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上一章:第117章 下一章:第119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李谈要进京献俘!

这个消息把所有人都炸了一下, 然而了解他的人就知道他这哪里是去献俘的,分明就是被那群御史给参烦了, 准备进京收拾人的!

毕竟之前李谈还说过要上疏以新到凉州诸事尚未捋顺为由不回去了, 正好他趁着过年这段时间再观察一下凉州的那些家族到底有没有认识到形式比人强这句话。

不过无论是田神功还是清空等人都十分淡定, 回去就开始收拾包裹。

而袁哲他们这些一直驻扎在这边, 完全不明白京中情势的人则十分担心。

思来想去之后, 袁哲跑过来问道:“殿下,回京就带三百人……够吗?”

李谈微微一顿有些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有什么不够的?三百人已经很多了。”

要知道亲王的护卫一共也就五百人左右,然而这五百人并不是时时待命, 而是轮班的。

再说也没有哪家亲王出门真的就前呼后拥带着五百人出去啊。

袁哲小心翼翼问道:“可是……不多带一点的话, 万一圣人被小人蒙蔽, 要将你留在长安怎么办?”

袁哲本来想说的是万一圣人真的治罪怎么办,不过想想他还是说的委婉一些吧。

李谈哭笑不得地看着他说道:“如果真的要将我留在京城,我多带些人就有用了?你是打算冲击长安城吗?”

袁哲默默闭嘴,如果冲击长安城,那就是真的造反了。

他也觉得自己这个主意挺傻的, 可问题是他担心啊。

李谈知道他在担心什么,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放心吧, 我在朝中也不是孤立无援。”

无论是太子还是杨国忠都会帮他的,更何况还有杨贵妃在吹枕边风, 更甚至他连高力士都没得罪过, 这样如果都出事,那证明朝廷大概已经落入那些御史手里了。

而这个可能性几乎为零。

李谈说完又说了句:“捷报送到京城了吗?”

袁哲立刻说道:“已经派骑手快马加鞭回去了。”

李谈点点头,心中有点可惜, 献俘什么的也是有流程的,而合合折在吐蕃的身份也值得李隆基见一见。

就算李隆基不来,只怕也要派太子李亨过来。

要不是搞突然袭击不好,他恐怕真的会不声不响等到长安之后再将俘虏献上去,他就要看看满朝文武的脸到底会有多精彩。

不过也好,提前将捷报发过去,这样也能提前堵住那些御史的嘴。

大过年的就别给李隆基添堵了,李谈担心如果你来我往折腾的太复杂,回头李隆基真的不让他回凉州,那就真的凉了。

李谈想了想派人去凉州了一趟,问问杜甫李白什么的要不要跟着一起回去。

哦,别人好说,杜甫肯定是要回去的,他是李谈的国令啊,自然要跟着李谈走。

至于李白,犹豫了一下还是准备留下来,打算跟公孙垂配合一下,看着凉州,万一凉州有人趁他不在的时候搞事情,他们也能及时反应过来。

李谈在接到消息的时候想了想,觉得凉州那些人大概没有这么智障吧?

上一个搞事情的全家都凉透了,因为女眷都充了官妓,所以那些人只要寻欢作乐就能看到这些女子,也算是给他们一个警醒。

剩下的就是边城的问题,李谈想要在边城建好之后再回去,而且还十分简单粗暴的就给了一个非城的名字。

田神功对他起名字的功力是绝望了,不过好在他的手下都是文化水平没那么高的将士,所以也不觉得有什么。

反而有了名字之后,这座边城就更加有象征意义一些。

只不过……李谈有些发愁,开始下雪了啊。

这个地方进入冬季那真是冷的不行,就连李谈这种各方面待遇都很不错的人都有点受不了,在这种情况下修城……有点罔顾人命的意思。

李谈不想让士兵在这种事情上送命,可是边城修建不好的话,若是吐蕃过来突袭……他怎么办?

