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 哭诉

上一章:第223章 新任专员 下一章:第225章 财政危机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对上头这么用人,部分干部心里是有意见的。其中意见最大的乃是宝州市委副书记,市长苏志新。要说苏志新这个市长,做得也有些年头了。严玉成调任宝州市委书记的时候,他就是市长。许景行退居二线,便有言语说他要上一个台阶。谁知调了严玉成过来,忍了。毕竟当时宝州市的工作被地区领导诟病。后来严玉成出任行署常务副专员,苏志新自己都动了心思。不管怎么说,这两年宝州市的工作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尽管主要归功于严玉成这个书记,但苏志新作为政府一把手,从旁襄助,总不无微劳吧?在市长位置上熬了四个年头,怎么着也该进一步不是?就算不调升为地委委员,只担任市委书记,那也很不错啊。结果居然是柳晋才来了。好吧,柳晋才来就柳晋才来吧,谁叫向阳县这几年牛气呢?好不容易熬到柳晋才又高升了,做了常务副专员,却还是霸着市委书记位置不放,这苏志新就受不了啦。

“周书记,我想不通!”坐在周培明对面,苏志新气鼓鼓的。

以周培明阴冷的性子,敢面对面和他这么说话,可见苏志新确是周系中坚。

“志新啊,要沉住气!”周培明难得软语温柔,笑着安慰道。

想想也是,苏志新担任这个市长,超过六年了。在旁人眼里可望不可及的宝座,在苏志新看来。就是个带钉子地板凳,怎么坐怎么不舒服。

“周书记,我没法沉住气……我……这太欺负人了……”苏志新说着,几乎要声泪俱下。

周培明皱起眉头,想要呵斥他两句,不知为何,又忍住了。如今严玉成柳晋才风头甚健。颇得上头看重,又远比自己年轻。日后上升空间不小。眼见得周系的干部们心里毛毛乱乱的,周培明这个“龙头老大”此时该当多加笼络才对。

其实对省委如此安排,周培明心里也挺不舒服。

眼下一干地委委员,真正属于周系铁杆的并不多。严玉成和柳晋才就不必说了,数年前这两位还是公社干部,如今一个专员。一个常务副专员,几乎全盘接收了龙铁军留下来的老班底,俨然自成一派,可以和自己这个行将年龄到线的地委书记分庭抗礼了。

三把手刘文举,在省里有一定的靠山,历来游离于龙、周派系之外,势力虽然不及两位正职,也有自己地小圈子。貌似政法委书记毛益农也算他线上的人。

这个人。只能在特定情况下拉来做盟友,无法彻底降服。

党群副书记康睿,是龙铁军一手提拔起来地,龙铁军在位时,无疑在额头上打了一个大大的“龙”字烙印。如果龙铁军没有高升,而是退了下去。趁着康睿两次在专员之争中败北,倒是很有希望争取一下的。现在情况晦暗难明,薛平山走麦城,在两大爱将之中,龙铁军选择了后起之秀严玉成,在省委大佬面前力荐,康睿心里头必定憋闷得紧。不过说因此康睿便会改弦易张,却也难说。

有龙铁军居中协调,遇到重大问题时,估计和严玉成精诚团结的可能性也不小。

又是一个难于把握的家伙。

至于兼任地区人大联工委主任的副书记老黄。已然安享晚年。不久之后就要完全退休的,周培明就算想要去争取他。人家也必定不干。每次书记办公会,黄副书记不是请假便是一言不发,至于地委会议,那更加就像一座木雕菩萨,除非大家一致通过,他老人家才懒洋洋举一下手。若有争执,铁定弃权。

排名在柳晋才之后地地委委员,乃是组织部长石荣轩,这个人堪称周培明的心腹。根据相互制约的“权力平衡”原则,主管党群组织的副书记康睿是一把手龙铁军的干将,这个组织部长,周培明使尽浑身解数,也要争到手的。

