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上一章:第118章 下一章:第120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所有人都知道李谈肯定是要反击, 但是御史们一时之间居然都不敢出头。

李谈环视一圈说道:“诸位日前参我拥兵自重,想来是知道河西和陇右一共多少兵力了?”

御史们心中一凛, 拥兵自重这种自然不能乱说, 兵要到一定程度才算拥兵自重, 如果只有小猫两三只……那不就是笑话吗。

只是好歹李谈兼职两个地方的节度使,节度使也不是随便设立的, 兵力不够怎么可能设置节度使?

御史们互相对视一眼, 发现居然没有人敢站出来反驳。

其他正在看热闹的大臣忍不住心中啧啧称奇, 别的不敢说,一站出来就能压制整个御史台的人……他们还真是第一次见到。

以往被参的比较惨的宗室们此时是非常爽的,毕竟他们是被这群御史重点关照的。

也不知道这些人是不是每天就知道打探别人**,我花钱多怎么了?我小老婆多怎么了?老子花得起养得起你管我那么多!

张岚本来等着下面的小弟出头的,结果没有一个人肯站出来, 他回头看了一眼, 结果发现好几个御史都低着头都不敢跟他对视,一副吓破胆的怂样。

他冷冷哼了一声站出来说道:“殿下何必诡辩?陇右一直负责抵御吐蕃,兵强马壮……”

他这句话还没说完,李谈便问道:“你看到了?”

张岚一顿, 一时之间思维都有点不连贯, 下意识地问了一句:“看到什么?”

李谈说道:“你去过陇右?”

张岚莫名其妙:“我如何去过陇右?”

李谈笑道:“你没去过陇右怎么知道那里兵强马壮呢?如果真的兵强马壮,现在大概都没有吐蕃了。”

张岚:……

这是重点吗?你怎么总是在这种细枝末节上纠结?

张岚心中腹诽,脸上依旧冷静:“我大唐兵马自然是兵强马壮,宁王殿下难道不是如此认为吗?”

李谈说道:“我认为是不是没用,事实会教你做人, 既然你说陇右兵强马壮,那正好……还请圣人允许我呈上一些证物自辩。”

李隆基心中纳闷,一点也不知道他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便说道:“好!”

张岚心中也有些奇怪,证物?这种……还有证物?

就在所有人都奇怪的时候,袁哲和田神功两个人抬着一个大箱子走了上来。

李隆基微微挺直脊背问道:“宁王,这是何物?”

李谈让他们两个将箱子放下之后说道:“禀圣人,这是陇右以及河西所有士兵马匹的登记册,既然御史中丞说我拥兵自重,那就让御史台查一查,看看我有没有拥兵自重的本钱吧。”

张岚脸都绿了,这一大箱子……他们要查到猴年马月?

他冷哼说道:“谁知宁王带来的是真是假?”

李谈说道:“你可以去核实嘛,如果御史中丞有意,我可以向圣人求情封你为采风使,亲自去陇右以及河西看看不就行了?”

李谈不等他说话,便转头向李隆基说道:“圣人,因为此次与吐蕃之战我方战损相当小,想必御史中丞也会心中有疑问,不如两件合为一件,让他亲自去陇右查证,也好打消御史台的疑虑。”

李俶听了之后差点笑出声,他现在才知道李谈可能从头到尾都没想过真的自辩。

本来这些御史参的角度就很刁钻,毕竟这种事情除了自请上书卸掉兵权之外,也没有别的办法。

然而李谈会放掉兵权吗?

