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上一章:第98章 下一章:第100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李谈的笑容顿时僵在脸上,虽然早就做好了心里准备, 但是在听到的一瞬间他还是很难过。

朱邪狸没有听到他说话, 也大概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便轻轻在他耳边说道:“等我报了仇, 就回来找你。”

李谈问道:“报仇?找谁?”

“阿布思,乌苏米施。”朱邪狸的声音很平静,仿佛是在说两个普通的人名,而不是与他有着刻骨铭心仇恨的仇人。

李谈听了之后就觉得有些发愁, 这两个人都不太容易对付,乌苏米施就连内附都只派了一个叶护过来。

就算再怎么说叶护的地位仅次于可汗, 也并不能掩盖乌苏米施的傲慢。

但是李谈觉得自己不能阻止他,只好低声说道:“我跟你一起走。”

不可否认,那一刹那朱邪狸十分心动, 如果李谈肯跟他一起的话,那么就会是他最大的助力, 可是他又有些舍不得。

他的阿恬在长安有身份有地位,生活得好好的,为了他而远走他乡,甚至还会陷入十分危险的境地, 想一想他都会觉得心痛。

朱邪狸闭着眼睛长出口气说道:“虽然很想, 但是不行。”

李谈低声说道:“我……我跟皇室原本就没什么瓜葛,说我在这里无牵无挂也是可以的,你不要想那么多。”

朱邪狸问道:“太白先生呢?杜令呢?贺监呢?孟知涯呢?还有……琅嬛书院,他们都是你的牵挂。”

李谈认真想了想, 刚想说什么,朱邪狸就伸出食指抵住了他的嘴说道:“嘘,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我还有事情要拜托你。”

李谈疑惑地看着他,朱邪狸继续说道:“我的母亲和妹妹就拜托你了。”

李谈想了想,觉得沙陀可墩跟朱邪闻铃的确是不太适合跟着他走,毕竟朱邪狸此去是可以预料的艰难。

他应道:“好,我一定会照顾好他们的,不过,我不去,但你要带上我的人。”

他一边说着一边招来了唐堂和秦奉剑,而后说道:“这两个人你可能不太认识,不过……也算是我的故人吧,具体来历我不能多说。”

朱邪狸想到李谈的来历,瞬间将这两个人也当成了仙神一流的人物,毕竟这来无影的本事也很厉害。

李谈介绍说道:“这个少年名字叫唐堂,精通暗杀,平时就留在你身边保护你,当然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直接派他刺杀阿布思和乌苏米施。”

唐堂知道李谈的意思,认真看着朱邪狸说道:“我一定不辱使命。”

朱邪狸却淡淡说道:“就算他们两个死了,东·突·厥还在,吐蕃还在。”

李谈:……

他以为这货只是想要杀了阿布思和乌苏米施为他爹报仇,真是没想到他居然还想着覆灭东·突·厥和吐蕃的想法呢?

大唐努力了这么多年都没做到的事情,朱邪狸一个人……说实话,他是不太看好的。

不过他也不好打击朱邪狸,只庆幸自己这一次抽到了秦奉剑。

他又给朱邪狸介绍了秦奉剑之后说道:“这位不仅精通行兵布阵,也能帮你训兵,你一个人总归是管不过来的。”

朱邪狸倒是有些诧异:“你手上居然还有这等人才?”

李谈微微笑了笑:“以后你会发现更多的,现在只有他们两个跟你走,太多目标也太大。”

朱邪狸倒是没有拒绝,只是含笑看着他说道:“你这是帮了我大忙了。”

李谈说道:“所以……你现在能不能跟我说说你的计划?不用太详细,我只想知道你去哪里找人。”

打仗是需要人的,按照唐堂只找到了朱邪狸一个人来看,他们带过去的兵可能也……现在朱邪狸基本上就是光杆司令,怎么复仇?