接下来宣传部长董建辉,也是龙系干将。通常党务方面的官帽子,都是书记掌握在手中的。周培明争了个组织部长到手,已经算是很有能耐地了。若不是龙铁军大气,怕是石荣轩到现在还在副部长的位置上猫着。无疑,龙铁军走后,董建辉自然要向严玉成“宣誓效忠”剩下一个军分区戴司令员,倒是支持周培明的。基于党指挥枪的原则,地委书记兼任军分区第一政委,戴司令员恪守一条宗旨,谁是地委书记就支持谁。与派系圈子无关。通常情况下,军分区司令员差不多平均两三年一换,而且换的地儿还挺远的,参与地方派系没多大意义。选择支持党委书记,最为合理,对各方都有交代。

十一名地委委员里,敬陪末席地是去年升任地委秘书长的原宝西县委书记张谊贵,也算周培明的亲信。

通算起来,常委会上,周培明这个地委书记,有把握拿到的支持票,加他自己在内,也只有四票,尚未过半数。而严玉成有把握拿到的是三票,加上康睿,也有四票。基本上形成了“划江而治”的态势。若说地委书记和行署专员划江而治,也不算太过。问题是,周培明担任宝州地区二把手的时候,这个严玉成,貌似还是一个公社的主任而已。若一不小心,在地委会议上吃一个瘪,那脸就丢大发了。

作为老资格的地区主要领导,周培明对这种局面自然很不满意。他本来的意思,是要柳晋才专务行署工作,卸下宝州市委书记地担子,交给苏志新。如此一来。地委会议上就能稳拿五票,毛益农虽说靠近刘文举,但这人胆子较小,应该比较好争取,可以一举确立在地委会议上地优势。

谁知省委偏偏就不如他所愿。估计这事,还是龙铁军从中作梗。这个老龙,都已经进了省委常委。还死死压着他!

面对着苏志新地“控诉”周培明忽然在心里升腾起一股“无可奈何花落去”地无力之感。

“志新啊。也不要灰心丧气,机会还是有的。”周培明继续以少有的温和语气安慰道。

“还是应该好好配合柳晋才同志搞好工作。志新啊,人家柳晋才同志工作上,确实有一手啊,你要多向人家学习。”苏志新暗自一惊,认真望着周培明,见他并无敷衍之意。心里便又是一动。

可不是吗?严玉成和柳晋才晋升极快,尽管与龙铁军力挺有关,可那也要有拿得出手的政绩才行啊。同为龙系干将,这一次康睿不就败给了严玉成?

“是的,周书记,我会努力向柳晋才同志学习。”苏志新谨慎地答道。“声泪俱下”也适时收了起来,恢复了正襟危坐的神态。身为下属,向上级“哭诉”也要掌握个度。特别是在周培明这种“冷面人”跟前,更要小心,过犹不及。

“当然了,你是市长,市政府那边地工作,应该开展的。就要大胆开展,不要有太多地顾忌,明白吗?”

“是的,周书记,您的教诲我会牢记在心的。”苏志新更加恭谨了。

“还有什么事吗?”

“啊?没有了,周书记,那就不打扰您工作了……”苏志新赶忙起身告辞,出门的时候满心舒坦。

这趟来诉苦的目的基本已经达到,周培明对自己还是很支持地。暂时上不了这个副厅,原因也在省里。在龙铁军那里。不是周书记对自己有什么看法了。

苏志新在走廊上碰到了地区财政局长姚语梅。

瞧这位颇具风韵的半老徐娘紧绷着脸,一脑门子官司的模样。苏志新就笑了。看来严玉成柳晋才这对“油盐坛子”新官上任三把火,将大家都烧得坐不住了。

“姚局长,你好!”苏志新主动上前握手问好。

对这位“财神爷”自然是不能怠慢的。设或一不小心得罪了,上头下来的拨款,她就算不给你七扣八扣,一路拔毛,拖你一两个月,那是完全正常的。你还没话说——怎么,我们财政局安排拨款的时间还要你苏市长来指手画脚?

“啊,苏市长,你这是……”姚语梅勉强挤出一丝笑容。

苏志新朝地委书记办公室望了一眼,笑了笑,又和姚语梅握了握手,匆匆走了。

“林秘书,你好……”一见林秘书,姚语梅满脑门子官司全不见了,笑得十分灿烂。

林秘书忙即客气地起身招呼:“姚局长,你好……请稍等……”向地委书记汇报工作,都是事先预约好的,不过林秘书还是要先请示一下。

“周书记,财政局姚局长来了。”

“进来!”周培明揉了揉额头,近来越发精力不济了。

姚语梅含笑进门,见周培明这般模样,便即关心地道:“周书记,您……不太舒服?”

