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上一章:第105章 下一章:第107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李谈站在城墙下面一边治疗一边等着人开城门, 然后说道:“你看我这操作多么精准, 哪儿像疯了的?你这样可是诽谤我跟你说。”

执夷不知道李谈疯没疯, 但是它自己快疯了是真的。

“你这么肆无忌惮也你不怕被抓走烧死吗?”

这些技能是人间该出现的吗?

李谈慢悠悠看了它一眼问道:“这不是你们系统的问题吗?如果觉得不应该有, 那么当初就不该给我这些技能啊, 既然给了我还不让我用?”

执夷顿时语塞,谁知道李谈玩的这么大啊,这些技能给你不是让你用来打仗的啊!

虽然真正的建宁王在安史之乱的时候肯定也会大放异彩,但问题是按照原本系统的估算,那个时候真正的建宁王已经回来了, 根本不需要他动手。

结果李谈自己跑到边境来大展身手了, 执夷觉得自己已经可以预见到未来被扣光工资的下场了, 简直是充满了绝望。

执夷想了想还是劝说他道:“你别太过分啊, 都说了不能改变历史, 你这样搞, 大唐就要天下无敌了啊。”

李谈嗤笑一声:“别闹了,现在我能撑住是因为作战人数少,人数多的话,累死我我也家加不过来啊。”

执夷苦逼兮兮说道:“可这样的话只要给你一个精英小队去搞突袭就好了啊。”

李谈手上一顿,转头看了执夷一眼说道:“你这个想法不错啊,回头我去跟朱邪狸商量一下。”

执夷:??????

它双爪捂住嘴,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怎么做了这么蠢的事情,居然提醒了李谈!

李谈看着它一脸不可置信地模样,虽然是在战火纷飞的此时此刻,也忍不住笑了出来。

而就在他们两个聊天的时候, 朱邪狸已经带人上了城墙,顺利的打开了城门。

李谈被人们簇拥在中间一路冲进去,在进去的时候,李谈忍不住甩了甩手,狸琴弹久了手也还是有点痛的。

不过在冲进去之后,他发现他们跟朱邪狸居然还有点距离,朱邪狸已经带着人去了存放粮草的地方。

李谈犹豫了一下,他知道这种时候最好是兵分两路搞破坏。

现在突厥士兵已经被他们打散了,想要重新集合成队也需要一定的时间,在这个时间之内自然是对整个营地破坏的越多越好。

只是他担心朱邪狸的安危,而且……他做一个后勤还行,让他指挥就不太行了。

就在他犹豫的时候,朱邪狸这些日子新提拔上来的一位名叫阿布的校尉说道:“大王,我们去马场吧!”

李谈忽然想到之前朱邪狸曾经跟他说过,在这种时候最不能做的就是犹豫,因为一旦犹豫就可能出现很大的失误,不管是什么做一个选择就对了。

他果断说道:“走,去马场。”

阿布跟手下人说了之后,大家都十分兴奋,虽然他们这一次突袭是人人都有马的,但这两百匹马就是如今沙陀族手中仅有的马匹。

除了这些马之外,他们就没有别的马了。

对于一个游牧民族来说,没有马就代表着他们追不上跑不掉,让他们这些士兵十分不习惯,若是这真的能将突厥的马匹打劫,不说全带走,只是打劫一批,都足够他们用了!

李谈最后远远给朱邪狸那边上好梅花盾和持续之后就转头走了,至于没有治疗之后那些人会不会出现伤亡,他也管不了这许多。

实际上如果真的出现一些伤亡其实也还好,不是他冷血,而是如果真的出现伤亡,那么他的本领显得也不会那么逆天。

李谈带着人冲到了马场的时候,惊讶的发现这里守着马场的突厥士兵居然正躺在地上睡觉!

李谈十分震惊,敌人都不仅仅是打到家门口,而是直接打进来了,这些人居然还在睡觉?

