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上一章:第119章 下一章:第121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对于安史之乱, 李谈的感觉还是比较复杂的,如果真的让他去参与的话,他肯定会忍不住努力打赢, 到时候执夷恐怕又要跟他跳脚。

所以最好还是不要管,反正历史上安禄山也没有打到过西北, 他在西北上天估计也没有人能管得到他。

李谈担心李隆基真的让他去当什么征讨元帅, 便赶忙去了一趟杨府——只是他一个人的话想要说服李隆基太难了。

毕竟李琬是真的战死,李隆基伤心愤怒之下, 说不定就听不进他的话, 还可能认为是他怯战。

李谈一点也不想踩地雷,那么只要反对的人足够多就行了。

同时李谈还用信鸽给非城那边去了个消息,让他们弄出点事情来, 别管什么事情,反正让他有机会回去就行了。

李谈到了杨府的时候, 杨国忠正在原地转圈, 之前所有人都对李琬抱有十分大的希望,毕竟之前高仙芝和封常清败的太惨。

结果没想到连李琬也没有抗住安禄山。

杨国忠看到李谈就唉声叹气,李谈心中就觉得奇怪,为什么这些人会觉得李琬能赢?封常清和高仙芝不管带的队伍怎么样, 好歹是有经验的。

李琬……李琬的风评的确不错,长得也好看,但是……不是他说,估计李琬打仗还不如袁哲他们。

杨国忠发完愁之后,便问道:“三十一郎找我可有要事?”

李谈说道:“我听闻阿爹有意以我为征讨元帅?”

杨国忠点头说道:“是啊, 现在皇子里也就你像点样了。”

李谈看了他一眼,觉得杨国忠膨胀的厉害,现在连皇子都敢点评了,以前他可不敢这么说话。

不过他也没有说什么,只是说道:“我毕竟年幼,只怕不能服众。”

杨国忠笑道:“献俘之后,谁还敢有异议?”

李谈心里特别后悔,早知道就不为了打御史的脸来献俘了,这不是给自己找事儿干吗?

李谈只好说道:“那我就直说了吧,我没有把握。而且若是论经验的话,哥舒将军更加有经验一些。”

杨国忠叹了口气说道:“哥舒翰……他倒是不错,可是他的风疾。”

李谈立刻说道:“我回头去帮他看看,这样一员大将闲置长安也太过可惜。”

杨国忠一拍大腿说道:“我怎么忘了这个?”

不过他很快就反应过来,看着李谈问道:“你……可是遇到了什么难事?”

李谈这个人不说一直勇往直前吧,但也绝不会怯战,如果他真的怯战就不可能一声不吭就去打吐蕃。

所以杨国忠猜测李谈肯定是遇到了什么难事,难不成……还有人敢说三道四?

李谈沉默半晌才说道:“我怕我走了吐蕃那边会卷土重来,到时候大唐就是腹背受敌,更何况……若真有意外,我们总还有个能够容身的地方。”

杨国忠对于他说的意外十分不以为然,倒是对于吐蕃那里的分析十分认同,他起身说道:“如此,还要跟圣人说一声才行啊。”

李谈点头:“我是要进宫同阿爹说一声,只是阿爹此时未必听得进去,只怕到时还是要阿舅帮忙。”

杨国忠点头说道:“你且去。”

李谈说道:“我明日便去。”

今天是不能去的,李隆基刚有这个倾向他就匆匆进宫,这不就明摆着他刺探禁中吗?

虽然这个消息是杨昢带给他的,所以按照道理来说应该是杨家所为,然而李隆基怎么可能会真的去追究消息的源头?

