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上一章:第115章 下一章:第117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吐蕃大将微微一愣, 李谈这话说的跟请人家上门做客一样,语气柔软又客气,一点也不像是在这种血腥场面之中说出来的。

然而就在他这一愣神的功夫,他就被李谈拎着琴给砸在了地。

别说吐蕃士兵, 就连唐军此时都看傻眼了,

还带这么玩的?

李谈砸完了之后却觉得十分过瘾, 看了看手中的狸琴, 嗯, 挺结实的, 没坏。

当初他在看到长歌门抱着琴跑的时候就觉得, 那些琴看起来就特别结实厚重, 打人身上肯定特别疼。

在当初长歌门还没有普攻的时候,玩家们也曾经打趣说长歌的普攻是不是抡起琴砸人, 后来不是还有点可惜。

李谈总算是过了一会瘾, 感受了一下觉得……还挺爽的!

这边主将都□□趴了,其他士兵也都愣了一下,李谈趁着这个机会说道:“带他走!”

他竟然是打了一个擒贼先擒王的主意!

只不过大将到底是有经验, 此时猜到之后自然也是要挣扎一下的, 李谈一看他还有力气挣扎,观察了一下大家的护盾, 觉得还能支撑,就顺手又拍了上去。

吐蕃大将在看到李谈那张琴呼啸而来的时候,早就做好了准备。

第一次他是猝不及防所以没有躲开,第二次……这个少年将军看上去身手也不是特别好, 他岂有躲不开的道理?

然而就是躲不开!

他原本算好了头一偏,身体微微后仰就能躲开的,结果没想到他后仰的时候李谈手里的琴中途就变了轨迹,一下子就砸在了他的脸上。

这一下还挺用力,吐蕃大将只觉得鼻子剧痛,脸都快被拍扁了!

而这次李谈这一下不仅造成了伤害,明显还附带了眩晕效果——吐蕃大将都被人捆结实了都没反应过来。

吐蕃士兵有些慌张,副将赶忙说道:“救将军!”

哪儿能让你们救呢,李谈看人捆结实之后就说道:“撤!”

吐蕃这边驻扎的军队人数可不少,如果是几千人或许他就横冲直撞全收拾了,可现在……这些人站着不动让你砍都能累死人,还是走吧,反正也不算没有收获——吐蕃连续两名将领都落到她手上了啊。

李谈想撤,吐蕃也不肯放啊,他们大将军还在李谈手上呢!

吐蕃副将此时也没什么大将军被抓走了,我就能顶上的想法,虽然谁都想升官,可不能这么升官啊。

大将军在自家驻地的中军大帐中被人明目张胆的劫走,这像话吗?

真要是让唐军得逞,那么对于吐蕃士兵来说士气打击可就太大了。

别的都好说,一旦士气没有了,仗自然也就不太好打。

除非能够笃定有一场稳赢的仗出兵,然后借由胜利给大家鼓劲。

可如今不说这一波不知道怎么冒出来的唐军,就是那边守城的都不太好对付,连大将军都没讨得什么好处,他哪里敢说就一定能赢呢?

权衡一下这种升官方式带来的各种影响以及后续的麻烦,副将决定:必须把大将军救出来!

只不过李谈虽然说是撤退,但也不是真的就这么跑了,而是带着人直冲辎重粮草所在之位。

反正他笃定,粮草没了,吐蕃要么调粮要么撤兵。

如果吐蕃坚持不撤兵呢,那他就要想办法去劫一劫吐蕃的粮道了。

吐蕃大将被捆起来之后就被横着扔上了李谈的马,那位大将先是被打的七晕八素,缓了好一阵才缓了过来,现在又被扔在马上颠簸的不行。

身体素质再好也有点扛不住啊,是以他缓过气来的时候,一抬头就发现四周环境不太对。

吐蕃大将到底是有经验的,此时立刻便喊道:“他们要去烧粮草,拦住他们!”

