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上一章:第116章 下一章:第118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李谈在听到于是参他之后也没有慌, 只是问道:“御史参的什么?”

上疏自辩也要知道辩什么啊。

来人说道:“御史参您拥兵自重, 意图不轨。”

李谈听后满脸的问号, 他本来以为这些人会参他擅自用兵,结果居然拔高到这种程度了吗?

旁边的田神功也有些生气:“这些御史除了会拖后腿还会做什么?打仗没见他们有什么作用, 现在倒是跑的挺快。”

其他将士也十分生气, 李谈带兵其实也没别的, 只有两点能保证, 第一就是军粮供应能够得到保障,反正他钱多,没有粮食了就派人去买, 这一次出兵其实很大一部分军粮都是他自掏腰包。

而第二点就是不会派人去送死。

实际上作为将领能够做到这一步已经很能让人满意了, 大家来当兵一部分是没办法,被强征来的, 另外一部分就是实在走投无路,投身军旅还能吃饱饭, 顺便看能不能用命博出一个前程。

你能吃饱,不担心会被主将随便派去送死,这样不就够了?

至于什么身先士卒,同甘共苦那都是锦上添花,如果前两条做不到, 后两条做的再好也没用。

而李谈也没有刻意非要同甘共苦, 到这里不是很久,但他已经接受了这里的游戏规则,有的时候他觉得这样好, 这里的人反而会觉得他这样很奇怪。

所以他也只能在现有的规则之下争取做的更好一些,是以哪怕之前那些将士觉得他吃的朴素,也是针对于李谈的身份而言,论起食物质量之类的那可是比普通士兵吃的好多了。

是以他在这里十分得人心,一开始大家担心少年将军什么都不会瞎指挥的情况也没出现,如今听说他被弹劾,第一反应就是他可能被调离这里。

然后再来一位不知道是深是浅有什么能力的将军,谁愿意呢?

就在他们都义愤填庸的时候,李谈反而十分冷静。

如果那些御史参他擅自用兵,他或许还需要绞尽脑汁自辩一下,如今参他拥兵自重……这明显就是没事找事儿啊。

这么参他的人脑子有病吗?

李谈无所谓的抬手说道:“行了行了,别骂娘了,这有什么?不会有事的。”

有一位将领十分焦急说道:“殿下,如今安贼肆虐,朝廷正是多事之秋,只怕圣人心中也不痛快,御史这么弹劾您这是想至您于死地啊。”

李谈对他颇有些刮目相看的意味,想了一下才想起来这人姓袁名哲。

他颇感兴趣问道:“哦?你说他们是想要杀我?”

袁哲愤愤不平说道:“边将拥兵自重,那么下一步……他们真真是笔能杀人。”

李谈点头,这位还是有点见识的,可惜还不够。

他说道:“这件事情换一个将军或许真的就被害死了,只不过他们害不到我。”

众人先是一愣,继而田神功最先反应了过来。

李谈什么身份?皇子啊,你说他造反,反自己家的江山吗?

好吧,就算他有野心想自己当皇帝,还不如回去勾结杨国忠弄死太子和所有的皇子,也比起兵造反来的容易。

如果说是把他跟安禄山相提并论就更有意思了。

安禄山为什么能反?第一他有一批聚集在他身边的利益集团,即胡人,这些胡人想要侵占中原大地。

第二安禄山的辖区范围占据了一部分华北平原,风调雨顺的时候,粮食产量还不低,所以他才有这个资本起兵造反。

而李谈这破地方有什么?

在他来之前凉州就已经干旱了很久,全指望着朝廷的赈济粮苟活,你现在说连军粮都依靠朝廷的人拥兵自重要起兵造反?

脑子没问题吧?