肯定都算账在他身上的,还是等等吧。

最好在去说服李隆基之前,先将哥舒翰治好再说。

李谈想到这里开始思索要怎么才能不着痕迹的去帮哥舒翰治病。

毕竟之前他跟哥舒翰别说来往,连面都基本没见过,好歹是亲王之尊,主动上门要求治病,怎么想怎么奇怪。

李谈在回王府的路上就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结果刚到王府,清空就说道:“大王,哥舒曜求见,已经等了半个时辰有余了。”

李谈听后便笑道:“来的正好。”

清空听后有些迷糊,不知道李谈是什么意思,李谈却已经大踏步走进去。

此时哥舒曜正坐在小花厅之中神思不属,等到脚步声近前才转头看了眼,在看到李谈之后瞬间站起来行礼说道:“拜见宁王殿下。”

李谈抬了抬手颇为和颜悦色说道:“子明不必多礼。”

哥舒曜,字子明,他如今是尚辇奉御,称呼官职实在是太麻烦了一些,李谈索性称了字。

哥舒曜直起身体看起来似乎在思索怎么说,李谈便问道:“当初我去凉州之时曾经听闻哥舒将军风疾严重,一晃半年过去,不知哥舒将军的病可有好转?”

他这句话问完之后,哥舒曜直接双膝一弯,跪在了里谈面前。

李谈十分惊讶问道:“子明这是何意?快快起来。”

哥舒曜虎目含泪说道:“家父重疾未愈,宫中圣手也无计可施,下官斗胆求殿下救家父一救!”

李谈一边将他扶起来一边说道:“此事不难,你先起来,哥舒将军的病居然严重到如此地步了吗?”

哥舒曜见他似乎没有拒绝的意思,一边站起来一边拭泪说道:“侍御医说若是再拖下去,只怕……”

当然最主要的是哥舒曜得到消息,似乎圣人有让哥舒翰出征的意思。

以哥舒翰如今的状况,出征很可能就死在外面了啊!

然而若是真的让他出征,只怕也是事情到了无法回转的余地,不得不启用这位尚在病中的大将。

不过,哥舒曜对于李隆基心中还是有些不满的,当初哥舒翰的病情并没有到必须回来休养的地步。

只是李隆基不知道听信了哪路小人的谗言,担心哥舒翰坐大,这便将哥舒翰召回。

哥舒翰当初也曾如宁王一般想要将吐蕃打怕,结果半途被召回,一时之间颇有些心灰意冷,身体本来就有病,再加上心病,哥舒翰的身体在路上就不太好。

等回到长安之后,他深居简出,就更是一日不如一日,到了如今竟有些油尽灯枯的意思。

李谈听到哥舒曜的意思之后,便起身说道:“既然如此,便立刻出发吧,治病耽误不得。”

哥舒曜自然对李谈千恩万谢,立刻引着李谈到了哥舒府。

对于李谈只带了一把琴,什么都没带这件事情,他也没有多问,毕竟也是在京中长大,以往对于李谈的传言也听了不少。

哥舒家上下可能都没有想到李谈居然这么有行动力,来的这么快,看到他的时候颇有些惊讶。

李谈看到他们行礼便抬手说道:“情况紧急就不要讲究这些虚礼了,带我去见见哥舒将军。”

李谈到了哥舒翰的主院的时候,哥舒翰正坐在院子的松树之下一点点仔细擦拭他手中的十字槊。

李谈看到哥舒翰心里不由得咯噔一声。

虽然哥舒翰是坐着的,但是他的状况看起来实在不太好,那模样竟似有些回光返照的意思。

可是这不应该啊,哥舒翰虽然身患疾病,但在真正的历史上,十年之后安史之乱爆发的时候他还是出征了的,也就是说他至少还有十几年的寿命,怎么现在看起来就不太好了?

哥舒曜显然也看出父亲状态不太对,不由得直接扑过去哭道:“阿爹,阿爹你怎么起来了?我将宁王殿下请来了,阿爹你一定没事的!”

哥舒翰抬头看了一眼李谈,此时他眼睛有些浑浊,但目光温润,浑身气质平和,看上去竟然不似一个常年征战的将领!

哥舒翰撑着想要站起来说道:“下官……”

李谈走过去按住他的肩膀说:“哥舒将军不必多礼。”

哥舒翰听后自嘲笑了笑:“我如今并不是将军了。”

李谈沉默,李隆基为了彻底卸掉哥舒翰的兵权,连将军衔都收了回去,只给了他一个勋职和爵位。

哥舒翰说完之后看了一眼哥舒曜说道:“起来,哭哭啼啼像什么样子?日后如何成为一家之主?”

