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上一章:第96章 下一章:第98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巴坤说完这个消息,在场的学子都笑了, 觉得阿布思怕是已经想钱想疯了, 怎么会做出这么离谱的事情?

宁王好好的在长安, 他还顺便刺杀了一把,怎么就到他手上了?

然而李倓的表情却绝对称不上轻松, 此时他也无心讲课,直接站起来说道:“出了这么大的事情, 我恐怕要回城一趟,就给你们留个作业吧,现在大家都知道电灯点亮的时间等同于碳丝的燃烧时间, 大家可以试验一下怎么延长碳丝的寿命。”

学子们听了之后都一脸茫然地看着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次的作业怎么布置的这么大?他们刚刚接触到电灯这个东西, 延长碳丝的寿命……感觉根本做不来啊。

李倓却似乎没有任何开玩笑的意思, 也没有解释什么,直接就去找了贺知章。

贺知章看到他就反射性问道:“又怎么了?”

李倓顿时觉得有些愧疚,他这三天两头的出状况,让贺知章跟着担心受累,也真是太难为这位老先生了。

他轻咳一声说道:“没什么,只不过是我要回城了,过来跟您说一声。”

贺知章警惕地看着他:“不对,只是回城的话你不用专程跑来跟我说这一趟,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就说吧, 我……我受的住。”

李倓心说我要是将实话真的跟你说了, 怕不是要吓死你。

他笑了笑说道:“真没事, 我就是想来说一声,阿布思反了,所以之后几天我可能不来学院了。”

李倓故意模糊了一下情况,听到贺知章耳里就变自动理解成阿布思反了,那么前些日子的确是阿布思刺杀的他,也就是说李倓现在还处在危险之中。

虽然并不知道阿布思为什么要刺杀他,但这种事情有的时候并不需要太多理由,贺知章立刻说道:“谢天谢地,你总算肯老实一点了。”

李倓笑了笑,略一犹豫说道:“贺监,日后……就拜托你了。”

贺知章有些莫名地看着他:“什么?”

李倓摇了摇头:“没什么,就是我不在的时候,一切都拜托你了。”

贺知章笑道:“行了,我还不知道大王你吗?估计忍不了两天就要回来啦。”

李倓没再说什么,直接转身就走,在走到书院门口的时候,他转身看了看这座让他花费了大心血建造的书院,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再见到。

巴坤看着李倓的表情实在不太好看,忍不住问道:“大王,到底……发生了什么?”

李倓摇了摇头:“你直接回府,我要去一趟宫里。”

巴坤想问又不太敢问,只好一个人带着满肚子的疑问回了王府。

而在去皇宫的路上,李倓提着执夷的尾巴低声问道:“你当初怎么跟我说的?不是说了真正的李倓回来之前会通知我的吗?怎么我反而成了最后一个知道的?”

执夷被提着尾巴也不敢用力挣扎,小声说道:“你也不是最后一个……”

“少贫!”李倓现在十分没有耐性,真是恨不得把这个没用的系统扔回去回炉重造!

执夷连忙说道:“你先别急啊,我先联络一下总部,看看是不是哪里出了问题。谁知道那个人是不是真的李倓呢?万一只是冒充的呢?”

李倓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冒充?冒充谁不好非要冒充我?有意义吗?他还不如冒充让皇帝李宪来的有意义。”

好歹能直接称帝,然后再来个正统之争了。

毕竟让皇帝是李旦长子嘛。

执夷说道:“我已经报告总部了,你别着急,真的。”

“我能不急吗?”李倓气结:“万一圣人觉得阿布思在说谎,拒绝赎人,阿布思一看他没用了,直接手起刀落怎么办?”

执夷一抖,这特么还真有可能啊。

于是执夷难得鸡血了一次,立刻开始联系总部。

半晌之后,执夷才长出了口气说道:“总部已经派人出去营救李倓了,应该很快就能救回来。”

李倓也松了口气,然后说道:“这样我就能交代了。”

他将执夷放下来,执夷犹豫问道:“你要去跟李隆基和杨贵妃摊牌吗?”

李倓冷冷说道:“不然呢?”

执夷缩了缩脖子小声说道:“这件事情肯定是总部的错,我会替你向总部申请赔偿的。”

赔偿?李倓顿时来了精神:“什么赔偿?”

执夷说道:“说不好,因为以前没有发生过这种事情,所以总部肯定需要斟酌一下,不过你放心,如果赔偿不好的话,我就帮你向总部抗议!”