“没事,坐吧!”对姚语梅,周培明貌似十分冷淡,远不如对苏志新亲热。这个没办法,谁叫姚语梅是一个很有韵味地中年女干部呢?太亲热了会惹人闲话。

身居高位,一言一行都得注意掌握分寸。

“姚语梅同志,你有什么事情需要汇报的?说吧!”周培明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淡淡说。

对周书记这个性子,姚语梅可谓知之甚稔,丝毫不以为异,当即叹了口气,幽幽说道:“周书记,您撤了我吧,这个财政局长,没法当了!”林秘书刚沏了茶过来,闻言微微一笑。

这个女人,告状也带着撒娇的意味。

毫无疑问,姚语梅算得周培明的心腹死党,比刚才离去的苏志新还铁杆。须知她是由周培明一手提拔起来的,周培明当了多久地行署专员,她就当了多久的地区财政局长。

这个职位,可谓是地直机关最重要的一把手之一了。不是书记的红人就是专员的死党,外人绝难染指。

“姚语梅同志,说话要注意影响。”对姚语梅因何而来,周培明心里清楚得紧。

“周书记,不是我不注意影响,实在是严专员和柳副专员搞得我没法活了……”姚语梅边说边掏出洁白的手绢,在眼睛上按了几下,也不知是不是真有眼泪,不过眼圈确实红了。

“姚语梅同志,有那么严重吗?”周培明继续不徐不疾地道,语气中听不出半点波澜。

“一个地区人民医院,拨款一百五十万;胜利水库清淤加固工程,拨款三十五万;青安县特色养殖业扶持基金,按月拨款二十万……周书记,地区财政的家底,您是最清楚的,我……我到哪里去弄钱啊?他严专员不要我干这个财政局长就明说,干嘛这么整人啊……”说着,姚语梅当真抹开了眼泪,肩膀一耸一耸的,似乎当真受了天大的委屈。

周培明皱起眉头。

这个事情,他还确实不好表态。

支持严玉成吧,姚语梅着实有为难之处——穷家难当啊!宝州地区财政本不富裕,严玉成又是那么一个大气磅礴地人。这当家人地大气和家当的寒酸,就形成了巨大地矛盾。巧媳妇难为无米之炊。

支持姚语梅吧,严玉成要办的这些事,都是应该办的,而且均是急务,缓不得。站在地委书记的立场上,他理应支持。再说严玉成新任专员,他也不好马上就出面“拖后腿”啊!

姚语梅在财政局长的位置上,也实在呆得时间太长了。风光是风光,得罪的人可也不少,不知有多少人嫉妒眼红呢。若将严玉成惹急了,说不定真会下狠心拿下姚语梅。一旦严玉成在书记办公会上提出动议,甚至直接在地委会议上提出来,周培明就被动了。

还是那句话,严玉成刚上任,他雅不愿发生正面冲突,且不论胜负如何,先就给省委领导一个不好的印象,不能团结同志嘛。我党的传统,对年轻干部历来是扶上马还要送一程的。

周培明端起茶杯一口一口喝着水,沉吟着。

姚语梅当即收起眼泪,屏息静气,不敢稍有打扰。

良久,周培明才缓缓开言,不带任何感情色彩地说道:“姚语梅同志,地区财政的实际情形,严专员和柳副专员都应该是很清楚的。如果有什么困难,还是应该先向他们汇报嘛……”姚语梅便微微一笑,心领神会。

要的不就是你这句话吗?你要不表态,这个皮球我也不敢给他们踢回去啊!

热门小说重生之衙内,本站提供重生之衙内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重生之衙内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223章 新任专员 下一章:第225章 财政危机

热门: 睡偶 掌中之物 重生后我被大猫吸秃了 教授,抑制剂要吗 彩蛋游戏 校花的终极护卫(校花的全能保安) 鬼混 我五行缺你 左半边翅膀 变成锦鲤掉到男神浴缸该怎么破〔星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