对此袁哲直接说道:“殿下不必担忧,冬天有冬天的办法,将石头往上面一摞,然后从上往下浇水,没一会水就冻成了冰,到时候就是冰墙,还不用担心敌人爬上来呢。”

李谈有些惊讶,居然还能这么干?

就真的能这么干!

李谈看着晶莹剔透的冰墙,想了想直接把孟知涯给招了过来,孟知涯见到他就急了:“你有没有人性啊,这冰天雪地的我回凉州还要自己回去,这活我不干了!”

李谈连忙说道:“别别别,不用着急回凉州,书院建好了,这大冬天的水也结冰了,水系网根本没办法继续铺开,你回去也没用啊,就留在这里弄点机关什么的,我担心我走了之后吐蕃会来突袭。”

李谈心里很清楚,留在这里的将领没有一个能够比得上吐蕃将领的,若是能守住城,当年石堡城都不会丢。

但他又不能不走,所以只能让孟知涯过来弄点高科技,看能不能从技术上碾压对方。

孟知涯十分惆怅:“你这是让我在这里过年了啊。”

李谈低声说道:“你要是弄好了就给我去一封信,回长安过年不也就是一瞬间的事情吗?”

结果没想到孟知涯立刻摇头说道:“不行不行,我不回长安。”

李谈有些奇怪:“你怎么还避长安如蛇蝎了?长安怎么你了?”

孟知涯说道:“我当初是自己偷偷跑的,如果不跑的话,恐怕是离不开长安了,这要是回去那不是自投罗网吗?”

李谈:……

你这经历还挺丰富。

孟知涯看了一眼外面然后笑着说道:“别说,这地方我以前还真没来过,留在这里过年也挺好的,正好感受一下这边的气氛。”

李谈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你把这里的机关弄好,我就给你放假,放一个超长年假,在我回来之前啥都不用干,怎么样?”

孟知涯没好气说道:“我本来也不用干!”

凉州那边跟水有关的所有工程都停了下来,书院也建好了,孟知涯可不就是进入了放假状态。

结果他还没休息两天,一下自己就被李谈给拽了过来。

不过他自己也不是那么排斥,毕竟他自从到了这里之后,一直研究的就是各种民生用具,战争所需要的机关他已经很久没有摆弄过了。

孟知涯想到这里问道:“你什么时候走?”

李谈跟他说的是在他走之前非城的各种设施至少有一半走上正轨,或者说非城必须有面对敌人的一战之力。

那他就要知道他到底有多少时间。

李谈说道:“下月初十,不能再晚了,再晚路上但凡有些什么事情就容易赶不回去。”

孟知涯有些奇怪:“能出什么事情?”

李谈抿嘴笑了笑没说话,这年头哪里说得准?万一路上大雪封路什么的,肯定要耽搁一阵子的。

孟知涯没多问,只是说道:“那唐堂借我两天吧,他们唐门对这种东西研究比较到位。”