怪不得杨国忠没有提前告诉他,李谈之前还纳闷,虽然他自认为跟杨国忠算不得亲近,然而如今杨国忠他们肯定是要将他当盟友的。

外有边将内有宰相,杨家才能稳,这是当初李谈忽悠杨国忠的话,杨国忠也的确是这么认为的,所以李谈什么事情报上去基本上都能开个绿灯。

没理由他被参了,李隆基都让他自辩了,杨国忠还没动静,这样看起来应该是觉得没事外加在等。

等李谈的自辩奏疏上去之后,看那些人后续的动作。

如果那些人后续没有了动作,那么就可以肯定估计是御史实在没事干,随便上一本强调一下自己的存在。

不过这种可能太小,所以就只能剩下第二种,这一道奏疏应该是对方开战的信号,至于为什么要针对李谈,杨国忠也不知道。

李谈想了想还是认认真真写了奏疏自辩,而且是按照格式写的,遣词造句十分规矩,根本看不出曾经有喷的御史台都不敢参他的凶狠。

他写完之后就直接派人快马加鞭送去长安,但是有关吐蕃的军报……却瞒了下来。

众将领知道之后颇有些不安,军功这种东西是需要主将报上去,然后朝廷封赏的。

李谈不报上去的话,他们在这么偏远的地方,就未必还有人能早知道他们在这里打了胜仗了。

不过,李谈应该也不是为了贪图军功,毕竟捷报没有报上去,他自己的军功也没有啊。

就在众人疑惑的时候,田神功多少摸到了李谈的脉络,跟袁哲等人说道:“最近都警醒一些,或许还有一战。”

“什么?还有一战?”袁哲等人都有点不太相信。

毕竟之前李谈出兵的借口就是吐蕃有异动,担心他们侵犯大唐领土。

后来吐蕃的确是调兵过来了,只不过吐蕃调兵到底是真的想要趁火打劫,还是提前得知了李谈的行军计划不得不先布置下来就不知道了。

毕竟吐蕃在还没开打的时候就开始派人运送粮草,还调了士兵过来,看上去并不像是提前做好准备的。

不过现在去追究这些大概也没有什么意义。

他们的关注点就是打仗的理由在哪里?

之前是要御敌,后来他们御敌成功,将敌人一口气打到了石堡城,而石堡城原本也是大唐的领土,打下来就是收复失土,所以李谈还要打也没什么问题。

现在还打是为什么?再打就要打到吐蕃境内了啊。

难道是为了给吐蕃一个教训吗?

毕竟他们想了老半天也不觉得只凭着他们这点兵力能啃下整个吐蕃。

而且朝廷应该也不准许……等等?

众将惊疑不定,他们总算是转过弯来,朝廷如果得知石堡城被夺回来,而吐蕃示弱打算议和,肯定会同意议和。

难道因为李谈还想继续打,所以压着军报没有发过去?

田神功见大家都有所领悟,便点点头低声说道:“我前些日子在去跟大王请示的时候,他正好在看舆图,只不过他当时看的地方不是鄯城也不是石堡城,而是……大非川!”

将领之中读过书的顿时联想到了大非川战役,而没读过书的则一头雾水。

田神功见有人不解便说了一遍大非川之战的情形,也是自从大非川一战之后,大唐在对吐蕃的策略上就一直是比较弱势的。

此时众将领也都明白了田神功的意思,袁哲更是直白问道:“殿下这是想要一雪前耻?”

田神功点点头:“应该是不错的,高宗在时对外几乎从无败绩,只有这大非川,是他心头的痛,只可惜一直到高宗驾崩都未曾一雪前耻,高宗毕竟是大王的……呃,曾祖父,这也可以理解。”

田神功捏着一把汗,刚刚差点说高宗是李谈的高祖父,虽然事实如此,但李谈身份毕竟不同。

众将领听了之后,一时之间沉默下来,他们都有些纠结。

军功谁都想要,然而一想到连唐初薛仁贵那样的大将都败于大非川,他们又有些裹足不前。

田神功叹了口气说道:“我们挟战胜之势,你们尚且犹豫,可见大非川对于我大唐将领影响也实在太大,无怪乎大王想要打到大非川。”

