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章 N省腾飞实业发展总公司

上一章:第210章 专员办公会上闹别扭 下一章:第212章 奸商嘴脸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五伯,我们修一个水库吧。”在柳家山,参加完“清凉电器总厂”第一条冰箱生产线和第一条洗衣机生产线落成典礼,热热闹闹吃过中饭,回到“柳家山企业管理委员会”办公室,我忽然对五伯提起修水库的事情。

五伯闻言一怔,不过倒也习惯了,这个侄子打小时候开始,奇思怪想就层出不穷。这刚刚对着冰箱和洗衣机生产线拍完手,转眼就谈到修水库这样“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上头去了。

“修水库干嘛?上头小水大队不是有一个水库?”五伯便借过江友信递的大前门,边问道。

“清凉电器总厂”是在原“清凉风扇厂”的基础上扩建的,由于大规模的资金介入,原有的持股方式有了很大的变动,柳兆时(我的投资都是以大哥的名义)和大队集体各占到百分之四十的股份,另外百分之十二的股份,归方文剔,剩下百分之五,归二哥柳兆敏,最后百分之三,却是厂长柳兆玉的股份。方文剔和二哥都退出了“利民电器维修服务部”那个服务部,如今归了方文剔的表弟严红军。

现今向阳县经济快速发展,人民群众口袋鼓胀起来,市面上家用电器也丰富起来,大伙都比较中意买新家伙,利民维修部的二手电器,销路反而不如以前。方文剔和二哥退出来,到柳家山参与企业的管理。也是为今后谋个更大地前程。

这个事情我是很赞同的,便是三哥柳兆和,今年也已经十八岁,正经在“通达物流公司”当起了实习司机。逐渐的,我将交付几个堂哥更加重要的差使。

中央日后要出台的禁止领导干部子女经商的政策,只涵括直系亲属,侄子不在其类。别看我现在身价数千万之巨。可没有一分钱的产业是真正挂在我名下地。

也许以后会出现意外情况,资金或多或少会流失一些。不过都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事,比较起老爸地官运前途来,钱算个什么?

在这一点方面,我历来是很清醒的。

江友信新任向阳县乡镇企业管理办公室主任,三天两头来柳家山蹲点,摸索经验。小山村里生产出洗衣机和电冰箱,他这个乡镇企业的领路人焉能不来鼓劲助威?至于我七舅。经营管理股的阮股长是一定要来的。

听我提起修水库的话头,江友信微微一笑,岂能不知我的意思?

因为兴修水利地事情,严玉成在专员办公会议上与薛平山闹不愉快,副专员江凯歌做了和事佬,这事表面上是平静下来了,实际上还在暗暗较劲。薛平山虽是初来乍到,背后顶着两任省委书记。下到小小的宝州地区,岂能认输服软?就是严玉成说得再有道理,薛平山既然已经表态不支持了,为了自己专员的脸面,也断然不能轻易转为赞成。

一众副手和底下的干部会怎么看待?

事关专员的脸面和威信,兴修水利这个事情。短时间内基本上不可能再拿到桌面上来讨论。江凯歌所言水利局那份调研报告,自然也是束之高阁,能拖多久是多久了。除非严玉成干犯官场大忌,再次挑起争端。

这样的大忌,能够不犯的时候还是不犯为好。

尽管一二把手不和,甚至三四五六把手都不和,乃是官场通病,上级领导亦是利用这些下属的不和居中协调,轻松驾驭。但那毕竟是台面下地事情,谁要经常把这“不和”端到台面上来。不是二杆子就是摆明挑战。要一决胜负的了。

薛平山才到任几天,自然远没有到“一决胜负”的时候。此时挑起“战端”结果只有一个——必败无疑!

