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章 严专员的软肋

上一章:第246章 后院起火(下) 下一章:第248章 要去上大学了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严玉成手持“尚方宝剑”在宝州地区大力整顿吏治,清理“三种人”砍得畅快淋漓。一些问题干部先是四处找关系求情,希望能保住现有职位,比如崔秀禾,就不顾脸面,亲自上门来求肯。却不料严专员“铁石心肠”软硬不吃,该砍的毫不留情。

崔秀禾们眼见此人凶狠万端,油盐不进,便死了求情的心,串通起来,在宝州地区掀起了一股“告状热”各类举报信雪片般飞向省委主要领导的办公桌,甚至有些告状信直接到了中央大佬的案头。

严玉成毫不在意,照砍不误。

“这些混蛋,历史上就有问题,现在又占着茅坑不拉屎,每天光知道搞阴谋诡计,正经事一点不干。这样的干部,留下来何用?”这是密室聊天时,严专员的原话。

正在这时候,严明回来了。

不是回家探亲,而是转业回家。

本来严明身为军官,不一定要回宝州地区安置,组织上考虑到他是独子,家里只有一个妹妹,特意照顾,让他回父母身边工作,乃是一片好意。却不想让严专员犯了难。

照说严明是军转干部,在部队还立了三等功,受过好几次嘉奖,安排一个好点的单位完全应该。

解英见宝贝儿子回家,高兴得一连几天嘴都合不拢来,逢人就笑眯眯的。便算严菲复习功课时偶尔溜出来“透透气”解主席居然也并不生气。

高兴劲头缓了缓之后,解英就开始操心儿子的工作问题。

她和老妈乃是挚友,这样的大事,自然要两人凑在一起“嘀咕”商议,看将严明安排到什么单位去最为合适。

“首选当然是进机关了,庙大,以后提拔起来比较容易。”老妈出主意道。

身为柳副专员的爱人,老妈一上来就打体制内的主意,也在情理之中。都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貌似严专员的儿子,日后也该是这么个出路,不当官就经商。

解英立即点头赞同,随即又皱起眉头,嘀咕道:“老严那人死心眼,怕是不会这么安排!”

“那,进其他单位也可以,公检法都行,要不就来我们工商局。严明是副连级干部吧?叫他们安排个办公室副主任的位置好了……”老妈大咧咧的道,她现今是工商局副局长,如此说话,也不算僭越。

在这件事情上头,老妈的积极性仿佛犹在解英之上。

所谓好朋友,不就是这样的吗?

“我先探探他的口风再说……”解英越想心中越不托底。严玉成对家庭成员的要求,确实是挺严的。以前就是为了解英自己上个副科级,他都不曾插过手,还是老爸瞒着他给办的。

“老严,明明的工作,你打算怎么安排?”解英装作很随意的问道。

要说这个时机,选择得很是不错。乃是安排在晚饭之后,而且请了我们一家子共进晚餐。以严柳两家的交情,相互请吃个饭完全不需要特别的借口。两位女主人任谁心血来潮,提前一个电话打过去,这事就定了。对于在谁家吃饭这样的事情,严玉成和老爸从来都是不干涉的,反正有得吃就行。

吃晚饭,大家照例要坐在一起聊聊天扯扯闲话。

“嗯,这个要组织部和人事局安排……”解英问得随意,严玉成答得也随意。

“明明,你自己的意见呢?”解英又问严明,意即要他主动向严玉成提一嘴。

若说严明这位“衙内”经过部队几年历练,那是完全脱胎换骨,变了一个人似的。站有站相坐有坐相,虽是在家里扯闲话,也是正襟危坐,双手抚膝。那像本衙内,歪歪斜斜坐在那里,和严菲两手相扣,做一些上不得台盘的小动作。

“我服从组织安排。”严明一本正经答道。

晕!

