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上一章:第102章 下一章:第104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就在公孙垂疑惑李谈会用什么办法的时候,李白走进来说道:“你们居然还坐得住?”

李谈有些疑惑地抬头看向他:“怎么了?”

李白脸色有些冷说道:“那些人开始有动作了。”

李谈挑眉:“这么快?我以为他们还会再忍一阵子, 他们做了什么?”

李白冷哼说道:“现在他们开始散布谣言, 说是宁王乃是火命, 所以才让凉州变的如此干旱。”

李谈:?????

这是看武力值方面搞不定他, 就开始搞封建迷信?他还以为这些人会出什么招数,结果等了半天等来这么一个,这些人还行不行了?

李白说道:“别小看这些谣言,曾经他们也这样对付过前前任刺史, 不过那个时候是下雨太多形成了洪灾,结果你猜怎么着?”

李谈问道:“哦?怎么了?”

李白回答:“一群愚昧百姓趁着这位刺史出去巡堤之时, 纠结起来将刺史连同侍卫全给撞进了河里!也亏得当时洪水已经开始退去,这位刺史才没有一命呜呼。”

李谈惊讶:“这是谋害朝廷官员啊,他们不怕死吗?”

李白无奈说道:“法不责众, 当时根本没看清到底是什么人,都忙着去救刺史了啊。”

李谈托着下巴想了想说道:“估计就算真的记住了人去找, 恐怕也是找不到的。”

先是传谣言,然后再煽动百姓情绪,最后找一两个人登高一呼,百姓自然就会盲从, 而为首的那些人到时候自然会消失的无影无踪, 就算想找都未必找得到。

公孙垂站在一旁,冷着一张俊脸说道:“真是岂有此理,他们居然如此丧心病狂!”

“嘿。”李谈笑道:“他们都敢直接杀人了,还有什么不敢的?”

公孙垂问道:“大王, 您真的有把握能够解决干旱的问题?”

李谈干脆说道:“我现在跟你们说估计你们也不信,干脆就让你们看看吧,正好前两天我让子美开出了一块荒田,走。”

李谈十分不务正业的说走就走,公孙垂和李白对视一眼也连忙跟上,毕竟他们一点也想不出李谈会用什么方法解决干旱问题。

而陈冲见到李谈要出门自然也是随身护卫,他这两天跟被关押的哈塔木以及贺宽父子交流了不少,算是再一次认识到了这个地方的人有多么凶残。

他总觉得以他家大王这得罪人的能力,出门实在有点危险,他一定要保护好宁王才行!

李白一看人挺多的,直接就将杜甫也喊了过来,于是一行人浩浩荡荡的跑到了郊外的荒地。

他们这群人还是比较明显的,尹家派来盯着李谈的人立刻回去禀报。

尹昉心中疑惑,不知道李谈到底是要做什么,只好命人继续跟着,结果他派出去的人……全都被抓了起来。

毕竟那是在郊外啊,而且还是一望无际连个能遮挡的树都没有的郊外,这些人鬼鬼祟祟跟在后面,陈冲不用多看就能发现。

无故跟随亲王,肯定是意图不轨,陈冲都没问李谈就直接让人抓了起来。

而李谈夜似乎不在乎周围有没有人看着,他绕着土地走了一圈,发现这真的是旱到了不行,土地都开始龟裂,如果再不下雨的话,别说粮食,李谈怀疑连饮水都会有问题!

他叹了口气说道:“这什么破天气啊。”

公孙垂催促道:“大王,您有什么办法就别卖关子了。”

作为临时凉州长史,公孙垂觉得如果再不解决干旱的问题,他这个长史恐怕还没上任就要辞职了!

李谈笑了笑说道:“急什么。”

他说完装模作样的伸手对着半空抓了一下,众人只觉眼前一花,而后便看到李谈的手中多了……一束花?