肯定不可能啊,他倒不是多么在乎这点兵权,而是担心他一旦走了,过不了多久别说非城连石堡城怕是都要丢。

所以他也只能将所有人的注意力转到别的方面,至于御史……谁举报谁举证,既然你说我拥兵自重,那就亲自去看看我是不是真的有反心吧。

如果是平时这种要求其实合情合理,只不过,现在这冰天雪地的时候,而且眼看就要过年了,这时候往西北方向去,那可真是煎熬。

张岚听了之后脸都绿了,刚想反驳,结果就听到李隆基慢悠悠说道:“正当如此,着御史中丞张岚为采风使,领御史台核对清册。”

张岚听了就僵在了那里,一脸的不可置信。

旁边的人看着他都心里直摇头,这是一个有了点圣宠就想要学李林甫和杨国忠的人,然而却错估了形式。

无论从什么方面来讲,李隆基现在都不可能对李谈下手,哪怕他是真的拥兵自重。

这是功臣啊,刚打退了突厥和吐蕃的功臣,还俘虏了吐蕃三员大将,结果因为御史台莫名其妙的奏疏就把李谈兵权卸了,其他大臣要怎么想?

李谈好歹是皇室成员,李隆基都不信任,那么其他大臣李隆基还能信任多少?

散朝之后张岚浑浑噩噩的往外走,不仅仅是他,就连其他御史都有些绝望。

虽然采风使只有张岚一个人,然而朝廷也不可能真的就让他一个人上路,必然还会让别人跟着一起。

这个就算了,最主要的是他们需要先清点宁王带回来的那些名册,不清点名册怎么去核实?

李俶走在李谈身边冷笑着说道:“这一下没有一年半载他是回不来了。”

核对所有士兵……这可是个浩大的工程量,而且一旦当地不配合的话……张岚就准备在那里安家吧!

李谈淡定说道:“他既然怀疑就让他去查嘛,我又不怕。”

李俶看着他一脸严肃正气的模样险些笑疯。

走在他们后面跟大臣们谈话的杨国忠听到他们的话,忽然想到一件事情:这好像是李谈搞下去的第二个御史中丞了吧?

而且是连着搞下去两个……杨国忠想到这里不由得一笑,嘿,有这份本事也难怪能在朝堂上混的如鱼得水。

如果李谈知道他的想法,大概首先就会告诉他:你真是想多了,我能混的开是因为我身正不怕影子斜啊。

你自己立身不正,人家如果参了你,你首先想到的是要如何打消圣人的疑虑,打消文武百官的疑虑。

可是到了李谈这里,他就只用想怎么搞一搞这些御史了。

李谈回到王府的时候,贺知章和杜甫正在十分焦急的等着他。

李谈一进小花厅就觉得气氛严肃,不由得笑道:“你们这么紧张做什么?那些御史又岂能奈何得了我?”

贺知章喝了一口茶说道:“大王,慎言。”

李谈也觉得自己好像有点得意忘形了,便轻咳一声,坐下说道:“贺监,过完年跟我去凉州吧,如果可以的话,顺便也把家眷带过去一些。”

贺知章皱眉:“你为什么会觉得不好?”

李谈问道:“东都都落入了安贼手中,京城又能有多安全?”

贺知章摇了摇头说道:“京城毕竟不同,东都……防备力量太过薄弱。”

李隆基去东都的时候不多,毕竟当年武则天时期大部分时间都是在东都度过的。

虽然李隆基表面上什么都不说,然而实际上对于东都心里的感情可能还是有些复杂。

李谈听后便说道:“当时高仙芝、封常清两个人守东都,兵马可也不少。”

贺知章一针见血说道:“杨国忠募兵全都是新兵,并且这些新兵本身也……高仙芝和封常清两个人兵不知将,将不知兵,守得住才怪。”

李谈叹了口气说道:“可惜不是所有人都明白这个道理的。”

如果都明白,这两个人也未必会死了。

杜甫在一旁说道:“据说过了年,哥舒将军就要领兵出征了。”

李谈问道:“哥舒将军不是还在养病?”

杜甫叹气:“养病也要去啊,如今大唐良将不多……”

李谈也跟着叹气,然后转头看向贺知章说道:“贺监还是早做打算吧。”

贺知章抬头看着李谈问道:“大王既然知道的这般清楚,又有能够打退吐蕃之才,为何不留在京中?”

