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上一章:第95章 下一章:第97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李倓往后仰了仰身体,那把匕首也随之而动。

李倓看着眼前那个戴着斗笠, 体型却无比熟悉的人问道:“义兄……这是什么意思?”

安禄山缓缓将斗笠摘下来, 脸上常带着的憨憨的笑容不见, 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从未出现在他脸上的阴狠。

他静静看着李倓说道:“带我出城。”

李倓看了看外面说道:“天色已晚,现在城门已闭, 就算是我……也出不去啊。”

安禄山冷笑:“圣人最喜欢的儿子,就算是守城的侍卫也不会不给你这个面子的。”

李倓问道:“你是怕他们察觉不出有问题吗?我从来不曾动用特权出门, 甚至连宵禁都没有犯过,忽然没有任何理由大晚上出城……这个成本也太高了吧?”

安禄山点点头:“你说得对,所以要辛苦义弟跟我走一趟了。”

李倓垂眸说道:“义兄为何如此铤而走险?难道你真的有谋反之心?”

安禄山眸色一沉说道:“我别无选择, 李林甫这一死, 圣人必定会怀疑我,就算不怀疑我, 李家也要找个凶手出来, 我必须离开长安。”

李倓挑眉问道:“你要回范阳吗?难道你还要连我一起带回范阳?如果不是的话,圣人肯定会下令追捕你, 你跑得掉吗?”

安禄山冷冷说道:“这就不劳烦义弟担心了。”

李倓又说道:“好吧,就算你成功回到了范阳,现在范阳上下恐怕都已经落入安庆宗或者阿史那崒干之手了, 你回去他们会甘心让出位置,让你统领全军……呃……”

李倓这句话还没说完就晕了过去——被安禄山一记手刀打晕的。

安禄山一边从腰间解下之前带着的绳索一边笑着说道:“义弟可莫要怪我,你的废话……太多了。”

等李倓再醒过来的时候, 发现自己在一处民房之内, 还是比较破旧的民房, 他甚至在墙角看到了老鼠!

在看到老鼠的一刹那,李倓忍不住低声问道:“执夷,执夷你看那里有老鼠!”

执夷把自己缩成了个球瑟瑟发抖说道:“你……你看到老鼠喊我干嘛?”

李倓看到它这怂样,有些不可置信说道:“猫不是会抓老鼠吗?你……你学名里好歹有个猫字吧?你怕成这样是几个意思啊?快起来,怂什么?以你的体重,冲过去压都能压死那只老鼠了。”

执夷巍然不动:“小熊猫是小熊猫,跟猫没关系,你少扯!而且这地方肯定不止一只老鼠,要抓你去抓吧,要不然你把朱邪狸喊回来抓啊。”

李倓十分郁闷,治疗心法真是太拖后腿了,他要是有个输出心法,早就暴揍安禄山了!

他叹了口气说道:“朱邪狸要在我身边,现在被抓的就是安禄山了好吗?”

执夷偷偷看了一眼他说道:“那……也还挺好的。”

李倓震惊地看着它:“你这是要叛主吗?”

执夷轻咳一声,小心翼翼的走到他腿上,然后钻进他怀里蹭了蹭说道:“我就是觉得安禄山现在明显是狗急跳墙,能让他有这样的举动,必然是没有退路必须孤注一掷,所以若是他被抓了,说不定就要死在长安了啊。”

李倓冷笑:“他死了不好吗?他死了就没有安史之乱……”

说到这里他忽然反应了过来,不行啊,怎么能没有安史之乱呢?

之前执夷可是再三提醒他不能更改历史啊。

执夷发现李倓表情变换,不由得欣慰说道:“看来你还记得啊,剧情你随便崩没关系,但历史线崩了,你也等着崩吧!”

李倓绝望说道:“也就是说,我必须配合安禄山,把他带出去?”

