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上一章:第97章 下一章:第99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执夷看着李谈表情不善, 便说道:“你冷静一下,总部已经派人出去将人带回来了, 你放心, 肯定不会再出差错了!”

李谈沉默半晌才问道:“我现在比较想知道印星的情况。”

反正系统是不会让建宁王死的, 要不是这个突然出现的建宁王也不至于将他的计划全部打乱, 他才不关心原主的死活。

执夷听了之后愣了一下才说道:“这个……我也不知道, 那边没说。”

李谈叹了口气:“阿布思原本是跟着朱邪骨咄支走的,现在阿布思反叛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

他有些担心, 但并不十分担心,毕竟朱邪狸还能将建宁王就出来,就代表着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

他甚至开始思考要不要让唐堂去找朱邪狸。

不过朝廷已经派了哥舒翰过去, 如今的哥舒翰还只是个左卫郎将, 不过李谈估计这一战虽然哥舒翰出征的原因不太一样,但他大概也还是能将吐蕃打回去的。

他思前想后,还是决定去拜托一下哥舒翰,大不了就打着永寿郡王妃的旗号嘛。

所以在这之前他还要去拜访一下永寿郡王妃。

永寿郡王妃此时也心神不宁, 见到李谈的时候还有些意外:“宁王殿下。”

李谈说道:“王妃无须多礼, 我此次来就是跟您说一声, 朝廷已经派哥舒将军前去平叛,我想前去拜会,不知王妃可有什么要带给郡王或者世子的?”

永寿郡王妃微微一愣问道:“这……可以吗?不会违反军纪?”

李谈微微笑了笑:“总是可以通融的。”

他记得上一世的时候就有人说过, 什么法律纪律, 其实都是给平民准备的。

如今更是如此, 能够约束李隆基的就只有礼法, 就这样他干出来的荒唐事情也不少,至于让哥舒翰顺手捎封家书或者衣物之类的简直都不算是动用特权。

永寿郡王妃倒还真写了许多封信,准备送去给永寿郡王,哦,这些信里更多的是给朱邪狸的,至于永寿郡王……也就两三封吧。

李谈刚想接过来打算连同自己的一起给哥舒翰送过去,转头就看到永寿郡王府的门房匆匆忙忙跑来说道:“王妃,王妃大事不好,大理寺卿带人上门说郡王和世子反叛,要将您带去大理寺!”

李谈面色一变,脱口而出:“不可能!”

一旁的永寿郡王妃也瞪大眼睛说道:“不会的,我家郎君对大唐一向忠心耿耿,怎么会叛变?一定是哪里搞错了。”

李谈在见到大理寺卿带人进来的时候,反而冷静了下来,他转头对永寿郡王妃温和说道:“王妃莫急,这之中一定有什么误会。”

大理寺卿正好听到了李谈这句话,便说道:“误会应当是没有的,已经证据确凿了。”

李谈挑眉问道:“证据在哪儿?”

大理寺卿说道:“阿布思此次反叛就是因为他与朱邪骨咄支勾结,他们手下的一名校尉逃了出来,并且带来了他们来往的书信。”

李谈问道:“书信呢?”

大理寺卿摇了摇头:“书信自然是不在我手上的,殿下,我知殿下与朱邪世子交好,只是知人知面不知心,他现在与他父亲背叛了大唐,也是背叛了您啊。”

李谈狠狠咬了一下舌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说道:“我不信。”

大理寺卿的眼神带着些许同情,叹了口气说道:“是圣人命我来将郡王妃带走的,还请殿下莫要为难我。”

李谈说道:“你在这里暂且等等,我入宫……”

“您入宫也是这个结果,还请殿下不要自欺欺人,得罪了。”大理寺卿说完就让人将李谈带到了一旁,而后带走了永寿郡王妃。

李谈在旁边眼睁睁看着她被带走,不,被带走的不仅仅是她,还有朱邪狸的妹妹朱邪闻铃。

一时之间整座永寿郡王府哭声震天。

李谈一把挣脱开来,转头就往外跑。

他在这里是拦不住大理寺卿的,或者说就算能拦得住也不能拦,对方是带着圣旨来的,他如果大闹一通的话,不仅自己会陷进去,反而会让这件事情更加难办。

所以他要尽快入宫先探明真相,而且不能拖。

造反这种事情是要诛九族的,如果所有人都认定了朱邪骨咄支造反,那么永寿郡王妃和王府其他女眷就算不死也是落为官妓的下场。

李谈坐上马车之后便低声喊道:“唐堂!”