说是一束花或许还有点不太准确,应该说是一枝花,那是一段树枝,树枝上有着几个或含苞待放,或已经盛开的花朵。

花朵的花瓣呈浅蓝半透明状,不过这并不是最让人稀奇的,最让人稀奇的是那枝花居然有水流从每一朵花的花蕊之中流下!

那些水流到李谈的手上居然没有顺着他的手浸湿袖子,而是落到了土地上。

只不过这些水对于这片干裂的土地而言着实有些杯水车薪,除了湿润了一小片之外,几乎没有任何作用。

饶是如此,众人也都稀奇的围上去,仔细打量着这枝花。

李白忍不住问道:“这……这难道是仙树?”

他们对于李谈弄出来的奇怪东西,倒是接受的十分顺利,毕竟李谈做出来的出乎意料的事情实在太多。

杜甫叹了口气说道:“可惜,纵然是仙树,这也不过是其中一节,只怕……”

李白问道:“大王既然将它拿出来就必定有其用意,难道是要种在这里?”

李谈对于李白的脑洞还是十分佩服的,他看了一眼李白说道:“种是种不下的,这东西不是这里应该有的,不过,它自然有它的特异之处,你们都让开。”

瞬间所有人都退后了好多步,给李谈让出了一个绝对的空间。

李谈将花枝往半空一扔,瞬间花枝周围产生一阵雾气包裹住整枝花。

那一团雾气十分大,目测至少有二十尺的样子。

而那团雾气来得快去的也快,等雾气全部消失之后,众人发现在那片空地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花盆,而花盆之中则种着一棵树。

那棵树看上去跟刚刚那枝花的形状几乎是一模一样,就连花朵的位置都一样,唯一的区别就是花朵也变的硕大无比,而在树枝最上方的半空,漂浮着一团水雾,从那水雾之中有大量的水流溅射出来,形成了喷泉。

不仅如此,那些花朵也如同刚刚一样从花蕊中往外流水,更让人诧异的是,在花盆的周围还散落着几朵小一点的花,也在往外喷水。

整个树木仿佛就是一个巨大的喷泉,源源不绝的往外流水,而那些水仿佛是凭空出现的一样。

变大之后,水流也跟着增大不少,李谈连忙带着人后撤。

众人目瞪口呆地看着那棵树流出来的水将整片土地一点点浸湿,杜甫忍不住弯腰抓了一把泥土之后激动地说道:“如果此树不停的话,那么最多一天时间,就能暂时满足这一片耕地的耕种要求,不过,若是想要维持庄稼生长的话,那还是需要多灌溉几天。”

李谈笑吟吟问道:“所以……这个有没有用?”

公孙垂站在一旁沉默不语,他是知道李谈有商城这件事情的,然而从一开始他就没有想到李谈会这样利用商城之中的挂件。

毕竟现实限制住了他的想象力,大概也就李谈这种不按牌理出牌的人才能想到这种办法。

除了公孙垂之外其他人都很激动,激动过后,李白便有些发愁地说道:“如此宝物留在这里若是被他人偷走,又当如何是好?”

杜甫在一旁也很发愁:“虽然水流很大,但是只有这一个的话,如何能够满足全城需求?”

李谈先是回答的李白:“太白先生如果有疑问的话,可以走过去触碰一下这棵树,随便一个部位都可以,地上的花也可以。”

李白一些狐疑地看了他一眼,走过去轻轻伸手碰了碰地上的那朵花。

结果就在他碰触的一瞬间,那棵树连同巨大的花盆一起瞬间被一阵雾气包裹。

等雾气散去之后,地上就只留下了一枝有着微弱水流的花枝。

李谈走过去将花枝捡起笑着说道:“除了我,别人碰它,它会立刻变回这个样子,虽然也有水流,但是这个水流……也并没什么用吧?”

一旁的陈冲忽然说道:“就算用处不大,但此物足够稀奇珍贵,说不定就会有人起歹心。”

李谈摸了摸下巴说道:“这个好说啊,我有一个规划。”

李白等人顿时警惕地看着他问道:“大王,又想做什么?”

