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上一章:第109章 下一章:第111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李谈拿着信简直是不知所措,那边陈冲已经整理好随军护卫, 前来向李谈报告。

李谈放下信看着他说道:“不用了, 让大家都散了吧。”

陈冲有些茫然地看着他:“大王?发生何事?”

李谈纠结了一下说道:“朱邪世子已经帮我将吐蕃敌军打退了。”

陈冲满脸震惊:“他?他手下才多少兵马?”

李谈也有些担心:“派斥候去探。”

不过他觉得朱邪狸应该不至于在这件事情上骗他,所以吐蕃要么是退兵要么就地防守, 肯定不会继续往前走了。

陈冲怎么想怎么不信, 转头就跑去让人探查吐蕃此时此刻的行动。

然而结果就是原本急行军的吐蕃的确是于鄯城与不明军队发生了战斗,现场留下了吐蕃至少近千具尸体。

这份情报过来的时候,整个州府重要官员几乎都在场,听了之后他们不约而同转头看向李谈。

表情都十分的一言难尽,李谈跟朱邪狸的关系毕竟没有宣之于口, 所以他们根本想不通为什么朱邪世子会来帮他打退吐蕃。

吐蕃行军路线应该不至于碍着朱邪狸吧?

公孙垂作为长史,关键时刻就是要为此时分忧的,所以他十分从容说道:“朱邪世子虽蒙不白之冤,但还是心向朝廷的, 如此忠臣居然被阿布思陷害至家破人亡的地步, 着实可悲。”

李谈忍不住看了他一眼,觉得这货顺口胡诌起来也真是不眨眼。

朱邪狸心向朝廷,你问问在座的人有信的吗?

如果他真的心向朝廷就不会有如今这样仿佛自立的举动了。

就在李谈嗤之以鼻的时候, 下面的人纷纷表示:是啊是啊,朱邪世子真是太可怜了,这样都还在帮朝廷打仗, 朝廷欠他一个解释啊。

李谈:……

不是,你们认真的?

他震惊地看了一眼执夷,发现执夷一脸冷漠, 仿佛什么都没听到一般,忍不住伸手戳了戳它。

执夷看了他一眼,挥了挥小爪子说道:“没看到公孙垂他们为了掩盖你们的关系正在拼命给朱邪狸立人设吗?他们真是为你们操碎了心啊。”

李谈满头黑线,趁大家不注意的时候低声说了句:“我就担心人设崩塌的时候,被忽悠的人会觉得三观受到震荡。”

至于人设怎么崩塌……李谈总觉得朱邪狸估计是要自立为王的,他不转头反咬大唐一口就不错,让他对大唐继续俯首称臣大概是不可能的。

所以到时候这些被忽悠认为朱邪狸是忠臣的人,在得知这件事情之后,真怕他们粉转黑啊。

执夷翻了个白眼,那么久远的事情你现在担心这个有什么用?

是没什么用,所以李谈只能在一堆赞誉朱邪狸的声音之中,挣扎问道:“这个捷报要怎么写啊?”

瞬间整个大堂都安静下来,众人面面相觑半晌,发现……他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写。

李白问道:“有何不好写?正好让朝廷给朱邪世子一个身份,让他抵御吐蕃便是。”

李谈镇定说道:“他不会接受的。”

众人:????

李谈绞尽脑汁说道:“现在朝廷的主力军队都在对付安禄山和南诏王阁罗凤,届时朱邪狸若是真有军事天赋必然会被调走,毕竟我一个人守在这里似乎也没什么问题,然而朱邪狸……现在只想为父报仇。”

众人沉默,这个……好像也没办法说朱邪狸不听从朝廷诏令是不对的,毕竟杀父之仇不共戴天。

李谈见他们不说话便说道:“正巧,我近日去找朱邪世子交流一番,届时我再问问他,有关吐蕃之事拖一拖也没什么关系。”

毕竟这里距离长安那么远,捷报早一天晚一天也不会有太明显的问题。

众人虽然纳闷李谈为什么要亲自去一趟,不过想想朱邪狸也是帮了很大的忙,李谈跟他又关系好,说不定还要去劝劝他,倒也没反对什么。

只有公孙垂警惕问道:“大王要去多少时日?”