唐堂立刻出现,李谈看着他说道:“你跟着永寿郡王妃,如非必要不必现身,只要保证她们的安全就行了,若是……若是无法证明永寿郡王的清白的话,你就做好劫狱的准备。”

唐堂瞬间双眼放光:“真的能劫狱吗?”

李谈本来还想咬牙跟他说,如果太艰难,至少也要保住永寿郡王妃,其他人……能保就保,不能保就再找机会。

结果没想到唐堂看上去却十分兴奋的样子,李谈一时没反应过来,但还是点了点头说道:“是……是的……你……”

唐堂用力点点头说道:“遵命。”

然后……然后他就走了!

李谈瞪着眼前的空气半晌,转头看向执夷问道:“唐堂这……不太对吧?”

执夷在一旁正襟危坐,开口说道:“这才对呢,你是不是忘了他原本是个杀手啊,已经习惯了那种生活,最近在你身边已经过的很安逸了,不过这种安逸一开始他可能会比较喜欢,时间长了就会觉得索然无味,这样的刺激正适合他嘛。”

李谈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该不该吐槽,因为执夷说得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

他打量了执夷半晌才问道:“你怎么坐这么端正?是不是又出了什么问题,还是你们总部那边又出问题了?”

李谈现在真的是看到执夷表现不对就觉得有些战战兢兢,真不知道还会出什么幺蛾子。

执夷立刻说道:“没有!一切正常!系统才不会出问题!”

李谈挑眉:“那你这是做什么?”

执夷小心翼翼看了一眼李谈说道:“我这不是……担心你心情不好……”找我麻烦嘛。

当然后半句它没有说出来。

李谈这才明白他的意思,他刚刚心情的确是不好,毕竟如果朝廷认定朱邪骨咄支叛变的话,必然不会放过永寿郡王妃,那么到时候朱邪骨咄支真是不反也要反了。

现在李谈已经心情平稳,也算不上平稳吧,反正要帮朱邪骨咄支说话,他就不能让情绪太激动,否则盛怒之下很可能说错什么。

结果没想到,入宫之后,李隆基一见到他就十分生气说道:“如果你是帮朱邪骨咄支求情就不要开口了。”

于是李谈原本想好的说辞顿时全都变成了废话,他只能重新整理了一下思路问道:“阿爹,证据确凿吗?这也太突然了,之前朱邪骨咄支可是表现的忠心耿耿,在内附的时候也是最积极的一个人。”

李隆基冷哼说道:“若非证据确凿,我岂会下令捉拿永寿郡王妃?”

李谈还想说什么,结果却被杨贵妃拉住。

杨贵妃低声说道:“你阿爹现在十分生气,你少说两句。”

李谈也低声说道:“可是我担心……万一误会了朱邪家,这不是逼着人家反吗?”

杨贵妃叹气:“逃回来的人亲眼看到朱邪骨咄支杀了朝廷派去的监军,这还有什么好说的?”

李谈皱眉:“可是他反了对他有什么好处吗?”

李隆基开口说道:“或许是阿布思许了他什么吧。”

李谈忍不住笑了一声说道:“阿布思?阿布思自己都是乌苏米施的手下,能许朱邪骨咄支什么好处?朱邪骨咄支好歹是沙陀一族的可汗,怎么可能跟着他混?”

李隆基面无表情地看着他问道:“你的意思是说死了的大唐将士都在说谎?”