一旁的阿布也说道:“唔,好浓的酒味,嘿,真没想到突厥人打仗还带酒鬼啊。”

别的不说,在行军过程之中,是有明令严禁饮酒的,违者军法处置,而这个处置的程度就看喝了多少,有没有耽误正事了。

阿布估摸着这两个人若是在朱邪狸的手下,此时此刻大概要被拖下去处死了。

阿布刚想上前,忽然想起来他这里还有一位亲王殿下,虽然如今的沙陀族人都已经不认自己是大唐人,但是对于李谈,他们却能接受。

他转头看向李谈,李谈沉默了一下还是说道:“杀!”

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而现在对突厥人仁慈了,那么将来这一个突厥人可能会杀很多大唐人。

阿布顿时松了口气,让人上去结果了那两个突厥士兵。

李谈开口说道:“你们会认马吧?找个擅长的出来,先挑好马。”

阿布身后一个胖子挤了出来说道:“我会我会!”

阿布笑道:“带你来就是让你相马的,快去快去。”

李谈接着周围的火光上下打量了一下那个胖子,十分难以置信以这位的体型,居然还跟上了他们行军的速度!

而且最主要的是他之前居然一直没有注意到这个人。

阿布见李谈脸上表情带着些许疑惑,便笑道:“阿胖是我们的伙头兵,不过他相马的本事比做饭的本事还要厉害。”

李谈恍然大悟,原来是伙夫,不过这次行军,他们吃的都是干粮,所以他压根不知道这些士兵之中还隐藏着一个伙夫。

被称为阿胖的伙夫冲在前面,这大晚上的甚至都能看到他那双绿豆一般大小的眼在冒着贼光。

阿胖嘴里念叨着什么,李谈一个字都听不懂,他忽然发现一件事情——好像他应该再多学一门突厥语了。

想到这里,他忽然就有点怀念当初在长安里上学的日子。

李谈一边任由阿胖和其他几个据说会相马等人去挑选马匹,一边派人放哨,还关注着朱邪狸那边的动静。

之前他跟朱邪狸商议过,如果真的无法将粮草带走,那么就一把火烧了。

只是过了这么久,他始终没有见到火光,更让他意外的是不仅仅没有火光,怎么连突厥士兵都不见了?

难道是都去朱邪狸那边了?

李谈想到这里不由得有些着急,转头对着阿布说道:“你带人将马匹带走,我去寻印星!”

打死阿布都不敢让他一个人去找朱邪狸,于是直接派了几个人跟着李谈一起过去。

李谈带着人走出去的时候,触目所及都是倒塌的营房帐篷,四周乱成一片,但就是没有见到几个人,不由得心中纳闷,突厥营地里留下的士兵应该很多,怎么现在连个身影都看不到?

地上倒是有不少的尸体,李谈都怀疑朱邪狸是不是买通了突厥某些将领,然后让那个将领反水了,否则他带的那点人怎么可能对对方造成这么大的伤害?

就在他带人急匆匆走着的时候,忽然就看到前面有一队像没头苍蝇一般四处乱撞的突厥士兵。

真的是四处乱撞,看上去几个人不像是一个队伍反而像是临时凑在一起的一样。

不过哪怕是这种情况也是不能轻敌的,李谈将手中的狸琴重新抱好,面色严肃说道:“迎敌!”

他们这边刚刚摆好阵容,那边突厥士兵看到了他们这边的火光。

在跟李谈打了个照面之后,那些人忽然就如同鸟兽四散一般奔逃,嘴里还叽哩哇啦地喊着写什么。

李谈刚给众人加上了梅花盾和持续治疗技能,结果这边技能还没放完,那边敌人就跑了!

他一脸懵逼地转头看向旁边问道:“他们在喊什么?”

他身旁的那个小兵似乎也有点懵,呆头呆脑说道:“他们在喊……神巫来了?”

李谈:?????

这是把他认成巫了?