李谈卡了一下壳说道:“你放心,不超过十日。”

公孙垂仔细算了算之后,勉强接受了这个时间。

李谈捏了把汗,转头就将把孟知涯给拎到了书房。

孟知涯瞪着一双死鱼眼说道:“你最好不要提太过非人的要求,否则我怕我会忍不住弑主!”

李谈连忙说道:“冷静,冷静一下,我就是想问问你,能不能搞一套挖矿的设备,主要是我不想去买,你知道一旦买了,很可能就走露风声。”

孟知涯一听来了兴趣:“挖矿?你要挖什么矿?不对,最近也没听说在凉州什么地方发现了矿产啊。”

李谈说道:“不是凉州,而是印星那边,他选的城址下面……好像有金矿。”

孟知涯:??????

就连他都十分惊讶:“真的?”

李谈想了想说道:“他说的是可能,不过我觉得应该差不多,否则他不会再这样郑重其事的告诉我。”

李谈在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十分心虚,毕竟他所谓的郑重其事只不过就是朱邪狸将最重要的而两件事合成了最后一页的几句话而已。

孟知涯听了之后立刻有了干劲,他一挽袖子说道:“我回去研究一下,你什么时候走?如果想要挖矿可能需要很多东西,从这边带过去也很显眼。”

李谈说道:“不忙,到那里再看。”

孟知涯点头说道:“那好,我回去先找书本研究一下。”

李谈给他的回答是直接从案几下面拽上来一摞书,笑眯眯说道:“找什么呀,我都给你准备好了。”

孟知涯看看书又看看他,觉得就算自己不感兴趣,估计这件事情他也得去搞。

幸好他还从来没有挖过矿,对于这种有挑战性的事情,他还是挺喜欢的。

李谈看着他将书拿走之后,这才重新看了一遍朱邪狸写给他的信,然后又看了看他送过来的那株植物。

植物看上去有些奇怪,仿佛是一朵花,但呈海星形状,整体暗紫色,并且没有叶子,也不知道叶子是被朱邪狸剪掉了还是压根就没有。

他摆弄来摆弄去,都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只好求助于万能的系统。

等在系统里找到这朵花的名字和来历之后,他才明白为什么朱邪狸会觉得这玩意奇特。

因为这玩意原产南非啊,现在应该还在那片土地上生长,或者干脆还没出现,怎么就跑到这里来了?

这植物的名字就叫海星花,极耐干旱,这也是为什么朱邪狸会在戈壁之中发现它的原因。

不过这玩意除了观赏之外没有什么其他价值,据说种子是香的,不过李谈没见过,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李谈将这株海星花随手放在了花盆里,不过他也不觉得这货能活,毕竟朱邪狸都把它挖出来又送到这里,这中间间隔那么久,如果不是这花本身就耐干旱,恐怕此时李谈看到的就只能是花的尸体。

就在他研究花的时候,孟知涯去而复返,他将书往案几上一放说道:“我觉得有些东西你得给我一个解释,就算是我很多东西现在也没有接触到。”

李谈手一顿,只好无奈说道:“你不就要把我当成万能的,我不能给你提供多少解释,如果你需要什么方面我倒是可以提供一些资料,但是更多就没有了。”

孟知涯十分不满意,但也知道要求李谈知道那么多有些不人道,便勉强说道:“那好吧,我就在这里看书,看不懂的就问你,你再找吧。”

李谈看着孟知涯仿佛要扎根在他的书房,大有不把这些书啃完不走的架势,恍惚中觉得自己仿佛是个搜索引擎,还是能语音控制的那种= =!