李谈说道:“走,回去跟你们说。”

于是一群人浩浩荡荡的来,又浩浩荡荡的走,只留下一块已经被水浸润的土地,与旁边干裂的土地一对比,仿佛被神眷顾过一样。

之前偷偷摸摸跟着李谈,但是没敢跟太紧的人所以没被抓的人,此时小心翼翼的凑过来,看到那片湿润的土地之后都忍不住瞪大了双眼——难道宁王真的有办法?要不然这些水是哪里来的?

一时之间就连这些探子都有点迟疑,不知道要不要报告主家。

他们算不上那些家族的奴隶,毕竟那些家族还是需要一些在必要时刻帮他们摇旗呐喊的“平民”的,所以他们身份都是普通百姓,但是对主家却绝对忠诚。

然而就算再怎么忠诚,人也是要吃饭的。

最近因为干旱,他们甚至已经能够想到将来到了收获的时候,整个凉州颗粒无收的情况。

这样的话,就算主家再怎么帮衬他们,到了冬天他们的日子也会十分难捱。

尤其是旁边还有吐蕃和突厥虎视眈眈,这些人在入冬之前总是会过来劫掠一番,到时候他们原本就不多的粮食或许就会被胡人劫走。

若是宁王真的有办法的话,他们也不介意晚报一下。

就在这些人仔细思考的时候,李谈正在书房之中打开了一张图纸说道:“看看这个。”

在看到图纸的一刹那,李白忍不住脱口而出:“琅嬛书院?”

李谈点点头:“没错,这个布局跟琅嬛书院相差无几,唯一不同的就是这个地方,这是整座书院的中心点,琅嬛书院的中心点是书阁,而这座建筑取消了书阁,留出来放置一个巨大的喷泉,能够提供许多水源的喷泉,怎么样?”

李白皱眉问道:“你想在这里也办一座琅嬛书院?”

李谈点点头:“是啊,我看了一下,这边的空地也有不少,甚至能办的比长安那个更大,不过高楼就算了,有一个能跟琼楼玉宇相差无几的就可以了,再来一个圣人怕是要不高兴。”

李白摇了摇头说道:“此事不成。”

李谈明知故问:“哦?怎么不成?”

李白说道:“这里不是长安,甚至也比不上江浙一带,你在这里半书院未必会有学生。”

这边的胡人生活都还比较粗糙,他们对于知识的渴求完全比不上对武力的渴求,所以在这种地方想要招收很多学生,那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李谈听后笑道:“碎叶城比凉州还要偏远,不还是出了太白先生这样的才子吗?”

李白无奈,想要说他是个例,但是又觉得这样说好像在变相夸赞自己一样,让他又有些不好意思。

不过,偶像尴尬的时候,迷弟总会适当出现。

一旁的杜甫十分自然地说道:“十二郎自然是不同的,整个大唐又有几个人能与十二郎相提并论呢?”

李白连忙矜持摆手说道:“子美切莫如此说,比我强之人可是大有人在的。”

李谈笑了笑说道:“我当然知道太白先生乃是天下少有的奇才,不过万一这里有不错的好苗子呢?”

当然最主要的是他需要师徒值啊,虽然琅嬛书院在贺知章的带领下如今是蒸蒸日上,可问题就在于不教学之后,仅凭着那些学子抄书得来的师徒值还是太少。

李谈估摸着自己在凉州的时间应该不会太短,所以便打算直接在这里建立一座书院,蚊子再小也是肉啊。

至于建书院的钱,李谈表示……他现在真的不缺钱。

只不过,这么大的工程,孟知涯不在,李谈还真找不到合适的人来监工。

他叹了口气说道:“哎,有点想孟知涯啊。”

众人:……

杜甫等人对他十分了解,见他连图纸都准备好了就知道这件事情肯定是要办的,而且他也看得出来中间那个喷泉的设计很特殊,因为从图纸上看似乎有水渠链接整座书院,甚至连外面也有连接。

李白指了指那些水渠一样的图样问道:“这个是做什么的?”