李谈垂眸不语,他看得出来李隆基已经陷入了暴怒的边缘,这时候还真是什么都不能说。

他只能假装接受这个结果,叹口气说道:“之前有人跟我说过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我当时还不信,如今……朱邪骨咄支真是……太令人失望了。”

李隆基拍了拍扶手说道:“我比你更失望!”

“阿爹莫忧心,哥舒将军定能将他们降服的。”

李隆基揉了揉太阳穴,最近这两天发生了太多事情,大唐虽然双线开战,但原本谁都没觉得会有什么问题,如今……契丹和奚部对大唐的侮辱,安禄山的叛变,再加上一个朱邪骨咄支,就连李隆基都怀疑这些异族将士是不是真的不可靠。

李谈觉得自己最好不要在李隆基面前碍眼,便直接告退,在走之前杨贵妃轻声对他说道:“不要想着救朱邪狸了。”

李谈看了她一眼没说话,在回去的路上叹了口气说道:“看来真的要让唐堂去劫狱了。”

执夷问道:“你把她们救出来要放到哪里呢?”

这的确是个问题,最好的方法大概就是让郡王妃她们乔装改扮,然后放到他的庄子上。

是的,他不打算让人带着郡王妃去寻夫。

他相信朱邪狸,或者说觉得朱邪狸现在没有任何造反的理由,然而他不相信朱邪骨咄支。

万一这真的是阿布思代替乌苏米施给了他更好的承诺也说不定。

不过,阿布思忽然造反,或许也是因为乌苏米施跟吐蕃已经勾结在了一起。

毕竟东·突·厥跟吐蕃还是挨得挺近的。

李谈需要将永寿郡王妃留在手上,如果朱邪骨咄支真的造反的话,只要朱邪狸不肯跟着反,那么他就让人带他们母子远走高飞,先找个地方安顿下来再说。

如果朱邪狸也……那他还真是有点头痛了。

李谈回到王府之后,刚走进自己的院落,就听到有人说道:“他回来了,我也功成身退了。”

李谈心中一惊,连忙走进去,然后就看到一个身穿大唐服饰却留着短发的男人对着他笑了笑,继而身形变得透明,一点点消失。

而除了这个消失了的人之外,院子里还有一个人,那是一个跟他长相十分相似,但却一眼就能看出区别的人。

对方看到李谈显然也愣了一下,李谈也没怎么处理过在这样的场景,想了想只好装作从容的样子拱手说道:“建宁王好。”

对面那人显然比较茫然:“什么……建宁王?”

李谈说道:“圣人已经下令封你为建宁王,诏书都已经拟好并且连王府都建好了,就在百孙院。”

他显得十分意外,但眼中的惊喜却掩盖不住。

本来他都已经做好了不被承认的准备,毕竟如今宁王如日中天,谁都知道他受宠,而且身份也没有什么可怀疑的地方。

真是没想到对方居然还愿意为他说实话。

对此,新上任的建宁王认真说道:“若是日后有需要我的地方,宁王殿下尽管开口。”

李谈也有些意外,他还以为对方会恨他占了对方原本的位置,没想到居然没有任何想法吗?

建宁王见他这个表情便叹了口气说道:“你不必感到奇怪,我还要感激你,若非是你,只怕我现在是真的无家可归了。”

没有李谈来顶替他,那么建宁王不是失踪就是夭折,到时候就算他回来也不会有人承认他的身份,反而会因为他冒充皇孙而被抓捕。

李谈一想也是这个道理,不过他也没有心安理得的接受对方的谢意,只是说道:“这是我的工作,是我应该做的,就今天天色不早,你先暂且住下吧,明日我便带你去东宫,看太子殿下如何行事。”

建宁王看上去似乎有些紧张,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提到了太子的缘故。

李谈没有继续这个话题,反而问道:“我听闻……是朱邪狸把你从阿布思手上救出来的?”

建宁王听闻之后便说道:“是的,他将我错认为了你,不过把我救出来之后,他就认出来了,还差点要杀我。”

李谈从来没有怀疑过朱邪狸会认不出,且不说他跟建宁王除了五官有些肖似之外,气质性格都有很大区别,真正的建宁王看上去气质更加冷硬一些。

他沉浸在终于听到朱邪狸的高兴之中,笑着说道:“他不知道你的真实身份,你莫要怪他。”

建宁王听后却皱眉问道:“你不会不知道吧?”