试想省里那些大佬,又不是傻的。既然派了薛平山过来,岂能由着你们欺负?你就有千般理由,“目无组织目无纪律”这两条罪状,再也逃脱不了。

老实说,我并不清楚眼下宝州地区的水利失修情况,到了何种严重的地步。但我相信严玉成,绝不会胡乱放炮。他说情形严峻,那就是情形严峻。

事实上老爸就已经在宝州市地范围内展开了水利设施的摸底,向阳县的唐海天也开始做同样的工作。这两位,都以实际行动在支持严玉成。

咱人微言轻,不足以参与专员角力,但在自己能够影响得到的范围内做些必要的补救工作,还是可以的。

五伯所言,小水大队那个水库,我也是知道的,只能算是一个小型的水库,还是五十年代修建的,蓄水量本就不大,经过二三十年地泥沙沉积,目前与一口较大地池塘也相差不远。而包括柳家山在内的五六个大队,干旱季节地农田灌溉,就全部指望着这么一口“池塘”想想都让人心里丧气不已。

窥一斑可知全豹。

严玉成提出大修水利,绝非故意作秀。

“五伯,小水水库指望不上的,旱情严重一点,估计又得打架。我看这个水库我们自己修好了,反正不差钱……”一不小心用上了小沈阳的“名言”

“五伯,七舅,江哥,我们出去看一下!”说着,我带头走出办公室,来到走廊上。

柳家山的地势,是由北往南,逐次降低。而柳家山企业管理委员会办公室,也就是柳家山大队的大队部,建在较高的地段,站在二楼走廊上,放眼望去,基本上整个大队的全貌尽收眼底。

“那里,就是通达物流公司停车场附近。可以建一个拦河坝,搞个几十亩土地出来,反正水田不多,大部分是旱地。将两条河汊地水都蓄积起来,以备不时之需。”我伸手指着远处,大声说道。

“嗯,我看可以。”江友信点头赞同。

七舅笑着进一步发挥道:“那不如在坝上再建个小水电站。不是更好?电费都省了。”如今柳家山工厂林立,俨然一个小小的工业园区。每月电费都是一个十分庞大的数字。

“搞水电站?嗯……”五伯沉吟着,缓缓点头。

我笑起来:“我看有点悬。两条河汊的流量都不大,能建多大的电站?能把水库搞好就不错了。不过,可以在水库边建起一个休闲场所,搞个水上娱乐公园什么的,闲暇时节,可以钓钓鱼。划划船,也很不错呢。”却是一说水库,便勾起了本衙内钓鱼的瘾头。

对什么娱乐公园这些“资产阶级情调”五伯和七舅是不感冒地,江友信到底年轻,却表示赞同。

“小俊这个设想很不错嘛,我们偌大一个向阳县,都还没有一个公园呢。”

“行。只要你们两位都觉得能搞,那就搞起来……”五伯一拍栏杆,一锤定音。

呵呵,财大气粗了,腰杆自然就壮!

“不过,这个手续不知道好不好批?”这话却是对江友信说的。

江友信笑着点点头:“没事。我负责去说服唐书记。”五伯就笑了。

江友信行事稳健,没有九成以上把握,不会说这种“大话”都说江友信眼下是唐书记面前“第一红人”这话看来不假。再说,成林不还给唐书记当着秘书嘛,两下夹攻,指定能行。

我兴致大发,笑道:“五伯,干脆再投点资金,把小水水库也整修起来。清理一下淤积。也算是造福桑梓地大好事……”

“打住吧你!”五伯很不客气地打断了我的“诗兴”

“你以为咱们钱多得发胀没地方花啊?你那个进军江口市的事情,还要不要办了?”我笑着摆手:“两码事两码事。江口市的钱要赚,家乡建设也不能落下……五伯啊,我问你老人家一个事,这赚钱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五伯眼珠一瞪,说道:“你是不是又要给五伯讲大道理?”