李倓对它的话持保留态度,不过也没多说什么,因为他的马车已经到了宫城门口。

在踏进宫门的那一刻,李倓难得有些忐忑,这也是他第一次对进宫这件事情产生了些许畏惧。

冒充做这种事情,无论在哪一方面来讲都是让人无法忍受的,现在就看他的重要性足不足了。

李倓决定先看看情况,他倾向于先跟杨贵妃说一声,最好还能说服杨贵妃帮他一起忽悠李隆基。

他的运气还算不错,到蓬莱殿的时候,只有杨贵妃一个人在弹琵琶。

杨贵妃见到李倓之后,扬了扬下巴说道:“你怎么有时间过来?不忙活你那个书院了?”

李倓没说话,表情严肃地坐在了杨贵妃的对面,杨贵妃一看到他这个样子,心里就有了不太好的预感。

她有些紧张地低声问道:“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

李倓看了一下四周说道:“我有话要单独跟您说。”

杨贵妃眸光一闪,立刻下令让宫女宦官全部退出去。

在清场走之后,李倓说道:“你还记不记得,我曾经跟你说我是谪仙下凡?”

杨贵妃有些惊讶:“怎么又说起这个了?”

李倓叹了口气说道:“其实我来这里是因为原本的东宫三郎因为一些事情消失了,但是按照他的阳寿来说是命不该绝的,所以我代替他成了李倓。”

杨贵妃震惊地看着他半晌才说道:“我以为……我以为你是夺走了他的身体,原来……从一开始你就不是……?”

李倓点点头:“是的,从一开始我就不是。”

杨贵妃的接受能力显然很不错,反正她都重生了,这种谪仙冒充皇孙的戏码也不算是太特殊。

她很快冷静下来问道:“既然如此,你就是李倓,李倓也就是你,为什么又突然说起这件事情?”

李倓低声说道:“因为真正的东宫三郎已经回来了,该是让他归位的时候了。”

杨贵妃瞬间瞪大眼睛:“你说什么?真正的三郎……他在哪儿?”

“在阿布思手上,阿布思所说的宁王在他手上是真的。”

杨贵妃反射性说道:“宁王是你,而不是他。”

李倓苦笑:“我成为宁王的根基就是皇孙的身份,现在连根基都没了,还说什么?”

杨贵妃有些慌张:“那现在怎么办?你……你要走了?不……不对,既然他在阿布思手上的话,只要别人不知道,那么没有人会认为他是真的三郎,完全可以借阿布思的手杀了他,以后你就是真真正正的宁王,没有人可以再威胁你的地位。”

杨贵妃说到这里又有些疑惑,这么简单的事情李倓不应该看不出来,可以说就算真正的李倓出现了,对他来说也不具备威胁能力,毕竟没有人会相信一个反贼。

李倓沉默半晌才轻轻说道:“如果真能这样,我就不会来找你说这个了,李倓不能死,他不仅不能死,还要继续当东宫的儿子,哎,我也没想到他还能回来,否则……”

一开始从执夷的话音里,李倓就默认为他要代替历史上的建宁王活一辈子了,所以才敢这么放飞自我,搞死张良娣,搞死李林甫,现在连安禄山都已经开始外逃。

这些就算了他还跟朱邪狸有染。

结果现在真正的李倓出现了,这些关系想想就令人头痛。

杨贵妃听后沉默半晌说道:“必须如此?”

李倓点头:“必须如此。”

她紧紧盯着李倓:“那我呢?我怎么办?不……朱邪狸呢?他你也不管了吗?”

杨贵妃说完第一句就反应过来自己对李倓可能并没有那么重要,李倓随时能够抛弃她。

所以她找了一个李倓完全没办法拒绝的人来,反正他跟朱邪狸是真心交好,如果他连朱邪狸都能不管,那么自己也不用挣扎了。

李倓叹了口气:“所以我现在需要你帮忙,至少得保我一命啊,或者说保住我的身份,我保命不难,但那样的话就必须离开这里,而且是隐姓埋名离开这里。”

杨贵妃松了口气,只要李倓想要留下来,那就好说。

她认真想了半天,才慢慢说道:“其实事情也没有那么难。”

李倓歪头看着她,杨贵妃说道:“圣人怕死,许多人都怕死,而你的手上有能够让他们不死的办法,这一点就足以让你立于不败之地了。”

“可总有不怕死的会死咬着不放,比如说李适之。”李倓担心的就是这一点,支持他的人多,但反对他的人肯定也不少。

李适之是一方面,更多的是那些被他掐过的御史。

这么一算的话,他来这里走之后虽然与许多人交好,但也结下了不少仇敌啊。

杨贵妃说道:“李适之?哼,他这个宰相本来就是凑数的,想办法搞死他就好了。”

李倓刚想说什么,杨贵妃便说道:“这个不仅仅是你的事情,他还看不起阿钊,这些日子一直在找阿钊的麻烦,阿钊早就准备收拾他了,也顺便帮你解决一个困难吧。”

李倓想了想说道:“其实李适之……也还是可以的……”

李适之作为宰相来说并不算失职,至少比李林甫做的要好的多。

所以就算李倓跟他掐,一般也就是打打嘴仗,从来不会有实质上的伤害举动。

杨贵妃看了他一眼说道:“妇人之仁。”

李倓:……

他怎么就妇人之仁了?他只是觉得大唐能有一个靠谱的宰相很不容易好嘛?

