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1章 独处

上一章:第250章 新居 下一章:第252章 惊变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这么大的房子,我……我每天搞卫生都搞晕了……”梁巧参观完新居,欣喜渐去,忧虑暗生,秀眉微微蹙起。

黑子笑道:“哪用得着你搞卫生?整个这四栋房子,有一个物业管理处,就设在福瑞楼的门面内,人员都已经安排好了,负责人是石秀丽的高中同学,叫范青翎,很靠得住的一个女子。她会安排人给你们每天做打扫。”因为要交代清楚,黑子头一回说这么多话。

我不禁又竖起大拇指。

这些东西,我可没有跟他说过,都是他自己安排好的。

看来这人就是要锻炼。秋水大酒店运作一年多以来,业务蒸蒸日上,已经成为江口市最知名的大酒店之一,有三趟公交车线路上设有“秋水大酒店站”蛇山区政府指定的三家外商招待酒店,秋水大酒店高居榜首。许多时候,酒店的餐座和客房都必须提前预定。

这期间,黑子自然居功第一。

估计让小青姐移民去香港后,秋水大酒店全交给黑子,应该没有问题。小青姐在秋水大酒店,本来也只管财务,其他运作,都是黑子在掌总的。

听了黑子的话,巧儿小脸一红,轻轻嘀咕了一句。

话语虽轻,我与黑子经年习武,耳聪目明,依稀尚能听得清楚,乃是:“那我不成了地主婆了?”不禁相视莞尔。

“巧儿,卫生可以叫别人去搞,但是饭要你自己做。我吃不来别人做的饭了……”我笑着说道。

这话未免有刻意“巴结”之嫌。事实上,我以前也只是在巧巧面包屋吃一顿中餐。

但这话女孩子就是爱听,巧儿甜甜一笑,点了点头,小脸上全是幸福满足。

“那今晚上你要将就一下了,暂时没有准备油盐酱醋。”黑子笑道。

“这个自然,哪有一来就叫巧儿这么辛苦的?”巧儿忙道:“我不辛苦,你要是吃不惯外边店子里的菜,我们这就去买点菜来自己做好了,也不费事……”我不禁大为感动,这傻孩子,满腹心思里全只有我啊。当下也不顾忌黑子和苏建中在侧,轻轻搂了搂她。巧儿一张脸顿时又羞得通红,却并不挣扎推搡。

大约她一走进这间大房子,就明白了日后的生活会起一个质的变化。

黑子和苏建中都是属木头的,全当什么都没看见。

当下搬完行李,大家一起去外头吃饭。

“叫上嫂子那个同学,大家认识一下……嗯,叫范青翎是吧,好雅致的名字。”黑子一竖大拇指,意即夸我记忆了得,不过听了一次就记住了人家的名字。

范青翎二十四五岁,人如其名,虽不如石秀丽那般漂亮,也蛮清秀的,看上去很精明干练的一个女子。瞧那体态和走路的姿势,该是结过婚的了。

果然黑子介绍说,她的丈夫也是青安县的,眼下在秋水大酒店学厨师。

我忽然想起一件事,问道:“嫂子到了江口市吧?向阳县的秋水饭店,大刚接过去没有?”黑子来到江口市之后,向阳县秋水饭店,是石秀丽在掌管的,考虑到人家小夫妻才结婚没两年,长期两地分居不是个事,我就和黑子提了一嘴,叫大刚全盘接手宝州地区的“业务”让石秀丽来江口与黑子团聚。

江口市秋水大酒店旁边,照原定计划,已经在开发一个高档次的写字楼盘,交给石秀丽去打理,很是合适。

黑子笑道:“已经过来了,你吩咐过的事情,能不照办吗?”我便微微一笑。

黑子是真正将我当作朋友和老板看待的,这话听起来一点不感觉肉麻。我虽然将秋水大酒店挂在小青姐名下,事实上以后是要完全交给黑子他们几个去打理的。小青姐只负责掌个总。现在看来,不但黑子,便是胖大海和大刚都才堪大用,连石秀丽都是很不错的帮手。

“小范,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梁巧,就是我跟你们说过的大老板……”黑子知道我不愿意自己出面,就先给引介了梁巧。这些房产的所有人,挂的也是梁巧的名字。这么介绍不算错。