执夷沉重点头说道:“你不仅要把他带出去,还要确保他的安全,并且也要确保自己的安全,不能让他发现你是故意放他走,否则以安禄山的多疑,只怕你的小命要不保。”

李倓呆滞说道:“这跟他多不多疑没关系,反正现在他也没有后路了,挟持我想办法出城之后,顺手撕个票不是很正常吗?”

执夷想了想好像也是这么个道理,顿时无比发愁:“你要是有凤凰蛊就好了。”

死了还能原地复活。

李倓顿时气笑:“我特么还希望我有轮回诀呢,现在说这些有用吗?我说,就不能通融一下,你看我这么多技能都满级了,就差一个歌尽影生了啊。”

执夷抬头看了他一眼说道:“这件事情我必须向总部申请,但是总部那边什么时候能处理就不知道了,就怕他们一拖……”

到时候李倓都已经挂了,能通融也没用啊。

李倓默默的点开自己的奇穴面板说道:“从今天开始我就是盾流奶歌,谁说都不好使。”

至少还能给自己套个盾不是,这是减伤啊。

唯一的缺点就是,他的琴不知道还有没有在车上!

就在李倓看着商城思索要不要在那里买把琴的时候,房门忽然打开。

李倓反射性看过去,发现居然不是安禄山。

“使君让我看着你。”来人一边说着一边丢给了他一个油纸包。

李倓打开之后有些惊讶:“呦豁,还有鸡腿?这么优待吗?”

那人有些无奈:“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关注这个?”

李倓笑了笑说道:“这不是看到你就放心了吗?你这是怎么个节奏,准备跟着安禄山一条路走到黑了?”

“要不然呢?我是他带来的大巫,全长安都知道,就算我留下也没有好结果的。”

安历凡一边说着一边坐在了李倓身边,他看着李倓毫无心理负担地吃着鸡腿,颇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说。

明明刚刚他都已经做好了安慰受到惊吓的李倓的准备了,结果发现人家吃嘛嘛香,根本不担心。

李倓一边吃一边问道:“这个从哪里买的,跟印星给我带的味道不太一样啊。”

安历凡看着他说道:“因为朱邪狸那是自己做的!”

李倓:!!!!!

他一个震惊差点把自己噎死,半晌之后才缓过来问道:“不是,你怎么知道的?”

安历凡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我之前问过他,他说那个味道的我是买不到的,是他自己的独门配方。”

李倓举着还没吃完的鸡腿,一想到朱邪狸穿着围裙围着灶台卤鸡腿的样子,整个人都有点不好。

然后手里这个鸡腿就更有些吃不下了,毕竟原本他就觉得朱邪狸带给他的鸡腿味道比较好,现在又加入了感情因素,就更没办法比了啊。

李倓叹了口气,放下鸡腿说道:“哎,我有点想印星了。”

安历凡终于是忍不住问道:“你难道不应该担心一下自己的安危吗?”

都什么时候了还在想美人?再想下去,等美人回来了就只能参加你的葬礼了啊!

李倓笑了笑说道:“我问你,如果遇到这种情况,你会怎么做?”

安历凡表情一沉:“杀了那个人!”

李倓又问道:“有把握吗?”

安历凡一昂头:“当然有。”

李倓摊手:“这不就结了,你怎么会认为我就没那个本事了呢?”

安历凡这才想起来,眼前这个人在知道的符咒比他知道的要多得多,他都有把握脱身,这位肯定更有把握。

他有些不明白的问道:“那你为什么不逃?”

李倓叹了口气说道:“你信不信命?”

安历凡没有说话,他很想说自己不信,但……越是学的多,就越是信。

他刚想说话,忽然表情一变,沉下脸来说道:“你果然与使君说的一样废话太多了!”

李倓一见他这个变化,就知道肯定是安禄山过来了,但还是说道:“这就是命,不过不是我的命,而是安禄山的命,他命不该绝,所以不管我有没有办法,都不能逃,若是因为我逃了导致他的死亡,未来会发生什么就谁都不知道了。”

“没想到义弟居然还有这一手,难不成真如某些人所说一般,义弟乃是天神下凡?”

