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奇兵92

上一章:盗墓奇兵91 下一章:盗墓奇兵93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辟尘珠能消弥一切存在于空气和周边环境中的灰尘杂质,对于许意弹射出的药粉自然也是宁可杀错绝不放过,过了这么些时间,药粉一散,中护军这些陈年老粽又活跃起来,试探着要往下和我们结一个死缘!

我们身处墓室之中四周无遮无挡,只有下来的通道这么一条道路,显然是陷入了绝地,粽子们只要把盖子一盖,就洞掏蟹,可说是十拿九稳。

此时我们唯一的仰仗就是许意的弹丸神功,都不由以期许的目光望向他那一边。许意将怀里的弹丸全部掏了出来,大家一看却齐齐摇头:手掌之上弹丸的数量一眼可辨,尚不足两手之数,只可阻得了一时却断无退敌之效。

我们刚才退下来就已经是走投无路之时权宜的无奈之举,现如今且看粽子如何出题,我们逆来顺受拼个鱼死网破也就是了,只不过我们都是青春正盛的大好年华,那大把的日子尚未好好享受就要嗝屁朝凉,不免心有不甘。

台阶之上“锵锵锵”的盔甲相撞之声越来越响,仿佛每一下都踏在了我们的心头,不由心跳的节奏也随之而动,将大量的血液泵向全身,紧张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看来过不了多久粽子们就会出现在我们面前,大结局就要上演了。

陈黄燕紧靠在我的身边,呼吸急促,使我不由有些惆怅:生命中的戏剧性竟一至于此,我们踌躇满志谈笑风生,却不想甬道口冥碑之上的铭文现在真的就要应验,我们当真竟会被赵云的中护军追魂于地下?

这个时候时间感在我们脑子里面是相当地紊乱,既感觉流逝的速度飞快令人难以接受同时又仿佛停顿了一般,窒息地不见希望,都呆呆地静等转角处粽子们露出峥嵘,又希望它们最好永远都不要出现……

*********************************************************************************************************************************

不知道过了多久,可能只有十几秒,也可能有几个小时,就在一柄金瓜光亮的圆弧形顶部在通道中露出来的时候,我只觉脚下的止水水面忽然向下一降,似乎象是我们正站在某种巨大的生物之上,而它又在此刻呼出了一口长气一样,然后我们看到原本降到了底部的石质方几轻轻一顿,接着以一种快速而稳定的姿态向上升去,同时带动通道四周的墙壁也依次翻转上升,逐渐与石几连接,相拼成一块整体,象一只飞碟一样突兀地凌空飞腾而上!

机关又再次复原了!

我们正穷极无计间,那一整块石由大理石拼接成的石板裹携着正向下走着的中护军的身体,以一种我们无法想像的姿态重新恢复到最初的状态,严密地将通道口封堵得严严实实,只余下那柄金瓜的上半截突兀地露在了外面!下来的中护军刚才被突如其来的变化挤碎了躯体,在无可逃脱间被压成了肉酱,一道道污浊的尸液顺着长长的金瓜杆子缓缓淌下,迟滞地滴在雪白的墓室地面上,血污白石黑白分明,秋雨淋瓦般画出点点墨梅,令人毛骨悚然!

在这电光火石间不容发的间隙,这出乎意料的奇峰突起,又使我们暂时得以安全,小胖和张虎城见之大喜过望,不由击掌相庆,拍手称快。

“好人一生平安啊!我皮定军这辈子从没做过什么亏心事,老天爷是拿望远镜看得真真的,我说怎么会这么早就招我上天去当上门女婿啊?大仙我看你是白瞎了这副好身材,你瞧你那小脸煞白的,毕竟还是嫩了点……”小胖胡吹海夸,渐渐就有点得意忘形起来。

“不对啊,小皮!这乌龟壳子一盖,我们还怎么出去啊?”张虎城是近墨者黑,说话也不免带上了小胖的腔调,可他毕竟是特勤出身,讲究未谋进先思退,比小胖考虑得要周到很多,马上反应过来,忧心忡忡地说道。

小胖闻言也是一楞,但他心宽体胖最善于自己给自己做思想工作,随即自我安慰道:“老天爷不害这瞎家雀儿,船到桥头自然直,且不管他娘的出不出得去,先把斗给倒了再说!”

液体是最好的感应载体,我们的重量一移到止水之上,机关就感应到了,方才会引动石几上升将我们困在墓室里面。我分析,这关门打狗一招应该就是刘备墓中最后的机关,诸葛亮设计这道“消息”的初衷在于:既然已经有人突入到这墓室中了,再增加几个陪葬之人也不算完全的失败。而从我们的角度来看,现在得以不再面对中护军们如林的剑戟也不算最坏的结果,只能且照小胖说的,先倒斗再说,出去的问题还不是现在应该考虑的,走一步算一步吧。

*******************************************************************************************************************************

我们各怀心事,走到了止水中央。随着我们越走越近,渐渐看清了那堆“烂木头”的全貌,就见它色如黑漆,暗沉沉地泛着似有似无的光泽,枝叉横生,斑驳粗糙,可给我的感觉就是它形状虽然古旧,但内中蕴含了无比的生机,似乎有一种磅礴的生命之意要从中透出。

等我们走到了它的身边,在近距离观察它的时候,我的心不由“砰砰”跳了起来,恍惚间象是看到了有嫩芽柔叶慢慢抽节萌发,再不复黑漆漆死气沉沉的模样,但细细凝神观瞧,又发觉其实毫无变化,依旧是木头过火,焦炭一样。这究竟是什么墓葬规矩?