呦豁,你还有工夫说话呢?李谈也不知道从来顺手扯了一块布就塞到了吐蕃大将的嘴里,彻底杜绝了他在自己马上还指挥吐蕃士兵的可能性。

刚刚吐蕃大将说的是吐蕃语,巧了,李谈在来的路上估摸着要跟吐蕃打仗,所以就先学了学吐蕃语,反正有系统在,他想要什么教材都有。

虽然没学的特别精深,但是吐蕃大将这句话他连猜带蒙还是明白了意思。

是以李谈堵完他的嘴笑的十分温和:“拦?他们拦得住吗?他们要是真能拦得住,你就不会落到这个地步啦。”

吐蕃大将听了之后差点没被气死,可人家说的是实话啊。

一时之间他不由得想了很多,本来他在吐蕃就出身贫寒,虽然吐蕃本身也没有多先进,可就算是贫瘠的部落也要分个三六九等,更别说吐蕃一个国家了。

他出身不好能够做到大将军都是靠着拼命上来的,再加上他有点领兵的天赋。

只是如今吐蕃向慕汉风,处处也学汉家讲究个什么礼义廉耻,而这位大将军当初为了能赢,可是做过不少不够光明磊落,甚至还有点下三滥的事情。

是以他在上流社会就有点吃不开,三十多岁的人了,还没娶上老婆——低的不想找,高的人家不嫁。

如今再来一次安稳坐镇台中还被俘虏的经历,可想而知吐蕃赞普必然震怒,就算他被救回去只怕也没有什么好果子吃。

当然最主要的是还未必会有人救他。

至于落入唐军手中一时半会看来是死不了的,也不知道能不能挣个活命的机会?

吐蕃大将腹腔被颠了个天翻地覆,但脑子却是十分明白。

是以李谈将他的嘴堵上了,他正好也就不吭声,心中则觉得刚刚他已经提醒,能做的都做了,也没什么对不起士兵的。

而且……他微微侧头看了一眼情形,发现正如这位少年将军所说,吐蕃士兵就算是想拦又岂能拦得住?

来突袭的这队唐军依旧是冲到了辎重所在之地,他们也不打算拿,直接一个浇了火油的火把扔了过去,吐蕃士兵就只能疲于奔命的去救火。

捉拿唐军此时已经不重要了,谁都知道这粮草若是都烧了,只怕他们不被饿死,在未来几天之内也不会太好过。

而正在这个时候,已经忙成一只苍蝇的吐蕃副将又接到了消息——前方唐军又来叫阵了!

不仅仅是叫阵,还隐隐有直接出兵的意思!

吐蕃副将顿时一个头两个大,眼看着李谈他们有离去的意思,权衡了一下,觉得放他们走比强留下来好一些。

毕竟这一队也不知道是人是鬼,怎么打都打不死,若是不放他们走,等等前方的唐军打过来,他们来个里应外合,哪里还吃得消?

吐蕃副将一咬牙一跺脚说道:“拍一队人跟着唐军,想办法营救大将军!”

营救什么啊,这么多人把人家围在老家闷头打都没怎么着人家,反而被人家薅走了一个大将军,顺便还一把火烧了一部分粮草,你就算派人去追能救的回来才怪!

吐蕃副将心中也是知道这个道理的,然而就算再知道,样子也还是要做一做。

毕竟万一大将军回头被放回来或者换回来,他也要放着大将军到时候因为他营救不力而怪罪于他。

当然他也觉得大将军回来的可能性太小,但这样也是做样子给大家看嘛,他很努力了,可惜没救回来,在这样上面怪罪下来他也有分辨的余地。

副将一边想着这个,一边看了一眼大营的情况,发现人心已经有些涣散之后果断说道:“应阵!”

粮草虽然没有被烧光,但是剩下的也不多,最主要的是有很多武器被烧坏了,如果此时不能直接趁着士兵们武器没有损坏,肚子还不饿一鼓作气冲下鄯城,那么接下来他们就很艰难了。

要么调粮调兵器要么就议和。

然而调粮调兵器都是需要时间的,在这个过程中也要防备唐军突然进攻。

副将一边安排一边心中纳闷,唐朝的将军虽然也有行军狡诈之辈,但大多都很讲道理,或者说多少能摸到一点脉络。

这次来的将领是谁啊?怎么出招这么贱格呢?还有这一队唐军到底是人是鬼啊?怎么打都打不死,怎么看怎么不像人!