安禄山慢慢走进来,看着李倓手上没吃完的半个鸡腿挑了挑眉说道:“怎么?义弟锦衣玉食惯了,这鸡腿不和胃口吗?既然如此,那就扔了吧。”

他说完就让身边的侍从将李倓手里的鸡腿抢走丢了出去,鸡腿丢出去之后,门外响起一阵零零落落的狗叫声。

安禄山笑着说道:“义弟你看,你不喜欢,那狗可喜欢的很,它们还打起来了呢。”

MD,安禄山,你等着!

李倓默默在心里给他记了一笔,别的他都能忍,抢鸡腿是绝对不能忍的!

执夷见他这个表情就知道他生气了,顿时害怕李倓愤怒之下做出什么无法挽回的事情,便直接张开两只爪子抱住李倓泪眼汪汪说道:“冷静啊,少年!”

李倓垂眸看了看它,勉强冷静下来。

幸好这鸡腿不是朱邪狸带给他的,所以他还能忍,这要是朱邪狸带来的,他现在就跟安禄山玩命!

他看了一眼安禄山问道:“有病?不会好好说话?”

安禄山面色一变,刚想说什么,李倓便说道:“先收起你的愤世嫉俗,我不管你是怎么想的,反正阿爹阿娘没有对不起你,我更是没有对不起你,冤有头债有主这句话你都不懂吗?”

安禄山没有说话,看着他半晌才说道:“你说得对,你不仅没有对不起我,反而救过我,既然如此,为了报答救命之恩,不如……义弟就跟我走如何?”

李倓摇头说道:“这可不行,我可以把你送出去,也可以不让追捕你的人知道你真正的下落,但我不会跟你走,我的一切都在长安。”

安禄山没有再说什么,李倓觉得这不太行,如果安禄山动了把他一起带走的想法,那不是什么都凉了?

后来安禄山就这么默默坐在那里跟李倓对视了半晌,最后一声不吭又走了。

李倓茫然地转头看向安历凡:“他这什么意思?”

安历凡也很茫然,想了想才不确定的说道:“大概是想要说服你,但是又不知道该怎么说服你……吧?”

李倓冷笑一声,转头看着他说道:“行了,你也早点去休息吧,不用看着我,我是不会跑的。”

安历凡对李倓倒是真的放心,听了就走了。

李倓连忙将唐堂喊出来,唐堂过来的时候脸色十分不好看,搞得李倓也有些莫名其妙:“怎么啦?谁惹你不高兴了?”

唐堂说道:“你根本不需要我保护!”

他一边说一边十分怨念地看着李倓,两次了,第一次遇刺拦住了他,第二次被挟持又拦住了他,他都不知道自己存在的意义是什么了。

李倓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他生气的点,连忙说道:“那什么……你也知道,我需要让安禄山顺利出去,而且你看现在不就需要你了吗?如果安禄山真的不放我,到时候只有你能带我回来了。”

唐堂这才顺气问道:“那我什么时候出来?”

李倓说道:“需要你的时候我会大声喊你的,真的!”

唐堂抿了抿唇没说话,只是对他点了点头便闪身走了。

李倓回头对着执夷说道:“我天,他这是多怨念啊,居然开口说了那么多个字。”

对于一个沉默寡言的人来说,能说出做这么多话,怕是要憋爆炸了吧?

执夷嘿嘿笑道:“我觉得如果你再不喊他来的话,说不定他会自己出来把你带走。”

李倓耸肩:“幸好我喊了他,行了,睡吧,明天就能回去了,这都什么事儿啊。”

李倓躺在床上,闭上眼睛没过一会就睡着了。

执夷看着他的睡颜简直不敢置信,在这种环境下这货居然能秒睡?这得心大成什么样啊!