“梁老板你好……”范青翎明显愣了一下,这才伸出手来。

她是真的没想到黑子嘴里推崇备至的“大老板”竟然是这么一个漂亮得一塌糊涂的超级大美女,而且还如此年轻,也不知满没满二十岁。

所幸巧儿在宝州市面包屋已经做了许多时候的“老板娘”对这个“梁老板”的称呼,倒还能接得住。

“范姐,你好。”巧儿如今也出息了,不再是那个动辄脸红害羞的小姑娘,落落大方与范青翎握了手。

“这位是俊少。”黑子给我的介绍异常简单,来龙去脉一字不提,就是“俊少”这么一个称呼罢了。

“俊少你好。”范青翎又满脸笑容与我握手。

我笑了笑,也不多言。

但从神色便看得出来,范青翎已经察觉这一干人里,数我的来头最大。瞧来黑子眼光不错,这个人用对了。往后或许能成为巧儿很得力的帮手。

一顿饭吃下来,巧儿与范青翎倒建立了较为融洽的关系。初次见到“大老板”而且如此美艳逼人,范青翎起初还有点心下惴惴,待见梁巧未语先笑,心地善良,十分的平易近人,忐忑之情便也渐渐淡了,和巧儿有说有笑起来。

范青翎是个灵泛角色,听黑子介绍说苏建中也是青安县老乡,也主动和苏建中搭腔,不料这人就是属木头的,无论范青翎说什么,全当没听见,最多就是“嗯”一声,多一个字不肯说。搞得范青翎以为自己说的青安话走了调,人家听不明白了。

我和黑子都是暗暗好笑。

大家一起吃过饭,黑子便向我告辞,要连夜赶回江口市。

南方市距江口市两百多公里,当时没有高速路,开车要好几个小时。

我劝道:“今天太晚了,住下吧,明天再走,反正也有房子。”黑子微微一笑,不吭声。

本衙内知道他的意思,老脸一红,也不强留,说道:“那,你车留下,开我的车回去。”我的车挂的宝州牌照,在南方市比较扎眼,黑子的车是江口牌照,在南方市比较常见,因此想换一下。黑子又笑了笑,压低声音道:“小青问起来,我怎么说?”我顿时一愣。

说得是!

是我考虑欠周了。

不过这事,瞒得了一时瞒不了一世,何况她们彼此之间,早已知道对方的存在。

“你先安顿下来,过两天我再过来。”黑子说道。

我有些奇怪:“过两天?”黑子笑道:“你忘了,过两天是你的生日。”我一拍脑袋,自失地一笑。

可不是嘛,过两天我就正式满十七周岁了,不知不觉间,穿越回来已经十年了。

这事整的!

我自己的生日,自己不记得,倒要黑子提醒。料不到外表如此粗犷的黑子,内里竟然这般细心。貌似上辈子,这事我自己也经常忘记,不是老妈提醒就是夏晓玲提醒。

这一辈子,改变的事情实在太多了。

黑子驱车离去,我们返回福瑞楼。

呵呵,一字排开四栋楼,倒是都取了名字,从左至右,依次叫作福祥、福瑞、福胜、福全。当时忘了问黑子,这么“福禄寿喜”的名字,到底都是谁给取的,华大的学生往后来这里租房子,一定要窃笑不已了。

“梁总,你们的房间,每天什么时候派人来打扫比较合适?”范青翎很懂规矩,一直送我们来到四楼铁门前,这才止步,恭谨地问道。

巧儿俏脸微红,瞥了我一眼,那意思是要我拿主意了。

我笑道:“家里的事,我一概不问,全由你做主。”这话说出来,俨然就是一家人了。

巧儿又是欢喜又是惶惑。实际上,在宝州的时候就一直是这样的,面包屋的事我也只起了个头,后边都是她在操持,一切均是井井有条。可见巧儿文化程度尽管不高,心眼是很灵巧的。只是新到南方市,人生地不熟,巧儿心里有些不安罢了。

范青翎眼睛又微微眯了一下。

这女子有这个习惯,她觉得有点意外的时候,就有眯眼睛的小动作。

大约她是觉得,以我的年龄,该当还没有和巧儿结婚吧。不过这也没什么,新建起来的这几栋楼,不就是为华大的学生们提供这样“未婚同居”的便利么?