朱邪狸倒是早就想好说道:“我们部族这次跟着出征的人并不是很多,更多还是从当地调遣的唐军。”

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在建宁王跑去引兵围剿他们的时候,才会毫无还手之力。

当然更多也是因为朱邪骨咄支在这之前就已经因为撞破阿布思的阴谋,而被阿布思毒杀。

朱邪狸没有过多说这些,只是略微提了一下,李谈这才知道,沙陀部的青壮其实还是有个两三万人的。

而阿布思这一次对付的不仅仅是沙陀一族,还有铁勒部以及其他部族,这些部族有不少都是失去了领头羊,一部分被俘虏,一部分就私下逃离。

他就想要将这些残兵败将先收拢起来,以图日后。

李谈见朱邪狸没有抵触唐堂和秦奉剑,便让他们两个先离开,低声跟他说道:“这样的话,你需要选一个比较安全的地方,有选好是哪里吗。”

朱邪狸说道:“我会带着部族暂且退居祁连山山脉之中,无论如何先将族人安顿下来才是真的。”

祁连山山脉啊,相对于外面里面的确是安全许多,但里面也有里面的危险,各种野兽,还有恶劣的生存环境,以及食盐粮食等各种日用品,这都是问题啊。

李谈想了想最后说道:“我这里给你准备什么好像都不是特别有用,毕竟距离太远,你带过去也引人注目,只能给你带点钱了。”

朱邪狸却说道:“我不缺钱,我在去救……建宁王之前,已经让部族之人带着金银财宝离开了原住地,进入了祁连山山脉之中,粮食什么的也都派人去买了,你不要担心我。”

李谈:……

他原本以为朱邪狸会成为里一样跌落到尘埃的男主,现在只有他能帮朱邪狸,结果没想到人家是氪金玩家。

所以他除了提供两个人之外,好像也的确没有更好的帮助方式了。

唯一能做的大概也就是照顾好他妈和妹妹了。

李谈最后只好抱住朱邪狸说道:“记得给我写信。”

朱邪狸亲了亲他的额头,没有说话。

他能停留在这里的时间很短,短到第三天就要离开了。

在临走之前,朱邪狸跟母亲妹妹告别之后,才转头看向李谈,沉默半晌才说道:“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能回来,若是有朝一日复仇成功,我可能也……不会再来长安了。”

这两天他跟李谈一直在尽量避免这个话题,只是眼看快要分别,他觉得有必要将这件事情说明白一些,毕竟他不想给李谈留下希望再打破这个希望。

李谈脸色一黯说道:“我明白,没关系,山不来就我,我去就山,你不来找我,我还不能去找你吗?”

朱邪狸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凑到他耳边极快的说了句:“不要等我。”

然后就上马走人了。

对于他这句话,李谈表示:我听你鬼扯!

朱邪狸走了之后,沙陀可墩转头看向李谈说道:“以后就拜托殿下了,既然决定留在长安,也是该换个称呼了,你可以唤我窈娘。”

李谈压下心头的失落,笑了笑说道:“好,那就请窈娘暂且在这里委屈两天,我为两位在长安寻找一处民宅安顿下来。”

窈娘有些意外:“去长安?”

李谈点头:“大隐隐于市嘛。”

不过也只是暂时的,放在长安方便他随时带着窈娘和朱邪闻铃走,当然这句话他是不能说出来的。

李谈回到长安的时候,正好听闻杨钊被升为京兆尹,并且由李隆基更名杨国忠。

他长长出了口气,杨国忠到底是登场了,不过也没关系,反正安禄山造反的理由大概用不上清君侧这个名义了。

他入宫之后直接去蓬莱殿寻杨贵妃,杨贵妃见他来了便警惕问道:“又发生什么事了?”

李谈有些疑惑:“你怎么反应这么大?”