不仅仅是执夷,第二天就连安禄山来叫醒李倓的时候,都觉得有些不可置信。

原本叫醒李倓这种事情并不需要他亲自来,只不过他想过来嘲讽一下李倓而已。

毕竟在他的印象之中,李倓一直过着比较奢华的生活,从来没有吃过什么苦,这种贫民窟一样的地方或许他都想象不到。

然而事实十分出乎意料,他进来的时候,李倓睡得可香了。

安禄山只能换了个方式嘲讽:“宁王殿下还真是不拘小节啊。”

李倓坐起来揉了揉眼睛说道:“哎,没办法,我这伤还没好全,精神头有点不足,咦,天刚亮,这么早就要走吗?城门开了吗?”

安禄山嗤笑:“宁王殿下以为所有人都像你那么好命吗?”

李倓费解地看着他:“你觉得先被刺杀,然后又被绑架是命好?那你要不要也来体验一下这种命好的感觉啊?”

安禄山:……

想一想,最近的宁王的确是有点流年不利呢。

李倓起床说道:“有水吗?我要洗漱,洗漱完赶紧走,把你送走我好回去补觉。”

这话说得好像是送朋友回家一样,安禄山简直不知道该用什么面孔面对他了,只好说道:“在这之前宁王殿下恐怕还要先想办法去王府交代一声。”

李倓扭头看向他问道:“怎么?清空他们已经开始找我了吗?”

安禄山笑道:“你手下那些人倒是真的对你忠心耿耿呢。”

“你在说笑话吗,你看你现在做着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不也有人追随在你身边吗?”

安禄山:……

觉得手有点痒,想打人怎么办?

他见安禄山不说话,便说道:“哎,不是我说你,你这计划不行啊,怎么赶在城门关闭之后才来呢?这要是白天,现在你都已经逃之夭夭了好嘛?”

安禄山额头青筋直跳,如果不是需要李倓醒着带他出城,他现在是真的想把李倓打晕,还是晕这得李倓比较可爱一些。

李倓见安禄山面色不善,便说道:“巴坤呢?”

巴坤作为他的书童,一向是跟在他身边的,昨天他被劫持,巴坤肯定也落入了安禄山之手。

安禄山冷声说道:“死了。”

李倓刚刚还嬉皮笑脸的模样瞬间消失不见,他脸色一沉,冷冷看着安禄山说道:“他最好没死,否则你怕是走不出这座长安城了。”

安禄山眯眼说道:“哦?我若出不去,就只能让宁王殿下陪葬了。”

“嗯?”李倓失笑看向他:“你在逗我吗?陪葬?我救活了那么多人,难道还救不活自己?”

安禄山有些怀疑:“医者不自医,你若真能救治自己,为何上次遇刺昏迷许久?”

李倓站起来凑到他面前说道:“因为我想让李林甫死啊,你说他快死的时候,又派人来找我救他可怎么好?想来想去就只好想办法昏迷一阵了。”

安禄山震惊地看着他:“刺客是你的人?”

李倓连忙摆手说道:“不不不,我没那么丧心病狂,只不过是趁机罢了,说起来,阿布思……你了解他吗?”

安禄山嘿嘿笑道:“阿布思可是时时刻刻都想反呢。”

李倓顿时一惊:“什么?他想造反?”

安禄山点头:“对啊,宁王殿下不知道吗?”

李倓心中着急,但安禄山这人他现在也算是看出来了,就是你想干什么,他就不让你干什么,说白了就是不想让你好过,所以他按耐住心中的焦急,撇嘴说道:“哎呀,有些人啊,用得着的时候义弟义弟喊的可亲热了,等用不着了就开始宁王殿下,啧啧啧,真是塑料兄弟情。”

安禄山:????啥玩意?

李倓也不打算跟他解释塑料是什么东西,这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行了,不废话了,把巴坤带过来,我有话跟他说。”

安禄山皱眉:“我都说了……”

“在大路上杀人你骗鬼呢?如果当时你没杀了他,都带到这种别人找不到的地方了,还杀人不怕被人发现?行了行了,别废话了,你还说我废话,你比我废话还多!”

安禄山:好气啊!以前怎么不知道这货这么气人呢?