孟知涯之所以说是借,那是知道唐堂最主要的职责就是保护李谈,这样李谈才能放心大胆的四处浪。

李谈点头答应了他的要求,让唐堂去辅助孟知涯,转头就去给朱邪狸写信。

他原本还说要一起过年,现在食言总要道个歉,写首情诗什么的。

结果最后他一不小心把情诗写成了艳诗,露骨的不行,朱邪狸看完的一瞬间脸就红透了,连带着耳朵都跟着红的不行,脑子里自动就浮现出了李谈被温泉之中的氤氲雾气遮盖的身体。

好在现在诸事繁忙,他还能转移一下注意力,否则真是要忍不住分分钟跑去找李谈了。

想到这里他还有些惆怅,当初他们两个约定好了等他十八岁生日就……结果他十八岁生日的时候,两个人就分居两地了,连面都没见上,也不知道这种情况要持续到什么时候。

李谈心中也觉得遗憾,越发想要将长安那些人都打服,这样未来的一段时间之内他就可以留在凉州不用回去。

倒时候他跟朱邪狸总能找到相处的时间。

就在朱邪狸看信的时候,李谈派出去的骑手终于是冒着风霜赶到了长安。

于是已经开始进入了新年倒计时的长安仿佛瞬间被扔下了一枚炸·弹。

当然对于那些御史来说应该是两枚。

第一枚就是李谈申请回京述职的奏疏,李隆基在看到的时候果断就选择了同意。

同时心里也松了口气,最近因为御史参李谈,杨贵妃快把后宫都给掀翻了,看那样子似乎大有直接冲出去跟那些御史对峙的冲动。

好在杨国忠拦住了他的妹妹,可杨贵妃被拦住了,那么就自然开始对李隆基实行惨无人道的折磨。

当然杨贵妃对这其中的度把握的还是不错的,让李隆基觉得是甜蜜的负担,但又不会太过厌烦。

然而老这样也不行啊,正巧这两天杨贵妃念叨着为什么不让李谈回来过年,是不是又有人对李谈不满。

现在好了,赶紧让儿子回来吧。

李隆基松口气,杨国忠也松了口气,现在他还没将朝廷上下都握在自己手里,御史台那些人抱团太厉害,他一直插不进去手。

所以御史才敢这么一而再再而三的参李谈,杨国忠之前刚跟李谈保证中枢这边不会拖他的后腿,结果转头都被打脸,他都快恨死了。

李谈回来也好,正好琢磨一下怎么收拾这些言官,或者将他们都赶出去,换上自己人。

杨国忠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对李倓十分有信心,觉得李谈回来倒霉的肯定不是他自己。

别提他,就连已经忍不住要出手的太子李亨和广平王李俶都觉得稳了,他们需要做的就是先按住这些御史让他们别蹦跶,然后等李谈回来让他自己搞定就行了。

相对于这些人的放松,御史台简直要紧张死了。

谁也没想到几封奏疏就将李谈给引了回来,明明之前根据分析觉得他今年肯定要在鄯城那边度过,防止吐蕃突袭,结果谁能想到人家打赢了呢?

之前这些御史只知道李谈打赢了,他们就开始想办法要将李谈留在那边,准备上疏表示既然已经招惹了吐蕃,那不是你想走就能走的,吐蕃不会放任你离开。

潜台词依旧是李谈没事儿闲的挑起战争,本来双方都相安无事许久的。

结果这封奏疏还没送上去,他们就收到了第二个炸·弹——宁王不仅要回来,还要献俘。

而献俘也不是什么人都有这个资格的,当然合合折和另外两名副将肯定是有这个资格。

御史们是在大朝会上知道这件事情的,听到之后他们就一阵后怕,幸好这封奏疏还没送上去。

于是一个个的都努力将奏疏往袖子里塞了塞,生怕被人看到似的。

李亨站在朝堂上看着这些御史一个个安静如鸡,没有了之前那上下串联一蹦三尺高的样子,不由得心中冷笑。

一群欺软怕硬的怂货!

李亨对于御史们也是不满意的,这些御史也没少参他,当初远安郡主或者说远安公主远嫁黑水都督,他心疼女儿在国家准备的陪嫁份额之外,又给塞了不少东西,生怕女儿到那边吃苦。

结果这些御史就参了他一通,还差点让李隆基怀疑他上下串联收取贿赂,要不然怎么有那么多钱财陪嫁给女儿呢?

这件事情李亨当时忍了,并且上疏请罪,但当时也着实将这帮子御史给记了一笔。

同样广平王李俶也因为给妹妹塞了点东西被参了,自然也跟着他爹一起请罪,好在李隆基对他印象还不错,所以并没有怀疑太多。

这样看来,李亨被怀疑不过是因为他是太子而已。

李亨跟李俶早就想找机会收拾这帮御史了,然而又担心过激会引起李隆基的反弹。

现在好了,李谈回来了,等他回来一定要找他好好商议。

不过他们还没商议,那边下了朝,御史们已经开始商议了。

御史中丞张岚倒是镇定,看着一群慌了神的御史淡淡说道:“我等言官,遇到不平之事自然是要上疏的,否则要我等何用?更何况我们也并没有诬告宁王,他的确是擅自调兵,我等可说错了?”