还没等他反驳,杨贵妃说道:“其实朝中大臣那边你不用太顾虑,现在你需要顾虑的就是怎么保住自己的王位。”

李倓震惊,他实在没想到杨贵妃居然想的这么远。

他本来也就是想要给自己争取一个光明正大的身份而已,哪怕变成平民百姓也认了。

大不了回头去考科举嘛,他有系统在手怕谁啊?

只是没想到杨贵妃不仅要保住他的命,还要保住他的王位,这个……太难了吧?

杨贵妃看到他的表情便笑道:“你还是不够了解你阿爹,有些你觉得惊世骇俗的事情,不在于有没有人反对,全看他想不想做,如果他想……那么这件事情就一定能做成,你也不看看朝中的大臣都是什么样的?”

李倓认真想了想,发现好像还真是这个样子。

杨贵妃再接再厉说道:“你的身份也很好解决,我都认了一个义子了,再多一个义子也没什么,只可惜……你没有皇室血脉,与这皇位算是无缘了。”

李倓:……

他算是服了杨贵妃的脑洞了,居然还真的想过争皇位。

这脑子怎么长的?所有的皇子都有争皇位的资格,只有他没有,除非杨贵妃自己生个儿子,否则就别想了。

最后杨贵妃下了一个结论:“这件事情先不急,对了,真正的李倓什么时候会回来?”

李倓一顿:“我也不太确定。”

“如果事情没有想到更好的解决办法,你能不能先留他一留?至少要等这件事情解决之后再让他出现。”

李倓犹豫了一下说道:“你想怎么做?”

他算是服了杨贵妃了,就觉得这个女人的脑洞大小程度跟李隆基有一拼了。

杨贵妃说道:“我们需要挑选一个更恰当的时机跟圣人说,现在显然是不行的,阿布思的反叛让圣人非常生气,现在你再来一个假皇子……”

李倓干脆说道:“也好,我倒是能留他一段时间,但是不能太长,他需要回归他原本的身份和位置。”

杨贵妃摆摆手说:“放心吧,那个便宜儿子我是不会再认了的。”

毕竟前一世真正的李倓也算是她的死对头,她不想办法杀了对方都是因为担心会出什么问题。

要不是李倓真的重要,哪里至于让宁王这般如临大敌?

李倓苦笑,他才没有纠结杨贵妃要不要认别人当儿子呢。

他说道:“也不要强求了,平民封王难如登天……”

“哪里登天了?”杨贵妃冷笑:“你是不是忘了安禄山就曾经封王?节度使封王可就是从他开始的,同样都是义子,你封个王怎么了?好歹也还救过他的命呢。”

李倓小声说道:“安禄山被封的是郡王。”

而他现在的爵位是亲王,除了皇室,确切说是皇子皇孙没有人能够封亲王。

“他封郡王你就可以封亲王,行了行了,这件事情你就别操心了,我来帮你想办法就行了。”

李倓觉得他真的不放心,只不过杨贵妃别的不说,对于宫廷里的规则绝对比他熟悉。

这样一想他也就交给杨贵妃去处理了,反正再差还能差到哪里呢?

杨贵妃忽然问道:“那你的真名是什么?能说吗?”

李倓笑道:“那有什么不能说的?我就叫李谈,同音不同字。”

所以才能无缝接受这个身份,至少别人在说起他的时候,他不至于因为名字的问题而反应不过来,那样估计刚穿过来他就要露馅了。

李倓或者该叫他李谈李谈说完之后就离开了皇宫。

回去的路上他问道:“建宁王被救出来之后是直接到长安还是怎么弄?”

执夷说道:“我会通知总部那边直接将他送到你这里。”

李谈点点头说道:“那就好,至少还给了我们操作的余地。”

执夷问道:“你真的就将事情交给杨贵妃啦?你不担心她搞出点什么事情来吗?”

李谈反问:“你觉得她会怎么做?我跟她算是一体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执夷想了想也是,便也没再多问。

第二日,李谈照常去了学院,贺知章看到他之后不由得问道:“你不是说这两天不会来吗?怎么又跑过来了?”

李谈笑了笑说道:“因为事情还没坏到那个地步,所以再过来看看,昨天我给学子们还留了作业呢。”

贺知章无奈说道:“你就拿老头子消遣吧。”

李谈连忙说道:“没有没有,真的没有,说不定什么时候我就真的抽不开身,这不是还不确定吗?”