杨贵妃看了他两眼说道:“每次你摆出这个表情,都代表着有麻烦事,我当然会担心。”

李谈摸了摸脸,他也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表情,不过既然杨贵妃看出来了,他就干脆承认说道:“我的确有事想要拜托阿娘。”

杨贵妃听了就觉得脑袋疼,一边揉太阳穴一边说道:“你先说吧。”

李谈看了一眼四周,杨贵妃立刻会意将所有人都赶了出去,然后才说道:“行了,我可以确定你这次又有大事要说,说吧说吧。”

李谈说道:“杨国忠如今已经深得信任了吧?”

杨贵妃有些警惕地看着他说道:“你又想做什么?如今安禄山已经提前败露,他也没有资格再打着清君侧的旗号造反,更何况阿钊只是当上了京兆尹而已。”

李谈这才明白了为什么杨国忠突然上位,原来是杨贵妃觉得安禄山如今没有了发动安史之乱的能力,所以才放心大胆的对李隆基进言,让他得到重用?

对此李谈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半晌才说道:“没有了安史之乱也会有别人的,归根究底是整个朝廷的政策都出了问题,不过,有没有杨国忠的确无所谓,反正那些人总是能找到各种理由造反的。”

杨贵妃听完之后点头说道:“你说的很是,所以……我们还是需要阿钊的。”

李谈说道:“不仅需要他,我们也需要自己的势力。”

杨贵妃有些茫然:“什么意思?”

李谈小声跟她说道:“你想想,当初杨家之所以败落那么快,还不是因为手上没有实权?杨国忠虽然贵为宰相,但他没有兵权啊,所以他没有任何能力保护自己保护你。”

杨贵妃听后立刻说道:“圣人不会给阿钊兵权的。”

或者说,宰相手里从来都不会再紧握兵权。

这一点杨贵妃十分清楚,所以根本不会去跟李隆基开口。

李谈说道:“他当然不行,但我可以。”

杨贵妃转头看着他:“你不是已经有左金吾卫了吗?”

李谈摇头:“不够,而且不是我看不起左金吾卫,他们真的不行,若是再来一次安禄山打进长安,他们能保住自己就不错了,还指望他们保住你?”

杨贵妃直接说道:“你想说什么就干脆一点吧,你总是有道理的,我也只能相信你。”

李谈倒也干脆直接说道:“我想出镇,什么地方无所谓,最好是偏北一点。”

杨贵妃在听到他要出镇的时候就已经十分惊讶,在听到他希望去北边就更加震惊,甚至忍不住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问道:“三十一郎,你没发热吧?”

李谈哭笑不得:“我很好,我是说真的,北人大多性情刚烈凶悍,而且想要对付胡人,用那边的人再好不过。”

杨贵妃皱眉说道:“圣人未必会同意,许多皇子现在都被留在了十王宅,他们都未曾出镇,你……”

“我毕竟不一样,皇子是有可能造反,争太子之位的,而我从根本上就被杜绝了这个可能,所以在这方面我比其他皇子反而有可信度。”

杨贵妃一时之间陷入两难,她想了半天才说道:“就算你过去了,如果不给你兵权你又能如何?”

李谈问道:“各地刺史偷偷募兵这种事情还少吗?”

杨贵妃一想也是,出去了就真的是一方土皇帝,只要他能搞定当地那些盘根错节的关系,那就绝对有发展。

不过她还是问道:“你想出镇也容易也不容易,全都在圣人一念之间,回头……我跟圣人提一提吧。”

至于李谈所说的去募兵等将来保护她,杨贵妃也并没有放在心上,在她看来,如今安禄山就算起事也太过仓促,整整比上一世早了将近十年,他此时羽翼未丰,也没什么好担心的。

她信不信的,李谈倒也不是很在意,他更在意的是李隆基的态度。

回去之后他甚至开始思考要不要想一个说辞,比如说某某某地有神物即将出世,只有他才知道怎么弄回来?

至于那个神物到底有什么作用,唔,这个恐怕还要好好想想。

李隆基在得知李谈有意出镇一方之后,倒是起了好奇之心,直接将李谈喊到了宣政殿。

李谈踏进大殿的时候还有些纳闷,这件事情是杨贵妃提的,怎么没在蓬莱殿召见他?