然而他还是将巴坤带了来,巴坤见到李倓之后就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

李倓看着十分心塞摆摆手说道:“行了,你看你吓得,我跟义兄做个小游戏而已,你先回去吧,告诉清空,我中午就回去了,午膳记得准备清凉一些,最近这天气可太热了。”

安禄山在一旁冷笑,觉得李倓实在是天真,居然还真以为自己会放他回来。

刚刚若不是李倓提醒他,他还真忘了,这可是个“神人”啊,能活死人肉白骨的那种神人,这么有用的人怎么能放过?

巴坤停下哭声,目瞪口呆地看了看李倓又看了看安禄山,怎么看怎么不觉得昨天那是玩笑,毕竟他可是被捆了一个晚上啊!

可如果不是的话……李倓也没必要说谎啊。

巴坤心里有些迷茫,不知道该不该走,最后心一横说道:“我……我不走,范阳节度使手下那么多人呢,不如让他派人去说啊,我要留下陪着大王。”

安禄山脸色一沉,刚想说些威胁的话,李倓就一伸手拦住他,然后对巴坤说道:“我让你回去是顺便让你帮我把书取来的,今天有生物课,但是课本我没带还有教案我也没带,你过去帮我拿回来。”

巴坤还是有些犹豫,李倓拍了拍他的头说道:“行了,你还真当我被挟持了啊?这不是义兄被禁足,不能光明正大出来嘛,我们就只好这么偷偷摸摸出来了,之前只不过是怕走露消息。”

李倓转头看向安禄山说道:“赶紧让你的人给巴坤道歉,一群粗人,看你们把孩子给吓得。”

安禄山黑着脸看了一眼他的手下们,那些突厥人虽然不情愿,但还是三三两两道了歉。

巴坤这才相信了李倓的说法,要不是他们真的没有恶意,这些人怎么会听他家大王的?

想到这里,巴坤便说道:“那……我去哪里找您啊,不会还回这里吧?”

李倓摇头说道:“当然不是了,到时候你就去城门口找我们吧,我们在那里等你。”

巴坤理所当然以为是西城门,毕竟去书院是需要走那个城门的,然后他就走了。

他走了之后,李倓起身说道:“我们也走吧。”

马车还是他的马车,毕竟不用这一辆也没办法把他带走。

不过在靠近北城门的时候,安禄山他们停了下来。

“看来你在左金吾卫还挺得人心的,这么多人在找你啊。”安禄山一边偷偷看一边说。

李倓看了一眼外面,发现城门口的金吾卫明显比平时多,不由得微微笑了笑说道:“所以说你的选择真的不明智,唔,他们走了,应该是巴坤的消息带到了,赶紧走吧。”

金吾卫撤去之后,马车顺利的通过了城门。

出了城门之后,李倓说道:“我建议你把我放在河中府,然后在河中府换马。”

安禄山看了他一眼说道:“宁王殿下真是可爱的紧,你怎么会认为我还会放你走?”

李倓对着他笑了笑说道:“看来是谈不拢了,真可惜,我走不走不取决于你同不同意,而取决于我愿不愿意。”

安禄山刚想说什么,就听到李倓喊了一声:“唐堂!”

唐堂瞬间从天而降,直接将安禄山手下所有人都揍了一遍,然后绑了起来。

而此时李倓也直接掏出了从商城买的狸琴,在外面放了一个疏影横斜之后,在安禄山拔刀之前就传送了出去。

他的突然失踪让安禄山一瞬间就愣在了那里,腰间的刀也不知道要不要拔·出来。

李倓到了外面之后,唐堂就住手护在了他身前。

安禄山从马车里出来,看看李倓又看看比他矮上一些的唐堂,再看看他那些被捆成粽子,扔的乱七八糟的手下,一时之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热门小说大唐总校长[穿书],本站提供大唐总校长[穿书]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大唐总校长[穿书]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95章 下一章:第97章
热门: 夜天子 苍穹榜:圣灵纪4 星河大帝 小阁老 演戏靠仙气,修仙看人气 天官赐福 夜月血 我有无数物品栏 绝品神医 修真界败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