所以他必须抓紧时间来这里教学啊,有了师徒值他就相当于有钱,有了钱才能心中不慌。

这样就算杨贵妃搞砸了,他也能跑路。

李谈进了教室之后,就感觉到原本还算有些热闹的教室瞬间安静下来,他一抬头发现学子们都很惊恐地看着他。

李谈有些纳闷:“你们这是怎么了?”

学子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就是没有一个人说话,最后更是将田神功直接推了出来。

田神功纠结问道:“那……个……先生,昨天你留的作业……我们……真的……做不出来啊。”

那作业也太难了点,难得让人想哭。

李谈听了之后不由得失笑:“那个啊,不算什么作业,就是给大家定一个小目标,接下来我会直接开一个实验室,专门用来研究这个,最初估计也就要十个人左右吧,有兴趣的可以报名,如果超过十个人就通过考试来决定谁进入实验室。”

李谈说完之后就打开书本说道:“今天我们来继续学习一下基础知识,没有这些基础知识你们是没办法研究更深入的东西的。”

李谈打开课本之后默默深吸口气说道:“今天我们依旧研究力学。”

他一边说着一边自己都想吐了,自从他开了格物学之后,发现科普之路真是任重而道远。

他原本是照着物理课本打算一点点讲的,然而在准备教案的时候他才发现有点不太对,后世能用这个课本是因为孩子们从小就有一定的知识底子,他们基础比较好。

而如今在格物一途,是属于在研究的心里明白,但普通人压根就没有在意过。

比如说重力……现在根本没人提到啊。

于是李谈只能在教格物的时候将学子也分一分,有格物基础的和没有基础的进度是不同的。

也就是说一个力学方面的研究,他需要讲至少三遍……真的是要吐了。

只不过他这一堂课还没讲完,那边巴坤就过来小声说道:“大王,圣人宣你入宫。”

李谈手抖了抖,估摸着杨贵妃可能已经半搞定了李隆基,便说道:“我临时有些事情需要离开,先把今天的作业布置了,接下来的时间大家自习吧。”

李谈对于这些学子的自控能力还是比较相信的,让他们自习就绝对不会废话。

大概是因为这里面贫寒学子更多,更珍惜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吧。

李谈出了教室之后问道:“娘子或者圣人还说什么了?”

巴坤摇头:“没有,就是派了一位常侍过来说宣您入宫。”

李谈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直接上了马车就入宫了,不过他还顺便带上了自己的狸琴。

他一踏进蓬莱殿就看到杨贵妃正在那里哭,心里不由得咯噔一声。

杨贵妃这是要失手了?难道说他从一开始就不应该太信任杨贵妃?

李谈走进去从容不迫的行礼,还没等他说什么,杨贵妃忽然冲过来抱着他说道:“三十一郎,你带阿娘一起走吧,你阿爹不要我们母子了,呜呜呜……”

李谈一脸茫然地看着李隆基,这都什么跟什么?

李隆基也有些无奈,走过来拉着杨贵妃的手说道:“娘子,你总要给我问话的机会是不是?三十一郎原本是我们的儿子,结果说不是就不是了,这……总要弄清楚情况嘛。”

杨贵妃转头看向他说道:“我说的还不清楚吗?我们三十一郎就是为了救你的命来的啊!”

李谈:卧槽?????

他表面上维持着冷静,内心已经快要炸锅了,他觉得自己似乎已经猜到了杨贵妃是怎么跟李隆基说的了。

李隆基皱了皱眉,李谈连忙说道:“阿娘,你先让阿爹问嘛,这是大事,是要问清楚的。”

杨贵妃哭闹固然管用,然而也要看在什么地方,李隆基会容忍她,但并不代表会无限度包容。

李谈一边帮杨贵妃擦眼泪,一边看到杨贵妃给了他一个放心的眼神。

他到现在都有点摸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李隆基拉着杨贵妃的手坐回去之后,沉吟半晌说道:“你同娘子说,你本是谪仙?”

李谈笑了笑说道:“这样说,圣人怕是不信的。”

李谈一边说着一边拿起狸琴弹了弹,而后在李隆基震惊的目光之下浮在了半空。

在这个年代,人不靠任何外力就能在天上飞,说他不是神仙别人也不信啊。

虽然李谈这个高度并不高,然而浮空是真的,并且与游方术士不同,他没有任何的准备,就这么弹着琴……就上天了……

青霄飞羽的时间结束之后,李谈缓缓落下来说道:“不知道圣人还记不记得,我每次救治人的时候,都会带着琴或者筝进去,其实救人的不是那颗药,而是我的术法。”

李隆基十分迫切地问道:“那……仙界在什么地方?”

热门小说大唐总校长[穿书],本站提供大唐总校长[穿书]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大唐总校长[穿书]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96章 下一章:第98章
热门: 间客 天珠变 这重生好像带BUG 我有无数物品栏 最强狂兵 当“真”维斯遇到贾维斯 绝世武魂 妖弓 六爻 琉璃美人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