不过他对这个结果也不是特别奇怪,毕竟当初连安历凡都被他蒙了过去,以为他是继承了巫族传承的人,现在这些突厥士兵大概是发现了他的奇怪,所以才这么认为。

李谈抱着狸琴带着人警惕的往前走,这一路上偶尔也会碰到一些突厥士兵。

有一些突厥士兵大概是并不知道后面辎重部队那边发生了什么,在见到李谈他们的时候,就会面目狰狞的跑过来准备捉拿他们。

结果这些士兵砍第一刀,发现砍不动,砍第二刀,发现还砍不动,砍第三……没有第三刀了,一般这种时候他就已经被沙陀士兵给杀死了。

对面在察觉到己方在不停的减员,而对方则依旧人数众多,似乎一点伤都没受之后,顿时崩溃。

不过这一次这些突厥士兵脑洞没那么大,也可能是因为李谈躲在后面加血放盾什么的不太起眼,所以这些人最直接喊着:阴兵,阴兵来了!

然后就跑远了。

李谈在听身边的小兵翻译之后,不由得对突厥士兵的脑洞感觉十分佩服。

就在这个时候,李谈跟朱邪狸他们汇合了。

朱邪狸那边因为没有李谈的帮忙,所以多多少少都受了一些伤,倒是朱邪狸因为李谈给他的盔甲是世界一流,所以只有手背有些小伤口。

李谈连忙开始给他们治疗,一边治疗一边问道:“现在怎么办?”

朱邪狸看了一眼说道:“这里是辎重城,专门放辎重的地方,都是一些虾兵蟹将在守着,所以我们打下来比较容易,想要再往前走,怕是没那么容易了,当然如果你愿意,我们也可以再精简一下人数,突袭一下他们。”

李谈想了想说道:“你说如果我们回去选出一队精英小队,专门用来偷袭突厥军队怎么样?”

朱邪狸一想到他那特殊的本领就有些心动,但他很快还是摇了摇头,拒绝了李谈:“你不可能长时间留在这里的,至少现在不行。”

李谈一想也是这个道理,顿时心中有些遗憾,这次他回去之后,下次还想这么瞒天过海的出来那可真是太不容易了。

就在此时,一只护在他身边的李白说道:“既然不打算继续打过去的话,那就走吧,这些马匹拉走那些粮食,弓箭能拿就拿拿不走再说。”

朱邪狸坦然说道:“已经都装好了。”

李谈有些疑惑:“都?突厥军队这是几万人的粮食啊,你怎么装的?”

万人以上的口粮,那得多少车才能拉走?他们虽然不怕突厥人来,但是……他的精神状态也是有限度的。

原本他以为没有蓝条,所以他用技能就没有了太多的限制,结果没想到,虽然没有蓝条,但是技能用多了他就会觉得脑子昏昏沉沉,整个人都没什么力气。

现在他还站在这里都是全屏一股意念撑着,要不然真是恨不得分分钟就躺倒睡觉。

朱邪狸看着他还没说话,一旁的李白便冷笑道:“你以为他们会带多少口粮?就食当地听说过吗?以战养战听说过吗?”

李谈:……

好吧,突厥打仗本来就是为了掠夺而来,他们自己肯定不会准备太多的物资,只要打下了凉州,哪怕凉州再怎么干旱,不还有赈济粮呢吗?

一想到这里,李谈就觉得还真是能拿多少拿多少,让这些突厥人尝试一下饿着的滋味。

不过,也有些担心这些突厥人没有了粮食辎重,被逼上绝路会发疯一样去攻击边城。

想到这里李谈便催促道:“走走走,我们先离开这里。”

等将粮食和一些物资全部运送到安全地方之后,他就要回去了。

虽然舍不得,但是作为凉州最高将领,长期不在也不是个事儿,公孙垂再怎么样也不敢全权做主。

只是在回去的路上,李谈他们走着走着就听到了马蹄声。

朱邪狸面色一变:“不好,可能遇到回来的突厥军队了。”

李谈看了看身后的辎重马车,不确定说道:“我们……好像避不开了吧?”