御史们三三两两附和,然而谁都知道他们这个理由是站不住脚的。

为啥?

宁王是陇右节度使啊,在他发现军情紧急的时候,自然有权利调兵的,要不然还要先上疏报告的话,等长安这边的指示过去,只怕那边城都破了。

至于是不是军情紧急,自然是边将说了算。

御史中丞是新上任的,他上来的时候李谈已经去了凉州,是以虽然听说过李谈的种种事迹,却并没有放在心上。

反而有一种朝中衮衮诸公也不过如此的感觉,甚至还觉得李林甫当年偌大威名也不过如此。

若换成我,必然不会给宁王任何机会!

他心里想着,心头也有些火热,他倒不是非要找李谈麻烦,而是李谈是那个最合适的人。

只要将李谈踩下去,他就能出名,也能出头!

张岚开始思索等宁王回京若是发难的话,他应该怎么应对,将所有可能性都想了一遍之后,他自然是自信满满,觉得不会有任何让李谈回嘴的机会。

当然他也不能直接就把宁王往谋反上带,要不然对方被逼无奈来个鱼死网破的话,他也没有把握。

这个度一定要掌握好啊。

然而张岚从头到尾都没有明白,这个朝廷不是他开的,也不是他说了算的。

他能不能踩下李谈不在于他是不是真的能言善辩,而在于他是不是揣摩到了李隆基的心思。

也就是必须学会揣摩圣意。

在这一点上,李林甫和杨国忠他是拍着马也追不上的,李谈倒是没有那么认真揣摩过,但是他知道李隆基的事迹啊,也知道他的喜好,所以他就算不是事事都能做的让李隆基合心意,但也能保证大事能让李隆基合心意。

所以李谈的目标从来都不是张岚等御史,而是李隆基。

就在张岚思索怎么应对李谈的时候,李隆基则在念叨:“三十一郎怎么还未抵京?算着日子也快了啊。”

杨贵妃听后在心里翻白眼,估摸着李隆基盼着的应该不是李谈,而是李谈带着的俘虏。

这一年来李隆基心里实在是太过压抑,安禄山势如破竹,一直打到东都之后才稍稍放缓了脚步,然而大唐这边的压力还是很大。

于是他启用了第六子荣王李琬为元帅、右金吾大将军高仙芝为副元帅东征,结果就是李琬跟高仙芝现在都在前线根本没办法回来,而且……情况还不容乐观。

在这种情况下,长安的气氛一直比较压抑,就连新年都没能让大家欢喜起来——圣人都不开心,谁还敢开心啊?

于是当初东都陷落的时候,李谈发过一次捷报,赶上过年李谈又来一次捷报,每一次仿佛掐点一样,正好能够在关键时刻哄李隆基开心。

李隆基不盼着才怪。

然而被李隆基盼着的李谈,此时坐在驿馆看着面前一字排开的黑衣人……的尸体。

他面无表情问道:“都在这里了?”

田神功跟袁哲一个字不敢说,全都看向那个看上去同样面无表情的陌生少年。

那个少年就是唐堂。

唐堂点头说道:“一个没跑,全在这里了。”

李谈垂眸,让人看不出在想什么,半晌才问道:“能看出身份吗?”

唐堂摇头,转头看向田神功等人,他们顿时也有些不知所措——田神功也没接触过这些啊。

李谈似笑非笑说道:“真没想到我也有遇刺的一天。”

清空脸色很冷,低声问道:“大王,可要传信京中?”