不过孟知涯有他的事情做,李谈也有自己的事情做,他最近在做工业体系,想要通过梳理工业的发展体系,然后从中找一些经验或者干脆就按照这个历史走。

当然不到万不得已,他不想真的按照这个顺序走,就跟上学一样,既然已经学到了后面的知识,为什么不跳级?

只可惜科学不是简单的学习,所以他必须先找一个方向来将重点写出来。

而李谈选择的方向是军·工。

虽然说科技发展是为人服务,然而他遍观大唐历史,自从大唐建国就不停的在跟周边的那些少数民族打仗,有胜有败,只是在对外的政策上,都是以怀柔为主,不到万不得已也不会动兵。

不过这种事情也没办法说谁对谁错,毕竟资源就这么多,大唐占据了最富饶的中原大地,其他民族的生存空间就受到了挤压,更何况他们也想要这样的地盘啊,那可不就是要打。

李谈没想过要直接灭了这些民族,但是也必须打到他们老实,让他们不敢造次,也让大唐不用再送公主去和亲。

到现在李谈都有些担心远安郡主,从头到尾这个小姑娘都是一个受害者,她不过是喜欢了一个人而已,至于能不能喜欢,该不该喜欢,如果真的能想那么清楚的话,他跟朱邪狸压根就没有今天。

最多也就是她的手段太过无视朱邪狸的感受,所以引起了朱邪狸的反感。

李谈一边脑子里想着有的没的,一边开始列重点,这上面所写到的都是实验室以后要一点点进行研究的。

然而写着写着他就不由得十分发愁,大唐如今的确出现了黑·火·药,然而从黑·火·药到火铳再到现代□□,是一个十分漫长的发展过程。

更不要提别的那些热武器,而且军·工能够发展的前提是科技足够支持,比如说能够加工精度足够高的零件。

然后李谈写着写着发现,他……首先……要先发个电。

至于高精度的东西,其实现在手工也不是加工不出来,毕竟考古学家已经发现过太多太多加工精度很高的东西。

只不过在这个时代,这些东西都不能量产,所以最主要的还是工匠啊。

李谈一边写一边开始罗列需要的东西,一旁的孟知涯原本是想过来问问题的,结果看到他写的这些东西顿时停住,倒抽一口气说道:“你这……所图者大啊。”

李谈抬头看着他:“不好?”

孟知涯双眼冒光:“怎么不好?那可是太好了啊!”

李谈停下笔问道:“有眉目了?”

孟知涯回国神来点点头说道:“有了,就看你是想要跟现在的差不多,还是……”

他还没说完,李谈就跟看傻子一样看着他:“我若是想要跟现在差不多的,干嘛还用你?”

孟知涯……孟知涯无奈,好吧,他就知道肯定没有那么便宜的事情,只能唉声叹气说道:“我能在原本设备基础上改良,重新建造就不必了吧?太耗费人力物力了。”

李谈果断说道:“我去跟朝廷申请两套,就说用来做研究,反正书院的事情他们都知道,至于书院的建设进度他们也就不知道了,我说能研究就是能研究。”

没办法,现在矿产开采,尤其是金银之类的开采都是在朝廷的掌握之中,甚至连铜都是,毕竟铜才是流通的钱币,所以李谈想要开采器械就必须先打申请。

不过想要申请,就要给他们一个无法拒绝的理由,或者说是有能让他们无法拒绝的其他缘由。

于是李谈找到公孙垂说道:“把捷报写一写发出去吧,顺便跟朝廷申请两套开矿器械,我让孟知涯研究一下。”

没有什么比战功更加有用的了,在如今这个局面,就算李谈的要求有些过分,但是看在这样的战功之上,那些人说不定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至于冒领战功这种事情,都是一家人,怎么算冒领呢?反正朱邪狸的就是他的,他的就是朱邪狸的。

公孙垂无语地看着又改变主意的李谈问道:“战损怎么写?”

上次打突厥的时候虽然赢得莫名其妙,但还算有迹可循,而且段秀实是真的跟突厥迎战过,战损也在真实范围之内,这一次……他们一个人没有损失,要怎么写啊?