难不成真的是阴兵?

可如果是阴兵,应该是不达目的不罢休,只是抓一个大将军……这是怎么说?这位大将军此前也未曾与唐军交战过啊。

副将满头雾水的时候,就接到了一个消息——前去追击的人都逃回来了。

一时之间副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们是去追逃跑的人的,怎么自己逃回来了?

逃回来的士兵就没有一个完整的,有一个身上中了一箭勉强算是轻伤的人被带过来回话。

副将这才知道,原来唐军逃跑的时候看到有一队人马追他们,再看人又不是很多,他们直接转头杀了一个回马枪!

人家有恃无恐啊,他们打不死啊!吐蕃士兵尝试一番之后转头就跑——谁也不想白白送死不是。

副将:……

这都什么事儿啊!

他心很累的挥挥手,那边又有前线将领过来汇报表示跟唐军打了一场,不分胜负,鸣金收兵了。

副将很生气问道:“为何要鸣金收兵?那黄口小儿必定经验不足,多坚持一阵总能找到他的破绽!”

下面的人回话说道:“不收不行,士兵的心都散了,唐军在一边打一边喊我们的粮草都烧没了,现在打的这么拼命,等回去依旧是要饿死,士兵们就……”

副将无语,行吧,现在最主要的应该是安抚士兵,不能让士兵哗营。

他稳了稳心神说道:“传令下去让各部不要慌,之前大将军已经上书请求增派士兵与粮草,赞普已经准许,队伍已经在路上,算算这两天便到了,让大家安心等待即可。”

下面的各个小头目听了这个消息也都松了口气,他们刚刚都忘了还有调配过来的粮草,现在看来还不至于出大问题。

只不过这个问题暂时解决之后,他们又有新的问题:怎么救大将军?

大将军是不能不救的,就算做样子也要努力一下啊。

就在副将跟众人商议的时候,下面忽然有人急报:“禀报诸位将军,赞普派来的粮草和军队在半路上遇袭,我军被悉数斩杀,将军不知所踪,粮草辎重也毫无踪影。”

副将:???????

在气急攻心的一瞬间副将心里脑子里只晃过一个念头:怎么被抓的不是我呢?

然后他就双眼一黑什么也不知道了,一时之间中帐乱成了一团,连忙喊军医给副将诊治。

李谈不知道自己把副将给气了个半死,此时正十分开心的往回跑。

之前他也没有想过能够抓到对方的大将军,这基本上就是临时起意,然而等真的活捉了,他自然是十分高兴的。

不过他也担心被人家包了饺子,毕竟就算他再能让大家刀枪不入,可这些士兵都是人啊,是人就会累。

刚刚他喊着撤退也是因为大家都很疲惫了,这样下去效率会降低,说不定也会被对方活捉,那就不美了。

李谈带着人一口气跑回了鄯城,此时鄯城上下正对着突如其来的粮草辎重发呆。

所有人现在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宁王殿下到底是去干啥了?

好在田神功此时已经鸣金收兵,看到这些粮草辎重之后,便将负责押送的士兵喊来详细询问。

他在询问的时候,其他诸如校尉之类的将领都在,他们也很好奇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此时被他问询的那个士兵依旧十分亢奋,口才也是不错,直接就将事情叙述了一遍。

田神功等人在听到他们直接正面遭遇了对方几千人的队伍的时候,不由得脸色一白,第一反应就是大事不好。

然而转念一想如果真的大事不好,这些粮草辎重又怎么来的?

结果继续听下去之后,他们都觉得自己是不是在听神话故事?

怎么都不会受伤?对方的刀剑都砍不到他们身上?你们当自己是神仙吗?

