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章 后院起火(上)

上一章:第244章 清理三种人 下一章:第246章 后院起火(下)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严玉成借着安置军转干部和彻底清查三种人的由头,将宝州地区的官场搅得天翻地覆,本衙内暗暗叫好。眼见崔秀禾这帮家伙倒了霉,本衙内自然要偷着直乐了。

然则乐不了两天,本衙内的后院就起了火,貌似火势还不小。

唉,看来这个幸灾乐祸硬是要不得,会遭报应。

这一日,我施施然去到面包屋,很意外地看到两个男人。其中一个,乃是梁国成,另一个却不认识,约莫二十三四岁样子,居然穿着西装打着领带,器宇轩昂,比本衙内还要高几公分,一副白领精英的样子。

而那几名帮工,一个个神情古怪,尤其是见到本衙内之后,神情更是躲躲闪闪。

奇怪了,怎么会是这种表情?

“国成叔,你来了?”我笑着和梁国成打招呼。

且不去管他甚事,该讲的礼貌还得讲。事实上,打从第一天与梁国成谋面,我对他就一直保持着相当的礼貌与尊重。倒不是纯粹看在梁巧面上。

似乎那会子,我和巧儿也还素昧平生呢。

梁国成笑眯眯地点头:“小俊……”

“你前两天才送了蜂蜜过来,店里的蜂蜜应该还够用吧……”宝州市和向阳县的巧巧面包屋,自然都用的梁国成的蜂蜜。

“呵呵,我今天不是送蜂蜜来的……”梁国成搓着手,神情有点兴奋又有点无奈。

“不送蜂蜜?那就是专程来看巧儿了……咦,巧儿呢?”

“嘿嘿,这丫头,面嫩,躲在楼上不肯见人呢……”我顿时大感诧异。

什么话这是?

和自己老子相见,什么面嫩面老的?

“小俊啊,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小熊……”梁国成给我引见那个年轻男子。

“你好,熊少聪!”那男子不待梁国成说完,已经向我伸出手来,脸上带着矜持的笑容,有点高高在上的意思。

本衙内脑中灵光一闪,明白了——这是梁国成给巧儿介绍的对象啊!

一念及此,我的心立时便沉了下去。

这几年来,和巧儿卿卿我我,两情相悦,倒将这茬给忘了。巧儿今年二十二岁,到了找对象的年纪啦。也就是巧儿很早来城里开店子做“大老板”若一直呆在枫树村,只怕早嫁了人,孩子都生下一两个了。

梁国成迟至今日才给巧儿领了这么个“对象”来,已经算是很有耐心的了。

我在瞬间想明白了其中关节,心里对这位熊少聪先生,自然没了丝毫好感。不过脸上却半点没流露出来,也是淡淡笑着,伸手和他握在一起。

奶奶的,这丫的手掌倒是蛮嫩的,细皮嫩肉,可见平日里也和本衙内一般,是做“老爷的”熊少聪一握住我的手,便露出一丝诧异之色。想是本衙内满手的老茧让熊先生吓着了。瞧这位的样子,虽然穿得悠闲,不如他那般讲究,可是衣着得体,气定神闲,怎么看也不像是“劳动人民”怎的一只手掌如此粗糙不堪?

我笑道:“每天打沙袋劈砖头,倒叫熊先生见笑了……我叫柳俊,是巧儿的好朋友,也是合作伙伴,这个面包屋,是我和巧儿合伙开的……”领导干部子女禁止经商,本衙内原本要避嫌,这时候却毫无顾忌说了出来,意思不言自明。

果然,熊少聪闻言脸上便微微变了颜色。估计梁国成没给他说起这个,不知道巧儿竟然还有这么一个“合作伙伴”

“柳先生真是少年有为……今年贵庚?”你丫的,本衙内如今最烦的就是人家提及我的年龄。便是和巧儿耳鬓厮磨,情浓之际,这个话题也是避而不谈的。

饶是本衙内聪明睿智,先知先觉,碰到老天爷这么促狭的安排,也只能摇头叹息。

这小子,倒会捏本衙内的痛脚!

我微微一笑,反诘道:“熊先生在何处高就?”