众将领脸上一红,还没等他们说话,田神功便低声说道:“诸位,千载难逢,若说还有能够一雪大非川战败之耻的机会,应该就是现在了,过了现在,其他将领未必有大王的能力。大王领兵之道或许稚嫩,但其他经验丰富的将领却都做不到他这样,你们心里也是清楚的。”

众将领瞬间恍然,对啊,他们就不该将李谈与其他大将军相比,这走的都不是一个路子啊。

一想到李谈的能力,他们就觉得如果趁着吐蕃不注意,直接一队精兵打到大非川也是有可能的。

他们看着田神功,眼神逐渐坚定,富贵险中求,谁会嫌弃军功少呢?

田神功见他们不反对便说道:“咳咳,那什么,这一切都是我的猜测。”

他这句话说完险些被同袍们提着拳头揍一顿:猜测你说的这么言之凿凿,这是在逗我们吗?

田神功一边跑一边说道:“别别别,我是有一些把握的,大王不报军功肯定是要有动作的,就算不是大非川也会是别的地方,对比起来大非川可能性更加高一些!”

诸位将领到底锤了他一顿才放开了,心中也觉得田神功说的有道理,自去回去准备,同时将之前准备给家里的信又藏了藏。

毕竟若是因为家里人泄露口风,导致这一场仗不能继续打下去的话,这位殿下不定要发什么样的脾气。

他们这些人虽然在边疆,但是总有一些将领的亲戚朋友是在长安的,在长安李谈的名声就……两极分化,一边有人觉得他学问高深犹如清风朗月,一边有人觉得他心思诡诈,狭隘恶毒。

不过这两伙人唯一的共同认识就是宁王不好惹,真是宁愿惹太子也不能惹宁王。

所以到最后众将都知道宁王看上去脾气好,然而翻脸的时候也是十分难缠,所以大家都不敢触这个霉头。

田神功挨了一顿锤之后就回去找李谈了,李谈看到他便问道:“如何?”

田神功龇牙咧嘴说道:“成了,应该不会反对。”

李谈放心下来说道:“有劳你了,走吧,我们去看看那几位将军!”

却原来田神功压根就是他派去透露消息的。

李谈也担心会有反弹,毕竟现在看起来已经很圆满了,你非要打到大非川,那边又不一定能够驻守,把吐蕃士兵打一顿然后再退回来,这不是有病吗?

李谈不希望跟这些人起争执,所以最好就是派去一个说客,而这个说客还不能引起他们的怀疑。

田神功就恰好是个好人选,反正田神功自己也比较有冲劲,也想继续打过去。

李谈带着田神功到了关押吐蕃将领的地方。

他没有直接进去,而是询问看管人员这些时日这三个人怎么样。

看管人员说道:“他们三个碰头的时候有些惊讶,刚开始有两个还十分不满,后来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变得配合了,好吃好喝,看上去也不像是要自尽的样子,就是那位大将曾经要求要见殿下一面。”

李谈点点头,他知道这件事情,只不过当时他太忙,忙着跟副将打,所以根本没去见这位大将。

不过……听上去有些奇怪啊,这几个俘虏也太心大了吧?

李谈带着疑惑走进去,因为觉得他们还有用,虽然说是牢房但其实就是一个软禁人的小院落,环境说不上好,但也还过得去,至少人能在里面活下去。

李谈进去的时候,这三个人分别被关在相邻的囚牢之中,李谈想了想直接就去见了吐蕃大将军。

他过来是想要知道一些吐蕃的情报的,当然对方未必肯说,那样的话他也不介意动用一些特殊手段。

等见到吐蕃大将军的时候,李谈有一瞬间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他原本以为被俘虏了,不说寻死觅活,至少也是面容憔悴萎靡不振的。

然而这位看起来一点心理障碍都没有,看上去精神状态好得很,不仅如此,李谈还依稀觉得他似乎……胖了?