哥舒曜哭得惨兮兮说道:“我不要当一家之主,我只要阿爹平安。”

哥舒翰有些无奈说道:“莫说胡话。”

李谈说道:“哥舒将军不必担忧,还请子明先带人出去,我这就为哥舒将军救治。”

哥舒曜有些放不下,但还是听了李谈的话带着人出去了。

哥舒翰平淡说道:“多谢殿下施以援手,只是我这病……”

李谈拨弄了两下狸琴问道:“哥舒将军知道什么是巫吧?”

哥舒翰愣了一下有些疑惑地看向李谈问道:“自然知道,殿下这是何意?”

李谈微微笑了笑:“既然知道我就不必解释了,将军现在可能不信我能治好你,不过,过一会就知道了。”

李谈说完对着哥舒翰先上了两个持续加血技能,这两个持续加血技能上去之后,哥舒翰就觉得身体清爽许多,身体内部的疼痛也在逐渐减轻。

当然疼还是疼的。

李谈只是先稳住他的生命特征,然后再用一指回鸾驱除他的疾病。

不得不说救治哥舒翰比当初救治贺知章容易多了,毕竟贺知章真的是年纪太大,一身病痛,再加上爱喝酒又增添了很多并发症。

李谈觉得如果他能看到人物血条的话,贺知章的血条下面肯定有好几排的负面状态。

哥舒翰就简单许多了,不过是一些旧伤和风疾,李谈用了几个一指回鸾就感觉到对方的状态已经开始回归。

剩下的就靠持续一点点将他的血条拉满就行了,一下子就全治好好像也有点过分。

哥舒翰此时只觉得一身病气全消,整个人仿佛年轻了二十岁一样。

或许他说不出自己的变化具体在什么地方,但是感觉是不会错的。

他直接站起来提着十字槊就耍了一套,李谈见他舞的虎虎生风,便知道他肯定是没啥问题了。

而一直站在门外,恨不得把耳朵贴在门上听的哥舒曜,听到十字槊舞动之时带来的声响,忍不住推门而入,结果就看到自家父亲生龙活虎的模样,一时之间不由得热泪盈眶。

哥舒翰停手之后,转头就对着李谈大礼参拜下去说道:“殿下真乃末将再生父母!”

李谈连忙将他扶起来说道:“哥舒将军不必如此,将军乃是大唐中流砥柱,我怎忍心见将军受困于病痛?”

哥舒翰起来之后十分严肃说道:“救命之恩无以为报,日后但凡殿下有所差遣,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李谈微微一笑说道:“将军言重了,如今将军身体已经无甚大碍,只是还需要小心调养一番,回头让侍御医给你开个养气补血的房子就是了,本王就不打扰将军休息了。”

哥舒翰连忙说道:“殿下匆忙而来,末将未曾整备席面,实在惭愧,还请殿下稍候,我这就命人去……”

李谈摆手说道:“不必不必,我还有其他事情要入宫一趟。”

他既然这么说,哥舒翰自然不好再留,心里却开始思索自己家里有什么宝物能够献给宁王。

哪怕不能算救命钱,好歹也是他的一点心意。

李谈临走之前,犹豫了一下才说道:“哥舒将军若是知道有哪位将领受疾病困扰,可以告知于我,只不过,我一日最多救治一人,而且年后可能就要会凉州了,所以还请将军斟酌。”

这是李谈的突发奇想,等说完之后他就知道,哪怕自己不上战场,但对安史之乱恐怕也是有影响的,只希望影响不太大吧。

而之所以一天限定一个人就是希望哥舒翰心里有点数,别什么人都让他来救。

他好歹是堂堂亲王,还是要面子的,如果他自己不要面子的话,日后其他人自然也不会给他面子。

哥舒翰听后十分激动的连连点头说道:“末将替他们多谢殿下救命之恩!”