李谈也有些纠结,想了想说道:“吐蕃那边来的人数差不多,你把上次的战损减一减,就报上去吧。”

公孙垂问道:“可是既然有了战损,那跟我们现在的士兵数目不同,又要如何?”

谎言这种事情就如同滚雪球,越滚越大啊。

李谈果断说道:“所以我等等顺便写一封奏疏,求个自行募兵的权利。毕竟我们人手不够了嘛,等我们能自行募兵,再重新将士兵数目报上去,就可以了,不,不对,回头等我回来我们顺便精简一下军队好了。”

李谈之前了解过凉州这边的军队,基本上就是青壮大部分都在当兵,毕竟人少,而且战事频发,这样下去只能是竭泽而渔。

公孙垂问道:“如何精简?”

李谈说道:“家中兄弟俱在者,还其一,父子俱在者,换其一,年四十五以上还家,年十五以下还家,剩下还有什么要补充的你就先列出来,等我回来再说。”

公孙垂见这么重要的事情都阻拦不住李谈,忍不住吐槽说道:“您跟朱邪世子才分开没两天,用得着这么急吗?”

若是以前,李谈听到这样的吐槽肯定会觉得不好意思,还会想想是不是自己表现的太明显了。

然而如今他整个人都已经放飞自我,这种程度的吐槽不仅不能影响到他,他反而还回了一句:“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心情,你们这些单身狗是不懂的~”

公孙垂:靠!罢工!

再说了,谁是单身狗了?他明明是有老婆的,可问题是李谈还没有把他老婆招出来,而且看这个架势,估计也轮不到他老婆,他这就是不是单身狗胜似单身狗。

这样想想不由得更生气了呢。

然而李谈才不管他是不是生气,已经欢快的准备走人了,他甚至连行礼都不打算收拾什么,带一两套换洗的衣物轻车从简得了。

这一次陈冲说什么都要跟着李谈,其实这次事情比较机密,李谈原本不太想带他。

只不过想了想,陈冲作为他的护卫统领,是不能往外推的,至少不能让陈冲觉得自己不信任他,于是便说道:“此次过去,无论遇到什么事情,都不得大肆传播,跟谁说都不行,就连跟你娘子都不行!”

陈冲越听越觉得李谈肯定是去干大事儿的,立刻一脸严肃地保证:“大王放心,末将必定守口如瓶!”

李谈点点头,这次是带着陈冲跟孟知涯走了,至于李白……李白最近沉迷各种西域美酒,上次肯跟着李谈走也是因为陈冲不去,他不放心才跟着去的。

如今既然陈冲带人跟上了,那他肯定是不会跟美酒分开的。

李谈也随他去,连叮嘱他少喝一点都没有,毕竟这年头的酒,那个酒精度在李谈而言基本上跟饮料也没什么区别。

更何况就算李白真的喝到了身体不行,也不过就是个一指回鸾的事情,一点都不费事。

而金樽斗酒诗百篇,那将来可是文化遗产啊!

李谈希望等他回来的时候,李白又有新作问世,到时候说不定他还能要一副亲笔手书来做传家宝。

哦,对了,他这辈子大概不会结婚也不会有后代……不过也不一定,按照皇室传统,就算他没有后代,只要皇帝优待他,也会在宗室近亲之中选一个男孩子来继承他的家产。

所以还是能当传家宝的,既然这样不如多搜集一些。

李谈这一路上没事儿闲的就想这些了,他倒是想要继续写工业发展历程,然而这东西实在太复杂,不适合在路上这样热闹的环境中思考。

他这次是先去的山中找朱邪狸,然后跟朱邪狸一起再去新的城址那边。

他来的十分迅速朱邪狸还十分意外,他这封信刚发出去多久啊。

李谈下了马之后就拉着朱邪狸上下打量给半晌之后才松了口气:“没受伤?没受伤就好。”

朱邪狸这才明白他怎么来的这么快,不由得感动说道:“放心,我说过不会瞒着你,若是真的受伤我肯定会告知你的。”

李谈心说才不信你呢,说不定到时候你就会觉得反正离得远,先隐瞒,等瞒不住的时候,伤口也愈合的差不懂了,说点无伤大雅的谎言也没什么问题呢?

