抱着尾巴说道:“其实也有好处嘛,如果抽到个蓬莱什么的,你还要小心一掌把人打死怎么办,现在……你给他们下个蛊啊,上个持续啊,拍个百足啊,更甚至放个召唤物过去,根本不会有人怀疑到你身上对不对?”

李谈看着他问道:“所以,从今天开始,我不仅仅要随身携带狸琴,还要随身携带一根虫笛?你当我卖乐器的吗?”

执夷想了想说道:“也可以是个文艺少年嘛,你看虫笛又不大,万一你抽到个苍云啊,唐门啊,那个武器更大对不对?”

李谈嗤笑,信你才有鬼。

不过抽都抽到了,又不能删号重练,干脆就这样吧,反正真正让他出手的时候并不多。

而且执夷说得对,凤凰蛊还是挺有用的。

李谈直接给自己上了一个凤凰蛊,正如相知的技能一样,毒经的技能到了现实生活中也有所更改。

凤凰蛊这个原本持续三十分钟的技能,到了现实生活中变成了三十天。

居然跟杯水留影一样,李谈不由得疑惑问道:“你们系统是怎么调整的?杯水留影原本是持续三十秒,然后给改成了三十天,现在凤凰蛊这个持续三十分钟的也给改成了三十天,难道不应该是三百天吗?”

执夷:……

一个一口气持续将近一年的凤凰蛊……想想都害怕。

它认真解释道:“凤凰蛊之所以跟杯水留影一个时间,主要是它在别的地方也有所更改,比如说原本凤凰蛊只能存在于一个人身上,但是现在它至少可以存在三个人身上。”

李谈眼睛一亮,继而想了想又觉得不太对,如果是其他人的话,哪里用得着凤凰蛊啊,他直接过去救人不好吗?

执夷仿佛知道李谈在想些什么一样开口说道:“比如说你现在距离凉州很远,而当你觉得谁有危险的时候,就将凤凰蛊直接套给他,这样你离开也会安心一些。”

李谈勉强点头说道:“好吧,算你说的有道理。”

他回到王府之后,就将唐堂喊来说道:“今天给你放假,去玩吧!”

唐堂满脸问号:“你这是要作甚?”

明知道有人要刺杀你,还给暗卫放假,有毛病吗?

还没等李谈开口,执夷便说道:“他是要作个大死。”

说完之后它还点了点头,觉得这句话可真是太真实了。

李谈轻咳一声说道:“瞎说什么大实话?”

唐堂有些担忧:“可若是万一……”

李谈一挥手:“要的就是万一!”

唐堂:……

行吧,宿主越来越能作死,他是没办法的,反正执夷也没反对,他就……真的放个假吧。

唐堂走了之后,执夷问道:“你怎么知道他们会过来?”

李谈说道:“我不知道啊。”

执夷震惊:“不知道你还让唐堂走?”

李谈莫名其妙:“这两件事情有冲突吗?”

执夷仔细想了想,好吧,的确没有,它又问道:“那如果今晚他们没来怎么办?”

李谈十分淡定:“那就继续给唐堂放假啊,怕什么?”

执夷无话可说。

不过也不知道是不是它的预感比较准确,这天晚上的确是没有人来行刺。

一晚上风平浪静之后,李谈忍不住坐在床上认真思索:“他们这真的只是吓唬吓唬我?”

执夷忍不住吐槽:“我看你一点也没被吓到,睡得可香了呢。”

李谈说道:“反正我有凤凰蛊,怕什么啊?”

执夷想他的确没什么可怕的,只不过李谈这一不怕,对面似乎怕了,一直到上元节结束,整个新年过完,对方都再没有动作。

朝廷重新开始运转之后,大理寺卿开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侦办有关于凉州几大家族谋反的案情。

再有了确凿证据之后,直接一纸判令下来,这几家就比当初的铁家还要惨。

当初的铁家好歹十五岁以下的男丁都还能活命,女子……算了,那些女子虽然活了下来,但是她们自己可能都不愿意那么活着。

只不过比起铁家,这几大家族那是一个活口都没留,不仅仅是本家族没有活口,凡是他们的姻亲也全部都被判斩立决。

谋反,是要诛九族的。

妻族自然也是算在内。

李谈在判决下来之后,麻溜地跑到宫里请辞。

李隆基颇有些不舍:“三十一郎为何这般着急走?不如在京里多留两天。”

李谈说道:“大理寺那边的判决下来了,此案牵扯到的人太多,我担心我不在那边,长史不敢擅专或有人阳奉阴违,是以想要亲自过去看着,务必将此案办妥。”

李隆基一想起这件事情就生气,谁能想到平时很不起眼的一个地方,居然还隐藏着如此巨鳄?

李谈这么一说,他便也同意说道:“的确应该回去,不过你也要小心他们狗急跳墙。”

李谈顺坡下驴说道:“阿爹,那几大家族在凉州盘踞已久,之前就连长史都是他们的人,连着几任刺史死于非命,虽然我曾经肃清过一波,但应该还有许多人担任州府要职,等我回去将他们都捉拿起来之后,州府恐怕要空一半,您看……”

李隆基便说道:“让吏部选一些官员随你一起去。”

李谈为难说道:“可现在的问题是我也不知道会有多少空缺,吏部选出来的人皆为一时栋梁,到了那里若是没有相称的职位,怕是要耽误人家,可如果等人抓完再报告吏部,我又担心拖的时间太长,耽误事情。”

实际上凉州能有什么事情呢?

