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 又是港商

上一章:第225章 财政危机 下一章:第227章 前倨后恭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吱”的一声,一台簇新的桑塔纳停在巧巧面包屋门前。

本衙内正躺在竹椅上,一边品茶吃着酱牛肉,一边看着《中国通史》尽管不是正宗教科书,也可以为高考做点准备。

如今的高考难度,已远非八十年代初期可比,貌似上辈子,本衙内便是八七年参加的高考,成绩一塌糊涂。虽说主要是英语拉了后腿,毕竟其他功课,也不可掉以轻心。我可是在老妈面前夸下海口的,考不上重点大学要“自杀谢罪”再联想起前些日子严玉成对我的“威胁”还是用功一点好。

不过这个桑塔纳仍然引起了我的关注。

貌似如今的宝州地区,桑塔纳的数量只要用一个手指头便能数出来了——就是五伯屁股底下有一台,那个骗子李爱国的。

对那台桑塔纳的处理,也有过一个小小的插曲。专案组最初的意思,是要交给地委处理,作为地委主要领导的用车。周培明想都没想便给否了。这帮家伙也真是的,亏他们想得出来,居然要用一个骗子的座驾给地委领导使用,也不知是不是脑子出了毛病。

周培明堂堂地委书记,想要坐台桑塔纳的话,地区财政能少了这一二十万块钱?

在这一点上,周培明的脑子是足够清醒的,刚出了这么个大诈骗案,拱翻了薛平山,周培明虽然没事。私下里也吃了省委领导的挂落。这个时候匆匆忙忙换车,不是故意找难受吗?

最后,这台桑塔纳折价出售,一并由肉食品厂地投资方腾飞总公司接收过去,也算为国家挽回一些损失。苏建中倒是鼓动我也搞一台来坐坐。

这个闷嘴葫芦,平日里三杆子打不出一个屁来,就是馋人家的新车。

我笑着摇头。

非是我不爱新车。时机未到啊。

试想地委一把手还坐着吉普车呢,柳副专员的儿子倒先整了台桑塔纳。绝对的自找麻烦。总要等满大街到处跑起这种四四方方的小轿车了,本衙内才好不显山不露水的随一个大流。

既然五伯亲身驾到,做侄子的,焉得大咧咧地躺在那里翘二郎腿?自然要赶紧起身迎接。何况我也正有事要找五伯商量呢,来得正是时候。

不过从车子里下来的,却并非五伯,而是一个四十几岁地中年男子。四方脸庞,皮肤微黑,穿着合体的黑色西装,洁白的衬衣打着深色领带,头发梳得一丝不苟,精神抖擞,颇有威严,可见平日里也是个经常决定大事的角色。这种气质。是很难假扮出来的。

再看从驾驶座上下来的,居然是一位美貌的花信少妇,约可三十许人,穿一身同样得体地奶黄色职业套裙——没错,就是职业套裙,鄙人上辈子在沿海打工所见过的那种白领丽人妆扮。这样的妆扮。在宝州地区似乎还是头一份。

只在一瞥之间,我已断定这两位不是宝州地区的人。再一瞥桑塔纳的牌照,果不其然,居然是江口市的。由发展日新月异的经济特区而来,难怪如此服饰了。

“阿佳,倒料不到宝州市竟然有这样精致的面包屋,走,进去坐坐!”那男士先开地口,字正腔圆,乃是香港口音。也就是江口市那一带的方言。对这个方言。我不但十分熟悉,而且也能讲得相当顺溜。

被称为“阿佳”的妙龄少妇身材极其傲人。直追梁少兰,不过长相不如梁家姐妹那般漂亮,只算得中上之姿,难得的是皮肤白皙,不似江口本地女子,黑不溜秋的,望之令人却步。

“好啊……老实说,这里的饭菜我真是不大吃得惯……”阿佳笑着点头,声音甜美。不过江口方言,由女孩子说来很不动听。

其实宝州地区地方言,较为尖利,女孩子说来,也殊不悦耳。大约女孩子就是要讲一口吴侬软语,才显得温柔似水罢?