不过这句话他没说出来,只是说道:“之前你送我那株植物,我已经研究过了,是一种叫海星花的植物,除了好看没啥大用。”

朱邪狸笑着说道:“只要你觉得好看也不枉我送这一趟了。”

李谈看了看四周,发现都是自己人,便直接将身体大半部分重量都挂在了他身上,软软说道:“不行了,太累了,下次一定要发明马车,或者是轨车!”

朱邪狸扶住他,忍不住问道:“轨车是什么?”

李谈问道:“始皇帝曾经建立过轨道你知道吧?就是那种车,只不过跟始皇帝时期不同,这种车是可以用燃烧燃料来提供动力,然后自动行驶的,人只要站在上面操控就行了。”

朱邪狸有些惊讶:“还有这种东西?”

李谈有些不确定说道:“将来吧……可能会有。”

现在他手上没人,都不好估算进度,之前在长安各个地方都有人盯着,他那个时候比较怂,也不敢做太过分,如今没人管得到他,应该……没问题吧?

李谈转头问道:“你之前说似乎发现了金矿,是真的?”

朱邪狸慢吞吞说道:“应该是真的,不过……其实……还有别的。”

李谈问道:“还有别的?别的什么?”

朱邪狸说道:“玛瑙。”

李谈:?????

“玛瑙矿?你是说发现了玛瑙矿吗?”

朱邪狸简单的应了一声,李谈木然半晌才问道:“少年,你可是观音坐下善财童子转世?”

这尼玛点石成金都没这么快吧?前有金矿后有玛瑙矿。

玛瑙虽然听上去价值似乎不如玉也不如黄金,然而玛瑙跨越的种类实在太多,有些种类不怎么值钱,但是有些种类却十分稀少。

他现在也不知道朱邪狸他们发现的玛瑙是什么种类,只不过跟金矿共生的玛瑙,这种实在是太少见,还真要好好看看。

李谈一边想着一边说道:“我这次带孟知涯过来就是勘探一下矿地的情况,然后改良一下现在的开采器械,你也别急,一点点来吧。”

朱邪狸说道:“我当然不急,若是没有需求,或许我都不会开采。”

毕竟这些矿都是在地下,开采之后地下就会形成空洞,到时候城池建在旁边实在是太危险。

要知道戈壁裸露在外面的石头本来就不是很结实,地下再有空洞,那可真是……

李谈基本上也跟他想到了一起,直接说道:“换个地方吧,这个矿还是你的,我做主了!”

朱邪狸被他的口气给逗笑了忍不住说道:“这么大方?嫁妆吗?”

李谈反驳:“胡说,明明是聘礼!”

两个人调笑一番,朱邪狸拿出药膏来说道:“脱吧。”

李谈一看就知道这是要给他的大腿上药,不由得满头黑线伸手说道:“给我吧。”

那地方太敏感,容易擦枪走火,现在这大白天的……

当然最主要的是,朱邪狸他们在这里建设的房屋都是木屋,只满足了基本条件的那种,只有薄薄的一层木板。

**勉强能有,然而隔音就不存在了,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两个要是做什么基本上就是广而告之,并且让大家一起听的节奏,还是不了。

朱邪狸凑过来说道:“亲一口就给你。”

热门小说大唐总校长[穿书],本站提供大唐总校长[穿书]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大唐总校长[穿书]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109章 下一章:第111章
热门: 苍穹榜:圣灵纪1 国民男神他私联站哥 完美世界 黑暗物质1:精灵守护神 武极天下 科技巫师 英雄联盟之谁与争锋 狂武战帝 蛮荒风暴 入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