李谈平静看着他说道:“有些事情能做,有些事情就不能做。”

在安史之乱这个舞台上,吐蕃是非常微不足道的一环,或者说揍吐蕃也不会影响历史进程,同样揍突厥也是。

然而如果他真的去揍安禄山了,那怕是要出大事,所以他现在只能尽量能捞几个是几个。

至于李隆基他们,他一点也不担心,就算其他人都出事情了,李隆基也必然是最后一个。

贺知章不知道是不是听出了李谈的话外之意,沉默半晌才说道:“我想想。”

李谈说道:“其实不仅仅是您,我还想要带一批格物方面优秀的学子过去,凉州那边大有可为。”

贺知章听后十分好奇:“哦?大王这是真的要在凉州大展拳脚?”

李谈起身说道:“贺监跟我来。”

贺知章跟着李谈一路到了书房,李谈直接拿出了之前的设计图。

那是新州府重新建好之后,凉州的模样。

整张图纸是利用现代画法结合了一下现在的画法,力求逼真,看上去绝对好看。

李谈估摸着,就算这张图纸给李隆基看,李隆基估计都要心动一下。

贺知章自然也不例外,在他看到四通八达的水系网的时候,忍不住问道:“凉州缺水,这些水又是从何而来?”

李谈笑道:“我弄了一口泉眼,不过现在跟你说估计你也想象不到,不如跟我去看看。”

贺知章听后哭笑不得:“原来还是想要让我去。”

李谈坦然点头:“对啊,我现在缺人,凉州跟废土也没什么区别,然而那个地方可是我们跟西方国家交流的咽喉要道,好好建设起来肯定会成为重镇,现在整个凉州就如同一张白纸,我们画什么样,它就是什么样。”

李谈最后一句话让贺知章有些心动,只要是认真做官的心中肯定都有一番抱负。

他们会想要将这个国家建设的更好,然而现实却很无情。

这个国家正有一半的地方被反贼肆虐,这让大部分有抱负的官员都心中痛苦。

贺知章这种文人更是带着忧国忧民的情怀,而这种情怀抒发不出,就容易让人郁结于心。

李谈干脆给他们开辟另外一个战场——看,这边大有可为,这里也是大唐,建设好了也是为大唐出力。

他就不信忽悠不过去人!

贺知章本来是打定了主意一定要留在长安的,虽然他留下也没什么用,但至少可以跟这个城市同生共死。

然而现在他稍微改变了一点主意,之前他是觉得自己已经没用,去哪里都一样。

如今看着那宏伟的蓝图,听着李谈讲解工程进度,还有什么一期工程二期工程之类的,他发现在凉州他能发光发热的地方太多了。

贺知章决定回去开个家庭会议,不过现在他还是有一些疑惑:“你这样在凉州大刀阔斧,只怕到时候御史就不仅仅是参你拥兵自重了!”

这也就是凉州偏僻,要不是李谈过去,估计都没人看那边一眼。

然而就算是李谈过去,大家也都若有若无的忽略了那边,也正是因为这样,李谈建设新城的事情才能瞒到现在。

李谈说道:“我知道,所以回头我去找阿爹过了明路就行了,您也知道,从凉州上书太慢了,而且朝廷办事情也不快,这一来一回走完流程,那就什么都晚了。”

贺知章不赞同地看了他一眼,觉得自从李谈离开长安之后,他的胆子越发的大了。

不上报朝廷就私自建城,不打声招呼就直接出兵攻打吐蕃,也亏了他打赢了,否则定罪都够他喝一壶的。

李谈嘿嘿笑了笑,起身说道:“您先慢慢看,我去书院溜达一圈。”

他临走之前看了杜甫一眼,杜甫点点头示意明白。

嗯,李谈就是为了留出时间让杜甫来劝说贺知章的。

如果一直都是他说可能说服力不够,那就让杜甫来吧。

李谈离开之后,贺知章转头就看着杜甫说道:“你们是怎么辅佐大王的?怎么都不劝劝?简直是胆大包天!”