宝州市的巧巧面包屋,我隔开了一个大约十几平方的小小餐饮间,摆放了几张类似“情侣座”的小桌子。在装修上很是下了一番功夫。尽管后世的许多装修材料,当时还没有面市,却也难不住人。餐饮间以绿色为主调,颇有“茂林修竹”之感,一走进来,春意盎然,鼻子里再闻着面包屋特有的香味,令人心旷神怡。

“啊,老板,这里真是不错呢……”阿佳啧啧赞叹,笑颜如花。

“老板,有菜谱吗?”两人对面坐了,那男士扭头问道,将我吓了一跳,却原来他说的乃是宝州方言,虽然腔调有点走板,不是十分纯正,总归还能听懂。

巧儿望我一眼,似乎也在奇怪。

这两位,一望而知,不是宝州本地人啊,却会说宝州方言,当真有些意思。不过既然客人上门了,自也不能将人家晾着不理。

“对不起,客人,我们这里只有面包和牛奶,不提供炒菜。”梁巧笑着地上前招呼。

“哇……好漂亮的女仔……”阿佳一见明媚动人艳丽无双的梁巧,顿时发出一声惊呼。

连那位沉稳厚重的“老板”也多瞧了梁巧两眼,笑着点头:“这么好看地女仔做服务员,倒真是少见得很……”他俩之间交谈,自然还是用地江口方言。

实话说,平日里梁巧也不主动招呼客人的,都是服务员出面。许是见这两位气度不凡,“老板娘”这才亲自出马。虽然听不明白他俩在说些什么。隐约也能猜到对方是在夸赞自己漂亮,当下浅浅一笑,算是答礼。

“请问你们要吃面包吗?”

“好啊,吃面包……”阿佳笑着,换了国语:“这两天,辣得胃都有些受不了了。”

“那请你过来看看,要吃哪种面包。”梁巧也换了国语。

这个却是本衙内地功劳。考虑到日后总要走出宝州去。总是操着向阳县方言可不方便。平日里没事就摁住她教拼音,几年下来。巧儿虽只有小学地底子,字却识得不少,一口国语也字正腔圆,动听得紧。

这且不去管它,单只那个教授的过程,也就令人回味无穷了。想想看,明眸皓齿的巧儿。认认真真地望着我,一个字一个字矫正发音和口型,那是何等的赏心乐事?偶尔方法不对,急得香汗淋漓,酥胸起伏,那又是何等的动人心魄?

日日对着这样的“妖孽”学生,独处一室,几年教导。本衙内居然只是稍亲芳泽,并未曾当真做下“禽兽之事”连我自己都很佩服自己定力高强。

“好啊,我看看……唔,品种还不少呢……”阿佳走到货架前,啧啧赞叹。点了两三样,配两瓶牛奶,端过去与“老板”共享。

“老板,这次你回家乡投资,项目想好没有啊?”阿佳边吃边问。

回家乡投资?

我心里又是一动,敢情这位老板,老家竟然是宝州地区的?可是江口市如今也才刚刚起步发展,貌似尚未培养出多少大老板来,却不知这位老板,是何时去到江口市发财地。

莫不是又一个李爱国吧?

那位圆滚滚的骗子。刚刚将宝州地区折腾了个底朝天。人人思之犹有余悸。便是本衙内这般再世为人地,一听江口口音和大老板投资。第一个反应也是“李爱国”其他人等,更加不必动问了。

“呵呵,这个我暂时也无定论。其实投资不投资的,先放在一边,这次我主要就是回家来看看……二十几年了,家乡还是那个老样子,变化不大啊……”老板说着,便摇摇头,似乎有些感触。

改革开放七年,宝州地区地处偏僻,向阳县因为有我这个穿越者介入,发展较为快速,其他六县一市,步子还是比较缓慢,尤其是广大农村,基本还停留在温饱阶段,这位老板老家若是乡下的,如此感慨,也不为无因。

心里存了偏见,我便冷眼旁观,不曾上前招呼。

且看看再说。

“内地嘛,速度是慢了点。你看江口市,这一年来可是一天一个样子,变化日新月异呢。昨天不是听老家的亲戚说,宝州地区的专员是个很不错的干部,耐心些,会好起来的。”阿佳笑着安慰。

这个倒是事实,昨日接到黑子地电话,说是江口市秋水大酒店的装修已然进入扫尾阶段,原定今年五月份开张应该没有问题,要我给确定一个开张大吉的日子,他们好做准备。由去年八月份开始筹建,短短九个月,一座占地面积达六十亩的高档次大酒店便从无到有,可以开业了,这样的速度,大约也确实当得起“日新月异”四字评判。