朱邪狸叹了口气:“准备迎敌吧。”他说完看向李谈说道:“你那些术法就暂时不要用了,听声音对方人应该不多,说不定只是传令兵。”

李谈摇了摇头说道:“不用担心我。”

朱邪狸自知劝不动他,便对着李白和俟斤说道:“保护好阿恬。”说完他就开始布置阵型。

也幸好他们刚刚打劫完,身边的辎重够多,而且每个人的状态也都不错。

朱邪狸抽出赤血天狼将面罩往下一拉,冷静说道:“列阵,设障。”

于是众人迅速在空地上设置了一些路障,不过因为这个地方十分空旷,大片大片的空地,也无法直接将所有的路都堵死,所以拒马桩也只是放下了一部分,剩下全撒的铁蒺藜。

李谈看着满地的铁蒺藜,思索等等他们走的时候是不是要绕一大圈才行。

设置好之后,朱邪狸带着人撤到了一块巨石之后,又安排了弓手射击。

李谈在一旁看的那叫一个目瞪口呆,深刻认识到了沙陀士兵的多功能性。

因为之前是攻城,所以就基本上没有用到弓箭,现在将弓拿出来之后,一个个又从骑兵步兵变成了弓兵。

远处飞奔而来的突厥士兵似乎没有想到在这种地方会有人埋伏,在马蹄踩上铁蒺藜之后才反应过来,为首的将领瞬间喊道:“敌袭!列阵!”

列什么阵啊,一阵箭雨泼洒下来,突厥士兵瞬间挂了一小半,还有一半没有死,但是失去了行动能力。

李谈觉得经过今天之后,他居然有点喜欢上了偷袭的感觉,毕竟看着对方人马都惊慌失措的模样还是挺有意思的。

这一波实在灭的太容易,李谈的技能都没用几次,对方就只剩下了在地上哀嚎的份。

此时天已经蒙蒙亮,朱邪狸带人走过去之后才转头对李谈说道:“这一队果然是传令兵。”

他刚说完就有人搜到了手令,手令是李白搜到的,他直接就给了李谈,李谈接过来一看顿时满眼蚊香圈地给了朱邪狸——真是要去学习一下突厥文字了。

朱邪狸看完之后微微松了口气说道:“段秀实看来还是有两把刷子的,他挡住了敌方的两波进攻,突厥原本的领兵之将被调了回去,现在领兵的是克哈奇,他写这封手令是调兵打算强攻的。”

李谈听完之后看着朱邪狸说道:“我忽然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朱邪狸冷静说道:“我觉得我好像猜到了你那个大胆的想法是什么。”

一旁的李白问道:“是什么?”

朱邪狸看着手上的书信说道:“咱们大王大概想要冒充一下传令兵了。”

李谈嘿嘿笑了两声说道:“知我者印星也。”

李白皱眉:“冒充传令兵?目的为何?”

李谈看了看周围说道:“我们这片地方埋伏也挺不错的,再来一波呗。”

俟斤摇头说道:“没有手令,只有口头传令的话是没用的,这手令用纸都是特殊的。”

朱邪狸说道:“纸我们倒是有,只不过想要模仿这一封信的字迹,那就太难了。”

李谈打了个响指说道:“这个是最没有技术含量的,来来来,你写一封我照着抄就行了。”

朱邪狸狐疑地看了一眼他,不知道李谈什么时候还多了个模仿的本事,但还是说道:“没有纸笔,只能回去再写了。”

然后众人就眼睁睁看着李谈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了纸笔还有墨。

在看到之后连李白都无语了:“大王,你出来……带着这个做什么?”

难道还想打着打着现场写檄文?最主要的是对突厥用得着吗?

李谈心说谁打仗还没事儿带着笔墨纸砚啊,这不是从系统兑换的吗?

朱邪狸接过纸笔斟酌着写了一封十分充满突厥风格的传信,而后递给李谈问道:“上面的印信你打算怎么办?”