李谈想了想说道:“也没几天就回京了,不用了,这几具尸体带上,回京交给大理寺好了。”

反正现在天冷,他们最多三天也就到了京城,不如等回去再说。

清空冷冷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抬头看向田神功和袁哲点头说道:“有劳二位。”

他们两个立刻摆手,等到李谈带着清空走了,连唐堂都走了之后,他们两个才长出口气。

袁哲偷偷问田神功:“京里这么危险吗?”

田神功苦笑:“我也不知道,之前是不危险的,只不过如今……大王有军权有军功,怕是碍到谁的眼了吧。”

袁哲愤愤不平说道:“早知道就劝大王不要回来了,京里这些人……”

田神功立刻制止他说道:“嘘,进了京这种话就别说了,别给大王找麻烦。”

袁哲立刻闭嘴。

他们两个都以为李谈会很生气,实际上李谈也没啥感觉,看不惯他的人肯定有,至于派人刺杀……这个动机就很耐人寻味了。

御史台的人肯定是不屑于做这种事情的,这些人嘴贱归嘴贱,但也是最清高的一批,大部分凡事都以君子的最高标准要求自己,更何况他们估计也没这个本事养这种死士。

李谈泡在热水里,看着自己的身体思索着要不要受点轻伤?这样回去之后好利用一下,唔,最好也伪装一下。

于是李谈就让唐堂过来帮忙,他自己的话,太容易出破绽。

他本来以为唐堂会推辞一下,结果没想到他还没说完,唐堂就一刀砍过来了。

李谈看着小腿上的伤口颇为无语:“你是不是早就想砍我了?”

唐堂莫名其妙:“不是你让我砍的吗?”

李谈:……

行吧,真是个实诚人。

而因为有这个伤口,李谈自然也是没办法骑马了,接下来几天都在马车里窝着。

等到第三天的时候,李谈驻扎在了距离京城最近的驿馆,同时派人给长安送信——看看是个什么章程。

李隆基接到信的时候,十分开心的直接派李亨去接李谈。

李亨也十分激动,虽然他的亲生儿子真·李倓后来回来了,可是他却还是对这个不是他儿子的人感情更深一些。

除了李俶,在他心里就李谈最重要了。

可能是李谈在他最艰难的时候帮了他许多次吧。

李亨准备了一下,想了想还是将建宁王喊过来说道:“你……三十一皇叔即将归来,去迎接一下吧。”

建宁王此时心情有些复杂,因为某些原因,他跟李谈的年龄是一样的。

结果现在李谈跑去凉州开辟新天地,而且无论对突厥还是对吐蕃都屡战屡胜,已经成了朝廷在中流砥柱,而他……还在读书。

这种强烈的对比让他颇有些无地自容,然而他们两个是双生子,不去接似乎也不合适。

李亨说完就派人去跟李谈那边的人接洽。

在确定时间之后,李谈还是选择了起码。

清空有些不安地问道:“大王,为何不坐车?”

不就是为了让人知道他受伤才坐车的吗?为什么又要骑马了?

李谈整理了一下衣领笑道:“别人发现,比我主动说效果要好得多,走吧。”

他说完之后就一瘸一拐的出去骑上了马,这个过程中,他是忍着没有龇牙咧嘴,心中暗暗发狠:别等我找到行刺的主使是谁!

同时心里也有点郁闷,唐堂这一刀可真是一点没留手。

李谈心理活动十分丰富的到了十里亭,而此时太子正带着一堆大臣在这里迎接李谈。

李谈在远远看到他的时候就起身下马,快步走过去行礼说道:“臣见过太子殿下。”

李亨敏锐地发现了李谈走过来的时候脚步有些不对,但并没有立刻说出来,只是扶起他说道:“三十一郎辛苦了呀。”

热门小说大唐总校长[穿书],本站提供大唐总校长[穿书]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大唐总校长[穿书]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117章 下一章:第119章
热门: 我抢了灭霸的无限手套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修罗武神楚枫 沈浪徐芊芊 光之子 星舞九神 元尊 九焰至尊 恰似寒光遇骄阳 大魏宫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