这位也变化太大了些吧?这可是在家里,不是组织谈话。也不知梁经纬到底有何了不得的本事,愣是将一个“纨绔”给训成了标准军人。

严玉成笑了起来,赞许道:“这个态度就对了。党员就该服从组织安排。我看,明天和组织部打个招呼,叫他们给安排一下,去工厂吧……”

“去工厂?”解英差点跳了起来,脸色顿时比苦瓜还难看。

“亏你想得出来……”

“去工厂有什么不好的?人家想去都去不了呢!”严玉成脸色也沉了下来。

类似这样原则性的“大事”严专员是历来不容许夫人干政的。

“哼,我知道你呢,怕人家说你照顾自家小孩,徇私……”解英气得浑身微微发抖。

事关儿子的终身大事,解英也顾不得严专员的脸面了。

严玉成“哼”了一声,不作回答。

这个时候,因为安排军转干部和清理“三种人”严玉成得罪了一大帮子人,确实不想人家抓住什么把柄来做文章。

“不行,我坚决不同意!”解英也摆出了强硬的架势,看来为了儿子不惜与老公一战了。

严玉成更加不悦了,说道:“这是组织上安排的事情,要你同意还是不同意?”

“你别开口闭口组织,我也是一二十年的老党员,组织上的事情,知道得不比你少……”解英立即反唇相讥。

严玉成被推到了墙上,眼见得有了“恼羞成怒”的意思,只是当着大伙的面,不好发作。

老爸抽着烟,沉吟道:“严专员,严明的组织关系,好像是挂在宝州市吧。这个事情,我们地区就不要去干涉了,让人家市里的同志自行去安排好了……”解英立即眉花眼笑,说道:“对对对,就由宝州市去安排,你们做行署领导的,也不要管得太宽,要不人家下面的同志不好开展工作……”我差点笑出声来。

料不到平日里大大咧咧惯了的解英,这时却是如此机敏,一下子就理会了老爸“暗度陈仓”的意思,反手便将大帽子给严玉成扣上了。

严玉成冷着脸道:“若是别人的孩子,我倒是可以不管。我自家的孩子,这么做,不就是变相的使用特权吗?市里的同志,会给专员的儿子安排不好的单位吗?人家当面不说,背后不知道怎么议论!”解英气苦:“这么说,做了你严玉成的儿子,就活该倒霉?”

“这是什么话?难道只有进机关做官老爷才有出息?工厂就不是人呆的?”严玉成怫然不悦。

我以前只在电影和小说里见过这种“正气凛然”的好干部,不成想现实中在我眼前就演了一出。

要说严玉成的说法也不是没有道理,身为专员,固然位高权重,却也“高处不胜寒”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盯着。宝州市若真给严明安排了个人人眼红的好职位,估计又要惹出许多告状信来。

严玉成“整顿吏治”的工作到了关键时刻,确也不容节外生枝。

不过如此一来,又未免对严明不公平。别人有个当大官的老子,“背靠大树好乘凉”轮到他了,却要“避嫌”真正憋气得紧!

“好好好,你要做清官,做包公,算我们母子倒霉……”解英气急,口无遮拦地嚷嚷起来,眼圈已自红了。

严明说道:“妈,你别这样,就依我爸的安排好了,我去工厂……”呵呵,果真不但外表变了,内里也变了呢,我记忆中的严大公子,几曾如此体谅过严玉成的难处?

严玉成便赞许地点点头,眼里露出欣慰的神情。

解英的眼泪立即滑落下来,扭过头,都懒得看他父子一眼了。

这两个“混账”成心跟老娘过不去。

严菲本来是一点不关心这些事情的,见解英落泪,顿时慌了手脚,忙即起身走到解英身边,拉住她的手,不说话,流露出关切的眼神。

“解阿姨,去工厂就去工厂好了,也没啥了不起的。”见闹了个满拧,一直懒洋洋不说话的本衙内,终于忍不住开了腔。

解英“呼”地扭过头来,“恶狠狠”盯住我,若不是瞧着老爸老妈都在,怕是要将将我“生吞活剥”下去。妄自对这小子那么好,当成“姑爷”来疼爱,关键时刻,竟然如此“落井下石”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打从认识解英以来,她还不曾如此“痛恨”过我。

“小俊,别胡说!”老妈急了,连忙开口呵斥。

我微笑着,毫不在意两位“老妈”的痛恨,淡淡道:“严明哥哥今年二十三岁了吧?进机关熬资历不是不行,估计五年时间,可以熬到副科级……”瞧严玉成大义凛然的样子,五年熬到副科,貌似都有点悬乎。

“严伯伯,如果你一定要严明哥哥进工厂的话,我看就放到宝州市一铸管厂去好了!”这一回,连严玉成也对我“怒目相向”了。

这小子,老子说要让儿子进工厂,可也没说不让儿子吃饭啦!谁不知道宝州市一铸管厂是个濒临倒闭的企业,工资都发不全,几十号工人,全领的生活费在家待岗呢。严专员再讲究原则,也不能“虐待”亲生儿子吧?