如果不是李谈过去大搞特搞,恐怕就算州府没有几个官员,也不会影响太多,只要敢税收之前将人填补上就行了嘛。

不过李隆基不知道啊,他日常都是在京城,看到的都是中枢官员忙碌的样子,便以为他执政时期的官员都是如此。

李谈这样一说倒也有道理,不过他也听得出来李谈肯定是有自己打算,便笑骂:“小滑头鬼,有什么想法就直说,何必拐弯抹角?”

李谈也没指望自己能隐藏太好,或者说他压根就没打算隐藏。

李隆基到了晚年再怎么昏庸,也是当了一辈子皇帝的人,这点弯弯绕绕他不可能想不到,真要把他当傻子,那李谈就真的傻了。

是以李谈开口说道:“我是想不是很重要的位置就在州府内部考试,凉州就算再差劲,应该也有其他读书人吧?也有其他不错的家族吧?短时间内连拔了这么多大家族,只怕这些小家族也在胆颤心惊,正好给他们一点甜头,让他们安安心,万一他们真的跟尹家似的,担心我对他们动手而铤而走险怎么办?”

李隆基不满说道:“他们吃了熊心豹子胆!知法犯法还敢不满?”

李谈笑道:“我这不是担心吗,有千日做贼哪里有千日防贼的?这些人也是要安抚一下的。”

李隆基虽然骂了一句,但还是觉得李谈说的有道理,便说道:“既然如此,你就便宜行事吧。”

李谈打蛇随棍上立刻说道:“那还需要您一到手谕,要不然那些御史到时候参我一个意图自立,那可就麻烦了。”

李隆基显然也有点烦那些御史,谁自立跑到凉州那要什么没什么的破地方去啊?

那地方还常年干旱,粮食都种不出多少,真要跑到那里去发展准备谋反,那真是脑子有病。

李隆基十分干脆点头:“这个你不必担心。”

李谈这便放心了,当然他才不是害怕那些御史。

自从张岚被发配到鄯城去挨冻之后,那些御史虽然还上蹿下跳的在参人,然而他们现在基本上有志一同的忽略了李谈。

毕竟在他手上连着折了两个御史中丞了,头不铁的都要掂量一下自己。

除非有确凿的证据,否则还是别去踢宁王这块铁板了。

哦,所谓的确凿证据是那种让宁王根本没有辩解余地那种,但众所周知,这种可能性实在是太小了。

李谈不害怕御史,他要这道手谕也不过是以防万一,毕竟当初公孙垂的任命就有点先斩后奏的意思,再来一次万一李隆基就忍不了了呢?

在拿到手谕之后,李谈回到王府转头就告诉贺知章说道:“贺监,未来凉州会十分缺人,我刚刚拿到了圣人的手谕,允许我便宜行事,先考试任命官员,后补手续。”

贺知章本来还有点发愁,毕竟李谈之前说琅嬛书院凉州分院已经建好了,现在就是缺人。

他要的精通格物之人倒是有不少愿意去的,毕竟那些人留在长安也不一定能有出路,去凉州反而还有点发展。

可是其他但凡能够考科举,或者能被举荐官员的,怎么会去凉州?

不过现在李谈既然有官位,那么说不定就有人愿意去了。

毕竟排队等官的话不知道要等多久,但现在过去或许就有机会了。

贺知章立刻说道:“我回头去通知一下,还有,我已经上书乞骸骨了,以后就不是正授秘书监了。”

李谈愣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说道:“您这个年纪的确是该颐养天年了,如今却还要为我奔波,真是……”

贺知章摆摆手说道:“书院教书育人乃是头等大事,看到书院那些学子啊,我也仿佛年轻了不少,要不然呆在家里又能做什么呢?”

李谈嘿嘿笑了笑。

贺知章的退休待遇下来的很快,毕竟他是真的年纪太大了,这都快八十了,再继续下去李隆基也担心他猝死在任上。

而且最近官员难得有善始善终的,好歹有这么一个,干脆就当个招牌吧。

于是贺知章的退休待遇着实不错,虽然没有爵位,但是授予了金紫光禄大夫。

他的退休手续办好之后,就到了李谈启程的日子。

为了不太显眼,要去凉州的学子都提前一步到了前面的驿站等他,至于让他们自己过去……他们倒是没意见,但是李谈担心他们遇到劫匪什么的,那可就是天大的损失。

好歹李谈回去是有亲卫护送的。

结果那些学子有没有遇到劫匪不知道,李谈倒是真的遇到了刺客。

在离开长安三天之后,李谈半夜就被一刀刺醒,那一瞬间他并没有感觉到多么疼痛。

那个刺客对人体似乎十分熟悉,一刀毙命,再也没有多余伤口。

李谈闭上眼睛之后,整个意识如同漂浮在半空,面前有一个是否复活的按钮。

只不过他没有急着按下去,因为他发现刺客在杀了他之后,居然没有立刻逃走。

而是将他的身体用被子一卷,打开窗子发现下面没有巡逻的护卫之后,就扛着带走了。

李谈的意识自然也跟着飘了过去,而他整个人都处于一种震惊状态:居然连尸体都不放过?这么丧心病狂的吗?

热门小说大唐总校长[穿书],本站提供大唐总校长[穿书]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大唐总校长[穿书]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121章 下一章:第123章
热门: 最强上门女婿 星战士 踏月问青山 全民皆萌宠 妖弓 会穿越的流浪星球 斗罗大陆2绝世唐门 断袖对象他又高又大 天道图书馆 我在异界是个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