单单从外形来说,称呼它是烂木头其实是一点都没有污辱它,只见一段不知何种树质的枯干连皮带节毫无修饰,其质似木非木又不类金石,而且也和千万年土埋冰侵的墨阴沉木大异其趣,完全是我们所没有见过的一种材质。一块同样材料的树皮般的片状物质随意地覆盖在木头上,看其样子竟然就是一个寒酸到家了的棺材!

“好家伙!刘备原来也是个节约闹革命的好同志啊?这么气派的斗里面怎么就摆了个这样不伦不类的东西,难道就不怕我们这些摸金校尉给笑掉后槽牙吗?”

我一听小胖的话,不禁也乐了:“合着他给自己预备后事就为了让你来倒斗啊?还该处处随了你的心意不成?你先不要废话,这木头上有字,我们看了后再说。”

就在这粗枝大节的棺材之上,隐隐阴刻了数行小字,藏于一根横枝之上,又无金粉渲染,轻易不能发觉,幸亏我目力便给,一眼就看到了,随手点了出来。

陈黄燕听见棺上有字,立刻就顺着我指点的方向看去,并随口念了出来:“初,有木现于横州水泮,其质殊绝,无人可识。后有异士见之,言其乃天河浮槎,又曰槎浦,是为上界天河过渡之物,其木生于鸿蒙未判之前,万劫长不盈尺,得之可载万物行于万世,竟现于此,可称至宝。孔明得之,不合斧斤,故以为寿木,以待吾主万年之后。”

陈黄燕是越说越兴奋,我们是越听越激动,倒斗倒斗皆为利来,可不想今天竟然倒到了天界之物,虽说只是一段木头,也总是神奇之物,有生之年能够见到这样的宝贝,可说此生不虚了。但这刻文玄之又玄,不知道可信程度有多少,我心里总是无法完全相信。但这天河浮槎不合斧斤的描述看来还是相当准确的,其材质应该相当致密,否则也不会不加修饰便将原木入殓。所以雕刻起来应该也是艰难异常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所以这些字体大小不过蝇头,刻地相当之细小逼狭。

“哈哈!原来这劈柴一样的玩意儿竟然还是个宝贝,那老刘头生怕我们不识货,一时兴起把他的棺材给劈了,糟蹋了好东西,还专门奉送上说明书一份,这才算得上童叟无欺的厚道做法啊!以后咱们开价的时候跟刘三儿也省得磨牙了,这样的明器还不得造个百八十万的?”小胖见这棺材规格之高,心中的郁闷一扫而空,见财起意,动了一锅端的念头,顿时发出了范进中举般的大笑。

许意闻听小胖的话语,摇头说道:“皮哥,这东西你搞不出去。它要真的现身人间,莫说百八十万,整个故宫里面的文物加起来还未必比它来得值钱。”

小胖不懂行市,刚才的数字只不过随口这么一说,听到许意说这天河浮槎竟然这样值钱,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大家都知道故宫里面的文物那是价值连城,可许意说加起来都不如这段木头,怎么能够叫其信服?又被许意所说的带不出去的话这么一激,顿时血气上涌,抬手就去掀那树皮一样的棺盖。

第一百零七章:庄周梦蝶

 

象刘备这样档次的帝王墓中虽然是机关重重,但是因为要确保遗体的安全,所以在棺椁之中不应该会设置什么歹毒的埋伏,想必除了尸气之外,倒也没有太大的危险。而且看这天河浮槎所制的棺材,四周并未封闭,棺体上连颗钉子都没有,里面应该也不会郁积太多的尸气,而且小胖倒斗摸金无数。做惯了这种勾当,下手自有分寸,料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因此我们均由他逞能,等着棺盖打开,看看有什么宝贝。

小胖手上的力气不小,那树皮棺盖又轻若败革,似乎风吹可动,那是应声而起的事情,我们还生怕他用力过大将这棺盖给掘折了。可是想不到小胖单手一掀,那树皮竟只是稍一抬高就又旋即落下,居然没有掀动!

小胖见自己连这样看上去毫无分量的一块树皮都搬不动,赛过城墙般的脸上也有点挂不住了,红彤彤地带着一丝讪笑说道:“大意了!大意了!刚才是先摆个样子,不算数,这回再来!”说着将辟尘珠交到许意手中,又是站马步紧腰带,运足了浑身之力猛地一抬,终于将槎棺的盖子搬起半尺来高,顺手奋力一推,使天河浮槎的棺身露出了几十公分的一道缝隙来。

热门小说盗墓奇兵,本站提供盗墓奇兵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盗墓奇兵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盗墓奇兵91 下一章:盗墓奇兵93

热门: [综]虽然我是汤姆苏,但我还是想谈场普通恋爱 别蹬腿,你还能再抢救一下! 当死对头怀了我的崽后 老子是癞蛤蟆 食物链顶端的男人 西河口秘闻 老千1:天下有贼 限定暧昧 夜色深处 寻龙之前缘番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