解英倒还好。毕竟她对一铸管厂的具体情况不怎么了解。

“你什么意思?”严玉成冷冷问。

“没什么。你不就是怕人家说闲话吗?严明哥哥去了一铸管厂,我看还有谁说闲话……不过,我也有个建议,严明哥哥去了一铸管厂,不做工人,做厂长!”严玉成顿时瞪大了眼睛。

“一铸管厂是宝州市工业局下属企业,股级架子……”老爸适时插话,做了个说明。

我笑道:“严明哥哥本来就是副连级,去个濒临倒闭的厂子做个股级干部,不算僭越吧?”严玉成有点明白我的意思了,蹙眉道:“虽说是濒临倒闭的工厂,级别在那呢,照惯例,军转干部要降半格使用……”这意思就是说,严明过去不降反升,怕是不合适。

解英又不满了,当下将“濒临倒闭”丢到一边,给我助拳道:“不就是个股级干部吗?有什么了不起的,明明本来才副连级,还要降半格,不如直接去做农民好了。”严玉成瞪了她一眼,解英就撇撇嘴,再次扭过头去,不予理睬。

我嘿嘿一笑,说道:“那就算了,别人想做这个厂长,就让他们去做好了。反正不就之后就要破产清算了!你们两位父母官都不为铸管厂的工人着想,我操的哪门子闲心啊……”瞧严玉成的模样,手心痒痒的,跃跃欲试,又想给本衙内一个爆栗了。

老爸喝了口茶水,说道:“你也别卖关子,若是我们同意严明去做铸管厂的厂长,你又怎么说?”我一听顿时来了精神,腰身一挺坐直了,双眼射出“炯炯的光芒”

“若是你们同意严明哥哥去做铸管厂的厂长,我担保一年之内,还给宝州市一个活蹦乱跳的新工厂,那几十号工人,就不劳两位府台大人操心了!”

“当真?”严玉成也是“双目炯炯”紧盯着问了一句。

“若有虚言,甘当军法!”我调侃道,一幅成竹在胸的样子,很是气定神闲。

“说说你的具体方案……”说这话的却是老爸,他前不久还在为那些个资不抵债的国营企业头痛不已呢,已经在组织人员做深入研究,准备好好做一篇文章。不成想我便在这里口出大言。

“其实这个东西很简单,铸管厂濒临倒闭,并非铸管这个产品没有销路,关键是工厂体制僵化,人浮于事的现象严重,生产出来的铸管达不到质量标准,卖不出去。只要把这些个弊端改变过来,生产出质量达标的铸管,销售问题,我来解决。不过……”严玉成对我这个“不过”深恶痛绝,此时却也不得不耐下性子问道:“不过怎样?你小子倒是痛快点!”我笑嘻嘻地道:“假使严明哥哥当真将铸管厂扭亏为盈了,你们地区和市里的领导干部,是不是应该有个什么奖励措施,比如提个副科级,给十万八万奖金什么的……”

“嘿嘿,小子,你当是打土豪啊?你这是要挟上级领导!”严玉成长长舒了口气,笑骂道。

老爸却又皱起眉头,似乎在认真考虑我这个提议的可行性。料必他是想从根子上搞一个解决“亏损国企”的办法出来。

见我一席话,不但圆满解决问题,还轻轻松松给严明“提”了半级,解英一天的乌云都立时消散,瞧着我的眼神又笑眯眯的百看不厌了。

热门小说重生之衙内,本站提供重生之衙内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重生之衙内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246章 后院起火(下) 下一章:第248章 要去上大学了

热门: 欲望乡村 重生之真不挖煤 看鸟吗哥 村夫俗妇 修无情道后我怀崽了 捡了本天书 流氓高手 竹马温小花 从地球到月球 曾经风华今眇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