李谈来的时候,吐蕃大将军正闭目养神,听到脚步声一睁眼,他眼中就闪过一丝精光。

田神功看到之后紧紧护在李谈身边,生怕这位暴起伤人。

虽然……打李谈的话,谁也不清楚这位大将军会不会还被琴拍回去。

只是吐蕃大将军做了一个出乎所有人意料的举动,他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衣物之后,对着李谈行了一个不太标准的汉礼,口中说道:“草民见过宁王殿下。”

李谈:?????

这是怎么个节奏?

他是谁?他在哪儿?他来干什么了?

被吐蕃大将军这一搞,李谈都忘了要跟他说什么了,原本来的时候他就已经打好了腹稿,要怎么威逼利诱让吐蕃大将军告知情报,现在……这是?

李谈带着满心疑惑,不过好在他当初在长安跟那几个老狐狸周旋的时候,最先学会的就是不动声色。

不管心里什么情绪,脸上却什么都不能带出来。

李谈站在那里淡淡说道:“大将军客气了。”

吐蕃大将军说道:“草民连日以来十分惦念殿下,如今终于得见殿下,实在是……实在是……”

他说着居然还有些哽咽了!

好歹三十多的大男人了,他居然当场就要哭了!

李谈简直是风中凌乱,半晌才找回声音说道:“不知大将军找本王何事?”

吐蕃大将军说道:“我想见殿下,只求殿下给一条生路,其余……殿下但有吩咐,草民无不听从!”

李谈是真的有些怀疑了,不知道这位大将军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要知道当初他也派人过来问询过,然而这几个人都跟徐庶进曹营似的一言不发,搞得李谈都觉得他们这是非暴力不合作。

当时李谈也没让人对他们用刑,只想找个机会亲自来看一看,结果没想到居然……改主意了?

李谈便问道:“大将军为何言行不一?”

吐蕃大将军坦然说道:“那些人做不了主,但殿下能。”

李谈想了想说道:“保你一命我还是能做到的,只不过你能给我什么?”

吐蕃大将军果断说道:“只要我知道的,殿下尽管发问。”

嗯,这是要将吐蕃的各种情报告诉他了。

可是为什么呢?没有道理啊。

李谈既然疑惑了也不想随便猜来猜去,干脆问道:“为何如此痛快?”

吐蕃大将军自嘲说道:“赞普原本就不信我,不,不是他不信我,是大论不信我,所以我领兵在外,粮草却是十日一支,如今我身陷……于此,大论自然会借机发挥,就算我回到吐蕃又能有什么好下场?不如痛快降了,唐军是仁义之军,起码能得个苟活的机会。”

李谈问道:“你降了,你的家人又当如何?”

吐蕃大将军说道:“孤家寡人,有何可虑?”

李谈点点头说道:“我应了你,且将你知道的都说一说吧,尤其是吐蕃的布防图。”

吐蕃大将军立刻说道:“草民多谢殿下,草民自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李谈信他才有鬼,无论给谁都不可能相信李谈的口头承诺,所以他肯定会藏着掖着一些。

只不过也没关系,反正他要吐蕃的布防图重点也只是在大非川,只要大非川摸清楚了,别的地方都不重要。

李谈起身说道:“田神功,你在这里陪大将军回忆一下吧。”

田神功立刻领命,李谈临走之前问道:“大将军如此痛快,不知道另外两位又是什么说法?”