士兵们当然不是神仙啦,神仙另有其人啊!

士兵见他们不信,便有些着急,他们也不是士人自然也不顾什么形象风度,直接将身上的衣服一扒说道:“诸位不信便请看吧。”

身上果然完整光滑,没有任何伤口。

田神功一连将所有士兵都验看过一遍之后,才怔怔说道:“我先前只当是太白先生在讲笑话,如今……居然是真的吗?”

他这句话一出来,连传闻都未曾听过的许多人便七嘴八舌的问他怎么回事。

田神功只好将李谈之前突袭突厥的事情说一遍,只不过中间隐去了朱邪狸的存在,只说他带的自己的亲兵去的。

众人听后颇觉神异,也有些不信。

田神功定了定神说道:“大王应该已经得手,不日即回,我们静候佳音便是。”

他心中估摸着,李谈应该已经跑了,所以也不担心,就开始清点李谈送来的辎重粮草。

其中有一位果敢校尉忽然问道:“刚刚吐蕃大营忽然嘈杂,你又突然下令出兵,是不是因为殿下?”

田神功点点头,却原来他在得到斥候消息说吐蕃大营有些混乱的时候就有所怀疑,等看到对方后勤区域浓烟滚滚就彻底确定了应该是李谈在搞事情。

当时他心中还有些纳闷,怎么没在约定的时间出现呢?

只不过就算如此,他也还是出兵帮李谈吸引了一下火力,好让对方顺利脱困,至于一边打一边散播谣言——这个也不算谣言嘛,吐蕃军队的粮草的确是被烧了啊。

等到回来之后,知道李谈中途遇到了一波军队这才明白为什么会晚。

然而他转念一想又忽然觉得自己明白了当初李谈对于他要牵扯吐蕃将士的视线态度并不热切,却原来早就有恃无恐吗?

也是,如果真的有那等本事,自然是什么地方都来得去得,又哪里需要他来帮忙?

田神功之前因为与吐蕃对阵两场都未曾吃亏而膨胀的心,微微安定了下来,更加摆正了自己的位置。

也正因为这样,等到他迎接李谈的时候,在看到李谈将对方的大将军都捆绑了回来,这才没被打击的回不了神。

而其他将领在看到这位憔悴的不行的大将军的时候,心中无不扼腕——这是多么大的功劳啊,早知道他们争也要争着去啊!

现在这些功劳全落到这些新兵蛋子身上了!

李谈带着的的确都是新兵——这一队人大部分都是他原来的亲卫,护卫这件事情做过,但是战场这种地方是从来没来过的,那可不就是新兵吗?

而那位大将军之所以憔悴,也不过是被颠婆的,他们这个队伍一人一骑,也亏了照夜白龙天生神骏,否则只怕还真不能支撑驮着两个人一路快速赶路。

李谈入城之后见秩序井然,百姓们脸上也都很平静,在见到吐蕃大将军的时候还颇有一些人认了出来,一时之间人人叫好。

而这些叫好声也引来了更多的人,于是李谈他们就被围住围观了。

李谈也是没想到自己在吐蕃驻地都能来去自如,结果回到自己家之后被围了一个水泄不通,寸步难行,一时之间也有些啼笑皆非。

好在田神功早早得到了消息,直接带着人来接李谈,一边给李谈清路一边安抚民众。

田神功的面孔鄯城百姓多少是认识了的,毕竟是这两天的主将嘛,而且还是个有能力的主将,毕竟没让敌军攻进城也没有要搜刮民脂民膏来议和,自然是好将领了。

只是李谈他们就不太认识了,先是欣赏了一下这小郎君儒雅中不失英气的俊脸之后,有个小娘子大着胆子问道:“这位将军是哪家的少年郎?”

李谈正含笑对百姓示意,田神功便在一旁笑着答道:“天家的!好叫大家知道,这位就是当今圣人亲封的宁王殿下,如今正是河东节度使!”

百姓一时哗然,他们对于士兵将领都不陌生,但是对于皇室那可太陌生了,这片地方近百年来就没有皇室踏足过!