“我老家是大坪乡的,前年华南大学金融系毕业,分配在南方市人民银行工作……和梁巧的哥哥梁经纬营长是好朋友……”怪不得如此大刺刺的,果然有些分量。

须知华南大学乃是全国有名的重点大学,号称“华南第一名牌大学”也正是本衙内心仪的学校,此番高考,预备第一志愿就填华南大学。

此人能考上华南大学,智商自然不错。而分配在南方市人民银行工作,也是很有出息的一个职业。尤其是南方市,作为中国南方第一大都市,改革开放之后,金融业发展势头迅猛,已隐然占据了华南“金融中心”的位置。南方市的人民银行,自不可与内地的人民银行同日而语。

这样的学历,这样的工作单位,在小小向阳县,算得凤毛麟角,上上之选了。梁国成领了他来,不算看轻了自家闺女。

不过熊少聪这个“简历”自然一点不放在本衙内眼里。

且不论这些世俗的“门户之见”单是我和巧儿数年的感情,那也是任何人都比拟不了的。

我笑了笑:“熊先生与经纬哥很熟吗?怎么认识的?”熊少聪微微蹙眉,似乎不大习惯我这样“反客为主”的询问,心道你小子又不是梁家的什么人,问七问八的干啥?瞧你的样子,多半还是个在读高中生吧。

“梁营长是我们向阳县的名人,来我们学校做过报告。”尽管心中不耐,熊少聪还是微笑着做了个解释。

我笑道:“我和经纬哥认识的时候,他还是排长,几年时间,就当到主力营的营长了……”八五年,陆军改制,将传统的步兵军改为现代化程度较高的合成集团军,梁经纬的岳父老子,如今正儿八经做了集团军军长,“驸马爷”自然水涨船高,年纪轻轻便坐上了摩托化步兵团主力营长的“宝座”这个时间表,倒与上辈子的记忆基本吻合。明年,如果梁经纬还是会应邀回向阳一中做报告的话,估计就该是最年轻的副团长了。

“说起来,我和经纬哥还是师兄弟呢……”我继续向熊少聪“显摆”我和梁家的亲密关系,很随意的用眼睛的余光瞟向他。

看得出来,熊先生有些郁闷。不过这小子还是很有一手的,微笑着和我点点头,算是礼貌地结束了我们之间的谈话,扭头望向梁国成。那意思明摆着,咱今天是来“对象”的,又不认识你,要不是看在梁国成的面上,耐烦跟你这高中生磨嘴巴?

“小熊啊,我们上去找巧儿说说话吧……”梁国成对熊少聪很客气。

我顿时好一阵郁闷。

宝州市的巧巧面包屋“规矩”比向阳县巧巧面包屋还严。以前在向阳县的时候,我还经常领程新建、江友信甚至方奎这干人上楼去喝酒吃饭聊天说话。到了宝州市,我就很少领别的男人上楼了。

但梁国成是巧儿的老子,他要上楼去和闺女说话,任谁都不能阻拦。

“也好,我给两位引路……”我摆出一副主人的架势,率先上楼。

刚上楼梯,楼上就传来“砰”的一声大响,料必是巧儿碰上了房门。

“巧儿……你出来说说话嘛……”梁国成站在空荡荡的客厅里,瞅着女儿紧闭房门,好不尴尬。

他的性子,本来就极是软弱,在女儿面前吃瘪,一时有些手足无措。

“我不喜欢和外人说话……”巧儿在房间里气哼哼地道。

然而便是生气,巧儿的声音也还是那么清脆动听,犹如百灵鸟似的。

“这孩子,怎么说话的?难道老爹是外人?”梁国成有点生气。

“爸,往后你再带这些不相干的人来店子里头,我和你都不说话!”巧儿说得极是坚决。

“死丫头,你……”梁国成被女儿气着了,不知该如何措辞。

“巧儿,我是你哥的朋友,没什么恶意,大家可以做朋友嘛……”不想熊少聪主动做起了巧儿的“思想工作”这人看来也是很善于交际的。梁经纬不过去他们学校做了次报告,仗着大家都是向阳老乡,他居然就和梁经纬搭上了线。更哄得梁经纬将他推荐给梁国成,果然有些手段。

“我不认识你,不想和你说话。”巧儿依旧硬邦邦的,不假辞色。

呵呵,我的巧儿平日里可从来不曾如此“跋扈”过,对谁都是温柔似水,客客气气的。不想对熊少聪这位“远方来客”这般态度。

熊少聪脸上闪过一抹怒意,随即又换上了笑颜。

“一回生二回熟嘛,多接触几次,大家不就成了朋友吗?”