吐蕃大将军犹豫了一下才说道:“他们两个有家族牵挂,投降的可能性不大。”

李谈一听也就熄了直接去找那两个人的心思,点点头就离开了。

回去之后他就立刻让人去查查吐蕃大将军的情报,以及另外两位将军的情报。

大唐在吐蕃也是有安插细作的,吐蕃大将军的身世和表面上的关系网挺好查,剩下两个人也没什么问题。

李谈拿到他们的情报的时候,才知道吐蕃大将军说得的确没错。

这位大将军名合合折,贫苦人家出身,一路拼搏到了现在,只不过这些年他一直驻守在吐蕃西边,从来没有跟大唐交过手。

后来吐蕃大论见他在西边镇守多年,军功不少,名声还好,就担心他拥兵自重,于是趁着他回去述职的时候,直接将人扣下,解了兵权,让他领了个虚的大将军衔。

合合折对大论自然是有所不满的,而这次恰巧大论听闻唐军有动作,便直接将合合折派了出来,毕竟大唐比起西边的小国来说,那可是难对付多了。

更何况之前已经有一波吐蕃士兵全军覆没,大论担心还会出现这种事情,便让合合折来探路。

然而他用合合折又提防合合折,所以干脆就将粮草改做十日一支,一旦合合折有不轨之举,他就立刻切断粮草供应,到时候没有粮草,合合折那什么抚慰士兵?

李谈看到这里不由得摇了摇头,觉得吐蕃也是要不好了,既然要用到对方,自然就要给对方信任,尤其是这种大将,又防又用,还让人看了出来,这不是找死吗?

除此之外合合折在婚事上的波折也给呈现了上来,在看到合合折曾经求娶高官之女结果被嘲笑之后,李谈便不由得嗤笑道:“这群人,只学了一个样子,内里却全无,只知道摆架子了。”

可不是嘛,他们想要学习大唐的皇族世家,想要弄出一个阶级划分。

然而就算是大唐的皇室和世家,也不是看到人家出身贫寒就看不起的,只要有本事,世家也会嫁女,皇室下降公主也不是没有过。

为了人才,原则这种问题其实是十分灵活的。

更何况世家除了看出身,看得就是人品,人品贵重的人到了哪里都受人尊敬,他们才不会不长眼的拿人家出身说事儿。

吐蕃这些所谓的大家族,只看到了表面,没看到内里,这不,把一个将领活活逼走了。

李谈此时对于合合折的话已经信了□□分。

等到田神功询问出一些情报,将吐蕃部分布防图说出来当投名状之后,李谈对照了一下大唐现有的舆图,然后又对比了一下系统中的舆图。

发现合合折居然没有说谎,便知道合合折是真心投靠了。

后来他干脆给合合折换了一个地方,虽然依旧软禁,但待遇提升不少,至少能走出房门在外面散散步了。

而合合折对于如今这种混吃等死的日子似乎十分满意,越发觉得自己投靠宁王是个正确的选择。

如果宁王肯带着他出征就更好了,不过,这个他也只是想一想,宁王目前也仅仅是相信了他的情报,而未必相信他这个人。

李谈得到情报之后就带着人研究了一下。

大非川的地理位置易守难攻,想要打也不容易,只不过李谈有底气,什么易守难攻的地形在他眼里都不是个事儿。

唯一需要讨论的就是带多少人去,要打到什么程度,需要不需要派驻军。

李谈本心是有些犹豫的,打下一个地方按照道理来说的确应该派驻军,只是如今他手中兵马不多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商议过后大家都觉得这次出征贵精不贵多,于是李谈只带了两千人就走了。

在到了大非川的时候,李谈就变得很小心翼翼。

虽然坚信自己的外挂无比强力,然而唐军在这里打过败仗的事情让所有人心里都有点阴影,绝不敢大意。

大非川这边没有什么太大的城池,只有一些零零散散的驻军之城,而这些城也都城墙低矮破旧,看上去就很好打。

热门小说大唐总校长[穿书],本站提供大唐总校长[穿书]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大唐总校长[穿书]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116章 下一章:第118章
热门: 九州斛珠夫人(斛珠夫人原著小说) 万族之劫 天珠变 诸天神帝 封神记 圣王 权臣闲妻 绝品神医 修罗武神楚枫 修真界败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