李谈说道:“引流用的,将水引到别的地方。”

“引到书院的湖里?”杜甫指着图纸上很大的一个湖问道:“可是这座湖为什么还有支系?”

这座湖看起来是在书院之中的,但问题就在于一般内湖连接外界都是为了引水,可是凉州……要是有能够引进来的水源还至于干旱成这样吗?

所以这些支脉必然是往外流通的,可是……为什么要往外流?

李谈听后严肃得说道:“你们不觉得凉州缺一条护城河吗?”

众人:……

神特么护城河!你睁开眼睛看看外面干成什么样子了啊,哪儿来的护城河!

李谈见大家都一脸无语的样子,便说道:“护城河的水源就从书院中心的喷泉来啊,我觉得应该没问题。”

大家愣了一下,没想到他居然是这么想的。

公孙垂有些迟疑说道:“那棵树……能够支撑这么大的一个水系吗?”

他还记得李谈想要利用这个来解决干旱的问题,那么就需要更多的水源。

书院的湖,城外的护城河,还有整个凉州的灌溉问题,全靠着那一棵树……感觉有点不太可能啊。

虽然那棵树的水的确是源源不绝,可问题就在于水流不够大啊。

李谈问道:“一棵不够两棵呢?三棵呢?总有足够的时候吧?”

公孙垂愣了一下,不自在地说道:“那可真是价值连城了。”

他这么说就是想要隐晦的提醒一下李谈,换这个东西可是需要很多师徒值的,并且换第一个师徒值是最基础的,以后每多换一个,需求的师徒值都会在增加。

李谈如果真的想要换那么多的话,只怕需要的师徒值都是一个天文数字。

李谈听懂了他的意思,笑了笑说道:“当然是价值连城,只不过在我而言,倒还好。”

公孙垂一时之间不由得开始思考,李谈到底存了多少师徒值。

一直没有说话的王紞说道:“如果殿下有这个想法的话,那么……这个工程可太浩大了,没有个一年半载无法完工,但是……适宜种植的时间不等人啊。”

李谈叹了口气说道:“要不怎么说我想念孟知涯呢。”

说完这句话,他开口说道:“这样,书院其他地方暂时不急,先将围墙修上,然后中央喷泉先安置好,这里面重点是水渠,不过……这里可能没什么精通水渠设计的人啊。”

毕竟这里干旱的时候多,并没有什么能够引水的地方。

公孙垂在一旁说道:“我……略知一二。”

李谈眼睛一亮,一句系统出品,必属精品差点能脱口而出。

幸好他克制住了自己,憋的不行半天蹦出来一句:“那可这真是太好了,这件事情就交给你,哦,对了,劳役方面的话暂时先不用本地人,我不是带来了那么多护卫吗?先用他们吧。”

水渠还没设计好,也没有让百姓看到希望,现在贸然征伐劳役很容易引起暴动。

毕竟眼看粮食都没有了,自己家里肯定吃不饱,现在最重要的是为冬天存储食物,然后新来的刺史要征伐大家筑城,被逼急了这些人怕不是要造反!

在中原的话,造反的人每次都要经历良心的拷问,毕竟是受正统教育长大的,从小就被灌输忠君爱国,想要跟这么多年的三观作对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但是这里的人……那真是想反就反,反的痛快了。

公孙垂领命而去,一旁的陈冲忽然问道:“大王,那棵树有没有名字?总不能一直那棵树那棵树的喊吧。”

好歹是绝世宝物,总不会连个名字都没有吧?

李谈听到之后,忍不住脸上一僵,笑容都定格了半晌才看了一眼李白说道:“这个……倒也的确有个名字,叫青莲语瀑。”

杜甫愣了一下,忍不住转头看向李白。

李白:??????