李谈微微一下制止了哥舒翰想要送他的意思,转身离开了哥舒府。

哥舒曜将李谈送上马车之后回来看着哥舒翰十分激动说道:“真没想到传言居然是真的!”

说完他又有些疑惑说道:“阿爹,宁王到底是如何治病的?这也太快了一些,而且……我在外面只听到了一首很好听的曲子。”

哥舒翰听后看了他一眼说道:“记得,日后无论你惹到谁都没关系,但千万千万不能惹宁王!”

哥舒曜有些吃惊,哥舒翰很少这么提醒他,这样说的话,就必然是那个人本身十分危险。

他忍不住问道:“为什么啊?宁王殿下还是很和气的。”

哥舒翰叹了口气说道:“因为他是巫!大巫……不,不对,他或许就是传说中的神巫!”

若不是神巫,怎么有这样的能力?

哥舒曜瞪大眼睛:“宁王是神巫?这……怎么可能?他是汉人啊!”

哥舒翰摇头说道:“我亦不知,但这不是我们能追究的,你只要知道轻易不要惹他就行了,神巫能救人也能杀人!”

而且能让人死的神不知鬼不觉,当然这句话就不用说出来吓唬儿子了。

否则若是以后哥舒翰见到宁王因恐惧而进退失据的话反而不美。

哥舒曜一向听父亲的话,此时自然更是牢牢记住了哥舒翰的叮嘱。

若是李谈听到他们父子的谈话,恐怕又要暴揍执夷,他哪里有什么杀人的本事,最多也就是救死人的时候用个杯水罢了,这可太被动了!

只不过李谈没有听到,所以执夷暂时逃过一劫,而此时的李谈正在宫里跟杨贵妃说话。

杨贵妃一边喝燕窝一边说道:“听阿钊说你觉得长安会有危险?”

李谈点点头说道:“我知道你觉得事情改变了许多,所以长安未必会怎么样,可你要知道,安禄山在时机尚未成熟的情况下还是起兵造反,并且攻陷了洛阳。”

杨贵妃手一顿,若有所思地看着他说道:“这么说的话倒也……”

李谈不想跟她说太多只是说道:“不过这也只是我的猜测,我的想法是,不用现在就着急,只是最好提前最好准备,按理来说,就算真有那一天,你和阿爹也不会有事,唯一需要注意的就是马嵬驿……”

杨贵妃听到这三个字不由得手一抖,就算已经是上一世的事情,如今她想起来还是心有余悸。

她点点头说道:“你放心,我心中有数,不过你今天来可不是只为了跟我说反贼的事情吧?”

李谈无奈,这件事情明明是你自己提起来的,怎么成我说的了?

不过他知道,最好不要跟女人争执,是以他点点头说道:“阿舅有没有跟你说我不想去与东征的事?”

“说倒是说了。”杨贵妃对此十分费解:“你为什么不愿意去?”

从李谈打突厥打吐蕃就知道他不是一个能忍受别人侵占本国领土的人,然而为什么这么怕安禄山?

李谈犹豫了一下说道:“我跟阿舅说的只是其中一个原因,真正的原因是我不能插手。”

杨贵妃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便说道:“那你跟圣人也这么说不就行了?何必如此拐弯抹角?”

李谈轻咳一声:“阿爹如今……不太讲道理。”

李隆基如果讲理的话,恐怕就不会听信谗言了,毕竟有些谗言真是简单粗暴到让人无法相信。

如果是他听到只会觉得编造这个谗言的人在贬低他的智商,然而李隆基就是信了怎么办?

李隆基智商低吗?

他若是智商低整个大唐也就没有几个智商高的人了,所以这大概是上了年纪的人的通病。

杨贵妃听后也觉得李谈说得有道理,之前李隆基相信了李谈的来历,然而他自认为是天子,那么就算是神仙自然也要听他的,更不要提李谈这所谓的谪仙。

杨贵妃刚要说什么,就听到门口的口哨声便说道:“圣人来了,等等你说话注意一点。”

李谈点点头,然后就看到李隆基大踏步的走进来,脸上的表情不是很好看。

李谈起身对他行礼,李隆基在看到他的时候,脸色明显柔和下来问道:“三十一郎来啦?献俘之事准备的如何了?”