“嗯……等会先去拜访一下市里的官员,看看他们需要哪个方面的投资,我们再确定怎么做好了。不过金岩乡的中学已经破败得不成样子,我打算先把学校翻修一下,也算是造福桑梓。投入也不会太大……”这两位边吃边交谈,自然用地还是江口方言。

我便暗暗讶异,瞧这情形,是真的“归国华侨”了。他们绝想不到在这面包屋里,还有一人能听得懂江口方言,自然也不是专门装样子来讲给我听的。

不一刻,两人吃罢,阿佳起身来付了帐,笑着问道:“先生,请问市政府怎么走啊?”

“就在前面不远处,拐个弯,几百米就到了。”我笑着指点。

“谢谢!你们店里做的面包很可口!”阿佳彬彬有礼地致谢。

我对阿佳的好感顿时又增进不少,问道:“两位要拜访市里的官员吗?”

“是啊,听说市长是姓苏,对吧?”这回说话地是“老板”不过用的乃是国语。家乡话于他而言,恐怕撂荒太久,需要预先在头脑里打个转才能说得出来,不如讲国语来得利索。只是他的国语,带着浓重的江口腔调,远不如阿佳的水平。

“是,叫作苏志新。两位拜访苏市长,不知有何贵干?”见我谈吐得体,老板略显讶异之色,笑道:“我们是从香港来的,我姓金,老家是宝州市金岩乡的,这次回到家乡来看看,想拜会一下市长先生,看有什么地方可以为家乡效劳的……请问小兄弟贵姓大名?”

“金先生客气了,鄙姓柳,叫柳俊。柳树的柳,英俊的俊……”自称英俊而不脸红,本衙内修为越来越高了。

“柳先生果然少年俊彦,不愧了这个名字,哈哈……”金老板哈哈笑着,顺手奉送高帽一顶。看来称赞别人,已经成为商人地本性。

“金老板心系桑梓,果然是赤子情怀……”既然人家奉送高帽一顶,来而不往非礼也,本人自幼束发受教,拜在周先生门下,是为圣人门徒,自然要还一顶高帽子回去。

见我出口成章,应对极快,金先生更是诧异,笑道:“不想在这里见识柳先生这样地少年才俊,当真有幸。暂且失陪了,异日有缘,自当再会。”我笑着点头应了,亲送至门口。

我原本有意亲领他二位去拜访老爸,想想还是算了。毕竟不摸底,有李爱国前车之鉴,小心些好。且先由苏志新接待一下再说。

至于苏志新那里,我却是不便领他们去的。宝州市地政治格局,与全国绝大部分县市一样,一二把手面和心不和,老爸是严柳系主帅之一,苏志新却是周培明的干将。不过老爸身兼地委委员、常务副专员,职务上压了苏志新一头,市政府那边日常工作倒还恭谨配合。

柳书记的儿子亲自领了两个来路不明的港商去拜访苏市长,不是一般的犯忌讳。

“小俊,这两个人,当真是香港来的?”待桑塔纳驶离,巧儿好奇地问道。

我笑道:“应该是。”

“呀,不会又是……”巧儿心善,“骗子”二字,不愿轻易出口。瞧来李爱国流毒不浅。

我暗吃一惊,先头我是这个心态,如今巧儿又来这么一句,岂知苏志新会不会也有这个怀疑?果真如此,可要凉了人家一片心意,影响很不好呢。骗子固然可恶,但是因噎废食,影响了地区招商引资的大环境,那就更是得不偿失了。

一念及此,我心里便有些着急。

“巧儿,我去市里看看。”

“那,你中午来吃饭不?”巧儿追着问了一句。

“你先做着,看情况吧。”

热门小说重生之衙内,本站提供重生之衙内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重生之衙内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225章 财政危机 下一章:第227章 前倨后恭

热门: 盗墓鬼话 个性大概是见一个萌一个[综] 清明上河图密码5:隐藏在千古名画中的阴谋与杀局 心尖宠 撒娇精王者直播日常 两小无嫌猜 大撞阴阳路 九州缥缈录I蛮荒 穿成反派的恶毒假后妈 神武战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