手令又不是真的只写一封信就可以的,没有上面专门的印信对方肯定不认,当然印信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特殊的秘方配制的印泥。

李谈袖子一挽说道:“等着!”

然后大家就看着他笔走龙蛇按照原本手令的字迹,抄写了一遍朱邪狸所写的内容。

等写完之后,原本朱邪狸还以为李谈是打算重新雕刻一个印章什么的,结果没想到啊……他居然是用画的!

而且画的分毫不错,那墨看上去跟印泥也没什么区别!

在众人的目瞪口呆之中,李谈画完最后一笔说道:“够吗?”

朱邪狸怔怔看着他,点了点头,真是没想到你还有这天赋啊。

李谈十分开心地说道:“那剩下就交给你了。”

朱邪狸想了想觉得,他跟李谈都不太适合过去包括李白,实在是他们长得太突出,一眼看过去想要被人忽略都不太可能,最好是找那种大众脸,扔在人堆里都分辨不出,让对方看着总觉得跟谁都像的那种才好。

这一队突厥传令兵其实没多少人,一共也就是五十人的队伍,这也是刚刚他们埋伏特别容易的原因。

朱邪狸选出了五十人前去送信,李谈有点不放心,但是现在给对方套盾加持续都没啥用,因为技能也是有时间限制的啊。

等这些人到了突厥驻地的时候,身上的技能早就消失了,是死是活就全凭他们的运气。

也可以说……这五十个人是冒着生命危险去的。

李谈在热血上头之后逐渐冷静下来,忍不住说道:“要不然就算了吧。”

朱邪狸手下本身人就不多,少一个都是损失。

朱邪狸看了他一眼说道:“这么好的机会为什么要放弃?”

他的仇人之一就是突厥的可汗乌苏米施和叶护阿布思,阿布思还是同罗部落的首领,这一次出征的突厥人之中正好就有同罗部落的将士。

如今他也算是间接在为自己的父亲和族人报仇。

朱邪狸说完对着那选出来的五十人说道:“你们放心,若有万一,你们的父母会得到足够的赡养,你们的后代我会为他们脱籍。”

那五十个人顿时神情无比坚定,一家老小都安排好了,他们也就没有了什么顾虑。

当然这里面最让他们心动的就是朱邪狸承诺的脱籍,他们这些普通士兵大多都是奴隶出身,身份比不上平民,所以后代也都是奴隶,就算努力也没可能跨越阶级的那种。

如今若是能用他们一条命换来后代脱籍成为平民,那是十分值得的一件事情。

李谈在看到朱邪狸这么说之后,才忽然想起来,沙陀族……不,或者说是大部分外族现在还处在奴隶制下面。

他们的奴隶制比大唐的更加严苛一些。

李谈自然是从心里觉得这种制度不好,然而他也不确定这种制度是不是该改变。

奴隶是首领统治的方法之一,只有划分了绝对的阶级才能更好的巩固统治。

比如说现在,只要承诺这些奴隶的后代能够不再为奴,那么这些人就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

可是后世没有努力,军人不也一样冲锋陷阵?

他认真思索半晌才忽然想到一个问题:在这个时代,其实没有特别鲜明的国家概念!

至于爱国教育什么的,自然也是没有的,所以就造成了不同的统治方式。

朱邪狸不知道这么简单的一件事情李谈就已经发散到了统治阶级的统治方法,他转头看向李谈说道:“现在我也要派人去调兵了。”

之前那封手令上所写需要调兵的人数至少有三千人,为了怕引起对方的疑心,朱邪狸干脆就没有改变数字。

这个人数就不是他们能够打赢的了,当然最主要的是他们这些粮草至少要先运回去啊。

热门小说大唐总校长[穿书],本站提供大唐总校长[穿书]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大唐总校长[穿书]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105章 下一章:第107章
热门: ABO虚假婚姻关系 琉璃美人煞 酒神(阴阳冕) 狂武战帝 儒雅随和的我不是魔头 无限气运主宰 琴帝 无尽神域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科技巫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