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 金富昌入彀

上一章:第228章 江口速度 下一章:第230章 秋水大酒店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金董事长,这几天挺辛苦的吧?”老爸笑呵呵地问。

这已经是七天之后了,金富昌和阿佳两人都显得有点疲惫,不过精神倒是蛮不错的。

“不辛苦不辛苦,比起我才去香港那会,嗨……柳书记,家乡变化还是挺大的,所到之处,人民群众安居乐业,颇有盛世气象啊……”老爸微笑道:“本就是盛世。”

“正是。”金富昌也笑了。

“那么金董事长有没有找到合适的投资项目呢?”这才是老爸最为关心的。说起来,金富昌是第一个来到宝州地区的外商。这个第一,在国人眼里历来都是份量最重的。

金富昌微微一笑,料必也是胸有成竹的了。

“投资这一块嘛,我们暂时还没有考虑成熟……请您谅解,柳书记,在商言商,投资是件很慎重的事情……”老爸微笑点头,不动声色。他的性子原本极其沉稳,如今做到了行署常务副专员,自是更加安如山岳。

见了老爸如此神色,金富昌略微有点不安,紧接着说道:“不过,倒是有几个小小的建议,不知柳书记有没有时间听我聒噪!”

“金董事长请讲。”金富昌正要开口,外边忽然有了响动,廖顺利很恭敬地道:“严专员,您好……”

“小廖啊。柳书记在吗?”我就笑了,料不到严玉成居然也会废话,上班时间,如果不是老爸在这里,廖顺利没事能跑到一招待所来闲逛?

老爸忙即起身,笑着对金富昌和阿佳说道:“是地区的严专员来了。”阿佳还则罢了,她是那种典型地商业精英。对官场上的尊卑上下远不如金富昌敏感。金富昌五八年离开金岩乡的时候,已经二十出头。却是知道一个专员在地区的份量有多重。自己未曾先去拜会,人家倒先找上门来了。倍感荣耀之余,也不免有些忐忑,赶紧跟着老爸起身,走到门边迎候。

至于本衙内,那更是像屁股底下装了弹簧,跳起老高。

说起来。我对白建明都不曾如此敬重呢,这其间,应该有严菲的原因在内——“岳父老子”焉能怠慢?

“哈哈,这位应该就是金先生了,你好你好……晋才,有了宝贝你就藏起来,这可不厚道啊……”严玉成大步进来,先就握住了金富昌的手。

老爸笑笑不说话。

以他和严玉成的关系。金富昌地事情自然早就通过气的了。不然,严专员焉能一下子就找到招待所,一抓一个准?

严玉成地大气富有感染力,几句寒暄下来,金富昌先前那点拘谨便抛到了爪哇国,显得很是坦然自在。

“严专员。金董事长说要给我们的工作提出宝贵意见呢。”老爸笑着说道。

“金董事长请讲,我洗耳恭听。”金富昌双手摇晃,连说“不敢”

“就是一点小小的建议,纯属个人观点……”这几位还在谦虚着呢,阿佳已然甚是不耐,娇笑着说道:“严专员,柳书记,别的不说,就说这个一招待所吧,条件如何且先不论。这个名字就……嘻嘻……”别看她一副胸大无脑的样子。说到这样敏感的话题,却也知道适可而止呢。

老实说。对于“XX地区一招待所二招待所”这样的名称,本衙内听着也蛮腻歪。意识形态地味道太重了嘛。当即接口道:“阿佳小姐所言极是,我看这个一招待所该改一改了。”严玉成瞪我一眼,随即转向阿佳,笑问道:“阿佳小姐认为招待所应该如何改变呢?总不能只改一个名字吧?”阿佳也不怯场,笑道:“首先要改的就是名字,江口市那边,只有不上档次的小旅馆才叫招待所,政府部门的接待单位,都叫作宾馆了。”

“嗯,宝州宾馆,这个名字倒是蛮响亮的……晋才,你说呢?”老爸笑道:“你是当家的,你说响亮那就是响亮了。”这种并非特别正式的场合,老爸也不是很拿捏。

见老爸如此说话,联想到刚才严玉成毫无顾忌地瞪视我,金富昌脸上露出会心的笑容——这两家关系,不一般。

我说道:“地区一招叫作宝州宾馆,那宝州市地一招,又叫什么宾馆呢?这个问题,挺费思量的。”

“费什么思量?宝州市一招待所,就叫秀城宾馆好了。”严玉成不屑地道。

宝州市古称秀城,严玉成这是讥讽本衙内文化底蕴不够呢。

得,瞧在有客人的份上,咱不和他一般见识!