别说皇室,就连世家大族这边都没有!

那些人物之前都是在茶余饭后才会被无限向往的提起来,或八卦或猜测他们的生活。

如今居然来了一位活生生的亲王?

百姓又有些激动,那些守卫秩序的士兵这心里叫苦,忍不住就白了田神功一眼。

李谈在马上一抱拳说道:“多谢诸位热情相迎,只是远征归来,身上鲜血尘土尚未清洗,便不与大家叙旧,接下来我还会在这里驻扎一段时间,总有机会再见!”

众人听他这么一说才看到李谈身上有些已经干涸的黑红血迹,就连骑着的那匹神骏白马毛发也一缕白一缕红。

他后面跟着的士兵就更不用说了,他们这几天杀了多少人?那得有多少血?

李谈这种被护在中间的都这样,士兵们只能更加难过一些。

边关百姓风里来火里去见惯了这些,况且这些还都是经常过来欺压他们的敌人的鲜血,自然更加不畏惧,甚至还轰然叫好。

田神功算是费了老鼻子的劲才将李谈迎了回去。

回去的时候李谈对田神功说道:“此地民心可用,若是军队人数不足,可就地取丁,但还是那个规矩,不能让人绝户。”

田神功点点头说道:“热汤已经备好,还请大王先梳洗休息吧,其他事情就交给我们。”

李谈这一趟出去虽然有惊无险十分顺利,但连日来的奔波还是让他显得憔悴了一些,嘴唇都跟着起了干皮,眼下也有了些许青影。

田神功看着心疼的要命,心说在长安的时候是多么文雅矜贵的翩翩少年郎啊,这到凉州刚多久,就折腾成这个样子了。

李谈也是真的累了,看着人将吐蕃大将军压下去之后吩咐了一句:“看好他,别让他死了。”

他担心这个俘虏不甘受辱会自尽。

说完他就转头钻进自己的临时府邸,洗澡睡觉一气呵成,连饭都没来得及吃。

他这一睡就足足睡了一天,而在这一天之内,田神功等人也通过士兵了解了一些具体情况,越听越是觉得李谈神异。

等到李谈醒来的时候,得到消息的将领们直接都跑来看望他,想要拜拜这位神人。

李谈醒了之后身上还有些懒散,却怎么躺着都觉得不舒服,忽然就有些想念朱邪狸,若是朱邪狸在这里,他们两个相拥而眠……

哎,不能想不能想,这时候想这些儿女情长之事容易气短。

一旦有了想要回去的心思,那就失了锐气了。

既然躺不住,那就起床吧,等起来之后发现下人已经准备好了饭菜就等着他起来用一些。

他揉了揉肚子觉得的确是有些饿了,结果还没来得及吃,就接到了下人禀报说田将军等来拜访。

李谈看了看时间,发现现在的确不是吃饭的点,然而他看了看满桌饭菜又决定不委屈自己的肚子,便让人将他们都带了进来。

众人进来之后见李谈正在吃饭也有些尴尬——来的似乎不是时候啊。

结果李谈也不见外直接手一伸说道:“诸位请坐,既然来了就一起用一些吧,也不用讲究那些虚礼了,不要拘泥。”

他这句话说完,清空就利落的让人上了几副碗筷。

众人都没跟李谈相处过,不知道他这么说到底是真心还是假意,便都看向田神功。

结果就看到田神功十分自然的坐下拿起了碗筷居然真的跟着一起吃。

诸位将领自然也是跟着坐下吃了,在仔细看菜肴的时候,众人还免不了惊讶一下:原来皇家贵人也吃的这般朴素,并不是餐餐都要山珍海味的。

热门小说大唐总校长[穿书],本站提供大唐总校长[穿书]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大唐总校长[穿书]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115章 下一章:第117章
热门: 无敌剑域 苍穹榜:圣灵纪3 我抢了灭霸的无限手套 白龙之凛冬领主 一念永恒 朱雀记 圣王 神纹道 全职修神 无敌从满级属性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