李谈愣了一下:“什么?”

建宁王看着他说道:“他跟着他爹反了,这件事情你不知道?”

李谈脸上的笑容淡下来:“别人不知,你还不知吗?我不知道是不是阿布思挑不离间,如果他真的反了为何还要救你?”

建宁王说道:“那是因为你。”

李谈脸色一沉问道:“他现在在什么地方?你做了什么?”

建宁王抬头看着他说道:“他死了。”

李谈豁然起身,双手紧握成拳,一字一句说道:“我不信!”

建宁王面无表情:“无论你信不信都是如此,他将我救走之后,发现我不是你,便将我丢在路上不予理会,后来我被那个奇怪的人救走,就顺便去引了官兵去捉拿他,据说……他力战而死。”

李谈瞬间双目充血,再也忍耐不住,冲过去掐住他的脖子,咬牙切齿说道:“他救了你,你居然恩将仇报!我杀了你!”

虽然平日里李谈总说奶妈无用,但能够抡的起琴的奶,力气绝对不是建宁王能够比的。

建宁王被掐住脖子,脸部慢慢充血,他看着李谈费力说道:“但……他是……反贼!”

李谈目光阴森地看着他说道:“就算朱邪狸真的是反贼,也不是你能杀的,他对你有救命之恩,你这样做与禽·兽何异?”

建宁王张着嘴,渐渐感觉到眼前发黑,呼吸困难。

一旁的执夷原本还以为李谈只是发泄一下,在看到他真的要杀建宁王之后,瞬间跳起来撞到他身上说道:“冷静啊,你不能杀他!”

李谈依旧纹丝不动,听了之后忽然笑了一声:“我现在很冷静啊,我为什么不能杀他?我今天还就是要杀了他给印星报仇,哦,不不不不,你说印星是力战而死,让你这样痛快的死去也太便宜你了,我想想,凌迟怎么样?一刀一刀割下去,唔,我的技术不太好,可能做不到那么精准。”

他一边说着还一边佯装苦恼的歪了歪头,然后说道:“不过也没关系,我有办法让你不死的,只要不让你死,你就别想死。”

李谈说着转头看了一眼执夷说道:“这个废柴职业,有的时候还挺有用的,对不对?”

执夷……执夷都快被吓尿了!

宿主怕是要疯了啊,不仅疯了还要黑化,太可怕了!

执夷眼看着李谈放开建宁王,转头就不知道从来抽出一根绳子,要开始捆绑已经没有了任何反抗能力的建宁王。

执夷只好鼓起勇气跳到他肩膀上,伸出爪子拍了拍他的脸说道:“别疯啊,他真的不能死啊,他死了你之前做的事情不都白做了吗?你也会受到惩罚的!”

李谈不耐烦的拽着它的尾巴提起来说道:“少废话!我已经烦你很久了你知不知道?除了拖后腿你还能做什么?惩罚?惩罚就惩罚喽,大不了我拖着这个世界一起死啊,你不觉得很刺激吗?”

执夷十分有求生欲地说道:“可是朱邪狸还没死啊!他还活着!”

他这句话成功让李谈停手,他转头冷冰冰看了一眼执夷问道:“你确定?如果你敢骗我,我真的敢拖着这个世界去死你信不信?”

执夷连忙抱住他的胳膊说道:“真的真的,我不骗你。”

它小心翼翼看了一眼躺在地上已经人事不知的建宁王,小声说道:“你忘了吗?这个世界就是一本书啊,虽然感情线已经没有了,但只要主角还活着那就能继续运行下去,少一个都不行!我说真的,不信回头你让唐堂去找啊!”

李谈深吸一口气说道:“我亲自去找他。”

执夷说道:“不行,你没有理由出去。”

“我想走还要理由?他们拦得住我吗?”