李隆基见到李谈便说道:“我听你阿娘说,你有意出镇一方,她说的也不是很清楚,你到底怎么想的?”

李隆基私心里是不太想要放李倓走的,随着他的年纪逐渐增大,虽然现在依旧健康,但他还是担心会在某一天突然出事,李谈在他身边的话,他会比较安心一些。

李谈压下心中的疑惑说道:“也没什么,只是近来读了些兵书,就想要去见识一番罢了。”

李隆基笑了笑说道:“你阿娘不在这里,你不说实话我可是不会同意的。”

李谈听到他这么说忽然就悟了——李隆基在这里召见他并不是觉得这件事情有多么严肃,根本原因就在于他耳根子软,受不得杨贵妃那套温软娇嗔的组合拳,他怕自己迷迷糊糊就同意。

李谈心中颇觉好笑,实在是没办法评价这两个人,只好说道:“实话就是我想出去走走,当初我到这里之后本来并不想来长安的,我是想要去查看一下龙脉,只不过后来因为……就来了长安,现在我依旧想要去看看。”

李隆基顿时心中一紧:“龙脉?龙脉如何了?”

李谈认真说道:“龙脉关乎一国气运,当初我来的时候就发现龙脉似乎有所改变,不过也不是什么太大的变化,就先放在了一边,至于是好是坏,还要去看看才行。”

李隆基沉吟半晌说道:“那你想去什么地方看?”

李谈说道:“北边吧,大概凉州那附近。”

李隆基有些怀疑地看着他:“那边?有龙脉?”

李谈说道:“但凡山脉都有可能有龙脉,别的就不说,祁连山山脉那边原本就有气脉但是并未形成龙脉,我想去看看是否能形成,若是能形成……祁连山脉可有一部分是在吐蕃,到那个时候,就更压制不住吐蕃了。”

李隆基沉吟半晌忽然问道:“你是不是因为朱邪狸才过去的?”

李谈顿时被吓了一跳,还以为他跟朱邪狸的奸情就这么被撞破了。

结果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那边李隆基苦口婆心说道:“我知道你之前与他交好,如今受不了这种背叛,但他们父子既然敢铤而走险,必然是做好万全准备的,你过去也未必是他们的对手。”

李谈:????

李隆基这是脑补了什么啊?

莫不是觉得他因为朱邪狸的背叛所以生气,这才要去那边找朱邪狸报仇的?

这是怎么样的一种脑回路啊。

不过他过去,还真是因为朱邪狸。

当然这句话他不会说的,所以他只能否认说道:“这跟朱邪狸没有关系,而且朱邪狸不是已经死了吗?建宁王亲眼看着军官杀过去的,当时他身边就那么几个侍卫,纵然没有找到尸体,也不可能逃脱的。”

李隆基一想也是这个道理,便说道:“你且回去,容我想想。”

龙脉是大事,李隆基不会拿着个开玩笑,他也没打算完全相信李谈,总要听听太史令的说法。

李谈也没指望这一次就能成功,反正还有时间,他需要尽快将电灯给搞出比较适合的出来,要不然到时候李隆基想到琼楼玉宇需要用到的电灯还没有着落,然后不放他走怎么办?

李谈离开了皇宫直接就去了琅嬛书院,这些日子事情太多,他都没怎么过来,结果发现琅嬛书院运转的还不错,就连他仓促之间搞出来的实验室都在像模像样的运转着。

贺知章看到李谈过来就问道:“这是打算回来继续教书?不过,你的位置已经有别人顶替了,只有实验室是属于你的了。”

贺知章看着李谈笑的居然有些不怀好意。

不过李谈倒也理解,他这说走就走,还走了好几天,总不能因为他不在就让学子们不听课吧?