杜甫苦笑着说道:“我们也得劝得住啊,您也知道大王外柔内刚,他决定的事情一般不会更改。”

贺知章想了想说道:“太白是不是也跟着起哄来着?”

杜甫闭嘴不言,的确,李谈胆子大,李白胆子也不小啊,而且李白这个人生性浪漫,自从人生越走越顺之后就越发的自由随性。

如果说唯一让他觉得遗憾的就是没能为这个国家尽自己一份力,现在李谈重新建设凉州,可不就是把他心中潜藏的那份情怀也给激起来了吗?

他只有同意,怎么可能反对?

贺知章一看他这个表情就叹了口气说道:“你们啊,不能事事都顺着大王来,他毕竟年幼,虽然有天纵之姿,但总有做错的时候,你们要做的就是拦住他。”

杜甫说道:“拦不住啊,这边拦住了,那边他就有了别的点子,更何况暗度陈仓这一手他用的可是炉火纯青。”

杜甫说到这里,装模作样地看了看四周,而后低声说道:“更不要提百里之外还以后一个朱邪狸在帮他!”

贺知章听后不由得已经:“朱邪狸?你们找到他了?他如今在何处?”

杜甫无奈地说道:“在甘州附近建城。”

贺知章:??????

杜甫将朱邪狸所在的地方说了一下,然后忧心忡忡说道:“大王赤子之心,对朱邪狸十分信任,但……我还是担心若有一朝朱邪狸反咬一口,又当如何?”

贺知章已经气得不知道说出什么话来了,在大唐的地盘上让人建城,也亏李谈想得出来!

就算大唐对不起朱邪狸,那就把他带回来,朝廷自然会补偿他的嘛。

不过……如果朱邪狸一心只想报仇,并且很清楚仇人是谁的话,倒也罢了。

唯一需要担心的就是他表面上只是将阿布思以及吐蕃当成仇人,实际上在心里也将大唐当成仇人就坏了。

贺知章越想越是担心,最后拍板说道:“等大王回凉州之时,我与你们一同走!”

杜甫顿时松了口气,总算是没辜负李谈的嘱托,不管传达出去了什么样的讯息,反正是将贺知章忽悠过去了。

至于将朱邪狸卖了这件事情,杜甫也不觉得有什么,因为他也真的担心李谈会吃亏。

毕竟论心机来说,李谈未必是朱邪狸的对手。

而一点也不知道杜甫把自己卖了个底朝天的李谈,其实并没有去书院,而是转道去了东宫。

李亨对于他的来访很是意外,一边拉着他的手一边问道:“你身上还有伤,不好好养伤,四处乱跑什么?”

李谈笑了笑说道:“那算什么伤啊。”

李亨听了之后十分心酸:“苦了你了。”

李谈:?????

后知后觉他才明白李亨大概是觉得他已经将受伤当做习以为常的事情了。

被误会的李谈轻咳一声,刚想说什么,便听到娇柔的女声传来:“三郎,这可是三十一郎?”

李亨脸上有些无奈:“你出来做什么?”

李谈一抬头就看到一个妙龄少女缓步走来,她一边走还一边扶着腰娇憨说道:“想你了。”

李谈闭嘴在一旁不说话,李亨似乎也没有为她介绍的意思,只是说道:“天气冷,你有了身子体弱,快回去。”

那少女认真打量了一番李谈,顿时笑道:“果然与咱们三郎极为相似呢。”

李谈过来本来就是为了建宁王来的,听了便说道:“那是自然,正巧我与三郎许久不见,过来看看他。”

李亨心中疑惑,在这话若是别人听了肯定会觉得是双生子思念彼此。

然而他是清楚整件事情的,李谈跟他那个三郎可是没什么交情,更甚至……如果三郎没有回来,他也不用险些被占了位置。

不过他还是说道:“既然如此,你就去寻他吧。”