李谈连忙说道:“已经准备好了。”

当然流程是准备好了,但是那几个俘虏他还没去做思想工作,如果能够让他们老老实实投降自然是最好的,不能就要动用手段让他们不能动不能言免得到时候破坏了仪式。

李隆基叹气说道:“若是六郎有三十一郎的才干也不至于……”

李谈看了一眼李隆基的表情,发现李隆基对于李琬的死似乎并没有太多的触动,更多的是郁闷,对李琬打不过安禄山还战死打击士气的郁闷。

李谈不由得有些齿冷,儿子的死都不能让李隆基伤心,也不知道还有什么能够触动李隆基。

不过他作为弟弟还是要装一下的,便哽咽说道:“六兄……六兄也是一时俊彦,要怪就怪安贼狡诈!”

可不是嘛,眼看都要过年了,两边基本上就是有了一个停战协议,等过完年再打。

就算是安禄山在这时候强行动兵也只会招来麾下士兵厌恶。

李琬是这么想的也就放心大胆的让士兵开始准备过年,他甚至还在思考要不要回京一趟。

结果谁知道安禄山居然真的带兵打了过来。

李琬对于带兵打仗刚刚摸到一点门,若是平时,守城勉强还能做到,但是在自己没有什么防备,而对方突然进攻的时候,他的应变能力就差了一些。

更何况封常清和高仙芝两个人手上的兵马没有经验,不及安禄山麾下精锐,李琬手下自然也是如此,是以安禄山拿下整座城池几乎没有费什么功夫!

李隆基摆摆手说道:“不是这样的,你之前说的很好,还是要让孩子们多历练一番才好。”

李谈趁机说道:“如今前线主将欠缺,不过我刚刚从哥舒家回来,哥舒翰已经被我治好,想必带兵打仗应该是没有问题,阿爹可以派他前去。”

李隆基眉头舒展点点头说道:“哥舒翰是有点本事的,不过,不如你去接替你六兄的位置。”

李谈苦笑说道:“我倒是想,可问题是之前六兄兵败对于士气的打击太大,如今最应该做的就是派出一位老将让士兵们重拾信心,若是让我去的话……只怕在得知我的年龄之后他们更加不信,若是不能兵将一心,就算是我也不敢出兵只敢固守啊。”

无论如何李谈的年龄在那里摆着呢,当初他去打吐蕃的时候,不就有许多人不信?

李隆基听了之后觉得李谈说得的确有道理,更何况虽然哥舒翰在打吐蕃的时候,战绩完全比不上李谈,但如果两个人放在一起,还是哥舒翰能让人放心一些。

李谈毕竟年少,容易冲动,就这次打吐蕃来说,结果的确是好的,但如果究其根本的话,也是他年少气盛,否则怎么会那么轻易出兵?

李谈见李隆基有所意动,再接再厉说道:“更何况如今吐蕃依旧跃跃欲试,我们一下子抓了他们三员大将,吐蕃肯甘心才怪,是以我还要回去防守一段时间,等非城和其他城池有更强的防御能力,能够抵挡吐蕃的突袭才行。”

李隆基虽然年纪大了,但基本的帐还是算的过来的,知道这个时候不能直接放任吐蕃,若是放任的话,到时候就又需要派兵去地狱吐蕃,而如今只是防守的话,需要的兵力不多,需要的粮草自然也不多。

李隆基这才点头说道:“如此也好。”

热门小说大唐总校长[穿书],本站提供大唐总校长[穿书]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大唐总校长[穿书]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119章 下一章:第121章
热门: 逆天邪神 斗罗大陆II绝世唐门 破云 原始战记 夜月血 极品上门女婿 全民皆萌宠 默读 至尊修罗(修罗神祖) 最强上门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