“专员高见!”我竖起大拇指,戏谑地道。

一屋子人哈哈大笑。

“单单只改名称确实是不够呢。我认为,内外装修,服务员的素质都要提升一个档次才好。”阿佳仗着自己“靓女”说话没有多少顾忌。

严玉成眉头一皱,问道:“这里的服务员态度不好吗?”阿佳吓了一跳,心说不要自己随口一句话,害得人家服务员小姐挨训斥就不好了,忙即笑道:“态度挺好的,就是缺乏系统地训练,工作安排和交接方面,也不是很严谨。”不愧是置业公司的高级白领,内部管理上头。自然是有一手地。

严玉成笑问:“那么请教阿佳小姐,这个问题应该怎么改进呢?”阿佳瞥了严玉成一眼,觉得他并无不悦,这才松了口气,说道:“请专业的管理人员过来,统一培训,统一管理……每个行业都有自己的特点。只要请对了人,这个问题不难解决。”金富昌笑着接口道:“如果两位领导首肯。培训讲师,我倒是可以帮忙物色。”严玉成当即拍板:“很好,这个事情就拜托两位费心了。”见严玉成如此爽直,金富昌也有些意外,笑道:“严专员雷厉风行,实乃大将风度……听说我们宝州地区,正在申请地改市……”我微微一笑。心说这人也是个人精,开口闭口“我们宝州地区”不过他祖籍宝州,这么说也不算离谱。

“正是。金董事长有何赐教?”

“严专员言重了,赐教如何敢当?似乎我们宝州市,人民群众工作之余,还没有一个休闲娱乐的好去处啊,公益设施。也是城市建设的一个重要方面呢。”金富昌微笑着提醒道。

严玉成眼望老爸,那意思自然是说,这是你这个市委书记该管的,有什么计划,跟人家港商说说吧。别叫人小觑了。

老爸苦笑道:“金先生所言,诚然有理。我们也早就打算要建一个公园,让人民群众有一个休闲娱乐的所在,就是目前市里财政吃紧,一时难以动工啊。”金富昌微微一笑:“家大业大,当家人确实难做。鄙人这次回来,亦打算多少为家乡尽点绵薄之力。如果地区和市里有意建一个公园,鄙公司愿捐献五十万元,共襄盛举。”呵呵,果然是大老板,一开口就是五十万。不过也足见金富昌造福桑梓地拳拳之心。

“金先生。谢谢!”严玉成不喜与人客套。这一起身再次握手,道一声“感谢”就已经很有分量了。

我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说道:“如果真要建公园,想必金先生除了捐献五十万,应该还有更好地主意罢?”金富昌略微诧异地瞧了我一眼,微笑道:“愿聆小柳先生高见。”

“站在商业开发地立场上,金先生该当有所指教吧?”我淡淡笑着,将皮球踢了回去。

金富昌更是诧异,他对建这个公园,倒确实有些想法的,不成想被我窥破了。

严玉成和老爸笑眯眯地瞧着,也不插嘴。金富昌固然是港商大老板,见多识广,貌似这个“臭小子”却也不差呢,且看看这两个家伙,能憋出些什么好点子来。

“既然小柳先生考较,那我就献丑了。我觉得不能单纯地建一个公园,可以考虑做一个城市休闲广场来建,紧挨公园附近,可以开辟风味特色小吃一条街,特色商品购物街,还可以在公园附近预留一定的土地,备做商业地产的开发用途……”金富昌边说边瞥严玉成和老爸的脸色,确定这两位父母官能听明白自己的构思。

我笑了,这个金富昌,果然有一手。

“如此一来,建公园或者说建休闲广场,就只需要前期投入了,一旦建成之后,依托这个广场带动,附近地地价便会疯涨,到时连本带利都可以捞回来了,而且是商业街小吃街所产生的经营利税,是一个长期的稳定的收入来源,这个生意做得过……金董事长此计大妙……”我拍手笑道。

金富昌这回是真的吃惊了。很显然,这些东西我也是早就想到了的,如此做作,只不过是诱使他在严玉成和老爸面前说了出来罢了。

这个小子,听说还在上高一而已,难道内地的高中生,都如此厉害不成?