李谈客气两句之后,就准备过去找建宁王。

此时的建宁王依旧住在东宫之中,虽然年纪已经不小,但因为还没成亲,自然也就不用出宫建府,更何况当初李俶都成亲了多久才自己开府的。

这种事情完全看上面有没有人能想起你,目前来看,李隆基和李亨似乎都不怎么重视他。

建宁王在见到他之后也有些吃惊,起身有些尴尬地行礼说道:“三十一叔。”

李谈摆摆手:“反正没人,也不用讲究这些虚礼了。”

建宁王默默放下手,因为不善言辞也不知说什么,只好就用那双乌溜溜的眼睛看着他。

不得不说,建宁王看着这张跟自己有些相似的脸,心情是复杂的。

虽然相似,但别人轻易就能分辨出他们的不同——他大概永远都不会有像李谈那样神采飞扬的时候。

李谈坐下来问道:“刚刚我过来的时候遇到了一个人,是新太子妃吗?”

建宁王眼中极快的闪过一丝蔑视说道:“当然不是,东宫如今还没有女主人,只不过张良娣大概是觉得自己能够入主东宫罢了。”

李谈本来正在喝茶,听后差点没一口水喷出去:“谁?你说她是谁?”

建宁王一脸疑惑地看着他说道:“张良娣啊,怎么了?”

李谈:……

搞死了一个张良娣,又来了一个张良娣,看上去还挺受宠,历史的惯性果然让人害怕。

李谈摇了摇头,本来想要提醒他什么,但是想了想又闭上了嘴。

既然事情无可更改,就算他提醒了也没什么用,是以他只是问道:“日后你有什么打算?”

“什么……什么打算?”建宁王脸现迷茫。

李谈看他的表情不死作为,想来这个时候的建宁王对自己的人生还没有太多的规划。

李谈把玩着手中的茶杯说道:“乱世出英雄,若你不想这么默默无闻的活着,就最好早点为自己打算。”

建宁王听后问道:“你是说……让我领兵?”

李谈心中一松,跟聪明人说话就是省力。

他点点头问道:“你喜欢带兵吗?”

建宁王立刻点头:“当然,只是……我年纪幼小……只怕……”

李谈听后嗤笑一声:“谁敢说你年纪幼小就让他们来跟我谈谈!”

建宁王:……

他们两个同岁,然而这位已经能挟战胜之功搞垮整个御史台了。

李谈说道:“既然你有这个意思,就等着我的消息吧。”

安史之乱提前了,当时建宁王的年纪还在那里摆着,想要让他继续如同历史上一样带兵,继而被太子忌惮,就必须人为干预一下。

否则就算安史之乱持续的时间跟历史上一样,但等到结束的时候,建宁王的年纪刚刚到能领兵的时候,那不是什么都晚了吗?

建宁王听后不由得一脸期盼:“真的可以吗?”

李谈摆摆手:“等我消息就行了。”

别说,李谈信用一向良好,就连建宁王也不由得相信他。

看着李谈的背影,建宁王开始思考最近应该读什么书。

要说上战场他倒未必很迫切,但他迫切的是通过立功来得到自己想要的。

至少……先离开东宫吧?

如今在东宫虽然他不是最大的那个,但随着小郎君小娘子的出生,每个人的生活质量都不可避免的受到了挤压。

尤其是建宁王这种不太受宠的,如果不是因为他还有一个“双生弟弟”在外面呼风唤雨,他可能过的更不好一些。

就在他思索这些的时候,忽然听到有人说道:“啧啧啧,一个时间出生的,可惜如今身份地位是云泥之别。”

热门小说大唐总校长[穿书],本站提供大唐总校长[穿书]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大唐总校长[穿书]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118章 下一章:第120章
热门: 善良的死神 战神无敌 无敌从满级属性开始 天下第一抚琴的人 史上第一祖师爷 我抢了灭霸的无限手套 ABO虚假婚姻关系 科技巫师 绝品强少 神印王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