“你是我哥的朋友,你去和他说话吧。”巧儿还是冷冰冰的。

熊少聪无奈,只得眼望梁国成,请他“示下”梁国成这人老实,觉得将人家大老远的领来了,梁巧居然只打了一个照面就躲起来不见人,未免太伤人“小熊”的面子了,当下也着实有些生气。

“巧儿,远来是客,你这样怎么行呢?对得起你哥吗?”梁国成的声音大了起来。

“我哥那里,我自己会跟他解释。”梁巧铁了心,连老爸的面子都不卖了。

梁国成没辙了,抱歉地向熊少聪笑了笑,转向我说道:“小俊,你看这个这个……你和巧儿是好朋友,她最听你的话了,要不你帮我劝劝她?老大不小的,也该找个对象了……”晕死!

这位也真是“病急乱投医”将主意打到我头上来了。叫我给巧儿做工作,让她出来“对象”除非我脑子进了洗脚水。

“国成叔,看来你还是一点都不了解巧儿,她可是说得出做得到,你把她逼急了,她说不定连宝州市都不呆了……”我双手一摊,很是“无奈”地道。

其实这话是在提醒巧儿呢。

梁国成一怔,摇摇头道:“不呆在宝州市?她能去哪里?去外国啊!”

“国成叔,你这个观念就落伍了。如今改革开放了,只要有钱,全国各地哪不能去?就算真的出国,那也十分正常。又不是只有一个宝州市才能养活人,外边的世界精彩着呢,生意也比宝州市更好做……”我反过来给梁国成做工作。

这也算给他打个预防针。

眼见得我下半年就要离开宝州市去外地读大学,巧儿势必是要跟我同行的。现在先留个话头在这,到时候真远行了,也不显得太突兀。

貌似去外地发展做大生意,是个很不错的借口呢。不然的话,我和巧儿的恋情又见不得光,不找这么个借口,还真没法向梁国成和梁家婶子交代。

“嗨,女孩子家家的,做什么大生意?守着个面包屋生意这么好,还不知足,还要跑去外地做生意?那哪行啊……”梁国成连连摇头,对我的话不以为然。

“国成叔,你这就不对了,这叫重男轻女,要不得呢……”我半是认真半是开玩笑地笑道。

“谁说女子不如男人?像巧儿这么能干的女孩子,咱们宝州地区都找不到几个。”对于我的话,梁国成一贯是比较信服的。自从“小俊”出现之后,他家里可真是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而且现在我爸又是地区的“大官”

“唉,小俊啊,我也知道你见过大世面,说的话有道理呢……可是人家小熊大老远的来了,这个样子……这个样子……唉……”梁国成不知该如何措辞了。

“人家小熊”的脸色,已经黑得像锅底了。大约他也不止相过一次亲,以他的条件,可能还是第一次这样吃瘪。

估计若不是见了梁巧天仙般的容貌,这位已经拂袖而去了。

“嘿嘿,国成叔,你这就是打击人家小熊了。以熊先生的人才,什么样的对象找不着?”我微笑着,又挤兑了熊少聪一句。

果然,熊少聪再也呆不下去了,朝梁国成说了声“我还有事,要去看几个同学”就头也不回地走了。居然连最基本的礼节礼貌都不顾,直接无视本衙内了。

“这死丫头,真是的……”梁国成脸上无光,跺了跺脚,朝我挤出一丝笑容,相跟着追了出去,想是要向“人家小熊”去说几句的抱歉的话语。

直到脚步声远去,“吱呀”一声,那门捱开了一条缝隙,我笑嘻嘻的走了进去,却只见梁巧已是满脸泪水……

热门小说重生之衙内,本站提供重生之衙内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重生之衙内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244章 清理三种人 下一章:第246章 后院起火(下)

热门: 护花妙手 天空之蜂 替天行道 哑舍2 王爷在上 时间的习俗 过云雨 湘西盗墓王 海洋之王! 猎头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