“岂敢岂敢……我就是想啊,赚了钱就是要花出去,而且要花在值得花的地方。我觉得,修水库这事值得花钱。柳家山是富裕了,周边几个大队,可还有许多指望着田地过活地社员群众,整修一下水库,于我们只是花点小钱,于他们就是大事。关键时刻,派得上大用场!江口市那边,也不差这一二十万块钱。”

“支书,我觉得小俊说得有道理呢,这事值得搞!”七舅在一旁敲边鼓。

对于这位老搭档,五伯一贯是比较尊重的,七舅没去当干部之前,五伯可是将他作为柳家山新一代掌舵人来培养的。

“江书记的意见呢?”江友信如今虽然做了乡镇企业办的主任,五伯还是老称呼。他老人家就觉得吧,“书记”这名,叫起来大气。

“这是柳家山内部的事情,全凭五伯你老人家拿主意。”江友信笑道。

我不由暗暗佩服,这一记马屁拍得可真有水平。尤其是这声“五伯”一叫,晋文支书全身骨头都轻了好几两!

五伯这人,老可爱的了,最爱听奉承话。

“既然你们都这么说,那就这么定了!”五伯意气风发,神采飞扬,宛似指挥千军万马的大将军一般!

七舅便朝江友信竖大拇指。

谁知五伯地眉头随之皱了起来,说道:“小俊啊,这建水库再划去几十亩地,我们大队的农田怕是不够了呢……你又念叨说工厂还要扩大,还有那个铝材厂和轧钢厂,都要准备筹建,大队地皮不够使了……”我顿时一怔,倒是没想到这上头去。

柳家山就是一个小大队,山多地少。一开始的时候,图省事,工厂占的都是地势平坦的好去处,挤占了农田,但是作为一个名义上的农业生产大队,一定数目地基本农田是必须要保留的,现在国家又没提倡搞小城镇建设。虽然照这个架势发展下去,柳家山和周边地区势必要形成一个新的小城镇,然而终归名不正言不顺。对景时候,不知道那些别有用心的家伙又会揪住做什么文章。

“地不够就上山,把几个小山包都推平了。”我想了想,断然说道。

反正现在手头既有钱又有机械,这个办法倒也使得。

五伯点点头:“看来也只有这么办了,成本是高了点……”江友信在一旁抽着烟,笑道:“其实也不是没有其他办法。”对江友信,就是五伯也很尊重,觉得他虽然年轻,但是很有“思想”(五伯原话)是个有能耐的干部。当即都望向他,看他有什么高招。

“柳家山地皮不够,周边几个大队还有地皮嘛……”江友信笑着轻轻点了一句。这个就是共同富裕的意思了,他身为全县乡镇企业的负责人,提出这么个思路理所当然,不能再站在台山区区委副书记的位置上考虑问题。

“江书记,不是我柳老倌小家子气,不肯帮大伙致富……就是没有个名目,不好办事啊。”五伯闷闷说道。

五伯这个担忧是有道理的,把工厂建到别的大队去,怎么管理,怎么分成,都是些挠头地问题。本是一番“帮助提携”地好意,不要搞到后头为了些七七八八的屁事大家翻脸。

我沉吟道:“五伯,看来柳家山这个企业管理委员会要改一改名称了,就叫向阳县腾飞实业发展总公司,五伯你老人家来担任董事长好了……”柳家山企业管理委员会,终归格局太小,局限在柳家山一隅之地,越过一个大队,就有点名不正言不顺。若果使用“向阳县腾飞实业发展总公司”地名义,理论上可以将分公司开到全世界的每个角落。

五伯尚未答话,江友信已经鼓掌赞成。

“我看行得通。不如索性把牌子弄大一点,就叫N省腾飞实业发展总公司,听着也威风!”五伯就笑得嘴都裂了。

嗯嗯,“N省腾飞实业发展总公司”这名称着实威风得紧!

“这样搞能行?”江友信笃定地点头:“能行!”五伯放心了。江书记那么实在的领导,可从不放空炮。

“小俊啊,你刚才说的那个啥……董事长……是个什么东西?”只听得“哐当”一声,本衙内当场晕倒!

热门小说重生之衙内,本站提供重生之衙内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重生之衙内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210章 专员办公会上闹别扭 下一章:第212章 奸商嘴脸

热门: 气球上的五星期 天盛长歌 女法医手记之破译密码 穿回老公最渣那年 少年来自星星海 挽不回的旧时光 时光里的蜜果 格格不入 人间(下卷):拯救者 影帝和营销号公开了[穿书]