原本如果只是说青莲的话,李白还不会放在心上,这两个字很普通,用这两个字的也不少,而且那些花朵的颜色的确偏向青色,也的确是青莲,唯一需要吐槽的就是莲花长在了树上。

可是那个语字……真不是在逗他?

李白开始怀疑李谈是不是对他有意见,所以起了在这么个名字,可他认真回想了一下,觉得自己也没有很多话啊。

毕竟他给李谈讲课的时间都有限,平时两个人见面的次数都不多,不至于给李谈留下这么深刻的印象吧?

李谈见李白的脸色有些不对,便说道:“这个……其实还有一首写它的诗呢,‘半山问道步仙踪,万里渊峦久未回。情迷且遇菡萏引,徒羡清流水盈杯。’”

杜甫轻咳一声说道:“诗不错,大王的诗越来越有十二郎的风采了。”

李白听后更加无奈,他倒也洒脱,不过一个名字而已,若是他浪费些口水,能够救的了所有□□旱所困的百姓,那倒也无所谓了。

李谈偷偷笑了一声,他原本可以改一下名字的,反正这里的人也没有几个人认识这个挂件,只不过他当初看到这个挂件,第一个反应就是李白的口水形成了瀑布,当时看到这四个字就笑得不行。

现在终于是当着面调戏了一次,也挺有意思的。

杜甫也要跟着李白走,不过在走之前,他忍不住问道:“大王,为什么青莲语瀑变小的时候,没有花盆?那个花盆去哪里了?”

对于这个他真的是百思不得其解,不过他也没有非要一个答案。

毕竟青莲语瀑本身也不是他们能解释的了的。

李谈听后心说你还真是问到我的知识盲区了,我哪儿知道为什么啊?这不得去问美工吗?谁知道他们设计的时候是怎么想的。

好在杜甫也只是问了一句就走了,都没有非要听一个答案。

等他们都走的差不多之后,李谈才拿出了另外一张图纸——那是一张城市规划图。

规划的就是凉州州府,图纸上整个凉州比之长安也小不了多少,甚至会更大一些,他之所以没有将图纸给大家看,主要是觉得连建个书院这些人都觉得不值得,若是再告诉他们还有更大的城池要建,他们恐怕又要苦口婆心的劝了。

李谈现在需要决定的就是这座规划中的城池是在原本的州府基础上改建,还是重新建一个。

按照节钱财来说,肯定是重新建一个省钱,毕竟在老的上面翻修需要的工程量很大,而且州府原本的布局就不怎么好。

想要改成新的那种,就需要拆除不少的建筑,什么居民楼之类的,甚至连刺史府之类的都要拆除一遍,这可是一个不小的工程量。

李谈认真想了想之后决定还是重新建一个新的州府,将这破地方留给那几个家族折腾去吧!

只不过这份图纸只是最初的一份规划图,想要重新建城的话,必须仔细设计,这个时候他不由得又发出了想念孟知涯的感慨,顺便还写了封信:你快点建!建好快点过来!我需要你!

孟知涯在接到这封信的时候,正好是在琅嬛书院的实验室内。

他看看信又看看那些执意投奔李谈的学子,不由得苦口婆心说道:“你们都走了,日后这些电灯的维护谁来啊?坏了怎么办啊?凉州那个地方破破烂烂,你看连宁王去了都举步维艰,你们去那边做什么呢?”

何韬坚持说道:“长安的确什么都好,但最不好的就是这里没有更先进的知识了,恩,当初山长也是这么说的。”

孟知涯则有些不信:“长安是京城,全国的精英都汇集与此,怎么会没有更先进的知识?这里没有难道凉州就有了?”

何韬一脸理所当然说道:“是啊,因为山长在那里啊。”

热门小说大唐总校长[穿书],本站提供大唐总校长[穿书]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大唐总校长[穿书]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102章 下一章:第104章
热门: 长宁帝军 修罗天帝 人道至尊 长生界 御天神帝 最强狂兵 入眠 蛮荒风暴 逆成长巨星 黑暗物质1:精灵守护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