阿佳直截了当将这种惊讶说了出来:“小俊,你,你当真在读高中?”

“鄙人今年十六岁,不读高中,能读什么?”我笑了,随即正色说道:“金董事长,阿佳小姐,我有个提议,这个公园的建设,政府出资一半,贵公司和腾飞总公司承担另一半投资。”此言一出,非但金富昌阿佳脸上失色,便是严玉成和老爸也很是诧异。

沉吟稍顷,金富昌沉声说道:“小柳先生,我是商人……”

“没错,在商言利,天经地义。依照金董事长刚才地构想,这个商业街和小吃街,也由两家公司分别承建,至于经营年限,严专员和柳书记都在这里,大家可以商谈。”我一步一步引着金富昌“入彀”无非是想将这个颇有实力的港商当真留在宝州地区。无疑,第一次在苏志新的秘书那里吃瘪,他俩心里是有阴影的,尤其是阿佳,习惯了开放式的政府部门,不理解内地的“衙门习气”更是耿耿于怀。

商人逐利,是为天性。倘若这个提议能行,则不但宝州市地公园指日能够上马,金富昌和腾飞公司亦可找到一个不错的投资途径。就像我们刚才分析的那样,依托休闲公园或广场建立起来的特色商品街,日后的发展是可以预期的,承包开发商的利润也是可以预期的。

至于预留商业地产开发区,也是个不错的提议,但现在尚未到时候。如同江口市那般的开放城市,或者可以,宝州市地人民群众可还远远称不上富裕。买铺子和买房子,是两个完全不同地概念。买铺子可以做生意赚钱,手头资金不够,会千方百计去筹措。买住房嘛,自然是要等赚了钱之后才会考虑的问题。

这个留作后手好了。

我地话令得金富昌和阿佳砰然心动,作为商人,他们可太知道抢占先机的重要性了。设或我的提议获得首肯,便等于在日后的休闲广场开发过程之中,他的亿昌公司和柳家山的腾飞公司具有了排他性,类似于取得垄断地位。

果真如此,赞助给修建公园的那笔款子再多一点,都是很划算的。

阿佳悠然神往,笑道:“如果能这样的话,我们就经营特色商品购物街好了,特色小吃街,请小柳先生去经营,你那个面包屋可以搬过去……”暴汗!

这个死女人,怎的在这时候口无遮拦,说什么面包屋?这不是想要本衙内的小命吗?给严玉成和老爸知晓,还让不让“小柳先生”活了!

“阿佳!”所幸金富昌及时喝止了她。

“这个事情,还得严专员和柳书记拿主意,你别乱说话。”我偷眼一瞥,发现两位官爷都微闭双目,陷入了沉思,显然正在考虑金富昌和我的提议,倒未曾留意阿佳所言面包屋之事。

呼——我暗暗长舒了口气,抬手拍了拍胸口。

“晋才,你看呢?”严玉成问道。

老爸手指轻轻敲击着沙发扶手,说道:“我看可以。”经济建设的具体问题,一旦老爸首肯,严玉成便觉得有了几分底气,笑道:“既然如此,你们市里先拿出一个具体的方案,再约两家公司商谈……金董事长,你看如何?”金富昌一听有戏,不觉大喜,连声道:“没问题没问题。过几天我会先回江口市,出来时间不短了,公司有些事情等着处理,等贵方拿出了具体的方案和设计图纸,知会一声,我马上过来……”至于腾飞实业总公司,有本衙内这个第一大股东在,自然更加没问题了。

热门小说重生之衙内,本站提供重生之衙内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重生之衙内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228章 江口速度 下一章:第230章 秋水大酒店

热门: 东北往事4黑道风云20年 非我倾城王爷要休妃 医者为王 领导司机:名利场小人物必修的权谋心经 彗星美人[星际] 最好的我们 无限密室逃生 小夫郎他天生好命 左耳终结版 原路看斜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