那就只能安排别人来,那也不能用得着的时候把人家叫过来,用不着就轰走。

更何况贺知章觉得李谈未来讲课的时间可能并不是很多,毕竟李隆基的琼楼玉宇已经竣工了一半,若是等到楼都盖好了,电灯还没搞好,那恐怕圣人是要震怒的。

李谈也没抗议,看着后台师徒值增长的情况,觉得这样平稳增长也挺好的,反正他是铁了心的要走,现在贺知章都安排的好,反而省事。

贺知章见李谈没有任何异议就接受了这个情况,甚至还隐隐有些放松,就察觉到肯定有问题,便问道:“殿下可是又有其他想法?”

李谈不得不感慨贺知章这真是人老成精,居然这都看得出来,便小声说道:“我有可能出镇一方,不过只是可能,贺监也不要说出去。”

贺知章听后倒有些意外:“如此倒也是好事。”

在贺知章看来,年轻人能够出去游历一番总是有好处的,一般世家子弟在年龄到了的时候都会去游学。

不是世家子弟的只要家里有足够的经济支撑也会这么选择,代表性的就是杜甫和李白。

皇室子弟享受奢华的生活,但是在这方面就没有那么自由了。

所以李谈若是能够出镇一方,贺知章倒是很支持。

至于琅嬛书院,这里基本上已经走入了正轨,之前也不过是依赖李谈提供的各种书籍,还有一些他们都闻所未闻的教材。

现在书阁已经稳定了,教材也都投入使用了,要不是李谈坚持讲课,琅嬛书院还真没他什么事儿了。

李谈叮嘱贺知章先别泄露消息之后,就一头扎进了实验室。

如今实验室之中带头的人是一个名为何韬的青年,在所有人之中,他的格物水平最高,就连孟知涯都对他赞不绝口的那种。

当然何韬的物理在李谈看来也就是刚摸到门槛。

不过他们的研究精神都十分可嘉,就短短几天不见,实验室的学子一个个都成了不修边幅的熊人。

李谈看到他们的时候直接吓了一跳,说好的书生最重视外表呢?合着无论什么时候科研人员都这个样啊?

何韬看到李谈就双眼放光说道:“殿下,我们这两天缩减了一下电池的大小,顺便碳丝也进行了研究,不过……最多也就是能够燃烧五个时辰而已。”

五个时辰?那就是十个小时啊,这对比之前他自己弄出来的那个碳丝已经进步了许多,而且如果李隆基足够有钱的话,就需要每晚换一批电灯。

李谈粗略估算了一下需要消耗的钱财,顿时抖了抖,这特么光是用灯就能拖垮大唐吧?

他想了想说道:“还有没有继续改进的空间?”

何韬连忙点头说:“有,有几个可能性,但是我们不知道选哪个好。”

科研就是这样,有很多的可能性,必须选出最接近答案的那个,一旦选错了那么就相当于走了弯路,等发现这个方向研究不出什么东西来的时候,就会发现之前的时间和钱都白花了。

当然在未知的情况下没有人能选择出最正确的那个方向,所以科研很多时候就是这样。

但是何韬不太敢随便选,倒不是钱的问题,而是时间不够,李隆基坚持要用电灯,要求的时间真的是太紧了。

好在李谈有足够的理论知识作为补充,他自己时间有限,动手能力也一般,但好在还有人能帮忙。

李谈让何韬将所有方案都拿过来之后,对比了一下自己记住的重点,指出其中一条说道:“做这个,需要的钱直接走专项款。”

嗯,所谓的专项款就是李倓建立起来专门用来鼓励科学发明的,毕竟他就一个人,能够搞多少实验室?

哪怕不用他做实验,如果实验室搞多了,每天只是选定那些实验方向就能耗费他所有的时间,他还做不做别的了?

热门小说大唐总校长[穿书],本站提供大唐总校长[穿书]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大唐总校长[穿书]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98章 下一章:第100章
热门: 豪门老攻总在我醋我自己[穿书] 我在异界是个神 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会穿越的流浪星球 修罗战神江策 逆天邪神 斗破苍穹前传之药老传奇 神澜奇域无双珠 诡秘之主 一剑独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