世道变了,不能以老眼光看新事物了。

范青翎也不是那种古板的人。

“那,过两天我再告诉你吧。新房子,不容易脏的。”巧儿一时还没拿定主意。

“嗯,好的,那梁总和俊少早点休息,我就不打扰了。我就住在苏师傅隔壁,有什么事直接打电话吩咐就好了。”范青翎彬彬有礼地道。

偌大的房间里,只剩下我们两个,巧儿忽然有点害羞起来,瞥我一眼,慌里慌张进了主卧室,将门锁上了。

我微微一笑,也不去追问,慢慢推开客厅的玻璃门,来到外边的阳台上。

这个阳台,也是大得不得了,足足有一百来个平方,四周都摆满了花草。黑子知道我有晨练的习惯,这是为我安排好的晨练场子。还说若是嫌小了,屋顶上还有一个“空中花园”也是栽满了花草,中间留了两百来个平方的空地,足够我折腾的。所有花草,都设计了自动浇灌功能,无须操心太多。

如此周到细致,黑子也算是费尽心机了。

这份情,该领。

我深深吸了口气,极目远眺,华大校园已亮起万盏灯光,装点得极是靓丽。明天开始,我就该在这个学校度过数年光阴了。上辈子我来南方市打工,也曾经像如今这般,远远的看着华大,心中满是艳羡。而现在,面对这座南方最大的高等学府,本衙内考虑的居然是要如何跷课!

情景虽同,心情已然隔世。

“小俊……”巧儿在里边叫道。

我转过身。

“你的衣服都准备好了,先去洗个澡吧……”巧儿脸红红的道。

敢情她在里头忙碌好一阵子,是在为我准备换洗衣服。照说多年以来,巧儿都一直在用心照料我,但准备内衣内裤这种亲昵的举动,却还是第一次。

我笑了笑,仿佛一切都很自然,没有丝毫不应该。

主卧室的卫生间也是十分宽敞,黑子完全照秋水大酒店的豪华套间设计的,有一个大得不像话的浴缸,不要说躺一个人,塞进去三四个人都不会觉得挤的。

不过多年以来,我一直习惯淋浴,这个浴缸,显得有点多余。或许日后能经常用上吧……

洗完澡,我穿好衣服出来,却发现巧儿不见了。仔细一寻,另一间卧室房门紧闭,透出些许灯光,料必是躲在里头洗漱去了。

十岁那年,巧儿就和我同床共枕过。但那回,她心底清明。而现在,当初的小小孩童,已经长成了一条标准大汉,孤男寡女,再同处一室,姑娘家害羞一些,也在情理之中。

我笑着摇摇头,打开电视机,在客厅沙发里坐下,翘起二郎腿,从水果盘里拿一个苹果啃起来,浑身舒泰。终于海阔天空了!

差不多看了一个小时的电视,巧儿仍然没有出来。

我不觉有些奇怪,热水器是电热式的,不会出啥问题吧?

虽然心知黑子一定是选了质量最可靠的电器,可是关心则乱,我没来由地担心起来,慌忙起身,走到卧室前,先叫了一声“巧儿”正准备伸手去敲门,门就打开了。

巧儿头发湿漉漉的,很明显刚洗过澡,俏脸通红,低着头,很是忸怩。

奇怪的是,巧儿穿得很齐整,洁白的T恤,水磨兰的牛仔裤,还扎着条小巧的皮带。这架势,难道是要同我去逛街?

我不由愣了愣。

巧儿更加不好意思了,轻轻摆弄着T恤的下摆,低声道:“今晚上……今晚上你睡哪?”唉,这傻丫头……这不是要我的好看吗?

难道本衙内这么像柳下惠不成?

当下也不打话,上前一步,将她丰满的娇躯紧紧搂进了怀里,低头去寻找她娇艳的双唇。

巧儿浑身颤抖着,犹如风中的荷叶,微微仰头,吻住了我的嘴唇……

我一手搂住她的腰,另一只手便很不老实起来,直往T恤里头钻,巧儿忽然抓住了我的手,移开嘴唇,趴在我耳边喘息着,低低说道:“小……小俊,今晚……今晚不成……等……等两天好吗……”

热门小说重生之衙内,本站提供重生之衙内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重生之衙内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250章 新居 下一章:第252章 惊变

热门: 这只龙崽又在碰瓷 他的白月光竟然是我 死钥匙 百合花房秘语 我在逃生游戏当万人迷 东厂需要你这样的人才 幻视颠峰 燃烧的密码 我不成仙 重生后我撩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