执夷问道:“所以你现在就是想要救了朱邪狸之后当黑户?醒一醒啊,他娘还在这里等着你救呢!”

李谈站在那里,半晌才冷静下来说道:“你最好保证你说的是真的,否则到时候……我连你一起杀。”

执夷满含热泪点了点头,他以前怎么不知道宿主疯起来这么可怕呢?

冷静下来之后,李谈看着躺在地上的建宁王,想了想还是掏出了狸琴给他治疗了一番,顺便还用了个一指回鸾去掉他脖子上的青紫痕迹。

建宁王悠悠转醒之后,抬头看着李谈,居然没有多少惧意,他干脆说道:“你若是想提朱邪狸报仇就尽管来吧,但我不会后悔,反贼……该杀!”

李谈站在那里面无表情,他看了一眼在他们面前蹦跶着让他消气的执夷,冷冷说了一句:“在我改变主意之前,赶紧滚。”

建宁王站起来之后,李谈喊了一句:“清空,给建宁王准备房间。”

清空这时才走进来,看都不敢看李谈一眼。

虽然刚刚执夷已经想办法屏蔽李谈的声音,但他没办法屏蔽整个院子里的情况,所以清空虽然算不上围观全程,可也看到了他家大王是怎么发疯的。

此时此刻,他的心情跟执夷应该十分有共同语言。

建宁王起身看了一眼李谈,他敏锐地觉得李谈跟朱邪狸的关系可能并不是那么简单,但又不敢再说什么,李谈能放过他或许都是因为他的身份的缘故。

建宁王走了之后,李谈打开了系统界面,看了一眼自己的师徒值,想了想果断点开知交。

执夷试探着问道:“你想要抽新的知交啦?”

李谈冷冷点头:“嗯,两个还是太少,而且如今孟知涯有自己的事情做。”

更何况孟知涯虽然有不可替代性,但很多事情他也做不了。

执夷微微松了口气,这个语气……看上去……好像是恢复正常了。

正常就好,正常就好。

它真是再也不嫌弃宿主毒舌了,毒舌就毒舌吧,起码能保命啊QAQ

这一次抽知交倒是没有用太多师徒值,或者说李谈如今手上的师徒值囤了很多,其实早就可以抽,只不过之前需求不大,也没在意。

如今……他还是早点为自己或者说是为朱邪狸做好准备吧。

李谈点击了中间的签筒,签筒正在摇晃半天之后,就又出现了熟悉的画面,继而一个身着军中常服的青年男子出现在中间。

李谈看了一眼他的介绍,上面写着:秦奉剑,铁血冷面的军人,胡国公秦叔宝之后,承祖上遗志入凌烟阁,报效李唐。

从胡国公武艺善用锏,不苟言笑,亦通骑射。

李谈回想了一下才想起来,凌烟阁在剑三之中已经成为了继承前辈雄心壮志的军人组织,秦奉剑显然是凌烟阁的一员。

他将秦奉剑召唤出来之后,秦奉剑目不斜视,对着李谈行礼说道:“末将拜见郎君。”

李谈微微抬手:“秦将军不必多礼,我听闻秦将军骑射上乘,不知将军于行兵布阵可有所得?”

秦奉剑依旧是没有什么表情,语气也很刻板:“略知一二。”

李谈仔细观察了一下,发现虽然秦奉剑说略知一二,但他身上有一股强烈的自信,让人不由自主的信服他。

李谈点点头说道:“如此甚好,将来或许有劳动将军之处,还望将军施以援手。”

秦奉剑说道:“谨遵郎君号令。”

“如此,请将军暂且回去休息。”

李谈将秦奉剑召回去之后,执夷扒着他的手说道:“你你你……你要干嘛啊?”

热门小说大唐总校长[穿书],本站提供大唐总校长[穿书]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大唐总校长[穿书]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97章 下一章:第99章
热门: 诡秘之主 大主宰之灵路 全职法师 全民皆萌宠 牧神记 天下第一抚琴的人 超神机械师 蛮荒风暴 史上第一祖师爷 凤逆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